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臣服 > 第333章 没有结果的爱情

第333章 没有结果的爱情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一根细细电话线,连接着两个万里之隔男女。

    龙美优低泣从听筒一端传来,她声音由初无声哽咽转为抽泣出声,断断续续含含糊糊开口:“三,三哥……三哥……”

    “美优!”龙宴猛站起来:“是不是有人欺负你了?怎么了?”

    龙宴离开湘江这么久,没给龙美优打过一个电话,美优给她传达过一丝有关他消息,甚至刻意屏蔽了她所有消息,只要她活着,比什么都重要。

    龙美优突如其来电话让龙宴心里无比紧张,是不是家里出了什么事?要不然大哥二哥怎么会让美优给他打电话:“美优,大哥二哥呢?是不是家里有什么事?”

    龙美优伸手抹眼泪,她窝自己房间里,小声说着电话:“展小怜来湘江了,但是她是被二哥抬回来……”

    这话也没说清,这好好人,谁要人抬啊?龙美优话还没说完,龙宴心里就“轰”了一下,不是大哥二哥,而是小怜:“美优!美优你告诉我,小怜出什么事了?”

    龙美优小声说:“我也不知道,反正她现医院里,妈妈……展小怜妈妈都来一起来湘江照顾她了,我听医院医生说是枪伤,还挺严重……”

    龙宴顿时坐不住了,当初龙谷专程去摆宴就是为了小怜,如今他带着受伤小怜回湘江,这是不是意味着小怜摆宴受了很大创伤?龙宴当然知道燕回,所以第一个怀疑对象也是燕回。

    龙美优抽泣着抱着电话问了一句:“三哥,你会回来看展小怜吗?她还跟妈妈……就,就是展小怜妈妈提起你了……所以我猜她是不是想你了,三哥,你会回来对不对?”

    龙宴沉默了一会,半响轻声说了句:“美优,我很忙,我不确定有没有时间回去,所以要看情况,也不知道是哪一天。”

    龙美优只是追问:“三哥,那你会回来吗?”

    龙宴没有直接回答,而是说了句:“美优,我还有事想,先挂了。”

    “三哥!”龙美优哭着说:“你是不是讨厌我了?是不是觉得我很烦?是不是不喜欢我了?我很想你……三哥我很想你……”

    龙宴握着电话始终没有开口,后他低沉着声音说了句:“美优,我先挂了。”然后,他轻轻挂了电话。

    龙美优看着被挂断电话,失声痛哭。外面女佣听到她声音,急忙敲门要进来,龙美优抬头看着门,嘴里大声喊了一句:“不要进来!我没事……”

    龙美优知道自己真没事,她就是太想念一个人而已,真是太想他了,为什么他出去以后就不回来?为什么她好不容易鼓起勇气给他打电话,他都不愿多跟她说两句话?就算为了看看他妹妹,顺便看她一眼也可以,为什么这样承诺都不愿意给她?

    把自己一个人关屋子里,龙美优渐渐平复了心情,她伸手擦干眼泪,对了,她不能哭,如果她哭了让大哥二哥知道,他们就不会让她再去,她只有好好,身体好好,她才有机会出去。

    龙美优怕自己错过龙宴回来日期,她怕她刚好那天去不成医院,但是龙宴回来了。

    龙美优吃饭时候开始走出房间,就像当初展小怜时候她走出来一样,她极力让人看到她身体很好,她很健康,她情绪很稳定,肯定不会有问题。

    展小怜就觉得这几天龙美优来医院真好积极,完全不要人接,每次都是自己主动来,主动走,展小怜还跟展妈嘀咕了:“妈,你亲闺女是不是真要发动夺妈战争了?她这来也太麻溜了,我现都有危机感了都。”

    展妈没好气白了她一眼:“整天听到你胡言乱语。”

    展小怜摊手:“看看,看看,我要跟我爸告状,我妈有了亲闺女,我这闺女就不受待见了。对小白花就是软声细语,轮到我就是粗声粗气还送我俩荷包蛋,我要严正提出抗议!”

    展妈真是懒理她了,直接端了刚刚给她擦胳膊腿水倒卫生间了,“整天就知道贫嘴。”

    龙美优小心翼翼站病房门口,“展小怜。”

    展小怜一脸哀怨抬头看了她一眼:“哟,小白花今天来真早啊。”

    龙美优一听展小怜又喊她小白花,气鼓鼓纠正:“我有名字。”

    展小怜摊手:“小白花比较形象嘛。”

    龙美优看着长忙活着展妈:“妈妈,你看展小怜。”

    展妈瞪展小怜:“又欺负美优了是不是?”

    展小怜鼓嘴,随手拿出床头边书开始看,假装没听到。

    龙美优今天没被展小怜气跑,而是围着展小怜床头打转,等展妈出去了,她还小心翼翼问展小怜话呢,“喂,展小怜。”

    “嗯,”展小怜从鼻孔里发出一个声音,眼睛盯着书看,因为书里剧情开始“咯咯咯”笑。

    龙美优看着她样子,又往她旁边挪了挪,开口:“展小怜。”

    展小怜从书本里抬头看着她:“你有话就说呗。”

    龙美优咬着下唇开口:“你受了这么重伤,你不跟三哥说一声吗?你要是不说,以后他肯定会怨你,说你不重视他啊。”

    被书本挡住脸上,展小怜那双黑漆漆乌溜溜大眼睛骨碌碌转了一个圈,然后她从书本下面抬起头,看了龙美优一眼,说:“没事,我三哥很讲道理,肯定不会怪我。”

    龙美优还没来得及说话,展妈又推门走了进来:“小怜,妈去超市买点菜,给你准备晚上晚饭。”

    展小怜对着展妈挥手:“妈,找两个阿姨跟着你,别自己一个人提那么多东西,胳膊疼。”

    展妈摆摆手:“妈年纪那么有大?我有数,不用别人。”

    展小怜鄙视她妈:“妈你这是不会享受。”

    展妈懒跟她说,提醒:“小怜,先说好不许欺负美优!”

    “谁想欺负小白花啊?”展小怜翻白眼:“放心吧,欺负她我会有负罪感。”

    龙美优小脸都黑了,不过这次没跟展小怜吵,而是安静坐床边,等展妈拿了包和钱袋子出去了,她继续围着展小怜说话:“展小怜,三哥也好多年没回家了,大哥二哥都挺想他,干嘛不趁这个机会给他打电话让他回家看看啊?”

    展小怜手托腮想了想:“很多年没回家啊?有几年啊?”

    龙美优顿时垮下小脸,一脸忧桑模样,低着头,两只白嫩拳头搁腿上,小声说了句:“五年了……”

    展小怜皱着眉头:“五年一直没回家啊,这也太久了吧?”

    “家里也没发生什么大事,一般事情大哥也不会跟三哥说,所以三哥一直没回来……”龙美优低着头,眼泪眼眶里打转,“他怎么能一直都不回来啊?明明……明明家里都有人……”

    展小怜偷眼看了龙美优一眼,这妞还真没什么心眼,当着她面就往下掉眼泪了,一看这感觉就不是人家兄妹久不见那种感觉。展小怜眼珠子重挪到书本上,嘴里说了句:“估计忙吧,要不然肯定会回来。”

    “可是……可是……”龙美优突然往展小怜被子上一趴,嚎啕大哭道:“可是我想他回来啊!”

    展小怜有点傻眼了,突然一下哭成这样了?展小怜怕她哭厉害了背过气,赶紧努力把身体往上挪了挪,嘴里说了句:“那你也没必要哭啊?顶多等大哥下班过来了,我问问他呗。你赶紧别哭了,不知道人还以为我把你都欺负哭了呢。”

    龙美优哭声小了,一边抹眼泪一边说了句:“你本来就欺负我了……还一直欺负我……”

    “那我也没把你欺负哭吧?”展小怜翻白眼:“再说了,人家想让我欺负我还不乐意欺负呢。”

    龙美优不跟她吵,坐房间里也不走,外面站着保姆进来催了几次,她都没走,后来还是展小怜把她赶走:“你赶紧回去吧,大哥二哥下班过来要是看到你还,不定就怒了,怕你身体撑不住,你自己好歹也懂点事,别为难了你那两个阿姨,赶紧走吧。”

    龙美优临走时候还提醒了一句:“那我走了,你晚上一定要跟大哥说啊。”

    “知道了知道了!”展小怜对她挥手:“赶紧回去吧。”

    之前龙湛龙谷都是先过来,不过这次是龙湛先过来了,展小怜还奇怪呢,“大哥,二哥今天怎么没跟你一块啊?”

    龙湛把凳子挪到门口才坐下,“他今天有事耽误了,要晚一点。”

    其实是龙谷今天身上被龙湛打出来伤要换药,龙谷特地晚走一步,打算去换药了。

    龙湛速度不提其他人,讨好问展小怜:“小怜今天感觉怎么样?有没有什么不舒服地方?要是哪里不舒服千万和医生讲,别自己埋心里不说。”

    展小怜比划了一个“k”手势:“放心吧大哥,我亏待谁都不会亏待我自己,其实我怕死很。”

    龙湛看了她一眼,突然问了句:“小怜,大哥有个问题一直想问小怜,你二哥说他不知道,其他人也没有人知道,所以大哥只能问小怜。”

    展小怜抬头看着他:“什么问题啊?”

    龙湛小心把凳子往前挪了一步,说:“大哥想知道,到底是谁打伤了小怜,大哥问过医生,小怜身上伤是枪伤。不是大哥八卦,也不是大哥想打听小怜隐私,大哥只是关心小怜,想知道是谁打伤了小怜……”

    要是让他知道是谁打伤,这人就死定了,龙湛心里发了几千上万个狠,让他知道是谁打伤了小怜,他绝对要把这个家伙达成窟窿人。

    展小怜愣了下,然后她笑了笑,开口说:“我自己打伤。”

    龙湛正握着拳头打打算发狠,听了展小怜话以后愣了下,“谁?小怜你再说一次,大哥没听清。”

    展小怜笑眯眯看着龙湛,重复说了一句:“我说,是我自己打伤。”

    龙湛傻眼了,眨巴了两下眼睛,结结巴巴问:“为,为什么啊?我们家小怜,为什么要打伤自己啊?”龙湛抓狂,他制定了那么多为小怜复仇方案要怎么办?怎么就是小怜自己打伤自己呢?“小,小怜,是不是有人逼你?是不是燕回那混蛋畜生变态逼你?”

    展小怜脸上笑容凝了一下,她低下头,半响轻轻摇了摇,“是我自己打。”顿了顿,她又开口:“大哥,你能不能别问原因?我不愿意提,也不愿意再想到那个画面,我会不高兴。”

    龙湛一听,立马摆手:“小怜,你当大哥没问好不好?大哥什么都没问,现不会问,以后也不会问,只要是我们家小怜不愿意提起事,都不问。大哥回交待下去,谁敢乱说话,大哥就饶不了谁,好不好?”

    展小怜扬起笑脸对龙湛笑了笑:“大哥,也没那么夸张,又不是什么国家机密,就是单纯我不想提起来。”

    龙湛一只手捂着鼻子,一只手拖着凳子重退回门边,仰着脑袋不让鼻血流下来,嘴里说了句:“小怜不愿意谁都不能问……小怜,你等一下,大哥去处理鼻子……”

    展小怜:“……”这毛病到底什么时候才能好啊?

    龙湛处理鼻血时候,龙谷又推门进来,展小怜立刻跟龙谷打招呼:“二哥,你下班啦?今天怎么这么晚啊?跟平时比,也太晚了。”

    龙谷抬脚把门边上凳子搬到展小怜旁边,随口说了句:“路上遇到个神经病,耽搁一会。”

    说到神经病,展小怜脑子里立马就出现了之前来湘江时候看到那个红头发混血美人,她立马眼冒红星星看着龙谷,问:“是不是那个自称智商两百六要找一个同样高智商男人生小孩那小美女?”

    龙谷一脸懒提表情:“就她,也不知道是哪家精神病院没关住。”

    展小怜擦汗:“二哥,你不是挺喜欢美女吗?我看那姑娘长挺好看啊。你怎么不下手啊?”

    龙谷伸手捏捏展小怜脸蛋:“大哥查过她底细,还是远一点好。再说了,二哥不喜欢她那种类型,就跟没发育好似,二哥比较喜欢熟女。”

    展小怜撇嘴,“还熟女呢……二哥就是花心大萝卜!”

    “小怜,你终于看清了你二哥真面目,以后不要跟他多接触了,会被带坏!”龙湛推门进来,鼻孔里塞了两个棉花球,站门边不往前靠,抬脚踹龙谷:“把凳子给我送回来,死一边去。”

    龙谷伸手把凳子推给龙湛,顺势往床边一坐,继续跟展小怜说话:“小怜,二哥不是说改了吗?你得给二哥信心是不是?不能打击积极改正决心。”

    龙湛因为龙谷坐离他亲爱小怜近了开始对着他喷毒液,拆台:“小怜你别听你二哥瞎说,骗人,他改不了,他从上高中开始,就号称每天都要谈恋爱,本校漂亮女生挨个恋爱了一遍,后都发展到跟三条街以为女校里女生都恋爱上了,平均没割一星期就换一个女友,短一个就是睡了一觉,第二天分手了……”

    龙谷捂着展小怜耳朵,等龙湛说完了才松手,笑呵呵跟她说:“小怜,二哥跟女人都是真心。”

    “其实他就看中了人家身体。”龙湛继续拆台,“胸小长再好看也看不上。”

    龙谷继续捂展小怜耳朵,然后松开:“二哥这是个人爱好,不是歧视女同胞。”

    龙湛不给面子:“小怜,你二哥就是歧视,有一次跟人家上床,衣服都脱了发现那女人胸是用东西垫出来效果,当时就穿衣服走人,还说感情受到了欺骗,差点往人家要精神损失费。”

    龙谷龙湛说话时候还是捂着展小怜耳朵,龙湛说完了他也松手:“小怜,这事真不怪二哥,二哥讨厌欺骗。”

    ……

    兄弟俩你一言我一语说了半天,还是那种态度特别认真,就像讨论人生大事一样说这些话。

    “……”展小怜目瞪口呆。

    她看着两个早已成年、智力正常、完全属于精英份子哥哥,已经不知道要用什么语言来形容她心情了,之前也听过两人这样吵,但是之前吵时候没这么私密啊,这说是什么内容啊!她是女啊,她是妹妹啊,他们妹妹面前这么百无禁忌吗?这该说不该说都说了啊!

    龙谷再一次捂住展小怜耳朵时候,展小怜幽幽说了句:“二哥,你别捂了,不隔音,我全听到了。”

    龙湛总结:“小怜,你二哥是个专门玩弄女性流氓,你以后千万离他远一点……特别是不能让他捏你脸啊胳膊啊什么,会被传染。”

    展小怜:“……”她还第一次听说风流也能通过接触传染。

    展小怜抬眼看了龙湛一眼,说:“大哥不是也有五个情人?”

    龙湛强调:“大哥这是固定!”

    展小怜默了默,她怎么听出了点光荣味道?有五个固定情人,是件值得光荣事?龙谷不跟龙湛唱反调,就是听了龙湛话以后“呵呵”干笑两声,展小怜忍不住嘀咕了一句:“可是大哥,我怎么没觉得一个人又五个固定情人也不少啊?五个呢,怎么分配啊?万一打架了怎么办?”

    龙湛有点傻眼,小怜不喜欢这样?赶紧回答:“周一到周五,分配好,周六周末随便去谁那都行……小怜,你是不是不高兴了?”

    展小怜干笑:“也不是不高兴吧,大哥高兴就行啊,我是觉得这也不少了。五个了呢……人家有一个就不得了了,你还五个呢!”

    结果龙湛托着下巴思考了一下,说:“这样话……那大哥得打发几个。”

    展小怜急忙摆手:“别别!大哥,你自己高兴就好,别因为我就撵人家走啊。”

    龙湛没应声,一看就是考虑到底要撵谁走了。

    展小怜急忙提高声音岔开话题,“对了大哥,我三哥呢?他没摆宴,也没湘江吗?”

    其实展小怜知道龙宴哪,就是故意问。

    展小怜一问完,龙湛果然被她声音吸引。

    “龙宴?”龙湛立刻看向龙谷:“小怜来湘江,有没有跟龙宴说一声?小怜伤成这个样子,没道理他一个当哥哥外面悠然自还不知道,马上给他打电话,通知他回来!小怜都回家了,他还不知道回来一趟?”

    龙谷回头看了龙湛一眼,拧了拧眉头:“美优……”

    龙湛直接说了句:“能到能躲一辈子?这么长时间还要闹成啥样?小怜出这么事不回来,是不是等哪天我死了他也不回来了?”

    展小怜皱眉:“大哥,你瞎说什么啊?”

    龙湛直接对着展小怜星星眼:“小怜,大哥说着玩。”

    展小怜伸手拉了被子:“说着玩也不能这样瞎说。”

    龙湛眼巴巴看着展小怜用被子把头盖起来了,泪流满面:“小怜!大哥错了!”

    龙谷已经拿了手机站起来走出门了,一会功夫走回来说了句:“正往机场赶,看来已经知道了。说今天刚交接完手里活,估计是摆宴‘绝地’人通知他。”

    龙湛冷哼:“算他有良心。”掉头看着还闷着头展小怜:“小怜,你别生大哥气,大哥以后再也不这样说了……”

    展小怜小脸被蒙通红,掀开被子瞪着龙湛,说:“我恨人家拿我家人当比设,大哥还故意惹我生气。”

    龙湛宽面条泪:“大哥真错了!”

    展小怜哼了一声,扭头看向一边,龙谷打圆场:“好了好了,大哥都承认错误了,小怜就不要生气了。”

    龙湛冷哼:“要你多嘴?!”

    龙谷站到展小怜一条线不说话,展小怜用鼻孔眼又哼了一声,龙湛不敢往前,就站门口鼻孔里塞了两个棉花球,样子特别滑稽,看展小怜直翻白眼。

    展妈给展小怜炖了大补汤,逼着她喝了下去,这些汤方子都是展妈从医生那里听来,一是补营养补气,二是让伤口愈合。展小怜从小大就是吃着展妈做饭长大,展妈怎么做她都喜欢吃,本来龙湛说家里人多,专门调七八个人照顾展小怜,展妈负责看着就行,结果发现展小怜还是喜欢展妈做吃,后就由展妈,让几个人过来给展妈打下手。

    展小怜揉着圆滚滚肚子直嚷嚷:“妈,我不能再喝了,我再喝就要胖死了。”她捏了捏肚皮,“我身上都长膘了!”

    展妈直接说了句:“胖点好看,要那么瘦跟火柴棒似哪里好看了?”

    展小怜泪流满面:“可是我想要瘦啊!胖连衣服都穿不上就惨了!”

    龙谷旁边笑眯眯说了句:“怎么会?二哥会让人给小怜量身定做。”

    展小怜宽面条:“二哥你太坏了。”

    第二天一整天龙氏兄弟都没有过来,龙美优来了之后跟展小怜说了她才知道,她大哥二哥打一巴掌揉一揉,给人灾区捐赠物资去了。因为展小怜之前跟龙谷嘀咕过,说捐钱钱都不知道哪去了,还不如捐东西,龙湛要捐钱时候龙谷就说了展小怜话,结果龙湛直接订做了一万顶帐篷,几万瓶水,以龙家小公主名义给灾区拖去了。

    撤资是因为龙家大少爷不高兴,捐赠物资是因为龙家小公主心善。

    要说以前人家不知道龙家这小公主到底是谁,这会这东西一捐,媒体都关注上了,当然,龙湛这个方面做可以说是万无一失,绝对不会让小怜见报,以小怜名义捐赠是一回事,让她行踪暴露又是另一回事,这区别还是容易区分。

    龙宴是三天后夜里到湘江,阴雨天就算了,还有风,遇上飞机晚点,这个谁都控制不了,以前选择性很多航班如今有几条航线都被临时取消,国际长途还好,国内很多航班都临时取消为救援和物资提供让路。龙宴能这时候回得来,也算是万幸。

    这一阵街头巷尾整天都宣传,发从群众为灾区同胞捐款捐物出一份力,同一首歌相亲相爱一家人似乎特别流行,满大街都是这样格调,只不过这些离展小怜还是挺远,她暂时都是躺病床上,偶尔下来慢慢走一路活动下筋骨。

    龙宴当天夜里回来直接去了展小怜病房,不过展小怜睡着了不知道,倒是睡着另外一张陪护床上展妈听到动静醒了,抬头就看到龙宴轻手轻脚坐床沿看着展小怜,展小怜谁跟猪似。

    龙宴对展妈“嘘”了一手,看了她一会就出去,展妈跟着走到外面:“龙宴这是刚回来?”

    “刚下飞机,外面还下着雨,路不太好走,”龙宴额头还往下滴着雨水,他伸手抹了一把:“展婶你先去休息把,我明天再来看小怜,我回去先见见大哥二哥。”

    展妈点点头:“哎,你是怎么来啊?可别迷路了啊,这么晚了都……”

    龙宴笑了笑,擦汗:“放心吧,大哥让人接我,不会有事。”

    知道龙宴是个路痴,到哪都迷路,展妈听说有人接这才放心,送走龙宴,展妈打着呵欠回屋,锁门继续睡了。

    龙宴坐回车上,看着外面连绵不绝雨,良久未发一言,原来他一离家这么久了,有些起楼房修路他加不认识了。

    车进入龙家大宅门,顺着宽敞路向前开去,远处灯火通明正宅门前站了两排人,龙宴下车,这些专门接送家仆纷纷对着龙宴鞠躬:“三少爷!”

    龙宴抬脚进了大门,客厅灯明亮如白日,龙湛和龙谷都等着里面,看到龙宴进来,两人都没有什么大反应,龙宴对着龙湛和龙谷鞠了一躬,“大哥,二哥,我回来了。”

    龙湛脸上没有什么表情,抬脚走到龙宴面前,抬手打了他一巴掌,嘴里骂道:“五年回一次家!你可真是咱们龙家好子弟!”

    龙宴低头,“对不起。大哥我回来了……”

    龙湛打完他一巴掌,转身朝着楼上走去,嘴里说了句:“滚去睡觉!”

    龙谷绕过来,伸手拍了拍他肩膀:“赶紧洗洗睡觉去,一脸雨水,他们怎么侍候?”

    “二哥,”龙宴点点头,“我知道了。”

    龙谷上楼离开,龙宴原地站了一会,他慢慢扭头,看向一楼那扇白色门,盯着门看了很久,然后他转身,朝着二楼慢慢走去。

    龙美优第二天一早就听到了龙宴回来消息,是她身边保姆女佣和她说,龙美优起床,把自己两个衣柜里所有漂亮衣服都找出来挨件试了一遍,却怎么也没有让她赶到满意,怎么办呢?怎么办呢?为什么她衣服这么少?竟然没有好看,三哥看到了是不是会觉得她变不好看,就不喜欢她了?

    龙美优后为自己挑了件浅蓝色连衣裙,衣裙上一条丝带她都整理又整理,又为自己挽了一个和连衣裙搭配发型,走到门边穿上她漂亮小皮鞋,对着镜子照了又照,然后她拉开门,走了出去。

    龙湛锻炼身体,龙谷出去跑步,唯有龙宴没有动静,他回来太晚,现还没有醒,直到早餐时候才起来。

    他洗漱完以后,从楼上下来,走到楼梯中间时候愣了下,一个娇俏而安静身影坐龙谷旁边,优雅而秀气吃着早餐,她微微扬起弯弯笑眼,对龙谷开口:“二哥你坏了,人家小姑娘是喜欢你呀。”

    龙谷笑着应道:“美优你别听小怜说,她都是自己瞎猜,二哥都说不喜欢那种小姑娘了。”

    龙美优抬着精致下巴对龙谷蹙鼻子:“二哥你惨了,我待会要跟展小怜告状,说你说她坏话了。”

    龙湛举手:“大哥证明!”

    龙宴站那里没动,他印象中美优,从来都是安安静静没有存感,当初他家时候,美优才会出来吃饭,后来他离开,大哥说美优就一直自己房间用餐,人也加安静。可如今,眼前龙美优她大大方方坐二哥身边,和大哥保持着距离,却敢他们之间开口说话,甚至是说着调侃二哥话。

    龙湛抬眼看到龙宴走楼梯中间,“老三,过来吃饭!”

    龙美优身体瞬间一僵,她挺直着腰背,一动不动坐着,甚至手里捧着食物都忘了要咬一口,她所有身体感觉都落身后那个正一步步走来身影上,他每近一步,她心跳就加速一点,她能听得到她心跳,她能感觉到她心跳频率,停下来!停下来啊!

    “美优!”龙谷笑笑,“吃,食物滴到身上了,你三哥找不到路,待会你带着你三哥去医院看看小怜。”

    “哎?”龙美优慌乱点头,“唉!”

    龙宴走过去:“大哥早,二哥早,”顿了顿,他看向龙美优,说:“美优早。”

    龙美优捧着手里食物,抬头看他:“三哥早。”

    龙湛指指身边座位:“赶紧坐下吃饭,看看你脸色,怎么弄成这样?”

    龙宴笑笑,量不去看对面龙美优,“飞机晚点,航班取消不少,能顺利回来就不错了。”

    龙宴坐下吃饭,很安静,和刚刚龙宴来时气氛相比,现气氛似乎有点压抑,没有人开口说话,龙湛速吃完,站起来说了句:“早上有例会,老二点!”

    龙谷随手放下手里刀叉,“我也好了,走吧。”

    龙湛站起来时候,伸手龙宴肩膀上拍了一下,龙宴回头看着他:“大哥二哥慢走,我知道该怎么做。”

    龙谷上车以后跟龙湛感慨了一句:“别搞砸了。”

    龙湛直接说了句:“搞砸了我宰了他,还嫌祸害美优不够?他要是敢搞砸了,我明天就拉个女人让他结婚!”

    龙谷擦汗:“大哥冷静!他也没那么蠢。”

    兄弟俩走了以后,客厅里佣人都下去了,就剩下龙宴和龙美优两个人,龙美优手里捧着食物,从刚刚到现捧着就没动,低着头一言不发。

    龙宴手放腿上,松开又握紧,半响,他抬头,主动开口:“美优,我回来时候给你带了礼物……”

    龙宴话刚说了一半,龙美优突然开口打断:“三哥,你怎么不问问我过好不好?你怎么不问我想不想你?你怎么不关心我这么长时间是怎么过来?”她抬头,眼泪从脸颊上滚落:“三哥,我一点都不乎什么礼物,我只是想你,你回来了,就是给我大礼物,我就是想你,就是想,我也没有办法……我不想听别,我也不乎……三哥,你就告诉,你是不是不爱我了?你这么长时间都没有回家,是不是为了躲我?”

    “美优,对不起!”龙宴猛站起来,抬脚就往外面走,龙美优丢下手里东西就追过去,从身后一把抱住龙宴身体,哭着问:“三哥,你是不是讨厌我了?我没缠着你,我也没让你负责,我就是想看着你,也不行吗?你别走了好不好?我保证不缠着你……”

    龙宴闭上眼睛,暗暗呼出一口气,然后伸手拉开她圈住她腰身手,转过身面对她,“美优,我外面是工作,不是为了躲你,我喜欢你,就像大哥和二哥一样喜欢,就像展叔和展婶一样喜欢,对不起,我当初年少气盛,伤害了你,现我是成年人,美优也是,所以我要改正错误。抱歉美优,我喜欢你,但是不爱你,你是我妹妹,我也不能爱……”

    龙美优眼泪不停往下掉,她睁大眼睛看着龙宴,拼命摇头:“不是这样,当初你不是这样说,当初你说你是爱我,你说你一直以来都没有办法把我当妹妹,当初你不是这样说……三哥,你是骗我吗?难道当初你是骗我吗?不是,我三哥从来都不骗人,三哥……”

    龙宴喉咙口堵着一口气,让他呼吸不能通畅,他努力笑了笑:“很抱歉美优,我已经不记得当初我说过什么了。那时候是我不好,我道歉。但是现……”

    龙宴沉默了一下,龙美优睁着漂亮眼睛盯着她看,认真,努力盯着他,急切等待他下面话,龙宴咬牙,继续说:“但是现我已经不是当初我,很抱歉美优,我国外有女友,如果可能,我想我会跟她结婚。对不起!”

    说着,龙宴坚定、毋庸置疑猛推掉龙美优抓住他衣袖手,掉头走了出去。

    “不是……不是……当初……当初……”龙美优呆呆站大厅,眼泪顺着脸颊流下,汇集到她精致下巴上,一滴滴打她浅蓝色衣裙上。

    展小怜对龙宴空降确实很高兴,早上展妈就跟她说龙宴回来了,夜里还来看她了,没想到一大早他人就过来了,她下意识往龙宴身后看了一眼,嘴里问了句:“咦?小白花没来啊?”

    “小白花?”龙宴疑惑:“小怜,什么小白花?”

    展小怜理所当然说了句:“就是龙美优啊!她竟然没来?她这一阵可是每天都来,这会竟然没了?”展小怜托着下巴:“三哥都来了她竟然没来,难道睡过头了?”

    龙宴病床旁边座位上坐下,笑笑说了句:“美优不大舒服,所以今天就不过来了。怎么给美优起个小白花外号?”

    展小怜摊手:“我是觉得比较形象嘛。”

    龙宴笑眯眯,“小怜病历我刚刚看了,伤口现还疼吗?”

    展小怜想伸手按按,龙宴急忙拦住:“别乱按,要是这样不疼说明好转,你按了玩意刚好按主伤口怎么办?”

    展小怜嘿嘿一笑:“我知道了,三哥不忙吗?”

    龙宴:“有人顶替,我交接了,还是小怜要紧,我要是再不回来,大哥估计就要把我赶出家门了。”

    展小怜慢吞吞翻了个身,“要是三哥能回来也不错,大哥二哥就等于多了帮手。不过呢,我听我爸说三哥就喜欢外面玩,所以我觉得三哥高兴才是主要。”

    龙宴拉了拉她被角,没说话,而是托腮看着展小怜,问了一句:“小怜还想回去吗?”

    展小怜愣了下:“哪里?”

    龙宴用手指了一下方向:“摆宴。”

    展小怜头往后一仰,看着天花板半天没动,然后突然咧着小嘴笑嘻嘻嚷了一句:“三哥,让小白花过来陪我说话吧,每天吃饭睡觉欺负小白花,心情特别好!”

    龙宴:“……”

    展小怜明摆着就是不想提以前事,龙宴本来是想问问她会不会回去,如果会回去话,他就直接留摆宴,这样跟李晋扬也好说,没想到展小怜会是这反应,龙宴没追问,而是随着展小怜话岔开话题:“明天好不好?美优她今天应该不会来。”

    展小怜睁大眼睛,凑到龙宴面前,看着他表情,笑嘻嘻说:“三哥,小白花这几天身体挺好,大哥说她体检报告很稳定,整天闷家里多不好?还是多出来转转比较好。”

    龙宴还没说话呢,门突然响了一下,两人同时抬头,只见龙美优咬着下唇站着门口,眼睛红通通就跟小兔子似,一看就是很剧烈哭过,她小心翼翼往前走了一步:“三哥,小怜……”

    龙宴错开眼,站起来:“美优陪小怜说说话,我去找大哥二哥,看看中午能不能一起吃饭。”

    龙美优眼泪眼眶里打转,“三哥,是不是我打扰你了?”

    展小怜眼珠子两人之间来回转了转,突然举起一只胳膊大喊一声:“三哥!我要去嘘嘘,小白花扶我下吧,三哥你该干嘛干嘛去,要不然我嘘不出来!”

    龙美优伸手抹了眼泪,然后低着头走过去扶展小怜,龙宴看着她从自己面前走过,然后抬脚走了出去。

    展小怜上完厕所,往床上一趟:“小白花你整天哭哭啼啼累不累啊?高高兴兴不好吗?”

    龙美优抽了下鼻涕,说:“我哪有哭?可是……可是我也忍不住啊!”

    展小怜手托腮看着龙美优,说:“你要是真跟三哥感情好,你要么就高兴一点,要么就生气一点,就跟对我爸我妈似,就是别哭,我三哥一看你哭,他这心里肯定也乱糟糟,好不容易回家一趟,睁眼闭眼都看到一个哭赖包,换我我不定过两天就走了,你说是不是?”

    龙美优看着展小怜,眼泪汪汪不说话。

    展小怜继续说:“人为啥哭?电视上演电视为啥有叫悲剧?不就是因为哭出来效果?你觉得那感情非常充沛,哭十分合理,你要是换个心态看里面让人高兴地方,多好?三哥回来你就该笑,笑着笑着就你高兴了,看悲剧你就挑高兴点看,电视里人用眼药水哭要死要活,你电视我外头真情流露哭昏天暗地,傻不傻?”

    龙美优不说话,展小怜鄙视:“心态很重要,该哭时候哭那是真情流露,不该哭时候你也哭,那就是傻瓜知不知道?”

    龙美优低下头,急忙用手把眼泪擦干净,一边擦一边说:“我就是忍不住。”

    展小怜摊手:“所以说你是小白花呀。”

    龙美优鼓着嘴:“我不是。”

    展小怜摊手:“地球人都知道。”

    龙美优白皙小脸被气通红,红着一双眼睛跟展小怜吵:“我就不是,你又不知道,不许这样说我。”

    展小怜翻白眼:“我怎么不知道啊?不就是喜欢三哥嘛?我也喜欢啊,他这么长时间不回家,我也会想,不过看到他回来我肯定特别高兴。谁像你这样哭成这样啊?”

    龙美优不说话,展小怜也不跟她说话了,然后拿起枕头边书又开始看,龙美优坐她右手边床边,半响咬着下唇开口:“我没有朋友。”

    展小怜眼珠子抬了抬,龙美优低着头继续说:“我没有人可以说,我不敢告诉外面人我喜欢我三哥,我怕她们说是变态……竟然会喜欢自己哥哥……”

    展小怜眼珠子咕噜噜转圈落书上,嘴里说了句:“感情来了挡也挡不住。不是亲哥哥挺好,你知足吧。”

    龙美优低着头:“可是……可是三哥出去了一圈,不喜欢我了,还跟我说以前说都不算数了,还说他要结婚了……”龙美优低着头捂着脸,“嘤嘤嘤”哭出来:“我怎么办啊?我一直喜欢三哥……”

    展小怜从书本后抬头:“所以才说你小白花,一听就是骗人。”展小怜托腮想了想,“可能他觉得这样对你好,言情小说书上都说这么写。”

    龙美优强调:“三哥从来不会骗我。”

    展小怜叹气:“男人话你也信?”

    “我三哥不一样。”龙美优抽泣,“他不会骗我。”

    展小怜一脸不耐烦:“你再哭哭啼啼我也懒听你说了,我没耐心哈。”

    龙美优不敢哭了,盯着展小怜问:“展小怜,我每天都让你欺负一下,你能不能帮我问问,三哥是不是真要结婚了?”

    展小怜看她:“他要是真结婚,你打算怎么办?”

    龙美优哭着说:“我就不活了!”

    ------题外话------

    渣爷介么努力滴万,为毛胖妞妞们票票介么滴不给力?渣爷脚定明天滴万滴份分成两半,留存稿,渣爷继续懒,打滚撒泼耍赖,懒懒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