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臣服 > 第334章 湘江是个什么玩意?

第334章 湘江是个什么玩意?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展小怜被龙美优哭头疼,她妈要是这个点回来,展小怜觉得自己就死定了,她妈绝对会说是展小怜欺负她,毕竟展小怜确实是有前科,放下书,赶紧开口:“停!你要是想跟我聊天说话,首先要做就是不能哭,你一哭我就头疼。”

    龙美优赶紧打住,抽噎着不让自己使劲哭了,“我,我没哭……”

    展小怜努努嘴,抓抓头说:“我可以帮你问问,不过,我觉得三哥不一定会跟我说,所以我不保证哈。”

    龙美优急忙点头:“嗯嗯,我知道。不过,我觉得如果你问话,三哥肯定会说。”

    展小怜看着她红通通眼睛,指指门:“那行,您大小姐门口转转,我妈一进来我肯定挨批,你这眼睛红,谁看了都说我欺负你了,我可不想被人家冤枉。赶紧了,从外面帮我把门关上。”

    龙美优赶紧跑去卫生间洗脸,完了又把脸上水擦掉,抬头看着镜子里人,深呼吸一口气,握了握拳头,记着展小怜话,跟自己说了一句:“不能哭,要高兴。”

    展小怜竖着耳朵听卫生间里动静,龙美优一出来就装没事人似,展小怜不喜欢就是哭哭啼啼女人,就像当初她也不喜欢娇滴滴穆曦一样,结果,偏偏就是那个哭赖包似小美人跟她成了好朋友,现看着哭哭啼啼龙美优,展小怜就只有叹气份,这个也是个哭赖包,还是个加娇气千金大小姐。

    想到穆曦,展小怜就开始担心了,龙谷跟她说不担心什么,展小怜也想,可是她怎么不担心啊?那要是跟她没关系人,她什么反应都没有,可那是穆曦啊,是她上学以来好朋友,除了她闪亮亮明星身份,还是她好朋友啊,她怎么不担心啊?

    龙美优从卫生间出来,脸色果然好多了,展小怜点点头,以一副十分老道口吻说了句:“孺子可教也。”

    龙美优就跟一个小学生似站床尾,眼巴巴看着展小怜,展小怜看看她问:“小白花,你过来给我讲个笑话听。”

    “哎?”龙美优一愣,“讲什么?”

    “笑话啊,”展小怜理所当然说:“要保持心情愉,要学会自己给自己找乐子,讲笑话是必须,要是不会讲,那讲个小黄话也行。”

    龙美优眨着无辜眼睛,憋了半天,才小心翼翼开口:“我,我不会讲笑话,也不会讲小黄话……”

    展小怜撇嘴:“那你下午让人去书店给你买几本笑话书家里背背,然后一天给讲三个笑话。”

    龙美优睁大眼睛:“凭什么啊?”

    展小怜摊手:“你刚刚还说每天让我欺负我一遍呢,不过我这个人心好,我觉得欺负你我有罪恶感,所以我就不欺负你了,你就每天给讲几个笑话就行了。”

    龙美优跟展小怜据理力争:“可是,可是哪有这样?我直接把书给你看不就行了?”

    展小怜理所当然说:“当然不行,我自己看了只是我心情好,你讲给我听是我们俩个人心情好,哪里一样?要么答应要么现走人,当我什么话都没说。”

    龙美优没办法,委委屈屈点头同意了。

    估计龙湛通知了展妈,中午时候展妈没做饭,龙谷带着人过来把展小怜、展妈和龙美优一起接了出去,外面定定了餐,算是吃团圆饭,展妈就一直念叨:“你们吃团圆饭就好了,我跟来干什么啊?”

    展小怜不干了:“妈,你当然要来啦,你是我妈,还是小白花妈,你可是长辈主角,你要是不来,我去了有什么意思啊?”

    龙谷笑呵呵附和:“婶,小怜说对,您是主角,您要是不来,小怜和美优都没法来了,我们也太不懂事了。”

    车到酒店,有人撑着伞替展小怜挡雨,展小怜展妈搀扶下走进酒店,龙谷带着她们进了包厢,龙湛和龙宴已经等里面,看到她们被接过来都站了起来,“过来啦?”

    龙湛打手招跟勺子似:“小怜,小怜坐大哥这边!”

    展小怜看了他一眼,脸上什么表情没有,直接坐龙谷身边,龙湛顿时对着龙谷飞眼刀子,敢跟大哥抢小怜,老二你死定了。

    龙谷擦汗,“大哥,坐,坐,哪里都一样,这样方便跟小怜交流,你要是坐小怜身边,还得歪着身子跟她说话是不是?”

    龙湛脸色好看点了,但是还是不高兴,龙湛坐着中间,右手边是龙谷,左手边龙宴,龙美优咬着下唇就像往龙宴旁边坐,结果龙湛突然对门口服务员说了句:“椅子多了,把这边这几张椅子撤下去。”

    椅子被撤走,龙美优鼓着脸,咬着下唇站原地,展妈拉着她坐到展小怜旁边,“美优,你跟小怜坐一块,姐妹俩说话也方便。”

    展小怜跟龙美优同时对望一眼,对于展妈突然说出名词表示很惊讶,姐妹俩,两人对望以后,同时往旁边撇头,鼻腔里发出一声:“哼!”

    展小怜加了句:“谁跟小白花是姐妹啊?小白花什么,讨厌了。”

    龙美优被气嗷嗷,对着展小怜嚷:“我也讨厌你了。”

    展小怜摊手:“那咱俩这是彼此彼此。”

    展妈和龙氏兄弟都习惯了,就是龙宴有点目瞪口呆感觉,他总觉得美优跟小怜一块时候,似乎有活力不少,也不知道美优现变化是不是因为小怜关系。说欺负什么,其实也就是言语上占占便宜,别还真感觉不出来欺负哪里,龙宴不为别,就为龙美优现身上这份难得活力而感到欣慰,要是一直这样该多好。

    展小怜身上伤还没好,正是忌口时候,龙氏兄弟显然都知道,给她准备都是不一样食物,展小怜看看人家吃,再看看自己吃那么清淡,嗷嗷嚷着抗议,龙美优旁边文雅一边喝汤一边说了句:“不吃都死不了人,我都忌口这么多年了,你还不到一个月就受不了了?”

    展小怜难得被龙美优埋汰,扭脸瞪着她,坚持:“我就是要吃肉!我要五花肉!妈,我想吃五花肉!我现能吃下一只大象那么多五花肉。”

    展妈哪敢啊,医生给帮助展小怜愈合伤口食谱里面没有这一项啊,她又心疼又无奈:“小怜啊,再忍忍,忍到医生说能吃了妈再给你做好不好?”

    展小怜整个人呈霜打茄子状趴桌子上不抬头,哼哼叫唤:“肉啊,我肉啊……”

    龙家三兄弟特别无奈,龙谷拍拍她后背:“小怜,晚上二哥去咨询下医生,看你现能不能吃这些大荤类食物,你先忍忍。”

    展小怜继续无精打采:“你们这是虐待,虐待我一个病人,我表示严重抗议,你们这样是不对……”

    中午一顿饭,展小怜一直嚷嚷,谁都不敢给她吃,就怕给吃出点问题,谁能想到一个女孩子偏要喜欢吃五花肉啊?要是早知道,早就去问医生了。

    中午吃饭时候龙美优坚持着没往龙宴看,她看了她就怕难受,然后就想哭,展小怜说不能哭,她就不哭,龙美优就是怕龙宴被她哭跑了。

    团圆饭还算成功,当然如果不是展小怜嚎了一中午五花肉话,那会好。

    饭后龙湛龙谷去公司,龙宴陪着展小怜她们一起送她们回医院,刚好赶上医生查房,展小怜苦巴巴追问五花肉能不能吃,医生哭笑不得:“当然能吃,不宜多吃,适当肉类都能吃一点,要不然注意事项下午我给你开个单子,有些要忌口东西别吃就行。”

    下午展小怜盘腿坐床上,龙美优坐旁边,两人拿着一副纸牌玩,展小怜抛下一对三,龙美优抛下一对五,一对大一对往上压,玩还挺高兴,这牌就是展小怜一点一点教龙美优,说她小白花一点都不假,这姑娘几乎什么娱乐活动都不会,之前念那些书也没什么用场,大任务就是一年三百六十五天养身体。

    龙宴跟展妈一起推门进来,龙美优正抓着一副牌跟展小怜说:“不行不行!我看错了,我要换一对!”

    展小怜用手按着,坚决不让:“落牌不许回!牌都下来了,不能反悔!”

    “我真看错了,我应该出这个……”龙美优求展小怜:“就一次!”

    展小怜坚决摇头:“不能耍赖皮!”

    展妈看着两人一起玩就高兴,她就巴不得这姑娘处特别好,这样她心里才能安慰一点。龙宴进门对展小怜笑了笑,然后把视线落龙美优身上,良久,才慢慢挪开,屋里站了一会,抬脚走了出去。

    龙美优龙宴走出房间后脸色慢慢沉了下来,展小怜没说话,而是大声清了清嗓子:“嗯哼!嗯哼!”

    龙美优赶紧抬头,继续跟展小怜一起玩牌,等展妈出去了,她才可怜巴巴看着展小怜问:“展小怜,我表现好不好?”

    展小怜耷拉着眼皮子说了句:“马马虎虎吧,勉强及格。”

    相对于受了严重枪伤人来说,展小怜恢复挺好,她怕死,特别愿意听医嘱,医生让他干什么她就干什么,让她吃什么药她就吃什么药,吃药怪癖一直都是那样,干嚼着吃,看给她定时送药小护士脸都皱起来了:“展小姐,苦吧?”

    展小怜一面嚼碎药片一边说了句:“还行,不算苦,我习惯了。”

    作为病人,展小怜绝对是个好病人,所以她康复地方好也是理所当然,相对于展小怜这个听话病人来说,远青城燕大爷绝对是所有医生痛恨和打击首号对象,一个拒绝打针拒绝吃药拒绝打点滴甚至连身上缠着纱布动不动都要扯下来病人,哪个医生会喜欢?不配合医生不搭理就行,反正是受苦是他自己自找,可伤口愈合慢这位爷还发脾气,说人家是庸医,这是庸医问题吗?这根本就是他自己问题。

    原本异常高兴可以看到美男漂亮女医生小护士们,兴高采烈侍候了燕大爷一个星期后,个个面如菜色目光呆滞,顶着黑黑大大熊猫眼行尸走肉似晃走廊里。

    那位爷真太能折腾了,要是光折腾也还行,关键是这位爷还是那种阴晴不定换着花招折腾,前一秒跟说话你还觉得美男是王子殿下,下一秒他就能变身撒旦王对着扔针头,这算什么事啊?

    小护士们私底下都是说这病人待错科室了,他应该去精神病科去。

    燕回就是故意折腾,伤口好不容易好一点,他一折腾就裂开了,再次重包扎,这么折腾,这伤口就没有安安静静愈合机会。蒋笙肯定不能一直待青城,燕回醒了以后就回摆宴,周六周末有时间才会去青城,这不管能行吗?别人本来就怕他,要是他一折腾,怕人就跟多了,要是由着燕回性子来,他能把医院给作翻天。

    蒋老头倒是待到现,他也顾不上了别事了,这孩子要是没了,他这么大年纪了,还有什么意思?燕回现这样折腾,就别指望蒋老头能压得住,他就是巴不得把天上太阳摘下来哄燕回高兴,要是能看燕回吃一颗药丸,他就高兴个半死,生怕燕回突然不高兴把药又给扔了。

    燕回一个人躺病房里,平躺着,手里拿着个相框,举高高放眼前,雷震外面敲门,燕回眼皮子都没抬说了一个字:“滚。”

    雷震叹口气伸手推门进来:“爷,是我,您要展小姐消息,我查了……”

    燕回总算有了点反应,把相框卡床上,晃着脚,还是说了一个字:“说。”

    雷震看了看燕回手边东西,想着他有可能就是拿那个相框砸他,往门边退了退,才说:“爷,展小姐行踪……查不到!”

    燕回听了,没反应,半响慢吞吞爬坐起来,伸手挖了挖耳朵:“说什么?爷没听清。”

    雷震还奇怪燕爷怎么没拿相框砸他呢,又小心解释道:“爷,这事有点蹊跷,竟然完全查不到展小姐行踪,唯一可以肯定就是展小怜肯定不青城摆宴这两个地方,展小姐家里我派人蹲守到现,除了展小姐父亲每天早晚回家,没有其他人,也就是说展小姐母亲应该陪着展小姐,‘绝地’那边我爷让人查了,‘绝地’玩乐子人肯定说没有餐厅看过展小姐,包括那位龙氏二少爷也不……”

    燕回抬头:“开什么玩笑?还有爷查不到东西?是不是看爷现不利索,忽悠着爷玩了?”

    雷震赶紧摆手:“爷,绝对没有!所以我才觉得这事蹊跷,我全面查过,展小姐大学同学有人亲自送过展小姐去机场,当时展小姐母亲也,展小姐因为穆曦小姐失踪事还说不走了,被龙家那位二少爷还训了,闹挺不愉,这事因为由当事人,所以应该是千真万确,但是爷,不知道为什么,查不到展小姐飞行记录……”

    燕回坐被子上,抬眸看着雷震:“说完了?”

    雷震一看这情况就不妙,赶紧继续说道:“爷,我觉得这事,有人插手故意让我们没法查,或者说,就是为了让我们查不出来展小姐去向。”

    燕回手敲相框背面,阴森森看着雷震:“雷震,”顿了顿,说:“你是吃屎长还是喝尿长?你也不想想谁有这么大能耐挡爷道?!”

    雷震看了眼门,伸手关严,然后朝前走了一步:“爷,我有个想法但是不确定,龙家二少那个人,我一直觉得他有心机还有点阴,我觉得他肯定刻意做了什么,不过,单凭龙二少那人青城手段不可能做到这么滴水不漏,也就是说,龙二少青城摆宴有帮手帮忙隐瞒。”

    燕回微微抬头,垂眸看着眼前,然后说了三个字:“李晋扬!”

    李晋扬是燕回第一个猜到对象,不是因为别,而是因为有这么大能耐挡住燕回道路人,实是找不出第二个。

    再一个原因是因为燕回知道,展小怜有个便宜哥哥是“绝地”主要人员之一,听说还是慕容开那僵尸脸关门弟子,那个姓龙鬼心眼多,绝对是牵了一大帮人和李晋扬谈成了某笔交易,然后李晋扬权衡之后答应了。要不然,李晋扬不会轻易答应不相干人要求。越想燕回越觉得这个可能性很大,只是如今一切都是断了头绪,猜测李晋扬协助龙谷也只是猜测而已,根本没有证据,也就是说,现就算李晋扬站燕回面前,李晋扬完全可以一问三不知。

    燕回抓头,“这帮狗东西敢玩到爷头上,看爷怎么收拾你们!”

    雷震松口气,总算把气转移到李晋扬头上了,要不然他今天肯定又是脑袋开花,虽然开一次花燕爷给安抚费也挺多,不过也不能三天两头,太难看不是?回去过客媳妇又以为他是外面流氓打架给打伤了。

    雷震正发着呆呢,燕回突然说了声:“卿犬近忙什么?让卿犬过来见爷,爷有事找他。”

    雷震一愣,“上次跟警方对峙事,他一直善后,应该也搞定了,我现就去联系他,爷您先歇着。”

    燕回一只胳膊撑腿上,手托着脸,气鼓鼓模样,雷震走了一点反应都没有,半响伸手拿起相框往自己面前一摆,指着相框里正对着镜头笑小花朵似展小怜恶狠狠说了句:“爷就不信你能躲哪去,你给爷等着,等爷找到你你就死定了!”说完,他手往下一耷拉,看着照片命令似说了句:“不许死!等爷找到你!”

    卿犬被雷震联系上时候正站图书馆书架前,手里翻着一本厚厚英文律法词典,前面书架上摆放了一溜国内各种律法大全,正利用东西方律法差异寻找国内律法漏洞,说白了就是挑刺,西方为全面,汉字是个有神奇玩意,一句话不同人解读可能会产生不同效果,卿犬就是利用这个寻找漏洞,这算是卿犬兴趣爱好之一,挑刺,然后必要时候用上。

    卿犬用肩膀夹着电话,把书一本本放回去,确认似问了一句:“找我?什么事?”

    雷震叹气:“我要是知道就好了,反正你赶紧过来吧,爷点名了要找你。”

    卿犬拿着电话抬脚往外走,“行,我现就过去。”卿犬走出图书馆,对等着外面保镖挥挥手:“燕爷找,现去医院。”

    到了医院,燕回正大腿翘着二郎腿用脚一下一下踹着蹲地上捡药丸小护士,“爷就是不吃,你能怎么着?就是不吃,就是不吃……你这么爱让人吃药,你给爷吃下去,吃!”

    小护士低着头,脸上都眼泪,一句话都不敢说,药丸捡起来了捧手心,燕回就逼着小护士把药给吃了。小护士刚毕业卫校学生,实习半年,第一次碰到这样极品,就觉得心里有一万头草泥马小兽奔腾而过,这神经病怎么就没人收了呢?收了多好,尼玛她又没生病,她要是真吃了这药是不是没病也吃出病了?

    燕大爷很变态,就是要她吃,后小护士是闭着眼哭着把药给吃了,燕回点头:“爷以后药都你吃了……”

    小护士哭死,这样下去她迟早有一天中毒死亡。

    卿犬旁边面无表情站着,等那护士哭丧着脸走了他才走过去:“爷,您老找我?”

    燕回点头,“对,爷找你。你事忙完了?”

    卿犬点头:“嗯,忙完了。爷交待事我也查清楚了,展小姐手里枪是凌小姐,后来凌小姐去找展小姐,为了打中展小姐还浪费了不少子弹,我过去时候看到凌小姐正开枪,不过后来枪被展小姐打掉了,那时候没顾上枪哪,现想想就是被展小姐捡了。”

    “凌秋纤,”燕回邪笑:“这贱人还真会给爷添乱!”

    卿犬身体站笔直,嘴里淡淡说了句:“爷不必生气,赔了一个青州社也好,免得那女人三番四次仗着爷势耀武扬威,为了那一个女人,得罪一帮女人不值得。”

    这次意外故事事情演变到后来,直接把青州社拖下了水,只能说青州社比较倒霉,偏偏这个档口往枪眼上装了,官方正愁没有反派呢,青州社大当家凌秋纤出现燕回别墅,成了替罪羊是毫无疑问。

    善后是卿犬,卿犬谁都没有通知,甚至连燕回都没有报备情况下,直接把凌秋纤定型成了此番恐怖袭击首脑第一人,甚至连青州社相关犯罪记录都是卿犬整理匿名提交,等雷震知道时候凌秋纤已经被看押,雷震简直是气急败坏,这么大事好歹也知会下燕爷,就算不跟燕爷说,好歹也跟他商量下,结果这小子就直接自己上手了。

    卿犬敢做就没打算被抓到扒皮,他就是想这样做,卿犬心里头,凌秋纤就算被判死刑也是罪有应得,谁让她打算杀了那女人?她算个什么东西?那女人再蠢再笨也轮不到她来动手。再说了,就算不提那女人那茬事,谁敢说凌秋纤是个干净人?确切手,道上人就没有干净,何况凌秋纤还是个帮派老大,下面人没有老大撑着,他们谁有胆做坏事?就当替天行道了。

    卿犬帮人定位也是掌握资料之后才设定角色,无中生有事他肯定不会做,他非常尊重事实,事实基础上扒皮,让有冲击力东西能让人一眼看到。

    跟燕回汇报后,结果燕回什么表示都没有,半响点点头:“这事就这样,爷懒提。”

    卿犬“嗯”了一手,“爷要是没什么别事,那我先走了。”

    “有,”燕回抬头看着他:“谁说没有?!爷这几天打算去湘江旅行,你给爷办妥了……”

    燕回话还没说完呢,卿犬直接回了句:“爷伤还没好,哪里都不能去。”

    “反了你了!”燕回大怒:“爷事你也敢管?”

    卿犬抬脚往外走:“爷别以为我不知道,爷不就是抱着侥幸心理觉得展小姐可能是被龙家带去湘江养伤了?爷也不想想,这么明显事龙家人能想不到?换我是龙家人,我要是想躲开一个人,绝对是带着展小姐往地球另一端飞,飞越远越好。再说了,要是真连李晋扬都出手帮龙家,燕爷觉得我们胜算大还龙家跟李晋扬联手后胜算大?强龙不压地头蛇,爷就算去了湘江找到展小姐又能怎么样?人家地盘上,你能带回展小姐?”

    燕回左右看看,刚刚砸小护士时候能扔东西都扔了,他伸手抓起枕头对着卿犬砸过去,“给你三天时间,搞不定你给爷直接就去死!”

    卿犬从鼻孔里哼了一声,眼睛斜看了燕回一眼,然后转向前方,直接关门走了出去。

    燕回说走就肯定是一定要,谁都拦不住,等卿犬把各种证件办下来送到燕回手里了,蒋老头才知道燕回要去湘江,蒋老头急急忙忙往燕回病房跑,燕回正欣赏卿犬扔给他各种证件,蒋老头进屋时候燕回眼皮子都没抬一下,就盘腿坐床上。

    蒋老头坐病床旁边,苦口婆心劝:“子归啊,你现身上有伤,你要想出去玩,好歹等养好伤了是不是啊?你说现出去,万一这伤口发炎怎么办?外面医院住也不放心是不是?子归,听话啊,把伤养好了,把伤养好了去哪都行……”

    燕回抬头对着门外吼了句:“人死决定了?把这老东西赶出去!”

    外面进来保镖谁敢赶蒋老头出去啊?燕大爷敢对人老不敬,可别人不敢啊,当谁都是燕大爷?

    蒋老头对那两人挥挥手,为难这些人干什么啊?蒋老师现关心就是燕回,只要他把伤养好了,说什么就行。结果燕回就是非要作自己遍地鳞伤。蒋老头根本劝不住燕回,实是燕回压根不理他,没抬脚对着蒋老头踹就是万幸了,别指望他对蒋老头能安安份份好声好气说话。

    蒋老头就离开一会,还是受了金家老爷子邀请过去下棋,结果就这个空档,燕回直接出院了,什么手续都没办,就是抬脚走人意思,医生也拦啊,这会不拦,到时候追究起来就死定了,可是燕回要是被这些人拦住,那他就不是燕回了,谁拦踹谁,多说一句话就要割人家舌头,后拦他人全乖乖退了,燕大爷抬脚就走。周围护士都说了,那位雄性美人那漂亮小脸苍白就跟电视里演俊美吸血鬼似,他得多折腾才能把自己折腾成这样啊?

    蒋老头回来一看顿时暴跳如雷,他这么多天看着是为了什么啊?不就是怕他自己往外跑?结果倒好了,真跑了,这些人到底是干什么?怎么连个人都拦不住?这时候蒋老头就不说燕回是不是难得住话,人没了,就是这些人没用。

    蒋笙得到消息时候还忙着赈灾事,一接到蒋老头电话,急忙把事情分配下去,赶紧让人驱车赶过去,一问才知道燕回去了湘江,不用想也知道他要干什么,他就是去碰运气,看看展小怜是不是被龙家带去湘江养伤了。

    蒋笙被气话都说不出了,指着医院负责看守人张嘴就骂:“吃什么长?连个大活人都拦不住?他是三头六臂能吃了你?就算你们拦不住,给蒋老打电话通知也不会?”

    守卫负责人泪流满面:“蒋市长,您是不知道燕先生……他老人家说了,谁敢乱打不该打电话,就剁了谁手割了谁舌头,燕先生脾气不好,又……又不是做不出来……”

    谁想自己好好就成残疾人?青城燕大爷有个喜欢剁人手脚变态嗜好又不是一天两天了,谁为他们负责?

    蒋笙真是被气不行了,他还往湘江跑?他不知道人龙家恨他恨到入骨?龙家几个兄弟就差拿刀往他身上一刀一刀扎了,他现往湘江跑,不就是送给人家收拾?蒋笙敢说,龙家兄弟要是知道燕回去了湘江,绝对能神不知鬼不觉对燕回下杀手,随便弄点事情出来也能要了燕回命,何况燕回现身负重伤,他一直都不配合治疗,那身体能对付几个人真想弄死他人?

    想了想,突然对身后秘书说了句:“去,去查查前几天审批项目,我记得老周前一阵跟我提过和湘江那边洽谈,争取和湘江那边合作意向,你去和老周说一下,和湘江龙氏或者其他合作单位,建立一个实地考察团队,争取这今明两天能有一个往湘江实地考察机会,立刻通知我!”

    秘书急忙问了一句:“蒋市长,今明两天……这个太急了吧?”

    蒋笙点头:“我知道急,但是必须是这两天。”

    秘书点头:“是,我马上去办。”

    燕大爷才不管,他说去哪就去哪,让人把龙家地址查清楚,直接带了十来个人登机飞湘江,人是卿犬选,他就是专挑身手好十几个人,往湘江去,就不可能带一个车队,一是太远,二是卿犬一直认为,强龙不压地头蛇,没必要。

    燕回坐飞机上手脸色就不好看,雷震来时候带了不少药,就是专门为燕回配,结果燕大爷一颗都不吃,还逼着雷震吃了两顿,把雷震气个半死,到底谁是病人啊?这药也能随便吃?

    卿犬坐后面,手托腮看着小窗子外面云朵,脸上一点表情都没有,他是一点都不支持燕回往湘江跑,但是他不但按照燕回话做了,还把自己也算去湘江人数了。

    燕回身上盖着一条漂亮空姐提供毯子,闭着眼睛睡觉,雷震就想能不能趁着燕爷睡着时候给打一针,他伤成那样还不打针不吃药,铁打人都撑不了几天啊。

    雷震就不明白了,燕爷到底要闹哪样啊?跟人换了位置,跟卿犬讨论这事,卿犬一脸懒回答表情,开口说了句:“谁知道?我猜是故意折腾成这样,展小姐要是知道了,会心疼,估计是想逼着人家出来。”

    雷震就抓狂了:“那展小姐要是不出来呢?”

    卿犬还是那副表情,懒洋洋说了句:“那就是让家里那位老心疼,反正不会白折腾。”

    雷震:“……”

    卿犬看了他一眼:“你着什么急?要是真病情加重直接送医院打一个月镇定剂,把口服药都改成药水往他身上注射,不好也好了。”

    雷震指着卿犬:“你想害死我们爷?一个月镇定剂?爷傻了怎么办?”

    “你以为他现聪明?”卿犬傲气白了雷震一眼,“他现跟傻子有什么区别?我都懒吐槽了。”

    卿犬话刚说完,一块大毛巾就对着他劈头盖脸打过来,燕回摔着他手里毛巾,一边打一边骂:“你狗蛋子不小!你再说一遍试试?看爷不割了你舌头!”

    卿犬两只手挡着脸,死活不说话,万一真被割了舌头就惨了,雷震冷哼一声:“活该。”

    那边空姐赶紧过来提醒:“旅客请勿航班打架斗殴……”

    直接被雷震让人请走了,说是开玩笑,别闹了,要是燕爷注意到了她,不定割是她舌头。

    湘江连下了一个多月雨,总算有了放晴迹象,展小怜站窗口往外看,心情也随着天气逐渐转好,穆曦情况展小怜从网络上看到有消息,她被媒体发现正一家医院里接受治疗,因为疑是李晋扬人也出现那家医院,还被媒体拍到了李晋扬背影,所以传言似乎具有一定真实性,展小怜看了那张背影,觉得和李晋扬背影确实很相似。所以展小怜选择相信这是真实消息。

    她对着外面已经干燥水泥地深呼吸一口气,果然雨后空气比较好。

    龙宴近一阵都陪医院,龙美优也是从一大早就往医院跑,龙美优还真不哭了,努力让自己笑眯眯,而且还按照展小怜要求,每天到医院都给展小怜讲两到三个笑话,让一个大小姐行事风格人讲笑话,感觉有点怪,因为龙美优讲时候,小脸上没有什么表情,一点笑感觉都没有,明明是个很搞笑笑话,她讲出来没有一点笑果,讲完了还会眼巴巴等着展小怜笑。

    展小怜每次听完龙美优讲笑话,都是一脸便秘表情,“小白花,你境界到了!”

    龙美优睁大眼睛看着展小怜问:“不好笑吗?难道一点都不好笑吗?”

    展小怜抬头“嘎嘎”干笑两声:“好笑!哈哈,太好笑了。”好笑个毛线啊!

    同样一个笑话,展小怜再讲给龙宴听时候龙宴就会笑,讲完了展小怜摊手:“这是小白花讲给我听。”

    对于展小怜嘴里小白花,龙宴已经习惯成了美优代名词,每次展小怜说龙美优怎么样时候,龙宴都是笑意盈盈不说话,安静听展小怜讲。

    龙美优回家,龙宴留医院陪展小怜,展妈给展小怜做吃去了,展小怜忍不住问了龙宴一句:“三哥,小白花跟我说她很喜欢你,但是你不喜欢她了,貌似很伤心呢。”

    龙宴笑笑,摸摸展小怜脸蛋:“我知道。”

    展小怜皱眉:“知道啊?!那小白花很可怜啊,三哥一点都不喜欢她。”

    龙宴忍不住又笑:“小怜,有什么话直接说,三哥跟小怜又没有什么不能说。”

    展小怜看看门外,往龙宴面前凑了凑,“小白花用被我一天欺负一次代价让我偷偷问问你,你是不是外面有女朋友,还打算结婚了?”

    龙宴想了想,然后慢慢摇摇头:“没有。”

    “哦,”展小怜伸手指着龙宴喊:“三哥你骗人!”

    龙宴摆手:“是骗美优,没有骗小怜。”

    展小怜嘟嘴,“三哥太坏了!还不如直接跟她讲呢。”

    龙宴摇摇头:“不能。不但我不能,大哥二哥还有小怜都不能,美优身体不能结婚,不能生孩子,她这辈子,都只能一个人这样过。但是,这个不能告诉她。”

    展小怜茫然:“为什么?这是她身体原因,没有人愿意伤害她,为什么不能说?”

    龙宴低头稍微想了下,才抬头说道:“美优性格,以及她从小到大受到教育,一旦她知道自己身体是这种情况,她会觉得她活这个世上是个没用人,因为她和别人不一样。她从很小时候就一直接受治疗,很长一段时间都是医院里面对着白色墙壁度过,没有可以交心知己,没有可以说心里话朋友,她学校里认识人,都是因为她龙家大小姐身份围她身边,但是没有人和她是真正朋友。”

    展小怜愣了下,突然想到龙美优哭着跟她说没有朋友话,原来她是真没有朋友。

    龙宴扭头看着窗外,继续开口:“美优看到自己班上其他女生,毕业以后可以做自己任何想做事,只有她上学是为了打发时间,她那时候每天回家都要问我,三哥,我什么时候才能出去工作?我也希望我能像她们那样出去工作赚钱,然后给三哥买礼物。她说想她想用她赚来钱给我买礼物……后来,美优逐渐长大,越来越漂亮,负责她疗养医生中有一个年轻医生喜欢她,但是给美优做手术主治医师无意中跟那医生说,病人身体状况不适合结婚生子,让他学生趁早放弃,美优虽然对那医生无意,但是她刚好听到了主治医生话,对她打击很大,一度患上忧郁症,主治医生多次说他只是为了病人保险起见才那样说,有病人是可以结婚,大哥还请了好心理医生进行长期干预,才打消她要自杀念头。”

    展小怜张着嘴,跟着就想到那天龙美优说龙宴要是结婚,她就不活话,原来不说随便说说,而是因为她确实有那样决心。

    龙宴看向展小怜,轻轻摇了摇头,说:“确实有同样情况心脏病人结婚甚至生了孩子,但是美优不能,她身体情况不允许。我不能给她希望,但是我也不能给她绝望,所以,”龙宴抬头看着展小怜,说:“所以我只能这样耗着她,耗到她死亡那一天为止。”

    展小怜睁大眼睛看着龙宴,伸手拉着龙宴手,说:“可是三哥,这样你是耗着她了,但是,这也会耗上你一生啊!”

    龙宴笑了笑,说:“我不娶她不嫁,我陪她!”

    ------题外话------

    万了,胖妞妞们票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