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臣服 > 第335章 灵犀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第二天一早,展小怜就医院门口照着医生给她康复手册做运动,这边扭扭那边摇摇,展小怜做特别认真,只要是为了身体好,展小怜就愿意,她是典型怕死人,自己身体绝对是摆第一。

    接送龙美优车停医院门前停车场,龙美优保姆搀扶下下车,然后就看到展小怜做运动,旁边陪着是龙家专门调过去照顾展小怜仆佣,正按照大少爷纷纷偷偷摸摸对展小姐拍照片呢,龙大少说了,他要随时随地关注他们家小怜动向,听说这几天展小怜做操,龙大少就非要让人拍下来让他看。

    龙美优展小怜旁边停下来,刚打算夸几句,结果展小怜一边做着康复操一边开口说话了:“哟,小白花,早上好,清晨露珠落小白花身上,是不是觉得沁人心腑?”

    龙美优小脸当时就垮了,“人家不叫小白花,人家我有名字!”

    展小怜摊手:“名字就是代号,叫啥都一样。”

    “既然都一样,你喊我名字不行吗?”龙美优气小脸都皱起来了。

    展小怜停止动作,深呼吸一口气:“好了,我做完了。”

    龙美优往展小怜旁边靠了靠:“我今天笑话想好了。”

    展小怜一边接过保姆递过来毛巾擦脸一边说:“哦,那你说呗。”

    “那我说了,”龙美优跟展小怜后面走,殷切又严肃开口说:“有一天,一只茄子走大街上,忽然它打了一个很大喷嚏。它抹了把鼻涕很生气地说:‘可恶!又有人拍集体照了!’”

    展小怜“哦”了一声:“还有呢?”

    “从前有一只猪猪,它走啊走,走啊走,走到了英国,结果他变成了什么?”龙美优歪头看着展小怜,展小怜看了她一眼,这是让她回答呢?随口说了句:“猪走到哪都是猪啊,能变成什么啊?还是猪啰,挺多变成出过国猪呗。”

    龙美优立刻满眼星星看着展小怜:“展小怜,你好厉害!我猜了好久都没有猜到呢,正确答案是pig!”

    展小怜撇嘴,“这是常识好不好?”

    龙美优又说第三个笑话:“有一天,绿豆跟它女朋友分手了。绿豆很难过,于是他不停地哭呀哭呀,哭呀哭呀,结果……你猜绿豆怎么了?”

    展小怜站住脚扭头看着龙美优,试探着问了句:“肿了?被眼泪泡胖了?成绿豆芽了?”

    龙美优再次对着展小怜星星眼:“展小怜,你真是太厉害了!正确答案就是绿豆发芽了!”

    展小怜翻白眼,“这些东西随便换谁都猜得到好不好?”

    龙美优摇头:“才不是呢!我就没猜到,我让保姆阿姨猜,保姆阿姨也没猜到,我让大哥猜,大哥也猜错了……”

    “大哥?他猜什么了?”展小怜好奇问了句。

    龙美优捂嘴偷笑,说:“大哥猜绿豆哭着哭着,就变成黄豆了。”

    “噗——”展小怜擦汗:“这个猜,也太离谱了吧!”

    龙美优继续说:“就是啊,只有二哥说是应该会长芽。”

    展小怜睁大眼睛:“哟,这种生活常识二哥也知道?”

    龙美优摇头,解释:“二哥不知道,不过,他说他记得有一次吃过,他随口问了句这是怎么做,一个自己做过绿豆长芽阿姨给他解释过。”

    展小怜:“二哥这是变态聪明,这都能联想到。那三哥猜了没?”

    龙美优撅嘴,不高兴说:“三哥说绿豆再怎么哭,也还是绿豆,肯定不会变成黄豆,他猜还是变成绿豆,只有二哥猜对了。”

    展小怜叹了口气:“好歹三哥说没脱离绿豆范畴,大哥猜逆天了。”

    两人一路说着,沿着医院路往房间走,展小怜没吃早饭,要回去吃早饭,到了病房,展小怜跟龙美优坐靠窗边沙发上等着食物送来,一会功夫以后展妈和两个帮手提着早餐来了:“小怜,美优,吃早餐了。”

    龙美优笑眯眯看着展妈:“妈妈,我吃过了。”

    展小怜揉着肚子:“妈,我饿!”

    展妈把东西拿出来放到桌子上,嘴里说了句:“这不都送来了?赶紧吃吧。”

    展妈来湘江就是为了照顾展小怜,她每天要做事就是展小怜一日三餐,忙完早饭忙中饭,忙完中饭忙晚饭,这么多天,她就是这样过来,难得到湘江来一次,一趟都没出去转过,人家来湘江是为了购物和逛街,展妈来就是做饭。

    展小怜那勺子往嘴里填粥时候就笑嘻嘻说了句:“妈,要不今天带你一起上街去转转吧,我去过好几个地方,我能帮你带路哟。”

    龙美优跟着点头:“我也认得,我也可以带路。”

    展小怜看她:“你可以去?”

    龙美优急忙点头:“可以啊,不信你问二哥,二哥说我要多跑跑,不然一直家里会闷坏。”

    展小怜立刻拍手:“好,那我们今天就出去!”

    展妈本来不想去,结果看两姑娘兴高采烈样子,也找不出什么反驳话了,也就默认了。

    吃早餐时候,展妈就趁机把展小怜铺面扯下来拿出去洗,展小怜把病房里仆佣撵出去,房间里没人了,展小怜往龙美优面前凑了凑,说:“我帮你问过三哥了!”

    龙美优眼睛立刻睁老大,眼巴巴看着展小怜:“三哥怎么说?怎么说呀?!”

    展小怜看了看门外,小声说:“三哥说没有未婚妻,他就是骗人。”

    龙美优看着展小怜:“三哥不会骗人!”

    展小怜鄙视看了她一眼:“你要不相信,你还找我问什么?你自己猜什么就是什么呗。哼!”

    一看展小怜生气了额,龙美优立马就软了下来,可怜巴巴看着展小怜:“展小怜我错了,你别生气。三哥真是这么说?”

    展小怜坚定点头:“是啊,他说骗你,但是不骗我。”

    龙美优一愣,然后慢慢低下头,眼泪从眼眶里慢慢冒出来了,“三哥……怎么会骗我……”

    展小怜摊手:“我也问他了,我说小白花那么相信你,你怎么能骗他呢?你猜三哥怎么说?”

    龙美优无声抽噎了一下,展小怜自顾说道:“三哥说这是为了美优好。”

    “哎?”龙美优抬头看着展小怜:“我不明白。”

    展小怜撇嘴,低头喝粥:“你当然不明白,你要是明白你就成仙了不是?三哥有难言之隐,不想耽误你。”

    龙美优猛睁大眼睛:“什么?”

    展小怜理所当然说:“这个算是所有男人难以启齿问题吧,三哥不能跟你结婚,而且,他也没办法让你生小孩。”

    “怎……怎么会?”龙美优瞪着展小怜,突然猛站起来,冲着展小怜生气大喊一声:“才不是!三哥才不是……”

    展小怜抬头看她,“哦,三哥是这样跟我说,”然后她感慨似说了句:“没办法,男人这种事一点都不光荣,和自己喜欢女人肯定不会说,所以三哥才是骗你不骗我,谁让我是他妹妹呢。”

    龙美优站原地,眼泪眼眶里打转,突然说了句:“不生小孩就不生小孩,我不乎啊!”

    展小怜眨巴了两下眼睛,伸手抓了抓鼻子:“这个按理本来不应该有我这个当妹妹说,不过看你我一个爸妈份上,还有就是我们都是女人份上,这关系你以后幸福,我还是老实跟你说吧,我三哥以后结婚,不能跟他老婆过夫妻生活,这个才是关键,我想没有几个女人能忍受自己丈夫不能人道吧?所以我三哥宁愿躲着你,也不想害你,你要是真跟他一起了,你过就是个尼姑一样生活……”

    龙美优眼泪汪汪站着,眼睛瞪大大看着展小怜,半天没说出一句话,展小怜干笑两声,继续说:“如果我是你,我会慎重考虑,如果我嫁给一个不能人道男人,我得多悲剧?没有夫妻生活,不能生孩子,这个……也太痛苦了。”

    龙美优慢慢坐下来,低着头,哭着说:“可是……为什么三哥不跟我说呢?他突然离开,什么话都没有留给我,出去外面也不给我一点消息,只给大哥和二哥打电话,我从大哥二哥那里也问不到他一点消息……可是他为什么不跟我说呢……”

    展小怜掀了掀眼皮子,嘴里说了句:“这种事,男人怎么可能随便跟人说?换我,我也是夹着尾巴灰溜溜跑远远。我奉劝你哈,你好别把我卖了,你把我卖了,我三哥能恨死我,又不是光荣事,把这种难以启齿痛苦自己爱人面前摊开,这可是世上痛苦事了,你就算知道了,也绝对不能跟任何人讲,大哥二哥都不知道,我是信任你才说。”

    龙美优抹着眼泪哭着说:“我不说……可是,我好难受……三哥他竟然承受了这么大压力……可是我竟然一直都不知道……”

    展小怜手托腮看天,嘴里说了句:“夫妻结婚,生孩子是件大事,生不了孩子,确实挺痛苦啊……你看看现那些家庭,有很多都生不了小孩,有男人问题,也有女人问题,后不都破裂了离婚了?”

    龙美优低着头,眼泪一滴一滴往下掉,手握成拳放腿上,说:“我不乎……我就是喜欢三哥,我不乎……”

    展小怜撇嘴,“这个……看同是女人份上,我还是劝你别随便说这种话,你现不乎,以后十年、二十年、三十年一辈子呢?你现才多大,跟我一样大吧?你拉倒吧,等过了十年,你还能这样坚定不移说你不乎,我还会相信,不定我还能帮你,但是现,抱歉啊,太年轻人说出话,总是不可信,不是我看不清年轻人,而是现年轻人太浮躁,一天一个主意什么,是让人没法放心……”

    龙美优抬头看着展小怜,一抹眼泪,看着展小怜说:“我可以,我从小就喜欢三哥,我都喜欢了这么多年,我会一直喜欢他……就算,就算他不能跟我结婚生孩子,我也喜欢……”

    展小怜懒洋洋,手托腮睨着龙美优,“哦,那我等着看成果呗,要是你真坚持十年,我就帮你。”

    龙美优咬着下唇,“反正,反正三哥他这样了……他肯定不会结婚,他结婚就是害了别人,我三哥心好,肯定不会害人家,我爸我妈还有大哥二哥要是让我嫁人,我就……我就假装自杀,我要等三哥……一直等,”龙美优抬头,眼泪顺着脸颊玩下滚落,嘴里说道:“我五年都这样过来了,我就当再等两个五年,三哥他不能娶妻子,我也不要嫁人,我就当,就当我陪他了!”

    展小怜一愣,她看了龙美优一眼,半天没说话,然后她放下勺子,站起来笑嘻嘻说了句:“那我等着你做给我看呢,记得别摆张怨妇脸,你要是老哭哭啼啼,别说我,三哥看了也烦你。走,喊我妈,带我妈上街转转,我妈到湘江这么长时间,除了医院和超市,她就没到别地方转过。”

    龙美优急急忙忙站起来说了句:“展小怜你等我一下,我去洗一下脸。”

    展小怜站原地来回踩着脚,嘴里提醒:“你能不能别老哭啊,我看着膈应死了。”

    龙美优一边洗脸一边“嗯”了一声:“我刚刚,刚刚是心疼三哥!”

    展小怜趴卫生间门口看着她说:“你要真心疼就要笑给他看,他本来心里就有苦,你还哭丧着脸,他不是难受?你笑了,他本来难受,结果看到心爱女人笑,心情不是一下子就变好了?”、

    龙美优回头看了展小怜一眼,抿着嘴点点头,坚定说了句:“嗯,我明白了!”

    龙美优洗完脸出来,展小怜跟她后面说:“还有,三哥肯定还会往外跑,他工作外面呢,不可能一直待家里,他走时候你往他要手机号码,你就说家里以后要是有高兴事,你打电话给他,跟他分享,肯定不会打扰他工作,以后有机会打电话,绝对不要哭哭啼啼说话,你就笑嘻嘻说些高兴事,知不知道?他肯定会接你电话,不过前提是,他家这段时间里,你不能当哭赖包了,要不然他手机号都不会留给你。”

    龙美优一脸严肃点头:“我一定记得了!”

    展小怜拍拍她肩膀:“走吧,找我妈去。”

    龙美优抽了下鼻子,感动说:“展小怜,我觉得你真是我好朋友了,我都愿意跟你说心里话了。”

    展小怜站住脚,斜睨了她一眼,“谁跟你是好朋友?我好朋友人家是大明星,是超级名模,你别往自己脸上贴金了,我讨厌小白花了!”

    龙美优满满感动因为展小怜话瞬间没了,她红着眼睛气小脸通红:“我也讨厌你了!展小怜你这个坏丫头!”

    展小怜扭头“哼”了一声,抬脚走了。

    龙美优红着眼睛,找到展妈第一件事就是告状:“妈妈,展小怜她又欺负我!”

    展妈一看龙美优红通通眼睛就知道这回被欺负狠了,美优眼睛都哭成这样了,伸手戳戳展小怜脑门:“小怜你这个死丫头,能不能别老是欺负美优啊?你说说谁能吵过你这张嘴?你再欺负她看我不收拾你!”

    展小怜摊手:“我要跟我爸告状,我妈和小白花都欺负我!”

    龙美优被气直跺脚:“明明是你欺负我!你还恶人先告状!”

    展小怜摇摇晃晃走了,出发前给龙谷打了个电话,说要带展妈出去玩,龙谷跟龙湛打了招呼,直接让龙宴陪着她们几个出去转,龙宴是不能带路,不过他能当个护花使者什么,反正他现也是闲一个。

    展妈是真不愿意逛,觉得有什么好逛,都是骗人买东西骗钱。

    结果两个姑娘坚持要带她出来,展妈心里还是挺高兴,难得一次,就出来了。

    其实也就是看看著名景点,逛逛超级市场,买些纪念品,来都来了,好歹买点东西回去送送人啊,展小怜现有工资,也有私房钱,还用自己钱给展爸买了一身将近两千块西装,展妈就觉得买套五六白就不错了,结果人展小怜说了:“妈,这是我钱,我愿意给我爸买!你管不着!”

    展妈气死了,一点办法都没有,这死孩子长大了就反了,小时候展小怜身上有一点大钱都被展妈收刮了去存起来,怕她乱花,展小怜手里就只能有点小钱买点小玩意,结果随着展小怜慢慢长大,特别是上了大学,那钱就难要了。她抓着钱就是不给,展妈有什么办法?展小怜和穆曦开公司以后那就成了铁公鸡,一毛不拔,谁要都不给,她有卡有身份证,自己直接存资金银行卡里了。

    早上天还有点阴,十点多时候这天就完全放晴,太阳都出来了,天气看着特别好,展小怜和龙美优都是重点保护对象,到哪都一堆人围着,生怕身边有调皮小孩碰了撞了出什么事,龙美优忘事情忘特别,出医院以后跟展小怜就和好了,早把展小怜说讨厌她事给忘了。

    展小怜一群人逛了一圈还去龙氏大厦那边晃了一圈,结果龙家兄弟极力向展小怜推荐龙山盘下商城,拼命想把展小怜往那里引,“小怜,你赚钱也给自家人赚是不是?那是我们自己家,对自家人还能打折,东西也比外面便宜,而且这几天正做活动,买一送三,买什么都是……”

    展妈疑惑:“什么活动这么离谱?!”

    龙美优:“哎?买一送三?是不是会亏本啊?”

    龙晏擦汗,这谎说,连美优都知道这样会亏本,亏二哥说出口。

    结果展小怜听了以后立刻举手嚷道:“我去!”扭头跟展妈说:“妈,买一送三呢,不去白不去!我以前买化妆品,都是买一送三,买一瓶大,送三个试用装,挺划算。”

    龙晏:“……”

    龙谷强推:“就是就是,小怜,那就是……超值超爽超划算!”

    展小怜对龙谷伸大拇指,“二哥,你真是一学就会。”

    龙谷下楼把展小怜送上车,叮嘱司机小心开车把人送到商场,看着几辆车上路了,他才慢吞吞回公司。

    司机开着车向人群密集市中心开去,前方有个红绿灯,司机停下车等绿灯,展小怜低头摆弄龙湛前一阵送给她手机,把拍照功能找出来,摇下车窗,对着外面街景举手拍了张照片,看看觉得挺清晰,车开动之前缩回手,重摇上车窗,离开。

    卿犬就是这个时候看到展小怜。

    燕回一行到了湘江入住酒店,然后查清龙氏集团所位置,早上起来就直接往龙氏集团方向来,燕大爷那就是嚣张惯了主,自己不认得路,非说司机走错了,司机也是个瞧不起外地人本土人士,结果怒了,当时叽里咕噜说了一通话,不走了。燕大爷那就要当场打人,结果谁敢让他动手打人啊?真打了估计不死也有问题了,燕大爷不定就能被人给抓局子里,他要真进去,绝对是大闹湘江警局,不见血不罢休,那事情就大条了。

    本来是有车,结果就因为燕大爷,集体下车走路,反正知道方向,卿犬用他纯正而富有教养言行举止征服问路人,问出龙氏集团具体位置,就直接朝着那里走吧,这么点路,人家也不乐意带这么一大帮子人,就是过马路时候,卿犬无意中一抬眼,就看到了展小怜坐车里。

    那女人穿着件鹅黄色中袖衣服,小脸看着红润润,一看就养特别好,精神也不错,手里举着一只红色大屏手机,正对着他们这个方向街道上方照了张相,然后笑眯眯跟身侧一个女孩说着什么,低着头,车窗被摇上,车开走了。

    卿犬回头看了燕回一眼,燕回正晃着肩膀往前面挪,压根没往别地方看,似乎看到展小怜当只有他一个人,卿犬什么话都没说,走到那个路口时候看了眼车行过去方向,伸手拉住一个路人用英语问了一句:“您好,请问那个方向是通往什么地方?”

    人家告诉他那里是市中心,去那里人大多是奔着商场购物去,卿犬谢过路人,走回人群,雷震看了他一眼:“那人说什么了?”

    卿犬摊摊手:“没什么,我问问前方路还有多远,他说了。”

    燕回吊儿郎当走路上,要不是他身后跟着那一大帮大老爷们,这回头率绝对高,从他身边走过去男男女女老老少少都会忍不住看一眼,那脸真不是到哪都能看到,特别是他现脸色还是惨白,有种吸血鬼出现日光下错觉。

    燕回一个劲往前晃,身后带来保镖紧随其后,卿犬低着头走后面,一副怎么样都无所谓表情。

    其实这一伙人走路上时候还是挺吸引人注意,主要是领头长太好,周围人都成了衬托,众星捧月说就是燕回现这样。

    正往前走呢,路上一个流着长头发戴着眼镜一口湘江腔调人凑过来搭讪:“先生你好……”

    人还没来得及靠近,就被雷震一巴掌给推到两步以外地方了,千万别靠近燕爷,一看燕爷现就心情不好,谁靠近谁死得。

    结果那人不死心,又凑过去:“……哎,这是我名片……”

    又被推到两步以外,这人不依不饶凑过去:“帅哥……”

    燕回站住脚,慢悠悠回头,因为身高原因,他居高临下看着那人,问:“跟爷说话?”

    雷震往后退了一步,那人立刻又凑过来,伸手把一张名片往燕回手里塞:“我是xx影视传媒公司星探,个人觉得先生您……”

    还没说完呢,卿犬已经一步跨过了,对着那星探脑门伸手一推,直接推他往后仰了一下,卿犬嘴里说了句:“怎么长眼?你觉得我们爷长是被人潜脸?我们爷是专门潜别人!爷,走吧,很就到了,说不定真能看到展小姐。”

    燕回一听,慢吞吞转过身,继续往前走,那星探往前走了两步,伸着胳膊对着燕回背影喊:“唉唉”

    雷震站住脚,看了燕回一眼,对着身后两人使了个眼色,那两人立刻站住脚,转身朝着那长发星探走去,其中一个笑嘻嘻问:“是不是觉得我们家老大很有当明星潜质?来来来,过来详聊……”

    然后一边一个架着到一个胡同巷子里,乒乒乓乓手脚并用就是一顿打,打完了拍拍手,两人扬长而去跟上大部队。

    到了龙氏楼下,燕回抬脚就要往里冲,立刻被门口保安给拦住了:“先生,您没有证件不能随便出入龙氏。”

    燕回挖耳朵:“什么证件?”

    保安耐心给燕回讲解:“工作证或者受邀证明,我们核实后会放行。”

    燕回不耐烦:“这么麻烦?”

    保安继续耐心:“燕先生,这不麻烦,是龙氏规定……”

    燕回看看旋转玻璃门那些来去自如人,突然抬起一脚,直接踹向保安,保安身体撞碎身后玻璃,直接从大门口被踹到了大厅。

    燕回若无其事继续挖着耳朵,懒洋洋说了句:“让姓龙那几个东西给爷滚出来。”

    ------题外话------

    燕回持续挖耳朵,吹吹手指:鉴于这群胖妞懒劲,爷都懒要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