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臣服 > 第336章 哑巴亏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巨大响声惊起周围人,那面当墙用玻璃因为巨大冲击力撞击,瞬间碎成无数碎片“哗啦啦”一声后,散落满地,大厦一时之间警铃大响,门口另一个安保人员一见现场状况,立刻拿起对讲机向保全部门请求支援,说龙氏门口有暴力袭击安保人员恐怖分子,龙氏安保立刻从四面八方汇聚过来,瞬间将燕回一行人团团围住。

    安保队长一边电话向上级紧急汇报楼下情况,一边让人赶紧电话报警。

    就一眨眼功夫,燕大爷那霸气凌然一脚立刻让事态失控。

    卿犬一直走后面,等他听到声音抬头时候,卿犬已经被人龙氏安保人员连同其它人一起隔绝安全线外了:“先生您好,这里有暴力分子袭击,为了您自身安全,请后退!”

    卿犬目瞪口呆,瞬间就抓狂了,怎么回事?他昨晚上不就跟雷震说要看紧燕爷吗?他今天出门时候还特地跟雷震又叮嘱了一遍,怎么一眨眼功夫就这样了呢?

    雷震自己都傻了,那不是……这刚刚燕爷跟人家交流沟通不是挺好吗?他还欣慰燕爷到了湘江总算有所收敛了,他老人家怎么突然就发飙呢?

    燕回两只手插裤兜里,摇摇晃晃踩着满地碎玻璃往里走:“让这里姓龙滚出来!”

    安保人员手里拿着电棍,一个个站姿戒备把燕回围里面,雷震那帮人一看这架势,立刻冲过来把燕回护中间,燕爷身上那伤就要他命,要是再被人打一下碰一下电棍击一下,那还得了?

    卿犬站外围,也没傻不拉几冲进去,而是掏出手机,绕到一个不隐秘地方对着里面拍摄,人强他们弱,有点自己拍摄证据保险,视频是人家,剪滴水不漏不是难事,他现就盼着燕爷别再做什么冲动事。

    所幸燕回闹了个大开场以后,就往大厅里走,燕大爷就是找来龙家兄弟,不用脑子想也知道肯定是龙氏兄弟把那妞给藏起来。

    雷震要是知道燕回要来人家公司就是为了砸场子,绝对不会来,本来没事,现好了,成了恐怖分子,关键是燕大爷还十分不配合,都闹到这程度了,外面都听到警车“哇唔”了,他还是这样,雷震都想给他磕个头了,爷啊,您就委婉点行事会怎么样啊?

    警车一直停外面,不知道是因为什么原因反正警察没下车,而是被龙氏保全部老大给拦住了,正弯腰跟他们说着什么,一会功夫以后,保全部门把大厅人全部清除,警察也外面重拉起了警用警戒线,就连外面人都被驱散开来,卿犬随着人流往后退散,注意到大厅里人把玻璃墙位置所有遮阳布全部放了下来,完全隔绝了外界视线。

    卿犬心里伸出股不好预感,他抬脚朝着拉警戒线一个警察走去:“sir,里面发生发生了什么事?”

    那警察看了卿犬一眼,对他挥挥手:“没事,龙氏闯进一帮不法分子,龙氏正协助警方抓捕,挺危险,都后退!”

    卿犬再次被警车驱散到距离龙氏大门毕竟远地方,协助?看来是趁机教训燕爷可能性大一些,他就想找个地方能看到里面,可惜到处都是警察,要说能泄露情况,就是那扇被打碎玻璃门,从那里能听到里面出来响声。

    龙谷站一楼电梯里,对着伸手挡住电梯门保全部老大说了:“外面那帮人,让那十几个打泰拳去招呼,中间那个小白脸身上有伤,随便打,打伤打残都行,但是,不能打死,怎么打都行,就是不能打死了,他要是死龙氏了,龙氏麻烦也就大了。另外,动手之前把周围所有摄像全部关了,一台不留,监控室派人看着,别让我知道之后有什么意外。”

    保全部长了然点头:“二少,您放心吧,我知道怎么做。”

    龙谷伸手按着要去楼层,回头又说了句:“打完了就让警方带走,别让他血脏了我龙氏地板!”

    保全部长再次点头:“是,二少!”

    龙谷对他挥了挥手,保全部长后退一步,让开挡着电梯门身体,电梯门合上,径直上升。

    龙谷回到办公室刚坐下,办公室门就被龙湛给推开,他走进来问了句:“那个混蛋小子下面?”

    龙谷看着他:“。”

    龙湛冷笑,转身就往外走:“我去宰了那个混蛋!”

    “大哥!”龙谷急忙绕过办公桌跑过去拉住:“我已经安排人招呼他,你别去。”

    龙湛挥开龙谷手:“那混蛋东西欺负我们家小怜,我不亲手宰了他我不解恨!”

    龙谷叹气:“大哥,听我说完。这是龙氏大厦总部,你不能出头,你出去了,容易被人抓到把柄,还有一个,龙氏刚上市,你出去万一闹出点什么事,会影响股市,再一个,小怜现好很,何必露面自降身价给那东西长脸?大哥,气我替你出,你别冒然行事,燕回那小子送上门找收拾,要是不招待好了,怎么对得起小怜?”

    龙湛简直就是火冒三丈,吼吼要下去收拾燕回,要不是龙谷一直看着,不定就真下去了,差不多有半个小时时间,内线电话被接通,龙谷拿起来,保全部长对着电话开口:“二少,结束了,人都躺下了,确定人没死,不过那小子旧伤好像挺严重,有个地方就被踹了一脚,结果流了挺多血。”

    龙谷点头,问了句:“他们现人呢?”

    保全部长看了冲进来警察,“警方正把人往警车上带。对了二少,这帮人真很耐打,我们换了三波人才勉勉强强把他们打趴下。”

    龙谷笑了笑,“趴下就行,他们能跟着那小白脸到湘江来,就是百里挑一主,肯定耐打。只可惜,到了我地盘就必须按照我心意玩!”

    挂了电话,龙谷抬头看向正一脸阴沉龙湛:“大哥,好了。”

    龙湛一脸不高兴说了句:“好什么好?我要亲手弄死他才叫好!”

    龙谷擦汗:“大哥,差不多了,燕回湘江绝对不能死,他要是死了,龙家就惹上大麻烦了,现这样,是好办法。”

    龙湛抱着胳膊,半响说了句:“小怜他们哪?”

    龙点点头:“我已经通知了,龙宴会带着小怜回去,另外,晚上有个全面复查,如果小怜身体没有什么其他问题,今天晚上小怜就出院回去养着,家庭医生我已经安排好,就等小怜回家。”

    人被带走,龙谷也就不用看着龙湛,各自正常办公,楼下那块破损玻璃也警方拍照取证后被清扫,重安装上玻璃,短短一个半小时,什么都恢复了正常,工作人员也各自归位,该送医送医,该上班上班,该接受录口供自然是跟着警方回去做笔录。

    这个时候展小怜正跟龙美优围着两个玉手镯讨论哪个成色好,龙美优这是专门学过鉴赏,展小怜那就是门外汉,她喜欢那个龙美优觉得成色不如另一个好,展小怜就要买这个,龙美优就要买那个,结果两人争了起来,龙美优指着其中一个色泽深邃手镯说:“这个成色真很好,你没看出来里面杂质很少吗?那个杂质多,不如这个好。”

    展小怜据理力争:“可是这个颜色好看啊。”

    龙美优急了:“我都你说了半天了,你怎么还听不懂呢?你就是个大外行!”

    展小怜怒了:“我就喜欢,我就喜欢!什么成色什么杂质?要是这是残次品人家能摆上来买吗?”

    龙美优气鼓鼓说:“我没说那是残次品,我们不是要二选一吗?”

    两人正吵不可开交,冷不丁旁边突然有男声传来:“那女人知道什么?她就知道吃,跟一个白痴女人谈玉质鉴赏,不如找头猪一起研究。”

    龙美优被吓往后一退,展小怜听着这声音怎么这么耳熟啊,抬头一看就发现卿犬正龙美优旁边柜台上,低头看着里面玉镯,指着一只白色玉镯跟服务员开口:“小姐,麻烦把这只拿给我看下,要稍微细一点。”

    服务员微笑着帮帅哥服务,卿犬拿起那只手镯,走到展小怜身边,伸手拿起她一只手腕,直接把那只白色玉镯套到了展小怜手腕上,嘴里说了句:“这不挺好?非要挑那种颜色干什么?”

    “这是给我妈挑……哎,犬?!”展小怜瞪大眼睛,看着卿犬半天才嚷出来:“犬,你怎么来湘江了?你来旅行?来多久了啊?住哪啊?”

    卿犬靠着柜台站直身体,看了正靠过来龙宴一眼,站着没动,淡淡说了句:“没,跟我们爷一起过来,他刚刚发神经砸了龙氏集团正门玻璃,被打了一顿以后抓起来了,我帮不上忙,所以出来转转,没想到还看到你了。”

    展小怜脸上惊喜笑容僵脸上,“开玩笑吧?”

    卿犬点点头,一本正经说了句:“嗯,骗你。”

    卿犬这不真不假说法,展小怜还真不知道是信他还是不信他了。

    展小怜一边把手腕手镯往下拔,一边说:“那你是来旅行?”

    卿犬看了她手腕一眼,“别拔,挺好看,算我送给你。”

    展小怜立刻凑过去,睁大眼睛看着他:“犬,你是发财了还是怎么?这只很贵!服务员,这个手镯多少钱?”

    服务员立刻那种计算器过来,一边按一边说:“这款原价要三万,不过今天有打折活动,九五折呢,折后只要两万八千万,先生要直接戴还是要包装?”

    卿犬掏了张卡递过去,“我要了。”

    展小怜心里直痒痒,可是无功不受禄这道理她还是懂,“犬,你这真是送给我?没开玩笑吧?别以后反悔往我要吧?我这心里怎么这么不踏实呢?”

    卿犬斜着眼珠子看了展小怜一眼:“我家是跑航运,也算是有点资产,这点东西还是送得起,不过,也不是无偿送,我有个小忙要你帮一下。”

    展小怜正想着要怎么才能把这么贵手镯给讹下来,结果听说要帮忙,一口就答应了,这样讹下这手镯就理所当然了嘛,龙美优旁边直拉展小怜衣袖:“喂喂!你认识他啊?不能随便要人家东西啊……”

    展妈正那边跟几个保姆一起看衣服呢,对这边也没注意,龙宴就站展小怜身后,展小怜对龙宴摆摆手,“三哥,我认识人,没事。”

    卿犬付了款,把卡拿回来,说话就硬气了,“过来,我有事单独跟你说。”

    “小怜!”龙宴拉住展小怜不让她过去,展小怜对龙宴摆摆手:“放心吧三哥,他现肯定求我帮忙呢。”

    卿犬眼神鄙视看了龙宴一眼,转身朝着门走去,展小怜抬脚跟了过去,龙美优指着那墨色玉镯喊:“展小怜,这个还买不买了啊?”

    展小怜回头,“买啊,你跟三哥看看买哪个。”然后跟着卿犬走到门口,问他:“干嘛呀?”

    卿犬转身看着她:“你去跟你大哥二哥求个情,好歹让我把人保出来。”

    展小怜瞪大眼睛:“你是说真?”

    卿犬看了她一眼:“我哪像开玩笑了?”

    展小怜鼓着嘴,半天没吭声,卿犬开口:“你说一句死不了人,爷身上旧伤被他折腾一直就没好,今天被打肯定不轻,我怕出人命,你赶紧去说一声,要不然我怕我拿了钱保不出人。”卿犬指着展小怜手脖子上手镯:“你都收了我镯子了,这个忙肯定要帮。”

    展小怜伸手捂着手镯,深怕卿犬突然反悔给要回去,这可是死贵啊,换她肯定舍不得花几万块钱买一只手镯,女人爱首饰天性,她肯定不会还回去。展小怜鼓着嘴嘀咕了句:“他只要没杀人放火,保释还不容易?”

    卿犬清了清嗓子:“这可不一定,要是你大哥二哥想让爷待里面,还是挺容易。”顿了顿,卿犬又自语似说了句:“这事我就做过……”

    展小怜眼神鄙视看了他一眼,“这算不算报应?”

    “哎哎,你这女人怎么说话呢?毒妇人心说就是你吧?”卿犬指着她说:“我们爷都要死了!”

    展小怜低头没吭声,半响说了句:“他自找,关我什么事?”

    卿犬怒了:“你还敢说,他不是来找你,往龙氏跑什么?”

    展小怜伸手抓头:“你烦死了,我又没说不帮忙,但是我不管能不能成,他那种人,就该吃点亏。要不然,他还以为自己天下无敌谁都不如他呢……”

    卿犬低头,突然闷声闷气问了一句:“说出国呢?不出去了?”

    展小怜撇嘴:“这不是没死成?等伤养好了就走。”

    卿犬抬头看了她一眼:“你还真想死?不是挺怕死?这么想死当初怎么不自己跳下去?”

    展小怜瞪他,伸手掐腰嚷道:“犬,你怎么说话呢?谁好好想死啊?”

    卿犬抬着下巴斜视她,劈头盖脸对着她就骂:“你就说你伤是怎么来?他是疯子你也跟着一起疯?你这是不要命了是不是?你傻啊?那枪我是给你留着谁欺负你让你打人家,结果你倒好,往自己身上打!”

    展小怜奇怪:“犬,你好厉害,你怎么知道?”

    卿犬冷笑:“我怎么不知道?那枪当初就是我从国外带回来,凌秋纤生日时候爷转手给了那贱人,那枪和子弹是配套,我拿到了你手术后取出来子弹,下面只有你们两个人,爷那人我还不知道?他只会朝着自己开枪,你那枪伤哪来?你那枪也是你自己开!一对神经病!趁早散了好,以后千万记得别见面。”

    展小怜讪笑:“犬,你真聪明。”

    卿犬继续冷笑:“聪明又什么用?我聪明就是没想到有蠢女人往自己身上开枪,还是奔着死去,早知道这样,当初我就该多加一脚,直接把你从楼上给踹下去!”

    展小怜鼓着嘴不高兴:“犬,你还不依不饶了呢,我都说我不是故意了,你骂很过瘾是不是啊?你到底是谁那头啊?你不应该帮着你们家那位变态爷吗?我对自己开枪你着什么急啊?我爸我妈我哥都……”

    展小怜话还有一大半说没完呢,卿犬突然恼羞成怒起来:“谁着急了?谁着急了?你哪只眼睛看到我着急了?我是看不惯你这个蠢女人做蠢事!你死了好,免得我们爷整天挂心挂肺还故意折腾自己。”然后卿犬指着展小怜说:“你说话小心点,谁着急了?无中生有事别乱说!”

    展小怜指着自己:“我哪不小心了啊?你又急什么啊?我说什么了呀?”

    这两人就站门口吵架了,你一言我一语吵,旁边有看到人还劝呢:“这小情侣吵架,男孩子不应该让着女孩子?怎么一句都不让呢?”

    展小怜指着卿犬蹦跶幸灾乐祸:“就是就是!他就是小心眼!一句都不让着我!”

    卿犬气急败坏:“谁跟你是情侣?你们哪只眼睛看到我跟这个凶女人是情侣了?你们也不看看她那母老虎样!”

    展小怜往路人阿婆肩膀上一趴,捂着脸“嘤嘤嘤”哭:“他一直都是这样,还有暴力倾向,动不动就对我挥拳头,每次吵架都不让着我,还喜欢看路边漂亮女孩,我说他他就不高兴,就跟我吵架,嘤嘤嘤,我要分手!”

    路人阿婆指着卿犬用纯正湘江话开口:“,¥……¥,$&^i*$,!$,$^,&^&^,$,,^&^^……”

    阿婆说了一长串,苦口婆心,一脸好意,结果卿犬一句都没听懂。

    阿婆说完,路人大叔也过来劝,因为展小怜口音是不是湘江本地,所以大叔用不标准普通话说:“小伙子要大度,要让着女朋友,漂亮女孩要趁女朋友不时候看嘛,让女孩子哭可不是好男人行径……”

    “她不是我女朋友……”卿犬这下真急了,他怎么好好撑众矢之了?指着展小怜大怒:“你这恶毒女人!”

    展小怜继续“嘤嘤嘤”哭,“你们看你们看,他还凶我!连女朋友都不承认了?我不活了……”

    本来没事,就因为围了几个阿婆大叔,结果人越来越多,卿犬指着展小怜骂,展小怜又一副哭哭啼啼可怜巴巴娇娇弱弱模样,卿犬一眨眼千夫所指,一个个都指责卿犬。

    这个青年说小伙子不对,哪有对女朋友这个态度?要改。

    那个姑娘气狠狠说,一边哄着展小怜一边凶巴巴指着卿犬说她男朋友要是这样,早踢外太空了。

    一个阿妈很生气戳了戳卿犬脑门,说她女儿男朋友要是这脾气,嫁不出也不给嫁,嫁过去遭罪。

    ……

    展小怜假哭,脑袋一点一点,偷眼看了卿犬一眼,卿犬脸色铁青,伸手指着展小怜:“你……你这!……算你狠行不行?”

    这话一说就跟服软似,这周围人就是劝和不劝分,纷纷让卿犬道歉,卿犬脸都绿了,展小怜被人推往前走了一步,她捂着脸,从手指缝里露出缝隙看了他一眼,然后速对卿犬吐了下舌头,卿犬急忙说:“你们看你们看!她就是装!”

    路人大叔很热心:“小伙子女孩子很好哄,你就道个歉,什么事都没了,还较这个劲干什么啊?道个歉吧,难得出来玩要高兴,道个歉什么事都没有了不是?”

    路人阿婆坚持到底:“¥¥&*&*&,*&¥,&……&¥,。”

    展小怜使劲把眼睛揉红红,然后放下手抬头看天,摆明了一副等着卿犬道歉架势。

    卿犬看看被围想挤都挤不出去人圈,冷着脸僵硬着说了句:“对不起!”

    展小怜又开始“嘤嘤嘤”,“一点诚意都没有!”

    卿犬看看周围七嘴八舌长舌妇们,忍着性子又干巴巴说了句:“对不起。”

    展小怜指着他嚷嚷:“你都道歉认错了还没有好态度!”

    卿犬抓狂:“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行了吧?”

    展小怜干嚎:“哪有诚意啊?”

    卿犬身后一个年轻人突然对着卿犬伸手一推,嘻嘻哈哈说:“哎哟,对付女朋友还不简单?逮住了往死里亲就行了。”

    卿犬完全没设防,被人突然推了一下,身体往前一冲朝着展小怜扑过去,结果嘴唇直接擦着展小怜脸蛋过去了,两人堵一起踉跄着又往后退两步,卿犬好不容易单手拉着展小怜肩膀,没让两个人摔跤。

    展小怜睁大眼睛瞪他,伸手抹着被卿犬碰到脸蛋:“你还真亲啊?”

    卿犬瞬间涨红了脸,急忙松开手往后跳了一步,拼命擦嘴巴:“你什么意思?谁真亲了?你以为我愿意?这是不小心碰到!”整个人又往后退了一步,转身朝着那群正起哄人群里挤:“让让让让……”

    挤出去以后,卿犬落荒而逃。

    展小怜大方对看热闹人挥挥手:“大叔大婶弟弟妹妹们都散了吧,人都走了呢。”

    安慰完展小怜,人群慢慢散去,龙美优站人圈外,手里提着那只玉镯精致包装袋,瞪大眼睛看着展小怜:“展小怜,那个人真是你男朋友啊?”

    展小怜撇嘴:“我跟他搭吗?那就是个小屁孩,比我还要小,我可没打算祸害良家妇男。”

    “可是,可是……”龙美优结结巴巴说:“可是你刚刚还说是啊!”

    “哦,我欺负他玩呢。”展小怜一边朝着龙美优走过去一边说:“手镯买了?”

    展妈和几个保姆也过来,展小怜还展妈竟然也买了不少东西,展妈笑眯眯指指手里提着袋子:“我给你老姨带一点东西,难得来一趟,要是知道我没给她带礼物,你老姨肯定要急,她想来湘江很久了,一直没时间。”

    龙宴看了眼外面,问展小怜:“小怜,还要买什么东西?还是买完了,我们回去了,不能逛太久。”

    展小怜转身看看保姆和保镖们手里提着一堆东西,抓抓头:“差不多了吧。要不就回去吧,妈,你还有什么要买啊?”

    展妈满意看看手里袋子:“我好了,买了不少了,赶紧回去吧,你们两个都不能外面待太久,赶紧回去。”

    从商场出去,展小怜走到商场大门口准备上车离开时候,突然看到卿犬靠门边站着,老远就跟展小怜“喂”了一声,展小怜伸手抱着手镯,打定主意说什么都不好还回去,警惕问:“干嘛?”

    卿犬抬脚走到展小怜面前,居高临下看着她,开口:“我没跟你见过,你也没跟我见过,我们俩从来没湘江见过,明不明白?”

    展小怜斜视他一眼:“谁稀罕啊?”

    卿犬冷哼一声:“我是不想让爷知道你真湘江,所以不管爷干什么,你都别露面,我会想办法把他带回去。”

    展小怜抬脚就走,“我才没那么傻。”

    等展小怜一行人回到医院,展小怜突然发现病房里自己东西被人搬走了,她抓头:“我这是要换病房?三哥!这是怎么回事啊?”

    龙宴进来,把站小怜去带去做身体上全面检查,后直接把龙宴接回家了,展小怜嗷嗷叫:“三哥,我这伤口还疼呢,我是不是应该多住一阵子啊?”

    龙宴笑着说:“医生说家里条件够话,回家养也是一样,顶多每周检查时候定期去医院。”

    人多就分了两辆车,展小怜跟龙宴坐一辆车上,展小怜脸上没什么表情,手托着腮呆呆看着窗外,龙宴看了她一眼,又看了一眼:“小怜?”

    展小怜没反应,还是那个动作姿势和表情,龙宴提高声音又喊了两句句:“小怜?!小怜!”

    “哎?”展小怜一激灵:“三哥你喊我?什么事啊?”

    龙宴微微侧身看着她:“你想什么呢?傻呆呆。”

    展小怜摇摇头:“没想什么啊,发会呆。”

    龙宴扭头看向前方:“小怜要是有什么心事,可以跟三哥说说,三哥有事都给小怜说了不是?”

    展小怜从鼻孔里“嗯”了一声,但是还是没说话,不过车到龙家门前下车以后,展小怜直接跑过去找龙谷,结果龙谷还没回家,展小怜就坐客厅里等,一直等到吃饭时候龙谷才回家。

    展小怜拉着龙谷往楼上跑,说有事找他,看龙湛眼睛都红了,一刻不停对着龙谷飞眼刀子,死老二敢跟他抢小怜!

    两人楼上说了什么下面人也不知道,反正下来以后展小怜眼圈有点红,龙谷比展小怜下来晚,下楼时候手里握着刚被挂断电话,跟展小怜笑笑说了句:“小怜,好了。”

    展小怜看了龙谷一眼,然后低头吃东西。

    满桌菜口味都很清淡,完全是照着病人口味来,这也算是龙家一家再一次团圆,热热闹闹气氛挺好。

    这世上,素来都是有人欢喜有人忧,雷震被人关局子里,头发都被愁白了,难不成要这地方待一晚上?他们倒还能接受,可是爷怎么办啊?关键是,燕回现哪,雷震还不知道,因为他们进来时候,燕回就没有跟进来,想想当时那情况,爷是直接倒地上不动了,可别出什么事啊?

    雷震真是心急如焚,双手抓住铁栏杆对着外面拼命吼:“来人!来人啊!”

    门被人推开,一个人影晃了进来,卿犬冷眼看着雷震,冷哼:“听声音中气十足,看来还挺精神。”

    “小犬!”雷震这下就跟吃了定心丸似,“小犬,你去问问我们爷现哪,爷竟然没有跟着我们一起过来。”

    卿犬真是懒看他了,“爷?爷死了,现躺医院里,就差一口气,你们高兴了?”卿犬猛上前对着雷震抵栏杆缝隙里膝盖踹了一脚:“我昨晚上和今天早上怎么跟你们说?我不是说千万要看着爷吗?你们一个个就跟他后面,全成死人了?”

    雷震也急了:“你这翅膀硬了是不是?还敢对我们吼?你自己干什么了?”

    卿犬点头:“行,我错了,那你们就自己待着吧。”说着,卿犬抬脚就往外走。

    雷震一看他真要走了,急忙又喊:“哎哎,犬!犬!别生气啊,哥跟你说着玩呢,不怪你,怪我,是我没看住爷,错了错了,你别跟哥生气,哥就是个大老粗,哪跟你比得了?”

    其他人保镖爷跟着雷震附和,生怕这小子真甩手走人,卿犬脾气不好,谁都知道,确切说卿犬少爷脾气很重,他一生气还真能丢下他们自己走了。

    卿犬为十来个人交了保释金,然后想法子去见燕回,结果燕大爷就算医院躺着,也被人家给当成极端危险人物给看押起来了,谁让他是主要破坏人?

    卿犬啥事没做,跑湘江图书馆公共区专门找湘江各种法规看,这时间太紧,短时间内肯定出不来,正当雷震一帮人愁要死时候,卿犬电话突然被人拨通,警方通知卿犬去为燕回办保释。

    摆宴那边考察队伍短时间内办完各种手续,是燕回立刻第三天才中午才出发,蒋笙以官方名义参与进去,原本是一个机关部门考察,因为蒋笙加入性质大变,双方都立刻重视起来,因为这份重视,自然排场也跟着变了。

    例行媒体会面和采访外,蒋笙剩下时间就是打听燕回事,得知燕回现情况,蒋笙顿时觉得无比蛋疼,他就知道燕回会胡来,他就知道那小子随心所欲惯了,根本不会顾及这样那样事。这是龙家考虑周详手下留情没把他打死,这要是真打死了,龙家也不会乖乖就范,绝对能找到打死燕回理由,燕回那是什么行为?跑到人门上挑衅搞破坏?要是那些保安以为他是暴力分子失手打死了,怨谁?

    蒋笙真是被气没话说了,赶紧给远青城焦急等待蒋老头打电话报平安,人没死就该万幸了,人湘江地盘上,就别奢求多,何况,燕回把人家妹妹祸害成那样,本来就是有错先,还要怎么着?

    蒋老头这心脏病差点犯了,子归怎么就这么不省心啊,他到底要闹哪样啊?就一个姑娘,这世上这么多漂亮小姑娘,他怎么就非要缠着那一个呢?这孩子是不是非要跟他对着干才行啊?

    蒋笙晚上宴会以后秘密去了燕回躺医院,卿犬和雷震这帮人已经找了过去,蒋笙知道雷震位置,对着他就是一顿批:“燕回什么都不知道,你们也跟着胡闹?你们跑到人家家里闹事,换谁都不会轻饶,要是让你们胡闹得逞,人家湘江还混什么混?你们跑去打人家脸,人家肯定要十倍百倍打回来!要你们干什么?不知道拦着还跟着一起起哄,他要是真死了,我看你们谁跑得了!”

    雷震哪里敢说话,谁让人家是市长大人?再说了,他们确实没拦住,主要是没想到燕回这么抽,就突如其来,不过雷震回头想想,爷不一直都是这样?哪会因为换了个环境就指望他换个性子?

    这次是蒋市长突然来了,要不然还真不知怎么收场,不定被湘江这边判刑了都有可能。

    卿犬挨骂了就是那表情,燕爷就是活该,谁让他没脑子?

    燕回是从急救室出来,被送来时候那就是半个死人,昏迷状态,身上多处伤痕,严重还属他身上原本旧伤,燕回使用枪本来威力就大,他又是近距离对着自己打了一枪,说起来,单看那伤其实是比展小怜伤严重,只不过展小怜毕竟是女生,身体承受力没有那么强,以致枪伤对于展小怜身体来说伤害非常严重。

    蒋笙真是服了他了,坐床边看着加护病房里躺着人,叹口气,似说给自己听又像说给燕回听似开口:“非得让人操心是不是?有你这样送上门给人打?人家没打死你你就该笑了,你这非要把自己往死里作是不是?不知道蒋老担心你?后悔没你这么后,你这样是糟蹋自己,你以为你上门让人家打,人家就领情就解气就会把妹妹还给你?燕回,燕少爷,你用用脑子行不行?你现就算是死他们面前,他们都不会觉得解恨,别说你再跑去砸人家东西了……”

    蒋笙伸手揉着太阳穴,谁摊上燕回这么个祸害谁倒霉,他这整天跟他后面收拾烂摊子都累死了,就别说别人了。

    燕回躺着一点反应都没有,压根就没有醒过来。

    展小怜晚上压根就没睡好,做噩梦,一不小心就从梦里惊醒了,她伸手打开灯,看了下时间,凌晨两点,正是深夜人民熟睡时间,她竟然睡不着了。展小怜一直都是那种愿意床上睡觉睡死人,却被她自己接连不断噩梦惊醒了。

    靠床头看着满室小粉红,展小怜深深吐出一口气,从床上爬起来,慢慢走到她行李箱面前,蹲下来,从行李箱盖子夹层里掏出一个小袋子,伸手打开,里面掏出一张手机内存卡,她拿着那卡片看了一会,捏着爬到床上,撤下手机后盖,抠出电池,直接把内存卡塞到了手机里,重装上电池后盖,开机。

    她找到文件夹,点开,放到一张照片,雪白背景,皑皑白雪覆盖了远近景物,照片主体是两排高高大大雪人,十个雪人,连着那两个被做成一男一女两个,一共是十二个。展小怜手指挪向下一张,燕回心不甘情不愿斜着眼睛站雪人旁边,就跟人家欠了他多少万似,再下一张,燕回正阴着脸看着镜头,身后依然是那十来个雪人当背景,这是当初她逼着他拍两张照片。

    展小怜伸手按下一个删除键,跳出是否确认对话框,展小怜犹豫看着那个对话框,伸手按了返回,然后抠下后盖和电池,把内存卡拿出来,闭着眼睛随手朝着房间里一扔,扔到哪算哪,就是别她眼前出现就行。然后她伸手关灯,睡觉,燕回什么,都去死吧!

    早上起来晚,展小怜赖床上不起来,说困,展妈住楼下,上来喊她,结果展小怜死活不起床,“妈,你别吵我,我要睡觉。”

    展妈气直瞪眼:“你昨晚上不是睡挺早?你上辈子是猪托生?起床。”

    说着展妈觉得脚底下有东西隔着拖鞋垫脚,抬起来一看发现是个小卡片,随手捡了起来往展小怜桌子上首饰盒里一扔:“这孩子,怎么东西都不藏好了?”

    展小怜啥都没听到,往被窝钻了钻。

    燕回昏迷了五天才醒,蒋笙一度担心他是不是不会醒了,也不敢跟蒋老头说,就一直给医院施加压力,医院还专门成立了专家组,专门针对燕回情况进行讨论,这真是中西医都使上了,结果身体有反应,但是人就是没醒。

    蒋笙顶不住这么大压力,就跟蒋老头说实话,蒋老头当时就要让人安排飞机往湘江来,这是龙家打伤了子归,他要龙家赔他孩子。

    燕回这边情况加,龙氏兄弟谁都知道,他们也根据燕回情况来准备响应应对方针。

    龙谷吩咐是不能出人命,但是现燕回不醒,这事情就等于是除了意外,龙谷肯定要根据情况作出不同应对措施。

    蒋笙还真猜对了,他们就没有乖乖坐以待毙打算,龙谷首先要做就是排除龙湛跟这件事任何关联,因为龙湛那天有例会,燕回出现闹事时候他正开会,这些都是有人证,而且,从头到尾龙湛都没有露面,龙谷做了坏打算就是龙湛、龙宴和这件事没有任何关系,他出面和这些人周旋。

    当然,龙谷做这些都是防范于未然,显而易见地方就是燕回有错,找上门砸人家场子,就算自卫龙氏保全部门也会上去阻止,否则那些保安人员不都是摆设?

    双方都做准备,其实为难要数湘江官家,一个是湘江经济发展龙头企业,一个是内陆官家,那一方都要顾忌,他们现能做就是取证,量做到公正不偏袒,这样才能双方对峙中站得住脚。

    就蒋老头打算登机前半个小时,蒋笙一个电话甩过去,说燕回醒了。

    燕回是真醒了,他就自己好好地睁开眼,看着屋顶上方一动不动,半响,似乎觉察到脸上照着氧气罩不舒服,伸手又要去摘了那玩意,结果胳膊刚抬起来,就垂了下来,他闭着眼,吐出一个字:“饿!”

    燕大爷是真饿,他就是被饿醒了,那些维持身体营养和水分营养液满足不了燕大爷身体需求,他他妈都被饿晕过去了,其实已经晕了这么长时间了。

    蒋笙听到医院打来消息时整个人都跳了下:“真醒了?”

    这事人家那敢骗人啊,蒋市长这一阵就盯着这个问题问了多少次了,当然是真醒了,还是被饿醒。

    素来锦衣玉食衣食无忧燕大爷非常渴望吃肉,就要吃肉,没有肉就把盘子给掀了,医院里负责他这病房护士医生都哭了,哪有重伤病人刚醒就要吃肉?不应该是吃点清粥咸菜养身体?可是看看这美男病人,这还躺床上了,掀盘子力气也不知道哪来,都躺着不能动了,还有力气折腾,这是服了。

    燕回躺床上,拒绝所有肉之外食物,必须要有肉,就是想吃肉,没有肉就不行,抿着嘴不张开,非要吃肉才行。

    蒋笙总算赶过来了,主治医生一看到蒋笙就哭丧着脸凑过去:“蒋先生您一定得劝劝这个病人,他现身体只能写点容易消化食物,可是病人不听,从醒了就闹到现。”其实这些医生护士都挺吐血,这个躺着都不能动病人,到底是怎么想出那么多招来折腾人?

    蒋笙进去,“燕回!”

    燕大爷开口一个字:“肉。”

    卿犬躲外头,太丢人了,这辈子没吃过肉是不是啊?他怎么不知道燕爷这么喜欢吃肉?

    雷震站病房里面,叹气,他什么都没看到,真什么都没看到,他绝对不会告诉别人燕爷从昏迷里醒来就是为了想吃块肉。

    蒋笙揉着太阳穴,“换一个。”

    燕大爷果真换了一个:“妞。”

    蒋笙回头看着雷震,没明白什么意思,雷震上前一步解释,“我们爷是说展小姐。”

    蒋笙觉得吧,燕回就是故意,龙家要是会把展小怜送出来,就不会把燕回打成这样,当初龙谷愤怒之中说话,蒋笙一直都记得,那是一个被逼急了却又无可奈何人唯一能有反应,这种情况下发下誓言,通常会被平常狠烈,因为他那个时候他满心绝望,恨不得天下人都要为此付出代价。蒋笙地不地道他自己清楚,那个时候他是只顾及了燕回,忽略了展小怜,所以蒋笙知道,见展小怜愿望比吃肉要难上一千倍,龙谷会不惜一切代价阻止燕回出现展小怜面前。

    这些还不是重要,重要是,燕回这一身伤,他都没办法做点什么,人家敢出手,人家就是认准了这一点。燕回啊,你这小子还真是不要命为一个女人折腾啊!

    蒋笙叹气:“燕回,换个实际行不行?”

    结果燕大爷又开口说了一个字:“滚。”

    后蒋笙妥协了,让人给燕回准备了两块肉,就两块,多了也没有,是个挺漂亮小护士喂他吃下去,吃完了还要,这次是真没了,只能喝粥,燕回脸都青了。

    卿犬站旁边说风凉话,反正他现也打不到他:“爷,反正您老人家挺能作,再多作几次,好是把命都给作没了才好。要是您老人家死了,青城摆宴不定有多少人高兴呢。不定您千辛万苦想要见那女人也会家门口挂上一溜鞭炮放放,史上大变态消失了!值得庆祝……”

    卿犬那边说,雷震这边擦汗,这死小子不想活了,还故意说气人话,看燕爷过来不扒了他皮。

    燕回躺床上,因为怕他乱摘氧气罩乱拔针头,卿犬善意给了医生提醒,结果,燕大爷手脚被绑两边,动不了了,燕大爷被气直瞪眼,半响憋出一个字:“打……”

    卿犬一听,抬脚往外走,“雷哥,爷让你打我,来,你到外面来动手,省拳脚无眼,不小心伤了我们爷。”

    走到外面,雷震叹气:“这什么时候是个头?”

    卿犬看了他一眼,“只要他看不到那女人,时间一长,就会淡,所以,他说什么都没用,绝对不能让他看到展小怜。”

    雷震点点头:“我知道,我压根就没打算展小姐湘江,还不是爷非要过来?”

    “能动了赶紧带回去,别出来祸害人家了,”卿犬对着雷震摆摆手就往外走:“我门口转转,看着点爷,万一发神经挣脱了就麻烦了。”

    燕大爷估计是这世上不要命也不配合病人了,绝对是病患里老大难。同一天伤,相同等级伤口,展小怜现每天起床跟着龙谷慢跑一圈了,燕大爷还躺床上半死不活,一句话概括:自作孽,拦都拦不住。

    展小怜哎哟哎哟做伸展运动,龙美优旁边拿着表计算:“还有十五个就满五十了,加油!”

    展小怜一边呼气一边锻炼,“我觉得医生还是挺好,我这样做话,伤口也没那么疼,挺管用。”

    龙美优点头:“要听医生话,要不然就会吃亏。”

    龙宴本来是打算家里待一阵就走,结果龙谷说他反正请了假,就待一阵子,再者,龙美优这一阵心态和情绪非常稳定,笑容也多了,还喜欢缠着展小怜,龙氏兄弟私底下都说这是应该和龙宴和小怜过来缘故,她心情比较好。

    展妈出来也不短时间,晚上时候经常跟展爸通电话说展小怜情况,展爸听说展小怜身体逐渐好转还是挺高兴,自然也放心不少。

    根据展小怜伤,医生是建议少养三个月,这一眨眼都过去一个多月了,展小怜觉得只要不做剧烈运动,她现差不多算是好了。

    龙谷那边一直追踪燕回消息,因为燕回醒了所有设想全部推翻,他现就是要让蒋笙和燕回尝尝,当初他带着小怜立刻青城时那种无奈又愤怒心情,他明知道谁是罪魁祸首,可是却不能为小怜报仇,只能忍气吞声秘密离开摆宴。如今,他就是要让他们也明知凶手是龙家,却不能找上门不能报警甚至连赔偿都没得商量境地,除非蒋笙不要他那张脸了。

    龙谷还真想看看,他们要怎么跟湘江警署机构解释这件事来绊倒龙家,说燕回是某要让亲属,砸了龙氏场子所以要这位要人要替子孙报仇?还是蒋笙利用他摆宴高官身份进一步要求警署徇私?

    显然,蒋笙很有自知之明,没有做任何多余事,甚至没有提一点要求,而是强行捆着燕回随着考察团从湘江离开,直飞摆宴。正如龙谷所想那样,哑巴亏谁都有忍时候,蒋市长也不例外。

    龙湛看着报纸上消息,冷哼一声,这样,可真是便宜了他们,就该直接把燕回打死,花钱绝了后患,这样才能保他可爱小怜以后都不用担心其他问题。

    ------题外话------

    万三,渣爷v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