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臣服 > 第339章 好好学习,天天向上

第339章 好好学习,天天向上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真,卿犬觉得,这世上苦逼就是他。

    燕回说要补课,卿犬以为是开玩笑,结果再一问,他老人家是说真真真真……不是开玩笑闹着玩,是要正儿八经要补课,然后考试,说一定要考一张高中毕业证书。

    卿犬有种世界颠倒错觉,他站原地,一边狼狈擦着嘴角奶茶,把手里奶茶杯扔到垃圾桶,然后认真看着燕回,木然走到床边,伸手试了试燕回脑门,也试不出来热不热,卿犬扭头对着门喊:“医生!”

    值班医生随时待命,听到有人喊匆匆忙忙赶过来:“来了来了,请问病人有什么需要?”

    卿犬抬抬下巴,斜着眼睛看燕大爷,说:“你给我们爷量量体温,看是不是有点发热。”

    医生扭头看着卿犬正儿八经表情,赶紧去拿温度计消毒,然后给燕爷送回来了。

    燕回一眼就把医生瞪了回去,眼睛喷火对着卿犬飞刀,大怒:“死狗你想死是不是?!你给爷等着!”

    卿犬往前凑了两步,看着燕回为难问:“爷,您是说真?不是玩我?”

    “玩?”燕回猛扭着身体,想挣脱身上绳索,“看爷不打死你!”

    卿犬被吓急忙往后退了两步,然后他清了清嗓子开口,岔开话题:“爷,既然您说真,那我也得认真起来,我得先找些高中书……对了爷,您高中内容还记得多少?”

    燕回茫然:“高中?”

    卿犬擦汗:“那初中课本您还记得吗?”

    燕回大怒:“什么玩意?!”

    卿犬皱眉,确认似问了一句:“爷,这个也不记得?初中都不记得,怎么考高中?那还得从初中开始复习啊!”

    燕回抬头看着天花板,不理卿犬话,自顾说道:“反正爷要考试,要有证书。”

    卿犬:“……”

    这个就是卿犬任务,其他所有事都停了,卿犬绷着脸走出医院,一个人站医院门口“扑哧”一下笑出声,旁边人被吓了一跳,卿犬速绷住脸,半响再次发出“扑哧”笑声,然后他走到人少地方,面对着医院花圃里一个大树,扶着树干笑腰都弯下来了,有路过人还以为他是从精神病科逃出来了,绕着他速走过去。

    刚刚病房里时候卿犬就忍很辛苦了,这会不用忍,直接笑出声。

    笑完了,卿犬平复了心情,调整了下表情,走到车面前,跟司机吩咐了一声:“回去吧。”

    找全高中和初中课本还是挺费力,卿犬是辗转了一圈才知道雷过客女朋友是个书呆子,一般书呆子对书很重视,卿犬一问果然是从小笨那里找了书。

    这小笨是女孩子,比一般书呆子细心,从小学到大学书一本都不少,除去有些被人借走,该都,连笔记本都还保留着呢,而且书保存还挺好,书皮包了封面,扯去封面那书按照就跟似。

    按照燕爷吩咐,卿犬第二天早上如期出现病房,为了能安排一个高效学习计划,卿犬决定先测试下燕爷对高中课本内容,翻了下书,然后以数理化三门科目分别列了十道题给燕大爷做学前测试,一题十分,总计一百分。

    结果,三门全是零分。

    “……”卿犬什么话都没说,只是额头挂着三条黑线,他默默把高中课本放到了一边。

    放弃从高中复习计划后,卿犬又列了十道初中数理化题目让燕大爷测试,还是一题十分,总计一百分。

    结果,燕大爷蒙对了一题结果,但是没写原因,所以只得了五分。

    卿犬举着燕大爷答案认真看了看,然后抓狂了。

    依旧什么话没说,卿犬看了燕大爷一眼,速列了十道小学六年级题目给燕大爷做,结果,燕大爷得了二十五分,具体是确定答案写还是蒙对,不知道。

    卿犬呼出一口气,列了五年级题目,判分五十分,好歹接近及格了。

    燕回坐床上,腰和腿被绑带固定住了,不过两只胳膊可以动,他倒是想把身上绑带解开,结果绑带是绑床上,空手别想扯断,接口也是燕回胳膊绝对够不着地方。

    燕回发现卿犬没有像之前那样给他全打叉叉,有部分勾,知道那是对表示,得瑟了,“爷是不是很厉害?”

    卿犬:“……”

    放下笔,卿犬看着燕回问:“爷,您是要听实话还是假话?”

    “废话!”燕回理所当然说:“当然要听实话。”

    卿犬一边做着防范准备,一边说道:“十题对了五题,接近及格。但是爷,我刚刚给您老人家做后这个测试,是小学四年级题目……”

    话还没说完呢,燕回已经抓起一本书对着卿犬脑袋砸了过去,卿犬额前直接被砸了一个包,卿犬用手摸摸,还是鼓出来。

    燕大爷阴着脸,问:“你想死是不是?”

    卿犬默默把地上书捡起来:“刚刚测试表示四年级课程复习一下就行,不用刻意讲,讲课话从五年级开始,要不然直接讲初中不容易理解。”

    燕回黑着脸,问:“那,爷得什么时候才能拿到高中那个什么什么?”

    卿犬沉默了一下,小心防备着燕爷再次突然发飙打人,不动声色往后挪了挪凳子,嘴里说道:“如果按照学生上学时间来算,有寒暑假,从五年级开始话,少要六年才能拿到毕业证书……”

    “六年?!”燕回炸毛:“你当爷是什么?六年?六年那妞要是有孩子话,都满地打滚了!爷要那玩意有什么用?”

    卿犬这会明白了,是为了那女人,他垂着眼皮子,一本正经说道:“爷要是嫌慢,也可以跳级,这样可以加进度。”

    “跳级?”燕回伸手摸着下巴,“怎么才能跳?”

    卿犬替他打算,“只要爷能速掌握五年级六年级和初中课本内容,就可以速进入到高中阶段。爷又不需要考小学和初中,学会为目,如果爷能速学完,可以参加六月份高考,高考结束就能拿到毕业证书。”

    燕回勉强接受了这个听起来十分容易说法,“那就这样。”

    卿犬本来一听到这个任务时候觉得很苦逼,后来想想好歹燕爷是成年人,怎么着都比孩子好教,而且,这才五年级课程,也太容易了,白痴都会了,顶多一周就能教会。

    卿犬家庭教师生涯由此开始,燕大爷小学生身份因为确定,卿犬还列了个学习计划表,燕大爷表示会严格执行学习计划表上内容,补课计划正式启动,轰动一时笑倒一片。

    世上幸福事是什么?吃饭睡觉赚钱听人讲燕爷当小学生故事,燕爷补课事成了雷震那帮人茶钱饭后必谈话题,每次说起来一帮大老爷们都笑到肠子疼。

    这些人得意,日子过逍遥自,可卿犬日子就没那么好过了。

    一道应用题,卿犬扫一眼就能说出答案,结果燕大爷不会,非要让他讲为什么,卿犬耐着性子讲了一遍,结果燕大爷趴桌子上,咬着笔,把题目念了一遍后。

    卿犬听着这题目怎么这么奇怪呢?仔细一听,发现燕爷是这么念:“爷和小肥妞骑自行车……自行车?那妞会骑车吗?算了算了,就自行车吧,骑自行车从同一地点同时向相反方向骑……5小时后相距12。5千米。爷每小时行驶12千米,小肥妞每小时行多少千米?”

    卿犬:“……”

    然后燕爷从桌子上抬头看着卿犬直接吐出两个字:“不会!”

    卿犬伸手握拳:“爷,这题目我讲了五遍了。”

    燕大爷指着卿犬大怒:“讲什么玩意?爷都听不懂!”

    卿犬想打人。

    其实卿犬讲这些玩意也痛苦啊,他能一眼看出结论,看他用方法高级,也就是说卿犬是用高于五年级学生思维来说答案,但是过程他如果用他方法来讲,对于只有四年级水平燕爷来说,那是高深莫测过程,所以,他必须回头重温课本,选择适合五年级学生使用方法讲给燕大爷听,讲课不累人,寻找这种适合方法才累人啊。

    结果,卿犬拼着小命讲出来内容,燕大爷压根没听,也不知道是没听还是听不懂,反正题目列出来以后,燕大爷说不会,卿犬教了燕大爷一个星期以后,觉得自己再也不会爱了,有种心力交瘁感觉,这是他遇见笨又牛叉学生。

    补课进行时,周一晚上,卿犬突然带着一个小正太出现燕大爷病房,那小正太五官长特别周正,光看脸就很讨人喜欢,那眼睛鼻子嘴挑不出一点毛病,年纪差不多有十一二岁这样,乍一看眉眼间跟卿犬还有那么几分相似,就连表情也特别相似,脸上一点笑容都没有,绷着脸。

    燕回听到动静,被捆床上扭头看过去,说:“哟,看不出来你这小狗崽子还有这么大一个儿子,爷还以为你是个雏呢。”

    卿犬瞬间就暴走了,什么眼神啊这是?爷是地球人吗?他怎么觉得这就是外太空来火星人?他哪只眼睛看到这是他儿子了?忍着怒火,卿犬咬牙切齿说:“爷,您老人家能不能猜靠谱点?这是我弟弟!”

    燕回百无聊赖“嗯”了一声:“爷还以为是你私生子,原来不是,没意思……”然后抬头,“你把他带爷这里干什么?”

    卿犬让人把燕回床面摇竖起来,牵着那小正太手说:“我弟弟卿辰,今年十二岁,今年刚转来青一小学念六年级,成绩年级是前三名。辰辰,和燕爷打个招呼。”

    卿辰松开哥哥手,往前走了一步,“燕爷好。”

    燕回挖着耳朵看着那小正太:“前三名?”

    卿辰点头:“嗯,前三名,所以教你话一点问题都没有。”

    燕回猛挣动身体:“卿犬!你想死?!让一个小破孩教爷?”

    兄弟俩被吓赶紧往后退了一步,然后卿犬走到卿辰身后,解释:“爷,卿辰教你效果会比较好,他刚升六年级,五年级课程假期也复习过,而且他曾经帮助老师成立过辅导小组,他是他们班辅导小组组长,教人很有一套,爷不妨试试卿辰教效果,应该会比我教效果好。爷不是想早点学到高中部分?就应该什么法子都试试。”

    燕回沉默了一下,斜着眼睛看了那一本正经兄弟俩一眼,半响从鼻孔里发出一声:“嗯。”完了又咬牙切齿补充一句:“不准说出去,要不然爷割了你们舌头!”

    结果卿辰小正太辅导班成立第二天,正陪着燕爷病房补课时候,雷震推门进去了,抬头就看到卿犬一个人趴工作台上看法律方面书,燕爷正和一个小男孩趴病床中间横着桌板上,小男孩正一本正经跟燕爷讲一条应用题怎么做呢。

    雷震伸手捂住嘴,燕回没发现他之前,偷偷退了出去,关门声被燕爷听到了,不过没人承认,燕回又不能动,还没办法。

    当天晚上燕大爷手下那帮兄弟们都知道了,一个小学生给燕爷补课,笑倒一众人幸灾乐祸缺德鬼。

    蒋老头这一阵因为一件重要事北上了,十天后又赶了回来,结果一回来就听说燕回让人给他补课,蒋老头这差点没站稳,盯着留下来秘书追问:“什么?子归他又干了什么了?”

    秘书擦汗,他现进不去少爷病房,被赶了出来,然后他就听到有人说貌似少爷接受小学补课:“少爷真是补课!这个医院都传遍了……蒋老,您要不要劝劝少爷?都这么大人了,还真要去参加高考啊?这个……万一真考上了……”

    蒋老头有点傻眼,“补,补课?子归他补课?”

    秘书点头:“是啊,补课,听说还找了个小学生当家教了……”

    蒋老头急忙抬脚往病房走,卿辰白天要上课,只有晚上才会过来,现自然看不到,蒋老头去时候,燕回正坐床上拿了一只铅笔写家庭老师布置作业,卿辰同学说了,小学生只能用铅笔写字,写错了容易擦掉,如果用钢笔或者圆珠笔,错了只能划掉,这个会影响卷面分。

    听到有人声音进来声音,燕回抬头看了一眼,皱了皱眉头,不耐烦问了句:“你这老东西又来干什么?”

    蒋老头这是不放心啊,子归身上伤一天不好,他就一天放不下心,总要好了才行啊,蒋老头走过去:“子归,你这写什么啊?”

    燕回一脸懒跟这死老头说话表情,继续低头写作业,蒋老头过去扫了一眼,哎哟这写,简直是惨不忍睹,蒋老头就看到了两道题,结果燕大爷就写错了一对,蒋老头都想哭,这孩子是不是不适合学习啊?这几年级题啊?怎么做小学生题目还错成这样呢?

    燕大爷很认真,很严肃,怎么写怎么错。

    晚上小家教来了以后,全打了叉叉。

    燕大爷不高兴:“怎么一个勾都没有?!”

    卿辰扭头看向哥哥,卿犬直接用书挡住脸,什么都没听到,卿辰只好自己开口:“可是燕爷,你写没一个对啊。”

    燕回大怒:“爷怎么可能一个都没写对?你这眼睛留着是干什么?爷看你眼睛是不想要了!”

    卿辰被哥哥叮嘱过,吓不敢吭声,然后默默、违心把倒数第二题叉叉划掉,改成了勾。

    好歹被打了勾一题,燕大爷满意了:“这还差不多!”

    补课结束,卿辰同学和哥哥卿犬走出医院,卿辰同学扭头看着哥哥,说:“哥哥,我不想教燕爷了,太笨了,自己不会还要骂我,我不想教他了。”

    卿犬默默卿辰头,严肃说:“如果你不教,大哥就会死,你忍心看着大哥送死?所以你一定得教。”

    为了不让哥哥死掉,卿辰同学握拳,“好吧,我明白了。”

    卿犬这个无良哥哥缺大德东西满意摸了摸卿辰脑袋,为了他自己能过上安生日子,直接把自己弟弟奉献出来换取他好日子。

    这样话自然而然就传到了蒋笙耳朵里,蒋笙当时反应是自己听错了,怎么可能?燕回那人是什么人啊?开始演搞笑剧了?结果接连三次打电话过去,人家多说燕爷接不了电话,补课呢。

    蒋笙周六时候特地抽时间去了趟青城,结果正好赶上卿辰休息白天来给燕回补课,外面有人拦着不让他进去,不过敢真正蒋笙也没几个,蒋笙进去以后就看到燕回除了胳膊,其他地方都被捆着,坐床上和一个小男孩正对着说话,其实不是说话,而是小男孩给燕回讲题目,一眼看去,满眼红叉叉,蒋笙当时就蛋疼了,还真上课。

    蒋老头可愁了,蒋笙找他时候蒋老头一脸忧愁说:“这孩子还较真了,我就随口那么一说,我真是打发他,结果他开始补课!他这要是认真了,真去考了个高中毕业证书,人家姑娘要还不理他,子归这不是得恨死我?”

    蒋笙揉着太阳穴,还没从震惊中回过神,半响才开口说了句:“这个再说吧,他能坚持多久都不一定,如果这真坚持下去了,就说龙家人又改口,如果龙家真嫌弃他学历,就算真是弄到高中毕业证书那人家也不会同意。他弄到了高中,不定人家妹妹博士也毕业了,眼界高了也正常。”

    蒋老头叹口气:“现也只能这样了。”

    燕大爷青城丰功伟绩直接传到了龙家兄弟耳朵里,龙谷办公室接到调查报告时候,直接笑倒老板椅上,然后把这个笑话拿去给龙湛看,龙湛不屑一顾冷哼一声:“高中毕业?开什么玩笑,我可爱小怜才看不上他这种一身铜臭味只剩下钱东西!”

    龙谷擦汗,貌似他们家多东西也是钱吧。

    这事也就龙湛兄弟俩人知道,燕回任何消息都是瞒着展小怜,展小怜也不会刻意打听,她正向她说那样,正努力积极朝前看。

    展小怜身上伤已经基本没什么大碍,伤口愈合很好,因为一直又抹一种中医调制棕色膏药,效果很显著,枪伤伤口也没那么明显,除了长出肌肤有点发红外,周边地区小疤痕还真是被模糊了,龙谷还说如果到时候如果还有一点伤疤,就去激光去掉,反正不能留疤。

    休养这段时间,龙谷为她找了一个学生外教,专门用来纠正展小怜某些发音问题,展小怜学很认真。她本来学校里时候学就不差,因为鲜少又开口机会,所以除了发音并不不纯正外,对话方面几乎没有什么大问题。

    而且,展小怜胆子大脸皮也厚,不管说对不对,开口就敢呱呱呱,她一开口老师就知道她问题哪里,能及时帮她纠正。

    展小怜以前上学时候一直是班里老大难,老师心头病,原因就是她不配合,老师明知道这学生聪明,也知道她很容易就能考满分,可是她要当阿斗老师那是没办法。

    但是现不一样,首先就是展小怜学习态度端正了,她愿意学,人又非常聪明,一点就通一教就会,而且能记得住,很少会让老师重复讲一个问题,带她外教老师发现她进步突飞猛进,一天比一天明显,这对于老师来说是很有成就感事。

    两个月下来,展小怜口语已经让外教老师竖大拇指了。当然,这些只是日常口语,如果专业化东西,展小怜肯定还要继续学习才行,词汇量是个问题,她现只对是口语感兴趣,所以就专门练口语。

    相较于展小怜这个聪明脑袋学习进度,燕大爷那五年级课程真是被甩下了几条大街,燕大爷号称五年级数学学完了,语文完全不话下,结果卿犬出题考试,燕大爷数学得了三十二分,语文得了二十一分。

    卿辰同学没敢把这分数拿给燕大爷看,而是偷偷3另一边连接了另一个相反3,直接把分改成了八十二分,然后跟燕大爷解释,语文这东西学不学都那样,认得字就行,唐诗宋词什么,背再好到社会上也用不到,啥时想用了,“摆渡”一下谁都知道。

    而燕大爷对自己数学八十分成绩很满意,顺利进入六年级课程。

    卿犬知道以后,默默吐了十升血,继续趴桌子上看书。卿辰同学严肃开始为燕大爷讲诉六年级课程,为了给燕回讲课,卿辰同学不得不提前复习六年级课程,这样才能好为燕大爷讲课。

    结果卿辰同学自己学习进度飞前奔,很成了年级楷模,班上老师给他做了测试,结果是双百分,老师就觉得卿辰同学可以直接升学读初一了。

    卿犬知道以后,打算为卿辰同学办个跳级,为辅导燕大爷初中课程提前做准备。

    两个月后,卿辰同学关系掩护下,顺利进入青城一中初一班当插班生上学,而燕大爷依旧挣扎五年级和六年级分界处,欲生欲死:“这他妈什么玩意?好好一个池子好不容易灌满水,又把水放了干什么?放水时候拿表记一下时间不就行了?非得问爷要花多长时间,关爷什么事?”突然抬头对着卿犬方向喊:“卿犬!”

    卿犬抬头,“爷叫我?”

    燕回指着题目说:“明天去把写这个题目人找出来剁了喂狗,这不吃饱了撑?耍着爷玩是不是?”

    卿犬:“……”

    不会做就说不会做,不要找这么多借口行不行?

    展小怜后一次去医院做全身检查,结果很令人满意,主治医生笑眯眯跟龙谷说:“龙小姐身体可以说基本痊愈,因为没有伤到筋骨这些敏感位置,后遗症可能性很小,不过不排除阴雨天伤口位置会有隐约酸痛感觉,天冷时候要注意保暖,身体虚寒容易引发不必要疾病,龙小姐现状况可以说是恢复非常好,恭喜两位。”

    龙谷拿着展小怜体检报告,谢过医生带着展小怜回去,展小怜一路都是笑嘻嘻,小脸红润润,脸色看着特别好,有种白里透红感觉,龙谷伸手搂搂展小怜肩膀:“我们家小怜以后要保持身体健康,不能让人伤害到自己身体,知道吗?”

    展小怜点头,握着拳头嚷:“身体健康!”

    展小怜本来就是为了养身体,如今身体没什么问题了,出国日程就被提上来,龙湛为此还特地请了什么世外高人算了个黄道吉日,然后把展小怜出去日子定世外高人说日期里,展小怜对比表示十分无语,要不要这么迷信啊?

    龙湛其实不迷信,他就是纯粹为了展小怜才跑去求卦,还真捧回了而一个日子,展小怜看龙湛一片好心份上,点头答应了,这个日子就这个日子吧,反正她是无所谓。

    离开日子通知了展爸展妈,展爸为了跟湘江这边联系又不被人查到,特地买了一张匿名电话卡,就是买那种黑卡,不要身份证姓名登记,这样联系起来人家也查不多他这里,反正能想到情况,龙谷可以说全都想到了,就是想做到不留一个漏洞让人抓到。

    肯定是不能去湘江送了,不过展爸展妈也知道龙家兄弟对小怜肯定不用他们犯愁,就是没办法过去有点难过。

    龙美优本来是计划摆宴住一个月,因为身体各项指标毕竟稳定,所以展爸就想她多留几天,就是为了培养下父女感情,龙家兄弟商量以后同意她那边多住一阵子。

    龙美优展家被照顾真好,展爸展妈都特别小心,以前展爸展妈有没有课都不会往回赶,现不一样了,上完课肯定马上就回去,绝对不拖延,相对来说展爸课程要轻松一点,所以他跟龙美优接触时间是有了,开始那种隔阂依然存,只是淡了许多。现龙美优也能拿着一副纸牌跟展爸客厅里玩牌了,虽然她笨手笨脚拿着牌时候老往下掉,但是展爸耐性就特别足,就想对待小时候无理哭闹展小怜似一样耐性。

    龙美优回家消息经过传播,还传到了展家老家,展爷爷展奶奶打过好几个电话给展爸,就是让展爸带着龙美优回乡下一趟,说自己亲孙女回来了,要开个酒席庆祝庆祝。

    展爸肯定不敢带龙美优过去,龙美优从小环境那么优越,展爸展妈还担心她受不了农村鸡鸭狗粪便味道,很多东西展爸展妈都要顾忌,关键就是美优身体,这美优身体哪里能走乡下那些颠死人路上?

    展爷爷展奶奶都电话里哭,展爸还是一句话:“爸,妈,孩子身体真不好,如果去了万一出什么事都没有可以抢救措施……”

    展爸说是实话,现摆宴是有湘江医疗水平他才敢和展妈商量让美优回来住一个月,如果没有,他绝对不会那孩子生命开玩笑,以前展爸对展小怜方面就特别坚持,如今换到美优头上,他还是一贯坚持。

    展奶奶电话里嚷嚷:“哪有这么娇气?展卫你说你安什么心?我们这农村活一辈子都没问题,孩子怎么就不能来了?什么样身体到农村走一遭就要抢救?你这是诅你爹妈是瘟神还是诅孩子有事啊?”

    “妈,我不是说万一吗?”展爸都说累死了,一天三次电话往这边打,让带孩子回去。

    展奶奶听了儿子话,继续嚷:“万一?这一万个人里事就会落我孙女头上?轮到谁也轮不到我孙女。这么多年过去了,我跟孙女见一面都不行?孩子都不知道被人家教成什么样,当初我被那个扫把星给气都头疼……”

    展爸一听就知道展奶奶说扫把星是说小怜,气直接说了句:“妈!小怜是我女儿!”

    “女儿?”展奶奶冷笑:“她跟你有半毛钱关系?那是谁家野种谁知道?也就你这个傻子觉得那是你女儿……”

    展爸直接挂了电话。

    展奶奶把电话打到展爸手机上说,展爸接电话时候也是走到外面楼梯间,门半掩着,龙美优偷偷摸摸探着脑袋看着展爸,等展爸往回走了赶紧跑开。其实龙美优心里还是挺高兴,虽然她觉得自己身体没事,但是听到展爸为了她身体说什么也不冒险时候,龙美优就很高兴,心里有种她其实和展小怜一样,也是让爸爸妈妈很重视人。

    对展小怜来说,湘江和国外没什么两样,她本来适应能力就强,虽然很少有机会远行,但是展小怜还真没有怕过。

    第一趟出门,龙谷是要送她走,国家和机票都是龙谷定,学校也是龙谷联系,算是国外一个颇有名气学校,因为展小怜没有参加任何考试,纯粹是龙谷推荐过去,其实学校接受意愿不强,不过龙谷是那个学校毕业生,还算是颇有名气毕业生,为了让展小怜进去,龙湛还以龙谷名义给学校捐了个他收藏中世纪落地大钟,整点时候钟声一响,差不多能传遍一个学校。龙谷这面子大了,展小怜去那里上学一下子就容易了,不过前提是要参加入学前测试,通过入学测试就没问题。

    龙谷敢把展小怜打包带过去,就没担心她会通不过,不是升学毕业考,没那么大难度。

    龙湛亲自把龙谷和展小怜送到机场,眼泪汪汪看着她,就跟生离死别似:“小怜,大哥……大哥……”

    展小怜翻白眼:“大哥,我又不是不回来了,你哭什么啊?不知道人还以为这是干什么呢。”

    龙湛依旧泪汪汪:“大哥是舍不得小怜,我们可爱小怜要是外面被人欺负了,一定要给大哥打电话,大哥替你报仇……”

    龙谷和展小怜同时叹气,报啥仇啊?血海深仇啊?愁死人了都。

    龙谷赶紧插嘴打断:“大哥,小怜有时间会经常回来,实不想我们到时候去找她,还不是一样?你放心吧。”

    龙湛依旧伤心:“小怜怜,大哥会一直想你,出去记得给大哥打电话,要不然大哥会担心……”

    展小怜抿嘴不说话,龙谷伸手搂着展小怜肩膀,后面保镖提着行李箱就朝着安检口走去,龙湛一边伤心一边对着龙谷搂着展小怜肩膀手飞眼刀,死老二,放开小怜,放开我可爱小怜……

    通过安检时候,展小怜忍不住站住脚,然后回头看了一眼,龙谷站前方对她招手:“小怜,这里!”

    展小怜吸了下鼻子,抬脚朝着龙谷方向走了过去。

    龙谷上飞机之前给了展小怜一份试题,还没到目地展小怜已经收起来了。龙谷问了她一句:“小怜,看完了?”

    展小怜点点头:“看了,外国人真有意思,出题出天马行空,什么都涉及到了,挺有意思,要是我要参加是跟这个同等测试,通过应该没什么问题。”然后她讨好看着龙谷:“不过二哥,我要是通不过,你别骂我哈。”

    龙谷哭笑不得:“你还打算通不过了?”捏捏她脸:“放心,就算真通不过,二哥也有办法让你上学。”

    展小怜一听,放心了,她是啥都没有,但是二哥厉害啊,就没有他不懂东西。

    国际航班目地落下,展小怜下飞机时候眼睛直打架,顶着两只蚊香眼晕乎乎嘀咕:“二哥,我觉得好奇怪啊,我怎么看什么都这么糊呢?我觉得我睁不开眼了……”

    龙谷真是服了她了,搂着她肩膀往出口方向走:“有什么奇怪?时差问题,这个点是我们以前湘江时候睡觉点,小怜肯定睡跟猪似,你这还没倒过来时差,该睡觉时候你机场大厅,当然会困睁不开眼。”

    “哦,难怪了,”展小怜努力睁着眼,结果看到满眼金发高鼻国人,叽里呱啦相互交谈,肤色不同形态各异,男女老少高矮胖瘦。除了特征不同,其他和湘江是一样,大家忙忙碌碌做着自己事,母亲抱着熟睡孩子,男人拉着女人手,子女接送父母,成群结队朝着同一个目标走去。回家子女,远行客人,旅行游人,大声吆喝工作人员……原来哪里都一样。

    展小怜跟龙谷身后,心里琢磨着她这也算是看到了这么多活外国人了。再次打了个呵欠,眼睛又要闭上了。

    “小怜?这里可不是睡觉地方,”龙谷拍拍她肩膀,朝着前方停着车走去,“我们先去酒店调整时差,等时差调整好了,我们再去学校好不好?”

    展小怜哪有什么不好?点点头,随着龙谷走,到了车上就靠着后座睡着了,龙谷真是无奈了,得亏他这是来送了,要是不来,她是不是就出租车上睡着了?

    到了酒店,展小怜挣扎着到了客房,啥都没做,倒头就睡,龙谷真是服气了,这也行,鞋都不脱了。

    给她盖好被子,找两个人守她门口,龙谷踩着她对门住下。

    倒时差对于第一次经历展小怜来说还是挺痛苦,她睡昏天暗地时候人家外面人正忙忙碌碌忙着工作忙着生活,等到人家这些人晚上准备睡觉了,展小怜精神抖擞起来了,就跟吸血鬼打算起床活动似,深半夜跑去敲龙谷门,偷偷摸摸小声喊:“二哥!二哥!”

    龙谷过来开门,一看就是还没睡醒,“小怜?醒了?”

    展小怜缩着脑袋跑进去,然后往龙谷床上爬:“二哥,我睡不着了,不知道我是激动还是怎么着,反正我睡不着了。”

    龙谷跑去洗了个脸,陪着展小怜说话:“应该是到了环境,神经比较兴奋。不过小怜,你现要是不睡,明天早上起来你还是很痛苦,因为你会发现你很困,很想睡觉。”

    展小怜苦着脸,“我知道啊,可是我睡不着怎么办啊?”

    龙谷笑了笑说:“按照二哥经验,睡不着也要闭着眼睛躺床上,哪怕躺一夜,第二天早上起来也会好很多,顶多一天就能倒过时差要不要试试?”

    没办法,展小怜只好按照龙谷说办法回去继续睡。

    第二天展小怜是被敲门声吵醒,她抓着头发爬起来跑去开门:“二哥?”

    龙谷已经衣冠楚楚出现她面前:“小怜,起来了,我们去学校报道。”

    学校不是封闭式管理,管理风格上很开放,龙谷算是考虑了各种方面才选了这个学校,对于他们兄弟几个来说,展小怜怎么样都行,反正女孩子不能太累,她想学什么都行,反正又不指望她以后拼命赚钱养家糊口什么。

    展小怜不住校,龙谷自己就不喜欢住校,所以自然而然给展小怜学校附近一个高档住宅区租下了一个公寓式套房,里面该有布置都有,就连照顾人都是华人女仆,为了安全起见,龙湛还把人家家底都查了一遍,生怕展小怜这里受到虐待什么。

    展小怜有种风中凌乱感觉,她是来上学好吧?为什么她现有种就是来享受感觉?

    刚来时候展小怜对什么提不起什么劲,都是龙谷跑,龙谷也发现了她情绪问题,不过一直都没说,他答应小怜了,不会因为她情绪波动就紧张,龙谷就相信展小怜肯定能自己调节好。

    生报道,展小怜直接被人安排去做测试,半小时以后她就乐滋滋跑出来了,“二哥,我做完了。”

    龙谷手里拿着一整套入学流程表,往展小怜手里一塞,“走,跟二哥熟悉环境去。”

    学校有它特有风格,造型优雅大方教学楼,教学楼中间形状特殊雕塑,喷泉口是圣母手中托着净瓶,正往下源源不断倒着水。校园里树木繁多,这个季节正是枝叶郁郁苍苍时候,走校园里,展小怜有种她是走动画片风景画里感觉,她笑嘻嘻看着龙谷说了句:“二哥,我突然有种女主角感觉啊。”

    龙谷忍不住笑:“傻丫头,你本来就是。”

    展小怜撇嘴:“不是,一直都不是,傻妞才是呢。”

    龙谷看着他,调侃着说:“哟,二哥刚发现,我们家小怜也有自卑时候,是觉得人家比你好看?”

    展小怜跟龙谷坐校园路边长椅上,指着远处来来回回各色年轻姑娘们,托腮撇着嘴嘀咕:“二哥看到没?都是美女,看来我想这里钓个金龟婿是有难了。”

    龙谷真是哭笑不得,“可是二哥觉得我们家小怜也是美女啊。”

    展小怜摊手:“既然二哥坚持这么说,那我就勉为其难接受这个称号吧。”

    学校里走了一圈,按照龙谷拿给展小怜流程,把该领东西都领全了,也没学校多留,直接跟龙谷一起回家,路上展小怜就忍不住跟龙谷说了:“二哥,你有没有觉得我这生活条件太好了?你说我每天上学都有车接送,是不是不太好?”

    龙谷摊手:“没什么不好,每个学校都有这种学生,这个学校也有,只不过我们小怜是这些学生里一员罢了。国内国外其实都一样,有好学生有坏学生,有性格和善学生也有性格刁钻学生,你这里碰到情况,将会和你国内碰到一样,要说有什么不一样,那就是人种不同。国外,排斥华人和黑人是情况虽然少了,但是还是会有,小怜,可能不知道什么时候,你就成了别人敌人,所以,你要学会面对学会处理,而不是躲避。”

    展小怜摊手:“人家看我不顺眼,向电视里不良少女一样,把我捆起来打一顿我怎么处理?我哭爹叫娘都没有办法。”

    龙谷笑不行,:“你说你这家伙怎么一想就想到这些呢?没事,二哥给你留了三个人……”

    龙谷话还没说完呢,展小怜立刻警惕看着他说:“是不是又是那三个打泰拳人妖?”

    当初那三个人妖是展小怜对着龙谷嚎了好多天才让龙谷给撵回去,一个那样保镖就够引人注目了,结果是三个,到哪都焦点,展小怜真是服了,哪有当然保镖是那造型啊?一个个人高马大就算了,还偏偏是化妆浓妆穿着女装,人家是奔着美人看,结果一看到喉结全吓跑了,要是想干点什么,还没靠近呢,就被人发现,这目标也太大了,想低调都难啊。

    龙谷一看她恐怖表情,伸手扶额:“看来那三个人给小怜留了不小阴影啊,二哥知道你不喜欢,所以这次换了,你看了应该会很高兴。”

    展小怜对于她几个奇葩哥哥做事已经完全不报希望了,无精打采跟着龙谷回去,结果发现公寓里站三个青春可爱美少女,关键是,这三个人还是一模一样面孔,连服装打扮都是一样,一看到展小怜和龙谷,那三个美少女立刻动作整齐划一对着展小怜拍手:“哟——欢迎小主人回家哟!”

    展小怜目瞪口呆,指着那三个姑娘问龙谷:“二哥,你能不能告诉我这是什么?”

    龙谷一击掌,笑意盈盈说:“她们叮当小姐妹,大哥收藏很久了,本来他是打算把这三个小姑娘作为小怜嫁妆一起送给小怜,不过大哥觉得现他不身边,总得有人要照顾你,她们三个还都是年轻人,现派过来跟着小怜适合不过了,所以就把她们提前送过来了。”

    展小怜面部表情抽了好几下:“难道这就是二哥说留三个人?”

    龙谷点头:“是。”

    展小怜默默走到沙发上,跪沙发上,一边用脑袋撞着沙发背一边小声说:“我给跪了!我这奇葩哥哥啊……”

    龙谷:“小怜?怎么了?”

    展小怜走回来,“二哥,我觉得三胞胎走路上时候回头率高啊?这个不是吸引色狼来欺负我们嘛?”

    龙谷举起手晃了晃手指:“哟,小怜放心,她们可是很厉害。”

    三个小姑娘立刻动作一致异口同声说了一个字:“哟——”

    然后三个人就跟杂技团团员似,动作一致集体翻了个凌空跟头,展小怜看到她们翻滚头时候小内裤都露出来了,她张着嘴,半天都没说出一句话,然后扭头看着龙谷:“二哥二哥,你看到了吧?”

    龙谷点头:“看到了,分别是粉色、蓝色和白色。”

    展小怜炸毛,指着三个小姑娘嚷:“我不是说内裤颜色,我是说她们精神不正常!”

    龙谷干笑:“怎么会?她们就是欢脱了一点,很正常。她们可是从六岁就开始练武,一直练到现,而且,她们精通三国语言,照顾小怜是非常适合。”顿了顿,龙谷伸手推了下眼镜,似乎有点惆怅说了句:“不过,听大哥说,她们也有弱点。”

    展小怜精神都要崩溃了,机器人似扭过头看向龙谷:“弱点?我看着她们都无敌了,哪里来弱点?”

    龙谷皱眉托腮,一本正经说:“女人嘛,每个月总有几天,她们弱点就是那几天完全不能动,因为常年练武,各种生冷不忌,所以容易血崩,每到那几天她们就会集体趴窝,还需要人照顾,关键是,她们时间是一样,所以小怜每个月都会没有保护……”

    展小怜抓狂:“二哥,你是男人,你能不能不要这么一本正经说女人话题,你知道什么是血崩啊?!”

    龙谷托腮思考:“小怜,你别搭理二哥,二哥偶尔也会间接性抽风,特别是看到美女想泡时候……”

    展小怜立刻指着三个小姑娘对龙谷吼:“二哥!她们样子一看就是未成年,你绝对不能染指她们,要不然,我们就断绝兄妹关系!”

    看着展小怜炸毛样,龙谷大笑出声:“傻丫头,二哥逗你玩呢,看看我们家小怜炸毛样子真可爱。”

    展小怜阴着小脸,速把三个小姑娘推上楼:“都上楼去,别往我二哥面前凑,小心他潜你们!”

    龙谷干笑:“呵呵,小怜,二哥哪有那么恐怖?”

    展小怜直接吼了一句:“恐怖!”

    ------题外话------

    打个滚,渣爷表示渣爷v587不解释,胖妞妞们眼睛瞪大往首页榜看,渣爷收了懒筋后上榜,掐腰得瑟,票票票票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