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臣服 > 第340章 无妄之灾

第340章 无妄之灾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入学一周,展小怜已经速融到了学校生活里,班里学生来自世界各地,主要生源地是本国学生,展小怜算是班上仅有两个亚洲区学生里一个,整天打扮就跟小公主似,装模作样还挺讨人喜欢,展小怜装起来还挺像那么回事。

    因为每天都有豪车接送,班上同学私底下都说这个叫莲·龙女孩父母要么大官,要么是个富豪,那生活条件就不是班上其他人可以比。而且,展小怜入学考试不算特别好,就是那种过关且中等样子,其他再没有资料信息可以查,档案是学校建,有些人因为好奇而偷偷翻了展小怜资料,结果发现她资料非常简单,来自湘江,家里有三个哥哥,一个姐妹,家境富裕生活无忧,没有其他详细资料了。

    展小怜好人缘她有意接近大家以后很发挥了重要作用,一周下来,班上每个人都能跟她打两声招呼,而且很,展小怜开学两周后,被校友和班上男生搭讪了很多次,难得出现漂亮东方瓷娃娃,还是很吸引人眼球,重要是,这个活泼可爱瓷娃娃似乎是个有钱人。

    其实不论国内国外,人都一样,有钱别人就会围过去,即便占不到金钱上便宜,人脉上便宜也是能占得到,展小怜家里条件好很多人都知道,除了奔着她这个人,金钱上因素是必不可少。

    下课铃响,展小怜收拾书本准备回家,后排一个金发碧眼男生立刻从身后大方打招呼:“嗨!莲!我们晚上要出去聚会,你要一起吗?”

    展小怜对着摊摊手,“抱歉啊杰瑞,我哥哥还没走,我必须按时回家,否则他会不高兴。”

    叫杰瑞男生一听是哥哥,无奈耸耸肩,听说东方姑娘哥哥们都很反感有人缠着自己妹妹,觉得那是骚扰,这种情况下要是死缠烂打,很可能会被莲哥哥揍一顿,

    对于金发碧眼美男帅哥们,展小怜其实并不感冒,可能这跟家庭教育有关,展爸还好,不过展妈绝对受不了展小怜带回去一个黄毛,不管这黄毛是好看还是不好看,只要是黄毛肯定就不行,所以展小怜也从来没打算跟黄毛帅哥们深交。

    展小怜对外国人接触那都是看电视或者是闻,总觉得外国人都是那种男女碰面一次不定滚床单,所以一旦有黄毛靠近,展小怜就紧张,忍不住想着这人是不是没按好心?

    回家以后展小怜就跟龙谷说这个,把龙谷给笑个半死,“小怜,这就是你偏见了不是?二哥不是跟你说过?不管是哪里,都会有好人坏人穷人富人,有人接近你是喜欢你,有人接近你是害你,所以你要自己判断哪些是喜欢你,哪些是害你。”

    展小怜伸展四肢,往沙发一坐,嘴里说了句:“我知道啊,我这不是也改吗?”

    对面房间里,那叮当、叮叮、当当三个小美人正对着电视一起跳操,经过这一周观察,展小怜算是发现那三个小美人为什么会那样,因为她们三人特别喜欢亚洲一个超级天团,天团成员就是三个美少女,只不过她们不三胞胎,三个小姑娘一旦闲下来,就会放一下那个天团歌舞影像,然后三胞胎一边对着电视唱歌一边学着她们动作跳舞,默契程度绝对比那天团成员要整齐,抬手踢腿动作还标准,三个人手脚,她们做起来就跟一个人做似,展小怜想不佩服都不行。

    展小怜听到对面音乐声又响起来了,走过去伸手关门,隔音效果一流,关了门就听不到吵了,龙谷笑眯眯看着展小怜:“小怜,你这边稳定了,我过两天也要回去了,我不能一直待这。”

    展小怜一边捧着盘子吃葡萄一边说:“我知道啊,我还说要问问你打算什么时候,我都开始上课了,你一直,我老觉得你不会走了。二哥要不要留下来啊?”

    龙谷笑着问:“小怜真要二哥留下来?”

    展小怜一听急忙摇头:“千万别,二哥要是真留下了,我怕我住公寓会被人围攻,万一我们学校所有女生都来找你,我就惨了。”

    龙谷擦汗:“二哥给小怜印象就是这样?”

    展小怜不客气说了一声:“比这个差。”

    龙谷叹气:“都是大哥给败坏……”

    展小怜斜眼看他:“别赖大哥,是我自己这么长时间发现。”

    龙谷听了直叹气,跟展小怜商量了下,龙谷定了回去日子,临走之前让管家把家里所有仆佣都召集到一块,专门开了个简短小会:“小姐衣食住行,我不希望小姐有需要自己动手,她时间是用来学习,小姐需要必须首要完成,她吩咐任何人不得违背,否则会被辞退,虽然公寓只有小姐一人常住,但是你们必须打起十二万精神才行,不要以为小姐不或者没看到就偷懒。另外,”龙谷转身看着叮当三姐妹,“小姐安全你们必须全权负责,我不管你们是三个人还是两个人,我要求是小姐出行,必须有人陪同。”

    “哟——”小美人们异口同声整齐划一答应:“听到,保证完成任务!哟——”

    展小怜翻白眼,继续翻,能不能别这么搞笑啊?还有二哥,她都这么大人了,是小学生吗?摆脱能不能别让她有种还需要人呵护感觉?

    展小怜把龙谷一直送到机场,“二哥,我又过不了安检,我就不过去了哈。”

    龙谷对着她摆摆手:“回去吧,二哥又不是你三哥,到哪都找不到路。”

    看着龙谷过安检,展小怜抬起手臂跟她挥挥手,然后慢吞吞三个小美人和两个男保镖陪同下回去了。

    回去路上展小怜跟三个小美人聊天:“叮叮当当小叮当姑娘们,你们是哪里人?”

    “哟——”三人同时撅起红艳艳嘴,异口同声说:“小主人人!”

    展小怜擦汗,自语了一句:“果然不能把她们当成正常人沟通。”

    回公寓以后三个小美人又去学跳舞了,展小怜给龙湛打电话:“大哥,是我啊!”

    结果展小怜忘了时差,龙湛正搂着小明星情人睡觉,他没醒他小情人醒了,跟龙湛用情侣手机,铃音都一样呢,迷迷糊糊拿过来接听,“喂?”

    展小怜脸一下子就绿了,“那个……这个是龙湛先生号码吗?”

    小明星急忙打开灯一看,发现自己拿错了,顿时一头汗,龙湛讨厌事情之一,就是别人擅自拿他电话,小明星自己也很注意,毕竟她是演员,龙湛根本就没对外宣传过两人关系,她也不敢擅自做主利用这个制造绯闻,结果她拿错了电话。

    展小怜看了看电话,没声音了,“喂?不好意思,我打错了。”

    挂了电话,展小怜重看了看号码,没错啊,挂了电话才起来有时差,她现打过去大哥睡觉啊,那女肯定是他女朋友了。

    叹口气,展小怜对于自己哥哥同时有两个女朋友事表示十二万分鄙视,看看时间,下午一点,周末学校休息日,展小怜拿了相机,背了个小背包,带着钱,头顶上还带了顶粉红色小帽子,打算附近转转,拍点照片什么。

    管家一看她一个人,急忙奔了过来:“小姐,您要去哪啊?”

    展小怜一边摆弄相机一边说了句:“我就是附近转转,拍几张照片。”

    管家立刻让人把叮当小姐妹喊下来,然后跟展小怜解释:“小姐,您是东方人面孔,还是要人陪着比较好,这一片住是这个城市经济条件相对宽裕人家,所以以前发生过有人专门盯着出入这里人做坏事。”

    展小怜一听明白了,点点头:“我知道了,放心好了,我会注意。”然后扯着脖子喊:“叮当小姑娘们,出发啰!”

    除了三个小姑娘,还有另外两个本地保镖一起跟着,一行六人,队伍声势都挺大,管家这才发现放心。这世道仇富人还是挺多,特别是那些日子过不好人,看到别人生活除了羡慕妒忌恨,加会走极端。

    其实龙谷自认现给展小怜安排这些都是很低调,要是他想高调,能折腾个小城堡出来让展小怜住里面,就是考虑到低调,所以才外面租了一个公寓住。

    艳阳高照,太阳照身上也没有特别炙热感觉,风吹草地,一边小草跟展小怜点头,展小怜拿着相机咔嚓咔嚓照相,路上不乏搭讪人,不过都被那两个男保镖吓跑了,倒是三个小美人,老有人跟她们搭讪,展小怜叹气,就说嘛,找这么漂亮小姑娘当保镖,不就是吸引色狼吗?

    对面直接走来一个背着包男学生,看衣着打扮肯定是哪个大学学生,虽然穿制服和展小怜发是一个学校,可学校里有些男生穿着看起来还是挺好看,但是不知道为啥,他穿身上就显得有点邋遢,走路时候脸上没有表情,有点木然样子。那男学生路过展小怜时候抬头看了她一眼,然后速离开,展小怜站住脚,回头看了他背影一眼,心里对于异国他乡还能碰到东方人面孔总会觉得亲切,不过人家就看了她一眼就走了。

    其实,展小怜回头看原因是她觉得那张东方人面孔脸她看着有点眼熟,她皱皱眉头,想从过脑子里过滤一个和那张一样脸,看看自己是不是哪见过,结果完全没找到和那张一样年轻脸。

    展小怜抬脚往前走,没想起来,然后拍拍脑袋,估计是因为刚来国外缘故,所以眼睛里看人都差不多。

    周围公园和林子里转了一圈,拍了不少照片,然后大家一起回去。

    周一上学路上,坐车里展小怜托腮看着窗外,突然看到路边有一个人一边走一边吃着早餐,穿着学校统一发放制服,因为走路姿势她记得,仔细一看,发现就是周末时候看到那个,看行走方向,八成也是那个学校。

    学校里生活说单调也不单调,说不单调又单调,展小怜不喜欢参加社团活动,所以她认识人也不多,除了自己班上,就没有其他,虽然有不少男生跟她表白表示好感,不过要是国内,展小怜肯定是要去蹭饭骗饭,但是这国外她就不接受,主要是她心里认知影响了对国外男孩客观判断。万一给她下了啥药拍个果照什么,她哭都哭不出来。

    虽然对外国帅哥保持高度警惕心,不过,展小怜对东方面孔没啥抗拒力,特别是跟她一个国家来。

    展小怜左脚踩右脚,一副小女生接受人家表白害羞样子,低着头轻轻晃着身体,对面站着一个局促不安男学生,很年轻,长很清秀,典型东方人面孔,他低着头,红着脸,身体有点瘦,不过看起来还算结实,说话时候结结巴巴:“莲,莲,我,我我叫叶,叶凯,凯文,是,是是外籍华人,我,我我能不能邀请你吃,吃晚饭……”

    展小怜抬头看了他一眼:“要是单纯吃饭,当然可以啊,不过,你打算请我吃什么啊?”

    说着,展小怜抬脚往校外走,叶凯文急忙跟着她一起走,一边侧着身子看着展小怜跟她说话:“莲,莲小姐,你,你你是答应了是不是?”

    展小怜点头:“算是吧。不过,”她回头看着他说:“要看你请我吃什么了。”

    叶凯文一听,顿时眼睛一亮,“真,真?”

    展小怜再次点头:“嗯。”

    叶凯文顿时原地跳了一下:“太,太好了!”

    作为学校极少有东方娃娃,那些专门把目光对准低年级小姑娘学长们老把这一届生情况了解清楚,展小怜算是这一届里引人注目,看惯了千篇一律金发碧眼美人,展小怜出现就像是打破千篇一律规则一样。虽然学校里也有其他东方女孩,可是不化妆都漂亮可爱女孩毕竟是少数,那种只顾着学习女孩如果长再普通,那就是无人问津了。

    至于展小怜,每天打扮漂漂亮亮,对谁都笑眯眯,颇受欢迎,开学到现,还没几个人邀请成功,这个华裔男孩算是第一个。

    展小怜走到车旁边,回头看着他说:“我要先回家,你呢?”

    叶凯文指了指另一边一条路,说:“我,我也要先回家,我,我可以去接你吗?”

    展小怜伸手摸下巴,“恐怕不行,管家会把你赶走。”

    叶凯文瞬间红了脸:“那,那我要怎么,怎么联系你?”

    展小怜斜着眼睛看他一眼,眼睛落他上衣口袋里,说:“把你手机号码给我,我会跟你联系。”

    叶凯文接连眨了好几下眼睛:“你会联系吗?”

    展小怜点头:“嗯,应该会吧。”

    叶凯文又问:“那几点会联系?”

    展小怜想了下:“五点半吧。”

    叶凯文立刻把自己号码报给展小怜,展小怜点点头,说:“好了,我记住了。晚上见!”

    叶凯文眼睁睁看着展小怜上车,司机启动车辆,开走了,他往前走了两步,结结巴巴自言自语:“那,那你呢?”

    展小怜上车以后就把号码输到手机里存下,然后继续托腮看着窗外。

    管家听说展小怜要出去约会,有点急了:“小姐,龙先生关照过,您不能随便出去,特别是晚上,而且,您不了解现年轻人,他们经常会做些坏事。”

    展小怜笑嘻嘻说了句:“我没有随便出去,我这不是跟你说了吗?再说了,我看人眼光不好那么差,那就是个小傻子,好不容易有出去蹭饭玩机会,我当然要去。”

    管家肯定说不过展小怜,后没办法,只好让她去了,反复叮嘱小叮当姐妹和另外两个男保镖,让他们早点带展小怜回来。

    到了约定时间,展小怜果真给叶凯文打电话,叶凯文是电话里欢天喜地:“莲,莲!我,我我找到好吃,地方了,你,你应该会,会会喜欢,我我我……我们去海天浴场,晒,晒月光浴怎,怎么样?”

    展小怜听他说话都急死了,等他说完了,展小怜额头瞬间挂上了几条黑线:“海天浴场月光浴?”

    不是说好就是吃个饭吗?海天浴场月光浴,亏他想得出来。

    叶凯文一听展小怜这样说,急忙开口:“莲,我,我开玩笑,那……烛,烛光晚宴怎,怎么样?”

    展小怜额头黑线又挂了几根:“烛光晚宴?”

    叶凯文身边似乎有军师,因为每次展小怜用疑问句反驳回去以后,他都会捂着电话几秒钟,叶凯文一听这个也不行,赶紧改口:“对,对不起,我,我们去喝,喝一杯咖,咖啡怎么样?”

    展小怜脸色这才好看一点,“好吧,咖啡馆地址给我,我过去。”

    展小怜纯粹是两点一线生活给闲,要不然她绝对不会出去,那小子看着特别老实,跟她说话脸都红,结果提议还真不靠谱,也不知道是他那个缺德朋友给提议。

    去海天浴场肯定要穿泳衣,这是要看她身材有没有料?第一次约会就这么视觉系,出主意这家伙绝对不是好东西。

    还烛光晚宴,晚宴肯定要穿礼服,还是看身材,不要脸东西。

    展小怜手机很收到叶凯文短信,司机把展小怜送过去,叶凯文换了制服穿着一身白色西装,紧张站门口,展小怜下车,叶凯文结结巴巴说:“莲,莲,我,我很高兴,高兴你能接受我,我我邀请。”

    展小怜伸手挖了下耳朵,她真听着急,这孩子到底是因为看到她紧张,还是说话就这样啊,忍不住问了句:“凯文,你说话能不能别打结?我听着累。”

    叶凯文脸红瞬间涨到了脖子下面,“对,对不起……”

    展小怜凑到他面前:“哦,你就是这样?抱歉,当我没问过。”

    叶凯文抬头:“莲,你,你还要跟我约会吗?”

    展小怜指指咖啡:“来都来了,空着肚子回去多不好意思?怎么不去啊?走吧。”

    三个小美人挤一辆车后车窗里,小脸都被挤皱了,争着瞪着叶凯文,只要发现一点不对苗条,就打算冲出去把那小子打死。

    约会时候展小怜发现叶凯文是真结巴,越紧张结巴越,平常还好一点,跟他说话没别,就是急死人。不过叶凯文除了结巴,其他方面真没啥问题,人长一般,还偏瘦,但是品学兼优乐于助人,身高不算特别高,不过听他说以前也是学校主力棒球队员,是自己以高分考入这个学校,跟展小怜这种关系生完全不是一个档次。

    第一次约会真是耗了展小怜心力,别不说,就听他说话就急死了,这话肯定不能跟他说啊,回去以后展小怜就往沙发上一躺,嘴里说了句:“我再也不出去约会了……”

    可是这个约会对叶凯文来说却是成功,这算是他从小到大唯一邀请女孩子约会成功一次,以前人家一听他说话是个结巴,根本就不会给他机会,结果展小怜答应了。

    当然,展小怜也是个缺大德,她一直以为叶凯文跟她说话结巴是因为他紧张,也确实有人一紧张说话就打结,约会过程中才发现叶凯文他就是个结巴,结果后悔都来不及了。

    展小怜觉得,她国外第一次约会就这样ver了,结果第二天,叶凯文又出现她面前,红着脸送给她一份礼物,说是感谢她昨天晚上跟她一起出去约会,展小怜回家打开一看,发现是一个胸针,还挺好看。

    展小怜觉得这下总算消停了,结果一周后,展小怜下课正要出校门,叶凯文又出现了,低着头红着脸又邀请展小怜出去约会。

    展小怜头也不抬说了句:“不行,我今天晚上有事,不能外耽搁。”

    叶凯文跟着她脚步走:“那,那明天,明天晚上呢?”

    展小怜摇头:“明天也不行。”

    叶凯文又问:“那后头晚上呢?”

    展小怜停下脚步,扭头看着他:“全部没有时间。”

    叶凯文听出来,展小怜就是不愿意跟他约会了,“莲,莲,你是,是不是,是不是讨厌我?是不是嫌,嫌我丢脸?”

    展小怜想了想,实话实说:“这倒不是,我是觉得跟你说话累慌,就这样,拜拜。”

    展小怜转身走了,叶凯文站原地没动,看着展小怜背影,手里书噼里啪啦掉了地上。

    之后,叶凯文总算消失了一阵子,展小怜也松了口气,跟龙谷打电话时候还说了这事呢,龙谷安慰她:“没事,慢慢挑,挑顺眼就,别长歪瓜裂枣也将就啊。”

    展小怜叹气:“什么歪瓜裂枣啊,我是不打算找长太好,我是发现了,只要男人长好看,就每几个好东西,有钱有势男人就不是好东西,长一般好歹不会乱花心吧?我倒不是嫌弃人家长不好看,我是觉得这沟通起来可累了,哎,我这命啊,苦!”

    龙谷笑:“苦什么苦?我们家小怜命才不苦。”

    展小怜嘟嘴:“那我怎么就没碰到好人呢?就是碰到二傻子,也有脑抽时候……还海天浴场月光浴呢……”

    龙谷干笑:“总会碰到好,小怜可别忘了,大哥这边还有一堆人后备军呢。”

    展小怜抬头看天,“大哥……我还是不考虑了!”

    周六周末,展小怜带着小叮当三姐妹出去逛街,还买了一堆东西,小叮当小姐妹就是出去招人眼球,其中有一个人看到什么好玩东西,其他两个人肯定会跟她一起做出整齐一致动作,“哟——”

    展小怜每次都被雷躲远远,生怕让人把她也划到三姐妹行列里去。

    “哟——”叮当伸手指着路边造型别致路灯架子,说:“南瓜!”

    叮叮、当当同时指着那玩意一起喊:“哟——南瓜!”

    展小怜赶紧提着手里东西往边上站,结果脚还没站稳,突然从背后伸出一双大手,直接捂住展小怜嘴,往后一拖,把她整个人都拖了起来朝车里后面一塞,直接开走了。

    叮当扭头看到了,伸手指着那车尖叫一声:“哟——小主人!叮叮,追——”

    话音一落,就看到三胞胎里一个突然跳个人群,撒腿就朝着那辆车追去,另外两个挤过人群,朝着停后方车跑去,车里保镖哪里会想到大白天还真出事了,急忙发动车辆跟着追过去。

    展小怜胳膊上还套了好多今天买东西袋子,一个都没舍得扔下,嘴巴被人捂嘴,就露出鼻子和眼睛,黑漆漆大眼珠子这边转转,那边转转,一动不动十分配合。

    车上人都是金发碧眼外国男人,一个个身强力壮,正放松用英语交谈,其中一个无意中一扭头,突然吓了一下:“哇靠!那女孩是个怪物!”

    前面人一听,纷纷扭头,结果就看到刚刚那三个美少女其中一个,正以机器人一般均匀速变态速度紧紧跟车后面,随着她动作,头发飞了起来,她耳朵上挂着对讲机也清晰可见,那女孩一边跑,还一边对着对讲机说话:“哟——追上!车牌号码是……”

    展小怜眼珠子还是滴溜溜转了一圈,依旧配合一动不动。

    车里几个人被那女孩追毛骨悚然,其中一个掏出把手枪,嘴里说了句:“直接把她干掉……”

    展小怜猛睁大眼睛,原本十分乖巧人,那人探头开枪时候猛抬脚一踹,子弹打偏了,叮叮美少女看着子弹从自己脚下弹起,“哟”了一声,突然眉毛一挑,露出一脸怒容,随着她嘴里发出怒吼,奔跑速度瞬间加。

    车里人目瞪口呆:“那是哪里来怪胎?”

    挨踹男人揉着屁股瞪着展小怜,“这小妞还挺野!”

    展小怜抿着嘴,又老实了,司机被催促加速,突然车顶传来一声响,接着从后车玻璃位置倒垂下一个人头,叮叮美少女脑袋垂那里,对着展小怜喊:“哟——小主人!”然后对着里面男人大喊:“把我小主人还给叮叮!哟——”

    展小怜眼睛瞪圆圆,嘴巴被人捂着也说不出话,她怎么觉得有点做梦感觉,一群神经病围绕她周围,她完全分不清东南西北,她努力想了想,真没做坏事,那为啥有人要绑架她?难道真像是管家大叔说,有人盯梢富人区人,然后抢劫勒索?展小怜泪流满面,她这算不算无妄之灾?

    也不知道要去哪里,反正叮叮美少女就一直趴车上,先用手砸玻璃,手疼了,脱了脚上鞋,拿鞋跟砸。

    展小怜本来还替她捏把汗,提心吊胆,结果叮叮折腾了一通后,展小怜完全淡定下来,被人捂着嘴,还有心情打呵欠,半眯着眼,这就打算睡了。

    车突然停下,他们一幢带着大铁门深灰色建筑物面前停了下来,刹车后展小怜被惯性给冲醒,车门被人拉开,车顶上那位也速跳了下来,与此同时后面追过来车也停下,展小怜被人拉下车。

    三个美少女聚齐,速冲过来把围着展小怜两个彪形大汉给打翻地,展小怜这才有机会看到三个小姑娘有多厉害,虽然个子不高,年纪看着也不大,不过毫无疑问,三个小姑娘腿功非常好,并且每个人都能从各种刁钻角度踢人,力量上占不到优势小姑娘们绝对充分利用了道具,被她们脚上穿鞋踢到大汉,没有一个能当时爬起来,大多都是挣扎了几下后,躺着不动,就跟中了什么毒药似。

    展小怜瞪大眼睛站原地,然后嘴里拼命喊了一声:“停!”

    三个美少女速停了下来,并且以一个完全练武人防备姿势把展小怜围着中间,有人角落偷偷掏枪,靠近那人一个小姑娘突然“哟”了一声,抬起一脚,对着那人掏枪手一脚踢了过去,她鞋尖上那个尖端突然和鞋分离,连着一脚银色细线,对着那人飞出去,打那人手上,她动脚跟,鞋尖自动收了回来,歪了,她弯腰伸手把鞋尖挪正了,继续防备。

    展小怜擦汗,伸手拨开挡自己面前小姑娘,抬头看着那个被两个壮汉使劲推开铁门,对着绑架她人问:“你们要钱吗?”

    这样建筑物面前停下,说要钱什么展小怜根本不信,这个建筑物主人才是被人绑架对象好不好?

    绑架她人立刻站直了身体回答:“是我们老板想见你。”看看那三个变态美少女,特别指出:“老板只要见你一个,她们还有那边那两个不能进。”

    展小怜转身,把自己手里提着那些手提袋往叮当小姐妹手里塞,嘴里说了句:“把这些拿到车里,不许打架。”

    “哟——”叮当小姐妹同时跟展小怜举手敬礼,异口同声说:“不打架!”

    展小怜抬脚朝着大门走去,叮当小姐妹立刻奔过来:“不可以!”

    展小怜指指里面:“那我们要跟他们打你死我活?虽然方法不对,不过敢露车牌号敢不蒙眼睛就当街绑架我人,肯定不是真心要绑架。外面等着我,这是命令,不让开除你们。”

    三个小女人瞬间偃旗息鼓,声音多低迷了很多:“哟——”

    绕过三个小美女,展小姐直接走进大门,幸好这房子修建合理,不会像龙家时候,要是下车还要走很远一顿路,所以每次车都要先开进去才行。

    前方二道铁门有两人站着门口,见展小怜过来对她弯腰行礼,然后拉开那道门,让她走了进去。

    内里建筑金碧辉煌,充满着浓浓宫廷风,展小怜门口停了下,然后慢慢走了进去,身后门被人关上,发出沉重撞击声。

    厅内灯火通明,一个人都没有,展小怜疑疑惑惑左右看看,开口大声问道:“请问有人吗?”

    脚步声从楼上下来,明亮灯突然被人关掉,只留下遍布周围墙壁上昏黄色壁灯,展小怜眯了眯眼,抬头看到一个人影从楼上走了下来,看那人影身形,应该是个男人。

    展小怜确定自己是没有见过这个人,她仰视着那人,开口:“请问是哪一位要见我?是你吗?”

    因为灯光缘故,展小怜看不清这个人面容,唯一能确定就是身形高大强壮,从能判断肤色看,不是黑人,也不是白人,黄种人可能性要大一些。

    “是,”那个男人开口,用一种低沉,成熟男人声音说道:“很抱歉以这种方式请莲小姐来做客,想不到好办法和理由,所以只能这样,给莲小姐造成困扰我很抱歉。”

    展小怜脑子速搜索,到底是什么样人会找她,而且还有“莲”小姐相称,从现有情况看,似乎不是龙家仇家,而是单纯针对她,展小怜站没动:“不好意思我想我还不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男人走下后一节台阶,朝着展小怜方向走来,一把拽着展小怜胳膊,拽着她朝着楼上走去,嘴里说道:“凯文,叶凯文?我想莲小姐应该认识。”

    展小怜“啊”了一声,被那男人有力手拽踉踉跄跄,“唉唉,你慢点啊!”

    男人完全不回头,一边走一边说:“凯文出事了,我想你这跟你有关。”

    “叶凯文?开什么玩笑?”展小怜翻白眼:“我跟他又没关系,他出事跟我有什么关系?我就跟他统共见过两次面……”

    男人根本不听他解释,“你跟我说这些没用!”

    展小怜怒了:“我说了没用,你直接问他不就行了?他要是你认识人,他说不久可信了?”

    男人突然停住脚,回头,展小怜立刻赶紧到一种强烈压迫感,她不由自主往后退了一步,辩道:“我说真,你问问他就知道了。”

    昏暗灯光下,男人眼像犀利剑,朝着展小怜眼睛射去,展小怜退了一步后就没动,回视着男人眼,然后展小怜听到他开口说道:“他两周没有回家,今天早上,他被人发现死你住宅区对面公园里,这两周内他班上同学和朋友没有人见过他,调查显示,你是后见到他人!”

    展小怜猛后退一步,抬头问:“他死了?怎么会?所以……你们怀疑我?”

    男人看着她:“你是大嫌疑人!”

    展小怜冷笑:“开什么玩笑?虽说他死了,我对你们亲人表示同情,但是他死了跟我可没有什么关系。你怎么不说我是毒药?谁跟我接触谁就死,谁死了就是我杀?”

    男人同样冷笑:“杀人?你还没有这体格去杀人,你能杀得了凯文,那也得有本事,我是怀疑你跟人勾结,杀了凯文?”

    展小怜吐出一口气:“你不去写推理悬疑小说可真是太可惜了。得,你别说这些有没,你就直接拿证据!抓奸床捉贼有赃,没有证据空口白牙可不能诬赖人,说我跟人勾结那就请你麻烦你拿出证据再订我罪。”

    “证据?”男人冷笑,伸手一扯展小怜胳膊继续往上走:“证据迟早会拿出来!到时候你想赖都赖不掉!”

    “哦,”展小怜指着他嚷:“原来你现没有证据!没有证据你还敢这么嚣张?”

    男人伸手拧开一扇门,推开门走进去:“你该庆幸我现没有证据,否则你就不是走进来!”

    一走进那房间,展小怜去就感觉到一股浓浓凉气,然后她就发现室内被布置成灵堂模样,一副白色棺木放床上,男人强行拉着展小怜手,把她往棺木旁边一推,冷声道:“你看着他这样,你是不是良心上有点不安?你晚上时候会不会做恶梦?”

    棺木里堆放了冰块,寒气就是从哪里传来,展小怜哪里敢睁眼看,她歪着脑袋往一边看,嘴里说道:“拜托!我有什么良心上不安?我又没有杀人!”

    “莲小姐,”男人开口:“我会找到证据,当我找到证据时候,我不会把你交给警方,我会亲手处置你和你同党!”

    要收拾人还有青城燕大爷,燕回被捆了两个多月,伤好了,伤好第一件事就是把那些他受伤时候明知他被捆还帮他解开人挨个打了一遍。

    之前说卿犬日子难过,因为要给燕大爷补课,结果就因为卿犬忙活了,所以就卿犬一个人没挨打,就连事不关己雷过客屁股都开花了,燕大爷肯定不会亲自动手打人,他让人玩空当接龙,这个区域打那个区域,那个区域打下个区域……以此循环,那个打轻了就打两次,一个个被打皮开肉绽,走路都成问题了,越是高层被打越狠。

    结果这一阵下面小弟们就看到他们一个两个各阶层老大们走路都是哈着要走,上个厕所要半小时,有弯不下腰有点脱不了裤子,看着特别苦逼。

    卿犬瞬间就成了青城幸福人了。

    燕回补课继续,虽然每次家庭作业大多数都是卿犬布置卿辰做,不过人燕大爷好歹是补课。

    卿辰小盆友跟燕回同时做作业,卿辰三章试卷都做完了,燕爷还磨蹭第二道题,往卿辰面前推推:“这个什么意思?”

    卿辰偷偷看了卿犬一眼,速把答案过程一张纸上写了一遍,压低声音说了句:“看不懂再问我。”

    刚推过去两秒钟,又被推回来了,燕大爷说:“这是什么意思?”

    卿辰:“燕爷,你看了?”

    燕大爷点头:“写什么玩意?爷完全看不懂!”

    卿辰:“……”

    ------题外话------

    胖妞妞们中秋节乐,画月饼送胖妞妞们,请和月亮比一比哪个圆,下面是月饼奉送,一人一块表要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