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臣服 > 第341章 妞哪去了?!

第341章 妞哪去了?!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对于燕大爷补课情况,卿犬已经往前放弃,卿辰跳级进入初一,很成了班上第一名年纪前三名,可是燕大爷还六年级止步不前。

    要说燕大爷不认真不重视那肯定是冤枉了人燕大爷,燕大爷特别认真,每天都是把晚上黄金时间预留出来补课,卿辰现有专人接送,专门过来给燕爷补课,卿辰敢怒不敢言,偷偷摸摸跟卿犬抱怨过几次,都被卿犬给骗回去另外,笑话,卿辰不来给燕爷补课,难道让他补?一想到燕爷哪笨劲,卿犬就想骂娘。

    燕回伤好以后除了补课,还有一件事他也是乐此不彼,就是往展爸展妈家跑,目只有一个,要人。

    本来展爸展妈还以为消停了呢,小怜走了,那神经病小子总会消停吧?结果好了,突然有一天,燕回出现展家门口,伸手按着门铃就不松开,展爸心里还说这谁按门铃这样按啊?吵死人了都,赶紧跑过去开门,结果一打开就看到燕回站门口,站笔直,抬起一只手对着展爸问:“爷妞不?”

    展爸看到他就想拿刀砍,小怜被他害成那样,他还有来找?不过展爸心里是这样想,但是脸上还是很冷静拉开门,表情淡淡后退一步:“小伙子,你先进来,我刚好也有话跟你谈!”

    展爸其实就是按照龙谷吩咐去做,要让燕回知道,小怜是被龙家接走了,至于接到哪里了,他们到都不知道,展爸之所以让燕回进来谈谈,就是想让燕回要是查到小怜下落以后,也告诉他们一声,他们家闺女自打受伤被人龙家接走以后,就再也没见到过,就连展妈借口去照顾亲闺女,也没看到小怜。

    燕回听了展爸话,啥话没说,站起来展家到处找,各个房间门推开看了一圈,着重到展小怜房间搜了一遍,结果发现展小怜什么大部分东西都,只少了几样东西,燕回指着房间问展爸:“那妞什么时候回来过?”

    燕回一醒,龙美优就被龙谷派人接了回去,不用想也知道那小子肯定会去展家闹一阵子,可不能吓坏了美优,展爸展妈也怕美优被吓到,忙不迭送了她回去,结果刚送走一周,这小子就来了。

    展妈这会不家,上班去了,只有展爸一个人,他站展小怜房间门口,嘴里说了句:“小怜根本就没回来过,这是她妈随便收拾了点东西,当初龙家说小怜伤重,必须要接回去看,她妈还特地跟着一起走了,结果到了湘江小怜就被藏起来了,追着想过去看看,结果龙家说医生说了,不能接触外人,怕感染……”

    展爸这话说和当初蒋老头湘江时,龙谷跟蒋老头说话完全对起来,燕回不信,赖展家客厅不走:“你赶紧把那妞哪地址告诉爷,要不然爷拆了你这破地方。”

    展爸很淡定坐他对面,语气惆怅说:“小伙子,我是不知道你是怎么想。每当父母人,永远不知道父母心,我们确实不是小怜亲生父母,但是小怜是我捧着手心里长大,我跟她妈妈对小怜那是真用心,我养大闺女,却长大以后突然被人抢走了,这种心情你是不会了解,小怜从小到大都我们身边,一步都没离婚,就连上了大学,我都不舍得让她到远地方去,当年我们家小怜考大学时候,那分数可是三省都名列前茅,就舍不得让她去远地方……可是现我闺女就这样没了,看不到她人,听不到她声音,甚至连她哪,身体恢复到什么程度了,我都不知道……小伙子,我们这种普通老百姓,求是什么啊?求不就是合家幸福全家团圆吗?”

    展爸低着头,说时候语气充满了惆怅,展爸其实也是真惆怅,他明明有两个女儿,结果一个都不身边,谁能高兴啊,“说实话,我和小怜她妈怨就是你,要不是你,我们家小怜也不会被龙家带回去,我们还没有理由阻止,人家都说小怜伤重,我怕把她留下来,万一出了事我跟她妈会后悔一辈子……结果,我孩子就这样被人家给抢走了……”

    燕回翘着二郎腿,一脸蛮不讲理:“爷不管,你们赶紧把爷妞还回来!爷都好多天没看到那妞了,赶紧还回来。”

    展爸坐着不动,嘴里说:“小伙子,你要是就这一句话,那我只能也跟你说一句话了,你还是把我这破地方拆了吧,要是拆了能把小怜找回来,那也值了。”

    燕回赖着不走,他是真不走,不过也没动手拆人家东西,就是展爸干什么他都捣乱,非要让他把展小怜消息说出来,展爸这么多年被学生和展小怜折腾出来好脾气全用燕回身上了,伸手对着燕回往边上招了招,“小伙子,让让,这地方扫地扫不到了。”

    燕回一听,站直了就打算那竖桩子了,故意站着不动,就不让扫。

    展爸也不跟他吵,也不骂人,也不着急,直接拿着扫把去别地方扫。

    后,燕大爷离开是因为蒋笙亲自过来了。

    燕回一离开青城蒋笙就得到消息了,没办法,蒋笙现愁对象就是燕回,他一举一动都有人汇报给蒋笙,生怕他又惹出乱子,展家夫妇这边还是蒋老头亲自吩咐过,已经对不起人家闺女了,好歹让人家夫妻俩能消停点。

    蒋笙过来时候燕回正展家客厅发脾气:“不管!赶紧把爷妞还回来!你是她老爹你不知道谁知道?”

    展爸跟他好声好气解释:“这不是特殊情况吗?我要是有龙家那样钱财,我还有敢说句话,那人家把孩子带走,我能有什么办法啊?我要知道,我还能跟她妈老老实实待家里干等消息?我是真不知道,我自己闺女我自己疼啊……”

    燕回开始乱踢东西,实是燕大爷耐性到头了,“那爷妞就这样没了?不行!爷非得把她找回来!”

    展爸开口:“小伙子,你刚刚连马桶盖都掀开看过了,小怜不我这是不是?你要是能把她找回来,我感谢你,可是现小怜不这,你我这能找到吗?”

    蒋笙都看不下去了:“燕回!”

    燕回扭头看到蒋笙,大怒:“你又来捣什么乱?”

    蒋笙叹气:“燕回,我要是没记错,蒋老上次和你说过展小姐情况,你觉得她现回摆宴?”

    燕回冷哼,指着正忙碌着做家务展爸说:“那他肯定知道那妞哪!”

    展爸抬头:“我刚刚都跟你说了,你怎么就是没听进去呢?我要是知道我闺女哪,我就不会现家里干叹气了。”

    蒋笙任务就是带燕回回去,他把人家闺女祸害成那样,还要人家里闹,这不是打算逼死人嘛?“出来说话,有什么事我们一起商量,你展小姐家里闹腾老人家,你也不怕展小姐知道?”

    蒋笙后一句话立马起了效果,燕回摸着下巴,冲到展爸面前郑重声明:“老头,那妞要是跟你联系,你可要证明也没有砸她家里东西,不许对爷发脾气打人!”

    展爸点头:“要是小怜真跟我联系了,我肯定会说清,我好歹是老师,肯定不会骗人。”

    就这样,燕回总算被蒋笙带走了,路上燕大爷还跷二郎腿自言自语:“那妞肯定没事了……爷看她怎么躲,爷就不信抓不到了……”

    蒋笙忍不住说了句:“燕回,你哪里来自信?人家现就是躲着你,你要怎么找?”

    燕回大刺刺说了句:“爷就这么找,就不信找不到!找到了那妞就死定了,爷非把捆起来绑床上……”

    蒋笙:“……”默默扭过头,懒搭理这神经病。

    燕回走到半路要求下车,蒋笙以后他总算要回青城了,结果燕回下车以后坐上自己车,踢踢司机座位,嘴里说了句:“爷要去看看爷那妹子,走,找李晋扬去……”

    好不容易瘟神走了,展爸重重松了口气,晚上时候还给湘江那边打个了电话,龙谷接,算是通了气。

    展小怜这边压根不知道,她现还焦头烂额,因为叶凯文,她莫名其妙被叶凯文家人冠上了杀人帮凶称号,展小怜觉得自己都抓狂了。

    从那个黑色建筑物里离开,展小怜腿都是软,轻飘飘上了车,她扭头看着那个建筑物,抿了抿唇,吩咐司机开车离开。

    叮当三姐妹和两个保镖跟着一起离开,回家以后叮当小美人们追问建筑物里面发生了什么事,展小怜直接把自己关屋子里开始整理思绪,这事到底哪里跟她有关系?

    顺利一遍后,展小怜还真是没发现有什么不对劲地方,叶凯文说她是第一个他约会成功女孩,也就是说叶凯文其实早已习惯了女孩拒绝他方式,那么她听起来伤人却又十分有效方法应该不至于让他自杀,什么人会脆弱到人家说一句话就自杀?还是因为她是后一根稻草缘故?

    展小怜抓头,这不科学啊?她安安分分,第一次接受一个华裔男孩约会就出事,她还没跟那人恋爱呢,拒绝后生活就正常了,怎么突然就死了呢?

    说起来展小怜也难受,好歹之前还是活生生人,突然一下就没了,她也难以接受啊,要是完全不认识也就算了,关键人家家里现还赖上她了。

    展小怜想来想去,终决定还是给龙谷打一个电话,本来展小怜都想好了,她就等着那男人查个水落石出,结果回来想想,展小怜觉得还是跟龙谷说一声才行,要不然哪天她突然出事了,都没人知道。

    叮当三姐妹对展小怜来说实不靠谱,三个小丫头做事完全就是没什么安排,想到一出是一出,完全不分场合状态,哪有强弱悬殊那么大差距情况下还敢动手?人家家里,而且那么多守卫,关键是每个人都有枪,她们也不怕人家集体对着她们开枪。

    换句话说,展小怜身边这些人,就是用来对付普通人,龙谷完全是为了不让展小怜收人家欺负留下来,压根没指望会跟大势力抗衡,再说了,小怜一个女孩子,好好怎么会惹上大势力人?

    展小怜自己也想撞墙啊,她怎么这么倒霉啊?她上辈子坏事做多了吧?要不然怎么这样事都惹上了?这可是人命,这要是伤人什么花点钱还能好说,可这是人命啊!

    展小怜胆战心惊给龙谷打电话,本来她就跟龙谷说过跟一个叫叶凯文小结巴约会过一次事,这次一提起这个人,龙谷立马就知道了:“我记得,怎么?这个人又缠上你了?”

    展小怜哭丧着脸说:“二哥,我可倒霉了,不是他又缠上了我,他要是真缠上我我就不用这么愁了。”

    龙谷奇怪:“到底怎么回事?你慢点说,不急。”

    展小怜唉声叹气,就差哭出来了:“二哥,他死了,也不知道怎么,死我公寓对面那个公寓里,今天早上被人发现。然后他家里人,不知道是他爸还说他什么亲戚,反正就是跟他有关人,就跟绑架似把我绑过去,说叶凯文两周没回家,而我是后一个跟叶凯文见过面人,怀疑我跟外面什么人勾结,杀了叶凯文。”

    龙谷有点傻眼,换了一下,很开口:“我听明白了,小怜你先别紧张。杀人要有动机,说别人杀人要有证据,兴口开河可不行,既然他他们能放你回来,说明什么证据或者是什么头绪都没有,带你过去顶多是想给你造成一定心理压力,正常情况下,如果你是杀人者,知道对方怀疑你时,你肯定会有所行动,他们等就是你遮掩行动,这两天公寓周围应该会有盯梢人,你正常生活学习,别什么都不用担心。”

    展小怜点头:“我知道,我就是想不通,我什么都没做,怎么就赖我头上了呢?而且,我才到这里多久啊?根本就没认识几个人,没有得罪什么人,这事也太蹊跷了。”

    龙谷点头:“对,这事很蹊跷,所以我们要耐着性子查,要知道叶凯文家人究竟只是因为你和叶凯文约会过怀疑你,还是因为有其他外界线索落牵引到了你,如果是第一种,只需要等待就行,如果第二种,我们需要揪出这个人究竟是谁。”

    展小怜低着头,情绪也不太好,半响,她重重叹了口气,说:“我希望是第一种,哎,二哥,我是不是特别麻烦?到哪都给你们添麻烦……本来我也不打算说,可是我又怕事情搞大了,我再出点什么事你们不知道。”

    龙谷笑笑:“傻丫头,我是你哥哥,你有事不跟我说跟谁说?而且,这世上有些事,根本不是我们能预料到,我们前方,会有很意外等着我们,所以小怜,不要因为事情落你头上而自责,世事无常,说不定什么事就会落我们谁头上,面对和解决,是唯一途径。”

    展小怜往床上一倒:“二哥,我知道,我今天跟叶凯文那个奇怪家人说了,我等他们证据,警方抓坏人还要找证据了,不能空口无凭污蔑。那人说肯定会给我证据,我听着就有点怪,就好像笃定我是杀人犯,只是差证据似。”

    龙谷站起来走了两个来回:“小怜,你是不是不知道什么时候得罪人了?”

    展小怜认真想了想:“二哥,我才来这里多久啊?再说了,我每天生活是两点一线,根本就没有跟多接触,要说得罪人什么,我拒绝过很多想跟我约会男人算不算啊?不过,哪有因为被人拒绝约会就要杀人栽赃?这人心里得有多扭曲啊!”

    龙谷笑了笑:“不排除这个可能,这个可以先列为调查线索之一。”

    展小怜垂头丧气:“我真没得罪什么人啊,那以前摆大时候,我得罪了我一个同学算不算?”

    龙谷问:“什么同学?”

    展小怜小声说:“我老觉得那人有勾引我爸嫌弃,所以我收拾了她……”

    “叫什么?”龙谷问:“能排除几个算几个。”

    展小怜直接说了彭玉名字,然后想了想又说:“要不然……还有我姑吧!”

    “什么?”龙谷没听明白,“叫什么?”

    展小怜解释:“我姑姑,就是我爸一个妹妹,我喊她姑姑,她老公貌似是混黑,打算利用我要挟那谁,结果反过来被人家收拾了,想玩我没玩成……后来出国了,我也不知道她哪个国家,反正是出来了。不过,这事要说她报仇话,也算不到我头上啊,真是……”

    龙谷似乎对展小怜姑姑很感兴趣:“我还第一次听说小怜有姑姑,看来是展叔把你照顾太好,以致没有让你有机会接触他那边多人,所以我们都忽略了展叔展婶家里那边人了。”

    展小怜叹气:“哎!”

    “小怜姑姑叫什么,长什么样?能描述吗?”龙谷兴致勃勃问:“有多大年纪?跟二哥说说。”

    展小怜想了下,“叫展英,要说大特征是什么……我也不清楚,不过要是那谁没骗我话,应该少一腿,或者两条腿,次也是个瘸子,反正她腿肯定有问题。二哥,别我实是不知道了,我现脑子很糊,等我想起来了我一股脑告诉你,我理了一晚上了都没理顺。”刚说完,展小怜突然惊了下,“哎!我突然想起来那人像谁了!”

    ------题外话------

    爷病了,以为不了,结果挣扎了介木多,胖妞妞们中秋节吃到月饼木有?一块月饼一张票,吃过胖妞妞表要忘了付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