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臣服 > 第442章 毁谤是罪啊

第442章 毁谤是罪啊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展小怜电话那头突然嚷了一句,龙谷被她吓了一跳:“小怜,哪个人?像谁?”

    展小怜还真不知怎么跟龙谷解释一个路人甲事,想了想才说:“我路上时候看到一个路人,觉得眼熟,刚刚提到我姑时候我突然想起来那个人长像谁了。”

    “哦,”龙谷奇怪,“一个路人小怜怎么还特地记着?”

    展小怜撅嘴,摸着下巴说:“要说起来为什么……可能是老看到他缘故,从第一次公园里看到,后来我上学路上也看到了,后面有几次放学路上都看到过,而且,我第一次看到他就觉得眼熟,原来他长像我姑父,就是跟我姑合伙利用我那个人,不是脸长像,而是神似,我咋一看,就觉得这个人我认得啊,不过一时没想起来,我跟我姑父就见过几次,而且他每次都戴着眼镜装神秘。”

    龙谷点头:“这也是奇怪点。”

    两人又绕着这个说了一通,展小怜挂了电话床上打了滚,虫子一样移动了几下身体,然后趴着一动不动,明天她得住去那个人那里一趟,起码把话说清楚了。因为之前展小怜是被那人派过去人抓过去,所以心态不一样,展小怜生怕那个人突然把她杀了,现知道那个人其实没有什么证据,也就是空口白话,所以展小怜过去找时候就理直气壮。

    车到那幢别墅门口停下,有人大门口出来询问:“小姐,请问有预约吗?”

    展小怜今天就是打算来吵架,没穿让她装淑女裙子,好不容易才套上一条她以前买牛仔裤,身上套了件短袖t恤,还加了件外套,往里面看了看,嘴里说着:“我找你们家主人,就是那个黑乎乎看不清脸那位。”

    看门人看了她一眼:“有预约吗?”

    展小怜一愣:“预约?没有,不过,我想那位大叔应该很乐于看到我,虽然他肯定会不高兴。”

    看门人立刻关门:“很抱歉,没有预约主人不随便见客。”

    说完大门直接关上了。

    展小怜站门口,然后踮起脚尖往里看,什么也看不到,她站门口手放嘴巴旁边当大喇叭喊:“黑大叔!是我呀,你给我开开门呗!”

    她刚喊完,大门缓缓被人打开,展小怜心里还说呢,哎,她一声喊管用了?真给开门了?!

    结果,大门打开后,一辆黑色加长汽车从里面开了出来,展小怜挡门口,那车司机直接对着她按喇叭让她让路,展小怜抓抓头,赶紧往边上跑,站旁边,眼睁睁看着那辆超长汽车从她旁边慢慢开过去。

    那车走了一半时候突然停了下来,车窗摇下一条缝,贴了太阳膜玻璃窗后面隐约坐一个人,展小怜站路边没动,觉得那人看自己,她弯腰歪头看过去,发现用隐约看到影子看就是那天那个人,她立刻朝着车玻璃跑过去:“黑大叔!”

    结果,人还没靠近,那车突然启动,直接开走了,喷了展小怜一头一脸尾气,展小怜抓狂:“黑大叔!你太不人道了!”

    叮当三姐妹车里挤着看,“哟哟”叫,展小怜原地站了一会,抬脚朝着车走去,气鼓鼓,多大架子啊?开着加长车了不起啊?哪天她也怂恿二哥买一辆,亮瞎这帮人狗眼。

    还没走到门边,刚才被关起来大门再次被人打开,一个精神抖擞老头从里面走出来喊住展小怜,展小怜回头看他:“老先生你叫我?”

    老头推推脸上圆圆眼镜,打量了展小怜一眼,说:“主人让我转告你,下午你可以过来,他现有事要出去一趟。”

    展小怜点点头,对着老头摆摆手:“知道了,老先生谢谢你,拜拜。”

    回到家里,展小怜往床上一躺,对门叮当小姐妹们又开始对着电视跳舞,展小怜过去把她们房门关起来,自己拿了书复习,这英语和其他东西还是不一样,怎么着也得看看,结果看了半天,脑袋一低趴桌子上了,嘴里嗷嗷叫了两声:“烦死了!”

    展小怜觉得自己就是点背代表,再去学校以后,谁约她都不敢出去了,乖乖恢复了自己两点一线生活,除了跟班上同学有交际关系外,其他班不了解完全不接触,典型蜗牛心态。没办法,展小怜这是被弄怕了,她才来这几天啊?结果惹上了人命关天事,她能不怕吗?

    下午展小怜又过去了,这次好歹让她进去了,还是那黑漆漆客厅,留着满室昏黄壁灯,让展小怜有种她处于中世纪神秘古堡中感觉,展小怜就站门边,还死活用脚卡着门,不让外面人关门,她用一只脚和一只手卡门,嘴里对外面嚷:“不许关!就是不许关!”

    “我们主人不喜欢开着门。”外面门卫就使劲拉她头,想把展小怜手和脚推进去。

    结果展小怜似乎不撒手,笑话,上次她就被吓破胆了,这次说什么也要争取一个不关门机会,“我怕黑!我会被吓死,你们要是关了门,我就死你们家了,这是人命关天大事,你们你们不能不考虑客人想法……”

    门外人也不敢真对她动手,就只能掰她手,展小怜就是不撒手,正僵持不下呢,楼上突然出现个人影,高高上站顶端看着展小怜,壁灯光没有照亮他面孔,反而让他面部多了暗影,他两只手撑楼梯扶手上,整个人居高临下,用低沉声音开口:“你是杀嫌疑人,不算是我客人。”

    展小怜被整个人跳到了外面,就站门口探头对着里面喊:“我好歹是女士啊!再说了,你没有找到证据之前,我也只是嫌疑人,又不是犯人,嫌疑人,有可能是犯人,也有可能是无辜啊!好歹法制社会,没有定罪之前,你不能以看犯人眼光看我啊!”

    那个男人依旧是那个动作站那里,半响他放低声音:“说有点道理。抱歉我刚失去亲人,情绪无法稳定。请进!”

    展小怜摇头:“我就站这!”

    男人慢慢走下台阶,说道:“你站那里,我们无法正常交流。如果想证明你清白,请进。”

    展小怜左右看看那两个人,提醒:“不能关门!”

    她刚买进去,门就被关上了,展小怜顿时觉得她全身汗毛直竖,有种毛骨悚然感觉,特别是,她还知道楼上某个房间里还摆放着叶凯文尸体,叶凯文死了跟她没关系,可是,那人活着时候跟她接触过,还一起喝过咖啡呢。

    那个男人走到楼梯中央时候停下脚步,然后他微微动了动头,开口:“坐!”

    展小怜龇着牙,缩着脖子小心沙发上坐下来,那人站楼梯中央就没下来,似乎非常不愿意跟展小怜正面接触,展小怜忍不住就想了,这人究竟是单纯跟她这样还是跟任何人都这样?总不会是没脸见人吧?

    沙发摆放位置也很有意思,完全背对楼梯,所以展小怜坐下就看不到那人,那男人又不过来,这让展小怜总有种背部容易受敌感觉。

    那男人声音背后响起:“你主动来找我,是想坦白吗?”

    这看不到人脸,展小怜总不舒服,正常人跟人说话,看不到人脸这多难受啊,她刚要转身,那男人突然厉声喝道:“别动!”

    展小怜身体一僵,就跟小木偶似僵着不敢动,半响,她故意左右大浮动晃了晃身体,说:“我又不是雕塑,哪能一动不动?”

    气氛沉闷了一下,那人又开口:“说,有什么要跟我解释,我时间很宝贵,每一分钟所要费用不是你能支付得起。”

    展小怜撇嘴,暗自翻了个白眼,嘴里说道:“我来是想提供下证明我被冤枉证据。”说着,展小怜从包里拿出一些复印件,一边整理摊开一边说:“这些是我手机联系人清单,上面一共就是四五个人,一个是我爸我妈,一个是我大哥,这是我二哥,这是我三哥,三哥这个我来这里之后还没有联系过,这几个是我同班同学,只是记录了联系方式,没有通话记录,后这个就是叶凯文,除此之外,我就没有其他可以联系人,黑大叔,你说我这样一个身份一目了然人,跟谁里应外合杀人啊?再说,”展小怜拍拍那些资料,“我学校出勤记录,我每天回家陆续,每天几点几分经过路段都有录像为证,我哪里有嫌疑了?我是缺钱还是缺男人啊?我就不明白了,我连杀人动机都没有,还勾结什么什么人……”

    展小怜把拿过来那堆东西一股脑往桌子上一放:“这些东西留给你看,要是觉得我作假,你自己可以查,”她抬头看了眼前一圈,“看你们家这装修,看着也不像一般人家,这种东西应该很好查,学校记录,路边录像记录,就连我家里摄像你想要查,我也会让人配合给你送过来。”

    男人听完只是说了一句:“我不会听信一面之词,所以我会继续查证,你刚刚说是事实,我已经让人查过,但是这不代表你没有嫌疑。毕竟,”他顿了顿,才说:“你身份和背影并不光彩……抱歉我直言了,你说你不缺钱我信,你金主和你保持这样关系之前,你自然会花不完钱,可惜我所了解女人,大多都是贪婪爱慕虚荣动物,他们甚至可以为了一条钻石项链争你死我活……”

    “停!”展小怜猛跳起来,两条腿跪沙发上,直接看向那个男人,那男人似乎没料到展小怜会突然有这样反应,有种始料不及感觉,他以一个两手上下撑扶手上姿势扭头看着展小怜,依旧看不清面容,不过可以看得出这个男人头发比一般男人要长些,大部分往后梳,透过发梢阴影可以看出依旧留到了脖子位置,从剪影可以看出前面头发就像女生刘海一样垂两边,有点奇怪发型,看不到他脸时候,这种发型显得很怪异,就像展小怜看古装剧似时候发现男主角戴着假头发结果却留着现代人刘海一样别扭。

    不等这个男人因为她突然转身而生气或者开口厉喝,展小怜已经指着他大喝一声,“我刚刚要是没听错,你说我身份和背景不光彩?”展小怜也学着那男人口气说:“抱歉我直言了,我想问问我身份哪里不光彩了?我什么时候多了个金主?我有花不完钱是我自己赚我家人给,我怎么就不光彩了?这关系到我人格问题,必须说清楚!许你自我辩解,不然告你毁谤!”

    男人微微错愕之后冷笑出声:“我不愿明说是给你作为女士基本面子,看来你并不领情。既然如此我也不妨直说,我调查结果,你是一个湘江富豪子弟情妇,不过换了个身份到这里来镀金,以便回去以后可以名正言顺嫁入湘江豪门,而去湘江之前,你也是以别人情妇身份生活,否则你一个普通人家女孩,怎么能湘江扎站得稳……”

    展小怜不等他把话说完,直接站起来说了句:“黑大叔,你写推理小说太屈才了,你还是直接去写狗血小言吧,要不然真埋没了你这份极富讽刺现实想象力。谁帮你查这破玩意赶紧让他自行剁手砍脚去,我他妈还第一次知道我竟然成了人家情妇了!大叔,看你出入豪车居住豪宅还有专门私人保镖,我能不能跟你说我调查结果是你是被某个具有势力富婆给包养?”

    “放肆!”男人猛出声,“我宅邸岂容你胡言乱语?”

    “哦——”展小怜夸张叫出声,“你宅邸就许你血口喷人是不是?还是那句老话,别说江湖传闻也别说据知情人爆料,别说你情报准确可靠,你他妈给我直接拿证据!拿不出证据我就告你诽谤!有你这么欺负人吗?哦,一会说我是杀死你儿子嫌疑人,一会又说我是什么什么人情妇,还说我身份不光彩,你依据是什么?我说,我长了一张情妇脸是不是啊?你见过长成我这样情妇?好歹是个美艳动人美人啊?你这样说我一个胖乎乎女学生,你说得出口吗你?”

    那男人没有开口,只是往下走了两个台阶,展小怜不由自主往后退了一步,实是这样压迫感太强,她老控制不住小腿哆嗦,当然,这也不排除这人故意营造这种神秘气氛,让展小怜有种我明敌暗感觉,这种感觉让她非常没有安全感,她不喜欢把自己这样赤裸裸暴露太阳光下,而对方却拿着一把没有子弹狙击枪跟她对话,虽然明知枪里没有子弹,可面对着黑洞洞枪口时候,她还是会忍不住害怕,万一有子弹呢?先死肯定是她!

    “你说,我自然会查证,”男人没有多说别,而是纠正了一句:“另外,凯文不是我儿子!”

    “谁管他是你什么人?”展小怜真是怒了:“我本来还觉得很有歉意,毕竟是我拒绝了他,现看看你这人德性,我就突然我真是庆幸我拒绝了。查证查证,难道你到你人给你资料时就不知道确认?我杀人动机你都提供不出来,真不知道给你提供这些情报人是太聪明,还是你太蠢了,写小说去吧!别浪费了你那超富想象力脑细胞,文坛少了你,可真是这个国家一大损失!”

    说完,展小怜抬脚门边走,走到门边回头指着那男人说:“我等着你所谓证据,还有,我保留你追究你法律责任权利。”然后她一竖中指,用中文对着他恶狠狠骂了句:“太阳你全家!”伸手粗鲁拉开门,直接冲了出去。

    展小怜离开,门再次被人关上,那个男人慢慢走下台阶,走到桌子,伸手拿起桌子上一叠复印件,微微偏头,看着桌子上电话,伸手拿了起来,速按了几个号码:“让基尔和班丁来见我,我有事找他们。”

    展小怜立刻走到门口,走到门边回头看了一眼,一眼看到大门门牌号上写着主人姓氏门牌:爱德华七十号,她走到门口,抬脚对着大门使劲踹了一脚,“嘭”一声吼,瞬间警铃大响,展小怜紧张咬住手,缩着脑袋往车里一钻,一个劲嚷:“开车开车!……”

    车辆启动,展小怜趴后玻璃上往后看,三四个门卫手里拿着棍子追了出来,盯着他们车屁股后面嚷着什么,展小怜松口气,坐正身体,无精打采看着窗外,真是要人命了,再不搞清楚,她会被这事给搞神经衰弱。

    不过还好,展小怜没自己一个人愁多久,因为等她到家以后,发现龙谷来了,展小怜惊喜:“二哥!”

    龙谷对着她张开双臂:“啧啧啧,看看我们家小怜这漂亮小脸上是什么表情?二哥怎么看到了一个戾气?”

    展小怜一头扎到龙谷怀里:“二哥,我是受气回来,你不知道那个人有多恶劣,就跟神经病似,真是气死我了!”

    “那个人?”龙谷笑着问:“你去找人家交涉了?结果就被气回来了?”

    展小怜委委屈屈点头,“也不知道从哪里得来资料,说我是湘江一个富豪子弟情妇,还说我来这里学习是为了镀金嫁入豪门,这不神经病?”

    龙谷低笑:“那也不至于气成这样。看看小脸都扭曲了,哎哟我可爱小怜被人欺负惨了。”

    展小怜剁脚:“二哥你别幸灾乐祸啊,我真是气坏了!你不安慰安慰我还说风凉话,我要跟大哥告状!”

    龙谷叹气:“傻丫头,我这不都来了?你还告什么状?告了状大哥也得等我回去以后才能收拾是不是?哎哟不行了,二哥得去睡一觉,这个时差真是要人命了。”

    展小怜赶紧把叮当三姐妹关屋子里,把龙谷推到他房间让他先睡觉,她知道倒时差痛苦,她可是倒了好多天才倒过来。

    两天以后,龙谷趁着展小怜上学时候,让人直接带着他去了那幢神秘豪宅,一看到那门牌号时候龙谷就愣了一下,然后给守门人递了一张名片,不多时,守门人过来回复,“主人说这几日不方便见客,客人请回吧。”

    龙谷笑了笑,“麻烦请转告贵主人,下是莲·龙小姐湘江哥哥,是为了莲·龙小姐事而来,请务必让下见贵主人一次,只是传个话,恳请行个方便。”说着,龙谷以一个摄像镜头拍不到死角给看门人递过去几张钞票。

    看门人清了清嗓子:“客人稍等,我再帮你传一次,如果主人还是不见,我也没有办法。”

    “那是自然。”龙谷点头,表示能理解。

    不多时,看门人急匆匆跑过来,伸手拉开门:“客人,主人说请您进去!”

    龙谷点头致谢,拦住身后保镖,抬脚走了进去,王族赐宅,入住人绝非一般富豪,而是个被王族授予特别爵位,否则不会有这样门庭住宅,半开放车库里也不会有只有王族或者是被授予爵位人才能拥有汽车,只是这个姓氏似乎不常见,可见豪宅主人是个低调而内敛人。

    龙谷谢过带路人,抬脚踏进那个小怜一直强调阴深又恐怖大厅。

    展小怜放学回来半路被人截住了,跟着展小怜手机响起,她看了眼截住她车人,又看了下电话:“二哥?”

    龙谷电话里跟展小怜说了句:“小怜,你跟他们过来,二哥也,不用怕。”

    展小怜挂了电话,让司机跟着前面车一起走,叮当三姐妹一脸正襟危坐表情:“哟——小主人不能去!”

    展小怜手托腮说了句:“你们别管了,三个小丫头,指望你们就乱套了,知道胡来。”

    叮当姑娘不服气:“哟,叮当厉害!”

    叮叮点头:“哟,叮叮牛逼!”

    当当跟着附和:“哟,就是就是!”

    展小怜翻白眼,点头:“没错,厉害,就是动手不用脑子。”

    车到目地,展小怜下车,被人带了进去,展小怜踏进那“鬼屋”客厅就看到龙谷坐沙发上,而那个古怪男人依旧站楼梯中央,而龙谷手里端了杯水,正悠然自得翘着二郎腿喝水,展小怜警惕看了那人一眼,速冲到龙谷身边,压低声音问:“二哥,跟这个变态这里说话,你还有心思喝水?”

    龙谷举了举手里杯子,说:“爱德华先生这里茶很好喝,没想到异国他乡还能喝上这样好茶。”

    展小怜斜了那人一眼,撇嘴,然后往龙谷身边一边一坐,压低声音问:“二哥,你是来喝茶吗?你不是来帮我出气?”

    龙谷看着她,“出国气了,是不是应该要享受一下?”

    展小怜刚要开口,那男人突然开口:“莲小姐,对于那天事我很抱歉,因为调查数据缘故,所以出了一点意外,对此我表示十分歉意。龙先生已经跟我解释清楚并且出具了有力证据证明您身份,我言语可能给你带来了一定伤害,您想要怎么样补偿我可以满足您……”

    展小怜一听,整个人都得瑟了,就说吧就说吧,给这笨蛋调查报告人就是个笨蛋,要不然怎么会出这样乌龙?她一骨碌坐起来,跪沙发上趴沙发靠背上,仰头看着那男人说:“补偿?这个多简单啊,你那天不是说了?女人都是贪婪爱慕虚荣动物,有时候还会为一条钻石项链争你死我活?既然这样,为了我以后不为一条项链和别女人争你死我活,麻烦大叔就用一条钻石项链来补偿我这受伤玻璃心吧,”然后后她压低声音速跟龙谷说:“不要白不要,这人翻脸可了!死脑筋,老顽固,你等着,一会他又要绕回去说我是嫌疑人了。”

    那男人点头:“好,那我就送莲小姐……”

    “停!”展小怜举手打断,强调:“是补偿!不是送!我拿我补偿金理所当然,你送话我还欠你人情呢。”

    龙谷低笑,这丫头还得寸进尺呢。

    那男人再次点头,“好,是补偿,我会补偿莲小姐一条钻石项链。不过,”男人话锋一转,开口:“莲小姐嫌疑罪名依然没有洗清,所以莲小姐依然是我怀疑对象,这和我补偿莲小姐一条钻石项链没有关联,我希望莲小姐和龙先生能明白这一点。”

    展小怜低头压低声音对龙谷说:“二哥,你听到了吧?”

    龙谷笑着点头,然后开口:“那是自然,我们等爱德华先生消息,同时,我这边为了洗清我妹妹嫌疑,我自然会也不遗余力。”然后龙谷站起来:“话已说明,那么下就先带我妹妹离开,再见。”

    展小怜跟着龙谷一起站起来,头也不回朝着门口走,刚走到门口,门还没拉开,那个男人突然开口说了句:“另外,有必要提醒莲小姐一句,我听得懂中文。”

    展小怜:“噗——”

    走出那间房子,龙谷忍不住问了一句:“小怜,你用中文说人家什么坏话了?”

    展小怜扭过头,无辜看着龙谷,说:“我以为他听不懂,所以我太阳他全家了。”

    龙谷扶额:“……”

    ------题外话------

    就介木多,小病初愈,不能强求,胖妞妞表要跟爷学懒惰,投票戳几下就行,打个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