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臣服 > 第346章 妹控大少

第346章 妹控大少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展小怜放下手,跟她一起蹲两边叮当小姐妹也抬头:“哟——安全!”

    叮当先下车,然后展小怜才胆战心惊从后面出来,抬头一看位置,完全陌生环境,她伸手擦汗,司机把车开到哪了?

    看周围样子,似乎是个皇家园林,站满了全副武装皇家卫队,有军队护着,这安全感立马就足了。

    之前一直前面带路司机摇摇晃晃下车走过来,一路血,嘴里说了句:“小主人,我恐怕不行了……”说完一头栽倒地。

    展小怜指着司机大喊:“来人啊!来人啊!他受伤死啦!”

    立刻有人过来抬着司机下去了,展小怜有点懵,现是什么情况?

    叮当小姐妹正这里看看那里看看“哟哟”叫着,展小怜站原地抬头看周围,看来司机是救回来那两人指引下到这里来,不管怎么说,他们现肯定是安全。

    正想着呢,从建筑物里急匆匆走出来一个身体微胖穿着打扮雍容华贵国外老年妇女,老人头发花白,有一头棕色头发和黑色眼珠,她几个人簇拥下慢慢走过来,“莲小姐?”

    展小怜转身:“哎?是!您好夫人。”

    老年妇女对展小怜伸手,语速很说道:“哦,莲小姐,你真是可爱姑娘,我非常感谢你对爱德华帮助,今天晚上如果不是你,爱德华估计就没命了,医生刚刚跟我说他腿部和胳膊都受了伤,还需要手术取出子弹,爱德华现还不能去医院,因为他不能让人知道他受了伤,谢天谢地你救了他,莲小姐,我非常感激您,真。爱德华他一直都是保守党攻击主要对象,这一次因为法令颁布对他们影响太大,所以他们有穷凶恶极……反正这已经不是第一次了……对不起,我太激动了,其实我想说是,你真是位善良好姑娘。”

    展小怜干笑都笑不出声了,她真不是好姑娘,真,嘴里还得说好听话,这个激动女人估计是太激动了,说了半天展小怜都不知道怎么称呼她,只能装模作样行个礼,“我很高兴见到你夫人,公爵大人能平安无事真是太好了。”

    老年妇女一拍脑门,笑着说:“对不起,我忘了介绍我自己。我是爱德华母亲伊莎贝拉·爱德华,很高兴见到你可爱姑娘。”

    展小怜行礼:“爱德华夫人您好。”

    今天晚上想平安回去肯定是没可能了,展小怜自己心里也惶惶,现肯定不敢回去,谁知道那帮穷凶极恶反对派保守党是不是守什么地方等着呢?

    伊莎贝拉主动拉起展小怜手:“莲小姐,我想为了你安危,今天晚上必须住这里,请不要见怪,这是迫不得已事,我并不想打破莲小姐生活计划,请原谅决定。”

    展小怜摊摊手,笑嘻嘻说了句:“我很高兴能和优雅夫人共处,这是我荣幸。”

    伊莎贝拉看着展小怜满意笑了笑,扭头吩咐人给展小怜和其他几个人准备房间,请他们暂住一晚。

    趁着没人时候展小怜抱臂瞪着那叮当三姐妹和司机:“英雄好做吧?”

    毕竟是人家家里,特别是这种一看身份就高贵人家里,谁都不自,一个个低着头不吭声,叮当三姐妹打着呵欠,表示要去睡觉,折腾了这么晚,困了,不睡觉明天肯定起不来。

    展小怜自己都困了,幸好很他们被人分头带到了准备好房间,一个女佣捧着一件半睡衣跟展小怜说了句:“莲小姐,因为这里没有其他年轻女孩衣物,这是薇薇安小姐睡衣,爱德华夫人吩咐拿过来,希望您不要见外。”

    展小怜都困死了,生物钟被打乱,她现就巴不得马上洗澡睡觉,点点头,完全没意见。洗了澡立刻倒头就睡,不是说黑大叔胳膊腿受伤了嘛,只要没伤要害,死不了就挺好,她也不算白救了一会人了,临睡着时候展小怜忍不住叹气,她这到底什么命啊?怎么到哪都不安生?明明就是想当安安分分平头百姓,结果就这样了……然后睡着了,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次日,展小怜迷迷糊糊睁开眼睛,心里琢磨着她上学是不是迟到了?翻个身,习惯性伸手摸床头那只青蛙闹钟,结果摸了半天没摸到,展小怜脑子慢慢回神,然后一骨碌坐了起来,她想起来了,现不是她公寓,而是黑大叔白头发老妈那里。

    展小怜揉眼睛,抬头看了下这个房间,突然发现这房间布置就是个女孩房间,里面装修带着田园风,很小清,看着比她湘江那间小粉红有品位多了,她急忙走到门边掏出手机一看,顿时傻眼了,这是百分百迟到了啊,这上课都开始半小时了,完了,导师绝对要生气扣她学分了,她本来就是找关系过来,这下二哥要批她了……

    展小怜急急忙忙换衣服,急急忙忙对着镜头梳头,还给自己梳了个可爱发型,导师恶趣味就喜欢可爱型女生,展小怜这是想讨导师喜欢呢。衣服肯定换不了了,就这样去学校也行,本来她到这边以后穿就挺好看,偶尔一天不换衣服也没所谓。

    把自己打扮好以后,展小怜提着包直接走了出去,这才发现她是三楼一个房间里,她走到楼梯扶手位置,探头往下一看,发现一楼仆佣正忙忙碌碌来回走动,展小怜提着自己手里包,抬脚围着旋转楼梯往楼下走,走了一半一个上了年纪女佣正慢吞吞往上走,抬头看到展小怜不由出声道:“哎呀,莲小姐已经醒了?”

    展小怜跟女佣打招呼:“您好。”

    那女佣笑眯眯看着展小怜:“哎呀,果然是个可爱姑娘呢。”

    展小怜干笑,那女佣转身带着展小怜下楼:“莲小姐,请跟我来吧,我带您过来用餐。”

    展小怜这心里急跟什么似,她迟到了啊,可是前面这个热心小老太太慢吞吞走路,走到二楼时候她突然转身跟展小怜笑眯眯说了句:“莲小姐,请您稍等一下,我去看看少爷醒了没有。”

    展小怜看着这个老太太小蜗牛似走远,不由自主叹口气,看来她今天想赶去学校上课是没可能了。心里决定不去上课以后,展小怜倒是不着急,就是下午过去时候得好好跟导师解释,要不然她就悲剧了。

    因为小老太太让她稍等下,展小怜就乖乖站楼梯口等着,正探头朝下面看呢,突然听到后面小老太太着急声音传来:“少爷,您伤刚包扎好,您可不能随便下床走动,赶紧回去躺着。”

    展小怜回头一看,愣了一下,一个上身穿着白衬衫,下身穿着黑裤子高大男人正从一个房间门里走出来,他一边走路一边低头系着另一只手腕上衣袖。

    因为低着头,所以展小怜看到是他饱满额头和挺拔鼻梁,迈着极为优雅步伐朝前走来,系好衣袖扣子后他抬头,展小怜扫了一眼,然后又看了一眼,等她看清那张脸后,不由愣了一下。

    一张汇聚了东西方特质面孔,墨色剑眉下,有一双深邃漆黑眼眸,单就那双眼,就透露出成熟男人沉稳和贵族高位者傲然众生自信。

    当然,展小怜见识过燕回那张模糊性别界限脸后,她是再没发现有哪个男人能美过燕回,眼前这人让她惊讶不是他介于东西方之间面容,而是他脸上一道疤痕。

    从左眼眉骨到右眼下方,划过他挺直鼻梁,延伸到他右眼下方,有一道明显疤痕。疤痕一看就是陈年旧伤,伤口因为时间过久,呈微微暗色,和他脸上其他正常皮肤相比,带着点狰狞味道。伤疤没有扭曲他五官位置,却破坏了那张堪比古希腊雕塑般硬朗面容完美。

    展小怜愣了一下,然后漆黑眼眸落展小怜身上,带着微微错愕,也让展小怜这一瞬加清晰看到这个人面容。一头深棕色头发向后梳着,额前看似随意垂落两缕碎发,却很有目性挡那道疤痕。比一般男性都要长头发和他额前碎发配那张俊朗脸上,竟也十分和谐,混血人种特有气质他身上完全体现,如果不是那道显眼疤痕,这张脸应该能用完美来形容。

    男人本是坦然走出房门,却看到楼梯口无意中看过来展小怜时顿住脚步,除了他眼中错愕,展小怜还看出了他一丝狼狈,而那男人嘴里说了一半话也顿住:“德玛夫人您不用过度紧张,腿上只是擦伤,不影响……”

    展小怜鼓着嘴,眼神从他脸上慢慢滑过去,因为那道疤痕,她没好意思盯着人家看,然后浅浅对着那人点了下头以示问候,男人僵原地,他抬手碰了下前额头发,下意识想挡住脸上疤痕,终他放了下来。

    德玛老太太急忙解释了一句:“啊,少爷,是这样,昨天晚上太晚,夫人考虑安全所以劝莲小姐留下来,夫人安排她薇薇安小姐房间休息了,所以没来得及和您……”

    结果,那男人速转身,匆匆说了句:“抱歉。”随即步走回了他之前走出房间,“嘭”一声把门撞上。

    展小怜:“……”这不应该是一个贵族家庭绅士应该表现出来礼仪吧?肿么能当着客人面使劲撞上门呢?

    德玛老太太张着嘴,走过去敲门:“少爷?!”

    没人开门,想到展小怜还站楼梯口,德玛慢悠悠走回头,掩饰解释:“对不起莲小姐,让您久等了。我们家少爷看到莲小姐以后似乎害羞了,真难得,我们少爷还会害羞。莲小姐请您别见怪,我们家少爷其实是个很好孩子,夫人非常感激您。”

    展小怜扯了扯唇角,也没答话,跟着小老太太走到楼下,小老太太把她带到早餐桌上,“莲小姐您请坐,爱德华夫人昨晚上太累了,她不能过来陪您,所以只能您一个人用餐,如果您有什么需要,请管吩咐,别客气。”

    展小怜入座之后忍不住问了句:“我能不能问问我那些仆从现什么地方?”

    老太太笑眯眯答了句:“啊,那几位也用餐,请不用担心。”

    展小怜明白了,自己动手吃饭,估计这种贵族家庭等级阶层分明,另外地方吃饭了。

    吃完饭展小怜提出告辞,再不走她手脚都不知道怎么放了,因为没跟这样人家打过交道,根本不知道要怎么做才是得体,展小怜不想多待。

    小老太太把管家找来,管家是个老年男人,就想代替主人挽留,结果展小怜委婉拒绝,用了好理由,她还得上课呢。

    因为昨晚上开过来车车牌都被撤了,需要重装上才行,所以管家安排了人把展小怜送了回去。

    回去以后展小怜就让人把昨晚上穿衣服全都扔到壁炉烧了,重换了衣服,然后急急忙忙往学校跑,到了学校被怪脾气导师批了一顿,展小怜厚脸皮笑,嬉皮笑脸保证了一番才过关。

    这事展小怜当天也没敢跟龙谷说,过了好几天身边什么事都没发生,展小怜才给龙谷打电话,把前一阵某天晚上发生事说了一遍,龙谷目瞪口呆,追着展小怜问了好几次:“小怜,你不是骗二哥吧?你说是真?”

    展小怜摊手:“我骗二哥有糖吃?”

    龙谷就要抓狂了:“小怜,以后晚上,绝对不许出去,不管谁找,你就说是二哥规定,不管怎样都不许出去!你终身大事,二哥负责帮你找,你别担心了。”

    展小怜跳脚:“我哪里有担心啊?我是无奈。二哥你不知道,我真没想管乱七八糟事,真,可是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每次都这样都是我碰上,我都不知道为什么,二哥,你说我要不要找个寺庙拜拜佛啊?”

    龙谷扶额:“小怜,你那里是找不到寺庙,倒是遍地教堂。”

    展小怜泪流满面:“那我怎么就这么点背啊?二哥,你是不知道,那是真枪实弹打,我生怕那子弹不长眼打到我,我差点吓尿了,你又不是不知道,我可怕死了。”

    龙谷真是郁闷了,怎么每次都是小怜碰上事,他这是要常住那边前奏?“小怜,不管怎么说,以后晚上不许出门,谁说都不行!”

    展小怜宽面条泪:“可是二哥,我怕那老太太再让人过来请我,你说她们不是有什么礼节吗?我怕她跟我道谢,然后又把我请过去,然后那位吸血鬼公爵又要跟我道谢,再让那管家大叔等我,我不去话管家大叔又说风凉话……二哥,我就是典型悲剧代表……”

    龙谷叹气,他真是服了,真,小怜这气场是不是特别招事?这都有多远躲多远了,怎么到了外面还是接二连三有事呢?“要不小怜,我过去陪你半年……”

    话还没说完呢,展小怜就跟一口拒绝了:“不要!二哥你以为我奶娃娃呢?还陪半年,你说我连枪战片都经历过了,我还有什么好怕?以后再坏也坏不过这个了,我就当我是演电影,你不用担心了!而且我现不是好很吗?再说了,我救可是个公爵,怎么着也不是坏事吧?”

    展小怜只能这么想了,对于落自己头上事,她是怎么着都甩不掉,现就盼着赶紧回归正常,正常了她也就踏实了。

    龙谷肯定不让他来了,她这要是有一点风吹草动就往这边跑,算什么事啊?第一次是情况特殊,毕竟那是直接落她头上嫌疑犯,这次她算做了件好事,而且,还是有点措施,起码暂时没什么事,希望之后也没什么事了。

    龙谷挂了电话直叹气,刚好龙湛从楼上下来,看到他仰躺沙发样子说了句:“要睡觉上楼去,这样躺着像什么样子?”

    龙谷懒洋洋看了龙湛一眼,说:“我想小怜,也不知道会不会好心办了坏事。昨晚上出了点事,出去跟同学参加一个相亲宴,回去路上就遇上刺杀……”

    龙谷话还没说完呢,龙湛已经一阵风往楼上冲,龙谷起身看着他问:“大哥你干什么呢?”

    龙湛头也不回说了一句:“上次是你去帮小怜,这次换我去帮小怜!”

    龙谷一听,顿时一个脑袋两个大,哎?现只能静观其变,他大少爷打算怎么帮啊?

    龙湛不管,人龙大少早就想找个借口去看展小怜了,可是每次小怜都给龙谷打电话,结果弄龙大少爷什么都不知道,小怜那边到底是个什么状况他搞不清,冒然过去了龙湛怕小怜嫌弃他是,所以这次他就先发制人,趁着这个机会赶紧过去见见小怜,龙湛心里有无数个小星星闪耀,奥哟喂,也不知道小怜还认不认得大哥了。

    东西收拾了,当天晚上龙湛出发了,龙谷跟后面拦都没拦住,赶紧给展小怜打了个电话说大哥过去了,展小怜一听,只能叹气了,来就来呗,总不能把人赶走啊。

    龙湛到时候展小怜正上课,大少爷去了也去龙谷给他那个地址,就等学校门口,结果来来往往学生都看着这个气质不凡男人,正以一个极端不优雅姿势抱着一大捧估计能有九十九朵玫瑰红,怕花被挤扁,就是撅着肚子捧着,身边保镖要帮忙还被他踢走了,笑话,这是送给小怜,怎么能要别人帮忙?

    龙湛正等着展小怜时候,突然一个干瘦外国老头走过来,朝龙湛旁边一站,他扭头看了眼龙湛,开口跟龙湛聊天:“年轻人精神可嘉,相信女孩一定会被感动。”

    龙湛看了他一眼,身后保镖立刻围过来,老头见了也知道不是普通人,现普通人出门哪有保镖跟着呢?往旁边让了让,龙湛反正等着也是等着,还回了老头一句:“嗯。”

    老头倒是不搭理,看着也像等人样子。

    展小怜放学还跟导师多聊了几句,把问题问清楚以后才收拾东西慢慢下课,露西又问她晚上有联谊会,要不要参加,展小怜毫不犹豫拒绝了,笑话,她要是再去,是不是就直接没命了?

    慢吞吞往校门走,身后叮当三姐妹正捧着她书看,一边看一边“哟哟”嚷,展小怜现对于则三个美人本身回头率已经完全习以为常,她只管前面走,后面她们怎么样她是完全不管了,总不能把人赶走吧?都是孤儿收养过来,赶走了能去啊?而且,展小怜也发现了三个小姑娘一身本事,要是真出去被人发现了,不定就成人家犯罪工具了。

    还没走到大门,老远就看到侧门边上露出一大捧鲜红欲滴玫瑰红,展小怜心里还说呢,这不年不节,这哪个神经病这个时候买话哄女朋友高兴啊,还是这么打一棒,校门口太显眼了,谁看到都想回头多看两眼,结果这想法还没想完,再往前走几步突然发现捧花人她特别面熟,再然后展小怜下巴咔嚓一下就掉了。

    龙湛和身侧安静等人老头一看到展小怜,同时抬脚要过来,结果撞一块了,龙湛扭头看着那老头,然后抢先一步往展小怜身侧跑,“小怜!”

    展小怜目瞪口呆,知道龙湛要来,但是她不知道龙湛会买玫瑰花等着校门口,展小怜抽搐着嘴角擦汗:“大哥!”

    “小怜!”龙湛邀功似把花往展小怜怀里送,展小怜叹气:“大哥,你又不是我男朋友,你给送什么花啊?”

    那老头一看到龙湛那捧花是送给展小怜,立刻冲了过来:“莲小姐!”

    老头扭头看向龙湛眼神瞬间就充满了敌意,好像要打算跟龙湛抢人似。

    龙湛对这个特别敏感,小怜身边所有雄性都是他敌人,“小怜,大哥来看你了!”

    展小怜伸手扶额:“你要真来看我,就先把这花给我扔了。”

    龙湛看看花又看看展小怜:“小怜,大哥花是送给小怜。”

    展小怜抬脚往外走,老头赶紧跟过去:“莲小姐!”

    展小怜站住脚:“是,管家大叔,你好呀。”

    管家大叔得到回应了,立马高兴了:“啊,莲小姐您好,真高兴再次见到您。”管家大叔斜眼看着那个抱着玫瑰红泪奔男人,开口:“莲小姐追求者可真是多,不过男人花还是不要随便接,有些男人居心叵测,莲小姐可一定要小心啊。”

    展小怜干笑,急忙摆手:“呵呵,谢谢管家大叔,他没事,不是外人,他就是喜欢我不过没找对方法……”

    管家大叔一听,一颗玻璃心顿时四分五裂,他机械扭头看向因为被冷落正抓狂男人,莲小姐和那个男人说是中文,他还完全听不懂,管家大叔握拳,决定要帮公爵大人把男人打败,要不然今晚上公爵大人感谢宴就要泡汤,公爵大人派给他任务也就完不成了。

    龙湛才不管那老头是干什么,他就知道那干瘪老头缠上小怜了,缠着小怜男人全是恶魔,龙大少爷任务就是消灭小怜身边所有雄性,保护可爱小怜。龙湛对身后保镖打了个眼色,那两个保镖会意,趁着展小怜不注意时候,冲过去,一边一个架住管家大叔胳膊,捂着他嘴,速扔进了车里,“嘟嘟”开车,迅速离开。

    展小怜本来还说等她打发走管家大叔了再说,这次刚好龙湛来了,好歹是自己亲大哥,或则借口也好找了,结果她一转身,这边看看,那边看看,根本没发现管家大叔身影,她揉揉眼睛问:“大哥,你有没有看到这里刚刚站了一个大叔?瘦巴巴,留着山羊胡,看到没?”

    龙湛把花扔了,一脸茫然看着展小怜,摇头:“大哥完全没有看到啊!”

    展小怜抓头,自言自语了一句:“完了!我这是不是年纪大缘故?我出现幻觉眼花了?我明明看到人了呀,怎么一转身就不见了呢?”

    龙湛赶紧把展小怜往车边引:“小怜,赶紧上车上车,咱们回家去。”

    展小怜想着自己这一阵是不是神经太紧张缘故,看来今晚上要早睡觉才行,刚好大哥来了还没倒时差,也让他好好睡一觉。

    兄妹俩回家了,缺大德龙湛让人把管家大叔丢到了郊外,还扒了他体面外套,傍晚天微凉,管家大叔就穿着大裤衩,光着膀子站郊外,被冻直哆嗦,他打了个喷嚏,然后仰头声嘶力竭吼:“死小子!竟然这样对待老人家,你给我等着着着着着……”

    龙氏兄妹无比温馨回到公寓,除去龙湛鼻孔眼里塞着卫生纸显得不和谐外,其他一切正常,两人吃完晚餐,然后分别回房睡觉。

    被龙家大少爷毫不留情抛身荒野管家大叔被人找到,感冒发烧打喷嚏,被送医院去了。

    第二天,龙大少爷精神气爽起床,展小怜已经上学去了,龙湛起床以后先跑去顶楼锻炼身体,完了下来,开始把留这里保镖和司机喊过来问情况,问清楚了,龙湛把拳头曲咯吱咯吱响,站起来一边往外走一边说了句:“嗯,敢让小怜陷入险境,我去收拾了那混蛋!”

    保镖和司机同时拉着龙湛,“大少爷,您可千万别冲动啊,那人家又不是故意,而且,人家是公爵,您要是真打了公爵大人,这麻烦就大了,本来是我们小主人救了公爵大人,功劳无限,您这一打,可不就是害了小主人?人家本来要感谢,结果因为您是小主人亲哥哥,人家还不得恨死小主人?那小主人以后这里可怎么学习啊?总不能把小主人带回去吧?”

    这些话保镖他们哪里敢说?纯粹是因为龙谷提前教了一遍,龙谷完全相信大哥为了小怜完全不分对象就会打人,管你是公爵还是伯爵,动手直接先打死再说,打死了再开始想后续事,而且一定是背着小怜做。龙谷对大哥真是太了解了,要是小怜知道还能拦着,他要是背着小怜,那可就没办法了。

    龙湛一听说要是打人了会害了小怜,顿时停下来,伸手托腮想了想:“既然这样,那就想办法偷偷摸摸毒死那个什么公爵母爵,这样小怜就不会有麻烦了。”

    拦着他人都吐血了:“大少爷,小主人好不很容易才把公爵大人救下了,您要是毒死他了,这不是糟蹋了我们小主人一片好心?我们小主人险不就白冒了?”

    龙湛继续坐下来想了想,点头:“有道理。”两分钟后,龙湛突然抓狂了:“啊啊啊,那我作为兄长不就不能为小怜做点什么了?那风头不就全被老二那小子出了?啊啊啊,那小怜怎样才会对我这个大哥刮目相看啊?一想到我可爱小怜竟然不喜欢大哥,我心肝肺都疼啊啊啊啊……”

    众人干笑:“怎么会怎么会?小主人可是很喜欢大少爷,还经常提起大少爷呢。”

    龙湛安静下来:“真?”

    众人齐齐点头:“真。小主人经常提起。”

    龙湛顿时心满意足,“就知道我可爱小怜一定会喜欢大哥……”

    众人叹气:“哎!”

    暂时消停了,龙湛把人管家大叔丢郊外事他跟着就给忘了,结果展小怜放学回家以后就发现家门口停着一辆警车,展小怜开始还疑疑惑惑,警车听她家门口干什么,进去以后一看,发现龙湛手托腮一脸不情不愿表情,警方正对着他做笔录,展小怜奇怪:“大哥?怎么了?”

    龙湛死活不吭声,绝对不要小怜面前提那个,结果他不说,不代表人家也不说啊,警方就说有人怀疑龙湛做了坏事,想要排除一下嫌疑,结果嫌疑人不配合,现要带回去调查了。

    展小怜目瞪口呆,赶紧把龙谷拉到一边:“大哥,你说你是不是做过这事啊?我那天真看到管家大叔了,结果你说没有人,你说人老人家是不是你丢郊外了?大哥我跟你说,这不是什么大罪,顶多花点钱赔礼道歉,你要是不承认,这事情就严重了,人家说你认罪态度不好是不是?”

    结果龙湛出去了还是不吭声,人家警方把他带回去了。

    展小怜:“……”抓头:“又不是杀人放火事,承认一下会怎么样啊?”

    展小怜叹气,啥话没说,赶紧往爱德华七十号跑,这恐怕是展小怜来这里这么多趟,自愿一次,自己大哥把人家管家给扔郊外了,扔郊外就算了,还扒了人家衣服,这明摆着是大哥不对啊,警方能来,肯定是公爵大人报警了,她不来大哥怎么办?

    展小怜叹气,她真是有个好大哥啊!

    看门人一看是展小怜,赶紧去通报,说莲小姐过来了,展小怜觉得自己好苦逼,本来是很牛掰救命恩人,就因为大哥,她得给人家赔礼道歉,那要跟她没关系人就算了,可现她能不管嘛?

    这事展小怜也没跟龙谷说,说什么呀,大哥刚来就给她找点麻烦,她赶紧想法子把这大神送走就行了。

    公爵大人家鬼屋还是那个样子,展小怜这次可主动了,进门之前也不跟守门人说不关门了,进去以后站着门口,听着门被关上,她眼珠子转了一圈,抬头看着楼梯顶端站着人影说话:“哟,黑大叔晚上好呀。”她仰头,笑眯眯朝着沙发走过去,然后往沙发上一跪,抬头看着那个人影继续开口:“黑大叔,你身上伤怎么样啊?有没有好一点?”

    男人站顶端一动不动看着她,半响才开口:“我很好,谢谢。”

    展小怜嘿嘿干笑,然后话锋一转,“那就好。对了黑大叔,管家大叔现怎么样啊?他身体还好嘛?”

    “哦,”男人说:“他得了风寒,正休假当中,我给他放了一个月假。”

    展小怜心虚抓抓头发,“希望黑大叔没什么大碍。”

    “希望如此。”男人回应。

    展小怜咬了咬牙,硬着头皮又说:“那个……黑大叔。”

    男人微微动了下头部,似乎是等着展小怜下面话,展小怜“啪”一声双手合十一副可怜巴巴模样仰视男人,开口:“黑大叔,我是来请求原谅。”

    男人诧异:“原谅?莲小姐是不是有什么误会?”

    展小怜脑袋“咕咚”一下撞沙发背上,闷声闷气说:“那个……黑大叔,欺负管家大叔人我大哥,他刚来第一天学校门口等我,结果碰上管家大叔了,他以为管家大叔缠着我是坏人,所以就趁我不注意时候,把管家大叔给扔到郊外了!黑大叔!请您原谅我大哥吧,他真无心,他要是知道管家大叔不是坏人,肯定不会这样做!”

    男人沉默了好一会,才开口:“我明白了,很抱歉发生这样误会。”顿了顿,他又开口:“我很担心,以为是因为我关系,让莲小姐牵扯上不必要麻烦,既然是误会,说开就好。”

    展小怜一听,立刻一脸感激抬头:“黑大叔,那真是太谢谢你了!你真是个大好人,真!”默了默,展小怜又尴尬开口:“那个黑大叔……我哥,我哥被人给带警察局去了……”

    说完,展小怜就偷偷摸摸瞅了他一眼,心里琢磨着黑大叔和那天早上看到人是不是一个人,毕竟展小怜经常看到黑大叔喜欢外面加一件大外套,就像披风一样,挡住身形,而且还不让人看到脸,但是那个表现出来感觉是很随意很放松,没有丝毫估计,没有意别人眼光,和德玛小老太太说话时候就像晚辈对长辈过于放肆和依赖感觉,从感觉是判断,不太像一个人,可是……

    展小怜伸手抓抓头发,不行,把大哥救出来才是重要!

    男人点点头:“请稍等,我让人陪莲小姐跑一趟,相信很就会没事。”

    展小怜抱拳谢:“黑大叔,你真是好人,多谢多谢。”

    展小怜一骨碌站起来朝着外面跑去,一边跑一边对那男人摆着小手:“黑大叔,我得赶紧走了,我大哥脾气不好,我怕他跟人家打架,那就麻烦了。”

    好了,展小怜龙湛大发雷霆之前把他老人家给弄出来了,龙湛对着展小怜冒星星眼:“小怜,大哥就知道我们家小怜喜欢大哥,大哥进警察局了小怜还想办法救大哥,大哥真感动!”

    展小怜抓狂:“哪个哥哥进去我都会想办法好不好……啊啊,正常人谁想进这地方来啊?”

    龙湛继续星星眼,展小怜吐血了。

    等人出来了,展小怜才给龙谷打电话,龙谷反应是当时就给龙湛打电话,让他没事赶紧回湘江,忙着呢。

    结果人龙大少爷说了:“湘江不是有你?你每次跟小怜怜一块我都没催,我刚来两天你就催,凭什么?小心我揍你,你就是嫉妒我跟我们家小怜关系好!”

    龙谷:“谁嫉妒你啊?大哥,你赶紧回来,小怜要学习呢,你那干什么啊?家都不要了是不是?对了,你那位小明星女朋友昨天晚上还来找你,说好几天没看到你了,她刚走,你那位红颜知己也找过了了,问你是不是出事了,两美女一个比一个漂亮,你赶紧回来去滋润滋润人家……”

    龙湛不为所动:“好不容易跟我们家小怜一块,哪都不去,我要多陪小怜一阵子,培养一下我们兄妹感情。”

    展小怜半死不活趴沙发上:“二哥你一定得把大哥弄回去,一来就给我惹事!”

    龙谷挂了电话又给展小怜打过去:“小怜,你再忍几天,对大哥好一点,大哥一感动不定就回来了。”

    于是,展小怜奉行龙谷原则,对龙湛好一点,结果,龙大哥除了天天喷鼻血,就没有回来打算,大有一种要这里过到年底感觉,展小怜瞬间就内牛了,肿马能介个样子?大哥到底要到什么时候成能回家?人家公爵大人邀请去吃饭,结果他差点跟公爵大人管家大叔打起来。

    龙大少说了,所有靠近展小怜雄性必须退散,对于公爵大人用餐时和展小怜保持一个长桌子距离,龙大少爷很满意,拍拍展小怜肩膀,说:“小怜,交朋友,就要交爱德华公爵这样,这才有绅士风度!”

    展小怜宽面条,大哥,这才是她不愿意跟公爵大人接触大原因好不好?正常人谁请人吃饭用那么长桌子啊?但是龙大哥很满意,极力推荐公爵大人型雄性,甚至信誓旦旦说,以后就要给展小怜找这样靠谱男朋友,展小怜有一种想撞墙冲动。

    公爵请完了公爵家那位老夫人请,结果龙湛又差点和老夫人接展小怜司机打起来,展小怜都哭了,打电话给龙谷告状,龙谷叹气:“小怜,要不换个对付大哥方针?对他坏点,把他打击回来。”

    展小怜立刻对龙湛实行毒舌方针,结果龙大哥几天没出门,每天都坐被窝里摘花瓣,“小怜喜欢大哥,小怜不喜欢大哥,小怜喜欢大哥,小怜不喜欢大哥……”

    眼看着龙湛这就跟得神经病似,展小怜只能道歉,结果,龙大少爷当时就打了鸡血,对着展小怜冒星星眼:“小怜,大哥就知道你喜欢大哥!”

    展小怜叹气,大哥没救了。

    龙湛就像个变异护花使者,每天啥事没有,就等校门口接展小怜放学,早上起来送展小怜上学,她身边一旦有雄性生物出现,绝对会被龙湛打个半死,班上男生看到展小怜就躲远远,展小怜身上就跟有魔咒似,谁晚上跟她打个招呼,第二天早上就会出现医院,公寓周围有只公狗,展小怜就喂了半块面包,结果第二天就成了狗肉,展小怜还说昨天那条小狗怎么不见了,其实早上她吃肉片就是,只是展小怜不知道而已。

    龙湛少爷丝毫没觉得自己这样有什么不对,他眼里,小怜身边那些男人没个都是居心叵测,没个都想打小怜注意,他作为大哥,保护妹妹是应该,小怜根本不需要感谢他。

    当然,让龙少爷生气就是那位没脸见人公爵大人,动不动就让那个老家伙来接小怜共进晚餐,要不然小怜看着,龙湛绝对会冲过去,把那什么公爵母爵打他爹妈都不认识。

    ------题外话------

    胖妞妞们看到置顶帖门牌妞4投票减肉肉报告木?掉肉肉,绝对掉肉肉,胖妞妞们记得给爷投票减肉肉,各种有效,票票不投过期,胖妞妞们记得多戳几下,渣爷掐腰得瑟,票票票票票票票票票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