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臣服 > 第347章 耍人玩是不对的

第347章 耍人玩是不对的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因为龙湛原因,展小怜近和班上同学关系都疏远了,没办法她总不能丢下哥哥不要啊。以前周六周末展小怜是睡觉,现她休息时间都奉献给龙湛了。

    好不容易熬到休息日,说好明天出去玩,龙湛来了这么长时间,都是附近转,明天要去参观国家广场和王宫大殿,因为不想参观时候人太多,展小怜跟龙湛说好起个大早,除了一堆保镖,还带了不少吃和用,反正两个人每次出去,就跟搬家架势似,能带都带了,为了出行舒服,龙湛来一周后就定了一辆房车,之前周边地区时候用不上,这次两个多小时路程,倒是派上用场了。

    展小怜学校位处一个风景秀丽繁华小镇,估计是镇长治理有方原因,小镇虽然不大,不过四通八达道路畅通,周围山明水秀空气清,可以说是度假养身绝佳地方,很多发达城市超级富豪们都选择假期到这里来度假,顺便感受下小镇人文气息,小镇还有个好听名字,翻译过来就是安享小镇。

    安享小镇,除了公爵大人那座生人勿近霸气又低调黑色建筑物,展小怜所上大学也是这个小镇标志性景点之一,学校本身风格就是轻松自由积极,学习氛围很活跃,主要是开解学生是发散思维,男女生比例为5:4,排世界级大学中前二十名,不算顶尖,但是绝对不是混文凭地方,这也是展小怜为什么跟着导师学习比较用心缘故。

    第二天出行,除了房车还有三辆保镖车,展小怜和龙湛还有叮当小美人们都挤房车里。

    因为龙湛是她们主人,所以三个小姑娘对龙湛很喜欢,看到龙谷她们会齐齐躲开,因为小主人说了会被潜,虽然她们不知道被潜是什么意思,不过很明摆不是好事情。现她们死活挤房车里,对着房车里电视机又是唱歌又是跳舞。

    展小怜对三个小姑娘还是挺喜欢,所以对她们比对其他人要纵容一点,有时候偏要跟她挤一个车,展小怜都会随便她们胡闹,挫一次就是被三个小姑娘挤到后面车上去了。

    展小怜跟龙湛一边一个坐沙发上,龙湛正交展小怜玩牌,展小怜脑子那是真聪明,她自己也知道,本来玩时候就她就漫不经心,要是换了龙谷她还用心一点,结果连玩两局,展小怜都输了,这才让她重视起来,睁大眼睛聚精会神盯着龙湛手,想看看他有没有玩花样,结果眼泪都瞪出来了也没看出窍门。

    龙湛熟练玩着手里牌,隔老远能准确把牌发到展小怜面前,他星星眼看着展小怜,笑眯眯解释:“玩赌靠就是三分技能七分运,要说窍门话,看玩花样。赌场出千就是找死,除非手到摄像机发现不了,剩下就是眼力记忆和运气,玩上了就赢,不然就输。”

    展小怜把牌拿过来,学着龙湛样子发票,结果把牌飞四处都是,展小怜打击:“大哥,你总算有样东西让我佩服了。”

    龙湛瞬间得瑟了,对着展小怜冒星星眼:“是吧?是吧?小怜,你想不想学,大哥可以交你。”

    展小怜摆手:“我没打算开赌场,就不要了,大哥你还是留一样让我佩服东西好了,呵呵。”

    龙湛想想也有道理,继续跟展小怜玩牌。那边叮当三姐妹跟着电视里美少女组合一起唱歌跳舞,看着可高兴了,对于房车小镇一端摇摇晃晃路上走行程一点都没收到影响。

    展小怜打开窗户探头一看,叹气:“这段路好一阵子了,一直没修,可真麻烦,这要是下雨或者什么事底盘低话,估计直接就挂上了……哟,这边这个坑大了,没这里搁浅辆车真是奇迹。”回头跟龙湛摊手吐槽:“看看这条两个月还没人管路,我瞬间觉得国内国外其实都一样,效率是个大问题。”

    龙湛不敢挨过去,怕流鼻血让小怜嫌弃,就拉开后窗户看了眼,然后摊手附和:“就是,小怜大哥觉得你说对。”

    车开过去展小怜才放心,嘴里说了句:“下午早点回,省看不清路车不小心陷进来,那就麻烦了。”

    龙谷时候带着展小怜到这些地方来过,所以她记得路,这次她就是充当龙湛导游身份,帮龙湛带路参观,龙谷当初是怎么跟她介绍,现她就还是怎么介绍给龙湛,龙湛也不知道认真听了没,反正展小怜跟他讲解时候,龙湛就冒着星星眼对着展小怜看:“小怜,大哥觉得我们家小怜好厉害,这些都知道。”

    展小怜翻白眼,换个地方继续讲:“这里这个被围起来两个位置,是两百年前国王为一个东方人勇士授予爵位地方,据听说那是早一位被授予爵位华人,而且,授予爵位同时,还给这位华人赐了一个皇室专用姓氏爱德华。不过因为皇室成员分散各地,所以后来爱德华这个姓氏分流,这位被授予爵位华人后来也因为被同僚排挤和打压,所以他去世以后,后代也逐渐隐没起来,现今除了皇室,没有人知道这位被授予爵位后代是那一族爱德华姓氏……那个座椅曾经是第一百六十四国王陛下见客时坐……”

    龙湛继续星星眼:“小怜,你怎么这么厉害?大哥好激动。”

    展小怜叹气,当没听到:“大哥,你听不听了啊?我讲这些都是当初二哥讲给我听,你不听我就不讲了。”

    龙湛立刻举手:“听!大哥一直听啊!小怜,继续啊!”

    展小怜点头,一边走一边指着前面一个屏风继续讲故事:“那个屏风也是有典故,你看木雕花纹和图案,据听说这是从我们家国家运过来,是当时两国邦交见证之一……”

    展小怜讲了一路故事,龙湛听兴高采烈,就连陪着他们保镖都围过来听,结果全被龙湛给打了一顿:“你们围着我们家小怜干什么?是不是觉得我们家小怜长可爱?我告诉你们,你们是一点指望都没有,我绝对不会把小怜嫁给你们这帮王八蛋死小子……”

    展小怜擦汗:“大哥,你干嘛啊?人家听故事呢。”

    展小怜真心觉得她大哥有被害妄想症,她是倾国倾城美人吗?她是那种让人一见钟情姑娘吗?她明明是人家眼中认为女汉子好不好?展小怜也就是到了国外以后才装淑女,虽然装淑女时候时不时会因为某些人某些事一不小心原形毕露,不过从整体情况来说,展小怜装淑女路线还是挺成功。

    故事继续讲,龙湛也暂时消停了,虽然一会功夫后又会原形毕露。

    展小怜讲故事时候,龙湛就拿一个专业相机对着她拼命拍,换个背景又开始,龙湛这是决定把自己丢失那些照片给弥补回来,多拍一些照片回去洗出来贴房间。

    龙湛房间是整个龙家大禁区,除了他自己,谁都不能进去,谁敢不经同意踏进去一步,那是必死无疑,就算是打扫卫生阿姨也只能锻炼身体区域打扫,龙湛是睡觉卧室是绝对进不去,就算是换衣衣物,都是龙湛扔出来人家拿去洗,为此龙湛还卧室门口装了监控,谁进去立马就被发现。

    龙湛卧室其实有秘密,满屋子都贴了展小怜照片,墙上已经贴了好几层,那么大一个卧室,已经实没地方贴了。从展小怜还襁褓里到牙牙学语年纪,从她穿着尿不湿摇摇摆摆走路到蹦蹦跳跳乱跑,从她上初中到高中毕业,从大学到现,真是应有有数都数不过来,这照片收集,绝对比展小怜自己现有照片要多了不知道多少倍。这要是不知道人看到,绝对以为这人是变态,暗恋照片里姑娘,其实这就是一个有着严重恋妹情结哥哥干事。

    当然,这也是为什么龙湛严禁人家去他房间原因,他不是怕人家知道他秘密,龙大少爷坚定认为,哥哥爱妹妹是理所当然,他不让人进去原因只有一个,他是绝对不会让那些人看到他心目中“可爱漂亮、比人民币还要人见人爱”小怜照片。

    外跑了一整天,皇宫肯定没法轻易进去,一群人就门外转了转,展小怜这体力真是没那么好,叮当三姐妹还这里一个跟头那边蹦跶一下,展小怜走不动了。该看都看过了,展小怜小手一挥,吩咐大家,看完了回酒店,明天继续参观下一个景点。

    连续两天,一直都外面跑,与其说带龙湛出去看景区,不如说带几个国内过来保镖看景区来确切,初次出国保镖高兴拍了很多照片合影什么,准备拿回去给老婆孩子女朋友老娘看,而龙湛也不管其他,就盯着展小怜一个劲拍,还不敢靠太近,怕流鼻血让展小怜嫌弃。

    两天参观结束,展小怜一行人周末晚上往小镇赶,打算天黑之前赶回去,明天还得上学,展小怜不想外头过夜,要不然怕耽误上课,所有都心满意足,包括龙大少爷,虽然他陪小怜出来逛了一圈什么都没看到,但是因为照相机里照片大丰收,所以龙大少爷真很高兴,觉得他们家可爱小怜怎么拍照片都好看,其实这就是他自己这样认为,展小怜要是看到那些照片,绝对能删掉一大片,拍太挫,把她拍那么胖,摄影师怎么不去死啊?

    车开回去路上,展小怜懒洋洋打了个呵欠,她是真累了,体力这玩意不是吃饭睡觉就能比人家强,这绝对是慢慢锻炼出来,展小怜就是个这辈子指望睡觉中度过人,是绝对不会参加体力锻炼,所以她是累一个,后龙湛催促下爬到床上躺着,房车摇摇晃晃,就跟小宝宝摇篮似,很就把她晃睡着了。

    毕竟是车上,展小怜其实是处于半睡半醒之间,所以车停下以后她还反应了好一片,老半天后发现没人喊她,睁开眼睛一看房车里没人,倒是车外面叮当三姐妹吵吵声嗷嗷,展小怜坐起来,揉着眼睛发了一下呆,觉得叮当小丫头们怎么这么吵啊?

    再次打了个呵欠,穿上鞋,走到门边伸手拉开门,迷迷糊糊问了一声:“大哥,到了怎么不叫我啊?……哎?”

    展小怜愣住,发呆,车半途停下,前面还汇集了挺多人,包括龙湛和保镖们,她往后一看,前后除了他们几辆车外,还额外停了好几辆。

    她抬起往前走,这才发现前方就是之前来时候路过陷坑,这下好了,她乌鸦嘴说中了,还真有车陷那个坑里,因为坑段足足有一辆车长度,所以现有个倒霉鬼车刚刚好是卡头卡尾,整辆车都卡那个坑段里,这要是车体小一点不定也没这么难弄,有人不怕脏搭把手抬一下估计就能出来,偏偏那车是个加长,卡那叫一个结实,要要是敲扁了车,不定就能直接铺那一块当路了。

    展小怜看了眼车牌号,然后叹气,她跟公爵大人还真是有猿粪啊,又碰上了,她要是现缩着脑袋回车上还来不来得及啊?

    “哟——”叮当小美人速围过来:“小主人,过不去!”

    叮叮挤开叮当,站展小怜面前晃,指着前面嚷:“哟——小主人,公爵大人,陷住!”

    当当点头附和:“哟——就是就是!”

    展小怜摊手:“这就是有钱人骚包骚,买那么长车干什么啊?被陷住了吧?活该!不过话说,这地方怎么没人管啊,我觉得这地方应该很高效,毕竟公爵大人可是住安享小镇。”

    展小怜话刚说完,身后突然有人接话:“哎呀,是莲小姐。”

    展小怜回头,发现是笑眯眯管家大叔,展小怜急忙打招呼:“管家大叔你好呀。”

    管家大叔对展小怜点头:“这里可是两个城镇交界处,两个城镇一直因为这个地方吵架,所以这里既是两个城镇争夺地方也是互相推诿地方,谁都不愿意让对方占到便宜,所以这个路段一直卡这里,没有人愿意让对方占便宜。”

    展小怜叹气:“现估计不愿意也得愿意了,你们家公爵大人车都被卡住了,公爵大人要生气。”

    管家大叔摆手:“我们家公爵大人可是很温柔,很少生气,只是他很奇怪,为什么这个地方一直没人维修,公爵大人只有去皇宫时候才会路过,而且他那么忙人怎么会有时间管这样小事呢?”

    展小怜干笑:“这就是他不管报应吧,自己车被陷住了,看样子没有拖车是出不来了。”

    管家大叔擦汗:“莲小姐,您可不能这么说,公爵大人真很忙……”

    展小怜摊手:“完了完了,我明天还要上学呢,这样下去看来要这里过夜了。”

    正说话呢,龙湛突然冲了过来:“小怜!”

    展小怜抬头:“大哥?你身上怎么有泥浆?”

    龙湛冲过来就拉展小怜手,“大哥请人找了辆车过来接我们,先回去,这辆碍眼车不拖走,我们车就过不去,让他们等着,我们先回去。”

    叮当三姐妹同时“哟”了一声,然后就看到龙湛鼻子下面喷出一道红色液体,展小怜脸上挂了三条黑线,迅速对龙湛退避三舍。

    管家大叔目瞪口呆,指着龙湛大喊:“变态!就是变态!正常人谁看到妹妹会流鼻血?!”说完,管家大叔笑眯眯对着展小怜发挥毒舌功力:“莲小姐,您确认这个粗俗无礼男人是您哥哥?您确定他不是混入您几个哥哥行列变态男?莲小姐,您真觉得有有必要去验一下dna?”

    龙湛怒了:“你这老头怎么说话呢?怎么说话呢?”

    管家大叔都跟龙湛吵上瘾了,“我哪里说错了?你就是变态,是变态!要不然你一个当哥哥拉一下妹妹手就流鼻血,就是变态,就是变态!”

    龙湛挽袖子,打算把管家大叔打一顿,展小怜一看又要打起来,赶紧把龙湛推开,开玩笑吧,管家大叔那干瘪老头,哪里是龙湛对手,要是龙湛有机会出手,能把管家大叔那两根肋骨给打断了。

    展小怜一边推着龙湛一把跟管家大叔赔不是:“管家大叔你别跟大哥一般见识,我大哥就是脾气不好……呵呵。”掉头就跟血崩似狂喷鼻血龙湛说:“大哥你跟人家老人家打架啊?丢不丢人啊?你真把人打伤了可怎么办?人家说不对肯定是你啊?”

    龙湛伸手捂着鼻子,不让鼻血往下流,嘴里说道:“小怜,大哥自己走……”

    展小怜拍手,跟龙湛后面,脸上表情都不知道该怎么形容了,她大哥这毛病到底什么时候才能好?想想这都几年了,展小怜不由自主叹口气,估计大哥好不了了。

    经过那辆车时候,展小怜看了眼车里,里面除了司机没别人。

    正慢吞吞走呢,突然听到龙湛招呼她:“小怜,车那边……喂,那车有人定了,……哎?哎——?”

    然后龙湛就看到他刚刚谈好那辆车突然启动,直接开上路了,司机从里面探头不好意思跟龙湛摆摆手说了一句,“不好意思啊客人,有别客人出了双倍价钱请我,所以我只能倒戈了。”

    展小怜走几步看向龙湛,睁大眼睛问:“大哥,你是不是跟人家还价了?”

    龙大少爷出门就专门挑贵来,怎么可能会还价?龙湛被那司机气抓狂:“明明是他自己出价!”

    展小怜摊手,吐出口气:“被人挖墙角了吧?”

    龙湛眼睛冒火:“那司机死定了,我亲手掐死他!”

    展小怜斜了他一眼:“那说好了,你要是杀人话我是不可能救你,法制社会,杀人偿命。”

    龙湛立刻对着展小怜星星眼:“小怜,大哥就是开玩笑,小怜千万别当真,大哥可是合法公民。”

    展小怜摊手,干巴巴说:“那我就放心了,呵呵。”

    龙湛手托腮,“小怜,给管家打电话,让他安排车来接,还有一个小时车程,这太爷眼看着就要落下去了,一直等着不是回事。”

    展小怜指着房车说:“手机车里。”

    叮当小美人立刻举手:“哟——我们去拿!”然后速往房车跑。

    展小怜心里还奇怪了,公爵怎么不车里啊?她左右看看,突然看到离稍微远一点地方站着几个人影,中间一个穿着黑色披风男人不就是公爵大人,为了怕人家看到,竟然跑到那么远去。

    展小怜撇嘴,又不是见不得人模样,不就是脸上多了一道疤痕吗?有什么了不起啊!展小怜这丫头心眼可坏了,故意隔着老远就举着胳膊对公爵大人挥手,一边往那边走一边喊:“哟,公爵大人你好啊,真巧啊!”

    说着,展小怜就往那地方走,龙湛一见她过去,立刻跟过去当护花使者,“小怜,这人都没脸见人,你别过去,所有男人都是想打小怜注意,小怜别搭理他……”

    展小怜扭头,阴测测看着龙湛说了句:“我不该搭理人应该是大哥,大哥一直我班上都没人缘了。现也就公爵大人愿意跟我说两句话,我不理他理谁?”

    其实关键问题是,公爵大人这个镇上好歹是有头有脸人物,这人哪都有强弱之分,特别是对展小怜这种没有任何背景根基,就是来学习外国小姑娘来说,结识当地一些有头有脸人物用来当保护伞是必不可少,就展小怜现住公寓,周围人慢慢知道公寓主人就是个小姑娘以后,那欺负人排外感觉慢慢就出来了,有点什么垃圾就能随手往这地方扔,仆人和仆人之间言语上就能听出来哪个是被欺负。

    本来展小怜对着这些根本没意,她就是无意中听到隔壁一个小镇富人家仆从跟自己雇佣佣工说话才知道,原来这种八卦是非欺负人事哪里都有啊,虽然到现为止还没有人敢对她怎么样怎么样,不过这时间久了总有碰面时候,那时候不也一样找气?前一阵是龙谷,这一阵是龙湛,这家里有了男主人,外面人还是会顾忌一点,可是龙湛肯定不会长久待着啊。

    想找一个人当靠山,好办法就是和这个人成朋友,朋友可是不分男女性别界限,要是太仰视了,这靠山靠不了长久,迟早有一天会被山给压死,所以找个人当朋友当靠山是理想状态。公爵大人这个小镇是被人默认为一个富有皇家背景爵爷,具体其他没人知道,就连镇长邀请,公爵大人都不会应邀,谁都知道这个人不是普通人,所以谁都不敢靠近。

    人和神区部,一个是用来相处,一个是用来仰望。仰望一个人那是崇拜,注定成不了朋友,而展小怜这个缺大德孩子现要做,就是要把这个人拉下神坛,脱去他神一样外衣,让他沾上点人味,他下了神坛,褪去了神外衣,这样才有可能成为朋友。

    展小怜速跑过去,笑眯眯跟公爵再次打招呼:“黑大叔,你好啊。”

    公爵身体是背对展小怜,听到展小怜声音微微侧身打了个招呼:“唔……莲小姐,你好。”

    展小怜就歪着身体想往他面前蹭感觉,结果公爵似乎有所觉察,身体始终保持着一个侧身对着展小怜姿势,一旦展小怜往他面前凑了,他就会侧过身,所以展小怜压根就看不到他脸。

    展小怜嘻嘻笑开口:“哟,黑大叔,你怎么跟你家里感觉有点不一样啊?哎,那不会是你车吧?这可怎么办?你也没车了呢。”

    “嗯,”公爵应了一声,因为展小怜厚着脸皮往她面前凑,他扭过头看向另一边:“我已经通知人过来接了。”

    展小怜立刻睁大眼睛,努力看着他说:“啊,太好了,公爵大人,能不能看咱俩同时落难份上,带我一程啊?”

    公爵脸上戴着一副宽大墨镜,又或者他那副墨镜根本就是量身定制,所以把他脸挡严严实实,就算让人看也看不出他脸上到底有什么,展小怜厚脸皮要求蹭人家车,公爵大人明显就是不愿意,这个人全身上下都写着“无关紧要人请勿靠近”字样,可是展小怜这娃就是假装没看到。

    笑话,她都看过这个人窘迫狼狈样,还要让他爬到神坛上让她仰望,那她不是傻子吗?就算不能乘车,好歹也让人看到她和公爵大人其实是熟识,过程没所谓,目达到就是行嘛,于是,展小胖妞一脸星星眼看着公爵大人,喜滋滋说:“黑大叔谢谢你啊。”竖大拇指:“你真是个大好人!”

    公爵大人:“……”他分明,什么都没说。

    龙湛结果叮当三姐妹递过来手机,看着展小怜谄媚样,内牛满面:“小怜……”那家伙丑连脸都不让人看了,有什么好看?

    展小怜跑过去拿起手机给管家大叔打电话,挂了电话就一起,公爵那边人先打电话,所以他们车很来了,公爵几个保镖簇拥下坐进备用车里,上车以后不知道为什么车门一直没关,展小怜扭头看到了,突突跑过去,一手掰着车门,一手弯腰看着车里面公爵,笑嘻嘻说:“黑大叔,我刚刚也打电话通知管家让他安排人过来接了,就不蹭了,嘿嘿,黑大叔拜拜。”

    然后展小怜不等公爵大人回应,伸手把车门关上了,后退一步,笑眯眯对着车里面人摆手:“拜拜!”

    周围听到动静人沉默。

    那才车停了一会,车里司机紧张抬眸,从后视镜里想看一眼公爵大人脸色,结果墨镜挡住了脸,司机缩着脖子开车,走了。

    展小怜笑眯眯站着外头摆手,等车开走了,伸了个懒腰往房车里走:“我先去睡一觉,等车到了跟我说一声。”

    还走到房车门口呢,抬头就看到管家大叔黑着脸站展小怜面前,展小怜一看他发黑表情心里就打鼓:“管家大叔竟然被丢下了?黑大叔太不像话了……”

    “莲小姐!”管家大叔完全黑化了,他抬起头,他开口:“呀,我们公爵大人可是很难说话,莲小姐因为是帮助过公爵大人,难得公爵大人默认莲小姐同车同乘,没想到,”山羊胡翘起来,管家大叔满脸笑容说:“被耍了!”

    展小怜:“呃……”擦汗,“管家大叔,我是怕公爵大人不习惯和陌生人坐一块,我是替公爵大人着想。”

    “呀呀,”管家大叔依旧笑意盈盈说:“被邀请吃了共进晚餐老熟人,怎么会是陌生人呢?被耍了,果然被耍了,公爵大人现一定非常愤怒,竟然被耍了!”

    展小怜蚊香眼:“管家大叔……”

    龙湛冲过来挽袖子:“你这山羊胡跟我们家小怜瞎说什么?我们家小怜都说替那什么什么公母着想了!”

    展小怜赶紧让叮当三姐妹拉住:“大哥,管家大叔开玩笑呢。”

    管家大叔当场拆台:“哪里,我是说真,公爵大人被耍了!”

    展小怜再次蚊香眼:“管家大叔……”肿么能介个样子呢?她明明就是想蹭个人气……

    龙湛继续挽袖子:“小怜都说不是耍了……”

    展小怜伸手拉住管家大叔衣袖:“管家大叔,我有罪,我忏悔……那,管家大叔说肿么办啊?那人都走了,总不能喊回来吧?”

    结果,山羊胡管家大叔开口:“莲小姐,虽然你帮过公爵大人不少次,也感激莲小姐,但是莲小姐每次都是急匆匆来急匆匆去,就好像敷衍公爵一样,莲小姐这样真实一点爱心都没有,公爵大人原来家中,好歹还有凯文显示陪伴,如今就孤零零一个人……”

    展小怜宽面条泪:“管家大叔,黑大叔阴森森,好恐怖!”

    山羊胡管家一脸不高兴:“阴森森?恐怖?真是太可怕了,公爵大人怎么会和这些词挂钩呢?莲小姐真会开玩笑,公爵大人本来就是个害羞人,他分明是自卑心作祟,难道莲小姐以为公爵大人是为了保持神秘感?”

    展小怜:“……”她就是这样认为。

    山羊胡管家一转身,不高兴走了。

    展小怜垂头丧气回到房车上,刚沙发上坐下来,山羊胡管家又出现房车门口:“莲小姐,个人觉得您应该向公爵大人道歉,公爵大人现一定正黯然神伤,因为您玩弄了公爵大人感情。”

    展小怜下巴咔嚓一下掉了,她捧着脸无辜:“没有啊!我就是跟他说想蹭他车,后来我决定不蹭了,我跟他什么事都没有,我从来没有玩弄黑大叔感情啊!”

    山羊胡管家指控:“莲小姐也说了,想乘公爵大人车,后来又说不乘,这种把别人感情抛起来又扔下去行为,难道不是玩弄感情?莲小姐,我一直觉得您是一位温柔善良善解人意好姑娘。”

    展小怜内牛:“管家大叔,我现还是一位温柔善良善解人意好姑娘啊……”

    然后展小怜发现自己说完了,管家大叔也走了。

    展小怜吐血,管家大叔别看是个山羊胡老爷爷,笑脸毒舌功力可是比他家那位主子牛逼多了。

    好不容易等来车了,展小怜和龙湛先乘车回家,叮当小姐妹一个挤龙湛旁边,一个挤副驾驶座一个宝贝旁边,还有一个让她跟其他人一块走坚决不乐意,后警察警告口哨声中蹲后备箱里被拖回去了,回家以后警察叔叔上门,把当当和司机训了个狗血淋头,然后还罚款了两千块钱,展小怜指着当当训:“从你零花钱里扣!”

    当当坐地上蹬腿,“哇哇”大哭:“哇,不要哇——”

    叮当和叮叮一起摆pss,幸灾乐祸:“哟——”

    第二天一放学,展小怜就背着龙湛主动去见公爵大人,木办法,人屋檐下不得不低头,要是那山羊胡老管家一直揪着她说玩弄公爵大人感情,她这是满身张嘴都说不清了。

    门被人打开,司机已经能轻车熟路把车开进去,正门口停下,展小怜从车上下来,管家大叔已经笑意盈盈等那里了:“原来是莲小姐,再次见到您我可真高兴。”

    展小怜干笑,“管家大叔。”

    管家大叔翘着他山羊胡看着展小怜,“莲小姐请稍等,请容我禀告下公爵大人。”

    展小怜就是来道歉,唉,本来她就是想沾沾公爵大人人气,这下好了,人气沾上了,也被公爵大人家管家大叔给赖上了。

    进门之前,展小怜再三跟看门人叮嘱:“小哥,我就是过来道个歉,千万别关门!”

    结果人进去了,门也被关上了。

    展小怜:“……”太不人道了!

    房子还是原来那样,还是开了壁灯,不过客厅正中央吊顶灯不知道为啥今天也开了,展小怜抬头看着吊顶灯时候,公爵声音楼上响起:“莲小姐?”

    展小怜伸手指着那吊顶灯,好奇问:“黑大叔,这个灯今天怎么也开了?我来了这么多次,这个还是第一次看到呢。”

    公爵愣了一下,然后他闷声闷气应了一声:“这是杰拉尔管家开,他可能觉得光线太暗缘故,请别介意,如果觉得不适应可以关掉。”

    展小怜一听,立马伸出胳膊阻止:“千万别!我太适应了,我们家灯是全开,虽然浪费了不少电费,不过有光明嘛。”然后展小怜熟练走客厅中央,往沙发上一蹦,跪沙发座上,把下巴搁沙发背上,晃着身体继续开口:“黑大叔,我今天是来道歉,我昨天时候本来是想蹭黑大叔车坐,不过我突然想到了那车就那几个位置,我要是上去了我哥怎么办呢?总不能让黑大叔保镖下来让我哥坐吧?所以我就改变主意了,黑大叔,你千万别因为这个事跟我生气,我没想耍着你玩,真。”

    公爵似乎楞上面,半响他楼梯上端来回走了几步,然后停下来,两只手撑楼梯扶手上,开口:“莲小姐,我没生气,你别多心。”

    展小怜一听,就哭丧着脸说:“我没多心啊!黑大叔,不是我说,你们家管家大叔你得好好管管,太欺负人,我都没耍着你玩,他偏说……”

    展小怜还没说完,偏门一响,管家大叔走进来,单手托着一直托盘,往展小怜面前一搁,微笑着开口:“莲小姐,请用水果。”

    管家大叔说完走了,展小怜无辜抬头看着公爵:“黑大叔,你得证明,我什么都没说,我真没说管家大叔坏话,你得和他说清楚。真!”

    公爵伸手撑住脑门,无声抖着肩膀笑。

    展小怜宽面条泪,她刚刚什么都没说,真。

    龙湛一直等家里,结果等到太阳落山了还没回来,龙湛急了:“小怜是不是被人绑架了?是不是和别人约会了?是不是又去参加相亲宴了?肿马还不回来?叮当她们也没回来?难道有人连叮当们都一起绑架了?”龙湛托腮:“要是能把她们一起绑架了,那说明对方势力非常强大,不能坐以待毙……”

    龙大少爷都想到外太空去了,晚饭也没吃,坚决要等展小怜回家吃晚饭,保镖来来回回找了n趟,就是没往公爵大人家方向想,然后,展小怜车到门口了。

    龙湛抓狂了:“小怜,你去哪了?大哥一直等你吃晚饭!”

    展小怜笑眯眯进去:“啊,那一起吃吧。”

    龙湛:“……”然后点头:“好。”

    兄妹俩坐下来吃饭,龙湛眼巴巴看着展小怜,问:“小怜,你去哪了?大哥都担心死了。”

    展小怜抬头看着龙湛:“唉?我昨天不是得罪了黑大叔?我今天去缓和关系去了。”

    龙湛瞪大眼:“小怜,你应该带着大哥一起!”

    展小怜喝汤:“你去了又要跟山羊胡管家大叔打架,你吵不过他就要动手,我才不要带你去。”

    龙湛内伤:“大哥那是保护小怜。”

    展小怜回了两个字:“不要。”

    龙湛心脏直接中枪,打击深重:“小怜!”

    展小怜其实已经吃过了,她就是为了不让龙湛伤心才坐下又吃东西,一边吃东西一边跟龙湛说了句:“对了大哥,我跟公爵大人说好了,这个周六他来我们家做客,你到时候可不能欺负人。唔,”展小怜对管家招手:“周六有贵客,打扫房间,闲杂人不能乱跑,另外,周六时候暂时把叮当她们电视和碟片收走,不许蹦来蹦去吵死人。”

    叮当小美人立刻从楼上奔下来:“哟——不要!”

    展小怜冷脸:“不行。”

    三个小姑娘集体放赖,展小怜指着那三人对门口保镖说:“把她们三拖出去打包,送给我二哥潜了。”

    叮当小美人们瞬间老实了。

    展小怜邀请公爵大人来家里做客,高兴人其实是山羊胡管家大叔,还有三四天才到了,山羊胡就开始给公爵大人做做客衣裳了,公爵大人这都多久没出去了?开始都是有头有脸人给公爵大人发邀请函,结果他一次都没去过,后来也没人请了,请了公爵大人不去就算了,还惹公爵大人嫌弃不是?

    管家还以为自己这辈子都不会看到,公爵大人走出这个家门去人家做客场景,结果晚上公爵大人和莲小姐用餐,山羊胡大叔推荐吩咐人送菜时候就看到莲小姐歪着身体,扯着脖子跟公爵大人说了句:“黑大叔,我都来你们家吃了好多顿饭了,趁着我大哥还,我和我大哥也邀请你来我们家做客吧,礼尚往来嘛,要不然我这心里也过意不去,我以后都不敢来了是不是?我们家有位除非是我从国内带过来哟,刚好让公爵大人尝尝我家乡菜是什么味道,和你们这里西式饮食完全不同……”

    管家第一反应就是看向公爵,按照他经验,公爵就是用沉默拒绝,果然,公爵什么话都没有,正常情况下,一般人都会知道这是拒绝表示,不敢再提,结果莲小姐不知道,她高兴一拍手,说:“啊!黑大叔,那我们就说好了哈!”

    管家大叔目瞪口呆,就连公爵大人正用餐手都顿住,然后慢慢抬头,莲小姐已经笑眯眯低头切牛排了。

    再然后,这就成了被默认约定了。

    ------题外话------

    晚上9:3之前就不算晚,转个圈,渣爷圆滚滚v5,胖妞妞给渣爷投票票掉肉肉才v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