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臣服 > 第349章 人生无处不狗血

第349章 人生无处不狗血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电话突然没了声音,然后就是杂音吵吵,展小怜正打算把电话挂了重打一下试试,正要挂电话,突然听到电话里传来人说话声音,展小怜一愣,确认似想看看自己打是不是展爸给她那个电话号码,没错啊,她是存起来,直接拨1就能拨通,为什么电话里传来声音不像展爸,而是像燕回?

    展小怜重把手机送到自己耳边:“爸?”

    燕回捏着电话,站着一动不动,开口:“妞,你要是敢挂电话,爷现就弄死你爹妈!”

    展小怜这下确认了,原来她没听错,真是燕回。

    展小怜确实没挂电话,但是也再开口。

    她叫不准家里到底出了什么事,展爸展爸展妈从来没提过燕回去过她家,这一大清早,燕回竟然她家里,她来了这里这么长时间,也经常打电话回去,却从来没担心过打电话时候会被人截过去,但是现,燕回抢了她爸电话。

    展爸展妈急团团转,就想把电话给抢回来,结果燕回伸手拉开门,门外站了他一群保镖,门一开展爸展妈就被人推开了,燕回抬脚朝着楼梯走过去,然后停下脚,问:“你哪?”

    展小怜本来听着还有展爸展妈声音,突然一下子展爸展妈声音就没了,她后背顿时湿透,猛站起来问了一句:“燕回,你把我爸我妈怎么了?”

    燕回邪笑:“想知道?你回来!”

    展小怜皱着眉头,紧紧握着电话:“燕回,你真是没救了!”

    燕回抬起下巴,眯眼看着地面,脚一下一下踢着台阶,邪笑:“对,爷就是没救了。想不想知道那老头老太婆怎么了?回来亲眼看着不就知道了?”

    展小怜咬着牙,闭了闭眼,半响开口:“燕回,你要是敢碰我爸我妈一根手指头,我发誓你会后悔。”

    “啊,”燕回慢悠悠转身,背靠楼梯扶手,抬脚对着楼梯间对开门踹了一脚:“行啊,不过,你总得回来才能让爷后悔不是?妞,你不是整天都惦记着你爹妈?怎么着?现像个缩头乌龟似躲起来了?”

    展小怜眉头紧皱,咬着牙说:“燕回,我离开就是你逼,我不会再被你逼回去。你可以用我爸我妈威胁我,但是接不接受威胁我……”

    燕回再次踹门,门发出巨大响声,燕回对着门外人开口:“把里面那两个老家伙,给爷从楼上扔下去!”

    雷震一愣,扔下去?不至于吧?爷好不容易才跟展小姐通上话,两句话没说就吵起来了?可是那话刚刚就是从燕爷嘴里冒出来,雷震只好让人进去把展爸展妈逼到一块,但是绝对没胆量把人扔出去,燕回是个疯子,雷震好歹还是个正常人,他知道这要是真把人给扔楼下摔死了,燕爷就是从这一世等到下一世,恐怕都没办法摸到展小姐一根脚趾头。

    展小怜电话里燕回那边动静,再听到他那一声吼,猛站起来,直接朝着顶楼跑去,其实这套小公寓不高,一共是三楼,不过顶楼有个亭子,所以算是四楼,这高度运气好话能摔个半身不遂,运气要是不好,肯定能摔死,展小怜就直接跑到了顶楼。

    十一月天有了浓重凉意,顶楼风声呼呼,一听背景就不像是屋里,展小怜仆佣惊讶眼神中直接跑到顶楼,她奔跑过程手机一直没挂,到了顶楼就问了燕回一句:“你把我爸我妈摔下去了是不是?”

    燕回本来听着那边动静就不对,听她后面呼呼风声,不是高处就是旷野,这一大早谁会去旷野?毫无疑问那妞是跑高地方,燕回立马就知道她想干什么了,嘴里狠狠骂了一句:“擦!你这个疯女人!”

    展小怜只问一个问题:“我爸我妈现哪?”

    燕回咬牙:“你给爷下来!”

    展小怜伸手抓着护栏,抬脚踩到了高处,继续问:“他们是不是被你扔下去了?死了是不是?行,你狠!”

    燕回一边骂,一边步走回房间,把手机按了免提,往展爸面前一伸:“那疯女人以为你们死了要跳楼!说话!”

    展爸跟展妈同时一愣,两人同时扑过去抢手机:“小怜!爸爸妈妈没事啊,你可千万别做傻事……小怜!”

    然后,免提电话里传来一声直接挂断电话声音。

    展小怜挂了电话,扶着护栏自己爬下来,转个身,靠着护栏下半截墙面,直接往地上一坐,伸手捂住脸,坐了足足一个小时。

    当天晚上,展小怜生病发烧,被心急如焚管家送到了医院,管家第二天亲自跑到学校跟展小怜导师请假,说生病住院了,中午时候还有不少平时关系好同学过去看她。

    展小怜这里又没有亲戚,来都是同学,她小时候感冒发烧是三头两天,而且还不容易好,这长大了,抵抗力也强了点,生病到没那么频繁,不过一旦生病了,还是不太容易好,所以展小怜平时都很注意,结果到了国外这么长时间,算是生了场大病。

    生病事展小怜没让人说,她是怕展爸展妈和龙家兄弟担心,再说她又不是小孩子,不能什么事都跟家里人说,让他们担心。

    管家之前就被关照过展小怜身体不太好,平时饮食什么都要注意,他也确实注意了,只是展小怜来了将近一年,很少生病,谁都把这事给忘了,没想到突然就发热了。

    管家真是怕了,本来还说给她吃点药退烧就行,结果吃了退烧药都到半夜了,还说高烧不退,管家真是被吓个半死,只能连夜把人送到医院。

    管家心里是真怕,莲小姐万一出了什么事,这个责任他担不起,然后他偷偷摸摸背着展小怜跟龙谷联系,说展小怜感冒生病,正医院。龙谷急,他当然急,急要死,不过他当时什么事都没做,而是给展爸打电话,展爸正犯愁昨天小怜突然挂了电话,知道她是不想跟燕回多说,可后来小怜也没打电话,展爸展妈就是不想给龙家兄弟和展小怜添麻烦,这边有些事没说,除非必要,一些小事肯定不会说。

    展爸一听说展小怜生病感冒了,顿时就急了,展小怜从小就是展爸给抱大,对展小怜生病情况了解,所以他立刻提醒龙谷,让人把展小怜病历拿个医生看,如果按照上面方法,感冒就是小问题,如果按照给其他人病人那样治,那问题就大了。

    龙谷当初真是考虑周全,他是把一切可能性都想到了,展小怜病历有厚厚一叠,还是被锁保险柜里,龙谷电话通知管家,然后让他找了翻译把展小怜小时候中文病历翻译给医生听。正是有了展小怜小时候生病治疗资料,才让医生重视起来,本来就是一个感冒,医生还真没放心上,吃了退烧药药效出来有个过程,想马上退烧肯定不可能,结果看了病历才知道这个病人情况特殊,不是吃了退烧药就能解决问题。

    管家等把这些都做完了,擦擦汗,觉得自己还真没通知错,要不然莲小姐这问题就大了,想了想,莲小姐这边另一个关系不错人似乎就是公爵大人,莲小姐班里同学都知道了,公爵大人要是不知道,似乎说不过去。管家还特地跟公爵大人家那位山羊胡管家提了一句,结果山羊胡管家回去跟拐弯抹角跟公爵说,莲小姐昨天夜里突然发烧,被送到医院抢救了。

    公爵挺吃惊,送到医院抢救?那这是不是病挺厉害?“很严重?”

    山羊胡管家翘着胡子摊手:“哎哟,那位也没说清,具体什么样我还不知道。不过,既然是莲小姐事,我想我还是过去看看,顺便替公爵大人问候莲小姐。”

    公爵略一声沉思,站起身说了句:“不必,我过去看看。”

    山羊胡管家立刻高兴说:“请公爵大人稍等,我来为您安排车。”

    山羊胡管家很喜欢展小姐,小丫头活泼开朗能说会道,跟人还自来熟,山羊胡管家乐意见到画面就是他们素来严肃古板又正统公爵大人,因为莲小姐种种言行露出错愕和震惊表情。偏偏公爵大人又不能像训斥薇薇安小姐那样对待莲小姐,所以每次结果都只能是自己内伤。山羊胡管家觉得,莲小姐这一点特别招人喜欢,

    当然,关键是,山羊胡管家觉得,莲小姐她跟公爵大人一块时候,公爵大人没那么闷,因为莲小姐总有法子让公爵大人裂开他那严肃古板习惯性伪装。

    山羊胡管家近一阵大爱好和乐趣没人知道,他千方百计想撮合公爵和那位可爱莲小姐。毕竟,还没有其他女性可以引起公爵大人过多注意,能把爱德华老夫人哄团团转又能让公爵大人心情愉悦女性,暂时只有莲小姐。

    莲小姐性格真讨人喜欢,如果能把莲小姐努力撮合成这个死气沉沉家庭女主人,未来对公爵大人来说肯定是充满希望,抱着这个想法,只要是跟小姐有关事,山羊胡管家就会特别心,所以,山羊胡管家对莲小姐身边出现那些年轻男同学总算充满了防备,这也是山羊胡管家为什么敌视龙湛原因,那家伙根本就是阻碍莲小姐终身大事,而且,看到自己妹妹还会流鼻血,这分明就是变态行径。

    展小怜后半年能来来回回进入公爵大人家,真是山羊胡管家功劳,展小怜那么厚脸皮人都经不住他言语上刺激,一接一个准,让展小怜跟公爵大人扯破脸皮,展小怜绝对不会做,她一个出门外小姑娘,怎么跟人家比?拉倒吧。

    第二天早上展小怜烧还没退,嘴里还嘀嘀咕咕说胡话,她顶楼被风吹外加地面凉,她自己当时陷入情绪中是什么都没感觉到,等她发现脑袋重时候整个人都萎了。

    可能是做梦,也可能是被气,展小怜胸脯剧烈起伏,闭着眼睛皱着眉头,额头汗一滴一滴往下落,嘴里含含糊糊念着什么也听不清,这个状态持续了很长一段时间,管家慌里慌张把医生都喊来了,然后,展小怜满头大汗睁开了眼睛,迷迷瞪瞪看着眼前人影,嘴里说了句:“哎?好眼熟……”

    公爵还是那身行头,脸上戴着宽大墨镜,身上穿着黑色、镶着金黄色边缘线披风,身形高大,站病房里,瞬间把那个小鸡仔似医生给衬矮瘦了。他站床头,退开一步方便医生给展小怜体温,一会拿出温度计,医生看着温度计上数字说了句:“总算退了点,不过还不太稳定,还得注意观察。”

    展小怜开口:“谢谢医生。”

    医生重去翻开展小怜病历:“莲小姐烧可能退,要不然这些病历做参考,可就麻烦了。”

    展小怜一看到那些病历,立刻扭头看向管家:“你给我哥打电话了?”

    管家没想到就拿个病历莲小姐就怀疑到他了,急忙认错:“小主人生病期间高烧不退,我实是害怕,要不然绝对不敢违背小主人意愿……”

    展小怜自己伸手试了试额头:“我知道,仅此一次下不为例。”

    管家心虚,擦着汗找着机会走出门病房,要是不打电话话人有事他不是完蛋?果然是给人打工不容易,这样做也不对那样做也不对,幸好没开除了,要不然他一家老小吃什么?

    展小怜稍微清醒一点了,就赶紧跟公爵打招呼:“黑大叔,你怎么来了?可真不好意思,我现全身没力气,没办法起来。”

    山羊胡管家立刻手脚麻利把带来看望病人礼物放下来,然后给公爵搬了张椅子放床头:“您坐下来和莲小姐说话,要不然莲小姐一直仰着头不舒服。”

    展小怜又跟山羊胡管家打招呼:“管家大叔你好呀。”

    山羊胡管家笑眯眯:“莲小姐您看起来好像很不好,这么大人怎么还把自己弄医院里了?哎呀,莲小姐可要注意身体。”

    展小怜:“……”管家大叔能不能别这么一针见血打击她?她也不愿意这么大了还像小孩一生病就进医院啊。

    公爵扭头看着山羊胡管家,山羊胡管家立刻抬头看天,摊手:“啊,我想起来我还有个东西没拿,公爵大人您先坐,我去去就来。”其实就是想制造公爵和莲小姐单独相处机会,公爵大人那种古板性子人,绝对想不到主动出击什么,所以只能靠他了。

    山羊胡管家握拳,抬头挺胸,悲壮走了出去。

    公爵看着山羊胡管家走出去,然后慢慢扭头看回来,沉默。

    展小怜好歹是病人,精神还不太好,焉呆呆也没说,结果两人就这样沉默了三分钟。

    展小怜擦汗,只能先开口:“黑大叔,你怎么来了?真是不好意思,我这就是普通感冒。”

    公爵大人总算开了金口,因为他脸上带着墨镜,展小怜这刚醒,眼神本来就有点糊,再加上光线不好,所以压根看不清他表情:“普通感冒不会住进医院。”

    就说了一句,展小怜怎么着都听出了公爵大人似乎不太高兴,展小怜干笑:“黑大叔,我这真是普通感冒,只不过我体质不太好,人家普通感冒,我就变成大病了。”

    公爵大人上身笔直,两只手随意搭椅子扶手上,嘴里淡淡说了句:“那你应该比旁人小心才对。”

    展小怜:“……”这人是来探病还是骂人?怎么统共说了两句话,一句比一句带有责备意思,没一句像是安慰人?

    公爵大人说完两句话以后,突然站了起来,“抱歉,等你好了我再来。”

    展小怜囧:“黑大叔,谁病好了还医院待着啊?早回家了。”然后扭脸转向一边,嘴里嘀咕:“哪里是来探病?分明就是来骂人……一个两个……”

    公爵大人愣了下,然后重坐了下来:“抱歉,我只是一时心急,我没想骂人,莲小姐别误会。”默了默,又说,“莲小姐是成年人,应该要注意怎么才能不让自己生病。”

    展小怜翻白眼:“黑大叔,你是不是把当成你那位叫薇薇安堂妹了?我这真是不小心,这跟你说那情况不一样,她那是自找,我又不傻……”

    公爵大人还真和展小怜讲过,他堂妹薇薇安小姐故意让自己感冒事,因为做错事被公爵骂了,结果就故意脱了外套跑顶楼把自己折腾进医院,说是报复公爵。

    展小怜表示摊手,她真不是故意,一不小心就这样了。

    展小怜退烧,赶紧跟龙谷打电话说了,龙谷本来都把机票订好了,听说接到电话又退了,展小怜叹气,这两国距离又不是两个城市,不是两幢房子,哪里一有事就往这跑?龙家那么大,龙家两兄弟那是真忙,哪又那么闲时间路上来回跑?龙湛龙谷不意,可是展小怜意,一个,她不是十三四岁小孩,知道自己照顾自己。

    对于公爵大人,山羊胡管家表示恨铁不成钢,明明给他制造了那么好机会,结果从头到尾只跟莲小姐说了两句话,还是干巴巴话,好歹说些情意绵绵话让女孩子高兴啊,公爵大人对付女人真是没辙啊。

    医院折腾三天,展小怜总算康复,展爸这真是急跟火似,这几孩子怎么都没声了?这样可不成啊,好歹有人跟他说一声小怜现到底怎么样了吧?

    展小怜回家以后给展爸打电话,展爸真是怒了:“小怜啊,你这病了好歹跟爸爸说一声啊?爸爸是外人吗?你这样爸爸都担心死了不是?”

    展小怜抓头:“我觉得我都是大人了,不就是感个冒吗?我琢磨着很就能好,我这不是不想让你担心嘛。”

    展爸急了:“你这样爸爸不是急?你说说你错了没?”展小怜垂头丧气:“我错了爸,你别上火,我真错了,我都错到天上去了。我有罪,我忏悔,爸,要不你从电话线里爬过来打我一巴掌吧,我一定不会怪你。”

    展爸真是什么脾气都没了,这傻丫头怎么让他这么哭笑不得呢?“你这孩子就知道胡言乱语,你当爸爸是那个什么什么……栗子?还从电话线里爬过去……”

    展小怜纠正:“爸,是贞子,而且,人家是从电视剧里爬出去,不是从电话线。”

    展爸擦汗:“差不多差不多……”

    展小怜就这样把展爸给糊弄过去了,挂了电话就托腮叹气:“哎,我爸真是太搞笑了,还栗子呢。”一抬头,沙发上坐了个人,展小怜脑子一炸,完了把这位给忘了。

    公爵大人是展小怜跟医生说出院时候到,其中功劳自然少不了那位山羊胡管家,结果绕来绕去,公爵大人成了接展小怜出院人。

    展小怜擦汗,赶紧跑过去:“黑大叔,今天真是麻烦你了,还让你把我送回来,耽搁了您不少时间呢,真是不好意思。”

    公爵摇头:“莲小姐是病人,照顾病人是应该,莲小姐不必介意。”

    展小怜琢磨着是不是又要请公爵大人吃饭了,结果还没开口,公爵突然又说:“莲小姐生病刚刚痊愈,还要多休息,我就不打扰莲小姐了。”

    展小怜对着他摆手:“黑大叔慢走不送!”

    公爵刚转了个身,突然又回过头来看着她,“对了,如果下周莲小姐身体允许,我邀请莲小姐参加一个小聚会。我堂妹薇薇安回国,我母亲为她举办了一个小型欢迎会。”顿了顿,他又说:“我想莲小姐和她应该会有女孩子话题。”

    展小怜惊讶:“薇薇安小姐一直国外?”

    公爵似乎有点无奈感觉,不过只应了一个字:“嗯。”

    生病好了,展小怜恢复上课,导师还特地问候了她,拉下课目展小怜自己主动补上,每天晚上都会抽一个小时来看书,没办法,英文单词有很多生僻字,展小怜没见过就不认识,看书时候不得不翻词典。

    导师对展小怜这个学生是真喜欢,小姑娘聪明活泼又认真,身上也没有什么明显恶习,再加上展小怜是龙谷妹妹,那边那座刚盖好教学楼就是龙先生捐,本来说是关系户,不是很待见,结果现谁都对她刮目相看。

    周六展小怜打扮漂漂亮亮去隔壁镇上爱德华夫人家里做客,爱德华夫人特地把后院草坪整理出来,上面建了帐篷举行露天自助餐,展小怜到时候刚刚好,食物都摆放好,被邀请客人也陆续到齐。

    展小怜一看去人就有点傻眼,怎么年轻漂亮美人这么多啊?男帅气女漂亮,这知道是欢迎薇薇安小姐聚会,不知还以为是相亲宴呢。

    去美人确实很多,男人就不说了,一看就是那种精英份子造型,而女个个都是身材高挑脸蛋漂亮,相较于西方女孩身高,展小怜只能算中等,结果这帮差不多都是一七零以上美女中间,展小怜那就是误闯进天鹅群小鸭子。美人们都是生面孔,反正展小怜是没见过,想想刚刚来时候外面停着十多好豪华轿车,展小怜心里就琢磨了,难不成这些都是薇薇安小姐千金朋友们?

    因为主人没到场,那帮美人三五成群站一起,轻声细语交谈,个个端庄典雅高端大气,展小怜专门站水果拼盘旁边往嘴里塞水果,吃了一个星期清淡食物,这几天总算有了胃口,先吃点水果再说。

    展小怜嘴里塞了食物低头吃时候,冷不丁身边有个男人用惊讶声音开口:“莲小姐?”

    展小怜抬头,愣了下,“哎?你……?”

    年轻男人有一头漂亮金发和蓝色眼睛,白人肤色让他占了便宜,脸上洋溢着重逢喜悦,笑容非常灿烂,展小怜觉得这个小黄毛长还挺好看,她放下餐盘站起来,她想起这人哪见过了,上次被露西缠着参加了一个相亲宴,展小怜见过这小子,还说过两句话,因为人太多没多聊。

    展小怜立刻伸手笑眯眯说了句:“呀,雷欧显示,很高兴这里见到你。”

    叫雷欧年轻男孩除去刚刚惊讶,多是兴奋:“没想到莲小姐和爱德华公爵也认识,见到你很高兴莲小姐,那天以后我一直想联系你,可是你知道露西她们说没有手机号,我很抱歉,请莲小姐,你能给我留个手机号吗?”

    展小怜笑眯眯岔开话题:“雷欧先生真是个热情人,你是和爱德华先生认识吗?”

    雷欧点头,顺着她话说:“是,爱德华公爵和我父亲是旧识,能得到邀请真是太荣幸了。对了,莲小姐叫我雷欧就行,听起来太见外。”

    展小怜点头:“好呀,那你也别用加‘小姐’什么了。”

    年轻人一块总会有话说,而且两人年龄上差距也不大,共同话题也多,凑一块谈兴致勃勃。

    正点时间到,爱德华夫人管家出来敲了敲两下响铃,大声和来客人招呼:“尊敬先生们,美丽小姐们,爱德华公爵和薇薇安小姐到。”

    雷欧展小怜旁边感慨:“薇薇安小姐真是个淑女。”

    展小怜好奇歪头看过去,结果被人群挡住,什么都看不到,她往边上走了两步,踮起脚尖朝着公爵身边女人看过去,结果就看到一头酒红色头发,等到哪两人走近,展小怜一眼看到那女人脸,下巴顿时砸地上,不由自主用中文骂了一句:“我擦!原来她就是薇薇安啊!”

    ------题外话------

    打个滚,爷今天有事耽搁,惆怅,胖妞妞抱着票跳到爷碗里来,爷考虑破天荒二神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