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臣服 > 第352章 谁娶谁倒霉

第352章 谁娶谁倒霉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燕回一点都不觉得自己脸皮厚,他是来找那妞,找不到他就要一直找,什么时候找到了什么时候算,他找人总不能让他饿肚子,要不然饿死了怎么办?

    人燕大爷觉得,展爸展妈给他弄吃就对了,要是不给他东西吃,那是不人道行为。

    其实人展爸展妈就是把他当小狗养,多一口少一口,穷不死人。

    燕大爷身边美人们又换了一轮,只是燕大爷就是没看到特别满意,不是嫌人家胸上没肉就是说人家皮肤黑,弄蔡美人都不知道要挑什么样,本来还说实不行就挑个展小姐那类型,结果去一对被打回来一堆,回来美人们个个脸肿像馒头。

    当初阿六为了能爬燕爷床上,连双眼皮都割了,结果还被燕爷识破退货了,这会看到那帮被打回来,不知道被人嘲笑了多少回,这会看到那么多美人模样,幸灾乐祸:“活该!老娘当年风华绝代时候都没成功,你们以为你们长比老娘漂亮?我呸!”

    蔡美人这边美人实挑不出来,倒是专门培养保镖那边送来了一批十六七岁,个个青春貌美,全面替换了燕爷身边美人,看着就特别养眼。燕回指着身边走过去一个美人,故意对卿犬说:“随便你挑一个,好歹摸一把是不是?要不然你这辈子多亏,连女人都没摸到……”

    卿犬抬头,“爷,这几天您老人家怎么对我这么关心?我怎么觉得您老三天两头要给我塞女人?”

    燕回一看卿犬朝他走过去,就跟看到大便似乎速后退一步,用一种异样眼神盯着卿犬,警告:“卿犬,爷跟你说,保持距离!要不然爷剁了你脚。”

    卿犬就奇怪了:“我没干什么坏事吧?”

    “停!”燕回阴测测盯着他脸,认真看了看,突然说:“明天,你跟野猫一起去医院检查下身体,别染上了什么什么滋,什么什么病!”

    这才是燕爷害怕,卿犬这小子万一感染上什么什么病了,传染了怎么办?燕爷一想到这个,一哆嗦,摸着胳膊上鸡皮疙瘩朝房间里走,跟外面人吩咐了一句:“卿犬体检之前结束,不要让他靠近爷房间。”

    卿犬茫然:“……”什么情况?

    燕回伸手敲着桌子,然后又是一哆嗦,男人喜欢男人,恶心。想起小肥妞之前整天骂他变态,燕回气伸手一拍桌子,大怒:“妞,爷这样怎么能算变态?爷是跟女人,卿犬那样才是变态!”然后燕回伸手抓头,“死肥妞到底跑哪去了?”

    远千里之外展小怜突如其来连打了两个喷嚏,管家被吓急忙围过去:“小主人,您要不要紧?我带您去医院……”

    展小怜吸了吸鼻子,觉得不是感冒就是突然鼻子痒,摇摇头:“没事,不用紧张,就是打了两个喷嚏。”

    管家擦汗:“小主人您可要保重身体,有什么不对头请务必跟我说。”

    展小怜点头:“知道了,你别紧张了。”

    展小怜硕士专业读还是英语,她别不怕,每次怕就是学期考试里出现让写论文,那玩意能把展小怜折磨死去活来,她是真不擅长写那玩意,当初这专业是龙谷选,现代英语,展小怜叹气,还说不需要写论文呢,结果还是要写。

    对于展小怜怨念,龙谷表示十分无奈,这个上学肯定得写论文吧?哪个学校都一样啊。

    近导师布置了一篇关于现代语言论文,展小怜被愁倒了,中文她都写不出来,还英文呢。她找不到人帮忙,家里那些仆佣哪有写论文本事啊?

    后展小怜捧着论文题目出现公爵大人面前,哭丧着脸问:“黑大叔,你能不能帮我找个老师啊?导师让写这个,我觉得死定了,这个还是算学分,我又不能不写,可是我实写不出来怎么办啊?”

    公爵那幢黑漆漆鬼屋亮堂了不少,确切说,自打公爵那次展小怜面前主动取下眼镜以后,展小怜再去那鬼屋,里面就不一样了。

    原本厚厚遮光窗帘被拉开,外界光线透了进去,有了来自自然界光明,昏黄壁灯被人关掉,客厅正中央那座大吊灯把客厅照跟外面一样明亮,而公爵也脱去了他那身镶着金线披风,换上了不会产生很大距离感家常服,就连公爵大人脸上眼镜,也展小怜一句“这年头谁屋子里还戴墨镜”刻薄话里摘了下来,虽然公爵大人犹犹豫豫,不过终摘下来绝对没错。

    这次展小怜过来,管家也是事先通报过,展小怜被请进来时候就发现公爵已经坐客厅里,上身穿着洁白衬衫,头发梳一丝不苟,就连腿上休闲长裤也没有一丝褶皱,关键是他脚上那双棕色、毛茸茸冬日拖鞋,这是一双公爵身上这个古板性子上出现不大适合装备,反正公爵这副随意打扮是展小怜第一次见,特别是鞋。

    展小怜瞄了公爵大人鞋好几眼,公爵大人后知后觉,似乎突然发现自己是穿着这样鞋,“呼”一下把脚往后缩,半响尴尬站起来,狼狈不堪说了句:“很抱歉,我忘了换鞋!”

    展小怜:“……”她还以为公爵大人知道呢。

    一会功夫以后,公爵再次走出来,脚上已经换了一双正统皮鞋,他走到沙发面前坐下,“不好意思。”

    展小怜没心情欣赏公爵大人风姿,她一门心思为她论文犯愁,她真缺少一个老师,真:“黑大叔,你有没有认识会写论文人啊?我不认识这个小镇上人,实不知道要请谁当家教,你有认识,请你帮帮忙呗。”

    公爵扫了眼那个题目,然后说:“我可以把薇薇安搭档介绍给你人认识。”

    展小怜好奇,“薇薇安小姐搭档?”

    公爵点头:“瑞塔斯和莲小姐上是同一所学校,是专门写儿童故事,他写好故事简纲,薇薇安根据故事里描述来画场景,瑞塔斯再根据薇薇安画出成稿定终文字描述。瑞塔斯是个好老师,也是个好搭档,莲小姐可以试试。”

    展小怜一拍手:“好!谢谢黑大叔!”

    瑞塔斯是个看起来很年轻男人,笑起来很腼腆,看起来就像个大一学生,实际上已经硕士毕业,正念博一,专业是语言学,对于展小怜现代语言英文论文来说,还是挺容易对付。

    展小怜第一次看瑞塔斯就直接调戏人家了,主要是他看起来老老实实,好欺负,要不是他是典型这个国家人特征,展小怜都有种这家伙是木头哥哥感觉,老实,憨厚,说不出动听话,脸上戴着一副黑框眼镜,脸上有股书呆子特有面相和表情,展小怜喜欢欺负这样人,毫无压力和愧疚感。

    展小怜笑嘻嘻抬手对瑞塔斯打招呼:“哟,帅哥!我有福嘞,我家庭老师竟然是个小帅哥!”

    展小怜这会是不知道人家小帅哥年纪,等知道了展小怜也蔫了:“瑞塔斯,你真一家念博一了吗?为什么我看你只是念高一样子?”

    小帅哥笑容可爱又腼腆,“薇薇安小姐第一次看到我也是这么说,莲小姐竟然和薇薇安小姐说一样话,真是让人意外。”

    公爵大人坐旁边,一只手随意搭沙发背上,优雅翘着二郎腿,似乎有点插不上话,这两个人是他介绍,结果那两人那边聊津津有味,直接把公爵大人扔到一边了,公爵大人看了展小怜一眼,默默站起来,走了。

    展小怜跟瑞塔斯定下时间,展小怜把自己家地址写给瑞塔斯,算是约好家教时间了,然后抬头两人都发现公爵大人已经不,刚刚离开时候都发现了,人家还以为公爵大人是出去方便什么呢,现一看走了就没回来。

    展小怜笑眯眯把山羊胡管家喊过来,说要走了,山羊胡管家乐滋滋跑去找公爵,一会下来以后,山羊胡管家一脸郁结说:“莲小姐,公爵大人说累了,想休息一会,您先回吧。”

    展小怜立刻对山羊胡管家摆摆手:“管家大叔那我先走了哈。”

    瑞塔斯立刻站起来跟展小怜说:“既然这样,我也不多打扰,莲,我跟你一块出去。”

    两人一起走出去,一边走一边说话,瑞塔斯出去以后跟展小怜说多就是薇薇安,展小怜开始还奇怪这人跟薇薇安长期搭档,怎么还这么好奇薇薇安呢,后来听他说了才知道薇薇安跟他合作期间大多是工作状态,很少聊到家人,薇薇安也拒绝谈她家庭,所以他并不是很了解,这还是瑞塔斯第一次知道薇薇安和公爵大人是亲戚。

    展小怜一边走一边笑嘻嘻问:“我说帅哥,你开口闭口都是薇薇安,你是不是暗恋她啊?”

    瑞塔斯羞涩抓抓头,“我觉得她不会喜欢我,所以我不敢说,我怕我说了,就做不成搭档了,薇薇安是个很有绘画天赋女孩,我第一次见到她画就很喜欢,大胆用色明节奏,还有很多稀奇古怪想法,她真非常有才华。”

    展小怜握爪,伸手拍瑞塔斯肩膀上,郑重说:“瑞塔斯,你放心,我一定会帮你!”为了把她二哥从薇薇安手里解救出来。

    瑞塔斯眼睛一亮:“真?!”

    展小怜点头:“当然。不过,我帮你是帮你,但是如果薇薇安不愿意我可没办法,要是不成了你可不能怪我。当然,你想搞定一个姑娘,好办法就是霸王硬上弓,生米成熟饭了就k了。”

    瑞塔斯目瞪口呆:“莲,要是真这样,薇薇安只会杀了,不会嫁给我,我虽然对她家庭不了解,但是我对她个性很了解。”

    展小怜摸下巴嘀咕,“我能理解,因为谁要是这样对付我,我也会杀了他。看来这招只适合我对付别人,不能人家对付我。”

    瑞塔斯叹气:“我知道薇薇安喜欢聪明男人,我对她来说并不聪明……”

    展小怜惊讶,重重拍人家肩膀:“我跟你说,你绝对不笨,应该说非常聪明。我二哥,是薇薇安坚定认为聪明人,跟你也是念一个学校,他只念了本科三年,你已经念到博士了你说到底谁聪明?”

    瑞塔斯一听,高兴说:“啊?这样?那我还是有希望?”

    展小怜点头:“绝对有希望,起码聪明上已经超过了我二哥!”

    家庭老师这是找好了,一个月时间,负责帮展小怜论文辅导好,两人第二天一早一起去学校图书馆找语言类资料,展小怜口语对话肯定没问题,可是写论文时候有些单词就不知道,对她来说那就是生僻词,所以不得不捧了一个大辞典,碰到不认识单词速查资料。

    整整埋头了一个月都搞论文,瑞塔斯真是给了她很多建议,公爵大人那边邀请几次聚餐都被她以论文紧急为由给婉拒了,成稿出来以后,展小怜高兴不得了,拍着瑞塔斯肩膀说:“瑞塔斯,你真是我大福星!”

    论文交了,可以说是圆满结束,导师还特地表扬了展小怜,带了展小怜一年多,导师也知道这女孩聪明,但是讨厌写论文,本来担心就是她,结果交上去论文质量和论点是好。

    展小怜出去以后就去找瑞塔斯,结果瑞塔斯同学告诉展小怜说他绘本搭档回来,去找他那位搭档了,展小怜一听就知道了,肯定是薇薇安回来了,展小怜兴高采烈打算打击薇薇安,小鸟一样跑出去找人。

    果然,展小怜公爵大人居所找到了薇薇安和瑞塔斯,展小怜往瑞塔斯身后伸手一拍:“好消息要不要听?”

    瑞塔斯回头看她:“通过了?”

    展小怜比划了个“v”:“是。”然后两人愉击了下掌。

    薇薇安瞪大眼睛:“你们俩什么时候关系这么好?是不是我不时候发生了什么事?”

    展小怜得瑟:“那是因为狐狸精魅力无穷,迅速就把我家庭老师给迷住了。”

    瑞塔斯擦汗干笑,不敢否认:“呵呵。”

    薇薇安眼睛瞪圆:“你们……!”指着展小怜:“果然是狐狸精!堂哥,你听到了吧?”

    公爵大人一直安静坐一旁,那头光亮头发梳一丝不苟,脸上没有半点表情,修长手指轻轻却又速敲沙发扶手上,半响他开口替展小怜说了句:“薇薇安,这是莲小姐自由!”

    薇薇安鼓起嘴,瞪着展小怜,展小怜回视,得意洋洋摊手:“瑞塔斯真是个好男人,我喜欢这样好男人。”

    瑞塔斯瞬间红了脸,他局促不安偷瞄了薇薇安一眼,薇薇安一脸怒意,急忙提醒:“瑞塔斯,你千万不要被她迷惑,她真是个坏女人,我是为了你好,你要是跟她,你肯定会后悔。”

    瑞塔斯羞涩点头:“薇薇安,我知道你是为了我好,我不会上当……”

    展小怜:“……”就这么死脑筋吗?这小子也是念书念傻了吧?她都这么牺牲了,好歹也多试探下薇薇安反应,看看人家有没有吃醋意思啊?怎么就直接跟着人家话走了呢?

    薇薇安得意:“哦哦,狐狸精你听到了吧?你阴谋诡计是不会得逞!”

    展小怜上前,直接从后面搂着瑞塔斯脖子,笑嘻嘻看着薇薇安说:“我只说我喜欢他,没让他喜欢我啊。谁规定我不能喜欢瑞塔斯啊?”

    瑞塔斯继续擦汗:“呵呵。”

    薇薇安怒视:“你欺负人!”

    展小怜摊手:“我没有啊。”

    薇薇安抬头寻求援助:“堂哥!你看……”

    结果,公爵大人冷着脸,突然从沙发上站起来,低头说了句:“抱歉。”然后转身,抬脚上楼,留下一客厅凝重气氛。

    薇薇安瞪大眼睛看着他背影,又扭头看向展小怜,用眼神询问:“发生了什么事?”

    展小怜摊手耸肩,无声用嘴型说了句:“我什么都不知道。”

    因为薇薇安回来,晚餐瑞塔斯和展小怜都是留公爵大人家,结果一晚上公爵大人都没露面,山羊胡管家看谁都不顺眼,对着瑞塔斯说完刻薄话,又对着展小怜说,就连薇薇安旁边嘀咕什么,都被山羊胡管家阴阳怪气给说了,晚餐气氛犹如后晚餐一样压抑。

    展小怜小心抬眸看向薇薇安,薇薇安因为被训了一顿,难得跟展小怜站到统一战线,用眼神以示点吃,吃完速度离开,瑞塔斯无辜,他第一次到薇薇安家做客,结果主人还没好脸色,瑞塔斯整个晚上脸都哭丧着,展小怜知道他为什么这么伤心,瑞塔斯是举得薇薇安堂哥不喜欢她,这意味着即便他能和薇薇安牵手,也不会得到家人祝福。

    晚餐过后,三个人速跟公爵道别,当然,连公爵面都没见到,走出去以后薇薇安抓狂:“堂哥为什么突然生气了?难道是因为我们太吵了?”

    展小怜摊手:“吵人一直是你好不好?”

    薇薇安跳脚:“明明是你!瑞塔斯,你说到底是谁吵?”

    瑞塔斯两个都不敢得罪:“呵呵。”

    展小怜跟薇薇安同时想爆他脑袋,呵呵你妹啊!

    瑞塔斯被公爵派出车送回去,展小怜要上车回家,结果薇薇安扒着她车门一起坐了进去,展小怜扭头看她:“你要干什么?你别是打算去我家住吧?我告诉你,我一点都不欢迎你。”

    薇薇安抱臂冷哼:“我决定了,从今天开始,我要一直住龙谷房间,我就不信等不到他来!”

    展小怜坏笑:“你不会去湘江一个月,连我二哥影子都没见到吧?”

    薇薇安立刻一脸凶相瞪着展小怜:“要你管?!”

    展小怜摊手:“我哪有管?”

    薇薇安绷着脸不说话,把后脑勺对着展小怜,半响说了句:“为什么你二哥不喜欢我?我有很多追求者。”顿了顿,她转过身突然兴高采烈问了句:“你说我要是去做隆胸,变大了你二哥是不是就会喜欢了?”

    展小怜看怪物似看着她:“我二哥讨厌不天然,我本来还说要去做整容呢,结果我二哥说讨厌,你还是别指望了,你真做了,估计我二哥以后都拿你当人工硅胶合成体看了。”

    薇薇安绷着脸,重托腮看着窗外。展小怜推推她,笑眯眯说:“喂,你说,瑞塔斯怎么样?”

    薇薇安随口说了句:“书呆子。”

    展小怜伸大拇指:“一针见血。”

    薇薇安扭过头看着她:“你不会真看上那个书呆子了吧?不就当家教当了一个月嘛?你跟我堂哥都认识一年多了,怎么没看到你对我堂哥表示点好感?”

    展小怜托腮,懒洋洋说:“放心吧,我不找外国人,我妈肯定会死给我看。”

    薇薇安立刻凑到展小怜面前:“你别嘴上一套心里一套,今天晚上我看你跟瑞塔斯聊看高兴了,你自己都说喜欢他了。”

    展小怜看着她:“啊,你是不是吃醋了?”

    薇薇安立刻瞪圆了眼睛:“开什么玩笑?我认识他五六年了,要是喜欢早一块了。”

    展小怜摊手:“所以说认识时间长短不是问题。”

    话题结束了,展小怜拿起手机给瑞塔斯发短信:哥,不是我不帮你,实是你心上人对美欣赏跟常人不同。

    瑞塔斯回复:唉,我就知道,所以我一直默默埋心里。

    展小怜回复:继续埋吧,我已经很努力了。

    展小怜这个缺大德,觉得反正论文写完了,那小子利用价值也过去了,她也表现过了,也帮他了,人家对他木感觉不关她事,好书呆子有自知之明,不纠缠,只是和薇薇安合作绘本书里满是压抑文字,薇薇安配图也多用暗沉色调,直到后才突然看到鲜亮色彩。

    薇薇安真住到展小怜公寓里去了,还死活赖进了龙谷每次来时住房间,里面放了一堆小女生用东西和她插画绘本,跟展小怜解释说是为了向龙谷证明她是天才,高智商什么被展小怜打击过后就不说了,改成了天才绘画少女。

    展小怜不管她,大刺刺每个月跟薇薇安要了伙食费和房租,主要是因为薇薇安不会给人添乱七八糟麻烦,就是每次打电话时候展小怜要躲着她打,要不然她就跟做贼似听墙角,

    龙谷听说那红头发小姑娘直接小怜公寓了,只叹气,明明就不认识人,怎么这样也能被人家给;赖上?龙二少爷摸摸下巴,果然太受女人欢迎也是一件没办法事,为了避免不必要麻烦,龙谷决定近期内还是不要去小怜那边了。

    再说展小怜,总体来说还是挺惬意,当然,如果不是公爵大人给她甩黑脸话,那是真无与伦比自。

    展小怜放学回家,怀里抱了从学校图书馆借回去书,老远就看到山羊胡管家等着学校大门边,笑眯眯看着她:“莲小姐。”

    “哟,管家大叔好呀。”展小怜自认这一阵没有什么过份行为,管家大叔出现多半是因为薇薇安一直赖她家原因,结果管家大叔突然伸手,把两朵灰白色焉呆呆大波斯菊花递到了展小怜手里。

    展小怜握着那两根小植物,抬起来送到面前看了看,然后眨巴了两下她毛茸茸大眼睛,一脸迷茫看着山羊胡管家:“呃……”

    管家大叔笑眯眯说:“这是公爵大人送给莲小姐礼物。”

    展小怜继续眨巴眼睛,再次低头看了看手里两朵耷拉着脑袋大波斯菊,“呃……”

    管家大叔继续笑眯眯说:“莲小姐,这是公爵大人亲手摘……您知道这个季节已经没什么花了,这是公爵大人好不容易才一个角落发现。有句话怎么说?啊,礼轻人意重!”

    展小怜捏着焉呆呆大波斯菊,擦汗:“哦,谢谢管家大叔。”

    管家大叔摇头:“莲小姐,这是公爵心意,您谢错人了,真,我只不过是跑腿人而已。”

    展小怜额头挂着大汗滴,干笑:“呵呵。”

    回家以后,展小怜把手里捏着小花朵往桌子上一扔,躺沙发上翻白眼:“管家大叔真搞笑,就跟拉皮条似……”

    薇薇安一边整理着头发一边从楼上下来:“你一个嘀嘀咕咕干什么呢?”

    展小怜抬抬下巴,指指桌子上大波斯菊说:“看到没?你堂哥家管家大叔送过来,”她用手摸摸脸,说:“管家大叔好像很中意我当你堂嫂哟。看,专程跑腿给我送了两朵小花,这个季节还能找到花,真难得!”

    薇薇安立刻炸毛:“绝对不行!除非你把龙谷送给我!”

    展小怜摊手:“你脑子怎么长?我都说我二哥不归我管了。”

    薇薇安嘟嘴:“那你也不许勾引我堂哥。”

    展小怜下巴躺沙发上,懒洋洋说了句:“放心吧,我对你堂哥没兴趣。”

    薇薇安猛抬头看着展小怜怒视,“那你怎么能玩弄我堂哥感情?”

    展小怜一骨碌从沙发上坐起来:“小冬瓜,你怎么说话呢?我什么时候玩弄你堂哥感情了?”

    薇薇安理直气壮说:“那我堂哥前一阵突然升起是怎么回事?我问过吉拉尔了,杰拉尔说堂哥就是生你气了,你还狡辩。”

    “嘁!”展小怜摊手:“完全不知情!”

    薇薇安睁大眼睛瞪着展小怜:“你这样太不像话了!”然后站起来,找了只小碗放了水,把那两朵焉呆呆波斯菊放到了小碗里。

    展小怜抗议:“你怎么不拿你自己碗?我是用那碗吃药!”

    薇薇安扭头瞪着她:“因为这是堂哥送给你,不拿你碗养拿谁养?”

    展小怜鼓着嘴,懒跟她吵。

    天气渐冷,这一阵小镇接连下了好几天雨,展小怜感慨:“这什么时候才能见到太阳啊?!”

    叮当三姐妹一起感慨:“哟——”

    周六,展小怜不用见导师,薇薇安拉展小怜进城里购物,展小怜不想去:“等到了节日时候去差不多,现去没意思。”

    薇薇安坚决换鞋,拿了伞要出去,嘴里嚷道:“还有一个月就是圣诞节,要提前准备,要不然越靠近圣诞节人都越多,说不定我们小镇通往城市那条路都要堵车了。”

    展小怜惊奇:“还堵车?”

    薇薇安点头:“当然,因为圣诞节时候,商场折扣非常厉害,很多人都要去抢购,而且,会有很多外国人专门过来抢东西,比如像你们这样暴发户。”

    展小怜:“……”

    好歹还是被薇薇安拖走了,展小怜一直觉得自己买东西已经很疯了,结果跟薇薇安出去以后,她才见识到什么才是疯,那就是一个看到东西就买主,压根不管多少钱。

    “啊啊,”薇薇安朝着一个包扑过去:“这个这个!这个好看!”

    买了。

    “啊啊!”薇薇安对着一件裙子冒星星眼:“这个漂亮,我喜欢这个样式了……”

    又买了。

    “莲,莲!”薇薇安说什么也走不动路了:“我想要这个项链,配刚刚那条裙子肯定好看。”

    肯定要买。

    展小怜拖着腿,都走不动,她没那么好体力啊啊啊!

    一直到太阳落山才回去,叮当三姐妹绷着小脸,手里提一堆东西都是薇薇安,小主人东西只有她一半!

    晚上展小怜睡可早,以后再也不要跟那个购物狂出去买东西了!

    第二天展小怜还赖床上,门外响起了震天响敲门声,“喂!开门,醒啦!莲你点起床!”

    展小怜从被窝探出头:“困!”

    薇薇安使劲砸门:“我今天要去我堂哥家,你起床!”

    展小怜抓着头发打呵欠:“你去你堂哥家关我什么事?拜拜!”

    敲门声“咚咚”响:“莲,起床啦!你要陪我一起回去!”

    展小怜往床上一倒,“我不去,你只去吧。”

    “咚咚咚!”薇薇安继续砸门:“不行,你要陪我一起回去!吉拉尔说了一定要把你带回去。你再不起来我就生气了!起床!”

    展小怜伸手拉住被子蒙住脑袋:“你死开!”

    “喂!你太没礼貌了!我是客人!”薇薇安生气了,“你身为主人怎么能这样对待客人?”

    展小怜怒了,起来开门:“你算哪门子客人啊?有你这么牛气客人吗?你赶紧死开!我要睡觉……”人生中高兴事,莫过于睡死床上。

    薇薇安进屋,趴展小怜身上又滚又闹,展小怜这觉就没法睡了,抓狂:“我要睡觉!”

    薇薇安笑嘻嘻说:“陪我去堂哥家一趟呗,我给他买了礼物,我去送礼物。”

    “又不是我堂哥,我去干什么?我不去,”展小怜摇头,就是不去。

    薇薇安改了战略,一脸苦戚戚表情:“莲,你又不是不知道,我特别怕堂哥,我小时候犯错,他就训我,我就是被他训大。莲,堂哥看到有客人,就不会吼我了,拜托拜托!”

    展小怜看她:“你是因为昨天钱花太多缘故吧?你昨天都被你卡刷爆了,你确定你今天要去找你堂哥?”

    薇薇安脸都绿了,半响她才小心说:“不是我要去,是堂哥让吉拉尔通知我今天过去……”

    展小怜幸灾乐祸:“我就知道,信用卡副卡一刷,公爵大人那边就接到通知,你死定了!”

    薇薇安气急败坏:“那你也没好到哪里去!”

    展小怜比划“v”字,“我大哥不管我。”

    薇薇安沉着脸:“我恨你!”

    后,展小怜还是陪着她一起回去了,要不然那丫头就拉着怨妇脸坐她床头不走,展小怜真是怕了她了,赶紧起来收拾收拾,陪着她一起去。

    上车以后薇薇安就一路凝重,展小怜歪头看她:“真很严重?你买时候怎么不控制一点?”

    薇薇安哭丧着脸说:“我买时候太兴奋,就忘了。”

    展小怜叹气:“唉。”

    公爵大人等家中,只不过看到展小怜时候愣了下,似乎没想到她也会跟来,展小怜进门就对着公爵举手打招呼:“哟,黑大叔你好啊!嘿嘿!”

    公爵看了她一眼,然后扭过脸看向一边,展小怜翻白眼,身后跟着低着头薇薇安,“堂哥。”

    展小怜立刻上前,伸手把微微安拉过去,然后把一个手提袋从薇薇安手里拿下来,笑嘻嘻往公爵面前一放,说:“黑大叔,这是薇薇安特地为你挑礼物。”

    公爵看看那个袋子,又看看薇薇安,薇薇安一缩脖子,指着那袋子说:“其实,这是莲挑!真!”

    展小怜睁大眼睛看着她:“唉?”

    薇薇安对展小怜眼神求助,展小怜干笑,“呵呵。”

    公爵抱臂坐沙发上,半响,他站起来,顺手提着袋子上楼,嘴里说了句:“去写一份一千字检讨书!”

    薇薇安对着公爵喊:“堂哥!”

    公爵站住脚回头,居高临下看着薇薇安:“有事?”

    薇薇安急忙摇头,“没……没有!”

    等公爵上楼了,薇薇安和展小怜同时松了口气:“唉!”

    然后,展小怜扭头看着薇薇安,问:“我挑?”

    薇薇安笑特别心虚:“呵呵,别生气,是吉拉尔告诉我说只要说是你挑,堂哥可能就不会那么生气。”

    展小怜伸手指着自己:“我?”

    薇薇安点头:“吉拉尔说!”

    展小怜往沙发上一坐,伸手托着下巴,这样?那刚刚公爵大人反应是算管用还是不管用?展小怜抬头看着薇薇安,“那,你堂哥生气没?”

    薇薇安叹气:“你又不是消气药,花了那么多钱,他当然生气了。不过,没骂我我已经很高兴了,就是这检讨书……好丢人,我都这么大了还要写检讨书……”

    展小怜皱着眉头想了,那她到底是管用还是不管用啊?

    午餐时候公爵大人总算下楼了,展小怜笑眯眯坐正方形餐桌上,对于公爵家把那长变态桌子换成正方形,展小怜觉得这总算是有了点人气,吃饭聊天话题从薇薇安刷爆信用卡不知怎么跳到了公爵继承人话题上,薇薇安踌躇满志握爪:“堂哥,你放心,我肯定会替爱德华家族生一个聪明又漂亮继承人。”

    展小怜翻白眼时候被公爵看到,展小怜摊手,老实说:“这个,基因着玩意不太好说……像我们身边吧,有很多聪明父母生出小孩也就普通人,很多漂亮男女生出小孩也不好看,能顺利出生小孩都是幸运儿,你别奢求那么多,顺其自然比较好。”

    薇薇安瞪着展小怜,似乎对她说话不赞同,“爱德华家族孩子一定要是优秀,否则怎么继承爵位和遗产?难道你不希望自己生小孩很优秀?”

    “我呀?”展小怜抓抓头,笑眯眯说:“我不求。”

    薇薇安撇嘴:“是女人都会想生小孩,你太没有爱心了。”

    展小怜依旧笑眯眯,然后轻描淡写说了一句:“医生说我生不了孩子……嗯,也不是生不来,确切说,是不容易生下来,身体条件不太好。”

    “咯啷”一声清脆响声,一直沉默公爵手里握着餐叉失手落瓷盘里,他慢慢抬头看着展小怜,展小怜笑眯眯对他点头,说:“也就是说,我这辈子可能都生不了孩子,所以,谁娶我谁倒霉。”

    ------题外话------

    抱着票跳到爷碗里来胖妞妞们节日乐,渣爷懒趴趴,打个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