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臣服 > 第354章 私心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餐桌上是薇薇安兴奋声音,还时不时跑到落地窗旁边跳几下。公爵抬头看向展小怜,展小怜依旧低头自顾用餐,公爵盯着她脸,突然开口:“莲。”

    展小怜一顿,迷茫抬头:“哎?”

    公爵看着她眼睛,问:“你不喜欢?”

    “哎?”然后展小怜明白过来,公爵问她是不是不喜欢雪人,展小怜原本那种没有表情,或者说是紧绷漂亮小脸蛋上就像玩魔术似,立刻扬起了灿烂笑脸:“怎么会?我很喜欢呀。”

    “可是,”公爵低头,继续手上切割食物动作,垂下眼眸嘴里说:“我没有从莲脸上看到丝毫高兴情绪。”

    展小怜沉默:“……”半响,她突然放下刀叉站起来,速往外面跑,然后围着落地窗外面一排雪人转了一圈,又蹦跶着跑进去,笑眯眯大声说:“哇,好多雪人,我好喜欢!”然后坐下来继续吃饭,整个人又恢复了安静。

    薇薇安眨巴着眼睛,忍不住嘀咕了一句:“好假!”

    公爵低头坐原地,突然他手一松,直接扔下手里刀叉,不锈钢刀叉捧餐盘上,发出清脆声音。

    公爵伸手扯下餐巾擦了下嘴,然后站起来绕过餐桌,直接走到展小怜身边,伸手抓住她手腕,展小怜“哎哎”惊讶声,一把把她从座位拉起来,抬脚朝着门外走去,门口山羊胡管家伸手把公爵外套递到他手上,公爵直接把外头裹展小怜身上,拉着她走进了冰天雪地。

    薇薇安坐餐桌旁边,眨眼睛:“哎?”

    叮当三姐妹齐齐歪着脑袋,一脸疑惑:“哟——”

    山羊胡管家急忙挡住也要跟着出去几个小姑娘,把赶回餐桌位置,“哎哎,小姐们!小姐们!请先用餐,公爵大人要和莲小姐说两句话。”

    脚上暖鞋踩厚厚积雪上,发出“沙沙”声音,展小怜披着公爵盖她身上外套,一只手抓住衣襟,被动跟公爵身后,嘴里一个劲问道:“黑大叔?!黑大叔!黑大叔你干什么呀?怎么了呀?”

    公爵拉着她手,直接走到后院那堆雪人面前停下,然后他松开手,转身看着她说:“我以为你会喜欢。”

    展小怜瞪圆了眼:“挺喜欢啊。”

    公爵回头看着她:“莲,我从你眼里看不到任何欣喜,我不希望我不但没有给你惊喜,反而给你添加了烦劳。”

    展小怜歪着头看着那排雪人,半响,突然一笑,慢慢走过去,“黑大叔,”她走到雪人旁边,抬头看着他,开口:“我可不可以理解为黑大叔挺喜欢,所以堆了这么多雪人讨我欢心啊?”

    公爵皱眉,那道暗黑疤痕因为他皱眉表情有了狰狞褶皱,默了默,他开口:“莲。”

    展小怜笑眯眯看着他,公爵继续开口:“其实,我是努力追求你。”

    展小怜抓头,一脸困扰:“黑大叔,这个,我得提前跟你说一声,我很难追。”

    公爵点头:“反正我时间也会这样一天天过去,你时间也会这样一分一秒过去,与其无聊浪费生命,不如给自己找点事。”

    展小怜伸手抠雪人,把雪人胡萝卜插上去鼻子拔下来,“咔哧”咬了一口,看看雪人脸觉得怪,又重塞了回去,一边嚼着胡萝卜一边说:“黑大叔,你是不是觉得咱俩都没生孩子负担,所以才要追我?”

    公爵皱着眉头就没松开,“莲,我是没有追求勇气。因为我不想有人像我前妻一样我身上浪费六年时光。对于子嗣我早已平常心,我不能否认没有孩子负担是我下定决心追求你原因之一,但是重要是我很喜欢莲,否则我依然选择隐没暗处,我不想耽误了莲年轻一生。”

    展小怜抬眸看了他一眼,慢慢把胡萝卜咽下去,舔了舔舌头,嘴里说道:“其实我也很喜欢黑大叔啊,不过呢,”展小怜笑眯眯抬头,“喜欢不是爱,我没办法接受每一个喜欢我人对我表白。”展小怜笑嘻嘻说了句:“我人气很旺,学校也很受欢迎,黑大叔,你没什么指望。”

    公爵严肃点头:“我知道。”

    展小怜惊奇,指着那排雪人问:“那你还堆雪人?”

    公爵依旧严肃说:“我说了就当打发时间。”

    展小怜揉太阳穴,“哎,这个理由一点都不浪漫,黑大叔你这样追女人是不行。”

    公爵郑重扭头看着展小怜问:“那怎样才是浪漫?”

    展小怜摊手:“要自己想,这样才有诚意,反正黑大叔时间很多,就当打发时间了。呀呀,外面有点凉,我们赶紧进屋吧!”

    公爵沉默,展小怜抬脚要往屋里走,公爵站着没动,却展小怜就要走过去时候一把拉住,然后顺势单腿往地上一跪,伸手从展小怜身上披着外套口袋里掏出一只小盒子,拨开盒盖,一枚做工精细钻石闪闪发光戒指被镶嵌盒子里,公爵抬头送到展小怜面前,说:“莲,我一直都很有诚意,你能嫁给我吗?”

    薇薇安本来和叮当三姐妹是歪着头看,结果一看公爵姿势,“咻”一下集体跑到落地窗面前贴玻璃上看:“哦!什么时候发展到这个程度了?这是求婚吧?!好浪漫!”

    叮当三姐妹齐声:“哟——求婚!”

    山羊胡管家挤几个小美女人缝里,使劲睁大眼睛看,公爵大人威武,早就该这样了!

    公爵抬头:“我真很有诚意。”

    展小怜有点呆,她伸手捂着凉冰冰耳朵,动了动脚开口:“黑大叔,这个……有点太突然了,而且,我本人也没做好这样准备。其实,”她依旧一脸困扰说:“其实吧,我没觉得我跟你什么时候已经发展到求婚地步了,求婚这个……我有点接受不了。”

    确切说,展小怜心里,两人压根就没有那方面接触,公爵突然求婚,这种感觉展小怜觉得吧,就像她遵纪守法了二十多年,突然有一天被判死刑,展小怜心情就是这种反差惊恐。

    公爵点点头:“我知道。”然后展小怜就看到公爵大人坦然站起来,收起戒指,说:“其实我也觉得很突然,只是我不知道要用什么样办法来证明我诚意,既然莲也觉得求婚发展太,那我们就退一步,”公爵伸手捧着展小怜双手:“我们退回到求婚前一步,从恋爱谈起,好吗?”

    展小怜目瞪口呆:“黑大叔,求婚这个东西怎么能讨价还价呢?”

    公爵继续捧着她手:“莲,我们认识一年多,虽然开头有些误会,但是我愿意为那样开局付出代价,我希望你能原谅我当初莽撞,能给我们之间一个开始。”公爵扭头,看着那排雪人,说:“我不知道这些雪人对莲来说是怎样回忆,但是我愿意给你一个全回忆,我知道我古板又无趣,对于现年轻人恋爱我完全不懂,我保证我会努力改变。”

    展小怜看着他,缩回一只手抓了下脑袋:“黑大叔,不管怎么说我谢谢你心意,不过,我一时半会儿接受无能,所以我没办法给你回复。我冻死了,我们能不能先进屋?”

    公爵听了伸手拉着她手就走,嘴里说道:“如果你觉得从恋爱开始依然太,”公爵停下脚步回头:“那我可以再退一步,请你接受我追求,我希望有一天能打动你心。”

    展小怜抽了抽眉头,把手缩回来伸到口袋里,忍不住说:“黑大叔,你还是讨价还价嗳。”

    公爵皱着眉头:“我不能再退让了,如果再退,我们就要假装不认识了。”

    展小怜叹气:“黑大叔,其实吧,我这观念就没扭过来,我一直把你当长辈,而且,我觉得我对你一点都不了解,”展小怜低头左脚踩右脚,“我没办法接受一个只是认识人对我求婚,我真没办法答应你。如果,如果你觉得我这样说你觉得难受了,我现就回家,我受了你这么多照顾还这样说,我也挺不好意思……”

    公爵转身挡她面前,“莲,我下午可以让人把我和我家族资料送给你查看,我除了离过婚,脸上车祸中留了一道伤疤,没有其他说不出口事。你拒绝是你权利,而且也是我意料之中,只是,我想打破我们之间那种拘谨又小心屏障,我只是个普通男人,虽然我比你大了很多,但是我心里,年龄从来就不是问题。”

    展小怜好奇端详他脸,“大了很多?”

    公爵皱眉:“你很介意年龄?”

    展小怜抓头,真是什么优点都没有公爵大人,离过婚年纪大不能生孩子还被毁容了,她干嘛要搭理这样一个老男人?

    可是展小怜再想想,这个人又似乎全是优点,老实到古板,没有喝酒抽烟恶习,家财万贯地位尊享,离过婚年纪大又没孩子男人会疼老婆,虽然脸上有疤但是一点都不难看,虽然年纪大了但是也看不出来到底有多大,说话坦诚又直白,甚至没有自由恋爱经验,要是把公爵大人条件推出去,似乎很容易就能吸引一大帮丁克族美人。

    “莲?”公爵看着她脸色,“我让你困扰了是吗?”

    展小怜烦躁挥挥手:“我冻死了,要先回去。”

    公爵:“如果我让你困扰了我道歉,你可以忘了我们今天所有谈话内容,全部清空,我们也当着什么都没发生过。”

    展小怜抬头:“可以吗?”

    公爵点头:“可以。”

    展小怜一击掌,笑着说:“那就好,那我就delete了!”

    公爵沉默了一下,然后点点头:“好。”

    两人回到客厅,山羊胡管家眼巴巴瞅着两人,展小怜伸手把外套递过去,直接走向餐桌,薇薇安睁大眼睛使劲问:“莲!你跟我堂哥说什么了?”

    不等展小怜开口,公爵大人突然插话进来,嘴里说道:“我跟莲开了一个玩笑,把她吓到了,我很抱歉。”

    薇薇安一听,顿时失望垂下脑袋,“我还以为求婚了呢。”

    叮当三姐妹同时点头:“哟——求婚!”

    展小怜立刻伸手比划了一个“v”字手势,“耶!”就薇薇安和叮当三姐妹打算欢呼时候,展小怜跟着又说了句:“不过黑大叔又跟我说是逗我玩。”

    众人:“……”

    公爵回到餐桌不久就告辞回了楼上,展小怜捧着脸惆怅,唉,黑大叔又生气了,这个真不怪她,她就是没办法接受又什么办法?谁能体会她那种被雷劈感觉?黑大叔其实是个非常小气人,真。

    薇薇安和其他人都没有把这件事当成大事,除了开始惊讶以外,很恢复往常,只是整个圣诞节期间,公爵大人都没有再露面。展小怜瞬间有种自己待不下去感觉,果然是生气了,好歹硬撑到结束,展小怜赶紧带着叮当小美人们灰溜溜回家。

    圣诞节过后,不管薇薇安怎么死缠烂打,展小怜都不愿意再去公爵家里,继续着自己两点一线生活。薇薇安又急又气又没办法,追着展小怜问是不是公爵大人惹她生气了,展小怜笑嘻嘻啥都不说,就是不去,哪里是她生气了,明明是公爵大人生气了,她哪里还有脸去人家家里啊?

    展小怜还真是这么想,觉得人家都不待见你了,还去多没意思啊,她就庆幸自己没跟公爵大人闹僵,这要是闹僵了就好看了,公斤小心眼整死人。

    这事过去,展小怜现学校里就乖乖,这学校有那么多全世界各地过来学生呢,她就老老实实乖乖巧巧不招惹麻烦,总不会有麻烦找上门吧?要是这样都能找到她,展小怜想着那她就真是扫把星转世,就是自带衰神型。

    天气持续冷,安享小镇就如进入冬眠小动物,皑皑白雪中愈发显得安静。

    导师宣布今天课结束,展小怜把围巾围上,戴上帽子和耳捂,临出门时候又把一只可爱口罩戴上,抱着书出门,走到大门口时候,远远就看到两个人影站大门口,展小怜主动走过去,伸手拿下口罩打招呼:“黑大叔,管家大叔,你们好呀。”

    公爵原本正看着远方,一听到展小怜声音立刻站直身体,转过身看着她:“你好。”

    展小怜往校门里望了一眼:“黑大叔等人?”

    公爵摇头:“不,我是来找你。”

    展小怜抬脚走到一边,“哦,什么事啊?”

    公爵看着她眼睛,突然问:“莲,你生我气,是吗?”

    展小怜急忙摇头:“没有,怎么会?我为什么要生黑大叔气啊?”

    公爵皱着眉头就没有松开,即便他带着黑色墨镜,展小怜依然能感觉到他是皱着眉头说话:“莲,薇薇安跟我说,你拒绝她任何邀请,我想是我原因。”顿了顿,他继续说:“我很抱歉给你造成了那样困扰,是我考虑不周,我道歉。”

    展小怜伸手抓头:“黑大叔,其实吧,我以为你生气了,所以我有点尴尬。我这个人吧,不喜欢有什么误会,我真没生气,不过,我貌似有点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了,该道歉是我,嘿嘿,让黑大叔专程跑来我问,我可真惭愧。”

    听了展小怜话,公爵伸手推了下眼镜:“看起来,真是有点小误会。”他看着展小怜问:“我能陪莲走走吗?”

    展小怜点头:“哦哦,当然可以。”

    司机开车跟着他们身后,山羊胡管家刻意跟远远,不让自己成为他们电灯泡,顺便把叽叽喳喳“哟”个不停叮当小美人们也拦下来。

    展小怜一边跟着公爵沿着行人道走一边笑嘻嘻说话:“黑大叔,我是真以为你生气了,你看我时候你都不出来了,我就想了,黑大叔绝对生我气了,都给我脸色看了,我还怎么好意思待下去啊?”

    公爵皱眉:“原来还是我原因,唔,非常抱歉,其实我不是生气,而是……”公爵犹豫了一下,不知要找什么样形容词来形容他感受,后低声说了句:“而是我觉得冲撞了莲,我有种无颜面对感觉。”

    展小怜笑眯眯一针见血:“呀,我知道了,其实是黑大叔害羞了,不好意思看到我。”

    公爵微微错愕,然后他点点头,艰难承认:“我想是。”

    展小怜歪头看着公爵,“黑大叔又不是小孩子了,怎么还这么容易害羞啊?”

    公爵有点狼狈轻咳了下,半响说了句:“这个……其实我并没有多少机会接触年轻女孩。我和前妻是家族安排联姻,彼此双方都是为了家族一起,但是,我是一个相对传统男人,婚姻期间我忠于妻子,不会跟其他女孩多接触,她是家族独女,必须要一个孩子,本来说好是要两个孩子,可是……她选择放弃婚姻,而我尊重了她选择。”

    展小怜停下脚步,扭头看他:“黑大叔,像你们这种家族联姻,没有感情一起人,生活一块到底是什么感觉?我爸我妈,我姨和姨夫,我身边人,都是因为爱情才一块,你们这样联姻,到底是什么感觉啊?”

    展小怜其实是真好奇,两个没有感情人结合一起,他们心里到底是怎么想?

    公爵眼睛看着前方,嘴里说道:“什么感觉?对当时我来说,什么感觉都没有,就觉得那是一种使命,和她一起,那是任务,是无论如何都不能逃开任务,哪怕是同床共枕做着夫妻亲密事,那也是因为要孩子,其他什么想法都没有,因为我心里,家族荣誉高于一切,所以根本不会有心思去思考爱情和幸福到底是什么东西。”

    展小怜吐舌头:“好辛苦!”

    公爵笑笑:“不,那个时候不觉得辛苦。莲,这世上没有爱情夫妻太多,不多我一个。但是,”他看着展小怜,说:“我很高兴你身边有那么多相信爱情夫妻,这样,你就会有一个正确爱情观,虽然你拒绝了我,但是我相信一旦你真正愿意接受我,那是因为你相信爱情了。”

    展小怜猛一惊:“哎?”然后她灿然一笑,对着公爵笑眯眯说:“黑大叔,不知道为什么,我突然对你好感倍增。”

    “荣幸之至。”公爵看着她眼睛,慢慢说:“莲,我是个不善言辞男人,薇薇安说我固执,我前妻说我古板,我母亲说我无趣,我想我确实是这样人,个性上或者很不讨人喜欢。我是国王陛下坚实拥护者,我立场是站这个国家,一旦政改发生,触及到外界利益,我就是被保守党和激进派同时追杀对象,我人生中只有六年时光和女人打过交道,其他时间全是这个国家政治斗争中度过,是个不讨人喜欢政客。我不知道要怎么样和女人打交道,也不知道要怎么样才能讨女孩欢心,但是,莲,我会是个忠诚丈夫。”

    展小怜回视他,半响转过头抬脚继续朝前走,“黑大叔是跟我做自我介绍吗?”

    公爵跟着她脚步慢慢朝前走:“我希望莲能慢慢了解,同时我也希望我能慢慢了解莲。”

    展小怜顿了顿,突然说:“黑大叔,你用中文叫一声‘小怜’试试。”

    公爵一愣,然后他中文开口喊展小怜名字:“小怜?”

    展小怜皱皱眉头,摆摆手:“音有点不准,听着怪怪。小,xia,大小小,怜,lian,不是莲花莲,是可怜怜。”

    公爵点头,“小怜,大小小,怜,怜惜怜,小怜,是吗?”

    展小怜竖起大拇指:“黑大叔你真厉害,就是,不是可怜怜,是怜惜怜。”

    公爵脸色扬起一抹笑:“小怜?”

    展小怜安静看着他,光洁白皙小脸上洋溢着甜甜微笑,她睫毛弯弯,乌黑大眼忽闪忽闪扇动,然后认真说:“对,小怜。我爸我妈,我哥哥,我身边人都是这么叫我,”转身,她一边朝着前方走去,一边说道:“黑大叔,我这里念两年研究生,还有不多一年时间我就毕业了,我可能还会继续攻读同专业博士生,明年打算选个小语种,我不能给你明确答复我会不会接受你,不过,我可以承诺,如果我硕士毕业之前我喜欢你了,我就为你留下来。”

    公爵震惊:“真?为什么突然……?”

    展小怜看着他,依旧认真开口:“因为你说,你会是个忠诚丈夫,对我来说,一个男人忠诚比什么都重要。很多爱情来都很莫名其妙,有人一见钟情,有人日久生情,有人因为感动爱上,有人会因为习惯爱上,还有人会因为忠诚爱上……很多人都说这个世界上爱情千奇百怪,我认同,爱了就是爱了,不需要理由。我不是一个传统意义上好女人,但是,我同样可以保证我对婚姻忠诚。”

    公爵紧紧盯着她,展小怜突然笑眯眯回头看着他说:“黑大叔,我真很难追,总体来说,我是个没有什么公德心人,所以我不想欺负老实人。我可能会给你互动上回应,但是我不会给你感情上回应,黑大叔,你要有心理准备。换句话说,我接受了你追求行动,只是我会不会爱上你,我不能给你任何承诺。”

    “承诺是个沉重责任,”公爵点头,“我不需要你承诺,因为这是我责任。小怜,我很高兴你能这样坦诚告诉我。”

    展小怜摊手,诚实说:“因为跟你搞好关系了,我有地方玩,而且,还能蹭吃蹭喝还有免费礼物拿,我觉得怎么样都不是亏本买卖。”

    公爵叹气,然后认真说:“我很高兴我还有让小怜主动靠近东西。”

    展小怜倒退着行走,一边走一边笑嘻嘻看着公爵,“黑大叔,你要努力啰。”

    公爵安静跟着她走,她要碰上台阶时候适时提醒她不要摔跤,对展小怜来说,这是一个全开始。

    国外圣诞国内年,所有年轻人喜悦中度过这个漂洋过海节日,却圣诞节第二天正常投入到工作。

    青城燕回也重复着每天固定事情,盯着专门收集情报部门,一旦发现没有可利用消息后,就把人打个半死。燕爷存就是为了破坏,他讨厌一切别人有而他没有东西,譬如雷过客那个二货书呆子老婆怀孕了。

    燕大爷妒忌心肝肺都疼,雷过客那东西竟然都娶到了媳妇,他媳妇竟然还怀孕了,可是燕大爷妞还不知道什么地方。

    燕回自打知道雷过客媳妇怀孕以后,连着几天都阴着脸,看到什么打什么,就连给他补课卿辰都被他捏脸蛋肿。

    因为过客媳妇怀孕,所以雷震近很高兴,见谁都得瑟,说他要有侄子了,弄周围人谁看他都不顺眼,那是雷过客媳妇又不是他媳妇,他得瑟个什么劲?只是没人敢说。

    雷震因为太高兴,所以有点忽略了燕大爷感受,无意中路过燕回房间,多看了一眼,透过门缝就看到燕回躺沙发上,脑门上卡了一个黑框眼镜,嘴里叼着笔,直直盯着天花板一动不动。雷震是担心,所以伸手敲了敲门:“爷?”

    燕爷抬眸看了雷震一眼,“嗯?”

    雷震推门进去,发现地上掉着几张照片,隔远似乎也看不清,看着隐约像是一个穿着病号服人,雷震还奇怪燕爷怎么还盯着一个穿病号服人看呢。

    雷震抬脚走过去,伸手把地上照片捡起来,还没来得及看,已经被燕回一把扯了过去,“有屁放。”

    雷震叹口气,“爷,非得展小姐是不是?”

    燕回懒洋洋看了他一眼,“爷还没玩够呢,腻了再说。”

    雷震暗自翻白眼,都闹到这程度了,还敢说玩,这就是典型死要面子活受罪,雷震认真开口:“爷,不是我多嘴,有句话我想提醒下爷,爷要是跟展小姐玩真,爷有些习惯还得改改,要不然,展小姐就算被找回来,她也会离开……”

    “你想死?!”燕回一骨碌爬起来,伸手就想抓东西砸雷震。

    雷震赶紧伸手挡了一下,他真是看眼疼了,燕爷什么时候才能开窍啊?

    再说了,他们这一帮人这一阵过是什么日子啊?这就是水生火热生活啊?享受了一阵子,结果又被折磨一阵子,这样一会冷一会日,生不如死了都。

    而且,雷震这要是为了燕爷这白痴好,就他这样,十个展小姐都气走了,看看之前做,都是些什么事啊?雷震想了想,继续说:“爷,您老人家别生气啊,我真是好心提醒,您看过客媳妇那么老实,还跟过客闹过分手,爷,您知道是为什么吗?”

    燕回抬眼看他,“有屁放,要爷割了你舌头?”

    本来想买个关子,结果燕爷不上道,雷震只好说:“爷也知道过客那性子,明明就是废物,还装英雄,偏偏对女人还没辙,酒店那么多美人,过客整天进进出出,总归会跟其他女人接触,就是因为过客怕女人,所有女人都敢指使他,要是指使不动人家一哭他就没辙,过客媳妇因为亲眼看到过客对一个哭着女人团团转,甚至给人家端茶递水擦眼泪,所以她才坚决要分手。爷,我不是说过客媳妇有多不好,而是女人这种生物不是我们能理解,她们眼里,她们男人绝对不能对她们以外女人好,否则就是背叛。”

    燕回抬着下巴,“啊,过客还能找到别女人?”

    雷震点头:“对,过客找不到,也不敢找别女人,他只是单纯对女人没辙,就算换了任何一个女人,他都会是那种反应,可是对过客媳妇来说,这是对她伤害。对女人来说,不是非要自己男人跟别人上床就是出轨,精神出轨、言语出轨也是出轨。”

    燕回竖起手指,“你意思……爷就是被判死刑了是不是?”燕回实话实说,“爷是直接睡了,还给她看见……哎,那妞心眼是不是太小了?爷都保证发誓还不行!她是不是就是故意?”

    雷震叹气:“这个我真不知道,不过爷,我是真提醒您老人家,如果哪天展小姐真找到了,您可千万别说她心眼小什么,这样她只会认为爷一直都没反省,压根没把她意东西当回事。我个人觉得,展小怜不回头原因,重要就是展小姐亲眼看到……嗯,那事。”

    燕回绷着脸,抓头:“爷怎么知道那女人这么意?一个贱人她整天记着……”

    雷震深呼吸:“爷,不是展小姐意,而是天下正常女人,都会意,碰到性子软,可能道个歉认个错再保证发誓就过去了,可是碰到性子硬,比如展小姐那样女人,结局只有一个,宁为玉碎不为瓦全。”

    正说着话,卿犬也不知道什么时候站了门口,他看了雷震一眼,嗤笑:“雷哥什么时候成情感专家了?你别把我们爷给带歪了,你自己都光着呢,还好意思教我们爷?”

    雷震黑着脸,冷哼:“我有过客娶妻生子延续我雷家香火,你呢?还指望你弟弟卿辰?”

    卿犬瞬间黑脸:“卿辰总归会长大,我怎么就等不到了?”

    雷震讥讽,另有所指说:“啧啧啧,卿犬少爷可是一表人才,怎么就不知道找几个女人陪?莫不是等什么人?友情提醒别指望了,你等女人这辈子都不会是你。”

    卿犬冷哼一声,抬脚走了进去:“我找几个女人关你什么事?你管好你自己再说,你那二货弟弟媳妇又不是你媳妇,得瑟什么劲?还香火,什么年头了还说这个?我等哪个女人关你屁事,风花雪月我乐意,倒是你,打算一辈子陪着你右手女友?”

    雷震刚好反击,燕回突然慢吞吞开口问了一句:“哎哟喂,爷听着怎么像是卿犬等什么女人?说来听听,爷还第一次听说。”

    卿犬冷脸:“雷哥无中生有好本事,我倒是第一次知道还有这事。”

    燕回“切”了一声:“没意思。”

    卿犬看向燕回,“爷,不是我说,雷哥说是一方面,不过对那女人不适用,别以为你现把你身边女人都散了那女人就会回来,那就是个怪胎,她要是想回头,早就回头了,我觉得爷还是另寻野花吧。”

    燕回伸手把手边抱枕对着卿犬砸过去:“滚。”

    卿犬伸手把保抱枕放腿上:“本来就是,别听着不中听就生气,多大人了。不是我说爷,这都多长时间了,六年级课程还没上完,不定那女人研究生都念完毕业了,这样下去差距只会越来越大,而且,这年头找不到女人男人多着呢,就像雷哥这样,不定看到一个长能看又单身就扑上去了,这么长时间,那女人还有骨头?别做不切实际梦了,赶紧重挑个中意女人,实不行我去安排投资一个大片,半个选角大会,会有各种美女自动送上门,要什么样都没有?非得吊死那一个肥妞身上?”

    燕回慢吞吞坐起来,额头上卡着黑框无镜片眼镜掉下来,燕回伸手一推,把眼镜推到了脸上,卿犬看了他一眼,“爷,怎么还戴上眼镜了?”

    燕回又推了推:“怎么样?爷看起来像是认真学习样吧?”

    雷震擦汗,卿犬鄙视:“太假了。”

    “去死!”燕回抓下眼镜对着两人砸过去,然后往沙发上一靠,跷着二郎腿开口:“爷说不行就不行,爷一定要把那妞给找回来,也就不信了。”

    雷震皱眉:“已经锁定国家,不过展小姐近和展先生联系少,一周一次电话都不打,很难抓到信息。”

    卿犬垂眸没说话,半响站起来说了句:“爷,要不我去办个选美大赛?不定就能碰到爷喜欢。”

    燕回对他挥手:“赶紧滚。”

    卿犬临走一把抓住雷震:“雷哥,一起商量。”

    两人走出去,卿犬直接抓住雷震到了一个房间,伸手把门关了起来,雷震一哆嗦,立马想到这一阵传闻,顿时抓住衣襟警惕看着卿犬:“犬,我可是男人,我性取向正常,你可别乱来!”

    卿犬看神经病似看着他,传闻到他耳朵里时候已经完成变成了重口味,卿犬都懒解释了:“我有病才对你乱来,要挑也挑爷那相貌,看你那脸我都没兴致。”

    雷震瞬间正常了,第一次感谢自己有张不帅脸:“那就好,有话说话,关什么门?”

    卿犬抱臂看着他:“你还真让人帮着爷找那女人?”

    雷震往沙发上一坐,“要不然怎么着?”

    卿犬呼气:“疯了吧?你还嫌他们俩闹腾不够?这分开不是挺好?”

    雷震立刻抬头看着卿犬:“犬,你别告诉我,我们情报信息一直收集不全是你捣鬼!”

    卿犬抬头看天:“哎,我可没承认,你别血口喷人!”

    雷震一骨碌坐直身体:“真是你?你死了,爷要是知道绝对要扒了你皮!”

    “有病!”卿犬斜眼看他:“你敢去说我就说你是帮凶!”

    雷震指着他:“哎,死小子你还敢耍赖皮?!”

    卿犬嗤笑:“你也不想想那女人回来对我们有什么好处,燕爷高兴?幸福?然后呢?然后我们就等着哭,燕爷有了女人,他绝对会被那女人调教像龟孙子,你觉得那是好事?结果就是燕爷不定哪天就被人暗杀成功,那女人哭死,我们也跟着哭死,再然后是官家会把燕爷这么能多年来闯下货放一起,算我们头上,一个集团倒塌要把不当得利收归国有就必须有可以公开理由,他们需要什么?替罪羊!你觉得燕爷要是死了就死了?他要是真出事了,我们,不是下面那帮兄弟,是我们,首当其冲会被拿去开刀。我拍拍屁股用钱摆平回家当我卿家少爷,你以为你安全?燕爷座下第一员大将雷震,抓就是你!”

    雷震沉默,半响,他突然开口问到:“犬,你说这些我明白,也有可能性,可是,你这样做,到底是为了爷,还是为了你自己?”

    卿犬冷笑:“开什么玩笑?!我什么都不缺,就是想跟着爷瞎混,我有什么为了我自己?”

    雷震抬头看着他:“犬,我说过,你没指望,你也知道,所以,你也不希望别人有指望,谁都没指望,对你来说是好办法。犬,你该知道,燕爷绝对不会就此收手,他说他没腻,就不会放手,现没消息,可迟早爷都找到,你挡不住。”

    卿犬低笑,“雷哥,这个玩笑一点都不好笑。我是不希望他们一块,不过千万别扯上我,这事你下不了贼船,既然我跟你说了,就不怕你去跟燕爷告状,你好跟我合作,国家是确定了,燕爷绝对会地毯上排查,我目就是不让他找到,让他转移目光到别国家。”

    雷震默了默,半响,他叹口气,站起来:“你狠,用心眼上我甘拜下风,不过卿犬,铤而走险不是好办法。”

    卿犬一口否决:“别想当然,都说不是了。”

    雷震抬脚朝着门走去:“到底是不是,你自己心里有数。”说着抬脚走了出去。

    卿犬阴着脸坐沙发上,身体往后面一靠,抓住头发,狠狠踹着面前透明茶几一脚,大口呼了口气。

    ------题外话------

    胖妞妞们国庆节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