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臣服 > 第355章 总会有前进的时候

第355章 总会有前进的时候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雷震从屋里出来转头就去找燕回,“爷,国外那些洋文字母我们真不认识,每次拿到手还得找人翻译,要是这样太耽误时间,我觉得这事交给卿犬合适,他精通好几国语言,又又省事。”

    雷震这真是为以后万一被燕回知道真相作打算,卿犬那死小子要闹,他不拆穿,不过他就不参与,挺多算不知道,把这事推给卿犬,他自己收拾烂摊子,一天两天找不到没所谓,可这要是一个月两个月,一年两年,他要是敢这样拖,爷绝对要扒他皮,看他到时候还敢不敢耍鬼点子。

    雷震真心觉得卿犬这小子就是找死,毫无疑问,这小子极其聪明,不管是学习还是其他都是拔尖,跟别人一起出去几年,结果人家只有本专业顺利毕业取得证书,他回来就会好几个国家语言,精通好几个国家律法,就是比别人多学东西。同样一件事,人家提出方案总会被人挑刺,他提出解决方案就给人万事大全。

    别人离开燕回估计就活不了了,但是卿犬就算离开这里,随便换到哪个国家他也能混风生水起,有真本事人到哪都不怕,这是雷震心里话。可这小子现是跟着燕回混,他竟然敢背着燕爷反着来,雷震现就等着看那小子怎么死。

    日升月起,潮起潮落,地球按着既定轨迹运行,这个球体上生物也各自演绎着属于自己故事,国内国外不过就是换个环境,国外月亮是不是圆,看到人发现还是一样,没看到终想是亲自验证,其实待久了,也不过如此。

    出去人还是那样人,不同是心境。

    展小怜生活圣诞后似乎充实起来,身边有一个好欺负追求者,对展小怜来说是好事,她这个人无耻都是无耻前头,蹭吃蹭喝欺负人,她自己高兴追求者也高兴,展小怜对公爵大人态度,其实就是对熟人态度,她自己现也搞不清以后到底会怎样,反正她现挺高兴,她擅长事就是欺负人,公爵大人那是真好欺负,不管展小怜说什么都不好生气,可能是年龄沉淀到了一定程度,也可能是展小怜就算骂人也是拐弯抹角,反正公爵对展小怜态度就是纵容。

    其实展小怜能像开心果一样出现公爵家里,高兴人就是那位山羊胡管家。山羊胡管家爱德华家族当了一辈子管家,一生未婚,年轻时候跟随公爵父亲老爱德华,他眼睁睁看着公爵从一个襁褓中小婴儿成长为一个高大帅气男人,直至如今。

    山羊胡管家印象中,公爵大人从出生到现,真正发自内心笑寥寥无几,他就像一个戴着面具人,为了家族荣誉和使命兢兢业业,整个爱德华家族公爵大人带领下确实荣光无限,可公爵大人笑容也彻底消失。凯文少爷到底适不适应公爵位置没人知道,公爵大人也确实很认真教授凯文少爷,只是凯文少爷努力外人眼中首屈一指,可是爱德华家族领导人位置上,他终究站不住脚,公爵大人知道,凯文少爷也知道,这是凯文少爷始终自卑原因,他比旁人优秀,可他爱德华家族中却不够优秀,特别是对于继承公爵这个爵位来说,他还差很远。

    山羊胡管家喜欢莲小姐,是因为他发现了莲小姐能让公爵大人笑,还是那种来自内心,毫无顾忌微笑,虽然他们开局误会重重,不过看到如今场景,山羊胡管家是真高兴。

    似乎就是从上次公爵主动找莲小姐道歉以后开始,两人关系突然之间就是近了很多,莲小姐经常出入公爵府邸,公爵竟然经常走出公爵府,前往莲小姐学校接莲小姐放学,这对公爵来说,是天大改变,整个安享小镇人都知道,公爵大人深居简出,不接受任何邀请,安享小镇没有几个人见过公爵大人真面目,如果说公爵大人是否有出行,大多人都会看哪里出现了那辆皇室专用加长车。

    薇薇安近一直要求展小怜穿圣诞节时那件红色、漂亮棉衣,她要利用这个冬天雪自己创作一本作品,展小怜就是薇薇安选中书模。薇薇安拿着相机,指挥展小怜按照她要求摆造型,展小怜抓狂:“我又不是专职模特,要什么造型?你要拍就拍,不拍拉倒,我要生气了。”

    薇薇安跳脚:“不行!不行,还有两个场景!我一定要拍成!”

    因为雪停了好几天,薇薇安就想要下雪场景,结果展小怜当模特时候,周围还有人对着她撒雪,经常有雪落她脖子里,展小怜就抓狂,薇薇安跟公爵告状,“堂哥,你看她!一定都不配合!”

    展小怜也无耻利用被追求者身份反告状:“黑大叔,你看薇薇安,我都这么辛苦了,她还一直挑我刺,我要生气了!”

    公爵大人每次都是扶额叹气,一点办法都没有,公爵大人觉得自己很公正,真很公正,结果薇薇安会被气哭,指着展小怜跟公爵大人跳脚:“堂哥你偏心,你都被她迷住了,你们俩都欺负我!”

    展小怜伸手比划一个“v”,“耶!”

    山羊胡管家千方百计想把薇薇安小姐支开,这样公爵大人和莲小姐就会有单独相处空间,结果薇薇安小姐根本就没意识到自己是一只超级大灯泡,整天都跟莲小姐赖一起,山羊胡管家对此怨念颇深。

    展小怜窝沙发上翻手机日历,薇薇安一身寒意跑进来:“莲,我还想再拍一张……”

    展小怜伸手推开薇薇安脑门:“别烦我,我被你烦了一早上了。”

    薇薇安不屈不挠凑过去:“你看什么?”

    展小怜嘴里说了句:“日历,我要算算国内过年时间,我要卡那个时间回去。”

    薇薇安一愣:“哎,你还要回国啊?”

    展小怜点头:“是啊。”

    薇薇安绷着脸,看着她问:“你走了,我堂哥怎么办?”

    展小怜抬头:“黑大叔?黑大叔又不是小孩子,什么怎么办?我就是卡着过年回去一趟,回头还得上学呢。”

    薇薇安一脸不满:“莲,你可不能耍着我堂哥玩,你没发现我堂哥近一直去接你?”

    展小怜得意洋洋说:“哎,黑大叔要追我嘛,不讨好怎么样?”

    薇薇安鼓着小脸,愣了一会又问:“那是不是我也要这样对你二哥啊?”

    展小怜摸下巴,“不是我说,你这招对付我二哥没用,我二哥那个人吧……”顿了顿,展小怜打击薇薇安:“他就是单纯喜欢大胸翘屁股美女。”

    薇薇安扭曲着脸:“可是,可是我很聪明,我是天才绘本美少女!”

    叮当三姐妹那边齐声重复:“哟——大胸!大胸!”

    薇薇安对着她们嚷:“不许说!你们也没有胸好不好?!”

    展小怜摊手:“她们才十六岁,还发育呢,看看人家十六岁胸和你二十一胸一样大,明显人家潜力无限嘛。”

    公爵大人本来是想进屋,结果听到两人吵,什么话没说,转身继续走到雪地里挨冻,一会吵起来又要拉他当裁判讨论女人胸脯和屁股问题,老实古板又容易害羞公爵大人真心顶不住了。

    薇薇安气跳脚:“我我我也会长!”

    展小怜打击:“你已经成型了,别指望了。”

    薇薇安大哭:“我要告诉我堂哥你又欺负我!”

    展小怜往沙发上一躺,跷着二郎腿抖:“去吧去吧。”

    今年跟龙谷提前通了气,过年回湘江,展爸展妈会去湘江,名义上就是为了陪龙美优,去年就没见到,今年展小怜就是极力要求看到展爸展妈,龙谷也答应了。

    展小怜自己算了下假期,国外假肯定不会跟国内一样,展小怜是打算请假回国,跟导师请了假以后,展小怜特地跟公爵打了个招呼,公爵听说她要回国愣了一下,跟着就问了一句:“小怜,你回国,要什么时候回来?”

    展小怜坐沙发上晃着腿,嘴里说道:“半个月吧,我难得回去一趟,我爸我妈都,我要跟他们好好过一个年。”

    公爵犹豫了一下,然后面无表情展小怜身边坐下,展小怜笑嘻嘻扭头看他,“黑大叔,我这边学还没上完,又不是不回来,你干嘛这个表情啊?再说了,你现是我追求者,又不是我男朋友,要转正以后才能有这样表情好不好?”

    公爵皱眉,问:“小怜,我什么时候才能转正?”

    展小怜摸下巴,“这个就难说了。这才一个多月,我都说要看你表现了。”

    公爵微微偏头看着她,突然问:“小怜,你是不是嫌弃我?”

    展小怜摸下巴手一顿:“哎?”

    公爵低头,声音沉闷说:“我知道,可能是文化差异,对我来说不算问题年龄差距,或许是小怜意,另外,”公爵抬手,修长手指捂脸上,挡住他脸上伤痕,“我这样面孔确实会让女孩望而却步……”

    展小怜伸手揉着自己脸蛋,想了想,开口:“黑大叔,你我眼里,可是钻石级别王老五,不管是家世还是你长相,女人会挤破头要嫁对象,我现要是我爸我妈砸锅卖铁送我出国话,我肯定一头就扎你怀抱里了,条件太好,错过了你我就不知道还能碰到哪个这样好条件人。不过很不巧,我现只能不差钱,所以排除了金钱考虑,我会有意想爱情靠拢,我想要一份没有金钱参杂其中爱情,所以我没办法冒然答应你。”

    公爵扭头看她,无奈说:“我该祈祷让你变成穷女孩?”

    展小怜赶紧摆手:“千万别!黑大叔你这招太坏了,不应该是黑大叔这样人想出来招,你要祈祷我越来越有钱,好变成大富婆,这样我找到男人要么是我真心喜欢,要么是我养小白脸,反正不管怎么说,我这个大富婆都不吃亏。”

    公爵伸手扶额:“小怜!”

    展小怜伸手捶着沙发,笑倒:“黑大叔,你要顶住!”

    公爵叹气:“我老了,跟不上小怜思路。”顿了顿,公爵扭头,笑意盈盈看着展小怜说:“但是,我很喜欢听小怜说话,因为这样会让我觉得我还依然年轻着。”

    展小怜胳膊抱着膝盖,脸蛋放腿上,歪着脑袋笑嘻嘻看着他,“黑大叔,其实你看起来真不老,我说真,而且,我一点都不觉得你这个疤痕会影响到你外形。薇薇安偷偷给我看过你以前照片,怎么说呢?如果说你以前是白马王子,那现你是个男人,有种很多小白脸身上都没有阳刚气,我很喜欢啊,我一点都不觉得黑大叔不好看。”

    公爵无可奈何笑:“好吧,我信你。”

    薇薇安从外面进来时候就看到那两个人坐沙发上,公爵身材挺拔比例均匀,身体倾斜,以一种迁就姿态看着身侧少女,高鼻黑眸,侧面线条流畅,五官棱角分明,那张素来没有表情和情绪脸上带着浅浅笑,笑容安详,那是一个完全处于轻松状态人才会有笑容和姿态,那是一个薇薇安从来没有看到过公爵形象。

    薇薇安瞪大眼睛站门口,没有让自己迈进客厅打破这一室和谐,她悄悄后退,转身前她看了眼公爵身侧女孩,她歪着脸蛋,半边脸因为垫膝盖上被挤变了形,嬉皮笑脸看着公爵正说着什么,说完自己伸手捶着沙发笑歪倒一边……

    薇薇安速离开客厅,自己拿着相机院子四处乱拍,一边拍一边嘀咕:“哎,莲说不定就是堂哥肋骨,要是这样我以后也不用受堂哥训斥了……啊,脱离堂哥训斥,那我不是就落入死狐狸精魔爪了?算了算了,好歹我堂哥会笑,牺牲我一个,大家日子都好过了不是?”

    湘江龙氏两兄弟正对着大眼瞪小眼,两人正为争着谁去接小怜回家过来争吵呢,龙湛坚决举着胳膊要去接小怜回国,结果龙谷接到展小怜电话,特地强调绝对不许大哥过去,龙谷这是说什么都不让大哥过去了。

    后去接还是龙谷,龙湛对此表示十分愤恨,差点用棒球棍把龙谷脑袋打开花。

    龙谷出机场到展小怜公寓时候,她正让人收拾行李,还买了一堆礼物往箱子里塞,龙谷叹气:“小怜,你还怕这些东西湘江买不到?”

    展小怜不管:“这些是我心意,跟湘江不一样。”站起来:“二哥你去睡一会,我都请好假了。”

    龙谷点头:“后天飞机,不急收拾。”然后他看了看展小怜脸,笑着说:“小怜气色好多了,看来这个小镇很养人呢,适合小怜居住。”

    展小怜得瑟:“是我比较好养活。”

    兄妹俩好长时间才见到,龙谷也不急着睡觉,展小怜收拾东西他就旁边帮忙,顺便问问这么长时间展小怜这边情况,龙谷是让人保护展小怜,不过肯定没有让人监视,这要是让展小怜,绝对会炸毛,再说了,自己亲妹妹,龙谷也做不出来,只要她人安全,比什么都重要。展小怜安享小镇一言一行完全自由,龙谷问起来她都是有选择性说,有些事展小怜也想有隐私,所以也有想不想说时候。

    兄妹俩正说话,管家从楼下上了,小心敲门:“小主人,龙先生,薇薇安小姐和公爵大人前来拜访。”

    展小怜眨巴了两下眼睛:“啊?不是说后天才走吗?怎么今天就来了?”

    说好来送行,结果今天提前来了。

    龙谷拍拍她:“来都来了,出去看看。”

    展小怜回头看着龙谷,半响幽幽说:“二哥,你要做好薇薇安赖着你心理准备。”

    龙谷忍不住笑,“没事。”

    展小怜暗自翻白眼,二哥这是没有见识到薇薇安缠人厉害。

    龙谷还真没见过,之前薇薇安压根没有机会再跟龙谷接触,后来她是想了迂回办法缠上展小怜,展小怜那一阵被她缠都哭了,但是人小姑娘就是这样,豪情万丈要为爱德华家族生一个绝顶聪明小孩。

    展小怜先提前出去,“哎,黑大叔,你们今天怎么过来了?”

    公爵抬脚走到楼梯口,抬头仰视着展小怜,用他一贯缓慢语调开口:“给小怜准备了礼物,拿来给小怜。”

    展小怜一听,占便宜心就冒出来了,黑大叔礼物绝对不是便宜货,冲下来:“黑大叔,你真是个超级大好人。”

    龙谷站楼梯口上端,斜着眼睛看着下面人,半响清了清嗓子:“很荣幸再次见到公爵大人。”

    不等公爵开口,薇薇安突然跳起来,蹭蹭蹭就冲了过去:“啊!是你!”薇薇安对着龙谷蹦跶:“你是不是来跟我生一个聪明小孩?”

    ------题外话------

    江湖传闻,今天是渣爷狗血小言《臣服》一周岁生日,撒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