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臣服 > 第356章 回家过年

第356章 回家过年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龙谷俯视着眼前小美女,薇薇安个子龙谷面前就是矮了,他笑眯眯玩下腰,伸手捏了你薇薇安脸蛋,就像是长辈哄小孩似逗弄了一句:“小妹妹真漂亮,念初几了?要好好学习考大学。”

    然后直起腰,直接走下去和公爵伸手握手:“没想到过来第一天就看到公爵大人,真是万分荣幸。”

    公爵外出装备肯定必不可少,本来进门是想摘下眼镜,结果因为龙谷,他就没有动,握着龙谷手,疏离而又真诚开口:“幸会。”

    薇薇安鼓着嘴站楼上,半响冲下来:“喂!你调戏了我耶,你是不是应该负责啊?你要跟我生一个小孩才行耶。”

    公爵皱眉,忍不住出声训斥:“薇薇安!”

    龙谷一脸诧异:“原来公爵大人和这位小妹妹认识?”

    展小怜旁边捧着脸干笑,二哥装还挺像,她明明跟二哥说过。

    薇薇安抓狂:“你竟然把我忘了!”

    龙谷加诧异:“我们见过?”

    公爵伸手拉住薇薇安:“薇薇安,不可无礼!”

    薇薇安指着龙谷:“堂哥,这个人智商很高,我就想跟他生一个小孩……”

    展小怜叹气,赶紧上前岔开话题:“好了,我二哥和公爵大人难得碰面,中午家里用餐,我让人去准备,薇薇安你过来帮我收拾东西。”

    薇薇安鼓着脸指着龙谷还要说话,展小怜上上前拉着她就走:“赶紧走!”

    楼下那两人聊天,楼上展小怜和薇薇安收拾东西,其实都不要他们收拾什么,都是用人根据展小怜要求整理,两人坐床沿上晃着小腿说话。

    薇薇安气鼓鼓了绷着小脸:“他竟然不认识我了,怎么能这样?”

    展小怜干笑:“我二哥记性不好。”

    薇薇安立刻从屁股口袋掏出一张纸条,嘴里嚷道:“怎么会?他明明是记忆力极佳!”

    展小怜继续干笑:“可能年纪大了吧?”

    薇薇安皱着眉头,“明明很年轻!”

    展小怜赶紧岔话题:“哎,我忘了问,你照片拍怎么样了?我可要回家了,要半个月才能回来哟,你照片搞定了?”

    薇薇安立刻惊叫一声:“啊,还有一张耶。”

    展小怜摊手:“你随便挑一张对付吧,反正你又不是画写实画。”

    薇薇安跳起来:“这样工作态度太不严谨了!”

    展小怜无所谓:“又不是我工作,我管你呢!”

    楼上两个人本来好好说话,结果一会功夫以后又吵起来了,薇薇安嗷嗷叫声都传到楼下了,龙谷扭头看着楼上,公爵赶紧说了一句:“她们两个每次到一块都会吵半天,一会就好了。”

    刚说完,就看到展小怜房间门一动,薇薇安被气大哭着跑出来:“堂哥!堂哥!莲又欺负我,她又说我小冬瓜,还说我胸小……”

    展小怜扒她房间门框上,露出半边脸,幽幽说:“地球不能阻止人类说实话,黑大叔不能阻止我说真话……”

    公爵大人伸手擦汗:“呵呵。”

    龙谷:“……”转过身时候轻描淡写说了句:“我们家小怜从来不说假话。”

    正自家房间对着电视练跳舞叮当三姐妹从房间探头,学着展小怜样子从门后规律露出是哪个漂亮小脑袋:“哟——小主人一直说真话!”

    薇薇安被围攻,哭大声了:“人家还会长……”

    就跟演喜剧,只要薇薇安和展小怜碰到一块,每天都会演这么一出,公爵大人完全习惯了。

    第三天早上,展小怜东西都收拾好了,龙谷陪着她出门,结果看到门口站着全副武装薇薇安。

    薇薇安样子,一看就是打算出远门,头上戴着粉色绒线帽,耳朵上戴着耳捂,口罩上图案上一个大红唇,身上穿着漂亮披风式棉衣,腿上等着牛仔裤,脚上还踩着红色小靴子,手里还拉着超大白色拉杆箱。

    展小怜眨巴了两下眼睛:“薇薇安,你这是要去哪?”

    薇薇安抬着下巴,理所当然说:“你我堂哥家做客那么多天,为了公平起见,我决定去你家里做客半个月,怎么,难道你不欢迎?”薇薇安扭头,从鼻孔里“哼”了一声:“我告诉你,不欢迎我也要去,你是阻止不了我!”

    展小怜擦汗:“我什么话都没说呢。”

    薇薇安抬脚就走:“很好,那就是同意了。”

    后面那辆皇家专属加长车门被人拉开,公爵从车里出来,展小怜对着公爵招手:“黑大叔,你好啊!”

    公爵对着展小怜点头:“你好小怜。”

    龙谷愣了一下,然后他抬头看了公爵一眼,又看了展小怜一眼,微微皱了皱眉头。

    公爵缓步走到展小怜面前,“我可以送你到机场吗?”

    展小怜一听,急忙摆手:“千万别!”公爵大人到机场,万一被媒体拍到就麻烦了,这地方没多少人知道公爵,可这个国家这么大地方不定就有人知道啊。

    展小怜说什么也不会要公爵送到机场,再说了,她二哥都来接她了,也没什么好担心。

    公爵微微露出失望表情,展小怜凑过去说好话:“黑大叔你别这样啊,真不用,主要是我二哥来接我,你要是再送,这不是重复劳动吗?”

    公爵点头:“好,不送。”

    展小怜得意洋洋上车,从车里探头对公爵摆手:“黑大叔,拜拜。”

    公爵学着她样子举起手摆了摆:“再见。”

    龙谷指着后面跟着车问:“那个高智商小姑娘真要跟着我们?”

    展小怜摊手:“二哥,我跟你说,她真很难缠。”

    龙谷回头看了一眼,笑了笑:“一个小姑娘,没事。”

    展小怜翻白眼,心里琢磨着二哥你就掉以轻心吧,以前她是没逮住机会靠近,现利用她关系住到家里了,看你怎么对付这个小姑娘。

    通过后视镜,一眼看到公爵黑色身影一晃而过,展小怜回头看了一眼,发现公爵还站门口没动,展小怜想了想急忙喊了声:“停车。”

    司机停车,龙谷奇怪看着展小怜:“小怜怎么了?”

    展小怜推开车门,一路小跑跑回去,公爵诧异看着突然停下才车队,然后看到车门被打开,展小怜从车里跑出来,“小怜?怎么了?是不是忘了东西?”

    展小怜往公爵面前一蹦,说:“我想起来了,你每次打电话都是打到我家里,我从来没给你打过电话,好歹给我留个手机号呗,这样过年时候我还能给你发个祝福短信。”

    公爵一愣,“好!”然后他转身,身后一个戴着无框眼镜男人立刻掏出手机递给公爵,公爵把自己手机号报过去,展小怜一边登记一边说:“黑大叔,这个不会是你工作号吧?这样可不成,我这个人不会有什么正经事,万一发错了就惨了,我还是留着备用,不给你添麻烦吧。”

    公爵皱眉:“我没有私人号码,不过,我可以为你准备一个。”

    展小怜对他竖起大拇指:“看看,看看,黑大叔我授意下逐渐你开窍了吧,这才是讨好女孩子有力一招。黑大叔我看好你哟,加油!”

    展小怜对公爵握了下拳头,转身跑了,公爵愣了原地,半响突然忍不住笑了下,他转身对着身后吩咐了一句:“待会以薇薇安名义再去办一个手机号,保密吧。”

    展小怜重跑到车上,哼着小曲关好门,对司机喊了一声:“司机,开车吧,我们要赶飞机。”

    龙谷扭头看着她:“小怜,你和公爵大人说了什么?”

    展小怜捧着脸晃来晃去,道:“没说什么,就是道别话。”

    龙谷又问:“哦,小怜和公爵大人关系什么时候变这么好?”

    展小怜继续晃来晃去:“这个嘛,不告诉二哥!”

    龙谷笑意盈盈:“呀,小怜对二哥竟然有保密事,二哥要伤心了。”

    展小怜继续晃:“那我也是大人了,总要有秘密嘛。”

    龙谷扭头看着她:“那二哥来猜猜?”

    展小怜立刻凶狠伸手捂住龙谷嘴:“不许猜!我知道二哥比我聪明多了,就是不许猜!”

    龙谷大笑,点头认输:“好,不猜!”

    展小怜这才放手,然后继续晃着身体,嘴里依依呀呀开始唱歌:“小怜和她妈妈到街上去,发现一件事情很稀奇,她们发现一块嫩嫩五花肉,买了肉儿才离去……”

    龙谷擦汗:“小怜唱是什么歌啊?”

    展小怜不理,继续唱:“五花肉呀五花肉,滑滑腻腻真可口……”

    龙谷坐旁边笑个半死。

    车到机场,过了安检,管家带着送行车回去了,几个保镖提着展小怜行李去托运,龙谷和展小怜坐贵宾候机室内喝茶,展小怜抱着奶茶杯不由自主叹了口气:“二哥,说起来我都两年没看到我爸了,我妈也有一年多没看到了,我都想他们了。突然要回湘江,我好激动感觉啊。”

    龙谷搂着她肩膀摇了摇:“今年不是就能见到了?他们也很想小怜呢。”

    展小怜点头:“我知道,我爸肯定特想我。”她扭头看着龙谷:“小白花呢?”

    龙谷忍不住笑了笑:“美优啊,美优还是老样子,不过她现很意自己身体,不会每天都闷屋子里,坚持按照医生叮嘱做运动。知道你要回湘江过年,努力了,还说到时候要有力气跟你吵架呢。”

    展小怜摊手:“小屁孩,谁跟她吵架啊?”

    展小怜上飞机就睡觉,后还是被龙谷推醒:“小怜,下飞机了。”

    展小怜揉着眼睛迷迷瞪瞪睁开眼,果然睡觉是度过坐飞机好办法,一眨眼就到了,下飞机时候天蒙蒙亮。

    展小怜回龙家架势就跟女王驾到似,龙湛这次没犯二,不过把家里搞就跟古代人家有谁要成亲似,张灯结彩,迎接人只有龙湛和家仆,展小怜从车上下来第一件事就是找展爸展妈,“我爸我妈呢?”

    龙湛泪汪汪不情不愿指着楼上:“还睡觉……小怜,你看到大哥是不是特别高兴啊?他们都睡觉了,只有大哥惦记小怜……”

    展小怜点头,干巴巴说了句:“非常高兴。”

    龙谷擦汗:“大哥,赶紧让小怜睡一觉,也别把展叔展婶叫醒,太累了。”

    龙湛就和跟屁虫似跟着展小怜身后,还保持着一段距离:“小怜,大哥觉得小怜越来越漂亮了,大哥看到小怜这样大哥正高兴……”

    展小怜走到门里面,对着龙湛眯眼一笑:“大哥晚安!”然后咣一下把门关上了。

    龙湛内牛满面,下楼就掐着龙谷脖子:“是不是你我可爱小怜面前说我坏话了?要不然我可爱小怜为什么会不理我?”

    龙谷都抓狂了:“大哥你冷静点……”

    正闹着呢,突然有个家仆来报告,说外面有个小姑娘提着行李箱站外头,不走,说是小小姐朋友。

    龙谷这才想起来,把那高智商小丫头给忘了,这要不知道她是谁,龙谷绝对是不搭理,可现公爵大人可是知道那小姑娘是跟着他们来,这要真丢外面,深半夜,万一出点什么事,这就成了国际大事件,龙谷好不容易才把龙湛手给拉开:“让她进来,让管家给她准备一个房间。”

    家仆一愣:“哎?”

    龙谷挥手:“是小小姐朋友,让她进来!”

    龙湛一愣,“小怜有朋友过来?”伸手又掐着龙谷脖子:“那你还敢把小怜朋友给忘了?你想死是不是啊?”

    龙谷真是服了大哥了,小怜自己不是被他一搅合给忘了,直接去睡觉了。

    展小怜洗完了躺被窝时候才想起来她把薇薇安给忘了,急忙批了衣服出去,就看到楼上有灯光,然后她走出去探头一看,就听到薇薇安声音从楼上传下来:“我不要住客房我要住这个房间,我要跟你一起睡觉。”

    没听到龙谷声音,反正展小怜就听到,什么东西被丢了出来,然后是关门声,不多时,展小怜就听到薇薇安哭声传来:“呜呜呜……我不要睡客房……”

    这深半夜,一个小姑娘哭声听着特别瘆人,展小怜叹口气,赶紧沿着楼梯往上面走,结果就看到薇薇安棉睡衣,坐地上抱着一个圆滚滚枕头,正哭伤心呢,展小怜赶紧过去把她拉起来:“别哭了,你再哭管家明天得找个捉鬼大师来收你了,赶紧回去睡觉,我都要困死了你怎么这么精神啊?”

    薇薇安被展小怜拉起来,抱着枕头光着脚踩着地毯走路:“我是为了我堂哥……”

    展小怜拉着她胳膊下楼:“你堂哥会感谢你,不过前提你是先去睡觉。”

    好不容易把薇薇安给塞房间里了,展小怜自己重钻到了被窝,一觉到中午,展小怜睁开眼第一眼就看到展妈脸,她顿时尖叫一声,一头扎到了展妈怀里:“妈!”

    展妈本来是偷偷摸摸进来看一眼闺女,结果刚坐下展小怜就醒了,还被她吓了一跳,展妈拍着胸脯说:“哎哟你个死丫头,打算把妈给吓死啊?真是吓了我一跳!”

    展小怜泪汪汪抱着展妈不撒手:“我想死你跟我爸了!”

    展妈眼圈慢慢也红了,“你以为就你想?让妈看看,哎哟,这小脸粉嘟嘟,好像也胖了一圈了,这样好,妈就喜欢小怜胖胖。”

    展小怜顿时被打击趴了:“妈,我正减肥。”

    “减什么肥?”展妈没好气说:“就这样好看,减了就不好看了。”

    展小怜揉了揉自己脸蛋:“真?我觉得胖啊,你看这肚子上肉,胖了一圈呢。跳水里不用带游泳圈。”

    “这孩子还真当自己是胖子了,”展妈以为是自己把展小怜吵醒,赶紧问了句:“小怜,要不要再睡一会,早知道妈就不进来了。”

    展小怜一骨碌坐起来,把衣服往被窝塞,打算被窝里穿衣服,嘴里说道:“我睡饱了,精神可好了,起床。”

    展妈站起来,“你穿好了自己出来,妈给你做早饭。”

    展小怜乐滋滋点头:“好哟。”

    穿好衣服,展小怜速洗漱完,然后往外跑,老远就看到展爸坐一楼客厅里看报纸,面前放着一杯清茶,展小怜对着展爸冲过去:“爸!”

    展爸一抬头就看到闺女冲过来,还没来得及站起来就被展小怜扑重坐沙发上:“哎哟,小怜……老爸都腰啊!”

    展小怜不管,抱着展爸就把脑袋往展爸怀里蹭:“爸,我都想死你了。”

    再抬头,展小怜两只眼里都包着泪,把头埋着只吸鼻子,展爸伸手闺女肩膀,轻轻拍了拍:“看看,看看,都多大人了?念研究生人还掉金豆子?”

    展小怜嘟嘴:“那我看到我爸还不让我激动一下?”

    展爸坐直身体,捧着展小怜脸认真看了看,“还不错,我们家小怜越来越好看了,还是白白胖胖让爸爸喜欢。”

    展小怜身体一软,直接靠着展爸装晕,咬牙切齿说:“坚决减肥!”

    展爸擦汗:“好不容易养胖了点,减什么肥?小怜就这样好看,爸爸喜欢。”

    展小怜宽面条泪:“我不喜欢我胖啊。”

    父女俩正围绕着减肥话题说话呢,龙美优从外面走进了,远远看着展小怜,抬着下巴,轻轻哼了一声,然后说:“我说是谁呢,原来是你啊,哦,胖啰!难怪我刚刚没认出来。”

    鉴于展小怜一直以来欺负人恶习,龙美优先发制人,逮着展小怜就开始损她,要说无敌展小怜有什么软肋话,估计是她身上肉肉了。

    展小怜抱着展爸胳膊抓狂:“爸,你听到没?她就是嘲笑我胖!你说我能不减肥吗?”

    龙美优抬着她精致漂亮小下巴,斜着眼睛看展小怜,一扭头朝着自己房间走去,故意展小怜面前晃了一圈,向她展示自己一点赘肉都没有身肢,展小怜咔嚓咬碎了一口雪白小牙,“死丫头,翅膀硬了!”

    展爸看直笑:“就许你欺负人,美优不能欺负你是不是?”

    展小怜抗议:“爸你偏心亲闺女!”

    龙美优“噌噌噌”折回头,往展爸另一边一坐,伸手搂着展爸胳膊,说:“爸爸昨天说喜欢我了!”

    展小怜使劲把展爸胳膊往自己怀里拉:“这是我爸,你别跟我争,我小时候是我爸带大,你哪呢?”

    龙美优气鼓鼓,也使劲把展爸另一只胳膊往自己怀里拉:“你是冒牌,我才是我爸亲闺女。”

    展小怜指着她:“哦哦,你现精神足了敢跟我争了?亏我外面还惦记着你,还给你带礼物,还说以后有机会带你很出去玩,一回来就给我脸子看还跟我争我爸,你能了哦,你等着,有本事你一直这么横。”

    两人互不相让对视,眼珠子对着眼珠子,展小怜瞪圆了眼:哦,跟我斗,你三哥不想要了是吧?

    龙美优也凶巴巴:我三哥我一定会来找我。

    展小怜继续瞪眼:这么说是不需要我帮忙了?很好。

    龙美优也瞪:你这是威胁人!这样是不对!

    展小怜:我高兴我就是对。

    龙美优:……

    半响,龙美优败下阵来,气鼓鼓站起来说了句:“幼稚,我不跟你说了,我要去洗澡。”

    展小怜得瑟捶沙发大笑:“认输了吧?看你以后还敢跟我争。”

    展爸看一头雾水,“小怜,你跟美优怎么了?怎么好好她突然就走了?”

    展小怜自豪说:“爸,你这就看不懂了吧?高手过招比是气场,她突然走了实是因为我气场强大。”

    龙美优回头哼了一句:“才不是,是因为你卑鄙。”

    展小怜完全不乎,“我卑鄙我自豪。耶!”

    龙美优:“……”

    展爸擦汗:“小怜,女孩子不能这样……”

    展小怜继续得瑟。

    不多时,薇薇安也揉着眼睛起床,就穿着棉睡衣,光着脚站楼梯口,迷迷瞪瞪说:“哎?这里是哪里?”

    展小怜扭头一看,赶紧冲上去把她推房间了,薇薇安每天早上起床都会迷迷瞪瞪走出来分不清方向和位置,展小怜把她推房间里:“这是你房间,换了衣服再出来。”

    早饭时间,龙家兄弟聚齐,展爸展妈都来了,就连薇薇安也跟牛皮糖似缠龙谷身边,撵都撵不走,搂着龙谷胳膊一个劲问:“你是不是想通了要跟我生孩子了?”

    展爸观察了一阵,偷偷问展小怜:“那小姑娘是不是神经不大正常?”

    展小怜摊手:“没有完全没有问题,她都二十一了,就是个子小,貌似喜欢我二哥。”

    真没办法跟展爸说薇薇安其实就是为了单纯要跟龙谷生孩子,要不然绝对会被展爸认为是神经病。

    龙湛从头到尾就对着展小怜冒星星眼:“小怜,大哥现看到小怜,跟昨晚上看到又不一样,今天小怜漂亮了,大哥喜欢了。”

    展小怜目不斜视吃东西,一边吃一边跟展妈说:“妈,我中午一定要吃五花肉,要吃我妈做五花肉。”

    展妈笑眯眯点头:“行,那妈就给你做五花肉吃。”

    薇薇安抬头:“你不是要减肥吗?为什么还要吃五花肉?”

    龙美优找盟军:“她是减不下来,我们等着看她身上是肉肉越来越多。”

    展小怜对着那两人一声吼:“老娘高兴!……哎哟!”捂着脑袋抬头:“妈,你干嘛打我?”

    展妈没好气白了她一眼:“就你这样还敢自称老娘?找削呢是不是?”

    展小怜鼓嘴,龙美优低头笑,薇薇安就找机会往龙谷怀里钻,被龙谷不客气给推开了。

    薇薇安这妞有点厚脸皮,就是那种她认准了就会死赖着人,这家里除了展小怜就是龙谷,别人她都不认,龙谷去哪都跟着,出门不带着她,她就自己做辆车跟着,被龙谷赶出去她坐地就能哭,哭完了继续缠,就像展小怜说,薇薇安是个超级难缠主,三天下来,龙谷看到她就开始躲了。

    展小怜带着薇薇安龙家那一大片院子逛了一圈,逛完了两个小时也过去,两个人累个半死回来,刚走进客厅,展小怜就看到龙湛正对着一个长头发女人骂:“……脑子反着长是不是?平时用脑壳思考?不是让你吃药了?你用脚底板吃药还是怎么着?以前管用这次怎么就不管用了?”

    客厅里也没别人,展爸展妈龙美优都不,一个仆佣都没有,一看就是被撵走。

    那女人长发披肩身段玲珑,穿着一身棉质修身黑色长裙,自然而然并腿坐沙发上,就算被骂了那姿态也十分优雅端庄,沙发旁边放着一件白色貂皮披风,一直低着头,正哭伤心。

    旁边地上被扔了一地卫生纸团,展小怜进门时候那女人正抽出一张纸放鼻子下面,使劲吸了下鼻涕,又扔地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