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臣服 > 第358章 人生只能朝前看

第358章 人生只能朝前看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龙家热闹气氛持续,这也是展爸展妈这么长时间以来过高兴一个年,两个女儿都身边,两个人都高高兴兴,美优身体也没有出岔子,所有一切都是美好,即便知道过完年后就会离开,可现这个时候展爸展妈依旧是高兴,有些事经历过后才知道,孩子能平平安安才是好。

    因为薇薇安加入,龙谷这一个年就没安生过,以前她是外头骚扰,挨不到龙谷身,龙谷根本不知道有这么个人存,现好了,薇薇安就赖龙谷身边,龙谷干什么她都有本事跟,龙谷这才想起展小怜说薇薇安特别难缠话。

    潘弦因为怀孕,正式入驻龙家,因为潘弦长太漂亮,不管是身材还是脸蛋,可以说都无可挑剔,薇薇安一看到她就脸黑,女人总会对比,低头一看就知道,薇薇安那小胸脯就是旺仔小馒头,可人家潘弦胸脯那是发酵面粉做出来,完全没有对比性,所以薇薇安讨厌潘弦,脸蛋长好看就算了,身材还好,这不是让她这样小胸脯女生没法活吗?

    薇薇安有事没事找展小怜说潘弦坏话,指着潘弦压低声音说:“莲,我跟你说,她就是看中你们家钱,你说你们家要是没钱,她能赖上你们家嘛?”

    女人爱钱很正常啊,当今社会哪个女人不爱钱?钓金龟钓金龟,这差不多算是大流,何况她大哥还是那种真正又帅又多金又有魅力男人,要是没有女人赖上他展小怜才奇怪呢,她理所当然说了句:“女人找老公不都看条件吗?谁不想嫁个条件好男人啊?换我我肯定也死赖着大哥。”

    薇薇安瞪大眼睛:“你还觉得正常?那个女人要谋你们家钱哎。”

    展小怜白了她一眼,“难道不是?一个英俊多金男人追求你,一个邋遢穷人追求你,你选哪个?”

    薇薇安看白痴似看着她:“我肯定要看感觉啊。”

    展小怜点头:“对啊,第一眼印象,你会对一个邋遢人有好感?”

    薇薇安嘟嘴,展小怜摊手:“你看,正常人都会喜欢英俊多金嘛。所以她喜欢我哥,想嫁给我哥很正常啊。”

    薇薇安“哼”了一声:“女演员就想嫁入豪门当少奶奶,你就不担心你哥是被美色冲昏了头脑,到时候你们家家产都被坏女人分走了,你们哭吧。”

    展小怜翻白眼:“放心吧,我哥又不是小孩子,我哥跟这女人有十年感情,一般人他怎么可能允许人家跑到龙家客厅哭哭啼啼半天?估计老早轰出去了,他要是昏头老早昏头了,不会等到那女人都年老色衰奔三了才昏头,再说了,就算真是要分家产,到时候也只是分我大哥那部分。嘻嘻!”

    当初龙谷骗龙湛,说潘嘟嘟怀孕时候展小怜就知道了,大哥要是不乎潘小姐,龙湛当时也不会因为听说潘嘟嘟怀孕而气成那样,甚至冲动直接追到片场找她算账。

    薇薇安气急:“你这个坏女人,还真是事不关己啊,这关系都你们家家产问题。”

    展小怜手托腮看她:“这个我大哥都不着急,你着急个什么劲啊?”

    薇薇安生气道:“那个坏女人那么大胸……肯定是做出来……”

    展小怜笑眯眯摇头:“我哥说不是哟,人家可是真材实料。原来你是妒忌人家胸比你大。”

    薇薇安大怒:“莲,你跟我是不是一伙啊?”

    展小怜骄傲挤了挤胸:“很抱歉,我是你憎恨大胸对象之一,谁跟你一伙?而且,你觉得我会抛弃我小侄子?”

    “你这个讨人厌狐狸精!”薇薇安被气跑了。

    展小怜完全不意,然后站起来蹦蹦跳跳往别院跑,伸手敲敲门,对着别有大厅喊了一声:“潘姐姐。”

    潘弦很不好意思理理头发,小心站起来:“小怜。”

    展小怜昨天就跑过一趟,其实她就是来八卦,昨天八卦就听了一点就被展妈喊回去吃饭了,今天来早点继续,展小怜往沙发上一坐,正襟危坐看着潘弦:“我们昨天还没说完呢。”

    潘弦羞涩笑了笑:“你就是来笑话我吧?这有什么好讲?你要是真想听,还不如找你大哥呢。”

    展小怜摇头:“还是别了,我大哥只会这样,”展小怜学着龙湛对她冒星星眼样子晃着身体:“我们家小怜真可爱,又可爱又漂亮……”

    潘弦笑跟什么似,“你学还真像,”然后她撇撇嘴,不情不愿说:“他我面前可不是这个样子,他我面前一直都凶巴巴,而且,从来不好好叫我名字。”

    展小怜好奇问了句:“我大哥喊你什么啊?”

    潘弦低着头结结巴巴说了:“我没出道之前,叫潘嘟嘟,后来经纪公司觉得我这名字不适合当艺人,就改叫潘弦,因为那时候有点婴儿肥,人有点胖,你大哥就一直潘猪猪、潘猪猪叫。”

    展小怜:“……”擦擦汗:“大哥太恶趣味了。我听我说你十六岁就跟他一起,你不上学?”

    潘弦叹口气,“怎么说呢?十六岁我正学习里,成绩不算好也不算坏,中规中矩学生妹,唯一一次逃课就碰到你大哥了,你大哥那时候就特别帅,开着一辆银色越野车,一看就是那种富家子弟。我第一眼看到时候心就‘嘭嘭’跳,不由自主想靠近,”潘弦笑了笑说:“其实女孩子都有虚荣心,明明喜欢要死,偏要装出一副不乎样子,我那时候就是这样,心里把他当成我白马王子,人千方百计往他面前凑,然后看到了还要装着不乎……”

    展小怜趴沙发扶手上,歪着脑袋看着她:“呀,我大哥真幸福,有这样一位美人喜欢。”

    潘弦摇摇头:“我那时候一点都不漂亮,土里土气不说,还有点婴儿肥,要说有点优点话,可能就是皮肤白一点。我后来婴儿肥没了,脸也拉长了,很多人把我高中和初中照片翻出来对比,然后说我整容什么,其实我有没有整容,你大哥知道,我刚出道时候倒是想整容,经纪人也支持,我就想变漂亮上镜,结果你大哥发了很大脾气,我哪里敢去啊?”

    展小怜眨了眨眼睛:“我大哥经常对你发脾气?”

    潘弦摊摊手:“他脾气坏死了,一点事就会发脾气,每次发完脾气一定要哄才行,要不然他能一个月不理我,他又不缺女人,我哪里敢不哄啊。”

    展小怜拆龙湛台:“我大哥都这样你还喜欢他?换我我早蹬了。”

    潘弦想了想:“我也恨我自己怎么就一定喜欢他,明明身边有那么多追求者,明明你大哥外面还养着好几个女人,可是我总会不由自主拿那些人和他比,比来比去,我发现我喜欢还是他。十六岁到二十六,过完年我都二十七了,整整十年,我本来是打算好了,如果他不要这个孩子,我就把孩子打了,然后跟他分手。我不可能再用第二个十年来等他,我自己拼了这么多年,也有点积蓄,大富大贵谈不上,起码可以狠安逸生活。”

    展小怜笑眯眯看着她:“恭喜啊,女明星成功上位,你等着年后绝对是个头条闻,你火了。”

    潘弦伸手摸了摸肚子,低头看着,嘴里说道:“外面怎么说都好,我已经不乎了,如果你哥还愿意让我工作,我生完孩子还想出去工作,如果你哥不愿意,反正有他养我,我就专心家带孩子,哪里都不去。说起来,”她抬头看着展小怜,“我还要谢谢你,要不是你,我现肯定不知道该怎么办。”

    展小怜摇摇头:“我大哥这个人怎么说呢,你面前什么样我不知,反正我面前那就是个争宠孩子,有时候我特别受不了他,我一直觉得他外面养那些女人都是走过场,一直瞧不上,不过上次我二哥骗他说你怀孕时候,我就觉得我大哥对你肯定不是养女人那种。当时他特别愤怒,那表情和动作就像是一个被人戴了绿帽子丈夫。以前我摆宴时候,湘江有天大事他都能赖着不走,他国外时候我二哥不管说这里发生了什么事他都不回来,结果就说你怀孕了,他当时就要回来,还要把你和你奸夫一起绑起来扔海里呢。”

    潘弦不知道有这事,她咬了咬唇,急忙追问了一句:“真?”

    展小怜点头:“对啊,我亲眼看到。”

    潘弦抿着嘴低头笑了笑,然后幸灾乐祸似自语了一句:“他也有今天……”

    展小怜八卦往前凑了凑:“哦,有内情?”

    潘弦左右看看没人,往展小怜耳边凑了凑,说:“我上一部戏为了找宣传噱头,所以宣传部门特地制造了炒点,让我和男主角传绯闻,后来还上了报纸头条,你大哥也知道,不过他样子一点都不乎,后来消息越闹越大,他离开我那时候,是跟我生气走。”

    展小怜伸手一拍巴掌:“哦——原来这样,难怪他当时拼了命也要回来,原来是担心你真跟人家帅哥滚床单了。”

    展小怜正八卦过瘾,龙湛突然从外面大步走了进来,“潘猪……”一眼看到展小怜,龙湛立马改口讨好:“小怜,原来你也啊!”

    展小怜对龙湛摆手:“大哥好,大哥一大早就忙忙碌碌干嘛呀。”

    龙湛小心想往展小怜那边靠,又怕自己喷一脸鼻血难看,犹豫了一下还是选择坐潘弦另一边,“中午有个酒会,大哥打算带小怜去参加,刚还让管家去找你了,原来你这。喂,你这这女人有没有欺负我们家小怜啊?”

    潘弦一听,顿时泪眼朦胧看着龙湛,软声细语委委屈屈说:“我什么都没做啊。”

    展小怜目瞪口呆看着潘弦表情,这女人太会装了,是真会装,刚刚跟她一块说话时候,那就是个正常人,该幽怨时候幽怨,该羞涩时候羞涩,该势利时候势利,那些都是真实表情和反应,结果跟大哥一开口,脸上表情和说话腔调都变了,软哝哝听着老实又娇弱,这副模样和阳刚气十足大哥一起,那还真是个绝配。

    龙湛伸手戳潘弦脑门:“整天就知道哭!你不去演苦情戏真是浪费了你这么眼泪了。”

    展小怜擦汗:“大哥,你不要一直欺负嫂子啊。”

    听到展小怜说嫂子,潘弦偷眼看龙湛表情,结果龙湛没什么表情,就是立刻讨好看着展小怜说话:“小怜,大哥对她好着呢,哪有欺负她?”扭头冲着潘弦责问:“我欺负你了?”

    潘弦继续委屈摇头:“没有。”

    展小怜翻白眼:“那个大哥,我先到前面去了。嫂子,我大哥要是欺负你,你就跟我小侄子告状,看他敢不敢欺负你了。”

    龙湛要站起来送她,展小怜赶紧说:“大哥你陪嫂子就行,我自己走。”

    等展小怜走了,龙湛扭头看着潘弦,往她旁边坐了坐,俯身凑到她肚子面前:“我们家小怜小侄女有没有喊爸爸?”

    潘弦偷偷翻白眼,软哝哝说:“哪有那么啊,这才一个月不到一点,早着呢。”

    龙湛皱眉:“你这肚子怎么回事?到底什么时候才能长大?”

    潘弦没辙,“我肚子好着呢,他又不是妖怪,哪能一下子就那么大?。”

    龙湛瞪她:“看你那猪猪样,你还敢顶嘴?你敢再哭我就抽你。”

    潘弦委委屈屈低下头,不敢开口,龙湛满意了,摸摸她肚子,“乖女儿点出来,爸爸抱给你姑姑看。”

    潘弦问他:“你到底是想要儿子还是要女儿呀?”

    龙湛摸下巴:“先要个女儿吧,然后再要儿子。”

    潘弦没敢说自己万一生完这个就不生了怎么办,这样人家肯定是想要儿子,潘弦就盼着自己好能一次性生个儿子,“那孩子要起什么名啊?名字总要准备着吧?”

    龙湛眼睛一亮,决定了:“今天晚上开家庭会议,给我们家小怜小侄女起个好听名。”

    潘弦可怜巴巴抬头看他:“那我要不要去啊?”

    龙湛瞪她:“你去干嘛?”

    潘弦委屈:“那我是孩子妈妈呀,哪有不让妈妈参加家庭会议?”

    龙湛理所当然说了句:“我帮你把你那份决定一起带过去,你给我早点睡觉,我晚上过来要是让我发现你看电视,你等着我怎么收拾你。”

    潘弦不情不愿点头:“哦。”

    专门负责照顾潘弦几个保姆阿姨都习惯了,龙家大少爷和潘小姐整天都是这样,一个凶巴巴一个软绵绵,一唱一和就跟说书似,说是吵架吧,压根没吵起来,说不是吵架,两人一言我一语,谁都不愿意拉下一句,虽说每次服软都是潘小姐,不过龙家大少爷这脾气也着实坏了点,人家潘小姐还是孕妇呢,一点都不知道让着孕妇。

    展小怜回去以后就跟龙美优和薇薇安感慨:“当女人就得跟我那位准嫂子学,外面人面前怎么样都不打紧,自己老公面前一定要乖,特别是对付我哥那种人。”

    龙美优哼了一声:“我不喜欢那个女人,打扮像狐狸精,还装,不知道你喜欢她什么。”

    薇薇安举手:“我也讨厌狐狸精!”

    展小怜蹦跶:“你们就是嫉妒人家长比你们好看,身材比你们好,狐狸精都是美人。”然后展小怜一撩头发,风情万种转身,说:“请叫我狐狸精,谢谢。”

    薇薇安打击她:“就你还狐狸精?胖妞妞!”

    龙美优找到了同盟军,跟着打击她:“小胖妞!”

    展小怜伸手捂着耳朵,直接往外走:“我是漂亮狐狸精,我是漂亮狐狸精……”

    等展小怜走了,龙美优扭头看着薇薇安,问:“你是打算抢我二哥是不是?”

    薇薇安抬着下巴理所当然说:“我要他跟我生一个聪明小孩!”

    龙美优皱着眉头继续问:“那不就是想嫁给我二哥意思?”

    薇薇安诧异:“我只是要跟他生一个小孩,谁说要嫁给他了?”

    龙美优张大嘴巴:“哎?”

    薇薇安扭身骄傲走了,她不过是想要一个聪明小孩罢了,谁说要跟龙谷结婚了?

    龙美优跟着她后面好奇问:“这样也行啊?”

    薇薇安回头看了她一眼,说:“所以我正努力啊!”

    中午龙湛和龙谷带着展小怜一起出去参加了一个酒宴,带着展小怜就是开始向外面介绍展小怜,当初龙湛为展小怜办相亲宴起了不少作用,现龙谷一介绍展小怜,人家立马就知道了,原来是龙家那位被保护极好,脑子非常聪明千金。

    展小怜这人吧,其实也算是会装,穿上漂亮衣服时候她也愿意当一会淑女,性子还不扭捏,跟人家沟通时候落落大方,而且外表现那真是和自信心有关,展小怜连国外公爵大人都见过了,哪里还怕这些有钱人。

    一场转下来,龙谷笑眯眯对着展小怜晃大拇指:“小怜越来越厉害了。”

    展小怜得瑟,拍龙谷马屁:“二哥教好。”

    兄妹俩互拍马屁,龙湛后边妒忌只咬牙,死老二敢趁机跟小怜套近乎,可爱小怜明明是他,他应该才是小怜护花使者……

    展小怜和龙谷谁搭理龙湛啊,猥琐鼻血男,两人转身就去跟人打招呼,介绍展小怜还是挺好介绍,是个正国外某名牌攻读英语专业研究生,外一年,展小怜口语练得愈发纯正,有外国人过来碰上不会英语,她可以临时充当同声翻译。

    同声翻译不同日常口语,不是会说英语人就会,绝对是一项考验听力和思维敏捷度高难度技巧,展小怜因为熟悉两种语言,脑子转又特别,所以自由转换还是非常容易,只不过如果有人说湘江这边话,她就完全不懂了。龙谷适时夸奖:“小怜表现非常好。”

    展小怜立刻比划了一个“v”,“我英语专业研究生不是白学,不过我还弱了点,等我闲下来时候还是去考张同声翻译证书,这样以后我还能找份高收入工作。”

    龙谷完全没意见:“小怜高兴就好啊,别太累就行。”本来送她出去就是为了让她提高自身修养打发时间,她想干什么都行。

    一晚上展小怜都因为龙家兄弟关系被人熟知,再加上她本身表现就很出众,很容易就融入到这个群体中,有不少青年才俊主动递上名片,不乏当初龙湛举办相亲宴也去参加人,其实就是希望有进一步沟通。

    酒会结束,展小怜回去时候就没精打采了:“二哥,这玩意可累人了。”

    龙谷笑:“我看小怜很高兴啊。”

    展小怜翻白眼:“我那是敬业。”然后展小怜抬头,看着前排龙湛好奇问:“大哥,你咋不说话?心情不好?”

    龙湛无限哀怨了一晚上,只能远远看着小怜,听到展小怜问他顿时打了鸡血似兴奋,激动:“小怜,你终于关心大哥了,大哥好感动!”

    展小怜擦汗:“呵呵,大哥,我就是问一句,你别这么激动嘛。”

    龙湛当没听到,继续激动:“小怜,大哥看你晚上玩那么高兴,大哥很高兴,对了小怜,要不要大哥再帮你办个相亲宴?”

    展小怜一听头皮都麻了,急忙摆手:“这个太麻烦了,还是别了,再说了我现又不着急,等什么时候我嫁不出去了大哥再帮我安排相亲吧。”

    龙谷帮着展小怜说话:“就是大哥,小怜还上学呢,就算办了也没办法留湘江跟人家谈恋爱,这样反而出了问题是不是?”

    龙湛掉头盯着龙谷,恨不得他脸上盯两个洞:“想死?!”

    龙谷伸手扶额,大哥已经嫉妒到一定抓狂程度了,他就说今晚上大哥怎么能忍,原来是内伤。

    展小怜干笑:“呵呵,大哥冷静。”

    龙湛对展小怜星星眼:“小怜,要是有中意大哥就把这人打包送到小怜学校去,还怕两地相隔?这些都不是问题是不是?”

    展小怜擦汗:“大哥,我就回来十几天,过完年我就要回学校了,别折腾了。大哥你好了,谢谢哈。”

    龙湛无比哀怨:“小怜……”

    展小怜笑嘻嘻看着龙湛,笑话,说什么都不能让大哥再来一次那玩意了,不知道人还以为她嫁不出去呢,怎么她一回来就要举行这个什么相亲宴啊?弄她就像老姑婆似,关键是,龙湛举行相亲宴,展小怜真心不报什么指望,他确实是举办相亲宴了,可是一直对着人家喷毒液和冒黑气也是他,弄那些青年才俊都不知该怎么办才好,他们到底是要跟龙小姐说会还是不要跟龙小姐说话啊?

    兄妹三人回家,龙湛为了能跟他可爱小怜多多相处,宣布要召开家庭会议,龙宴还没回家,龙湛自动忽略了他,兴致勃勃要人家帮他尚未出生孩子起名,大家围一起七嘴八舌说自己喜欢名字,结果龙湛当没听到,就是眼巴巴盯着展小怜问:“小怜,你说你想给大哥宝贝儿子起叫什么名字?”

    展小怜只好说:“大哥,这个名字不应该查查字典或者找算命先生起?我们起不好吧?”

    龙湛不管,非要展小怜起,展小怜想了想,试探着问:“我个小名行不行啊?”

    龙湛急忙点头:“嗯嗯。”

    展小怜摊手,恶搞似说:“我妈说贱命好养活,我觉得农村好养活就是猪了,就叫猪猪吧。”

    众人:“……”

    结果龙湛一击掌,兴高采烈说:“大哥喜欢,那就叫猪猪……”然后龙湛摸着下巴自语:“小也叫猪,那大叫什么呀?”

    展小怜翻白眼,就是不让你叫人家潘小姐才给小起叫猪猪。

    第二天展小怜兴高采烈和薇薇安跑去找潘弦,告诉她从猪猪这个恶俗名字里解放了,因为小叫猪猪了,结果潘弦哭丧着脸说:“解放什么呀?昨天他回来跟我说肚子里这个小名叫猪猪,为了不跟我重复了,直接把我改大猪,肚子里这个叫小猪了。”

    薇薇安捂着肚子笑:“哈哈哈哈……”

    展小怜:“……”对着潘弦赔罪:“嫂子,是我对不起你,我失算了。”

    潘弦哀怨说:“反正我都当了十年猪了,大猪就大猪,到时候肚子里这个出来抗议了,找你这个姑姑去,反正赖不到我头上。”

    展小怜擦汗:“嫂子,你这就不对了,小猪猪这个名还是挺可爱。至于这个大猪,这个……嫂子不是我说,你就把这个当成我大哥跟你俩之间小秘密呗,反正我从来没听到他人家面前喊过你猪猪,都是私底下嘛,看看,看看,我大哥还是很有情趣。”

    薇薇安附和:“就是就是。”顿了顿,薇薇安问潘弦:“你智商高不高啊?”

    潘弦一愣,“哎?”然后实话实说:“应该正常人吧。”

    薇薇安又问:“你要不要去测测智商啊?”

    潘弦又一愣:“为什么呀?”

    展小怜赶紧过来:“哎哎,你打住!我嫂子跟我大哥都是普通人,你想找高智商人生小孩,你还是继续去找我二哥吧,别打我小侄子主意。”

    薇薇安鼓嘴:“小气!”

    展小怜大怒:“小气毛线啊?这是小孩,不是东西!你以为你想要就要了?我告诉你,你敢偷我小侄子,我到时候报警抓你,抓到了往死里打,不信你试试。”

    薇薇安嚷:“我还看不上呢,我一定要一个高智商小孩。”

    “自己生去。”展小怜翻白眼。

    潘弦捂着嘴笑:“薇薇安是吧?好可爱啊。”

    薇薇安一撩头发,抬着下巴说:“别用可爱形容我,我早已经成年了,今年都二十一了,过完年就二十二了。”

    展小怜凑到潘弦耳边提醒:“我二哥追求者,是个傲娇大小姐,她说什么你都夸她就行。”

    潘弦点头:“明白了。”

    大年三十晚上,龙家一家是外面订酒店,龙宴中午时候赶了回来,潘弦也被龙湛带去了,只是裹比较严实,光顾着温度没顾上风度,反正挡着脸,也没人看出来到底是谁,一大帮人好几辆车订了餐酒店门口停下,其实就是提前来吃团圆饭。

    龙宴陪着展爸展妈走前面,展小怜冲过去抢人,龙美优和展小怜较劲似一个拉这个一个拉那个,展小怜占据有利地形,一只胳膊抱着展爸胳膊一只胳膊抱着展妈胳膊,龙美优这边抱那边,怎么抱都少一个人,就气直跺脚:“展小怜你太可恨了,你这个大坏蛋。”

    展小怜一副我是流氓我怕谁表情,龙美优越生气她就越高兴:“我是一个大坏蛋,大坏蛋,我有许多大坏蛋,大坏蛋……”

    龙宴走展爸旁边,看着两个人无奈笑,龙美优突然低着头冲到展爸和龙宴中间,然后伸手,一边抱着展爸胳膊一边抱着龙宴胳膊,抬头看着展爸告状:“爸,展小怜又欺负我!”

    龙宴一愣,然后他主动探出自己胳膊,让龙美优抓紧。

    展爸叹气:“小怜,别欺负美优。”

    展小怜不管:“爸,你是不知道,她欺负我时候可没手软,整天和薇薇安对着我喊胖妞胖丫头,你说我不减肥能行嘛?”

    龙美优不敢去看龙宴脸色,她忍着去看他冲动,专心致志和展小怜吵架,对着会咱小怜嗷嗷嚷了一句:“你就是胖丫头。”

    展小怜立马摆出一个“s”造型,“我胖我光荣,”然后赶紧抢过去挂着展爸展妈胳膊。

    龙美优只好又缩回手:“爸,她又欺负我……”

    这一路吵可热闹了,薇薇安就跟跟屁虫似围着龙谷转圈圈,强行拽着他胳膊一个劲跟他说话:“喂,喂,喂,龙谷,龙二哥,你就答应跟我生一个孩子呗,只要我生了一个高智商小孩,我就不会缠着你了……”

    龙谷当她不存,薇薇安抱着他胳膊他就给拨下去,实被吵烦了就会说一句:“我对飞机场没兴趣。”

    薇薇安蹦跶:“我还会长,肯定还会长,其实大了一点都不好,真容易下垂。”

    龙谷拨下她手,继续朝前走:“我怕你基因不好,万一孩子是个矮冬瓜就麻烦了。”

    “喂,我告诉你哦,你这是人身攻击,男人要有绅士风度,我堂哥就从来不这样说……莲,你说是不是啊?”薇薇安拉同盟军。

    展小怜赶紧回头说了句:“你们俩吵架被拉上我,我忙着呢……哟,小白花,你今天晚上精神真好,话说也特别好,是不是打了小抄来跟我吵架了?……”

    后面跟着是龙湛和潘弦,潘弦紧紧抱着他胳膊一边走一边小心问:“我现样子是不是很丑啊?万一被记者拍到就完蛋了……”

    龙湛讽刺她:“你什么时候好看过?从以前到现,都是一副猪样,拍都拍不到有什么两样?”

    潘弦委屈:“你以前不是经常说我漂亮?”

    龙湛理所当然反驳:“说你猪样你还委屈,男人床上说话你也信?”

    潘弦:“……”

    豪华大包间,一家子人外加一个拖油瓶薇薇安,简直吵翻了天,热热闹闹真吵不像话,展小怜坐展爸旁边,龙美优抢到了有力地形,抢到了展爸展妈中间,对着展小怜吐鬼脸,展小怜摊手,大方说:“出息,你还没断奶呢?得意什么啊,都让给你好了。”

    龙美优被气嗷嗷叫:“你才没断奶,还不是你刚刚跟我抢?”然后扭头跟展妈告状。

    展小怜笑眯眯看着大家,心里充满了满满感动,看着这样场景,她突然觉得非常非常幸福,人家常说祝福语,万事如意合家欢乐,说不过就是这些。

    热气腾腾饭菜被送上桌,大家吃热火朝天,团圆饭,一年才又一次,吃就是气氛。

    “我要回家看晚会!”展小怜举着筷子嚷了一句,顿时引来大家附和。

    薇薇安茫然:“晚会有什么好看?没兴趣!”

    展小怜戳她脑袋:“那是因为你没认真看过,虽然现都说晚会没什么好看,不过我们过年没春节晚会这个年就没意思了……算了,你这个外国人就别勉强了,我回去看你回去睡觉就行。”

    团圆饭后,一家人又原路返回,展小怜跟龙美优还有薇薇安一辆车,三个人车排车队第二位,三个小姑娘正闹腾呢,薇薇安看着外面嚷了句:“到了呢。”

    展小怜闹累了,往后面一躺,说:“回去洗个澡去我爸我妈房间看晚会。”

    龙美优看她:“那我也要去。”

    展小怜摊手:“你去没地方了。”

    龙美优气鼓鼓,“凭什么你去就有地方,我去就没有了?”

    展小怜理所当然说:“我占据有利地形了呗。”

    两人正吵欢呢,车突然龙家大门口地方停了下来,薇薇安鄙视:“那么远路,还让我们走进去啊?讨厌。”

    展小怜从窗口探头:“不是,是大门没开呢,估计门坏了。”

    车门突然被人拉开,龙谷伸手抓住展小怜手腕,嘴里说了句:“小怜,跟二哥过来。”

    展小怜一头雾水被拽出车,龙谷拉着她手直接往后一辆车走去,拉开车门让展小怜先坐进去,“进去。”然后自己也跟着坐了进去,“去西郊别院。”

    展小怜眨了眨眼睛:“二哥,干嘛啊?”

    龙谷笑笑,伸手把展小怜搂到自己怀里,笑着说:“没什么,二哥突然想起来那里有龙哥和连美人结婚照,二哥带你过去看,好歹是没错过十二点,要不然二哥又晚了一年给小怜看了。”

    展小怜皱了皱眉头,她又不是傻子,什么样结婚证非得让大年三十晚上时候看?她试着要回头看车后面,龙谷伸手按住她肩膀,说:“别回头!”

    展小怜一愣,龙谷继续说:“小怜,我们每个人都要朝前看,不要回头。”

    展小怜没有回头,而是扬起笑脸,说:“二哥你还这么迷信啊?大年三十晚上不能回头?这是湘江习俗吗?我怎么不知道?”

    龙谷笑笑,说:“二哥习俗。”

    展小怜歪头把脑袋靠到龙谷肩膀上,淡淡说道:“我不回头。”她眼睛看着前方,无意中瞄到后视镜,夜幕中,一个疯狂奔跑人影从后视镜中一闪而过,极速飞车轿车面前,显得无比弱小和无助。

    展小怜伸手抱着龙谷身体,把头埋到他怀里,说:“二哥,我不回头,一直都不会回头,我人生只能朝前看……”

    ------题外话------

    台风来了,出行胖妞妞们早日平安归来。万了,胖妞妞们记得戳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