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臣服 > 第359章 新年好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燕回从酒店逃出来,蒋笙得到消息时候简直暴跳如雷:“那么多人是吃干饭长?不是让多派点人看着?那么多人一个人都看不住?你们究竟都是干什么了?”

    负责人真心觉得苦逼,燕大爷本来安分又老实,一个小时以后跟外面人说要找女人,一个不行,还必须是两个,而且,指明要他固定女人,不就两个女人吗?一个看起来冷冷冰冰,一个只顾低头抱着游戏机玩,去就去呗。

    负责人让人进去那两个女人身上全身上下都搜了一遍,连其中一个人游戏机都被没收了,反正就是确认什么都没有才让人进去,结果几分钟后,那两个女人突然把门打开,然后从里面直接冲了出来,三下五除二把挡门口人给打翻地,与之配合使用也不知道是什么玩意,反正那味道飘出来以后闻到人全摔地上了,人意识是有,但是全身就是使不上力气。

    里外人也不知道什么时候都有了反应,不多时燕回就从里面晃了出来,别说脚上脚镣,人完好无缺就算了,就连衣服都是换了一身,就这样大摇大摆走了出去,一路走一路从各个房间里带人,等燕大爷到了楼下,伸手已经跟了十来个人,卿犬伸手看了手腕表,说了句:“两点四十飞机,现两点,不堵车话去机场二十分钟,安检就算三分钟一个人,飞机也肯定是赶不上。”

    燕回晃着身体,直接坐进了车里,一踢司机座位:“开车!”

    然后这一行人就跟约好似,直接上了等外面车,走了。

    蒋笙听完恨要死:“燕回女人那是普通人?那每一个都是百里挑一苗子,每一个都是经过残酷训练训出来,训练强度只会你比带过去那些人弱!燕回身边就算是条狗都不能掉以轻心,何况是女人?还两个?”

    蒋笙是下令封机场,结果燕回直接带人闯关,连安检都免了,飞机关舱门时候被挡住,上了,燕回这就不是正常人脑子,逼着人家不开也得开,机长要是不开,直接换人开。

    蒋笙得知燕回已经登机,就知道肯定是拦不住了,赶紧撤销所有命令,一切如常,要不然不知道燕回又要砸出什么乱子来。现就只能盼着龙家人手下留情,别把那家伙真打死了。

    蒋笙算是知道了,燕回到了湘江就别指望能拦住他发疯,不挨龙家那几个疯子打一顿,他是绝对不罢休死心,这会好了,蒋老千辛万苦南下,结果扑了空,燕回已经天上了。

    蒋老那一颗心也跟着颤抖了好几下,子归啊,可千万别出什么事啊!人家过年团圆,他们过年是分散,这样日子到底什么时候才是个头啊?

    大年三十晚上,展小怜原本打算洗完澡跑到展爸展妈房间里看春节晚会计划没有实现,终结果是她和龙谷窝龙家西郊别院内主厅沙发上一起看春节晚会。

    室内开了暖气,温度很高,展小怜窝宽大沙发上一角,半坐半躺看着电视机里正上演晚会开场,龙谷她身上盖了条毯子,沙发另一端坐下,“已经开始了?”

    展小怜“嗯”了一声:“刚刚开始。”然后又笑嘻嘻讨好看着龙谷:“二哥我想吃葡萄,要吃洗干净不用我动手葡萄。”

    龙谷笑:“看你懒样,没事,我让人去多切几样水果。”

    龙谷站起来向后面走去,展小怜看着龙谷背影,慢慢敛了脸上笑容,长长出了一口气,调整了一个舒服姿势,继续看电视。

    不多时龙谷走了回来,展小怜眼巴巴盯着他空着手:“二哥,我水果呢?”

    龙谷叹气,伸手轻拍了下她脑门:“已经切了,哪有那么?懒丫头。”

    展小怜沙发上滚动:“二哥你竟然嫌弃我了。”

    等来了水果,展小怜跟龙谷两个人靠一块一起吃水果看晚会,结果晚会放到一半,展小怜歪着脑袋睡着了,龙谷一扭头看到那丫头睡跟小猪似,叹口气,过去连人带毯子一把抱了起来,不由皱了皱眉头:“还真胖了,都抱不动了。”

    把她抱到房间里塞被窝里,然后出门关了电视睡觉,除了今年,龙谷还真没看过春节晚会,对于龙家几个兄弟来说,每年过年也就是过个年,四季如常气氛中度过,龙家几兄弟几乎没人把这个当一个盛典,如常饮食如常作息规律,只有今年是不一样,因为今年是个真正团圆年,小怜回家了。

    龙家兄弟一次知道,原来过年除了团圆饭,还有必看节目春节晚会,哪怕晚会再无聊再无趣,都要看一看乐一乐,一定要到夜里十二点放一次鞭炮,代表着辞旧迎,三十晚上枕头边要放一块大糕,第二天早上醒来第一件事就要吃,这样才能开口说话……那么多第一次,鲜而奇妙,这些都是小怜带来。

    展小怜再睁眼,又过了一年,而她也老了一岁。

    除夕夜里下了一场大雪,白茫茫一片,不过一夜之间,万物披上了厚厚棉被,展小怜手床头摸啊摸,摸到一个袋子,扯开,摸出里面掰好两片糕,塞到嘴里吃了,然后爬起来裹着被子趴窗边,心里想着这雪比安享小镇第一场雪还要大。

    展小怜重滚回被窝,门外龙谷敲门:“小怜……”

    展小怜立刻对着门大喊一声:“二哥,年乐!”

    龙谷忍不住笑:“小怜年乐。小懒猪该起床了!”

    展小怜打了个呵欠,裹被窝里不出来,龙谷敲了两下,伸手推门进来:“醒了?”

    展小怜提醒:“二哥,吃糕没?”

    龙谷只好老实说:“二哥早上不饿。”

    展小怜嗷嗷大叫:“要吃!不然不能说话,那是开口糕,必须要吃!”

    龙谷叹气:“那二哥现去吃。”

    龙谷这么多年都没吃说话也好好,不过为了不让展小怜闹腾,龙谷回房间真掰了两片下来吃了,展小怜也慢吞吞起床穿衣服,出来以后各处看了看,客厅有几个仆佣准备早餐,展小怜打了个呵欠,抓着头发出来,抬头看了一圈,好奇龙谷是住哪个房间,“二哥?”

    龙谷从房间出来,“小怜,我们先吃饭,吃完了待会我们回去。”

    展小怜点头,往餐桌旁边一坐,自己先动手开吃。

    路上雪已经被铲雪车推两边,车开起来挺方便,就是有时候有雪水积一起,车开过溅人一身冰水,展小怜坐车上,看着外面,十分无趣说:“好不容易下场雪,都给铲了,雪景都没了。”

    龙谷失笑:“你这个坏丫头,交通要道,留着出车祸?”

    展小怜回头:“嘿嘿,开玩笑,我就说说嘛,因为看到这里我就想起安享小镇了,安享小镇下雪时候是不铲雪,镇上号召进来步行出行,还建议穿防滑鞋,量不破坏雪景,我觉得这个挺好,等到雪景不了,才开始铲雪。”

    龙谷点头:“对,全世界估计也就安享小镇有这样倡议了。”

    展小怜正看着外面,嘴里突然“呀”了一声,然后她掏出手机,嘴里嘀咕道:“完了,我忘了昨天晚上给公爵大人发短信了!”

    提到公爵,龙谷微微眯了眯眼,半响他试探着问了一句:“小怜和那位公爵大人处不错?”

    “还行,”展小怜头也不抬说了句:“公爵人很好,对我也很好。”她抬头对着龙谷抿嘴一笑,“公爵大人是我追求者。”

    龙谷一愣,“追求者?”

    展小怜一边速按照按键,一边用中英文两种语言给公爵发短信,发完了又近一步解释了一句:“公爵大人说很希望我,还跟求婚了,不过我觉得我对他一点都不了解,而且一时半会也没法把他当同辈人看,所以我拒绝了。”

    龙谷赞赏:“拒绝对,那位公爵大人对小怜来说,年纪有点偏大。”

    展小怜鄙视:“二哥还意这个?”

    龙谷看着展小怜:“小怜不意?”

    展小怜摊手:“老男人才知道疼老婆,我有答应考虑了。”

    龙谷皱了皱眉头,怎么着都没办法把小怜和那位压根看不到脸公爵放到一块,“小怜,终身大事,不能被一时蒙蔽住眼睛。”

    展小怜伸手拍着龙谷肩膀:“安啦!我只是也许了公爵大人追求,至于后他能不能成功,还是未知数,起码我现对他还没有一日不见如隔三秋想法,不过,”展小怜笑嘻嘻看着龙谷,认真说:“我觉得公爵大人真是个当丈夫好人选。”

    龙谷听了心里一咯噔,这可真是坏消息,不是他看不上公爵,也不是真嫌弃公爵年纪,相对来说公爵条件是非常好,家世身份背景学识修养包括财富,都是上上之选,只是如果真成了,就意味着小怜可能要定居国外,这不是龙家三兄弟希望,他们终希望是小怜能留湘江,不管干什么都行,只要留湘江,因为公爵那样有爵位有身份人,不可能会随着小怜移居湘江。

    展小怜低头摆弄手机,调处游戏玩,不多时手机有短信声音传来,展小怜返回游戏低头查看消息,结果那不解风情又不知道怎么讨好女孩子公爵大人就回了两个字:谢谢,竟然也是中英文。

    展小怜叹气,真是猪一样脑子,就这样想讨她欢心,怎么可能,手指速按照键盘:黑大叔,我打了一大串字,你就回了两个单词,这得多打击我脆弱内心?好歹也祝我节日乐吧?我现很不高兴。

    消息发出去,展小怜就捧着脸看着手机,果然,三十秒后手机响了起来,龙谷偷眼一看发现来电署名是中文“黑大叔”三个字,展小怜气鼓鼓拿着手机,粗声粗气:“喂?”

    公爵一脸纠结,赶紧为自己只打了两个字解释原因和道歉:“抱歉小怜,我只会打那两个中文字,我以为一定要加注中文,但是我只会那两个,所以我就回了两个,小怜不生气可以吗?我第一次发短信,不熟练,我以后一定会改正。”

    展小怜鄙视:“黑大叔,你又不是七老八十,现哪有人不会发短信?我心都碎成一瓣一瓣了,用万能胶水都粘不起来了。”

    公爵站起来朝着外面走,“小怜,我现过去跟你道歉好吗?我非常抱歉,我发誓我不是有意,我会改正。”

    展小怜听着那边动静貌似公爵真吩咐人订机票什么,暗自翻了个白眼:“黑大叔,你不会是真打算过来吧?算了算了,我考虑一下不生你气了,来一趟不容易,黑大叔别折腾了,我过一阵就回去了,到那时候黑大叔再跟我道歉吧。”

    公爵停住脚,对正要订机票助手做了个暂停手势:“小怜你确定吗?我很就可以过去。”

    展小怜坚定摇头,心里想着黑大叔真不经逗,怎么她说自己生气他就信呢?叹气:“我确定,黑大叔你自己反省一下,我要先挂了哈,路上,等我回学校以后去找你,那时候你再跟我道歉。”

    公爵立刻点头:“好,很抱歉小怜让你困扰了,另外祝小怜年乐。”

    展小怜嘿嘿一笑,“黑大叔也乐,挂了,拜拜。”

    龙谷旁边听着一直没吭声,只是皱着眉头就没放下,他之前就发现小怜很喜欢欺负那位公爵大人,如今这语调是轻车熟路了,一看平时两人说话时候她就是占主导那个。

    想了想,龙谷开口:“小怜是想观察了解一下答应公爵追求?”

    展小怜想了想,“找男朋友或者找老公什么,不是都要考察考察人品什么?我现就是这样,如果是我菜,不用他追,我自己会送上门,如果不是我菜,他追十年都没用啊。”展小怜理所当然说了句:“那么大一片森林,总会有一棵大树适合为我一个人挡风遮雨。”

    龙谷突然笑了下:“说好,二哥明白了。”

    龙家是个片森林,可这片森林只是小怜后盾而不适合为她挡风遮雨,所以小怜需要是专属她自己大叔,这个大树必须足够大,大到能像龙家这片森林一样让小怜任意妄为随心所欲,如果是这样,龙谷接受了公爵大人那样大树,广袤无垠枝叶茂盛,他树荫只能有小怜一个人,而不是燕回那样,树上挂着小怜名字,却允许其他人他下面乘凉。

    展小怜挂了电话心情明显好转,一手托着腮,靠门上看着外面飞驰而过路边雪景,轻轻哼着歌。

    龙谷想通不过是转瞬之间事,他没有再提这个话题,他愿意,那就顺其自然,如果成他会想办法说服其他人,如果不成他就成这件事从来没有发生过,他什么都不会说。

    车到龙家大门,展小怜看着外头突然愣了下,车被开进大门,展小怜急忙趴座位上,透过后面玻璃看着外头。

    龙谷随着她动作也看了过去,愣了一下,龙家大门正前方,整整齐齐被摆放着一溜一人高雪人,龙谷一眼扫过去,估计能有十来个。车开进龙家大门,雪人被周围围裙挡住,他皱了下眉头,看向展小怜,发现她已经安安稳稳坐位置上,再没有其他反应。

    车正宅前停下,门外已经站了人来迎接,车门分别被人拉开,龙谷和展小怜下车,展爸展妈已经站外面,看到展小怜下车展妈急忙把手里拿羽绒服往展小怜身上一裹:“憋了好几天,总算是下雪了,小怜来来,赶紧进屋去。”

    龙谷叹气:“我就不被展婶待见了。”

    展妈没好气看了他一眼:“你一个大男人怕什么冷?要是你变性了我一年到头伺候你。”

    展小怜大笑:“二哥,我支持你变性!”

    龙谷:“……”

    展爸叹气,拍拍龙谷肩膀:“你你展婶面前跟小怜争宠,这不是找批嘛。”

    进了屋里,薇薇安和龙美优规规矩矩坐沙发上,看到展小怜立刻站起来,两人眼里都带着奇怪情绪,有点紧张,有点同情,似乎展小怜是个需要被中保护隐藏生物似。

    展小怜看着她们俩样子,奇怪说了句:“怎么这个表情?难不成昨天晚上被什么神经病给吓到了?”

    展妈伸手拍了她一下:“你这孩子大过年瞎说什么?”

    展小怜揉着脑门转头看着展爸:“爸,我妈打我!”然后跳开一步对着展爸嚷:“爸,你好歹管管你媳妇啊,都无法无天爬你头上了你也不管管?”

    “哎哟你这孩子胆子越来越大了!”展妈气跟她后面就要削她,展小怜被吓乱跑,“ss啊!”

    一屋子人被她一搅合全笑了,龙湛听说展小怜回来,直接从后面别院跑过来,“小怜!”

    展小怜转身对着他笑眯眯打招呼:“大哥年好!”

    龙湛顿时激动星星眼,跟周围人显摆:“听到没?听到没?小怜跟我说年好,我们家可爱小怜跟我说年好!”

    小怜都多大人了?又不是牙牙学语小宝宝,会说年好不是很正常吗?这有什么好显摆啊?众人集体叹气:“哎!”

    展小怜:“……”

    薇薇安抿着嘴,老老实实坐着,等大家都散了各忙各以后,她拉着展小怜手拽着她到龙美优房间,指着外面问展小怜:“你来时候有没有看到外面有雪人?”

    展小怜点头:“看到了,怎么了?”

    薇薇安摊手:“昨晚上你跟你二哥走了以后,有个神经病外面堆,我还跟小白花说呢,绝对是你追求者,还是老追求者,知道你喜欢雪人,所以堆了那么多呢。”然后叹气:“完了,我堂哥没指望了,看你圆不隆冬,原来追求者这么多……”

    “喂喂喂,”展小怜掐腰:“怎么说话呢?谁圆不隆冬?我明明长条条,你哪只眼睛看到我圆了?”

    龙美优笑眯眯举手:“我!我也看到了!”

    展小怜瞪她,薇薇安又拉拉展小怜衣袖:“你确定你没惹到神经病?昨天晚上那神经病跟你车后面跑了好远,我吓死了,生怕你们车被追上,幸好他被人给拉住了。”

    展小怜努努嘴,没有接话。薇薇安托着下巴惆怅说:“绝对是精神病院出来,谁拉那个疯子谁挨打,反正我看着追下去好远。不过你大哥不让我们看,把我们都撵到大门里了。”

    龙美优一脸百无聊赖看着外头,说:“我大哥肯定是为了不让猪猪他妈看到他打人,我进去时候看到大哥从后备箱里拿了跟棒球棍出来。”

    展小怜转身朝着外面走去:“都说是疯子了跟我说这么多干什么?你们管八卦,我要出去安慰安慰我爸我妈,他们喜欢操心了。”

    展妈没回来都要自己动手做菜,别人她不管,她就做展小怜和龙美优,展小怜喜欢吃什么她知道,龙美优喜欢吃展妈也知道,她是学着这边菜做给龙美优吃。

    展小怜蹦蹦跳跳往展妈伸手扑:“妈。”

    结果展妈直接把她往外推:“出去出去,都是油烟你进来干什么?”

    展小怜笑嘻嘻:“我看看你嘛。”

    展妈白了她一眼:“有什么好看?我正忙着呢,自己去玩去。”还关照了一句:“不许欺负美优,听到没?”

    展小怜气鼓鼓走出去:“偏欺负。”

    展妈懒理她,展小怜翻白眼,竟然不被待见,找老爸去。

    展爸大爱好就是看报纸,展小怜跑过去搂着展爸脖子:“爸。”

    展爸拿下眼镜看着她:“没去跟美优玩?”

    “谁跟小白花玩啊,”展小怜喜滋滋坐到展爸旁边:“还是我爸好,我妈一点都不待见我。对了爸,昨晚上你没被吓到吧?”

    展爸笑笑:“没事。”

    展小怜发现了,不管是展爸还是展妈,又或者是那几个哥哥,每一个人愿意跟她提昨晚上事,每个人都刻意回避,不想给她添堵,展小怜歪头想想,继续这样,她也不愿拂了大家好意,再不提了。

    龙家大门前那十几个人雪人,被龙谷让人一股脑推倒,看着就不爽,丑死了,全部推倒,要不然留着让小怜眼疼?

    大年初一,龙家一大家人一起吃完午饭,展小怜揉着圆鼓鼓肚子表示吃饱了,正坐沙发上感慨又要胖了时候,突然看到门口那个年轻看门人突然走进来,走到龙谷身后,低声他耳边跟她说了什么,龙谷微微皱了下眉头,然后扭头看了展小怜一眼,展小怜眨了两下眼睛,结果龙谷没跟展小怜说话,直接对那看门人说了什么,那人点点头直接走了出去。

    卿犬站门口,双手插裤子口袋里,看到有人回来他走到龙家大门口:“怎么说?”

    看门人一脸歉意看着他:“对不起哥,我们家二少爷说小小姐正休息,没时间会客。”

    卿犬来过一次,当时为了把燕回弄出来,卿犬塞了不少钱,所以看门人认得他,卿犬听了没什么反应,而是伸手把一张名片递了过去,“劳驾,麻烦您帮我把这张名片递给龙二少,如果他再不见,我会直接离开。”

    看门人本来是不打算再去,结果他低头一扫名片上抬头,还是跑过去了,怎么着也是西溏一带有名船运大王家少爷,见不见是二少事,可传递他必须要跑一趟,看门人还挺奇怪,刚刚第一次就递名片不就行了?干嘛非得被拒绝一次才递名片?

    龙谷看着那张名片,伸手挠了下鼻子,然后站起来走到展小怜身边,把名片递到了展小怜手上:“小怜,外面有位西溏卿家少爷想见你,要见吗?”

    ------题外话------

    捶地,估计受台风“菲特”影响,爷胖妞妞们集体变渣妞,爷万竟然木要到票,胖妞妞们到底神马基因啊?惆怅,台风都能改变乃们本性,果然9点才符合渣爷玉树临风威武霸气形象,宽面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