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臣服 > 第360章 好大一锅粥

第360章 好大一锅粥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展小怜眨巴了一下眼睛:“西溏卿家?我不认识什么西溏卿……”她低头看了一眼名片,一眼名片上看到“卿犬”两个字,展小怜愣了一下,然后抬头跟龙谷说了句:“哎,我认识哎,燕回人。”

    龙谷皱起眉头,直接对看门人说了句:“请他回去,小姐不见客。”

    看门人点点头,转身朝外走去,展小怜抓抓头,然后说了句:“让他进来吧,他这个人吧……”展小怜想了想,没想出要怎么形容,只好说:“他不会跟燕回说。”

    龙谷弯腰撑沙发上,“确定?”

    展小怜点头:“确定。”

    龙谷对展小怜话还是挺相信,这丫头跟他有九分像,没把握事肯定不会兴口开河,对自己不利事也不会去做,默认似点头,扭头看着看门人:“慢着,还是请他进来吧。”

    其他人吃完饭各忙各去了,龙湛是要死活跟展小怜坐一个客厅,美其名曰要和可爱小怜呼吸同一个客厅里空气,后被展小怜用他家里那位还没有出生小猪猪小侄子给哄走了。

    卿犬被人带了进来,进门就看到展小怜捧着肚子,一脸百无聊赖坐客厅沙发上看电视,手里拿着遥控器一个劲换台,他抬脚走过来,“这样换来换去你也不嫌眼花?”

    展小怜懒洋洋看了他一眼:“犬,你怎么有时间都这里来?”

    卿犬不理她,而是斜着眼睛打量了展小怜一眼,她面前站定,皱着眉头嫌弃说了句:“你这是怀孕了还是胖?圆了不止一圈两圈。”

    展小怜瞬间炸毛了:“死小子怎么说话呢?你才圆了,你全家都圆了!”

    卿犬插着口袋直接坐下:“还真是一点都没变。没怀孕你捧个肚子看什么?”

    这死孩说话特招人恨,展小怜白了他一眼,气鼓鼓模样:“我吃撑了不行啊?你再敢说我胖你就赶紧滚出去。”

    卿犬坐沙发另一端,眼睛盯着电视画面,看外面是看电视,其实上电话里放什么他什么都不知道,眼角余光不由自主就往展小怜那边瞟。

    不得不承认,和一年半一年看到她时候比,现有多了点肉,这样看着人也健康不少,其实说她胖是就是嘴欠,现这样对于女孩子来说就是适中,就是想逗她,看着她生气样子卿犬心里到还挺高兴,皮肤一如既往好,白里透红,有种粉嫩蜜桃让人咬一口冲动。

    展小怜还一个劲换台,卿犬猛探身过去,伸手往她手里抢遥控器:“你能不能别换台了?眼疼死了!”

    卿犬手拂着展展小怜手背,抢过遥控器伸手把电视过关了,若无其事抠了电池扔到垃圾桶又把遥控器塞回展小怜手里,毫无意外又碰到了她手,“听说你回来过来看看,顺便看看你是不是为伊消得人憔悴。”

    这下轮到展小怜斜着眼睛看他:“犬,你就是过来跟我吵架吧?今天大年初一哎,你大年初一登门拜访拜访你能不能带点礼物啊?我从刚刚就发现你是空着手过来,你说你像话吗?”

    卿犬就奇怪了,“什么大年初一?跟平时有什么区别?再说了,你缺那点东西嘛?你看你掉钱眼里小市民样。”

    “你才小市民,你全家都是小市民!”这是原则问题,绝对不能妥协,展小怜正了正身体,继续捧着肚子,歪着脑袋跟卿犬吵:“我是不缺,那你得有基本礼貌吧?你自己看看,看到我第一句话不是说年好是说我胖了,你到人家家里你什么都没带就空着手,你懂不懂什么是礼貌?你还敢说我小市民样!”展小左右看看,抓起沙发上抱枕对着卿犬就砸:“你个死孩子比我小你是不是忘了?你不喊我姐就算了还敢对着我冷嘲热讽,你我家里你还敢嚣张看我打你哭爹叫娘……”

    卿犬伸手挡着按抱枕不让那玩意砸他头上破坏了他精心修饰过发型,“你这女人还真是个疯子!我好歹是客人,是客人!”

    展小怜正砸过瘾,手里抱枕一下子被抢走了,卿犬居高临下看着她:“喂!”

    展小怜眨着眼睛看他:“干嘛!”

    卿犬举着手里抱枕对着展小怜一副要砸不砸姿势,展小怜缩着脑袋怕怕嚷:“哎哎,你还真砸啊?我要喊救命了!”

    卿犬居高临下垂着眼眸盯着她脸看,展小怜被他看头皮发麻,“喂喂?犬,咱俩没有深仇大神吧?你这什么表情……”

    半响,卿犬“切”了一声,伸手把抱枕砸到展小怜身上,往沙发上一坐,“谁稀罕砸你?”

    展小怜急忙抱怀里,斜着眼睛看他:“说吧,特地跑过来有什么事?有话说,要不然我要去睡午觉了。”

    卿犬抱着胳膊:“没什么事就不能过来?爷回绑回青城了,你没什么好怕。”

    展小怜头也没抬看了他一眼:“回就回呗,我有什么好怕?”

    卿犬扭头看她:“不怕你昨晚上跑什么?爷都没发现,你跑了他就知道你回来了。”

    展小怜手托腮,“不是怕,是不想见。没有见必要,你要是过来就跟我说这个,那你还是回去吧,我没兴趣跟你谈你主子。”展小怜盘腿坐着,蹂躏着手里猪头抱枕,“犬,我不想谈他任何事。”

    卿犬勾了勾唇角,“不谈就不谈,我过来本来就是不说为了爷过来。怎么?出去一圈,我回来看看老朋友都不行?还是说,我不算是你老朋友?”卿犬换了个姿势,看着展小怜问:“说说吧,现外面怎么样?还是一个人?”

    展小怜撇撇嘴:“挺好,研究生毕业了,一个人,不过近考虑要不要变成两个人。”她抬头笑笑,小脸上满是得意:“我还是很吃香。”

    卿犬瞬间挺直了腰背,盯着问:“变成两个人?你找到目标了?”

    展小怜不屑看了他一眼:“什么叫目标?能不能说点好听?那是我追求者,都追了我一年了,我觉得挺好。”

    卿犬面无表情扭过头:“你还是再考虑一下,爷那个人……他要是知道了……”

    展小怜飞说了句:“犬,我是信你才跟你说,你不会告密吧?”

    卿犬低笑出声:“我巴不得你离爷远一点,怎么会告诉他?不过,就算瞒得了一时也瞒不了一世,他总归会是知道,反正,你好自为之。”顿了顿,卿犬不看展小怜嘴里说道:“要是对方是个能结婚对象,就赶紧结婚,好定居国外,这辈子都别回来,这样爷就会彻底死心。”

    展小怜瞪他:“喂,你管还真多!我回不回来关你什么事?”

    卿犬哼了一声:“我是好心,要不然你以为爷那疯子会这样罢手?”

    “你能不能别提他?”展小怜说着把手里抱枕对着卿犬砸过去,“你要是再敢提他,你就滚出去。”

    卿犬怒:“你这女人有病吧?都说是好心提醒了。”

    展小怜继续瞪,瞪死他算了:“我没看到你好心,我就看到你没安好心!你不是一直看我不顺眼?我看是你巴不得我这辈子别回来,怕我害了你们家那位不得了疯子大爷。”

    卿犬承认:“知道就好,所以你别回来了。”

    展小怜懒搭理他:“我偏回!”

    顿了顿,卿犬清了下嗓子,突然说了句:“要不然你嫁给我吧,我直接回西溏接手家族业务,我们家做是船运和航线生意,跟燕爷事务不搭界,爷也管不上,大不了我以后不跟爷正面接触。”

    展小怜用看怪物眼光看着卿犬,然后挪过身体伸手试了下他脑门:“你是吃错药了还是脑子发热了?”然后伸手他脑门上敲了一下:“你忠心是不是过头了?为了你们家那位变态爷,你还打算贴上你终身了是不是?哎哟,委委屈屈娶了我,解放你们家那位爷?亏你想得出来!”

    卿犬恼羞成怒瞪着她:“你才有病!我说是真!就你这疯女人,动不动就抽风,还有谁受得了你?你别去祸害别人了,我勉为其难送给你祸害你该抱我大腿道谢!”

    展小怜站起来,抓过抱枕对着他又砸过去:“死狗,你怎么不去死?我是嫁不出去还是怎么着?还道谢,谢你毛线!你有多远死多远去!”

    卿犬真是怒了,这死女人还是跟以前一样不识抬举,他是为了谁啊?他这是牺牲,他都牺牲自己了,她不应该感激涕零点头答应?不知好歹,“不答应算了,我等着谁娶你然后受不了你离婚……你又打?”

    展小怜打累了,也气个半死,指着卿犬骂:“你个死小子,你才离婚,你以后娶谁谁给你戴绿帽子,娶谁谁跟你离婚!你个乌鸦嘴,要真离婚了看我不赖着你!”

    卿犬一听,立刻把名片塞到展小怜口袋里:“我等着你给我打电话。”

    “去死!”

    两人打也打过了,吵也吵累了,都消停了,展小怜趴沙发扶手上,卿犬坐另一头,半响,展小怜抬头看了他一眼:“对了犬,你到这来不怕别人知道?”

    卿犬给遥控器装电视,嘴里说道:“爷是被绑回去,我刚好趁这个机会过年回一趟西溏,直接从湘江转机。就算爷知道我湘江停留过我也有理由,我大姨嫁湘江,我去看她也行。再说了,就算我来龙家他知道又怎样?我以卿犬名义进来直接被拒绝,我是以西溏卿氏身份进来,爷不会知道哦到底是跟谁见了面,我到时候就说跟龙二公子见了,他也不会知道。”

    展小怜斜着眼睛看卿犬:“犬,我刚发现你竟然也有事会瞒着你主子?”

    卿犬看白痴似看了她一眼:“我是不会背叛我们爷。”

    家里有那么大家业,可以说是正儿八经大富大贵富二代,结果非要跑去给人家当狗腿子,还是给一个变态神经病似主子当狗腿子,这不有病吗?展小怜嗤之以鼻:“那我只能说你是找虐型……”

    卿犬刚要反驳,突然眉头一皱:“谁?”

    薇薇安偷偷摸摸从龙美优房间里出来,小老鼠似弯腰趴墙角那地方偷看,发现自己被人家发现了,薇薇安立刻一撩头发走出来:“凶什么凶啊?”

    哦,就是这小子,长真不错,而且还很年轻,从外貌上看似乎比她堂哥甚一筹,如果堂哥脸上没有伤疤肯定不会比他逊色,不过薇薇安相信堂哥比这小子有魅力,这小子年轻,脸上还有股戾气,一看就是刀刀枪枪玩多了,薇薇安趾高气扬走出来,斜着眼睛看着卿犬,然后走到展小怜身边,落落大方坐了下来,凑到展小怜身边低声问:“莲,难道他是又一个追求者?惨了,我堂哥悬了!”

    展小怜翻白眼:“你哪只眼睛看出来他是我追求者了?我到了人见人爱地步?你没看他一脸凶相瞪着我?他就是巴不得我死主。”

    卿犬冷笑:“还真说对了,我就是巴不得你死。”

    卿犬眼睛落展小怜手腕上,两只手腕上只有一个手腕戴了一个镶嵌了三色硕大宝石银手镯,再无他物,卿犬怎么看怎么不顺眼,当初他不是给她买了个白色?白色玉手镯配她雪白皮肤,不是挺好?见异思迁水性杨花死女人。

    展小怜指着卿犬对薇薇安说:“你看你看,你听到了吧?”

    薇薇安睁大眼睛,自说自话自以为经验老道说:“他分明就是求而不得气急败坏破罐破摔语气嘛!”

    卿犬素来冷静万事不急,钻研法律当了律师以后,那口才蹭蹭进步所向披靡,后来发展到吵架上都很少输,结果这会奇迹般被薇薇安被戳中痛点,顿时恼羞成怒,瞬间扑过来掐薇薇安:“你哪里来死丫头?胡说八道什么?我掐死你!”

    展小怜跟薇薇安被吓了一跳,两个人反应过来对着卿犬拳打脚踢,薇薇安站起来绕着沙发躲:“莲,赶紧把这疯子赶出去,点!”

    展小怜怒了:“停!犬你这么激动干什么?”展小怜拿抱枕挡面前,瞪着卿犬,摸着下巴自恋说:“莫非你真爱上我了?所以生这么大气?哎,我太招人爱了,没办法,许你爱我,不过我有义正言辞拒绝你权利。”

    卿犬真是被气笑了,“你还真当你自己是天香国色?我去找只猪谈恋爱也比喜欢你强!”

    卿犬话音刚落,结果龙湛从外面怒气冲冲进来了:“谁要找我家猪谈恋爱,看我不打死他!”

    展小怜扶额,又一个捣乱来了,完了,就别指望能跟卿犬好好聊天说话了。

    客厅里瞬打作一团,保镖都参与进来了,时不时传来鸡飞狗跳声音,展小怜安静坐沙发上,百无聊赖拿着遥控器,打开电视机,还是看电视吧。

    混战直到龙谷听到动静出来才结束,面对着鼻青脸肿一干人,龙谷捏着眉心直叹气,“诸位能不能说说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展小怜把手指向头发乱糟糟薇薇安,“找她,她挑起来。”

    薇薇安委委屈屈把手指向卿犬,“找他,他要打人!”然后磨磨蹭蹭往龙谷身边跑:“你什么时候跟我生个小孩啊!”

    卿犬脸上挂彩,他这个客人很不客气把手指向跟他一样脸上挂彩龙大少爷,“这位进来就打人,问他吧。”

    龙大少爷舍不得乱指小怜,伸手反指卿犬:“这小子哪里来坏事?竟然要给我戴绿帽子!赶出去!”

    展小怜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继续看电视,听到龙湛说要赶卿犬出去以后提醒了一句:“大哥,犬是我客人哟,不能赶。”别她什么都不管。

    龙湛一听,立刻一改冷脸,瞬间笑脸迎人,上前握着鼻青脸肿卿犬就手就晃:“啊,原来是小怜朋友?怎么不早说?误会误会,不好意思,来人,让家庭医生出来看看,这个伤。”

    卿犬缩回手,假惺惺客气:“龙大少客气,实是不知道龙大少对跨物种生物还有独特感情,真是佩服佩服。”

    龙湛黑脸,什么叫跨物种生物?他家小猪仔他妈是跨物种生物?龙湛开口之前展小怜赶紧说话,“犬,我哥对我嫂子昵称是猪猪,不是真那种小猪,我哥误会你了,别弄错了哈。”

    龙湛点头,立刻对展小怜星星眼:“还是小怜对大哥好!”

    卿犬看了眼龙湛表情,不爽冷笑:“是吗?我看差不多。”

    展小怜瞪他,这个嘴损死孩,找抽呢。

    龙谷旁观,微微一笑,上前一步:“卿氏卿犬少爷是吧?欢迎欢迎,不好意思误会一场,家兄误会了卿犬少爷,请见谅。”扭头对着仆佣喊:“医生怎么还没来?”

    卿犬伸手抹了下嘴角血,“小伤,没什么大事。”真是倒了八辈子血霉了,跟这女人一块就没好事,难不成就是因为忘了带礼物缘故?这死女人就是扫把星,幸亏没娶,要真娶回家了卿家非得破产不可,赶紧走,多待一会他都要死了,卿犬打算告辞直接走人。

    展小怜继续看电视,嘴里还不忘说了句:“犬,你要是没事就留下来吃晚饭,说起来我还欠了你一顿饭呢,我大学毕业时候论文通过多亏了你,”她笑嘻嘻扭头看着卿犬,仰着一张笑脸说:“哎哟,大哥你们怎么把他打成这样啊?嘴巴都肿了,不知道还以为是跟女朋友亲嘴被咬破了呢。”

    卿犬本想告辞话咽了下去,瞪她。

    展小怜一家子都才不怕呢,“犬你别瞪我呀,开玩笑呢。”

    龙湛、龙谷一听小怜欠人家一顿饭,说什么都不让卿犬走了,开什么玩笑?怎么可能会让小怜欠人家人情?龙家不欠人家人情,有天大仇也德等先报了恩以后,再报仇。

    龙谷跟卿犬聊天时候薇薇安旁边听,等她听说卿犬有这样那样资格证书,非常聪明以后,立刻十分感兴趣凑过去问:“汪,小狗你智商很高嘛?”

    卿犬奇怪看了她一眼,觉得就是个小孩,懒理,继续跟龙谷说话,结果薇薇安再次凑过去:“小狗,你智商是不是很高啊?你智商多高?要不要去测测?”

    龙谷扶额,对展小怜说了句:“小怜,你把她带房间去玩,别吓到人,太失礼了。”

    展小怜扭头,一把抓过薇薇安:“我跟你说,犬智商真很高,估计能有3,去吧,追他吧,别盯着我二哥这棵歪脖子树了。”

    薇薇安眼睛一亮,“真?”

    卿犬视线她们俩身上转了一圈,突然响起了刚刚这小姑娘围着龙谷说跟他生孩子画面,再看看薇薇安两眼放着狼光盯着他看反应,皱眉,立即反驳道:“我测过智商,只有15,比普通人稍微好一点,那么多证书都是颠倒黑白熬夜学来。真要谈高智商话,自然是眼前这位众所周知被人公认绝顶聪明龙二公子。”后一句绝对是夸赞,不带任何水分夸赞,诚心。

    薇薇安顿时一脸失望,鄙视看着卿犬:“不是高智商你往我面前凑什么?”

    卿犬抬头看天,不好意思他不和神经病沟通,掉价,当然,燕爷除外。

    展小怜叹气,失败了,二哥对不起,不是我不帮你,实是卿犬这小子太不上道了,送上门美女他不知道抓机会。

    龙谷伸手扶额,早知道他刚刚就不该看是小怜客人份上留情,干嘛要让小怜带她上楼,就该直接说这小子是绝对高智商,根本就是摆脱这小丫头好机会,结果给错过了。

    ------题外话------

    存稿君传话:月票涨1章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