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臣服 > 第365章 其实,这就是个抉择的话题

第365章 其实,这就是个抉择的话题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其实人公爵大人一点都不白痴,要问他为什么没次都送一模一样东西,实是因为公爵大人过于小心谨慎,生怕换了别礼物女神就不喜欢了。

    展小怜宽面条泪:“黑大叔,你要是实要送,你就把你送过来这些东西同系列产品换个系列,别一模一样,我总得换换口味啊!犬,你说是不是?”

    卿犬冷冷瞥了两人一眼,直接问:“废话那么多,你还写不写了?”

    展小怜赶紧应道:“写!写!肯定要写啊!”又扭头跟公爵说了句:“黑大叔,你坐,那边有你喜欢看军事杂志……”

    “展小怜!”卿犬伸手拍了下桌子,对她喋喋不休和对公爵关心表示十二分愤怒:“你到底写不写?”

    展小怜立马举手保证:“继续继续!”

    公爵安静坐旁边看书,展小怜跟卿犬写论文,薇薇安工作间里画画,要不是她,展小怜肯定是和卿犬单独工作间写论文,结果地方被微微安占了,展小怜总不能把卿犬带她自己房间写字台上吧?所以就选择客厅里,也幸亏薇薇安一直赖着不走,要不然公爵大人独自一人被排挤客厅,八成是要吐血。

    公爵时不时抬头看一下那两人,两个人用中文速交流,会英文一个单词多重此意而起争论,然后一同翻词典争胜负,展小怜要是赢了她就使劲打击卿犬,卿犬要是赢了就对展小怜冷嘲热讽,努力要把他打趴窝。公爵笑眯眯看着展小怜侧脸,白皙圆润,透过灯光,隐约看得见上面细细容貌,脸蛋上肉肉随着她说话一上一下动,皱眉动作,鼓嘴动作,大喊大叫动作,公爵大人点头,女神就是女神,怎么看都好看。

    公爵大人看很过瘾,卿犬瞄到公爵视线,真想把手里电脑砸到他脑袋上,没见过女人还是怎么着?有什么好看?现又不是人家男朋友,一点都不知道收敛,不要脸,不知廉耻!还有这死肥妞,胖成这样有什么好看?就一肉圆子,一点都不好看!

    “犬!”展小怜大喊一声:“你干嘛呢?”展小怜扭头看了眼正看书公爵,又扭回去看着公爵,问:“犬,你干嘛看着黑大叔啊?”然后她压低声音往卿犬面前凑,“你不会是看上黑大叔了吧?啊!不会吧?那我们俩是情敌?”

    卿犬看神经病似看她:“你抽什么风?我对男人没兴趣好不好!”

    两人对话对于公爵大人来说并不容易懂,一是因为两人语速,公爵中文没有那么好,二是因为按照公爵思维,他们太够跳跃性谈话他很难理解,公爵抬头看看那两人,继续低头看杂志。

    管家知道小主人这一阵都很忙,貌似写论文,管家特别用心,厨房食物都热,生怕小主人突然说饿了,偷偷摸摸观察一阵,然后分别给三人上了三杯热汤:“小主人,您喝点汤补补。”

    展小怜抬头:“哦,谢谢管家。”

    正要端起汤喝一口,突然觉得有人扯自己衣袖,她低头一看,发现胳膊旁边竖着一盒饼干,公爵大人头也没抬,手里捏着饼干送到展小怜旁边,展小怜知道了,公爵大叔这是讨好自己,她伸手拿过来,“谢谢黑大叔。”然后吃饼干喝汤。

    卿犬怎么看怎么不顺眼,想掐死她心都有:“别喝出声来,哪有淑女像你这样猪吃食发出声音?”

    展小怜一边拿勺子喝汤一边理所当然说:“我又不是淑女,有声音也正常嘛。”然后扭头看着公爵:“黑大叔,我这么不淑女你还要不要追我啊?”

    公爵微笑:“我喜欢就是小怜真性情。”

    展小怜得瑟,对卿犬显摆:“听到了吧?听到了吧?黑大叔就喜欢我这样。”

    卿犬冷脸:“你还写不写了?”

    展小怜急忙放下勺子:“写!马上开始!”

    这是展小怜写论文期间常态,和卿犬吵架吵叮叮当当,这还不算,有时候还会动手打几下,卿犬都被她打都想揍她了,后来想了想好男不和女斗,忍忍算了。

    而公爵大人开始几天还是隔三差五过去,后期发现女神和那年轻人相处十分融洽,甚至超越一般家乡人这个说法后,公爵大人突然改成了天天出现,与此同时,已经完成画稿薇薇安小姐也惨遭虐待,本来可以得瑟出来玩,结果因为需要她霸占工作间,所以薇薇安被黑大叔逼只能工作间重开始画下一本书,绝对不允许展小怜写论文期间腾出工作间。

    薇薇安算是服了他堂哥了,看来男人追女人时候,即便是没有经验男人,碰到竞争者时候也会用心眼,此之前薇薇安是打死都想不到公爵大人还有这么一手,如今看看,都是被逼出来,要不然女神就被人家抢走了。

    卿犬也倒霉,说好待一周,还要时间去别地方旅行,结果因为论文,被展小怜死赖活赖给缠下来了,好歹让她把论文写好了再走啊。

    经过两个人努力,展小怜论文存稿还真完成了,她看着论文初稿得意仰天大笑:“老娘总算可以交差了!”

    卿犬嗤笑:“就你还自称老娘?顶多一白面团。剩下自己改,别烦我,我明天就要走,半个月期限到了,算我倒霉碰上你,哪都去不了。”

    展小怜对着卿犬一脸歉意:“犬,对不起,真对不起,我不是故意把你留下来,我是真需要你帮忙,你看你看,我论文写好了,都是你功劳。犬,你永远活我心中。”

    卿犬黑脸:“我还没死呢,你说什么胡话?”

    展小怜嘿嘿一笑:“总之,千言万语汇成几句话:犬,你是个大好人,祖国人民感谢你,党和国家感谢你,tv感谢你,全世界人民都感谢你……”

    卿犬懒搭理她,站起来就往外走:“我要先走了,你自己好自为之吧。”说着,卿犬头也不回走出去,举起一手对着展小怜摆了摆,看都没看她一眼。

    展小怜愣了一下,然后急忙追出去:“犬,真走了?好歹吃顿饭再走呗。”

    卿犬依旧没回头往前走,“吃不吃都一样,走了,不用送。”

    展小怜站公寓门口,卿犬一直往前走,拐角处开出辆车,他伸手拉开车门坐上去,关门,车速开走了。展小怜抓抓头,站了一会,然后慢吞吞走回屋里。突然想起什么拿起电话给公爵打电话,掐腰得瑟:“黑大叔,我论文写好了,真写好了,哈哈哈。”

    公爵微笑:“那恭喜小怜,总算完成了一件大事,比预定计划提前一个月完成。”

    展小怜得意:“就是,多亏了犬呢。”

    公爵瞬间警惕起来:“哦,那小伙子还?我们要不要请他吃饭以示感谢?”自然而然把展小怜当成自己人。

    展小怜摇头:“不用了,犬已经走了。”

    公爵顿时松了口气,走了?很好,总算走了,警报解除。

    展小怜完成了一件心头事,整个人放松不少,开始修改初稿,这个公爵倒是帮了一点忙,起码他比展小怜知道什么情况下用什么单词,用什么词语为恰当,花了一个星期时间初稿修改完,展小怜又对着公爵冒星星眼:“黑大叔,我刚发现你也好厉害啊。”

    公爵羞涩:“这个不是很难,我还是知道,如果是专业上,我恐怕就帮不上忙了。”

    这种感觉就是虽然大部分人都认得字,但是能写得出好文章却只有那么几个人。

    等展小怜把她手头作业都做完,就兴高采烈去学校找导师,他们成稿还是要给导师看,导师看了展小怜论文还是挺满意,对其中几个论点提出了修改意见,展小怜有高高兴兴拿回去改好以后,直接交了。

    导师收了展小怜论文,又拿出一叠招生简章送到她手里:“莲,这是今年国内学校博士生招生信息,人手一份,你拿回去看看,如果有什么问题你可以来找我。我们学校英语专业我们国内是首屈一指,如果你是想继续攻读同个专业博士生,我们学校是好选择,当然,如果你想换个环境,我同样支持了,我们大学都是非常优秀大学。莲,你是非常聪明而且优秀学生,我很喜欢你,我愿意推荐你去其他大学攻读博士学位……”

    展小怜谢过导师,拿着招生简章回去,对着那堆东西研究了好几天,中午她正捧着那对资料看时候公爵刚好过来,一看到那些招生简章,公爵瞬间紧张起来,他走过去,展小怜身边坐下来,“小怜,你研究要继续攻读哪个学校博士吗?”

    展小怜一边看一边点头:“嗯,我研究这些学校到底有什么区别。”放下手里资料,伸手键盘上打单词搜索,看看各个学校网站介绍。

    公爵不说话了,一直都不开口,脸色绷紧紧。展小怜突然觉得身边多了个没关起来冰箱,她扭头看到公爵脸色,奇怪问:“黑大叔,你怎么了?是不是有人惹你不高兴?”

    公爵看了展小怜一眼,幽幽说:“小怜,你要打算离开安享小镇另寻其他城市吗?”

    展小怜眨巴了两下眼睛:“这个,我还没想好。”

    公爵皱眉:“那么我是小怜失败了是吗?”

    展小怜嘟嘴:“失败什么……黑大叔,你是怕我跑了是不是啊?”

    公爵大人很委屈:“小怜,我一直很努力。”

    展小怜歪着头,笑嘻嘻说了句:“黑大叔,你还有两个月努力时间,毕业之前都算数。”

    公爵大人眉头紧皱,这是一件非常重要事,怎么样才能后两个月内拿下女神,公爵大人觉得自己必须求助其他有过恋爱经验人,否则女神就真飞了。

    公爵大人把家中仆佣差不多都问了一遍,企图找出一个能帮助自己人,结果谁都以为公爵大人抽风了,被吓话都说不出来,没办法,公爵大人把山羊胡管家撵出去,让他买几本秘籍回来,势必要一举拿下女神。

    薇薇安回去颜料时候听到仆佣议论这事,抓住一个追问,薇薇安无语看苍天,堂哥太丢人了,真。

    拿了颜料回去以后,薇薇安把这个事当笑话讲给展小怜听,展小怜瞪大眼睛:“真假?骗人吧?黑大叔真这么做了?”

    薇薇安举手发誓:“我以上帝名义发誓千真万确,我哥现绝对是把自己关房间里拼命研究杰拉尔买回去书。”

    展小怜摸着下巴,“那要不要等等看,黑大叔要怎么做啊?”

    薇薇安着急:“莲,你可不能欺负我哥,我哥这个人脾气其实还是挺拗,他要决定做了,很难改变他注意,你看,我哥都追了你两年没追上,他都没说要放弃,有人别说两年,能坚持两个月就不错了。”

    展小怜点头:“我知道啊。”

    薇薇安抓狂:“那你还等?”

    展小怜理所当然:“我是被追求者嘛,看看看看,黑大叔说不定会给我惊奇哟。”

    然后,第二天早上外面就有送外卖来了,说是送个展小怜早餐,管家不让展小怜吃:“小主人,这食物来源不明,而且外卖没有营养,会打乱您进食计划,龙二少爷说了,您身体必须严格按照菜单执行,不能随便改。”

    展小怜饮食确实都是有计划,哪怕去公爵那边做客,管家和山羊胡管家也会通气,特别是后期,差不多都同步了。龙谷为了展小怜身体确实下了功夫,让营养师列了菜单,展小怜从里面挑自己喜欢点,绝对不允许随便改,就算是出去跟朋友聚会,也不能吃很多东西,目就是为了回去以后补餐。终结果是外卖都进了叮当小姐妹们肚子。

    外卖连送一周,展小怜赶紧给公爵打电话喊停了,她一点都没吃到,还一直送,这不是便宜了那几个家伙?

    公爵大人傻眼了:“小怜,你不喜欢?”

    展小怜抓头:“管家不让我说,说营养上不符合我身体需求,嗯,你知道我身体不是特别好,需要一直疗养,黑大叔你别有想法,纯粹是我身体问题,嗯,就是这样。”

    公爵大人心脏中枪,无比愧疚说:“小怜,对不起,我竟然忘了这么重要事,我竟然忘了你是有家庭厨师和营养师……”

    展小怜干笑:“呵呵,黑大叔,要是我是住校生,送外卖这招肯定特别招我喜欢,因为我懒,不喜欢往外跑,喜欢送上门。”

    公爵大人知道这是送错了,那书上说是送到宿舍楼下,他就让人送到公寓,本来以为这是举一反三,现想想明明是张冠李戴,宽面条泪。

    送外卖计划夭折以后,展小怜开始频繁收到鲜花,全是那种颜色艳丽芳香四溢鲜花。

    正值春暖花开时节,这些香气宜人鲜花经常招来蝴蝶蜜蜂,管家为了配合公爵大人步调,特地买了两只花瓶放展小怜窗口,把公爵大人花插花瓶里以供观赏,每天早上推开窗户呼吸鲜空气闻着花香,特别美。

    美了没半个月,展小怜白白净净漂漂亮亮胖脸蛋上多了包,她抱着脸蛋疼“嗷嗷”叫,公爵大人闻讯赶来,看着女神肿起来胖脸蛋,痛心疾首:“小怜,我对不起你,我忘了除了蝴蝶喜欢漂亮鲜花,蜜蜂也喜欢……”

    展小怜医院呆了两天,公爵大人不敢送花了,每天都过来陪女神,每天都忏悔一遍,展小怜捧着一件消肿脸,安慰:“黑大叔,你不用内疚,就是被蜜蜂蛰了一下,不是什么大事,这不是已经好了嘛?没事了。”

    公爵大人加内疚了,知道展小怜喜欢珠宝首饰,以后过去别不敢送,怕有意外,就专门送珠宝首饰,今天一对漂亮耳饰,明天一副纯金手镯,再然后就可能是脚链或者项链什么。

    果然,展小怜这个俗人还是比较喜欢这些东西,反正总比送花让她被蜜蜂脸上蛰个包让她喜欢。

    两个月期间,公爵大人每天都会偷偷盯着女神脸看,生怕女神突然跟他说要去哪里哪里读博。

    展小怜两个月中其实很忙,忙着复习,忙着考试,被冷落公爵大人十分消沉,没笑容了。

    薇薇安知道莲近要考试,也不敢打扰,可是看着自己堂哥就跟花儿似慢慢凋谢实于心不忍,还是偷偷摸摸写了张纸条塞到展小怜门缝里,展小怜一拉门就看到纸条飘出来,拿起来一看,只见上面写着几个字:莲,我哥好像有忧郁症。

    展小怜抬头看天,想了想,赶紧给公爵大人打电话,公爵大人声音焉呆呆:“喂?”

    展小怜笑嘻嘻:“黑大叔。”

    公爵瞬间精神抖擞说:“啊?小怜?你有什么事?你是要跟我说什么事嘛?哦,对不起,我现很忙,改天好吗?”说着公爵大人“咔嚓”挂了电话。

    展小怜:“……”

    再打,公爵大人神经高度紧张:“小怜!”

    展小怜抓头:“黑大叔,对不起哈,我这一阵很忙,又是复习又是考试,还要去找导师,都没时间理你了,黑大叔你别生气哈。”

    公爵大人镇定:“我很好小怜,你忙你,不用理我,知道你要复习所以我不敢过去打扰,希望你能考一个好成绩。”

    展小怜握爪:“托黑大叔吉言,我肯定会努力。”

    挂了电话,展小怜加意气风发,考个好成绩。

    公爵大人加消沉,小怜到底是留下来还是不留下来?

    卿犬离开展小怜所待国家后继续飞往下一个国家,行走了三个国家后,他直接飞回青城。

    燕回重出现青城,继续招摇青城内外,当然,抽风时候还是会往摆宴展家跑,展爸展妈这对老夫妻彻底淡定了,就连燕回把那个幽灵一样女人忘他们家,展爸展妈都接受了。

    幽喜欢幽闭空间,展爸展妈还特地把杂物间腾出来,里面铺了个垫子让幽待里面,每天都给她塞点饭吃,别把人饿死了就行,看起来是个神经病,其实幽没攻击性,智商就是个三四岁小孩,什么都不懂,展爸展妈要是跟她说话,只管当小孩哄就行。

    卿犬一回到摆宴就被燕回让人喊过去,卿犬回房间换了身衣服,然后跟着接他人去找燕回。

    推门办公室门,燕回正跷着腿坐办公椅上,桌子上空空荡荡什么都没有,卿犬走过去:“爷。”

    燕回抬眸,盯着他看了好一会,然后身体往后一靠,开口:“爷让你查事,查怎么样了?”

    卿犬眉头一跳,“爷是指展小姐下落?”他笑了笑:“我刚下飞机,正打算跟爷说这件事。”

    燕回微微抬起下巴:“哦?”

    卿犬看着燕回,说:“我见到展小姐了。”

    燕回猛一抬眸,随即邪笑:“哈!爷还以为你这辈子都打算找不到呢!算你小子聪明!”

    卿犬暗自松了口气,燕爷果然是对他一直阻扰追踪有所觉察。想想也是,一时半会查不到那是正常,可如果一直查不到,不是燕爷信息网出问题就是有人故意阻拦。很明显,燕爷回归,他绝对上下收拾了一顿专门收集信息部门人,那边没发现问题,那么唯一可以怀疑就是他,他是对外搜索主要负责人。

    卿犬知道迟早会被燕爷发现,所以,他是留了后手,燕爷可以怀疑,但是他绝对没有证据,对别人燕爷不需要证据,直接上手就能收拾,但是燕回不会轻易对他动手,卿犬依仗,不过是燕爷对他比对旁人多那一份纵容。

    燕回手指速办公桌上敲了几下,“下午,我要看到机票,如果订不到机票,爷要看到专机,航线问题爷不管,你负责搞定,搞不定了,爷妞拧断你脖子!”

    卿犬伸出手指挠了挠鼻子,点点头:“是。”早就知道燕爷会是这个反应,一旦知道展小怜下落,他老人家绝对是不惜一切代价去把人给抓回来,只是这一次,他究竟能不能抓回来,却是个谁都说不准未知数。

    ------题外话------

    摊手,胖妞妞们整天嚷着见一面,预告下章见,s,胖妞妞们戳满2票渣爷万,不还价,木万不是爷错,是爷愿望木实现,小恐龙捶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