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臣服 > 第366章 直面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因为卿犬突然出现,展小怜特地给龙谷打电话,说青城有人找过去了。

    龙谷挂了电话就让人去查从哪里泄露了信息,结果发现中间没有什么问题,原始数据泄露,一眼看去,那些数据密密麻麻就跟雪花似,但是如果仔细看就会发现这是多家航空公司乘客出入境记录,能从这个里面查到小怜信息人,绝对是下了大功夫。龙谷想了想上次来那个小子,当时看似无心,没想到那小子不是无放矢,而是有目找上小怜。

    龙谷伸手揉着了揉太阳穴,这些破人,怎么就非得缠上小怜呢?

    一个,龙谷也是想到了燕回,龙谷还真不信卿犬行动燕回会毫不知情,就算他不会说,但是不排除燕回查卿犬,不管是哪个可能,龙谷敢肯定,燕回找到小怜可能大。

    为了以防万一,龙谷提前给公爵打了个电话:“您好爱德华公爵,我是小怜二哥龙谷,不知道爱德华公爵是否还记得下?”

    公爵挺诧异,虽说商家会因为各种利益刻意结交王宫贵族,不过龙家留给公爵印象挺好,起码,龙家那两位兄弟都没有因为他皇室贵族身份刻意巴结讨好,甚至因为他有意追求小怜,对他还十分排斥,现突然给他打电话,公爵首先想到就是不是龙家兄弟反对他和小怜?

    龙氏兄弟是小怜兄长,小怜把异性对她追求告诉兄长无可厚非,本来那两兄弟就不喜欢他,如果知道他想追求小怜反对似乎是必然。

    公爵接到电话时候很紧张,甚至做好了被骂准备,毕竟薇薇安告诉他,小怜父母似乎喜欢那个叫卿犬年轻人,想必对于小怜父母而言,他这样年长男人并不适合小怜。

    公爵紧紧握着电话,艰难对着电话打招呼:“您好龙先生,您这样优秀人我自然记得,很荣幸接到您打过来电话,不知道我有什么能为您和小怜做。”

    龙谷走到门边,伸手锁门,防止大哥突然闯进来,重走到窗边开口:“我打爱德华公爵电话,确实有点事想和公爵大人商量,如果爱德华先生愿意伸出援手,我想我们会皆大欢喜。”

    公爵一愣,然后他飞说了句:“请说。”

    龙谷一手拿着电话,看着透明窗外天空,说:“我知道爱德华公爵对小怜有意,不过,我想此之前要和爱德华公爵说明一件事,希望您能有耐心听完,如果您听完了依然愿意接受小怜,那么我想说,对于爱德华公爵对小怜追求,只要小怜愿意,我不会有任何异议,同时我愿意配合说服家人,包括小怜父母。”

    公爵眼睛一亮,“当真?”

    龙谷确定点头:“当真。”

    公爵轻轻点头:“好,请说。”

    龙谷呼出口气,“小怜是个没有什么野心人,她离开家乡飞往归国求学,并非正常学生一心求学心理,而是被迫离乡。”

    公爵皱了皱眉头:“被迫?对方是个很有地方势力人?”

    “对,”龙谷点头:“不单单是很有地方势力,如果他有野心,他愿意,也可能无限制扩大他势力,甚至会某方面造成垄断。”

    公爵依旧皱着眉头,然后他表示明白:“了解。”

    龙谷继续说:“这个人,是小怜曾经男友,因为被小怜发现和她交往期间有别女人,所以小怜选择了分手。”

    公爵突然明白了那日卿犬话,他说小怜是个大麻烦,“这个人现还缠着小怜?”

    龙谷笑了笑,“对,不屈不挠,甚至小怜过年回湘江时候追了过来,对于小怜,甚至是龙家来说,那个人是个非常大麻烦。这也是小怜为什么不回国原因。爱德华公爵,这些话小怜不会愿意对别人讲,又或许她会因为这个不确定燕回势力而拒绝身边追求也有可能。曾经和小怜交往过人都受到了那个人伤害,所以小怜潜意识里会害怕。”

    公爵顿了顿,开口:“对我来说,我国家,不会有外来麻烦,如果可以,我愿意为小怜清除所有麻烦。只是,我不确定如果有那一天我做了,小怜会不会怪我,毕竟是她爱过男人,而我……”公爵大人无比忧郁说:“不过是个连男朋友都不算追求者,我怕我做了她会不高兴。”

    龙谷依旧淡笑:“爱德华公爵可能不知道,小怜过年回家时候和我说过这样话,她说她有一个非常优秀追求者,她很喜欢,想考察一段时间后为这个追求者转正,如果小怜没有其他追求者,我想小怜说这位非常优秀追求者就是爱德华公爵。”

    公爵大人瞬间挺直腰背,真?真?小怜真这样说了?如果他没错过什么,迄今为止小怜身边似乎只有他一个人,当然,就算有追求者也不会让他们挨近小怜身边,“我不知道该说,我想说我很高兴知道小怜这样说过。”

    龙谷笑意盈盈循循善诱:“所以爱德华公爵,你缺少不过是一个助力,一个让小怜觉得你够强、够安全助力,她会因为怕有人伤害你而退却,也会担心自己辜负你情意而退却,这也是爱德华公爵追求了两年却依然无果原因之一,虽然我们猜不到小怜到底是为了什么,不过毫无疑问,小怜会有她自己考量和担心。我不能保证小怜会不会接受你,但是我想说是,小怜可能会因为消失那部分顾虑而答应你。”

    公爵一直没有吭声,半响他说了一句:“如果小怜不是因为这个原因,我岂不是很惨?”

    龙谷摆手:“怎么会?如果不是这个原因,这可是爱德华公爵总结经验办法之一,如果不是这个原因,那么爱德华公爵也消去了小怜拒绝爱德华公爵不利因素之一。还有重要,就是您能力和势力,可以让我以及我身边人成为您同盟,不管怎么样,对爱德华公爵来说,都不是亏本买卖,您说是不是?”

    公爵皱眉,语气表示不悦:“我不愿意拿小怜做买卖,小怜是个好姑娘,不该成为买卖对象。”

    龙谷忍不住低笑:“小怜是我妹妹,如果有人拿我妹妹做买卖,我首先就不会饶他,只不过是个说法,爱德华公爵不必介意。”

    公爵点头:“我明白了,请继续。”

    龙谷顿了顿,才说:“我怀疑那个人已经知道了小怜落脚地,一旦他知道,他势必会前往,我很担心小怜!”

    公爵只说了一句:“我明白。”

    龙谷勾了勾唇角,问:“那么爱德华公爵大人,我能相信你,能放心把我们家族唯一小怜交给你吗?”

    公爵毫不犹豫回答:“可以。”

    龙谷挂电话之前满意说了一个字:“好。”

    公爵挂了电话,抬脚走出卧室,推开书房门,伸手翻出一张名片,按照上面号码用座机拨打一个号码,手机接通,公爵开口:“您好阿加雷斯镇长,我是费拉德·爱德华公爵,我住爱德华七十号,我希望能今天下午两点时候和您会面,不知道您是否有时间准时赴约。”

    阿加雷斯镇长以为有人恶作剧,仔细一看来电显示,赶紧翻出通信记录,蓦然发现这个号码正是爱德华七十号座机电话,谁不知爱德华七十号主人是个怪人,从来不会跟外界联系,一直以来这个住宅主人都是很神秘,除了一辆象征皇家身份加长车和一个贵族姓氏外,其他没人知道里面住到底是什么人,没想到那个宅子主人竟然会给镇长打电话,用一种强硬、贵族特有命令式语掉让他下午两点时候到达他住宅,不容置疑,爱德华公爵,不是子爵伯爵,而是公爵,毫无疑问,这是一位身份超乎寻常尊贵爵爷。

    镇长短暂震惊后竖然起敬:“哦,好公爵大人,我一定会今天下午两点准时与您会面,很荣幸为公爵大人服务。”

    公爵点头:“很好,那么我会恭候阿加雷斯镇长光临,再见。”

    镇长恭敬道别:“再见公爵大人。”

    展小怜继续忙自己事,后一场试结束后,她自我感觉满意从考场出来,出来后隔了老远就看到公爵站老地方等她,对着公爵一笑,抬腿朝着他跑了过去:“黑大叔!”

    公爵上前一步:“小怜,考怎么样?”

    展小怜得意洋洋比划了一个“v”:“应该还不错,我可是人复习了,要是考不过我就找块豆腐撞死?”

    公爵低笑:“又开始胡言乱语了。”

    两人自然而然一边说话,一边顺着学校对面路慢慢朝前走去,展小怜上下挥舞着胳膊,嘴里嚷嚷道:“哇哇,这个风吹好舒服啊!”

    公爵回头,伸手把她脸上飘着头发拨开:“这个时候容易感冒,别太大意,你不是要比别人加注意才行?把扣子扣上。”

    展小怜不理他,继续踩着行人线享受清空气和春天气息,公爵叹气,走两步追上她,拉住展小怜不让走,然后伸手给她扣扣子,一边扣一边皱着眉头说:“感冒了可得不偿失,我可不希望看到你躺病床上模样。”

    展小怜乖乖站着不动,歪着脑袋看着公爵,突然说:“黑大叔,其实你是想占我便宜是不是啊?”

    公爵扣了一半手顿住,茫然看着展小怜,展小怜顿时掐腰嘎嘎大笑:“哦哦,黑大叔你手放哪里了哦,哈哈哈哈……”

    公爵就跟被电击似急忙缩回手,他涨红着脸转过身:“我很抱歉,我没囊而意思……那个,薇薇安小时候,我也这样帮她做过……”

    展小怜笑前俯后仰,看了看公爵认真表情,摆着手说:“骗你玩,黑大叔你咋这么好骗啊?”然后一边笑一边往前走。

    公爵叹气,年纪大了不经骗了,年轻人真是活力无限啊。

    卿犬陪着燕回坐一辆银色车里,卿犬百无聊赖玩着手机,燕回跷着二郎腿托腮看着窗外,两个人影印入眼帘,一个倒退而行女人,一个大步向前男人,两人似乎说着话,男人看着那女人目光柔和而安定,脸上挂着安详又幸福笑容,而那个女人一直倒退着走路,上下舞动着胳膊,突然那女孩大叫一声,转过身,迈动双腿朝着前方停着车跑去。

    燕回一看到那张脸,猛大喝了一声:“停车!”

    司机被吓一哆嗦,急忙停车,燕回速开门下车,却发现他刚刚看到两个身影已经坐到了车上,车子启动,拐个弯直接开走了,燕回撒腿就跟后面追,卿犬从车上下来,看了下方向,重坐到车里,司机担心问:“犬,爷就这样去追了,我们要不要掉头跟着去追?”

    卿犬低头继续玩游戏:“等着爷回来。”

    不多时,燕回还真回来了,坐到车里就对司机说:“掉头!掉头追上那几辆车!”

    卿犬抬头:“爷,我们现掉头追过去,都不知道隔了几条街了,展小姐还是会学校,我们还是学校门口等比较可靠。”

    燕回猛一拍沙发后座:“你刚刚干什么去了?”

    卿犬无辜:“我刚刚什么都没看到。”就是看到也说没看到,那女人和那什么公爵处不是挺好?就是要让燕爷看到人家不是一个人,好能刺激到他神经才好,“爷,别心急,走吧。”

    燕回抬着下巴靠后座上,脸上挂着一抹邪气笑容,突然说道:“那女人还真是到哪都能找到男人!”

    卿犬没搭话,这不废话?难不成要人家为他受活寡?展小姐离开青城有三年了,三年时间天大事也淡了,有男人不是很正常?再说了,燕爷也没空着吧?身边美人一茬一茬漂亮不是?卿犬肯定不会说出来,他也只能放心里想想,免得被燕爷给炮灰了。

    燕回伸手点了根烟,修长手指轻轻敲腿上,微微眯了眼,叼着烟,看着窗外一言不发。

    卿犬依旧低头玩着游戏机,司机一个屁都不敢放。

    公爵送展小怜回家,展小怜蹦蹦跳跳往屋里走,公爵抬脚跟了进去:“小怜,突然想尝尝小怜家那位东方大厨手艺,可以吗?”

    展小怜一拍手,把管家喊出来:“黑大叔要我们家吃饭,去准备东方菜,味道要好哟。”

    管家答应着赶紧去张罗,展小怜跟公爵坐客厅沙发上玩牌,很显然,公爵不是个好玩家,什么都不会,展小怜就挑了一个容易玩法两个人对着玩牌,薇薇安听到动静从楼上下来:“莲,你回来啦……哦,堂哥!”

    展小怜对她招手:“薇薇安,要不要玩纸牌游戏?”

    薇薇安好奇下来:“这是什么?哦,纸牌,我会啊!我学过。”

    薇薇安很参与进来,告诉她游戏规则,三个人一起玩,作为手公爵大人打满头大汗,“小怜,这个是不是纯粹靠运气?”

    展小怜摊手:“对,就是这样,谁运气好抓牌好,谁就大。开!黑大叔你又输了!”

    公爵奇怪:“既然运气,为什么输总是我?”

    展小怜掐腰得瑟:“因为我善于察言观色,会猜大小,如果我觉得我牌小,我就放弃。”

    薇薇安翻白眼:“别啰嗦,开!开!”

    三人玩不亦乐乎,直到管家过来通知午餐准备好,可以去餐厅用餐了。

    展小怜丢了牌,对公爵和薇薇安招呼:“走,吃饭了,我明天还要去找导师。”

    薇薇安奇怪:“不是考完了等分数出来就行?干嘛还找导师?”

    展小怜去洗手,“我专业我一直没想好到底是继续读英语,还是换个专业。”

    薇薇安表示不懂:“哪个好学选哪个呗,又不是难选事。”

    展小怜嘟嘴:“我看看呗。”

    公爵皱了皱眉头,想说话因为薇薇安旁边只好咽了下去,跟着展小怜一起去洗手,一言不发。

    吃饭时候展小怜就觉得公爵大人心事重重,薇薇安看看这个又看看那个,总觉得气氛有点不对头,速吃完饭,薇薇安转身就跑:“我吃饱了,要去睡觉了,拜拜!”

    展小怜:“……”吃完了睡,她是猪吗?

    等薇薇安走后,展小怜看看周围,仆佣没来,她伸着脖子盯着公爵:“黑大叔,你是不是有什么心事?”

    公爵一听,立马放下手里刀叉看着展小怜,“小怜,我能不能问问你是打算留下来,还是离开?我很不安,我不知道自己是不是成功留下你了。”

    展小怜笑眯眯看着他:“你猜!”

    公爵看着她眼睛,半响试探着说:“小怜你愿意留下来了,是吗?”

    展小怜抬头看天:“啊啊,我可没这么说。”

    公爵心瞬间跌倒了谷底,无比忧伤说:“原来如此。”

    展小怜手托腮,“黑大叔,你怎么这么不经逗啊。其实我研究过这个国家很多大学专业,如果是围绕英语这一块话,似乎还是这个学校适合我,而且,我研究生导师愿意为我推荐博士生导师,近水楼台嘛,所以我决定还是留这里念研究生,而且,我二哥也是支持我继续攻读,反正,我跟黑大叔一样,是个大闲人。要是不念书,似乎也没有别事可以做了。”

    公爵睁大眼睛,然后他低下头,伸手撑住脸,“小怜,你刚刚让我经历了冰火两重天滋味。”

    展小怜拍桌子坏笑:“谁让黑大叔这么不经逗?我跟我二哥商量过,我二哥是觉得如果我还是念这个专业,还是安享小镇比较好,又熟悉,还有熟人,而且专业也是数一数二。”

    公爵猛一拍桌子,忽站起来,看着展小怜,脸涨通红,开口:“那么小怜,你当初说话还算数吗?”

    展小怜愣了下:“当初说话?”

    公爵点头:“你当初说如果你接受我就会留下,那么现,小怜你是接受我了,是不是?”

    展小怜瞪圆了眼睛看着他,努了努嘴,似乎对自己曾经说过这样话没什么印象。公爵等着她回答,结果展小怜就用刀叉戳着手里中式菜,低下头看着那被戳千疮百孔豆腐块,开口:“黑大叔,我好像从来没跟你说过我事……其实吧,我这个人还是挺麻烦,我当初话有一半是真心话,不过还有一半其实是敷衍话,既然你提起来了,我想还是跟你坦白一下比较好。”

    公爵注视着她:“如果你不想说,你可以选择不好,小怜,我这个……你可以说我死脑筋,对我来说,遇到一个让我喜欢人完全是个意外,我以为我这辈子,都会这样过去,我很荣幸我遇到了你。”

    展小怜看了他一眼,重低下头,“谢谢黑大叔,我知道黑大叔是个好人,体贴又温柔,我也很喜欢黑大叔,不过,我觉得我和黑大叔之间爱情似乎来有点慢热……”

    “小怜,”公爵伸手,穿过餐桌,握住她使劲戳着豆腐块手,然后他说:“我一直觉得,我就是个慢热人,我喜欢你,也花了很长时间,我从初和你一起放松感到喜欢小怜、爱上小怜、甚至下决心坦白我追求,这个过程花了两年时间,我不是个善于表达人,因为我曾经经常代表国王陛下出访他国,我说出每一句话都必须是深思熟虑,否则就是给陛下抹黑,我会因为说一句而想上好一会,我说出话必须一言九鼎,小怜,从开始到现,我可以为我说每一句话话负责,我一直很认真很严肃追求你,希望娶你当我妻子,我知道我为了自己私心忽略了小怜想法。但是小怜,我相信我们会有爱情,即便没有那么刻骨铭心,可是我们会有爱情。”

    展小怜看着他握着自己手,有着介于白人和黄色人种肤色,温暖,安详,带着他身上特有干净味道,展小怜低着头看着那只手,依旧没有开口。

    公爵顿了顿,继续说:“你说过,有很多人会因为各种各样原因爱上别人,甚至没有任何原因一见钟情,小怜,我曾经面对过无数次暗杀,所以加不怕麻烦,我愿意照顾一个麻烦小女人,我相信我也有能力照顾好你。我不会甜言蜜语,也不懂什么是浪漫,但是小怜,我会是忠诚丈夫。你说我们之间没有爱情,那么小怜你能告诉我什么是爱情吗?”

    展小怜抬头看着他,突然不知道说什么了,对,每个人都说要有爱情,那么到底什么是爱情呢?

    公爵认真看着她说:“看,没有几个人能够坦然说出什么是爱情,这世上,没有爱情夫妻比比皆是,曾经轰轰烈烈爱过人终走不到白头何其多?那些不被人看好磨合夫妻总能走到后。我坚信这世上没有绝对东西,什么东西可以天长地久?我认真研究过,爱情保质期只有三个月到六个月,长也就一年。小怜,这样爱情存意义是什么?我可能给不了你爱情,但是我能给你微笑,给你一个早安吻,给你我全心全意呵护,给你我全部爱。”

    展小怜睁大眼睛,听着他缓慢而又坚定说着那番话,眼泪一滴滴落他手背上。

    公爵握着展小怜手,慢慢站起来绕过桌子,跪她面前,抬头看着她问:“我承认我不是个好恋爱对象,也不会是个优秀情人,但我相信我会是个优秀丈夫。我这一生求婚都花一个女人身上,虽然失败了那么多次,可是我依然没有气馁,我很荣幸小怜能容忍我一次又一次冒犯,这一次我依然重复着我曾经动作,臣服你脚下,请问我亲爱公主,你能嫁给我吗?”

    展小怜吸了下鼻涕,伸手抹了下脸上眼泪,红着眼睛看着他,嘴里嘀咕了一句:“明明笨嘴笨舌,偏偏说了一长串煽情话……”

    公爵还是那个姿势看着她,等了半天没等到展小怜拒绝,然后他好心提醒:“小怜,你还没有拒绝我。”拒绝了他就知道这次失败,继续准备下一次就行了。

    展小怜一脸受不了看了他一眼,哭笑不得说:“哪有求婚不准备戒指?”

    公爵“哦哦”两声,急忙从口袋掏出一个盒子举到展小怜面前:“小怜,请你嫁给我吧。”

    展小怜一看,还是之前他求了好多次婚都被拒绝时用戒指,展小怜伸手拿过来,抹了把眼泪,撇着嘴,嫌弃说:“还是那个戒指啊?”

    公爵紧张:“小怜,你不喜欢?”

    展小怜撇着小嘴,勉勉强强点点头说:“算了,这个就这个吧,总比没有强吧。”

    公爵猛睁大眼睛:“小怜,你是答应我了吗?”

    展小怜红着眼睛,笑眯眯点头,说:“是哟。”

    公爵瞬间站起,伸手拉起展小怜直接搂进怀里:“我想说……谢谢,很荣幸我可以正大光明拥你入怀。”展小怜被他搂进怀里,想了想突然说:“哎,不对呀!”

    公爵身体一僵,展小怜抓着头发说:“我们还不是情人关系,怎么突然一下子就跳到求婚环节了?黑大叔,你是不是忘了中间过度过程了?”

    公爵一脸纠结看着她,“小怜,我现正天堂,如果,如果你改口,我想我就会跌入地狱。”

    展小怜叹气,摊手说道:“哎,算了,看黑大叔都求婚求了这么多次份上,我就不计较了。而且黑大叔也说了,其实你不适合当情人,既然不适合我们就不强求,直接跳过中间过渡章节,求婚吧。”

    公爵表情立刻从纠结转为欣喜若狂,他突然弯腰直接把展小怜一把抱了起来:“小怜,我成功了是不是?我成功了是不是?”

    展小怜尖叫一声搂住他脖子,踢腾着小腿嚷:“放我下来!放我下来!”

    正闹着,门一响,薇薇安张着嘴露出个脑袋,以一个探头偷看姿势定格,半天没说出一句话,公爵严肃放下展小怜,扭头看着薇薇安,义正言辞问:“薇薇安,你否睡觉了?怎么还这里?”

    薇薇安小木偶似伸手指了指桌子:“堂兄,我手机忘了拿,我过来拿手机。”然后机械走进来,木然拿起手机,机械走出去,关门,没了。

    展小怜扭头看着公爵,无辜说:“黑大叔,我们刚刚建立起来奸情貌似曝光了。”

    公爵:“……”

    管家待外头好一会了,不敢进来,这会听到动静,急忙趁机敲门:“小主人,品上了!”

    展小怜笑嘻嘻说了句:“哟,黑大叔我们还要继续吃吗?”

    公爵点头:“要,小怜一定没吃饱。”

    吃完饭,展小怜跟公爵坐客厅里说话,薇薇安一晚上都没敢冒头,生怕公爵把她捏死,前所未有乖巧,家里仆佣也是一晚上没人出来打扰,就跟都消失似,展小怜抓头:“黑大叔,你觉得不觉得有点怪啊?我怎么想要让人洗点水果还扯着脖子喊呢?”

    公爵小心往展小怜身边挪了挪:“小怜,他们这是有眼色,知道我们要说悄悄话。”

    展小怜坏笑:“哦哦,黑大叔邪恶了,我们哪里有什么悄悄话说?”然后展小怜手脚并用挪了个方向,爬到公爵腿上,仰着小脸说:“黑大叔,说起来,我还不知道你名字,不知道你家庭,不知道你工作,我什么都不知道,你说你要是个一无所有骗子,我不是亏大了?”

    公爵周围,脸上表情简直可以用重大打击来形容,艰难说:“小怜,我特地让人给你送过一份我家族和我个人资料,难道你没有看过?”

    展小怜呆滞:“呃……黑大叔,我没看!”

    公爵周围气温顿时低了二十度,他无比阴郁低下头,轻描淡写说:“这样啊,没关系。”

    展小怜一骨碌坐起来擦汗,她就没看出哪里没关系,要是真没关系,她怎么突然觉得这么冷?她小心翼翼道歉:“黑大叔,你原谅我吧,我记性不好,真不好,我以后一定记住。”

    骗人,他明明记得她上次跟那个破小子吵架,说她记忆超群是神童,公爵幽怨看了她一眼,勉强原谅,万一把女神气走了就得不偿失了,追了两年才追上。

    晚上公爵回去,展小怜把公爵送到车上,公爵看着她进屋,车才离开。

    一夜好眠。

    次日清晨,展小怜吃完早餐直奔学校,专门跑去跟导师讨论专业问题,导师还特地把她带着去见她以后博士生导师,算是引荐展小怜和导师认识。

    其实展小怜初学校名声不算好,导师之间也有传闻,主要原因是展小怜不是通过正规考试申报进来,每年都会有那么几个富家子弟关系户,展小怜就是今年关系户里一员。

    这种关系户大多就是混文凭,主要是为了以后进入社会拿出去好看,展小怜不被人待见也是这个原因,不过两年下来,展小怜还算踏实学习总算让导师刮目相看,再加上她还算聪明脑子和积极态度,被认可是迟早,以致人家说那座教学楼时候,都不会带着鄙视态度,是财神也是才神,总比就剩下钱让人觉得好点。

    见完博导,展小怜告别导师往校门外走,路上还有看到熟识同学也热情跟人家打招呼,一看心情就特别好,展小怜抬头看着天空,蹦蹦跳跳往前跑,心里还想着待会出去时候不知道黑大叔会不会来接她,早上出门时候跟黑大叔发了短信特地说了,要敢不来接她待会就过去闹腾死他,让他以为追到手了就不意了。

    绕到正对着大门那条路上,展小怜抬头,老远就看到公爵正老地方等她,展小怜所有怨念瞬间飞了,还算黑大叔识相,没有让她失望,展小怜对着公爵露出白白小牙齿,笑见牙不见眼,撒腿就往公爵方向奔跑。

    公爵抬脚穿过马路,身后众多保镖随即跟随过来,两个人隔远远,就开始朝着彼此目标汇合。

    奔跑,目标就前方,展小怜跑过草坪,跨过台阶,穿过学校大门偏门,“黑大叔!”

    然后她被人一把截住,拦腰卡过,直接拖到旁边,展小怜还没来得及明白发生了什么事,一股久违气息灌入鼻中,她皱眉,跟着一股惯力强行把她禁锢住,抵墙上,后腰贴着墙,她视线依旧茫然,然后她头发被人狠狠抓住,强迫抬起头,被人狠狠堵住嘴唇,犹如久未见血吸血鬼,啃噬撕咬着猎物就不打算撒嘴,急切而狂热,似乎想把她撕碎吞到肚子里,带着狠戾和粗鲁,完全不计后果她唇上、脸上、下颚胡乱狂吻,嘴里含含糊糊发出声音:“躲?躲到哪了……爷看你能躲到哪……”

    展小怜眼睛猛然睁大,几乎不敢相信自己耳朵,不可能!然后她愣住,还有什么不可能?燕回心里,有不可能三个字吗?她突然开始疯狂挣扎,扭动着手腕,挣脱被抵住腿,像个被困急小兽,疯狂想逃脱猎人陷阱:“放手……放……”

    展小怜力量挣不开这个疯狂男人野蛮举动,忽然从三方飞来一股外力,随着一声整齐“哟——”后,这股强行禁锢她力量瞬间被人分开。

    叮当小姐妹们分别从三个方向踢来,用身体直接分开了那个突然抱住小主人无礼之徒。

    燕回洁癖这瞬间发作,瞬间后退一步,随即因为这一步后悔松开了那个女人,他抬头,伸出舌头舔了下带着血腥味嘴唇,低头扫了眼胳膊和侧腰处冒出血伤痕,透过那三个年轻小姑娘看向展小怜,微眯着眼,像个邪恶猎手看到了中意猎物,他慢慢抬起下巴,邪笑:“妞,这见面礼还挺特别。”

    展小怜被叮当三姐妹护中间,她伸手抹着嘴唇,似乎想抹去他碰过痕迹,压根没有看燕回,而是侧头看向因为发现异动狂奔而来公爵,开口委委屈屈喊:“黑大叔。”

    “小怜!”公爵走近,伸手整理了下展小怜因为刚刚挣扎而乱糟糟头发,低低笑道:“抱歉,我怎么也没想到小怜身边麻烦会这么大胆,”他用拇指展小怜唇上擦了一下,然后皱着眉头气压很低说了句:“回去一定得洗干净了。”

    展小怜一脸委屈抬眼看他,点头说:“好。”

    虽然听不懂语言,但燕回瞬间觉察到了这个男人和展小怜之间那不同寻常暧昧气氛,满身杀气骤然让人胆寒,公爵立刻回头看向燕回,嘴里却镇定说了句:“全员戒备!”

    叮当三姐妹严肃一点,脸上表情完全不似以往松弛懈怠,似乎陷入正式对抗中,三人各自维持着一种高度警戒姿势,一看这个极度危险份子动了下,立刻上前一步,齐齐发出一声:“哟——”

    燕回眯起眼,唇边挂着一抹邪气笑,慢慢移动脚步,企图寻找一个佳抢人位置,而他跟随而来保镖瞬间提高警惕,这个让燕爷突然正经要对付人,让他们全员戒备起来。

    燕回微微抬起下巴,死死盯着那个被公爵护怀中,低眉垂眼展小怜,开口:“妞,别跟爷说这个男人跟你是什么关系,你好现告诉爷你根本不认识他,”唇边扯了扯,他露出一抹古怪笑容:“妞,爷说了不惹你生气,以后都不会,所以你好别逼着爷惹你生气。”

    ------题外话------

    有事耽搁打个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