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臣服 > 第368章 驱逐出境

第368章 驱逐出境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展小怜话音一落,燕回钉住般站原地,他斜侧着身体,死死盯着展小怜,脸上表情变幻多种,终他再次选择放弃他一贯强势,放软了声音,听旁人耳中,却犹如一只困兽做后垂死挣扎,像个茫然而又无助孩子,他说:“那……小怜,你能不能教会一只阴沟里老鼠,怎样变成人?”

    展小怜闭上眼睛,眼泪瞬间打湿了公爵内里衣衫,她伸手紧紧拥抱住公爵腰身,不让她哭泣声传出,她没有发出一点声音,只是留给燕回背影里,她埋另一个男人怀中头轻轻摇了摇。

    她想说对不起,但是她只要开口,就会泄露她此刻心情,对不起,即便不可一世青城燕回卸下所有自尊,褪去他惯有强势,像个无助孩子,她答案依旧是摇头。

    她已经走到了今天,绝然不会回头。

    展小怜摇头,不能!

    燕回眼中那后希翼随着她摇头动作消失,他微微皱起眉头,满脸困惑和不解,抬脚朝前走了一步:“为什么……”

    “啪”一声枪响,燕回口中话没有说完突然失音,直接单腿跪地上,一条腿上随着那声枪响汩汩流血。他向前行动让狙击手误以为他要开始攻击,他正式行动之前,狙击手果断开枪打他腿上。

    那些被镇长带领警务人员用枪压制人保镖顿时发生骚动:“爷——”

    燕回低头,看着受伤腿,突然勾了勾唇角,问:“妞,要不要跟爷做个游戏?看看是子弹先打中爷太阳穴,还是爷先碰到你?”

    展小怜搂着公爵腰身手猛然一紧。

    公爵迅速抬头,分布三个位置阻击手立刻给了他回应,公爵僵硬站着,震惊看着眼前埋自己怀里无声痛哭展小怜,然后他缓慢伸手,扶住她腰,把她轻轻搂进怀里,低声说:“小怜,你要我怎么做?”

    展小怜从他怀里抬头,满脸泪水看着他,用英语缓慢缓慢而又清晰说:“黑大叔,我想求你件事,你把他赶出这个国家,别让人杀他,我知道他刚刚想杀你,按理他早该死几次了,但是……你能不能把他赶回家去,别让他这里惹事,行不行?”

    公爵看着她:“小怜,你确定吗?我可以让他永远离开这个国家,再也不得踏上这片土地,但是小怜,你确定吗?”

    展小怜哭着点头:“我确定!”她没有回头,而是继续说:“他现跟狙击手做游戏,他会做出攻击我们姿势,狙击手会因为他动作开枪,黑大叔,请你……”

    展小怜话音未落,公爵突然抱着她往后退了一步,躲开燕回突然伸过来攻击,展小怜身后近距离传来响动,燕回正如展小怜所说,引诱狙击手开枪,与此同时狙击枪枪声再次响起,似乎天际响起。

    “啪——”

    身后传来燕回闷哼声,展小怜顿时发出一声尖叫,“不要了!”

    位置佳狙击手开始瞄准这个试图攻击公爵大人恶徒,红星落目标太阳穴,扣动扳机手开始活动,一触即发。

    展小怜不敢回头,不敢看燕回现样子,她拼命对公爵摇头:“黑大叔,黑大叔,他疯了,他真疯了……”

    公爵看了看燕回再次行动身体,猛抬头对周围保镖吼了一声:“停止攻击!停止攻击!”

    负责保全系统布置安保人员一愣,随即把按着耳麦,对着顶楼狙击手狂吼一声:“不要开枪——”

    狙击手因为耳麦上突然传出狂吼手一抖,子弹射偏,直接打燕回脚下水泥地上,留下一个明显弹坑。

    展小怜全身一软,身体重量完全靠公爵身上,公爵回头对镇长做了务必收拾残局手势,然后扶着展小怜直接上车,轿车启动,直接开了出去。

    “展小怜——”燕回从血泊中抬头,他猛从地上爬起来,轿车留下尾气中跌撞了两步,再次倒下。

    展小怜坐车上低着头,自始至终都没有回头,余留一个倒血泊中身影和警匪一干众人。

    卿犬早已从车上下来,他目瞪口呆看着眼前一切,他知道爷过来看到肯定会闹,也猜到闹肯定很厉害,但是卿犬没想到他会这样闹,他跟展小怜闹就算了,他再怎么跟展小怜,就算被抓了他都能说成是情侣闹分手,但是爷对具有皇室背景爱德华公爵出手,人家完全可以说成是意图谋杀皇族大罪,甚至被判个绞刑都有可能,现,这这要如何收场?

    安享小镇大学门前发生恐怖分子袭击学院学生事传遍整个学校,学校安保工作瞬间紧张起来,近期学生出入都要带着学生证,校外人员不得随意进入,以防有不法分子混入学校伤害学生。

    三天后安享小镇警方公告,匪徒持旅游护照,蓄意伤人并有意图攻击皇室贵族嫌疑,且给当地带去一定恐慌和危害,终决定移交大使馆并永久驱逐出境,终身不得踏入本国。

    如果详细追究起来后果十分严重,完全可以定罪谋杀皇族人员而不是攻击,但是事情就这样尘埃落定,因为没有造成人员伤亡所以没有带起民众激烈反响,通告写平和而含蓄,看到报纸人都默认驱逐出境是消除危害国外份子好方法和途径,因为走不进这个国家,就没有办法把伤害带给这个国家人民。

    展小怜被公爵带回去以后就开始发烧,被公爵紧急送往医院,她床上躺了足足一个星期,前三天高烧不退说胡话,三天后人醒了,却不言不语像个木头人,完全失去了往日精神。

    公爵和薇薇安轮流陪身边,不管说什么她都不说话,安安静静特别乖巧。

    一星期后公爵把她接回家,蹲她面前轻声说:“小怜,我知道你心情很不好,你现样子像薇薇安小时候养绿毛龟,整天都不说话,我很不习惯,我有很多事想和你说,如果你一直不说话,我会觉得很困扰,不知道我说对不对,我需要小怜回应。”

    展小怜吸了吸鼻子看着公爵,半响,慢吞吞问了一句:“我没事,我有听,就是突然很累,想歇歇。”

    公爵总算放心笑了笑:“你这样说我就放心了。那么请问我亲爱女神,明天我可以和你交谈吗?”

    展小怜点点头,“可以。”

    展小怜逐渐恢复,虽然还不像开始那样活泼,不过已经和周围人正常交流。

    公爵撵走周围仆佣,坐她对面,认真而又严肃开口:“小怜,这一周我一直想,我是不是应该把你还给那个男人。”他看着展小怜,说:“因为我想,如果是小怜,一定可以把一只老鼠变成人,因为我一直坚信,小怜有这种神奇力量。”

    展小怜回视着他,“黑大叔,就算你现不要我了,我也不会回头,我是一个喜欢朝前走人,黑大叔,我都答应嫁给你了,你不能半途而废。”

    公爵忍不住低笑,他伸手拉住她手:“小怜,我很高兴你这样说,因为我害怕是我耽误了你寻找,我害怕你是因为答应我求婚而拒绝他,小怜,我不想用任何东西捆绑你了,我希望你留下,是为了我,是心甘情愿。”

    展小怜低头看着他手,然后抬头:“黑大叔,对不起我让你担心了,其实我很好,真。只是我是女人嘛,女人总会有那么一两次矫情,我就是矫情了这么几天,我心里只对我做了什么选择,我做过事不会后悔。”

    公爵点头:“我荣幸小怜,我很高兴听到你这样说。”

    展小怜想了想,问:“那么黑大叔,你会因为那个人到来,那个人无礼而心里不舒服嘛?”

    公爵同样做了个思考动作,“如果说我一点想法都没有,我想我还做不到,我心里确实会那么一点不舒服,但是,我多是感谢他,我想如果不是他,我不会有幸认识小怜。小怜说做过事不会后悔,我想这些事里一定包含了这个人存,我相信他和小怜交往中一定有让小怜高兴和感动事,我很高兴这个世上除了我,还有别人也让小怜高兴过,这让我知道,小怜曾经岁月里并不寂寞,小怜以后有我,我同样不会让小怜寂寞。”

    展小怜忍不住笑了笑,“黑大叔,我突然觉得你还是挺会说情话,反正,我听了很感动,也很高兴。”

    公爵瞬间羞涩起来:“呃……其实我说不说情话,我是说真。”

    展小怜笑起来,笑容灿烂:“黑大叔果然还是有说情话潜力。”

    公爵红了脸,突然不知道说什么了,他匆匆忙忙站起来,“小怜,你是要出去走走还是要去睡觉?”

    展小怜眨巴了两下眼睛,说:“黑大叔,我刚睡醒并且散步回来,你就把我带到这里了说话了,我还要干什么呢?”

    公爵:“……”

    公爵虽然少言,相对展小怜伶牙俐齿他算是真嘴笨,但是他很细心,会很多时候注意细节,展小怜这次高烧以后他把展小怜从小到大病历全部留档,以便不时之需,他可以把展小怜自己想不到事情都安排了,展小怜用时候什么都准备好……展小怜就想了,谁说公爵大人不会讨好女孩子啊?他这不是做很好吗?

    关键是,公爵大人容易害羞,这让展小怜每次调戏公爵时候都非常有成就感,他会羞涩像个少女,红着脸顾左右而言他,说着驴唇不对马嘴话。

    所有人里面,高兴人莫过于山羊胡管家,他眼睁睁看着公爵大人和莲小姐走到了一块,山羊胡管家看来,他们家公爵大人和莲小姐是天造地设一对,公爵大人脾气好,很睿智,莲小姐闹腾一点,但是很理智,两个人就算吵架也吵不起来,莲小姐一个人蹦跶半天,公爵一顿子都打不出一个闷屁,等莲小姐消气了,公爵大人会很大度向莲小姐道歉。

    虽然很多时候公爵大人都不是很明白他女神为什么生气了,其实展小怜就是因为公爵大人送礼物和之前送重复了不高兴。

    爱德华老夫人很高兴,因为儿子总算决定娶老婆了,虽然爱德华老妇人希望儿子能娶一个门当户对白人千金,但是她心愿不敢说出来,因为这是爱德华公爵离婚这么多年后第一次表达出要娶意愿,周围关心爱德华人,生怕因为他们一个反对而让他改变主意,所以要求早已降到低,只要他愿意结婚就行。

    对展小怜和公爵大人来说,两个人说是求婚成功,其实他们现发展就是情侣相处模式,既没有提到婚礼又没提到订婚仪式,反正两人有时间就腻一块,似乎是自然而然和谐相处。

    相对于公爵大人少言,展小怜那就是聒噪青蛙,她能跟公爵聊天时候把公爵祖宗十八代拖出来说一遍,她之前看过公爵给她个人资料,这会聊天时候突然就想起来了,“对了黑大叔,你为什么还有个名字叫费城啊?这个名字听起来,嗯,感觉就是我身边人。”

    公爵看着落地窗外绿油油草地和草地上随风摇曳朵朵鲜花,略想了下才说:“我爷爷是华裔,祖姓费,我父亲出生时候也有一个中文名字,虽然没有正式对外使用,不过为了不往祖姓,家族每代长子出生都起这样名字,我出生时候爷爷还再世,我名字是他起……”

    展小怜晃着小腿,坐躺椅上摇啊摇,笑眯眯说道:“这样啊,我觉得挺好听,我喜欢啊,费城,就跟一个国家城市名称似。”

    公爵低笑:“对,就是那个城市名字,因为我母亲就是那个城市怀我,我也很喜欢。”

    展小怜扭头看向公爵,喊他:“黑大叔!”

    公爵回视,“嗯。什么事?”

    展小怜笑眯眯说:“没什么,我就是没事喊一声,闲牙疼。”

    公爵:“……”

    大学暑期放假,展小怜十月份才会开学,通知书也已经拿到手,她现主要事就是往公爵家跑,公爵也确实是个闲人,因为家族意外,和几乎惨遭灭门下场,以致王室对爱德华家族怀有愧疚。又因为公爵脸上那道显眼疤痕,也成了公爵推卸对外公干事务,为了维护国家形象,自然是派形象好人出去好,除非有些律法宪规修订之类公爵才会参与,其他时间公爵真很闲。

    他等于就是一个拿着国家高官工资,又不用上班公务员似存,关键是,爱德华家族为历来都为王室参与鞠躬瘁,这让他身份和立场还无人可以干涉。

    展小怜从那次意外事件中逐渐恢复开朗,公爵从她脸上看到了以往那般灿烂笑容,总算松了口气。

    展小怜对公爵这样一个吃闲饭国家级公务员似人物,表示十二万分羡慕妒忌恨,“黑大叔,你这要是我们国家,早就被揪出来批斗打成地主成分了,根本就不公平嘛,人家拼死拼活忙活勉强养家糊口,你倒好,什么都不用做啥都有了。”

    公爵听不太明白,不过知道她说出来肯定是嘲笑他,低笑道:“那是因为我和我家族拼死拼活时候,别人看不到。”

    展小怜歪着头看他,“好吧,我就私心里算你是特殊吧。”

    公爵依旧微笑着看着她,拉起她手送到唇边亲了一下:“小怜,我荣幸。”

    湘江这边各大高校学生也开始放假,龙谷就想到展小怜是不是也该放假了,还特地打电话问了:“小怜,是不是放假了?二哥什么时候可以过去接你?”

    展小怜接到龙谷电话时候,手里拿着小铲子,正跟公爵一起戴着草帽草坪上把野花挖出来种进花盆呢,她用肩膀夹着耳朵,一边使劲把一朵大波斯菊连根和泥土一起挖起来,嘴里一边答话:“这个呀……二哥,我暑假晚点回家,我这里有事。”

    龙谷奇怪:“小怜有课题要研究?前一阵不是说考完试了,通知书都拿到了,还有什么事?哎,大哥盼你回来很久了,还说他们家小猪猪第一个看到人一定要是小怜,这样大哥会失望。”其实他也失望,“小怜,你有什么要二哥帮忙?”

    展小怜理所当然说了句:“二哥,真没有,”抬头看到工具真对她招手,似乎发现了什么有意思东西,她急忙说了句:“二哥,我正忙着呢……下次再给你打打电话,我先挂了哈!”

    重色轻哥,就是展小怜这种。

    “咔嚓”一声电话挂了,龙谷看着被挂断电话,半天没说出一句话,真挂了?小怜真挂了?不是都放暑假了吗?怎么会有事?龙谷第一个想到就是小怜是不是谈恋爱了,要不然好好暑假能不回家?家里又不要她打工赚钱,而且那边管家也说了,这一阵莲小姐去公爵家非常频繁,他感觉莲小姐似乎和公爵大人有了情人一样关系。

    之前管家说时候龙谷一直没意,现想想可能性特别大,小怜这要真恋爱了,大哥回来还不得炸毛?说真,龙谷完全接受小怜有了感情,如果对方是公爵话他没有问题,一个人朝前走,不可能原地踏步,小怜越幸福,就说明她当初决定是正确,而且前一阵燕回突降安享小镇事龙谷也接到消息,所幸事情解决没有什么可担心。

    龙谷正抛着电话想着怎么对付龙湛呢,结果龙湛扶着潘弦从外面进来,“老二你怎么一脸阴谋诡计表情?是不是有谁落你手里了?”

    只要展小怜不身边,龙湛那是比任何人都正常,看什么都明白,就是自己亲妹妹面前脑抽,潘弦扶着腰坐沙发上,七个月身孕已经让她身形臃肿,走路缓慢就跟一只小企鹅似,因为龙湛庇护,外界任何好不好传闻都传不到她耳朵里,一直安心养胎,别什么事都不管。

    展小怜不家里,潘弦那就是龙湛女王,动不动就捧着肚子龙湛面前哭哭啼啼说不舒服,龙湛可以教训潘弦,可是他怕潘弦拿她肚子说话,一说肚子里这个怎么怎么样了,龙湛绝对会变忠犬,潘弦说什么那就是什么,让他往东肯定不会往西,虽然也会唧唧歪歪,不过行动上是完全配合潘弦。

    潘弦每次看龙湛围着她团团转干着急模样就会偷笑,让他一直欺负她,一直说她笨,好不容易逮住机会不欺负白不欺负。预产期是十月份,龙湛眼巴巴数着日子,就等着要生时候把小怜接回家等着看小猪猪。

    龙谷眯着眼看着龙湛,想了想还是上楼了,还是过一阵再说,省大哥突然发神经说要订飞机票去小怜那里招人嫌:“大哥,没什么事,我想去休息了,你跟嫂子坐一会。”

    龙湛奇怪看了龙谷背影一眼,懒管,他现关心就是他们家小怜小外甥小猪猪小盆友:“管家!给少夫人送点温水喝!”

    展爸展妈也惦记着小怜暑假,想着要是暑假了小怜是不是要回湘江啊?这样话他们夫妻俩刚好也有假期,也可以过去湘江看看两孩子啊,就完全没想到展小怜说暂时不回去。

    展小怜挑了个时间给展爸展妈打电话,展爸展妈傻眼了:“小怜,怎么不回去啊?又没什么事,不回去你一个人那里干什么?同学啊老师啊都回家了,就你一个人是不是?”

    展小怜嘿嘿一下,也没敢说其他,就说有事,反正有什么事她就不说,展爸展妈也不知道,后展爸试探着问了一句:“小怜,要不要爸爸妈妈过去看看你啊?”

    展小怜傻眼了,急忙眨了好几下眼睛:“爸,那个我不是不回去,是晚一阵回去,这几天真有事呢。”

    展小怜这会是能拖一时是一时,拖到不行了再回去。

    展爸一听不是不回来,松了口气:“那也行,你要是什么时候回去就跟爸爸说一声,爸爸妈妈去湘江看你好不好?”

    展小怜赶紧点头:“好呀。”

    挂了电话机展小怜往草地上一坐就犯愁了,她跟公爵大人事要怎么跟她爸她妈说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