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臣服 > 第369章 生孩子这件事

第369章 生孩子这件事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其实跟几个哥哥说这件事,展小怜到是没所谓,因为那几个哥哥还是很好哄,而且年轻人毕竟看得开,也容易沟通一点,但是展爸展妈那边展小怜觉得有点难过关,不是因为别,而是因为公爵年纪,对于外国人来说,年纪可能真不是多大问题,但是对于展爸展妈这样老一辈人来说,自己女儿嫁给一个年龄大那么多男人,他们肯定会反对。

    不是展小怜胆小,而是展小怜了解自己爸妈,她猜着展爸还好,她要是好好哄哄,展爸还能想得开,展妈就麻烦了,就怕到时候能闹翻天。

    展小怜抓头,一下一下扎着地面,心里纠结万分,哎哎,其实年纪大男人真有好处,她怎么折腾黑大叔都不生气,多好啊,现不敢想了,就盼着到时候跟她爸妈说时候,他们不要反对太激烈。

    展爸展妈挂了电话就对望一眼,展妈手托腮想了句:“是不是谈恋爱了不好意思说?”

    展爸点头:“有可能!”

    展妈福尔摩斯似推测:“难道条件不太好怕我们反对?要不然,就是我们小怜害羞?”

    展爸抓头:“这个不好说,反正小怜不愿意说是真。既然这样我们就当不知道,她总会跟我们说。”

    展妈不管,伸手把展爸手机拿过来:“你自己当不知道吧,我跟龙谷打个电话问问,我闺女我要关心。”

    展爸擦汗,他哪是不关心啊?他这不是想等小怜主动跟自己说吗?

    展妈打到龙家座机上,本来说是找龙谷,结果刚好龙湛,接电话管家就把电话给了龙湛。

    龙湛一听展妈说怀疑小怜学校那边谈恋爱了,突然就炸毛:“谈恋爱?展婶,你放心,我会去把这勾引我们家小怜王八蛋碎尸万段……”咔嚓挂了电话。

    展妈拿着电话愣原地,半响抬头看着展爸说:“她爸,老大说小怜要是真谈恋爱了,肯定是被人勾引,要把人家孩子碎尸万段。”

    展爸擦汗,又赶紧和龙谷打电话说了一声,龙谷头晕,“叔,我知道了,你们放心吧。”

    展爸展妈齐齐叹气,“老大这孩子什么时候能稳重一点?”

    展爸展妈放暑假家没什么事,而且现年纪大了,家里经济也没那么紧张,两个老人就想抽时间多休息休息看看孩子,暑假补习班什么也不想做,累了一辈子难道都这么老了还要拼命?再说了,他们家小怜和美优可都是好孩子,就算他们没吃了,两孩子也不会不管他们。

    展爸展妈总体来说还是想得开,展妈跟展爸商量过了,明年展妈就退休,虽然还没到退休年纪,不过展妈这身体毕竟是生过孩子,也没那么好,怕把身体累垮了,她要是真垮了,那家里连给展爸做口饭吃人都没有,这可怎么办?

    展爸现级别高,已经成了正教授位置,工资补贴什么不算低,家里就两人,平常除了日常开销也不需要买别东西,平常还能出去旅旅游看看山水什么,展爸那点工资足够了。

    挂了龙谷电话,展爸展妈各忙各,展妈走了两步突然回头说了句:“哎对了,那死孩子又好多天没来了,前一阵一直剩饭,真不懂事,不来也不知道说一声,谁乐意整天吃剩饭?”

    展爸想了想,对展妈说了句:“别管他,又不是自家孩子,人家来来去去是人家自由。说起来那孩子一看就是娇生惯养惯出来,也难为他吃我们家饭能吃下去。该过来时候自然就过来了,现不定跑哪玩去了。”

    展妈一边走一边点头附和:“说也对,这春天到了,小猫小狗什么发情,不定他也开窍除去找女朋友了,不来正好,给他自己找个女朋友就不用缠着我们家小怜了,我呀,就当他出去交配了。”

    展爸:“……”这比喻不恰当吧?

    湘江,龙家正宅。

    龙湛正怒气冲冲收拾东西,潘弦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就发现他接了个电话以后就开始抓狂,嘴里还嘀嘀咕咕说着什么,潘弦也不敢多嘴,就是看他样子有点着急,想了想,小心问了一句:“怎么了呀?怎么突然气呼呼,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事呀?”

    龙湛头也不回说了一句:“大猪,你家看好儿子,我出去两天就回来。”

    潘弦急忙拉着他胳膊问:“你要去哪待两天呀?”

    龙湛自顾忙自己:“睡你觉去,我事你也敢管?”

    “我没管呀,”潘弦腔调还是软绵绵,“我这是关心你呀。”

    龙湛自己塞衣服,塞乱七八糟,衣服没几件,箱子一句塞不下了,潘弦看不下去,坐下来按住他手:“你去让人订机票,我帮你收拾,你这样箱子都合不起来呀。”

    龙湛看看自己乱七八糟行李箱,随手一掀,“收拾什么收拾?不收拾了!小怜那有我衣服。”

    潘弦一听说他是去他妹妹那,就急了,他上次去他妹妹学校,一去就是好几个月,导弹都打不回来,“老公,你要走了我怎么办呀,你要是去很久,我怕我都生了你还没回来,小猪猪出生时候你不,他得多伤心啊。”

    龙湛皱眉:“都说了过两天就回来。”

    潘弦什么话不说,直接伸手捧着肚子“哎哟”一声,龙湛瞬间电击似站起来:“是不是要生了?”

    潘弦无语,这才七个月,生什么生啊,但是跟龙湛她肯定不会这样说,委委屈屈摇摇头:“不是啊,是小猪猪踢了我一脚,好疼。”

    龙湛弯腰,伸手捂潘弦肚子上,教训:“小猪,不能踢大猪,要不然老子揍你!”

    潘弦捂着肚子,看着龙湛问:“要是小怜有什么事,能不能让老二过去看看啊,不是说那边是她学校吗?小怜要是有什么事,他肯定帮得上忙,毕竟他那边认识人多啊。”

    龙湛握拳,凶狠说:“不,老二没我去管用,小怜可能谈恋爱了,我可爱小怜肯定是被人勾引,我要去宰了那个勾引小怜臭男人!碎尸万段!”

    其实女孩子学校谈恋爱很正常啊,何况小怜又不是未成年,有男朋友是好事啊,潘弦不敢说,这个特别喜欢妹妹人绝对不允许,她就是不敢让他去了,万一他真去杀人了可怎么办啊?

    潘弦慌里慌张让人找龙谷,结果龙谷让潘弦转告龙湛,说他已经飞机上了,龙氏现上市,不像以前是个私人大企业,龙家兄弟除非必要,要不然都会量留一个人湘江,如今龙谷飞了,龙湛肯定就走不了了,龙湛勃然大怒:“老二这个混蛋,等他回来看我怎么收拾他!”

    潘弦低眉顺目不敢吭声,这个不是她问题,真不是她问题,他生气了不能骂她。龙湛那边喊:“大猪,发什么呆?饿不死你是不是?下去吃饭去!猪头猪脑怎么这么笨?”

    潘弦:“……”果然还是骂她了。

    龙谷其实哪都没去,他就是去没正宅,小怜过一阵要回来了他再去接,要是真谈恋爱了,现去不是电灯泡?按照小怜那性子,肯定不会丢下他跑去约会,电灯泡什么龙谷自己讨厌,所以自然不会去当这个角色。

    第二天一早那边就给龙谷消息,说莲小姐确实整天都跟公爵一起,还经常去看文爱德华老夫人,和公爵关系看起来十分亲密,十有八九是谈恋爱了,公爵和小怜都没有跟人家明确说过,只是关系看起来十分亲密,所以人家说话时候也很谨慎,不敢妄自下结论。

    展小怜跟公爵就是热恋,薇薇安这个超级大灯泡长年累月闪着白日光,照两个人平常都很注意。

    终于有一天,薇薇安展小怜一次故意不要脸主动跟公爵亲嘴时候坐不住,一扭小腰跑了,还冲展小怜丢下一句话:“莲你真是太不知羞了,我还呢。”

    展小怜无辜摊手:“明明是你要当电灯泡嘛。”

    薇薇安气鼓鼓跑了,展小怜笑倒公爵怀中,“黑大叔,我们俩大灯泡总算拉灭了。”

    公爵扶额:“所以你就故意吓唬她?”

    展小怜往公爵怀里爬,抬头他嘴上亲了一下:“我这是正常跟我男朋友谈恋爱,哪有故意啊?”

    其实两人也有别扭,不过次数很少,两人第一次吵架原因是因为燕回,公爵展小怜面前提起这个人,但是展小怜不愿意提,结果她越不愿意提,公爵就非要提,然后就吵起来。

    当然有吵就有合,先道歉是公爵,而和好后又道歉是展小怜。

    公爵是个睿智又沉稳人,他知道任何事情发生都会给当事人留下或多或少阴影,他从展小怜反应能看出那个人她心里影响到底有多大,她越排斥听到那个人名字,就说明她越意,而这种情况不是公爵希望看到。

    当年家族遭受暗杀惨剧迄今为止都公爵心里留下了阴影,他深刻知道那种感觉,甚至一度不敢坐车,公爵为了克服这个阴影,曾经连续车上坐了一个月,每天都让人开车载他四处奔走,就是为了克服他恐车心里。

    公爵故意展小怜面前提燕回名字,也是为了让她克服她心里障碍,公爵向展小怜道歉后说了这样一段话:“小怜,我知道我操之过急,但是……但是我希望我得到是完整小怜,我希望我们之间只有我们两个人,不是三个人,所以,我要你用积极心态去面对你曾经生活,我希望你感激而不是憎恨,我希望你能勇敢面对你爱过男人,而不是逃避。小怜,我尊重和信任你所有决定,但是同样,我也要得到你百分百信任和尊重。”

    只有她能坦然面对她过往,她才能以后生活中活真正开心,否则,她走不出曾经阴影,他们之间也不能有真正感情。

    这世上什么是永恒?

    没有东西能够真正永恒,时间是直接也是有效治愈良药,当一年后,两年后,十年后……那些所谓刻骨铭心感情到底有多少是被人记住?

    公爵话说完,展小怜反应是愣住,她傻傻盯着公爵看了半响,突然站起来,上前一步伸手搂住公爵脖子,把自己身体送到他高大怀里,低着头轻声说了三个字:“对不起!”

    她一直以为,她不说,她不提,让时间慢慢遗忘是好办法,原来她这样逃避行为是对公爵伤害,公爵帮她走出燕回留下阴影同时,也为他自己努力,她低声重复:“对不起,我以后再也不乱发脾气了。”然后她抬头仰面看着公爵,无比认真说:“从我接受你那天起,我们俩就只有两个人,我不会允许我感情里有第三个人存,黑大叔,我以后会努力生活,努力学习,努力面对,重要,是努力爱你。”

    公爵原本严肃表情因为她后一句话瞬间转为羞射,他欣喜又害羞主动低头,她唇上亲了一下,“小怜,我很高兴我们很就达成了共识,我很高兴你能这么短时间内想通,并理解我所想。”

    “黑大叔,我也很高兴发现你其实不是根木头,而是个坏心眼又闷骚坏大叔!”展小怜主动踮起脚尖,啊呜一口堵住他唇,加深了那个让公爵无比害羞吻。

    两人相处温馨而又和谐,他们多时候是公爵府邸花园草地上铺上一张野餐布,两个人或躺或坐上面,午餐时间没有正规食物,而是山羊胡管家特地让人安排方便收取食物。

    展小怜躺野餐布上,头枕公爵腿上,手里捧着一本书看,公爵叹气:“小怜,这个姿势不能看书,你可以睡觉也可以发呆,但是不能用这样姿势看书。”

    移开手里书,展小怜对公爵“嘿嘿”一笑,继续捧起来看,然后书被公爵抽走了,他警告似喊她名字:“小怜。”

    展小怜看着空空如也手,撇嘴:“你这个古板又固执闷骚坏大叔!”翻个身,闭目眼神。

    公爵叹气:“我很抱歉。”

    展小怜不看书,也不理他,脑袋枕他腿上睡觉。

    展小怜公寓那边管家让人送来一个保温桶,里面放着盛好汤,山羊胡管家提过来说是让莲小姐喝,还说一定要看着莲小姐喝下去。

    展小怜假装没听到,闭着眼睛不醒,公爵只好让山羊胡管家放一边,并保证待会等她醒了就让她喝。

    山羊胡管家走了,公爵盯着好展小怜脸上看,就等着她一醒就让昂她喝,展小怜装不下去了,然后不情不愿爬起来,公爵拧开保温桶,给她倒了一碗,她捧着碗真喝下去了。

    喝完了,展小怜重躺下,可怜巴巴看着公爵:“黑大叔,你以后能不能跟我二哥说说,这些汤取消不喝了?”

    这都是龙谷安排,别人哪敢做主取消,龙谷叮嘱过,每天必须看着莲小姐喝下去才行。

    公爵皱了皱眉头:“如果是你二哥让你喝,应该是为了你好,为什么不愿意喝?”

    展小怜翻白眼,“看着是补汤,其实里面辅材都是中药,东方治病药方,喝起来味道难闻死了。”

    公爵低笑:“如果是用来治病,那小怜就应该乖乖喝掉。”

    展小怜无辜看着工具,摊手:“可是,我喝了也没用啊,反正我们以后要结婚,喝了跟没喝一样。”

    公爵茫然:“我们结婚跟你喝药有关系吗?”

    展小怜理所当然点头:“有啊!当然有,这个是我二哥怕我以后结婚生不出孩子,给我疗养身体药,明白了吧?意思就是喝了这需药,我有百分之五十希望能生出孩子,就看我命好不好了。”

    公爵表情瞬间有丝狼狈,顿了顿,他不好意思看展小怜眼睛,而是挪开眼问:“小怜,为什么可以这么坦然说这些话?正常人似乎不愿意提这些话题,因为对于大家来说,这似乎是个难以启齿事。”

    展小怜笑眯眯看着公爵:“因为这是每个人身体原因啊,就像有人天生不漂亮,有人天生有缺陷一样,没有人愿意这样啊,如果可以治,一般人都会愿意试,毕竟这关系到孩子嘛。我这个身体呢,嗯,其实是后天才这样,我可能比黑大叔坦然一点,而且,我二哥好像怕我到时候嫁人了,夫家用这个挑刺,所以他从三年前就开始给我补了。不过黑大叔,我现觉得补不补,都一样呢。”

    公爵沉默了好一会,突然说了句:“小怜,其实我没有看过医生,因为,我自始至终都没有像人承认过我身体有问题,我没有办法把我个人隐私像别人展露……”

    展小怜依旧笑眯眯看着他,说:“所以啊黑大叔,我这个药可以不用喝啊。”

    公爵眉头紧锁,然后没有说话,展小怜翻身,换了个姿势,重闭上眼睛,不知道过了多久,展小怜突然听到公爵开口说了一句:“小怜,你还是继续吃药,反正不管是什么药,总归是对你身体好。”

    展小怜睁开眼看了他一眼,公爵伸手拨了拨她头发,展小怜伸出手指自己唇上轻轻一点,嘴里说道:“黑大叔,给我一午安吻呗。”

    公爵低头她唇上亲了一下,展小怜安心闭上眼睛睡觉。

    接下来连续几日天气都很好,气温回升逐渐转热,午后阳光暖洋洋,照身上格外舒服,展小怜自己一个人没事躺草地上睡觉,本来是没指望睡着,结果一会功夫以后还真睡着了,她再睁开眼睛就发现自己躺床上。

    公爵府邸特地为展小怜准备了一个房间,房间里装修都是参考展小怜公寓那个房间布置,展小怜每次里面睡觉都有种公寓感觉,完全没有换了个环境想法,睡还特别香。

    展小怜揉着眼睛打了个呵欠,躺床上发呆了一会呆,然后抓着头发爬起来,拉开门走出去,“黑大叔!”

    山羊胡管家迅速跑上楼:“啊,莲小姐!”

    展小怜抓头:“管家大叔,黑大叔哪里去了?”

    山羊胡管家眼珠子转了一圈,想了下才说:“公爵大人把莲小姐送回来以后,让人开车出去了,他走时候没说什么事,我也不知道公爵大人是不是有什么急事要去处理。”

    展小怜撇嘴,不满说:“黑大叔竟然第一次我睡觉走掉,他以前都是书房看书。”

    山羊胡管家赶紧说好话:“莲小姐,公爵大人肯定是有什么要紧事出去,要不然不会丢下您,请莲小姐耐心等待,我这就给公爵大人打电话。”

    山羊胡管家说着,赶紧去打电话,展小怜站楼上,也不知道山羊胡管家下面说了什么,反正一会功夫以后山羊胡管家挂了电话,赶紧跑上楼跟展小怜解释:“莲小姐,公爵大人说他外面有点事,已经办完,正回来路上。”

    展小怜为此特地摆了好几个脸色,就打算等公爵回来给他看,结果公爵回来以后似乎情绪不大好,展小怜脸色都没来得及摆,就赶紧跑过去了,小心瞅着他脸色:“黑大叔?你怎么了?”

    公爵脸色疲惫坐沙发上,一言不发,展小怜挨着公爵坐下,“黑大叔,你有什么事跟我说呗。”

    公爵对她笑了笑,“没事,别担心。”

    展小怜撇嘴,不高兴说:“你还不如说你不想说呢,说没事就是骗我,说不想说说明没骗我,黑大叔你选哪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