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臣服 > 第370章 人的一生总有次滑铁卢

第370章 人的一生总有次滑铁卢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小丫头反正每次都一套一套,乍一听就跟歪理邪说似,但是仔细一想又觉得有点道理,公爵无奈看着她失笑:“抱歉小怜,我不想骗你。那么好吧,我暂时不想说,我想先想想,可以吗?”

    展小怜点头:“好吧,那我不问了。”两人各忙各,只不过三分钟以后,展小怜又问了句:“黑大叔,你现想说了吗?”

    开玩笑,人要是胡思乱想,什么事都出来了,绝对不能让他心思压到明天,要不然不定就被黑大叔想出一个什么悲剧故事,干嘛好日子不过给自己找不痛?说白了就是展小怜其实心里隐隐约约猜到了公爵这个表情这样回来,肯定是被某件事给打击到了。

    展小怜仰着头,眼巴巴看着公爵,公爵伸手握住她手,笑道:“哎哟,你这个心急坏丫头。”

    展小怜往他身上蹭:“黑大叔,你说嘛,我保证是你解忧草。”

    公爵抬头看了眼站门口管家,管家心思玲珑,立刻招呼客厅仆佣全部离开,展小怜看着人都走了,嘀咕:“看来是重大秘密。”

    “不是秘密,”公爵笑道,只是笑容有点勉强:“但是我想你有权知道。”说着,公爵从身上掏出一张纸:“我前几天抽时间去找了我私人医生,他为我做了一个身体检查,这是结果。”

    展小怜把纸打开看了下,上面全是专业术语,有些单词展小怜还不大认得,有些认得但是不确定具体含义,“黑大叔,这是什么意思啊?”

    公爵低着头,脸上表情极其不自然,“医生说,我身体确实有问题,生孩子几率比较小,因为……嗯,存活率很低……”

    展小怜睁大眼睛看着公爵,半响她鼓起嘴,自动自觉把自己想要笑表情给扭曲了,然后一本正经说:“黑大叔,我要是没记错,我初中时候偷偷网上查过,这个……那啥存活率低问题是可以治。”

    公爵加羞涩,他涨红着脸,勉勉强强接了一句:“嗯,医生也这样说……”

    展小怜使劲鼓着嘴,然后她歪头往公爵脸上看:“黑大叔,我是女人哎,我都没害羞,你害羞什么啊?而且,我觉得这是好事啊!知道原因总比不知道原因好呀。”

    “嗯,是。”公爵突然站起来,转身朝着楼上走去:“那个……我想先去上楼去看会书。”

    展小怜赶紧拿着那张纸追过去:“黑大叔,我们讨论存活率问题哎,你怎么跑去看书了呀?你还没说医生有没有说这个要怎么治疗呢……黑大叔,你不要走啊!我们还没说完呢……”

    展小怜比其他学生这里多待了半个月,龙湛和展爸展妈都催了,展小怜看看躲不过去,只好跑去跟公爵说她要回湘江,再不回去估计就要有人过来逮她了。

    公爵当时脸色,展小怜觉得可以用锅底来形容,有点黑。看来再大度男人,碰到争抢女人时候都会很小气,虽然是和展小怜家人抢。

    公爵房间里来回走了一圈,然后走到展小怜面前蹲下来,捧着她手问:“小怜,如果非要离开话,那么我可以以男朋友身份跟你回去吗?我想认识你家人。”

    展小怜瞪圆了眼睛:“啊?”

    “不行?”公爵再次站起来来回走了一圈,又蹲下来:“那么小怜,我是不是可以以未婚夫身份跟你回去?”

    展小怜傻眼,这不是一个意思?

    “还不行?”公爵又想了想,终于下了一个很重要决定似一击掌,说:“那么,我可以以观光客身份跟你一起去,我会预定好离你家近酒店,这样方便我随时看到你。”

    展小怜擦汗:“黑大叔,我就回去一个半月这样,很就会回来,别担心紧张嘛。”

    公爵大人表示非常不放心,“不行,薇薇安说小怜湘江那边有很多追求者,我希望我能正面和他们竞争。”

    展小怜目瞪口呆:“薇薇安说?我怎么不知道?”

    公爵皱眉:“她说她亲眼看到就两个,其中有一位很讨小怜父母欢心,小怜,我危机感很重。”

    展小怜叹气:“那两个什么追求者话,嗯,一个是……”顿了下,展小怜重调整了语气,开口:“一个是燕回,一个是卿犬。燕回你见过,就是那神经病,卿犬话你也见过,上次还过来帮我辅导论文了,我爸我妈一直误以为我跟他谈恋爱呢,所以对他特别好,我都说不是了,他们以为我害羞,还不相信,所以就误会了。”

    公爵顿时紧张起来:“怎么办?我也觉得那年轻人似乎讨人喜欢。”

    展小怜站起来,伸手拍了拍公爵肩膀:“黑大叔,你放心吧,有多少追求者都不用担心,关键是,”她伸手指了指自己,说:“我喜欢谁,这个才是重要啊。”

    公爵看着她,伸手捧着展小怜脸,笑着说:“我知道,其实我只是想找个跟你一起回去借口,不过我又觉得我冒然过去只会吓坏大家。”

    展小怜晃着身体笑嘻嘻说:“我这次回去就跟他们先说一下,然后再慢慢带回家,要不然真会被吓一跳。”

    公爵一脸惆怅说:“我母亲都见了小怜很多次,我却一次没有被见过小怜父母,我很紧张,我怕他们会不喜欢我。”

    展小怜摊手:“没办法,谁让我人见人爱?”

    公爵正色,伸手搂住她,低声说:“可是小怜,这么时间,我要是想你怎么办?”

    展小怜抬头主动亲了他一下,“黑大叔,我也会想你,所以我会想办法提前回来,放心吧。再说了,大不了我每天都给你拍一张照片发过来,让你看看我无敌漂亮可爱脸以解黑大叔相思之苦。”

    公爵叹气,伸手捏捏她鼻子:“羞羞脸。”

    展小怜脸皮厚,当没听到,突然踮起脚尖看着公爵鬼头鬼脑问:“黑大叔,你要是实担心,要不然我们生米煮成熟饭行不行?这样你就不用担心啦!”

    公爵脸蹭一下就红了,无比羞涩开口:“小怜,别瞎说……”

    展小怜摊手:“呀呀,黑大叔真是不经调戏,竟然又害羞了。”

    公爵:“……”

    展小怜这次没让龙家兄弟来接,而是自己收拾了东西说回去,这次两人背着薇薇安,公爵送她去机场,过安检之前展小怜就跟公爵腻歪一块,看周围管家保镖仆佣特别眼疼,要是两个都是小年轻就算了,结果看看看看,公爵大人那么大年纪了竟然也不知羞跟小女友腻一块,那脸上红就跟番茄似,满脸害羞之色,可是就是不对小女友撒手。后还是展小怜看看时间来不及了,才赶紧跑过去安检登机。

    龙谷提前接到了消息,所以他接机,直接带着展小怜回家,龙湛不知道,谁都没说,他还真以为龙谷去了展小怜学校把人接回来了呢,其实龙谷哪里都没去。

    展小怜到了家就惨了,这刚踏进家门还没来得及跑去换衣服,就看到龙湛用一副哀怨眼神盯着她,“小怜……”

    展小怜冷汗直冒:“大,大哥好!”

    这次小怜问好没有抚平龙湛内心创伤,他痛心疾首咬牙切齿:“小怜,你跟大哥说,到底是哪个混蛋勾引你了?是不是他欺负你了,告诉大哥是谁,大哥去把他宰了……”

    展小怜默默扭头看向龙谷,“二哥,能不能解释一下这是怎么回事?”

    龙谷摊手:“什么事都没有。就是你爸妈给湘江打电话,他们怀疑你是不是因为有男朋友才不回家,大哥毕竟担心,怕你被骗。”

    展小怜目瞪口呆,半天没说出一句话:“啊?”

    龙谷看她表情:“小怜,还真是?”

    展小怜擦汗:“这个……”她是打算说了,不过怎么她还没说就这么大反应呢?是不是她得重考虑一下啊?不过,不用对二哥撒谎吧?

    龙湛握拳,坚定说:“小怜,你放心,我一定会帮你报仇!”

    展小怜宽面条,报什么仇啊?不就是谈个恋爱嘛?赶紧说了句:“大哥你误会了,我过一阵再跟你解释。”

    龙谷当时没说话,不过等展小怜洗完澡换完衣服吃完饭,神清气爽时候就把展小怜拉到一边问:“小怜你跟二哥说,你是不是和爱德华公爵谈恋爱了?”

    展小怜嘿嘿一笑,点头大方承认:“二哥,你真厉害,我很喜欢他呀。”

    龙谷一看就是有目询问:“那小怜和公爵进行到哪一步了?”

    展小怜鼓着嘴,眼睛看着天花板说:“拉拉手,亲亲嘴,黑大叔很害羞,我要生米熟饭他都不愿意。”

    龙谷皱了皱眉头:“小怜,不是二哥说他坏话,实是……爱德华公爵年纪也不小了,他不愿意到底是害羞还是对你负责,嗯,二哥是想问,那个……”跟自己妹妹还真没法直接问某些问题,可是不问龙谷又觉得不放心,总觉得小怜年纪小,万一被耽误了怎么办?龙谷清咳了两下才问:“他那个……那方面没问题吧?”

    展小怜瞪大眼睛提高声音:“哎,二哥,这样很不礼貌,你怎么能怀疑黑大叔那个方面呢?黑大叔结过婚,只不过后离了。”

    龙谷立刻追问:“为什么离?原因呢?”

    展小怜不愿意说:“二哥你就跟我南塘镇生活时候,我们家隔壁隔壁隔壁邻居似,我们都喊她八婆。”

    龙谷扶额:“小怜!二哥是为你好,别到时候有问题就麻烦了。”

    展小怜翻白眼:“肯定没问题。”

    龙谷叹气:“小怜,男人……嗯,您看他外形,有时候中看不中用。”

    展小怜抓狂:“都说没问题了!”

    龙谷苦口婆心:“小怜,你又不知道,不能因为你喜欢他就什么都袒护他不是?”

    展小怜想拿棍子打死二哥,非要讨论这个话题吗?不过看着他二哥貌似真很重视,只好说:“真没问题。那个……”展小怜顿了顿,大义凛然面不改色说:“有反应。”

    龙谷松口气:“那就好。不过,”龙谷抬头看着展小怜:“不是拉拉手亲亲嘴吗?小怜怎么知道?”

    展小怜什么话没说,突然跳起来伸手就去掐龙谷脖子:“二哥你非得跟我讨论这样问题吗?那是我男朋友,我怎么知道关你什么事?你要不要把你跟你那么多女朋友爬床细节也透露一二?要不要要不要要不要?”

    “好好好!二哥错了……”龙谷被他掐直咳嗽:“二哥不问二哥不问了,没问题就好……咳咳!”

    展小怜松手,小怜冷飕飕斜了龙谷一眼,然后接着往龙谷那边挪了挪,嘴里说道:“对了二哥,先别我爸我妈面前说,他们明天来了就算问了你也说没有,我大哥不用管他,我可以哄好他,不过你得帮我忽悠我爸我妈。”

    龙谷想了想说:“小怜,你得告诉他们,他们迟早要知道,如果你现瞒着他们,以后他们知道了,肯定会很伤心,你男朋友事第一个告诉对象不是他们,他们能不伤心吗?”

    展小怜嘟嘴,托腮惆怅说:“主要是我觉得我妈会炸毛,我害怕嘛。”

    龙谷笑道:“总要让他们知道是不是?同意也好,反对也好,说白了,他们只会为你好,只不过父母对子女好,不会是清一色赞同,还有反对,即便是反对,他们也是为你好。”

    展小怜努努嘴,然后抓头:“我知道,只不过……我还是想想吧。”

    龙谷伸手拉了下她头发:“还想什么想?明天来了你赶紧跟他们说,省他们不放心。”

    展小怜惆怅,“可是二哥,我怕我说了他们会不放心。”

    这还是展小怜第一次和龙谷意见相左,龙谷是支持直接跟展爸展妈说,展小怜就想往后拖拖,虽然明知怎么拖都得说。

    后展小怜叹气:“我看情况吧,主要是什么吧,我觉得我妈肯定会嫌弃黑大叔太老了。十五岁差距,我妈还不被气死?黑大叔惨了,绝对会被我妈骂老变态。”

    龙谷笑:“当人家女婿就要有被丈母娘挑刺自觉,这是他应该承受,小怜别小看你那位公爵大人。再说了,小怜不是还有二哥吗?”

    “不过呢,”展小怜摊摊手,若无其事说:“我爸我妈肯定是会心疼我,让他们燕回和黑大叔之间必须选一个,估计他们会偏向黑大叔。”

    龙谷看了展小怜一眼,然后点点头:“小怜记得就行,二哥始终是站小怜身后。”

    展小怜点头,就等着展爸展妈来炸毛了,说起来她是不是孝啊?明知她爸她妈可能会不喜欢公爵,她还偏要和公爵大叔一块,这不是上杆子给她爸她妈添堵嘛?展小怜真是愁死了。

    展爸展妈比展小怜晚两天来,夫妻俩家收拾东西就收拾半天,特别是展妈,就想着把这个东西带给小怜那个东西带给美优,反正两个闺女一个都不落下,觉得之前看到孩子喜欢吃什么,她就专门带什么,生怕偏心了谁让两孩子嚷嚷。

    东西收拾完了,展妈抬头问了句:“那家里怎么办?万一我们走了,那死孩子过来怎么办?可别像上次那样梦不吭声躺床上睡觉,又什么都不会,万一给饿死了病死了什么,这个责任我们可担不起。”

    展爸想了想,“要不我给蒋市长打个电话跟他说明一下,我们要出去了,家里没人,要是那小伙子过来了,好歹他们能知道,就算砸坏门进来了也能找到人不是?”

    展爸展妈商量来商量去,觉得还是跟蒋市长说一声,展爸就跟蒋笙打了个电话说明情况,蒋笙自然对展爸很客气,人家把能想到都想到了,还能怎么样?

    蒋笙其实对燕回还是挺佩服,他觉得自己这辈子绝对不会为一个女人要死要活,他每天都为工作要死要活,哪里有时间为一个大活人?他就算结婚也是以工作为主。

    想到之前燕回搞那事,蒋笙就觉得被无比蛋疼,他是真能人,就出去一次,结果还被人给驱逐出境了,多大本事才能搞成这样啊?不服能行吗?大使馆人都不知道说什么了,特别是知道这小子什么人以后,就加不知道说什么了,后叹气说了句:“还好,人还活着,刚接到通知时候我还以为是让我们去接尸体。”

    燕回就是那种典型竖着出去,横着回来,蒋笙觉得燕回就是他见过狠人,对别人,对自己狠,一般人有几个能对自己下黑手?也就他了。

    燕回现什么情况蒋笙没管,他都麻木了,一个死了那么多次都活了人,有什么好担心?他从小到大,就安分过,人家当街头小混混他也当街头小混混,十年后那帮人变成了老混混,而燕回已经混混帮老大老大老大。

    没办法,他干那一行拼就是一个狠字,两帮火拼,人家往前冲他也往前冲,结果冲到跟前了那些人用倒背砍人,刀刃砍活人,这种面对面真正敢挥刀直接砍人脑袋事还没几个人敢砍下去,燕回他就是个例外,他敢下手,甚至是把人往死里砍,如果不是他当时年少腕力不够话,都不知道有多少人被他砍不成人样。

    蒋笙叹口气,揉着太阳穴懒再想燕回,他很忙,真很忙,他对燕回唯一希望就一个,别死了。

    燕回要是死了,青城摆宴都会起大波澜,现所有安定平衡都会被打破,那些被长久压制大小帮派会趁机发乱,为争夺地盘大打出手,社会动荡,人心惶惶,这些才是重要原因。

    别看燕回现整天无所事事,可他长久以来积攒力量早已镇压住了周围那些蠢蠢欲动心,青城乃至周边三省都会因为他存而老实下来,燕回对三省暗黑势力来说,他就是一块定海神针,他要是被人拔了,这地下势力王国势必要血洗一遍动荡三年才能恢复清净,人欲望是可怕东西,一旦爆发就很难收住。明明格局还是那样格局,只是为了一个上位者,所有人都要流血三尺才能达到目。

    燕回幸和不幸,都注定了他往后至少三十年内无人撼动他位置。只是,现人没有多少人会想到,当燕回有一天老去,当他拼不动了,当没有有足够能力人继承他位置时,燕回就会是青城黑势力中黯然过去式。

    蒋笙想了想,还是给青城挂了一个电话询问情况,挂了电话以后不由自主再次叹口气,看,这就是燕回,生死无惧,就因为这个,他才能掌控人心游戏中玩得心应手,当然,前提是他没有遭遇他滑铁卢之前。

    展爸展妈东西收拾好,家里电器也都关了,打算坐车去机场时候,结果拉开门就看到外面站着两个人,那个幽灵一样女人被燕回当拐杖压弯了腰,燕回抬着下巴,垂着眼眸,那过于漂亮脸上似乎透着不正常白,正居高临下看着大包小包提着行李箱打算出门展爸展妈。

    ------题外话------

    爷近来看中了帝都99层大楼,脚定买下来。为了爷买楼大计,爷继续注水文裹脚布以证明爷厚颜无耻,截止今日已定下大楼一层东边卫生间不知名马桶君。握爪,爷是严肃,胖妞妞们今日可有为爷99大楼添砖加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