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臣服 > 第375章 斗法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公爵大人瞬间黑了脸,掐着展小怜腰身手猛一紧,他几乎是咬着牙喊了一句:“小怜!”

    展小怜摊手,“要不然你干嘛不理我啊?”然后展小怜摸下巴一本正经说:“黑大叔鱼不行,不代表那方面也不行啊,黑大叔,你说我们要不要先试婚一下?要不然以后很麻烦……”

    公爵看着这张近咫尺小脸,严肃问:“小怜,你确定是不是?”

    展小怜“嘿嘿”一笑,搂着公爵脖子点头:“我确定啊重生之小老板!”

    展小怜眯着大眼,笑眯眯看着公爵,眼看着公爵就要爆发了,展小怜冷不丁说了句:“呀,我想起来了,今天是我大姨妈第二天!黑大叔,不好意思啊,今天好像不行哦!”

    公爵:“……”

    展小怜就像个恶作剧得逞孩子,挂公爵身上笑前俯后仰,“黑大叔,你真好骗!我可有成就感了……”

    公爵叹气,“真是个坏丫头!”

    展小怜歪着脑袋答:“可是黑大叔喜欢我这个坏丫头啊!”

    公爵搂着她腰,主动她唇上亲了一下:“对,我喜欢你这个坏丫头,我爱死了小怜这个坏丫头……”顿了顿,他压低声音说了句:“小怜,你不这些天,我很想你,真很想,每次接到你短信我都很紧张,我怕你突然跟我说,你不回来了,我怕你突然改了主意说你爱人不是我……小怜,我这一生,很难喜欢上一个人,我爱你小怜,我不想失去你……”

    展小怜盯着公爵眼睛看了好一会,然后她笑眯眯搂着公爵脖子,重拥抱他,闭着眼睛把脑袋放公爵肩膀上,“黑大叔,你不会失去我,该担心人是我,我喜欢黑大叔,除非黑大叔不要我了,要不然我就赖着黑大叔……”

    公爵低笑,点头,口中说道:“我很高兴你这样说,小怜,你已经答应我求婚了,以后我们会结婚,你会成为爱德华家族一员,会冠上爱德华家族姓氏,会成为我妻子,成为公爵府夫人……小怜,你不能后悔,不能逃婚,否则我会很伤心。”

    展小怜继续趴他肩膀上:“嗯,我不会让黑大叔伤心。”

    甜蜜时光总让人觉得时间飞逝,暑假很过去,学校开学,展小怜去学校报道后,不情不愿回到公寓,假期展小怜是完全住到公爵府上,山羊胡管家恨不得莲小姐现是跟公爵大人同床共枕,就连为展小怜安排房间也是对门,就是为了方便某天夜里万一公爵大人和莲小姐了,可以很到达对方房间。

    公寓一切如常,叮当三姐妹们高兴事就是窝房间里对着视频跳舞,展小怜刚回来时候她们还齐齐叹气,小主人一回来她们就必须跟着小主人,跳舞跳不成了。

    当然,展妈突然给展小怜打电话之前,展小怜对于现状还是很满意,每天高高兴兴开始学期,甚至自己自学一门语种,窝到公爵府里用她学语种调戏严肃正经古板又害羞公爵大人。

    展小怜接到展妈电话时候正趴地毯上,照着书本上单词读书,公爵坐离她不远处沙发上,这时候手机突然响了,展小怜看了眼发现是展爸手机号,她抓抓头,心里还挺奇怪,这个点她爸她妈应该睡觉吧,怎么深半夜给她打电话呢?

    电话一接起来,展小怜就听到展妈一声狮子吼:“展小怜——”

    展小怜赶紧捂住耳朵,心想坏了,肯定是东窗事发,展爸把公爵大人年纪告诉展妈,展妈发飙了。

    果然,展妈那边不等展小怜开口,就开始吼了起来:“展小怜!你想你妈死是不是?你缺什么呀?缺母爱还是缺父爱?世上男人那么多,你非得找个老头?……”

    展小怜把电话离耳朵远远,展妈说什么她都不吭声,本来她都想好了,展妈要是骂人了她都老实,结果展妈除了一通怒吼,倒没骂人,展小怜心虚,也不敢挂电话,就拿着电话不吭声,展妈吼累了,气势汹汹来了一句:“怎么不说话了?突然这么老实了?说话呀花豹突击队TxT下载!”

    展小怜撇嘴:“你一直嚷嚷,我说什么呀?再说了,你说这些都对,我也没法反驳啊!”

    展妈一听怒了:“你也知道我说对?那你还故意气我?”

    展小怜小心解释,“我没故意气你,妈,我就谈个恋爱,你有必要这么凶嘛?”

    展妈顿时嗷嗷嚷:“就谈个恋爱?你找个老头谈恋爱?这不是气我是什么?……”

    跟着扒拉扒拉就是一堆,展小怜顿时又不吭声了,展妈警告:“展小怜我跟你说,你别指望我会同意,你找谁不好,非要找一个那么大年纪,你也不怕走出去人家说你们是父女俩?我跟你爸是没什么钱,我跟你爸也觉得对不起你,龙家把你认回去我认了,他们家有钱,你等于什么都不缺,现倒好了,你好日子不想过了是不是?非要找个老头?你到底图什么呀?”展妈本来是凶巴巴说,结果说着说着这眼泪就下来了,“你说你是怎么想?这世上男人那么多……”

    展妈就想着,小怜不过就是二十来岁小姑娘,那人都四十了,肯定是被骗过去,这年头被人花言巧语哄过去小姑娘鬼迷心窍多着呢,小怜不定就是被人哄骗了。她再怎么聪明,那也玩不过人家一只老狐狸,展妈吸了下鼻涕,哭特别伤心:“小怜我跟你说,你赶紧跟那什么人分了,别被人骗了……”

    展小怜嘟嘴:“妈,人家能骗我什么啊?我什么都没有……”

    “骗你什么?就骗你这个人!”展妈提高嗓门:“这些老流氓要钱有钱要权有权,该有都有了,不就是图小姑娘鲜?社会上这种人多着呢,那些个有钱有势,有几个好东西?”

    公爵坐沙发上,手里捧着时事报纸看,他只听得到展小怜手机里有人说话,虽然嗓音很大,不过他听不清具体讲什么,他从报纸里抬头,看着展小怜用眼神询问发生了什么事。

    展小怜对他龇牙笑,然后摆了摆手,站起来朝着距离公爵远一点地方走去,嘴里说道:“妈,他不是那种人,人家是绅士,文质彬彬绅士……”

    话还没说完呢,展妈就咆哮起来:“绅士?这年头还有什么绅士?你一个小姑娘你懂什么是绅士?衣冠禽兽说就是这些人,人前一套人后一套,你这都不懂?你上大学时候摆大不就有一个?还欺负你朋友,这不是你说?现有多少学生喊‘教授’都成了‘叫兽’,这些也是你跟妈说,你忘了这事是不是?”

    展小怜鼓着嘴巴,她要知道展妈这会拿出来说,她早先就不应该跟展妈说:“妈,他真不是你说那种人,我自己还不知道嘛?”

    展小怜知道展妈气头上,她说什么都没用,展妈没见过公爵,对一个不了解老男人,展妈有理由不喜欢,展小怜就猜着展爸肯定刚说完公爵年纪,展妈就炸毛非要打电话了,她也不敢多说,怕自己说越多展妈越生气,就只能嘀咕两句,展妈对着电话喷了四十分钟,后甩下一句:“我不管你那么多,你赶紧给我分手,我可不会让你被人家骗了以后才后悔!”

    电话被展妈“咔嚓”挂了,展小怜看着电话无语,重重叹口气,抬脚朝着公爵走过去,往他旁边一坐,直接把脑袋埋到公爵怀里,他诧异目光里嘀咕了一句:“我妈发飙了……”

    展妈挂了电话坐床上喘粗气,“真是气死我了!这死丫头肯定是被人家哄住了!”

    展爸叹气:“哎,你那么激动干什么?小怜又不是小孩子……”

    展妈顿时怒了:“她不是孩子是什么?我眼里,她永远都是个孩子!”

    展爸从床上坐起来,“哎,你真别急,老二跟我说过小怜处那对象……”

    展妈眼一瞪,“什么对象?”

    展爸急忙改口:“不是不是,老二跟我说过那人,他说人真不错,除了年纪大了点,其他,是我们家小怜高攀了人家……”

    “那还真高攀不起源珠变TxT下载!”展妈直接驳了一句,展爸被她驳半天没说出一句话,想想算了,等她不火头时候再劝。

    说了半天还真口渴了,展妈气呼呼站起来,伸手拉开门出去倒水喝,结果门一开就看到门口杵着个人,展妈被吓心脏病差点出来,“哎哟你这孩子怎么回事?大半夜不睡觉你站这干什么?”

    燕回挖着耳朵朝展小怜房间晃,理所当然开口:“上厕所。”

    展妈还生着气呢,看怪物似看着他:“厕所那边,你往这来?”

    燕回回了一句:“爷高兴!”关门睡觉。

    展妈抹黑去厨房开灯拿杯子,结果手还没抹到开关按钮,脚下就被什么东西给绊了下,差点扑地上,“什么东西?”伸手开灯,就看到那幽灵小姑娘正蹲厨房门口,手里捧着一只生土豆偷吃。

    展妈拍着胸口:“哎哟我妈呀!这一个两个,这是打算要人命啊?这土豆是生,能好吃吗?你赶紧给我放下来!”

    幽满嘴泥抬头,嘴里发出一声“哟——”,然后继续蹲原地速啃土豆格叽格叽响。

    展妈说话幽是不听,展妈哄她耐性绝对没有展爸足,又不是自己家孩子,她哪有那么好耐性?直接把展爸喊过来:“你赶紧让她别吃了,怎么什么都吃啊?让她去睡觉,这不吓人吗?”

    展爸叹气,这孩子是不是一直被人忘了给吃啊?怎么对吃这么执着呢?

    上次展爸去湘江,幽就被饿了一星期,她那时候还不知道主动出来找吃,被饿差不多奄奄一息了,还是卿犬想起来展爸临走时候好像关照了什么,突然想起了幽也是这个屋子里。

    等卿犬把储物间门打开以后,幽直挺挺躺地上,眼睛都睁不开了。

    卿犬心虚擦汗,啥话没说,赶紧去把燕爷中午耍小性子不愿意吃食物拿出来,让人喂幽吃下去。

    于是,小强一样顽强生命力体现幽身上,连医院都没送,就给了一顿饭,就活过来了。当然,展爸展妈回家以前,幽三天两头挨饿是正常,燕回压根不管她死活,卿犬也是老忘,想起来了就丢点东西过去,能吃就行,别指望给她好吃,饿不死就行了。

    展爸展妈回家以后幽日子才好过一点,因为展爸看她可怜,一直惦记着,每次有好吃都给她留一份,还特地把她带出来,一遍又一遍教她主动找食物,要是以后人家又把她忘了,好歹她自己会找吃饿不死,幽分了展爸一部分心思,以致燕回看她越来越不顺眼,抓过来继续让她写字,正大光明折磨她。

    展爸展妈开学都要上课。

    展爸因为级别高了,现带学生都是研究生,人数也不多,除非有必要,要不然他也不乐意往学校跑,展爸这人不算有野心,安安分分,人缘还好,也没打算往上爬,如今年纪大了,工作上事也没年轻时那么有精力,有时间就家里歇着,要不然就出去转转。

    燕回还是老样子,平时耀武扬威做他事,有时间就三天两头往展家跑,每次还是那骚包孔雀模样,反正怎么都让人看着眼疼。

    因为往展家跑次数多了,楼上楼下邻居都认识了,对门那个老太太看到他还打招呼呢:“小伙子又来看丈母娘啦?哎哟展教授家这女婿可真是孝顺,小怜出国留学不家,小伙子还三天两头来看岳父岳母……”

    燕大爷本来是不屑于搭理,听着老太太话也不怎么听得懂,不过燕回直觉上觉得这老太婆说是好话,半个身体都到屋子里了,又迈了出来,居高临下看着老太太,下巴抬高高,从鼻孔眼里发出一个声音:“嗯官途沉浮章节。”

    老太太年纪大了耳朵不大好使,但是八卦不分年纪,老太太八卦心还是有,伸着脖子问:“小伙子,你跟小怜什么时候结婚啊?小怜虽然是个好姑娘,不过经不住外面花花世界诱惑,你们要是没结婚,还是先结婚比较好,你说是不是?好呢你一起跟着出国,长世面,这样两个人感情不容易出问题,两地分居不好啊,我大儿子和他媳妇就是两地分居离婚……”

    燕回斜眼看着老太婆,继续从鼻孔里发出一个声音:“嗯。”

    老太太也不知道他说没说话,反正他听,平时老太太就一个人家,这小儿子和媳妇都上班,孙子也上学,她耳朵不好,楼上楼下跟她聊天得用喊,什么礼貌风度跟老太太聊天时候就全没了,所以大家都不乐意跟她多说话,平时打个招呼什么行,一起聊天那得累死。

    这会老太太好不容易抓到一个人说话,就继续絮絮叨叨说话,燕回站门口听老太婆说话,觉得老太婆嘴里说女人外面经不住花花世界诱惑这话说有道理,转个身正经问老太婆:“老太婆,那你说怎样让女人待家里?”

    老太太见他嘴动了,知道跟自己说话了,继续自说自话,“结婚啊?结婚好啊!你娶小怜没娶错,小怜是个好姑娘,懂礼貌爱学习,上大学时候年年都得奖学金,听说今年都念博士了,出息啊,小伙子你娶了她是福气,要惜福啊。抓紧结婚啊,结了婚就好了……”

    燕回不耐烦:“爷知道她能念书,你就跟爷说怎么样让她待家里……”

    “小伙子姓什么啊?多大年纪了,家是哪啊?……”老太太八卦心可重了,挨个问:“父母都是干什么?有没有退休金?……”

    燕回直管自己要问重点:“老太婆问这些干什么?你就跟爷说你怎样让那女人待家里……”

    两人鸡同鸭讲说了半天,结果没一个点子上,燕爷后面保镖都无语了,偏偏燕爷还盯着那老太婆问,他们也不敢吭。

    正问欢呢,展爸看着门开时候知道肯定是那孩子过来了,结果等半天没看到人进来,然后外面就是隔壁老阿婆说好声音,她从沙发上站起来走出来一看,哎哟还聊上了。

    看着聊热火朝天,展爸挺高兴,不错,小伙子知道跟老人家聊天了,不过仔细一听两人说话压根不一条线上,燕回盯着一个问题问,老太太听不到,反过来问了他一连串问题,两人各问各,就跟各自对空气说话似。

    展爸叹气指指门让燕回进去,然后赶紧扯着脖子对丁奶奶喊:“丁奶奶好啊,您回去忙吧!”

    老太太抓着展爸:“你女婿好呀,知道心疼你跟你媳妇,小怜不家,他一直来看你们,你女婿好啊,懂礼貌,也不嫌弃我这老婆子唠叨,跟我聊天……”

    众保镖:“……”

    展爸干笑,不知怎么答,他要是说这小子不是他女婿,人家再问他不是女婿一个大小伙子整天往他们家跑什么,他完全不知道该怎么回答,这事跟谁都说不清,只有他跟展妈才知道到底怎么回事。

    就燕回这样,他们一对平凡教师夫妻能干什么啊?是打过人家还是斗过人家?明知道把自己闺女害成那样,他们不能打不能骂,甚至连抱怨都不能当着人家面,要怎么样啊?拿刀砍了他然后跟他同归于?

    展爸跟展妈什么都不能做,与其看着他不高兴给他甩脸子,不如和睦相处,逃不掉脱不,都这样了,为什么不让自己活舒心点?

    展爸心里,燕回其实就是个被宠坏被教坏孩子,虽然不知道他到底是什么环境中长大,但是毫无疑问,这个环境并不太适合一个孩子生长,以致他成年后完全是只没有驯化过兽状态赤潮星河。

    关于燕回对展小怜伤害,展爸当然会恨,会怨,受伤害是他孩子,如果换了别人孩子,他不会有那样情绪。只是为了能让他们夫妻俩排除对燕回怨恨而换个角度看待以后,展爸就能淡然。如果非要追根究底找一个人负责,除了燕回这个当事人外,还有就是燕回父母。是他们没有把他们孩子教育成人,而是放纵宠溺到让他遵循了他动物兽性本能,没能让他认识到人类就必须遵循人类社会法规法则。

    展爸从龙谷那里明白了燕回口中老鼠成人来源,展爸可怜燕回,发自内心可怜,燕回,不过是一个可怜孩子罢了,他为什么要和一个孩子谈恨?展爸真不敢说他能把燕回教成人,不过展爸是决定了,只要燕回往他们家来一次,他就教他一点,他多知道一点东西,他就多了一点接近这个社会常识。一个只会依靠暴力、权势和威胁别人赚钱商人不是好商人,用脑子赚钱商人才值得人尊重。

    展爸喜欢举例子就是李晋扬,他发现燕回特别排斥这个人,每次说到这个人他就不屑一顾,恨不得把李晋扬报纸上照片戳个洞。

    展爸心里头,李晋扬确实是个聪明商人,虽然很多人私底下都说这个人早年涉黑,可如今李晋扬出现人前时,能代表他名词都是褒义词,儒雅、绅士、睿智,对事业心,对妻子忠诚,对孩子疼爱,这就是个完美男人,李晋扬身上,有着天下女人向往所有优点,就连他曾经不甚光彩过往,如今也成了他传奇经历中浓墨重彩一笔。

    燕回手里捏着烟,绷着脸,一张旧报纸上使劲摁烟头,不偏不倚,把一张旧报纸上李晋扬照片按满身都是洞,脸都按没了,黑乎乎一片。

    展爸叹气:“你看看,你看看,又小心眼了吧?夸奖别人也是一种手段不是?你夸奖了别人,别人得意了就会飘飘然,别人飘飘然时候就是你努力时候,你说是不是?你看你把人家给照片给烫!”

    燕回不吭声,伸手把烟摁烟灰缸里,缩回手抬头看天,假装刚刚烫李晋扬照片人不是他。

    展爸手里还捧着英语书呢,没办法,被逼,不学不行,小老师一直过来,展爸就只能学。

    展爸这辈子,不会打击学生学习积极性,什么叫以身作则,就是展爸这样,再说了,他本来就是当老师,会点英语也不是坏事,展爸这一阵还决定用英语写一篇学术论文让小老师看,作为检验他补课效果方式。

    展爸很积极很认真学习英语,花了一周时间写好了,又花了三天时间修改了,然后拿给卿犬看,卿犬看完以后问:“叔叔,这是你写?”

    展爸拿下眼镜,不好意思说:“是不是很多语病问题?我查了不少资料,哎,年纪大了,学习起来也慢了。”

    卿犬啥话没说,拿回去改了,三天以后过来展家时还给展爸,嘴里说了句:“学术性太强,我没敢大改,怕没了原来意思,就改了几个语病句,叔叔,这个你可以拿去投稿试试,我个人觉得挺好。”

    展爸当初为了评教授职称,发表了不少学术论文,不过都是中文,好不容易折腾出一篇英文,展爸想了想,直接开了电脑,听从卿犬话,从邮箱里发出去了。

    卿犬惊奇:“叔叔,你还会用电脑?”

    展爸有点得意:“哎,都是当初小怜教我……”

    燕回使劲清了清嗓子,对于那两人把他这位大爷忘了自顾聊天表示不满,展爸跟卿犬立刻岔话题,卿犬说:“叔叔,论文要是发表了必须请我吃东西。”

    展爸笑眯眯点头:“行啊,你是老师,应该,你想吃什么都行网游之天下归一章节。”

    燕大爷再次清了清嗓子,两人赶紧对了个眼色,不说了。

    再说燕大爷英语学习,二十六个英文字母刚刚记得,对于简单“hell”什么,燕大爷会说了。

    心急人都是燕回这样,会几个单词就觉得自己会英语了,还整天出去炫他英语跟人家打招呼,万一碰上谈生意是个不会英语土大款,那这人就惨了,燕回能把人从头发梢鄙视到脚趾甲,怎么看怎么觉得对方是个暴发户,没文化暴发户。这年头,没文化很可怕。

    虽然频繁出入展家,不过燕回再没提过展小怜,别人提了他也不吭声,谁都不知道他想干什么。

    展爸展妈也嘀咕,不过想想只要小怜不回来,他也去不了,小怜没事就行,管这小子干什么,再说了,管也管不了啊,他们要是能不让他们频繁出入他们家,还有今天这画面?

    展妈依旧反对着展小怜处那个老男人,想起来就把展爸也一起骂一顿,平时打电话就是逼问展小怜分手没,展小怜实行不吭声政策,展妈说什么就是不吭声,要不然就“嗯”一声,反正不做正面回应,不说分手也不说没分手,她不跟她妈反驳,不过也不配合,展妈说什么她就是我行我素。

    展妈有时候能被气肚子疼,挂了电话就能指着展爸骂一顿:“你看看你养好女儿,就是个冤家,专门来气我,哎哟,真是气死我了……”

    展爸叹气:“孩子都那么大了,又不是小孩子,你干嘛非得找不自?小怜多大人了?她都到了要结婚年纪了……”

    “你别跟我谈结婚,她要是跟一个老男人结婚,除非我死了……”展妈提起来就蛋疼,虽然对外不会说,但是不能提,“天下男人都死绝了?非要找一个老男人?”

    燕回捧着书展爸展妈面前走来走去,以此想证明他就是天下那个没死绝男人,可惜展爸展妈看到当没看到,展妈指着沙发吼了句:“你这孩子看书不去沙发上坐着看,晃来晃去你不嫌累晃?”

    燕大爷气势汹汹坐回沙发上,对于那两个眼瞎老东西表示十二分不满,一扭头看到幽打瞌睡,燕回大怒,一巴掌拍幽脑袋上:“要死了是不是?爷让你写字,你打什么瞌睡?写!写不完一百遍不许吃饭!”

    幽立刻瞪圆了眼睛,为了食物奋笔疾书,aaaaaaaaa……bbbbbbbbb………

    卿犬继续翻他厚厚律法词典,对于周围发生事恍若未闻。

    展小怜为了公爵大人不屈不饶跟展妈作斗争,回头还跟公爵握爪保证:“黑大叔,你放心吧,我妈是斗不过我,我跟她耍赖皮,她绝对赖不过,顶多她以后看到你没好脸色给你,你到时候要脸皮厚顶住就行,我是不会让我妈把你挤走。”

    公爵伸手抱着展小怜腰,沉默了半响开口:“小怜,很抱歉让你和你父母闹成这样,但是我很高兴你为我做一切……”

    展小怜继续握爪:“你是我男人嘛,我不保护你谁保护你?再说了,我妈我搞定,保证以后喜欢你,你妈你搞定,得让她爱我像爱你一样,咱俩得分工又合作。婆媳关系好不好,看老公周旋,岳母女婿关系好不好,看老婆做人,所以咱俩必须通力合作才能百战百胜!”

    公爵低低笑,低头她脑门上亲了一下:“好,听起来很有道理,通力合作。”

    展小怜比划了一个“V”手势,“耶!”看了公爵一眼,展小怜皱眉:“黑大叔,你不要一脸担心样子,真不用担心,我妈那个人吧,我一开始就知道她会反对激烈,所以一直拖着没说,不过呢,我妈冷静下来想通了,还是会同意,她其实就是怕我被你骗了,觉得你年纪了,是个老色狼,哎,黑大叔,你确定不是老色狼?”

    公爵叹气,对于展小怜时不时调戏他这件事已经完全淡定了,她一天不调戏他三五次是不会罢休,就连吃顿饭她都能找出各种各样隐喻,吃不吃肉啊肉,公爵时常抓狂,偏偏她话还是那种高端大气流氓话,没有跟上她思路人根本听不懂,小黄话说嫩恁有水准强者禁区全文阅读。

    展小怜切下一块牛排肉送到他嘴边,拼命追问:“黑大叔,你吃不吃啊?很好吃哦,又香又嫩肥美多汁,很好吃哟!”

    公爵低头红脸不吭声。

    展小怜就一个劲追问:“黑大叔,你确定你不吃吗?哎,很好吃耶,黑大叔你没胃口吗?你胃口很不好,黑大叔确定你不吃?身体好胃口才好,黑大叔你确定你身体没问题吗?”

    送菜仆佣见公爵大人一声不吭,展小怜又特别热情,看不下去了,忍不住认真其事附和展小怜话:“公爵,莲小姐说对,这次牛排是杰拉尔订做,肉汁鲜嫩肥美,请公爵品尝。”

    展小怜笑嘻嘻叉住肉往公爵嘴里塞:“就是哦,这是人家心意耶,黑大叔你尝一口嘛。”

    公爵无语嚼着嘴里食物,赶紧对仆佣挥挥手让他下去,省他听到小怜说些不该说话。

    展小怜睁大眼睛看着公爵,伸手指了指自己,问:“黑大叔,好吃吧?那你一会要不要吃点餐后点心啊?”

    公爵:“……”

    然后展小怜就拍着桌子疯笑:“黑大叔你怎么这么容易脸红啊?”

    二人世界时展小怜根本就是肆无忌惮,薇薇安早被展小怜欺负走了,没办法,一般人承受不了展小怜那不要脸性子,她当着薇薇安面调戏公爵,直接把薇薇安气跑了,当然,薇薇安天气一暖出去旅行日子也就开始了,这两年因为展小怜,薇薇安留国内时间延长不少,整天跟展小怜吵吵闹闹都忘了想乱七八糟事。

    日子正常进行,时间也正常流逝,展小怜学习和她生活一样,平淡却甜蜜。

    放学后展小怜正窝公爵家沙发上看书呢,然后接到了湘江打过来电话,电话是龙湛打,龙湛垂头丧气跟展小怜说:“小怜,是大哥,大猪刚刚生了个只小猪猪,公!小怜你高不高兴?”

    展小怜擦汗,竟然说是公,大嫂要是知道肯定炸毛,赶紧说:“大哥,好事啊,男女我都高兴啊,大嫂辛苦了,你赶紧去安慰安慰大嫂啊!”

    龙湛一听展小怜说高兴,顿时兴高采烈起来:“大哥就知道小怜会高兴,大哥也高兴,小怜,你要不要帮小猪猪起名字?”

    展小怜无语:“大哥,你儿子你自己起啊,当初说好我起小名你起大名来着。”

    龙湛点头,握爪:“好吧,那就叫龙猪猪!”

    展小怜:“……”艰难开口:“大哥,小心大嫂跟你急,怎么跟猪干上了呢?”

    龙湛抬头:“她敢?我收拾她!”

    展小怜摇头:“大哥,我不喜欢这名,你再重想一个,想好了再告诉我,好跟大嫂商量一下。要不然小猪猪长大了跟你生气,起这名难听名。”

    龙湛皱眉:“他敢?哪里难听了?这是姑姑起名。”

    展小怜抓狂:“我起那是小名,没让你用大名上!”

    好不容易挂了电话,展小怜赶紧往潘弦手机上发祝福短信,啥时能被看到她就不管了,她现心意要到,母子平安值得高兴,看来她要给小猪猪准备大红包了超级之无限星空全文阅读。

    赶紧打电话给龙谷,让龙谷送小猪猪红包时候帮自己也带一份,龙谷点头:“放心吧小怜,一定包个大红包送给他。”

    展小怜松口气:“那就行,大嫂现还医院,你要是去看她了,就跟她说我过一阵回去看她。”

    龙谷笑笑:“没事,反正现人一切平安,你回来一趟不容易,等孩子满月了再回来就行。”

    挂了电话展小怜跑去跟公爵说:“黑大叔黑大叔!”

    公爵伸手拉住她手,展小怜往他腿上一坐,笑嘻嘻说:“黑大叔,我大哥家生了儿子,我二哥说待会把照片给我发过来……”正说着,手机突然响了下,展小怜拿起来一看,顿时眉开眼笑,把手机送到公爵面前:“黑大叔你看你看,多可爱胖小子!跟我大哥小时候还挺像!”

    公爵沉默看着小猪猪照片,然后伸手抱紧展小怜身体,嘴里闷闷说了句:“小怜,我们也会有……”

    展小怜撇嘴,鄙视看着他:“黑大叔,孩子这事随缘,咱们俩不能心里扭曲,有孩子是老天给,没有我们不能强求,说明这是命中注定,看到人家有孩子我们要祝福,要真心喜欢,不定哪天你信奉上帝就会送我们一个孩子是不是?”她伸手戳了戳公爵心口:“这里要平和。”

    公爵低笑:“没想到我还被我小未婚妻教训了,对,小怜说对,上帝说不定会送我们一个孩子……”

    展小怜点头,低头他嘴上亲了一下:“就是嘛,本来就该这样。黑大叔,重来一次,我们家小外甥可不可爱?”展小怜公爵面前晃着手机问:“可不可爱?”

    公爵这次拿过来认真看了看,点头:“很可爱,和小怜那位兄长长很像。”

    展小怜嘎嘎坏笑:“说明我大嫂没给我大哥戴绿帽子,外面那群妒忌我大嫂长舌妇就不会话攻击我大嫂了。”

    潘弦是公众人物,龙氏集团公告一发就掀起了娱乐圈一阵风浪,各种羡慕妒忌恨各种声音都有,甚至有人说潘弦勾搭人太多,龙氏大少不过是捡了人家二手货,其实是替别人养孩子什么,反正难听话明显多于祝福话,而且还说有鼻有眼一套一套,不知道人还真是能被忽悠住。

    展小怜对此只能表示摊手,明显吃不到葡萄说葡萄酸,有些人就是见不得人家好,说潘弦攀豪门也好贪财也好,对展小怜来说都不是问题,女人嫁人不看人不看条件看什么?不就是那么点事嘛?再说了大哥是三岁还是不懂事?他自己女人有没有给他戴绿帽子他自己能不知道?龙家大少白混了?毛病!

    展小怜联合展爸跟展妈斗争还继续,展小怜就是一副我好赖都这样了,不跟老妈反驳,但是就是反着来,展妈被气都吐血了,偏偏展爸还帮着闺女说话。展爸也不乐意啊,可是要是他们夫妻都不同意,这不是逼着孩子跟家里闹掰吗?总得有人屈服了撮合,要不然咋收场啊?

    展小怜摸着下巴房间里走来走去,走了两趟以后她站住脚,走到公爵面前,突然说:“黑大叔,咱俩先去扯个证吧,我把复印件寄给我妈看,寄原件话我妈肯定会给撕了,给她看复印件,让她知道我们结婚了,我妈看了生气也没办法。”然后展小怜越想越觉得这主意好:“对,就这么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