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臣服 > 第377章 婚姻是什么?

第377章 婚姻是什么?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清晨第一缕阳光透过窗棂洒室内,偷窥着房内纠缠后旖旎春光。

    婚一周,展小怜从被窝里钻出乱糟糟脑袋,她迷迷瞪瞪翻个身,直接压枕边人身上,舒展四肢,毫无顾忌欺负着身边人,继续睡闺事小萝莉末世史。公爵被她动作闹醒,撑着头睁开眼,一眼看到胸前趴着小女人,公爵舒畅一口气,重把头放到枕头上,一只手轻轻覆盖她光洁背上。

    满室寂静,窗外鸟声阵阵,楼下传来仆佣脚步声,展小怜再次睁开眼睛,然后抬头迷迷糊糊对着公爵打招呼:“早安黑大叔!”

    公爵对她微笑:“早安小怜。”

    展小怜往他身上爬了爬,皮肤挨着他皮肤,把脸蛋搁公爵身上,嘴里嚷道:“黑大叔,你早起以后应该给我一个早安吻!”

    公爵一只手搂着她腰,一只手撑着身体慢慢坐起来,用薄毯围她身上,她唇上亲了一下:“早安小怜。”

    展小怜窝公爵怀里笑像只偷油得手小老鼠:“黑大叔,以后每天早上起床都要有早安吻。”

    “好。”公爵低头问她:“小怜要起床吗?饿不饿?”

    展小怜点点头,看着公爵笑嘻嘻说:“饿,昨天夜里我太辛苦了,消耗了那么多体力,当然饿啦!”

    公爵:“……”

    展小怜笑前俯后仰,公爵手忙脚乱帮她扯着围着她薄毯,“小怜,穿衣服!”

    展小怜伸手勾住公爵脖子,歪着脑袋笑嘻嘻说:“反正就咱们两个人,穿不穿衣服有什么要紧啊?”

    公爵:“……”

    展小怜再次笑倒他怀里:“黑大叔,你脸红样子好可爱啊。”

    公爵脸红,“小怜,起床。”

    展小怜赖他怀里不动:“不起!我饿了但是我不想动,黑大叔,那么说怎么办?”

    公爵叹气,用毯子围着展小怜,自己腾出一只手穿衣服,穿好了下去吩咐人把早餐送上来,展小怜就坐被窝里吃东西,啃一口面包公爵喂她喝一口牛奶:“慢点,别呛着了……”

    展小怜裹着毯子啃面包,一边吃一边跟公爵说话:“黑大叔,你说我们是出去度蜜月,还是就待家里度蜜月呢?”

    公爵笑笑:“你喜欢怎样蜜月方式?”

    展小怜抬头想了下:“我随便,黑大叔喜欢什么样啊?”

    公爵笑道:“小怜喜欢什么样,我就喜欢什么样。”

    展小怜撇嘴:“黑大叔太没主见了,这样怎么样行啊?”

    公爵皱眉:“那我们出游好不好?我定好路线,带着小怜度假旅行。”

    展小怜斜了公爵一眼:“不好,累死人了,我要呆家里。”

    公爵点头:“好,那就家里度蜜月。”

    展小怜突然伸手往公爵怀里一扑,嘴里嚷嚷道:“黑大叔,我太喜欢你了。”

    公爵难得问了一句:“小怜喜欢我什么?”

    展小怜得瑟:“我就喜欢黑大叔好欺负。”

    公爵:“……”

    说公爵好欺负一点都不夸张,反正这家里一直都是展小怜说什么就是什么,原本龙谷为展小怜租住公寓也被退租,现都结婚了,自然而然就住到了公爵府,正大光明成了公爵府女主人,公寓里仆佣有些被辞退,有些继续到公爵府工作,就连叮当三姐妹日子都幸福多了,有了一间大房子,可以从早上跳舞到晚上都没人管,公爵大人把小主人保护很好,而且因为公爵大人比较宅,所以连带着小主人都很少外出,她们现可轻松了药手回春章节网游之帝皇崛起。

    蜜月两人还真哪都没去,就窝府里鬼混。跟内敛又害羞公爵比,展小怜就是只小色狼,想着法子诱惑羞涩公爵大人,每每逼公爵面红耳赤又无可奈何。

    公爵府管家仆佣们明显觉得公爵和婚前相比整个人开朗很多,以前长年累月看不到公爵笑脸,如今整个公爵府上下时不时能听到公爵大人笑声,为了讨他那位婚小娇妻欢心,公爵大人甚至主动要求定期治疗脸上那道占据脸颊多年疤痕,如今那疤就剩一个浅浅印子,不凑近仔细看,根本看不出来那里曾经还有道疤。

    展小怜自来熟和极佳亲和力她嫁入公爵府再次施展,人格魅力是一种无法让人抗拒东西,她愿意和这些人打好关系,愿意和每个人亲近,没有贵族高高上架势,也没有大家千金高人一等优越感,平民出身特质她和这些普通仆佣相处如数展现,她懂得他们日常生活中平民娱乐活动,找得到和他们聊天时话题,讲得出和他们不一样国人活动,一度让公爵大人醋意大发,觉得他小娇妻似乎太受欢迎了一点。

    公爵确实如他说那样非常闲,以前一个月还会去一趟王宫,如今因为婚,干脆一个月一次王宫也不必去了,为此展小怜老担心公爵是不是被国王开除了,毕竟展小怜历史书看国王为了自己国家啥事都做得出。

    展小怜从书堆里抬头,头发被一个大夹子夹头顶,盘腿坐沙发上,嘴里嚼着水果看着公爵:“黑大叔,你确定你不要去王宫看看?你这个公务员是不是当太悠闲了?”

    公爵低笑:“我婚期,没道理让一个刚结婚不久郎参加工作,这太不人道了。”

    展小怜抓头:“哎,黑大叔,不是我说,万一你被开除了就惨了,我还得出去赚钱养你。”

    公爵安静坐旁边看着:“不会,开除了我也养得起你,不需要小怜辛苦自己。小怜又要写论文?”

    展小怜撇嘴:“没办法,我专业就必须要写这些,我真是怕了我们导师了,黑大叔,你说我现退学怎么样?”

    公爵还是那副表情,淡淡,微笑:“反正小怜现也没事,写了也不累,再说了,我不是还陪着小怜?”

    公爵直到,小怜父母肯定不会同意她退学,要是真退了,他那位岳母大人肯定以为是他怂恿,所以公爵肯定会哄着她念完。

    展小怜想了想,点头:“说也是。不过黑大叔,你得别帮我写论文,要不然我肯定挨批。”

    公爵点头:“嗯,我帮你,来,继续。”

    公爵又足够使劲陪展小怜,除了展小怜学校时间,剩下时间公爵都能陪着她,因为公爵没有任何业余爱好,加没有其他事分心,他几乎是把所有重心都放了展小怜身上,每时每刻都会关注着展小怜一切动向,有时候展小怜被腻烦了,都会发脾气,能把公爵骂狗血淋头。

    夫妻没有不吵架,展小怜也跟公爵吵,只是每次她都是自己吼吼一通,因为公爵压根不开口,由着她骂,骂完了公爵不管对错都会主动道歉,展小怜每次都特别无语,“黑大叔,你这样太狡猾了,我怎么觉得我好像无理取闹啊?”

    展小怜曾经说老男人有老男人好处,老男人疼人啊,她还真说对了,公爵就是不跟小娇妻一般见识,那真是把展小怜当女儿宠,要什么给什么,就是人家说打不还手骂不还口那种。

    婚过后,王宫有人过来,特地传了国王话,说希望晚上想见见公爵和公爵夫人,公爵把消息告诉刚从学校回来展小怜,展小怜顿时兴奋了:“黑大叔,是不是说我要见到国王陛下了?”

    公爵微笑点头:“对,你要见到国王陛下了重生之妇甲天下全文阅读平安传txt下载。”

    展小怜原地蹦跶:“那我要准备什么衣服啊?我不能给黑大叔丢脸来着,黑大叔你说我要穿什么衣服来着?”

    公爵指了指展小怜衣柜:“穿二号衣柜里正装就可以,大方得体适宜,陛下很平易近人,小怜不必紧张。”

    展小怜嗷嗷冲到衣柜旁边,拉开其中一个柜子,挨件看了一遍,后挑中了一件天蓝色礼服:“黑大叔,这件行不行?”

    公爵走过来,衣柜里看了下,然后拿出一件银色露单肩晚礼服:“我没看过小怜穿这件。”

    展小怜立刻抛弃蓝色礼服换银色:“黑大叔你等下,我穿给你看!”

    展小怜跑去换衣服,换完了踩着一双银色高跟鞋走出来,大方公爵面前转了一圈,“黑大叔怎么样?”

    公爵点点头:“非常漂亮。”

    展小怜上前,抱着公爵胳膊得意洋洋:“那是,我天生丽质,黑大叔,娶我是你福气。”

    公爵依旧淡笑着点头:“对。”

    展小怜踮起脚尖亲了公爵一下:“黑大叔你怎么这么可爱啊?我可喜欢你了。”

    公爵顺手搂着她腰:“我也爱你小怜,很爱,我很高兴你愿意嫁给我。”

    展小怜得瑟:“那是,我本来就人见人爱来着。”

    公爵低头堵她嘴,“对,所以我会妒忌,我小妻子只能我一个人爱,别人不行。”

    要说公爵有什么让展小怜觉得他有意思,那就是公爵时常不分场合吃醋,虽然他吃醋时一般人看不出来,但是展小怜能感觉到,有时候就是多说一句话,公爵就会一脸紧绷眉头紧锁,弄展小怜老以为自己绝色美人特招人爱。

    因为第一次正儿八经进王宫见国王,展小怜一晚上都很兴奋,她要见到国王了,还是活国王,特地打电话给龙美优显摆,“小白花,我要见到国王了,是活国王哟!”

    龙美优懒理她,正学习画线描画呢,“不就是个人嘛,有什么好显摆啊?”

    展小怜得瑟:“唉唉,这你就不知道了吧?人这辈子能有几次见到国王机会啊?好了好了,我不刺激你了,见不到国王不是你错,我不该打击了,好了我挂了,拜拜。”

    打击完龙美优,展小怜又给展爸打电话:“老爸老爸,好消息要不要听?”

    展爸正看着电视呢,听说好消息笑眯眯问:“什么好消息啊?”

    展小怜立刻嚷道:“老爸,我今天晚上要去见国王,是活国外哟。”

    展爸大笑:“哈哈,那小怜能不能拍照留念啊……”展爸刚说了两句话,手机一下子被幽抢过去,对着电话“吧唧”就亲了一口,重还给展爸,幽继续低头写字:锄禾日当午……

    展小怜奇怪:“哎?爸,看不出来你还这么热情,还亲我呢。”

    展爸擦汗:“那不是我,隔壁邻居一傻孩子,过来窜门了。”

    展小怜关注点还是国王身上:“哦,爸,你说我要是要求拍照,他们会不会把我抓起来啊?”

    展爸一听紧张了:“那还是算了,抓起来可得不偿失,你好问问费城秀色农家星徒txt全集。”

    因为公爵第一次见到展爸展妈时候就是用费城这个名字,以致一直到现,展爸展妈都是用费城这个名字来称呼公爵,毕竟让他们喊女婿公爵也不大好听,一个就是公爵姓名对于展爸展妈来说乖乖,费拉雷·爱德华,不习惯这样名字,还是直接费城省事。

    跟展爸炫耀过后,展小怜挂了电话得瑟,直接冲会为卧室找公爵:“黑大叔……”

    公爵正换衣服,展小怜一进去吓公爵手一抖,“小怜!”

    展小怜往床上一倒大笑:“黑大叔你心虚什么啊?你是我老公哎,我都看过你没穿衣服,你现这样有什么好看啊?我才不稀罕看呢。”

    公爵一头汗,赶紧跑过去关门,有点无奈:“小怜……”这外头也不知道有没有仆佣听到,这丫头就不能收敛一点?虽然话是这么说,不过公爵还是承认,对于小娇妻热情大胆奔放个性,他是爱到了骨子里。

    展小怜个性和公爵截然不同,展小怜越大胆公爵就越羞涩,矛盾点是他对展小怜也越喜欢,所以展小怜得出结论就是黑大叔是那种罕见高级闷骚大叔。明明骨子里就喜欢风骚女人,偏偏还要假装很正经。

    展小怜笑眯眯手托腮看公爵换衣服,公爵被她绿油油目光看背对他换上衣服,完全承受不住她奇奇怪怪称得上猥琐目光。

    为了见国王,展小怜把自己打扮跟小花朵似,就像看看活国王到底是什么样,结果经过两个小时车程后见到了,展小怜表示无比失望,就是一个看起来特别普通中年外国男人,留着两撇小胡子,看人时候眯着眼,一副笑眯眯模样。

    公爵带着展小怜非正式拜见国王,场地是宫廷晚宴现场,展小怜跟着公爵对国王行礼,很显然,国王对公爵很亲近,确切说这种君臣关系和展小怜想象那种不一样,从两人交谈方式和熟识程度看,似乎认识时间太久,久到跨越了君臣感觉。

    国王和公爵单独说了好一会话才过来,公爵拉过展小怜手:“陛下,她听说要来见到您非常兴奋,还一直问我能否和国王陛下合影留念,这个问题我不敢代替您回答,但是我希望陛下能满足我小夫人这个要求,我万分感谢陛下恩典。”

    国王微微诧异,似乎对展小怜要个要求有点吃惊,毕竟所有被国王召见人中,迄今为止还真没有人敢提出这个要求,展小怜笑很心虚,听说这个国家绞刑还没有废除,千万因为一张照片就要拗断她小脖子。

    国王看了看这对夫妻,突然张开双臂摊了摊胳膊:“和美丽女士合影求之不得,有何不可呢?我荣幸美丽女士,我很高兴看到我亲爱朋友爱德华有您这样美丽女士陪身边,他就像换了一个人一样,很难得我竟然从他脸上看到了一种叫着幸福东西,我能说是您功劳吗?”

    展小怜顿时笑大眼眯成了弯月牙:“国王陛下您真是太平易近人了,能见到您我非常高兴。”

    然后展小怜乐站到国王身边,公爵拿出准备好相机对着两人连着按了好几下按键,“好了,非常感谢您陛下。”然后他走近国王,压低声音说:“她会因为您仁慈而对我加重一份崇拜,您可真是我福星……”

    国王伸手拍了拍公爵肩膀:“呀,看来我做了一件好事,老友,看到你终于有了爱人,我替你父亲感到高兴,他是我们家国家英雄。”

    公爵俯身单腿跪下:“多谢陛下,这是爱德华家族荣誉!”

    展小怜急忙跟着公爵一起蹲下身,她仰起头看着国王,恭敬说:“国王陛下,我听爱德华公爵说过您仁慈,爱德华家族为效忠您这样具有仁爱之心国王陛下而骄傲和自豪江山风雨情之雍正与年妃孀喜临门txt全本。”

    夫妻俩夫唱妇随赞美国王,明明临时起意,却直接说道了一块去,特别是第一次见到国王展小怜,简短两句话,却透露了多重信息,比如公爵对国王敬仰之心,比如公爵心目中仁慈国外,又比如聪明含蓄又不失分寸拍着国王马屁,国王到底仁不仁慈展小怜压根不知道,不过对于一个国王来说,爱民如子得民心总是被期望,只有仁慈国王才能做到爱民如子,就两句话事,拍马屁累不死人。

    展小怜入场短短十来分钟,瞬间成为全场焦点,没办法,有人天生带运,比如展小怜这样,她就是很容易抓住机会成全自己和公爵,出现这个场合男男女女,不知道有多少希望能国王面前崭露头角,可每次宫廷晚宴中成功入国王眼却没有几个人。

    国王留宿公爵,公爵婉言拒绝,公爵怪癖之一就是再晚也要回家,他就是不愿意外面居住,国王留不住也不强求,两人离开时国王送了句祝福语:“好吧爱德华,婚乐,同时,我希望看到你当父亲。”

    公爵行礼:“托您吉言陛下,我也希望如此。”

    回去路上展小怜歪着脑袋看着公爵,公爵扭头看她,奇怪问:“黑大叔,我突然发现你国王面前还是挺会说话,我还以为你国王面前也笨嘴笨舌呢。”

    公爵低笑:“我和陛下自幼一起长大,他年长我几岁,我算是他陪练之一,所以和陛下话也会多些。”

    展小怜撇嘴:“哦,原来是有后台,我这下明白为什么黑大叔可以长期旷工了,原来是这个原因。”然后她乐一击掌,说:“好吧,我得承认其实我很得意,我老公不会随时失业,有个铁饭碗老公真幸福。”

    公爵淡笑着看着她,“我荣幸小怜,我很高兴你能这样说。”

    展小怜挪了挪身体,把自己脑袋靠近公爵怀里,打了个呵欠得意说:“那是……对了黑大叔,我没给你丢脸吧?我可是很注意。”

    “完全没有,”公爵伸手搂着她肩膀,让她靠自己怀里休息:“你是我幸运女神小怜,我和陛下,有些话我没有办法当着陛下面说出口,但是小怜今天把我想说,简简单单就说了出来,我心里,陛下就是位仁慈君主,我很高兴小怜那样说。”

    展小怜眼珠子骨碌碌转了一圈:“那是,黑大叔喜欢也是我喜欢,黑大叔讨厌我也讨厌,我跟黑大叔是一伙。”

    “对,是一伙。”公爵低笑,“还有段路才到家,你睡会,到了我喊醒你。”

    展小怜再次打了个呵欠,靠公爵怀里闭上眼睛,一会觉得姿势不舒服,换了好几个姿势,公爵伸手她腿抬到后座上,自己往一边坐了坐,让她侧躺座椅上,用自己腿当她枕头。展小怜闭着眼睛嘀咕了一句:“黑大叔,不许动哟。”

    “好,我不动。”公爵轻声应道,安静低下头,借着车内开着灯光看着她白净小脸,轻轻道:“我不动,你这里,我怎么舍得动呢?”

    这或许就是展小怜希望,平淡无奇却温馨异常生活,婚姻是什么,展小怜自己都说不清,但是现状就是她希望,她不知道这种现状是一时还是一世,但是展小怜从来都懂得知足,有得必有失,公爵给不了她激情四射感情,他能给,就如他一如既往表现,忠心心,坚持爱和无限纵容。

    展小怜像一汪澎湃激流遇到了平静潭水,融入了潭水也失去了激情,她小小浪花潭水中显得微不可见,却也有种能搅乱潭水步骤能力。公爵就是这汪潭水,他带个展小怜安心,纵容她一切,任由她毫无忌惮搅乱他世界,她累了倦了以后,静静看着她安静时那一窝小小漩涡星舞凝情章节。他们不同于他永远是静,而她永远是动夕颜枫露晚。他世界因为她存而有了生机,她世界因为他存踏实。

    婚姻是什么?婚姻不过就是两个人生活中存彼此。

    爱德华老夫人很喜欢展小怜,因为周围人都发现了公爵婚后笑容越来越多,爱德华老夫人很欣慰看到了儿子变化。为自己当初豁达同意这门看似门不当户不对婚事而庆幸,老公爵是个传统华裔,连带着爱德华老夫人也受到了他影响,老公爵生前希望事就是能抱上孙子,不过,似乎事与愿违,这个愿望公爵死后这么久都没有实现。爱德华老夫人自己也发现了某些不对劲地方,比如为什么儿子结婚那么多年没有和妻子生下一个孩子,而妻子离婚后再嫁第二年就生了孩子。

    爱德华老夫人虽然不愿意承认自己儿子身体有问题,但是她不得不面对这样一个事实,看起来,确实是儿子问题,只是这样话题她是不会对爱德华提起,毕竟这不是一件光荣事,所以,她一次和展小怜聊天中对展小怜说了这个话题。

    老太太很不好意思开口:“莲,我知道你们婚,但是我很介意这个事情,我希望你能说动爱德华,我不想承认那个事实但是,莲,希望你能理解我心情,我真很想看着你们幸福乐生活到老。”

    展小怜咧嘴对爱德华老夫人笑了笑,她真不知道怎么回答这个问题,要她自己承认她身体有问题又或者是丈夫身体有问题,哪一个她都不乐意,当两个人身体都有嫌疑时候,生不出孩子就不是一个人问题。

    展小怜应付过了爱德华老夫人,回家以后就缠上了公爵:“黑大叔,你说怎么办呢?是不是以后所有人都会看我们笑话啊?母亲大人是不是觉得我们这样很丢脸?”

    公爵想了想,扶着她坐到沙发上,问:“这个事会让小怜困扰?”

    展小怜点头:“嗯。”

    公爵又问:“那么这件事会让小怜觉得丢脸?”

    展小怜嘟嘴摇头:“我倒无所谓,可是我觉得母亲大人会很难受。”

    公爵搂着她腰,低笑:“我们现不考虑她,我只想知道小怜想法,毕竟这是我们两个人生活,母亲大人只是希望看到孩子,她没有别意思,也不说给你压力,确切说,母亲大人希望通过你口传达她消息。我身体我从来没有和她说过,所以她只是怀疑。”

    展小怜抬头:“那怎么办啊?”

    公爵笑道:“你说怎么办?”

    展小怜眼珠子转了一圈,伸手脱了外套,四爪并用往公爵身上爬:“不怎么办,继续努力就行了,反正黑大叔也一直配合医生,我也很乖,来来来,我们继续努力,为造娃娃努力!”

    公爵顿时哭笑不得:“小怜,现还是大白天……”

    展小怜厚颜无耻:“黑大叔,造娃娃是不分白天黑夜,来嘛来嘛!”

    公爵:“……”

    其实当老人都希望子女结婚以后能早点生孩子,不但是老公爵夫人,展爸展妈也是一样想法,龙美优身体不允许,他们根本不敢想,小怜身体又说不准,他们现成天做就是盼,盼着那天小怜突然打电话给他们说怀孕了。

    展爸展妈着实担心过好一阵子,小怜身体不知道什么情况啊,虽然一直养,但是到底养成了什么样谁都不知道,小怜到底能不能生孩子他们不敢说,他们就怕有一天因为小怜生不出孩子而离婚,毕竟公爵那样贵族家庭,嫁进去生不出孩子,一般人都会想着肯定不行。

    其实这才结婚半年,这个时间点上生出生不出大多不着急,但是对展爸展妈来说不一样,按着他们自己内心想法,其实这是他们家小怜问题,压根就没往公爵身上想青神传全文阅读清朝皇帝养成计划txt全集。

    开始打电话时候也不敢说,后来有一次展妈没憋住就试探着问了一句,展小怜翻白眼说:“妈,我这不是刚结婚吗?好歹让我多享受一些二人世界啊?早早生孩子有什么好啊?再说,这种事能急吗?”

    后一句话才是展小怜想说重点,她也急,她也想,但是有些话她是绝对不会跟她爸她妈说,说了不定就会闹矛盾,反正她身体情况她爸她妈了解,不如就把责任直接落自己头上,展爸展妈会对公爵愧疚,也就会对他越好,这样相处下来才会加和谐。

    展爸因为升了官,这工作比之前忙了点,除了带学生外,还有些学校事务要忙,展妈一直都是那样,有课就去上,没课就家呆着,家里还有个活祖宗要侍候,展妈都习惯了。

    幽现就是一个处于懵懂期小孩,吃饭知道往桌子边跑,撒尿知道要去厕所,睡觉要躺床上,喜欢事就是坐沙发上看电视,之前她从来不看,突然有一天发现电视上有个广告,然后就迷住了,每天都会那个点等某个电视剧之前广告,看一次笑一次。

    展爸展妈研究了很久,也没觉得好好一个洗衣粉广告到底有什么好笑,不过她喜欢就随她看去,人家看电视是等电视剧,幽看电视是为了看广告,就是跟人不一样。

    幽就跟被人抛弃小孩似,一直展家,展爸展妈从开始多方联系想把人给弄走直到现完全淡定,既然弄不走,又不能把人饿死,那就还跟以前一样,当小猫养吧,虽然比养猫麻烦了一点,不过好歹还能教。

    幽存展小怜一直不知道,展爸展妈就是怕展小怜吃味,龙美优倒是知道,龙美优反应是觉得这个孩子很可怜,就和自己似是住别人家里,所有还挺关心幽,不过展小怜要是知道了,第一句话绝对是说凭什么住她家里,展小怜还真说得出这句话,那是自己家,是自己爸妈,哪怕是收养也还好,结果就是个小疯子,对她好也没人感谢,凭什么啊?

    展爸展妈都没说,要是哪次打电话听到这边动静,都会说是隔壁邻居什么,展小怜打死都想不到自己家好好被人丢了个大活人,成了他们家大麻烦。

    其实展爸展妈一开始觉得烦,不过时间久了他们倒是觉得有意思,毕竟家里就两个老人,两孩子一个湘江,一个国外,哪个都隔十万八千里,家里太冷清了,有个大活人总比没有好,起码说话时候不是对着空气说。

    展妈站厨房门口对客厅喊了一句:“小幽啊,你过来帮阿姨剥个蒜。”

    幽从桌子上爬下来,一眨眼就跑到展妈旁边,捧着小碗走到客厅,认真剥蒜。这些日常话都是展爸对着幽教了无数遍,翻来覆去教,一遍不会教两遍,两遍不会教三遍,总有让她听懂时候。

    小猪猪一岁时候展小怜和公爵去了湘江,小猪猪大名是龙湛自己取,叫龙呜呜,展小怜问为啥叫龙呜呜,龙湛生气说因为小猪猪整天就知道呜呜呜哭,这是为了让小猪猪长大以后自己知道丢人,他小时候就是个只知道哭哭赖包。潘弦完全没有发言权,虽然觉得名字不好听,不过不敢说啊,生完孩子了她就没要挟龙湛资本,龙湛听小猪猪不听她了。

    小猪猪周岁宴上,龙湛请了不少人出席,差不多湘江各个有头有脸人都去了,小猪猪是宴会主角,果然不负众望从头哭到尾。

    潘弦和龙湛就是领了证,但是没举行婚礼,龙湛当初决定娶潘弦时候她正怀孕,大肚子女人穿不进婚纱,外界也不知道两人结婚没,都等着两人情况。

    展小怜笨手笨脚抱小猪猪,咬着下唇搂怀里,潘弦旁边生怕给摔了,就教着展小怜抱孩子,展小怜小心翼翼抱着怀里,伸手捏了捏小猪猪脸:“哎哟,我们家小猪猪真漂亮,长像爸爸又像妈妈,长大了肯定是个帅哥傲世龙女全文阅读位面监狱执掌者txt全本。”

    小猪猪:“呜哇,呜哇,呜哇……”

    展小怜小心换了个姿势:“我是姑姑,要喊姑姑,不能一直哭,今天是你周岁宴,可不能一直哭啊。”

    小猪猪:“呜哇,呜哇,呜哇……”

    龙湛大怒:“姑姑抱要高兴,哭什么哭?不许哭!”

    小猪猪:“呜哇,呜哇,呜哇……”

    公爵旁边安静看着展小怜怀里抱着小胖娃,突然伸手说了句:“小怜,我能不能抱抱他?”

    “可以啊!”展小怜伸手把怀里孩子送到了公爵怀里:“要这样抱,我嫂子说他脖子细又嫩,要小心点。”

    公爵僵着身体把小猪猪抱怀里,小猪猪哭跟什么似,一刻不停,一看就是个闹腾性子小baby,展小怜提醒:“黑大叔,小心点哈。小猪猪是不是很可爱?”

    公爵看着小猪猪,脸上露出笑意,“小怜,我觉得他很可爱。”

    龙湛一把抢过小猪猪,不待见说了句:“我儿子能不可爱?你不会抱别抱!”

    龙湛一直都不待见公爵,谁让他抢了他可爱小怜?

    龙湛现给展小怜打电话,重要事除了向展小怜汇报小猪猪近况,还有就是说公爵坏话,展小怜听到了当没听到,她太了解她大哥心里了,就是想说公爵坏话让她讨厌公爵。

    小猪猪是个挫娃娃,谁抱都哭,就他妈抱着不哭,所以全程都是潘弦抱着,真是给潘弦长脸了,为了不让他哭,龙湛就只能让潘弦抱,让那些看笑话只能咬牙。

    展小怜挨着公爵坐着,偷偷拉拉他手,凑到他耳边低声说了句:“黑大叔,我们回去也努力生个胖娃娃。”

    公爵低笑,点点头:“好,努力。”

    其实生不生出来两个人真是平常心,毕竟他们结婚之前就有心理准备,只是两人都抱着那么一点点希望,按照展小怜话说,有了是他们幸,没有是他们命,不强求。

    展小怜去看过医生,结论和早先一样,她不是天生不孕,而是身体受损严重,只能养,什么时候能有孩子只能看命,公爵也治疗,两个人确实很努力,至于能不能成,那就完全看他们造化了。

    要说和其他夫妻不一样地方,就是两个人心态都很好,确切说,受了展小怜影响,公爵心态调整很好,他能坦然和展小怜讨论孩子事,这要是以前,他是只字不提,因为对公爵来说,这根本就是件难以启齿事,是他心口上伤,揭开了就会疼。结果因为展小怜坦然,他也逐渐释怀,谁都想和别人一样,只是上帝让他没有别人那样好命,他努力了,如果失败也只能坦然接受。

    小猪猪生日宴之后,展小怜和公爵湘江住了一周,顺便游了下湘江,然后高高兴兴回了安享小镇。

    回去以后展小怜突然想起来她好像很长时间没有看到薇薇安了,除非结婚时候薇薇安赶了回来,后来出去了就没回来,她担心问了公爵一句:“黑大叔,薇薇安去哪了?好久没见了来着。”

    公爵笑了笑:“放心,没事,昨天我还接到保镖电话,过一阵她就会回来。”

    展小怜撅嘴,“哎哎,薇薇安还真是个勇敢小姑娘,我都没试过一个人去很多地方。”

    公爵低头看她,说:“我不会让你一个人去很多地方,你要去哪?我陪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