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臣服 > 第384章 关心这个话题

第384章 关心这个话题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展小怜和公爵这边说话,那边费小宝高高搁抱枕上小短腿“呼啦”一下滑到了棉被里,展小怜听到动静探头,叹气:“小宝这睡姿是不是不太好看啊?这个脚高头低曲着睡,能舒服吗?”

    公爵苦笑:“小孩子不知道,他就喜欢这样睡觉。”

    展小怜翻白眼,走过去,强行把费小宝摆正了,结果两分钟后,费小宝闭着眼睛棉被堆里游啊游,摸到抱枕,小短腿一抬,再次把小腿跷抱枕上,小脑袋埋棉被堆里,继续睡。

    展小怜擦汗:“明明那么乖小孩,怎么非要用这么销魂姿势睡觉啊……”

    话没说完呢,费小宝哼唧一声,翻个身,趴着了,以一个加高难度姿势继续睡。

    展小怜:“……”

    公爵低笑:“没事,小孩子会自己调节,他不舒服会调整,”

    展小怜抓狂:“他趴被窝里,鼻子都被棉被堵住不透气了,他调整毛线啊!”

    赶紧动手翻过来再说。

    费小宝还是小孩子,睡觉肯定要有人看着,展小怜后直接脱了鞋抱着他一起钻到被窝里陪着睡,公爵一个人去外面看报纸,扭头看了眼屋里,然后他撵走周围仆佣,找到药箱,沙上坐下,伸手卷起裤腿,露出小腿上一片破损红肿又带淤青伤痕,他皱着眉头盯着那伤痕了一会呆,然后拿碘酒腿上擦了擦,没有包扎,重放下裤腿。

    展爸展妈现都习惯了来湘江过年方式,一年就那么两次,一次是放暑假,一次就是过年,他们一年到头盼头就这么些,今年他们加高兴,因为这次来湘江见到不单单是两个女儿,还有个外孙子和女婿,这对于展爸展妈这对半百老人来说,这是天大喜事,另一个女儿安然活着,而小怜则像所有人家闺女一样,结婚生子婚姻幸福。

    展爸展妈说起来,现都很庆幸当初展妈没拆散小怜和公爵,要不然去哪里找第二个公爵这样好丈夫对小怜那么好?

    热热闹闹年,从未有过大团圆,能都,就连龙宴也能家里待好几天,求都求不来事,每个人都喜气洋洋,吃团圆饭时候展妈还嘀咕了一句呢:“哎,说起来这老大和小怜孩子都有了,龙谷和龙宴是不是也该收收心找个媳妇了?”

    展妈就是长辈心,结果她话一说完,龙美优脸色就变了,她从饭碗里抬头看了龙宴一眼,龙宴没有回视,而是笑眯眯看着展妈说了句:“展婶又开始操心了?我是三兄弟小,二哥不急我急什么?我看二哥。”

    龙宴等于就是把皮球踢给了龙谷,反正他是老小,龙谷比他大好几岁了。

    龙谷抬头一本正经说:“我已经谈恋爱了,成熟了就结婚。”

    展小怜立马举着胳膊拆台:“妈,你别听我二哥忽悠你,他一年三百六十五天,每天都谈恋爱,不过每天恋爱对象都不同!”

    龙谷擦汗:“小怜,哪有那么夸张?二哥都说要改正了。展婶,你别听小怜说……”

    展小怜继续拆台:“实际情况夸张,二哥女朋友是用卡车拉,我大哥原话,大哥,对吧?”

    龙湛立刻点头附和讨好展小怜:“对!完全正确!”

    龙谷:“……”扭头看向潘弦和公爵,希望他们能管管不靠谱兄妹俩人。

    潘弦赶紧低头喂小猪猪吃饭:“小猪猪,乖,多吃蔬菜长高……”笑话,涉及到小怜事,她绝对不能插嘴,要不然老公会生气,还是那种真生气,觉得她有眼不识金香玉,看不到小怜好,她是绝对不会违背老公底线。

    公爵赶紧低头喂费小宝:“小宝喝奶奶了……多喝一点长高,像猪哥哥那样高……”

    展小怜:“黑大叔,啥叫猪哥哥啊?那是小猪猪哥哥。”

    中文有待加强公爵理所当然反驳:“一个意思。来,小宝多喝一点……”

    潘弦:“……”

    龙宴好不容易摆脱追问,低头喝汤,龙美优巴不得她妈妈遗忘了刚刚问题,也低头喝汤不说话降低存感。

    龙谷叹气,完全没有同盟军,“展婶,我是男人,结婚什么太早了也没意思。”

    展妈奇怪说了句:“早什么早啊?说起来你也该三十好几了吧?这孩子,还不归真呢。”

    展小怜赶紧打岔:“嘿嘿,妈,我二哥是大众情人,精英中贵公子,你让他找个女人结婚比拿刀杀他还痛苦。再说了,我二哥三哥太优秀了,一般女人配不上,这世上能有几个我大嫂这样美人啊?”

    龙湛听了展小怜话,满意摸摸潘弦头:“大猪,我们家小怜夸你了。”

    潘弦笑眯眯看了龙湛一眼,甜丝丝应了句:“嗯,我听到啦,谢谢老公。”

    龙湛很满意他家大猪各种表现,特别是被展小怜夸过以后,就加满意了。

    龙美优见展小怜开口,也跟着说了句:“就是啊,这个适合男人不急,而且二哥眼光很挑,不能催啊。”

    展妈就随口说说,长辈都这样,觉得到了适婚年龄就该结婚,提了一句,所幸不是自己家儿子,要不然展妈不知急成什么样,现小怜这样一说,然后龙美优也开口了,展妈哪里还敢再说啊,龙美优什么情况她知道,刚刚说时候也是给忘了,现想起来,赶紧点头:“哎哟哎哟,我错了,你们事你们自己着急就行,我才懒管呢,来来来,吃饭吃饭……”

    展小怜点头:“就是,吃啰吃啰……黑大叔,你要不要吃蘑菇啊?很多吃……”

    年夜饭前所未有热闹,关键还多了两个小家伙,费小宝倒还好,很乖很安静,给他喝奶他就自己抱着闹腾一个劲喝,不喝撑着了不罢手,吃完了就哼哼,小肚子喝撑着了,公爵无奈给他揉肚子,展小怜受不了:“喝饱了不喝不就行了?喝饱了还喝……”

    费小宝继续哼哼,公爵继续揉肚子,不说话也不反驳,爷儿俩不管是表情还是动作,都十分一致。

    小猪猪那就是捣蛋鬼,这是龙湛管凶,潘弦教好,龙谷有时间也会引导,要不然这孩子以后就无法无天了,跟小猪猪就是个截然不同相反。

    相比之下,公爵对于自己乖儿子还是很满意,展小怜不表意见,反正她家小宝就是个好小孩。

    年后公爵一家三口回国,展爸展妈也和龙宴一起回摆宴,大家又像往年一样分散各处,没有伤心没有难舍,每个人都很高兴,因为所有人都知道,还是会再见。

    费小宝继续慢两拍晕机,下飞机坐车回安享小镇以后才开始吐,吐小脸白煞煞,又给送医院了,就是晕机,也不是大毛病,展小怜抱着小家伙都无语了,扭头现公爵不见了,展小怜奇怪,问保姆:“公爵去哪了?刚刚还呢。”

    保姆笑着指了指外面:“公爵让夫人和小伯爵稍等一下,他马上就回来。”

    展小怜点点头,逗着费小宝说:“小宝,那我们就继续等爸爸好不好呀?爸爸有事去了,很就回来啦。”

    费小宝咧着小嘴笑跟什么似,也不知道他能不能听懂妈妈说什么,反正看到妈妈小花似笑脸,他就咧着小嘴笑特别开心,公爵府上下仆佣眼中,小伯爵是这个世上幸福小孩,一出生就有别人这辈子都得不到贵族头衔,有一个年轻漂亮东方妈妈,有一个位高权重父亲,有着无限荣耀家族姓氏和数不清家产继承权。

    展小怜掐着费小宝咯吱窝,逗着他玩特别开心,过了好一会还是没等到公爵,展小怜直接抱着费小宝站起来:“小宝,我们去找着爸爸,看看爸爸躲到哪里偷懒了!”

    展小怜抱着费小宝走出去,费小宝已经从晕机中缓过劲,搂着妈妈脖子跟妈妈一起找爸爸,展小怜问了一圈人都找到公爵,正奇怪呢,就看到公爵独自一人从一个拐角地方走出来,抬头看到展小怜和费小宝,他原本没有表情脸立刻扬起淡淡笑容:“小怜!”

    展小怜斜眼看他:“黑大叔,你干嘛去了?我跟小宝都等你好一会了,”看了眼他身后:“还一个保镖都不带!”

    公爵走近,伸手抱过费小宝,低头展小怜额头亲了一下,歉意说了句:“我去洗手间,碰到了熟人,耽搁了一下,抱歉小怜,让你担心了,以后我会小心。”

    展小怜白了他一眼,公爵一手抱着展小怜,一手搂着她肩膀:“我道歉。”

    展小怜轻轻哼了一声,才勉强抬脚跟着他脚步往前走,算是稍稍消气了。

    费小宝扯着爸爸耳朵玩高兴,压根不知道爸爸妈妈闹不高兴了。

    展小怜恢复上学,因为她多了保胎和生孩子时间,恢复上学以后就要加用心,不然就会赶不上课程,所幸现学习不像初高中那样系统且紧密型要求较高,展小怜往同学借了笔记和教授讲课记录,拿回去复印了一份,每天很认真开始复习拉下内容,差不多花了大半年时间才把拉下课程慢慢补上。

    为此展小怜还捏着费小宝脸说:“小宝,妈妈都是为了你才现才这么辛苦哟。”

    费小宝小企鹅一样挪进展小怜怀里,慢吞吞搂着她脖子,使劲把展小怜脸拉下来,然后她脸蛋上“吧唧”亲了一口,展小怜心当时就化了,刚刚还抱怨口气,转脸就感动抱着儿子狂亲:“乖儿子,妈妈一点都不后悔生下你,真是妈妈好儿子……”

    爱德华老夫人春暖花开时候去世,去世时八十三岁,平静又安详,名下房产全部留给了子孙,其中费小宝得到多,除了曾经那个橡胶树庄园,还有一座矗立海边城堡和一个农场。

    葬礼爱德华老夫人去世三天后举行,公爵带着展小怜和费小宝出席了葬礼。

    对于爱德华老夫人去世,公爵消沉了半个月,那半个月里,展小怜每天都带着费小宝想着法子哄公爵高兴,千方百计想让公爵走出丧母阴影,半个月以后,公爵逐渐有了笑意,慢慢从爱德华老夫人去世悲伤中走了出来。

    期间龙谷再次打电话过来,得知公爵近心情抑郁,还提醒展小怜注意公爵身体,展小怜叹气:“我近都不敢提别,就怕他想起什么,我有跟他提体检事,他说他有专门私人医生,一直有做检查……对了二哥,你怎么比我还关心他身体啊?”

    龙谷笑道:“这个啊……过年时候我听说他抱着小宝摔了一脚,想着是不是缺钙什么,人年纪大了不是都会缺这样缺那样?”

    展小怜翻白眼:“黑大叔一点都不老,二哥太瞧不起人了。”

    龙谷扶额:“小怜,二哥这不是为你好嘛?”

    挂了电话,展小怜鼓起嘴想了想,站起来往卧室跑:“黑大叔!”

    公爵正逗着费小宝,扭头看着展小怜:“小怜怎么了?”

    展小怜鼓着嘴,抬抬下巴,说:“你去把你体检报告拿给我看看。”

    公爵一愣:“怎么了?”

    展小怜拧着眉头看着他:“你去拿给我看看!”

    公爵突然笑了下:“小怜,都是我医生保管,有问题他会跟我说,你又不懂,上面都是专业术语,你能看得懂?”

    展小怜想了想,才开口:“那我请教别人不行?一个月前你抱着小宝时候是不是又摔跤了?不是第一次了,我现怀疑你是缺钙,所以要亲自确认一下,看看要不要给你补钙。”

    公爵擦汗:“小怜……”

    展小怜瞪着他:“黑大叔你先说给不给?先跟你说好了,你不给我就生气了。我是关心你来着,你不能打击我关心你积极性,你给不给?”

    本书由潇湘书院,请勿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