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臣服 > 第385章 信仰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公爵看着展小怜气鼓鼓模样,好像他只要说不给,她就立马生气似,公爵只好点点头,说:“给,给还不行?”顿了下又说:“晚点给拿给你行不行?你看跟小宝玩高兴呢……”

    展小怜斜看他一眼,点头:“那行,咱三一起玩会,黑大叔晚上你就要拿给我哟……我二哥说了,人年纪大了就容易缺钙什么,补钙补锌补铁什么要趁早……”

    公爵笑眼弯弯看着他,丝毫没有因为她说他年纪大什么而不高兴,顺从点头:“好。小怜说什么,我都听。”

    展小怜笑嘻嘻睨了他一眼,有点得瑟意思,“本来就应该听我……小宝,你说对不对啊?你以后也得听妈妈,你要是敢不听妈妈话,妈妈就生气,妈妈生气了,后果很严重真灵九变全文阅读。”

    费小宝因为爸爸妈妈都身边,高兴小嘴咧跟小歪瓜似。

    满两岁费小宝是个不大让爸爸妈妈操心孩子,要说有什么让他们很犯愁,那就是小家伙不大说话,要不是展小怜和公爵都听过他喊爸爸妈妈,两人不知道得愁成什么样。小宝很少说话,高兴了笑脆嘎嘎,至于不高兴,他似乎没有什么不高兴事,一个人玩半天没人陪他都不吵一声,夸张是他能一天不说一个字。

    展小怜坐地毯上陪着费小宝滚汽车,耐心十足陪儿子,滴滴呜呜拿着汽车推来推去,费小宝整个人趴地上,眼珠子随着妈妈手里小汽车滚来滚去,不知道还以为那是个小闹钟,撅着小屁股,可爱要死。

    公爵刚刚去了卫生间,回来后就看到妻子和孩子脑袋顶着脑袋趴地上玩特别高兴,他安静站门口,脸上带着淡淡笑意,只是这抹笑意随着他神思表情渐渐凝固,他伸手扶住门框,站立原地半天没动。

    展小怜听到声音也看到公爵影子站门口,一直等着他过来,结果好一会他都没过来,展小怜抬头对着背光而立公爵喊:“黑大叔,你干嘛呢?小宝还等你陪他玩呢。”

    公爵对上展小怜视线时候霎时扬起笑脸,然后他慢慢缩回手,抬脚走了进来,费小宝身边学着展小怜样子盘腿坐下:“小宝要跟爸爸玩什么?”

    费小宝抬头指着展小怜手里小汽车,发出一个字:“车……”

    公爵伸手拿过玩具车,按着小汽车学着展小怜样子儿子面前滚来滚去:“滴滴呜呜……巴士来啰,小宝客人,请问你要到哪一站下车?”

    费小宝顿时发出一阵清脆笑声,拍着小手高兴:“爹地棒!”

    展小怜瞪大眼睛惊奇:“哦,我们小宝今天说了四个字了!”

    公爵低笑:“小怜,别大惊小怪,我们小宝还会说多话,是不是小宝。”

    费小宝立刻做了一个展小怜经常做招牌动作,伸出小胖手比划了一个“v”字:“耶。”

    展小怜顿时笑倒地上,“黑大叔,我真是爱死我们家小宝了……”

    公爵点头:“我也爱小宝,我爱小怜。”

    展小怜鼓起嘴抬头,对于公爵这样赤果直白告白有点诧异又有点得瑟:“我也爱黑大叔,也爱小宝。”然后她抬起身体公爵嘴上亲了一下,费小宝一见,立刻爬起来分别展小怜和公爵嘴上亲了一下,然后继续低头玩汽车。

    费小宝这小傻宝就是这点招人喜欢,平时他就是呆萌呆萌,看着就是个傻孩子,但是他总能突然给人一个惊奇,比如他一直以来傻乎乎,但是就是会哄展小怜高兴,就是能让展小怜把他当宝贝宠。

    公爵安静坐旁边,看着展小怜和费小宝玩高兴,费小宝要是有摔倒嫌弃,他会立刻伸手去扶,公爵表现就像他一直以来一样,安静少言。

    展小怜一直惦记着公爵体检报告,晚上时候公爵真把体检报告拿给她看了,公爵没说错,她确实看不大懂,除了常规一些能知道外,其他展小怜知道单词意思,但是那些单词拼凑到一起以后她就完全不明白什么意思了,太专业化,这要专业人员才明白。

    展小怜把公爵体检报告认真看了一遍,后面那些没看明白,想了想开口:“黑大叔,我明天拿着这个问问医生行不行?”

    公爵低笑,过去伸手把报告收起来,笑道:“放心吧小怜,我医生对我很负责,你别担心官场特种兵。”

    展小怜看着被公爵收起来报告,翻白眼:“那你明天问问你医生,你有没有缺钙现象哈。”

    公爵点点头:“好。”然后公爵叹气:“哎,看来以后不能摔跤,就摔了一跤,就被小怜说老了……”

    展小怜:“……”她还以为黑大叔不介意呢,原来一直惦记着呢,她笑嘻嘻讨好:“黑大叔,你别往心里去嘛,这是二哥说,你要是不高兴,你找他去,都是他说。”

    公爵低笑,伸手搂住她腰,摇头:“我不敢,龙家几位少爷,我一个都不能得罪,谁让我小妻子是他们宝贝妹妹?”他低头,锁住她唇轻吻,半响抬头,说:“怎么办小怜,我发现我越来越爱你,一时半会儿都不想离开,怎么办了小怜?”

    展小怜鄙视看了他一眼:“这还不简单?别离开不就行了?我去哪你就去哪,我干嘛你就跟着,多好,这样就分不开啦。”

    公爵什么话没说,努力抱着她身体按到自己怀里,从她耳后轻轻啃咬,直到双双倒双人大床上。

    展小怜勾着公爵脖子,笑嘻嘻问:“黑大叔,我怎么觉得你今晚特别激动啊?以前我要使劲撩你才行呢,说吧说吧,是不是我不小心做了什么让你感动事,你想奖励我来着?”

    公爵笑倒她肩头:“傻丫头,只是因为我爱你。我漂亮女王陛下,请问你对这个奖励有什么感想?”

    展小怜认真想了想,说:“嗯……我很喜欢!”

    展小怜是一个无信仰人士,公爵是位虔诚基督徒,费小宝是受过皇家规格洗礼,所以不管他现知不知道什么是信仰什么是上帝,他以后都是位正儿八经基督徒,公爵对于展小怜这个没有任何信仰人一直很放纵,从来没有对于两人信仰上有过意见。不过近,公爵似乎有意要把展小怜发展成为上帝信徒,因为他挑周六时候把展小怜和费小宝一起带到了安享小镇教堂。

    第一次来到这个给人赶紧严肃又神圣地方,展小怜还是挺奇,费小宝是特别乖小信徒,安静像个假娃娃,一家三口坐人群里,公爵非常严肃且认真,展小怜抱着费小宝,偷偷摸摸看看这个表情看看那个表情,对于西方教堂信徒们虔诚表情表示十分佩服。

    回去路上公爵抱着费小宝,牵着展小怜手一边慢慢走一边问:“小怜,有什么感想?”

    展小怜想了想,老实说:“什么感想都没有。黑大叔,你是不是觉得我无可救药?”

    公爵笑着摇摇头:“不会,因为小怜不了解。不过,我觉得小怜可以经常过来看看,难道小怜不觉得你那里时候,能看到上帝影子?”

    展小怜惊奇:“黑大叔你看到过?上帝长什么样?”

    公爵受不了笑出声:“上帝就我们身边,只是我们从来都不会看到他模样,上帝很忙,要和这世上那么信徒沟通,所以,我们只能看到他影子。”

    展小怜暗自翻白眼,然后问:“黑大叔,那你能不能告诉我,你亲爱上帝帮你解决过什么难题啊?或者是他让你达成了什么心愿?”

    公爵扭头看着她,说:“上帝让我慢慢忘掉我经历过那些,包括我父亲死,然后他把你送到了我身边,让我真正走出那段痛苦回忆。”

    展小怜鼓嘴,半响,她点点头:“好吧,你上帝确实帮过,看他这样帮过黑大叔份上,我谢谢他,因为黑大叔也是我意外惊喜。”

    “所以,”公爵转身看着她,说:“上帝也指引着小怜,他似乎很喜欢小怜,希望小怜能加入他信徒行列极品特种兵章节。”

    展小怜这下真确定公爵就是想让她加入基督教了,她一边往前走,一边奇怪问:“黑大叔,我要是不当上帝信徒,上帝会不会不高兴?”

    公爵摇头:“不会,这只是他希望而已。”

    展小怜不解:“他为什么希望我加入信徒行列,他有那么多信徒。”

    公爵想了想,说:“或许,那是因为我是他喜欢信徒之一,所以,他希望我亲爱妻子和孩子也会是他信徒。”

    展小怜翻白眼,她是真不感兴趣,不过这是公爵信仰,她肯定不会瞎说,只是笑嘻嘻岔开话题,只是下个周六,公爵还是把展小怜和费小宝带了过去,周而复始,就是想把展小怜带成教徒。

    展小怜都不知道翻了多少次白眼了,她算是个时代党教育下孩子,对这个真是没什么想法,也因为这种神奇信仰让人狂热而好奇,不过让她信仰,她还真是没什么大感觉,觉得自己就算信了,估计也不会是虔诚教徒。

    公爵带着展小怜去了n次,结果展小怜还是那种,终,公爵终于放弃了,然后他拉着展小怜手坐下来聊天:“那小怜,你能不能告诉我,假如,我是说假如,假如有一天,你身边离开了你,你要怎么度过看不到他日子?你没有信仰,你没有可以倾述感情地方,你要怎么办?”不等展小怜开口,公爵又说:“我母亲非常爱我父亲,她能一个人走过这么多年,就是因为她有信仰,她坚信着只要相信上帝,她就能重遇到我父亲……”

    展小怜眨巴了两下眼睛,认真想了想,说:“虽然我不喜欢这个假如,不过,我也不算是什么行尸走肉,黑大叔,其实我也有信仰,我信仰就是活着啊,只要活着就是希望。哪有人不会死?那不是老妖怪吗?我爸,我妈,黑大叔,我大哥二哥三哥,还有我自己,都会有死那一天,但是黑大叔,我们活当下多好啊?过好每一天,每一天都不后悔,过了今天,回忆昨天,期待明天,多好呀。”

    公爵盯着她眼睛看,黑漆漆毛茸茸,看着他时候水灵闪闪,随着她睫毛上下扇动格外灵动,公爵伸手摸她脸,“小怜,我比你大了十五岁……”

    展小怜笑嘻嘻说了句:“我知道啊,我妈还因为这个死活不同意呢,她觉得你是个大肚子老头子,不让我嫁呢。”

    公爵忍不住笑了笑:“如果有一天,我走了,但是小怜还,小怜要怎么做?”

    展小怜还是认真想了想,笑嘻嘻说:“我呀?我要带着小宝活给你看,你有多短寿,我就要有多长寿,把你没来得及活时间全补上,把你没来得及花钱全花光,嘿嘿,黑大叔,我对你好吧?你要是先走了,我就要报复你上帝,活成老妖怪气死他。”

    公爵伸手捧着她后脑勺吻住她嘴:“好……小怜可要记得你说话,如果我哪天短寿死了,小怜要把我没来得及活时间全补上,活成老妖怪……”

    展小怜斜眼:“不过黑大叔,我真是讨厌死你假设了,哪有人拿自己打比方?”

    “我很抱歉小怜,对不起。”公爵真诚道歉:“小怜别生我气,我道歉。”顿了顿,他再次开口:“那小怜国家,如果一个人死了,怎样才能让人很就忘记?”

    展小怜翻白眼:“这个呀……”展小怜想了下,说:“我们国家那些伟大人,他们不愿意让人一直记着,所以他们会要求他们死后不大办丧事,被火化以后,让人把骨灰撒到海里,这样,就不会有祭拜地方,就不会给人缅怀机会。而且,骨灰变成了粉末,会随着大海漂流各处,所以,间接也表示其实他还是人民身边,但是他人民不知道……黑大叔,这个办法好吧?我觉得他们很伟大啊,哎哎,真很伟大来着……”

    公爵点头:“对,很伟大。”

    〖启蒙书网∷∷无弹窗∷纯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