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臣服 > 第388章 带着小宝回家吧

第388章 带着小宝回家吧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章节名:第388章带着小宝回家吧

    正如当初蒋笙所说,青城不知道有多少人等着燕大爷死,确实如此,起码因为展小怜,就有那么十来口人等着他死。而龙谷一直等真正结果,展爸展妈也等,乎、不乎,看热闹,有利益关系,很多人都等他死。

    可是燕回到底死了没?两天后,展小怜接到展爸展妈电话,还斩钉截铁说这事已经上了闻,虽然没明说人名,照片也是打了马赛克,但是很多人都猜那肯定是燕回了,能称得上青城一霸,除了燕回还有谁啊?

    展小怜挂了展爸展妈电话,跟着龙谷电话又来了,“小怜。”

    展小怜叹气,“二哥,是不是又是燕回消息?”

    龙谷低笑:“让小怜烦了?”

    展小怜笑着摇摇头:“不是因为这个,是觉得没必要,我是觉得没必要去关注一个不相干人。我呀,有儿子要带,忙着呢。”

    龙谷点点头:“我知道,不过小怜,其实我们这样关注,不过是为了让小怜有一个能回家。而且,展叔展婶年纪大了,他们总归是盼着你回去。”

    展小怜沉默了一下,然后点头:“嗯。我明白了二哥,我这一阵把精力放小宝身上,老觉得我爸我妈还年轻,觉得他们还是和以前一样,但是现想想,我都三十岁了,我爸我妈……他们都六十了。”

    龙谷拿着电话走到窗边,“好。对了小怜,你担心薇薇安,我找到了。”

    展小怜立刻挺直腰杆,惊喜:“真?她哪?”

    龙谷笑了笑,“她很好,就是情绪不太好,看起来像是受了重大打击。我找了心理医生做辅导,她本性开朗,应该很就没事了。”

    展小怜皱了皱眉头:“哦,看来真是伤到了。薇薇安哪啊?”

    龙谷答:“龙家别院。她是被人从北极带回来,差点没被冻死,问她为什么,她说是为了看北极熊,那孩子本来就不聪明,这样被一打击,估计就笨了。”

    展小怜擦汗:“二哥,薇薇安很可怜了,现家里什么人都没有,什么依靠都没有,就算有那么多钱,她心里也很空虚,所以二哥不能欺负薇薇安呀。但是二哥,我很感谢你把她找到,还带回去让人看着她……”

    龙谷理所当然答道:“我不是为她,是为了小怜,小怜整天惦记,万一她出了事,小怜肯定会有心理负担,觉得对不起公爵。”

    展小怜握爪:“果然还是我二哥了解我。不过二哥,薇薇安一直要找你生小孩,可凶猛了,你可不能为了着了她道啊。”

    龙谷叹气:“放心吧,我还不会被一个比我小那么小女孩给算计。”

    说起来薇薇安也二十七、八岁了,这么大姑娘还没找对象,这是国外,国外早被人口水淹死了。龙谷知道为什么薇薇安会受到那样打击,本来她家里就什么人都没有了,唯一让她觉得有希望就是生一个孩子,这样爱德华家族就不用担心爵位无法继承财产没人继承了,结果公爵自己有了孩子,她人生目标也就失去了一半希望。

    而终,公爵死了,这让她加觉得自己成了爱德华家族吃闲话人,没有父母双亲没有朋友亲人,甚至唯一利用价值都没有了,因为当年父母死亡就让薇薇安有了克自己父母说法,如今爱德华家族只剩费小宝一个人,似乎加验证了人家说法,只要她,爱德华家族人都会被克死,所以,她要远离小宝,远离小怜,这样,大家都能活久一点,而不是像堂哥那样,年纪轻轻就去世。

    说白了,薇薇安这个就是心病。

    龙谷去了龙家别院,薇薇安抱着膝盖坐落地窗后面,眼睛直愣愣盯着前方,眼珠子都没动一下,龙谷伸手敲了敲门:“薇薇安。”

    薇薇安没有扭头,依旧是看着前方,直到龙谷走过来,伸手摸摸她头发,薇薇安才抬头看了他一眼,然后重把眼睛垂下。

    “今天有没有心情好一点?”龙谷偏头看她,“我给小怜打电话,她很担心,说要带着小宝来看你……”

    龙谷话未说完,薇薇安突然伸手抱头,把头埋腿上,大声喊了一声:“别!”

    龙谷直起腰身看着她,薇薇安抱着膝盖,哭着说:“不能过来!我是爱德华家族灾星,我就是个不祥之人,他们不能过来……”

    然后她光着脚下来,一边哭,一边伸手把脑袋埋到龙谷怀里,大哭:“我不想他们出事,小宝是爱德华家族唯一子嗣,不能出事……”

    龙谷叹口气,低头,伸手摸着趴自己怀里薇薇安,说:“好,那我就跟他们说,暂时不过来。”

    薇薇安抬头,泪眼朦胧问:“千万不能过来!”

    龙谷点头:“好,千万不过来。你能不能去换件衣服,我让人带你去出去转转,不能整天关家里是不是?这样人会变傻,本来就不聪明,再傻就不行了。”

    薇薇安垂头丧气重坐下:“我知道,我一点都不聪明。只是,为了生一个聪明小孩,才说自己智商很高……”

    龙谷低笑:“知道就好,我看你智商也就八十五这样。”

    薇薇安抬头看他:“八十五是弱智儿童,我不是!”

    龙谷摊手,“差不多吧,反正高不了多少。好了,去换衣服,我让人带你出去转转。”

    薇薇安眼巴巴看着龙谷:“能不能你带我出去?”

    龙谷挑眉:“我要上班。”

    薇薇安继续眼巴巴看着他:“能不能我去你上班地方?我很乖,我现什么人都没有,也没有我堂哥保护我,我肯定不会做坏事。”

    龙谷看了下她一副被人遗弃小狗似表情,然后点点头:“这样,你要是呆得住你就待着,要是呆不住,我就让人带你出去转转,行不行?”

    薇薇安点头:“好。”

    龙谷上班,身后还真带了个小巧玲珑混血小美女,引得龙氏公司人纷纷侧目,这是龙二少欢?长一副女中学生脸啊,不会是龙二少换口味,喜欢小女孩了吧?

    薇薇安身材矮小,但是四肢比率协调,身材比例均匀,虽然年纪不小,不过她脸看着真小,本来就没有受过苦,平时也没什么焦心事,以致她整个人看起来十分年轻。薇薇安寸步不离跟着龙谷身后,完全不顾周围人眼光,碰到有狼大叔盯着她看,她就赶紧跑几步,抓着龙谷衣袖不撒手。

    龙湛一脸囧样看着老二身后跟着女孩,他趁着薇薇安进了龙谷办公司,一脸八婆样说:“她怎么这?还真把你给拿下来了?睡过了?你不是不喜欢这款?”

    龙谷一脸嫌弃看着他大哥,真不知道说什么了:“大哥,你能别这么八卦吗?一个大老爷们……我回去跟我大嫂说,看她怎么鄙视你。”

    “她敢?”龙湛直着脖子瞪眼睛。其实说白了龙湛就算个纸老虎,别看潘弦温温柔柔老龙湛面前装可怜,但是治龙湛法子还是挺多,她硬不敢来,都是来软,每次都能达成心愿。女人嘛,本来就应该男人面试还弱,只要能达成心愿,有什么不行啊?

    龙谷是看透大哥老是对大嫂吹胡子瞪眼表情了,只不过那两人感情他们自己说了算,估计也就龙湛自己觉得他是一家之主了,其实他们小家里,当家做主还是潘弦,看看她把家打理井井有条,人际关系皆大欢喜就知道这真是个能干女人,就是一碰上小怜事,潘弦就会主动退让,不敢争,怕弄反了。

    薇薇安一个人窝龙谷办公司,就窝沙发里杂志架上花花绿绿书,龙谷推门进来时候看了她一眼,然后提醒了一句:“薇薇安,穿裙子时候要小心点,内裤上猪头我都看到了。”

    薇薇安急忙放下腿,嘟着粉红嘴气鼓鼓看着他,半响想到自己是人家地盘上,她现也没靠山,乖乖继续低头看书。

    连续三天,薇薇安都跟龙谷后面跟他一起上班,以致整个龙氏人都讨论龙二少欢小女友。只不过,三天以后,薇薇安再去就不会龙谷办公室了,美女到哪都有人捧,薇薇安开始龙谷办公室,结果就去了趟厕所,就再没回去。

    龙谷还奇怪了,赶紧让秘书去找,结果找到时候秘书就看到那小美人身边围了三四个男员工,正兴高采烈打探消息呢:“薇薇安啊,这名字真好听,你是我们龙二少女朋友?”

    薇薇安摇头:“啊,不是,我们是亲戚关系。”

    详细说起来还是真是亲戚关系,她堂哥娶了龙谷妹妹,这不就是亲戚关系吗?

    一听小美人不是龙二少女朋友,几个小伙子都蠢蠢欲动,美人啊,还是个一看就是个富家千金小美人,要是娶到了保准少奋斗十年。不定还能被丈母娘赠送百万豪车呢。

    薇薇安坐继而中间,聊还挺开心,毕竟这么长时间,她都自我放逐似一个人,难得机缘巧合这么多人凑一块讲话,薇薇安心情难得很好。

    正说话说高兴呢,龙谷亲自找了过来,“薇薇安,你干什么呢?”

    那帮人一看龙二少过来了,被吓一窝蜂散了,薇薇安不高兴,嘟嘴看着他,一脸不愿意抱怨:“我刚交了很多朋友,说话呢,你看,你一来就把他们吓跑了。”

    龙谷看白痴似看着她:“什么朋友?你也不看看他们一个个如狼似虎盯着你看样,那是朋友吗?那分明就四五匹狼……”

    “你怎么能这样说话呢?”薇薇安斜着眼睛看他:“真是太没有礼貌了。”

    龙谷懒跟一个笨蛋说话,伸手抓住薇薇安手腕:“走,跟我回去,实不行我让人带你下去转转。”

    薇薇安只好重回到办公室那张小沙发上,半响她百无聊赖放下杂志,说:“我想下去转转。”

    龙谷顺口让自己秘书找个人陪着她转,结果秘书到外面直接:“业务部,谁单子完成了?有个美妙任务要交给这位幸运儿。”

    大家一听要带小美人下去转,这真是绝佳约会时间,一个个举高手冲过来:“我!2我!”

    薇薇安笑眯眯说了句:“一个人就够了。”

    位置刚好靠薇薇安旁边人急忙说:“那就我吧,我今年业绩好,偶尔偷一下懒老板不会怪我。”

    薇薇安看了他一眼,长听赏心悦目,点头:“那就麻烦你了。”

    这就等于钦定了,帅哥果然到哪都受欢迎,其他人只好瞪着这人,眼睁睁看着那小子陪着美人下楼了。

    做业务人嘴巴都会说,薇薇安本性也很开朗,或许是受到这人巴拉巴拉那张能说嘴巴影响,薇薇安一路“咯咯咯”笑个不停,好奇围绕着一个问题追问,整体来说,聊还是挺高兴。

    龙谷楼上开完一个会,回到办公室看到人还没回来,把秘书喊进来,“薇薇安还没回来?”

    秘书看了下时间,说:“刚出去半小时,davy带她下去……”

    “谁?”龙谷追问,“davy?”这小子刚跟他任女朋友分手,这是打算找N个目标了?龙谷赶紧说了句:“打电话让他把人送回来,他一个花花肠子人下去干什么?那女人搞什么鬼?”

    秘书点头:“好龙先生。”

    薇薇安回来了,人精神还挺好,跟刚被找回来时候死老鼠状态比,现她就是只生龙活虎小猫,回来以后往沙发上一坐,又开始看杂志,龙谷还等着她解释呢,结果等半天都没到薇薇安说话,敲敲桌子发问:“薇薇安,你没什么要跟我说?”

    薇薇安抬头看着龙谷,茫然:“没有啊。我有什么好说呀?”

    龙谷手指优雅敲着桌子,得得得声音显示了他似乎心情不佳:“我刚刚让你下去转转,你干什么去了?”

    薇薇安点头:“我就是下去转转了呀。”

    龙谷咬牙:“你是去约会了!不了解对方人品长相,你也敢随便跟人家约会,你也不会人家就是为了骗你上床?”

    薇薇安看了他一眼:“这样啊?”突然羞羞涩涩低下头,自己对着手指小声说:“呀,这是我第一次约会呢。我觉得他人挺好……”

    龙谷:“……”多大人了还没约过会?觉得?他还觉得外面那帮人没一个好东西呢。

    薇薇安想着,突然站起来,拉开门,冲着刚刚那人位置看了一眼,然后又坐回去,低头苦思冥想,结果想半天都没想起来,然后抬头看向龙谷,问:“怎样才能有第二次约会?”

    龙谷抬头,“你还来真了?”

    薇薇安羞怯怯说:“人家又没谈过恋爱……”

    龙谷震惊,半响他淡定放手手里笔,问:“要第二次约会?”

    薇薇安点头,龙谷笑笑,说:“简单。要约会得男方主动邀请,否则就是掉价,嫁过去也不被人待见。我问你,刚刚你们分手上来以后,他有邀请你下次约会时间嘛?”

    薇薇安失望摇头:“没有。”

    龙谷点头:“那就对了。说明人家对你没意思。”

    薇薇安被打击整个人都趴下了,再次跑向门口,看着心中男神一脸不甘心,一看就是想着要怎么样才能让男神开口邀请自己意思。

    龙谷看着她生龙活虎样子,点点头,好事,好歹活过来了,“薇薇安,你要是第二次约会也容易。”

    薇薇安精神一震:“怎样啊?”

    龙谷伸手合上手里书本,站起来走过去,一把拉起薇薇安朝外走去,薇薇安还以为龙谷要帮她约会男神呢,结果龙谷直接拉着薇薇安走过男神位置,向外走去,薇薇安奇怪问:“不是帮我第二次约会吗?”

    龙谷点头,“对,所以我抽时间陪你出去约会一次,现这次和刚刚那次,不是刚好两次?”

    薇薇安:“……”结结巴巴说:“可是,可是不一样啊,要同一个人来着。”

    龙谷一脸奇怪看着她:“你把你自己换了一款?你不就是同一个人?”

    薇薇安:“……”

    龙谷那真是个勾搭女人高手,哄女人时候能把人哄团团转,跟薇薇安约会时候那就是个正儿八经绅士,怎么看怎么惹人喜欢,结果当天晚上就把薇薇安给哄到了床上。

    风停雨歇之后,薇薇安躺被窝里,侧着身子,眼睛盯着墙角一个地方一动不动,突然说了句:“明明一点都不舒服,为什么那么多人热衷这种运动……”

    龙谷一只手搭她身上,握着她身体摇了摇,“不舒服?第一次都这样,以后习惯就行了。”

    薇薇安翻个身,嘴里说了句:“会不会怀孕?”

    龙谷笑笑:“待会吃颗药……”

    薇薇安慢吞吞爬起来,低着头开始穿衣服,一边穿一边说:“我不吃,要是怀孕了我就生下来,反正,爱德华家族人丁稀薄,现多一个是一个……”

    龙谷一听,一骨碌爬了起来:“我说,你还惦记这个?”

    薇薇安看了他一眼,说:“是啊,要不然我干嘛跟你上床啊?”

    龙谷顿时觉得头疼无比,本来还以为是赚到了,结果这女人还是惦记那个,这下龙二少就分不清这女人到底是被他泡上,还是她把她泡了?

    薇薇安穿好衣服以后穿鞋,直接朝着门走去,龙谷直接跳起来拉住:“这么晚了你去哪?”

    薇薇安眨了眨眼:“我去医院问问医生我怀孕没有啊?这个不都是要问医生吗?”

    龙谷:“……”赶紧拉着她坐下,“你以为怀孕就这么简单?哪有那么怀上?”

    薇薇安握爪:“我身体很好,我身体比莲好,我要是怀不上,肯定就是你问题。”然后她一脸嫌弃看着龙谷,好像已经确定龙谷身体有问题似开口:“你不会真有问题吧?”

    龙谷:“……”头疼无比问:“你没上过生理卫生课?老师是怎么教你?老师没教你妈也没教?”

    薇薇安看了他一眼,怅然说:“我妈妈很早就是死了。反正,我身体很好,要是你实不能生孩子,我就只能换个人了……”

    龙谷:“……”明白了,弄来弄去,她眼里,他就是个生孩子工具,拉手把薇薇安按沙发上,龙谷一边拿了浴袍披上一边开口:“来来,过来,睡都睡了,现过来我们来谈谈咱俩事。”

    薇薇安茫然:“咱俩有什么事啊?”

    龙谷伸手指了指薇薇安和他自己:“你觉得呢?”

    薇薇安表示不解:“什么事都没有啊,不就是睡了一觉吗?怎么了?”

    龙谷原地转了一圈,伸手握了握拳头:“我要是没感觉错,第一次是不是?你就不乎?”

    薇薇安怅然看着远方:“我本来就到处找人生孩子,有什么好乎啊?就是有点疼,”她叹口气:“希望一次就能成功。”

    龙谷抓了抓头,认真看了她一会,这就是个缺心眼,她对面坐下,问:“要是真怀孕了怎么办?”

    薇薇安理所当然说:“那很好啊,我就想生孩子呢。”

    龙谷提醒:“孩子是我。”

    薇薇安点头:“是啊,我知道啊,你是孩子爸爸嘛。”

    龙谷又提醒,“那你觉得咱俩没什么好说?”

    薇薇安看怪物似看着龙谷:“我们当然没什么好说,你别以为我会跟你结婚吧?我又不喜欢你,干嘛跟你结婚?”

    龙谷晴天霹雳。

    展小怜就知道薇薇安被她二哥找到了,人没事就行,她也就放心了,对于国内事展小怜没什么兴趣,当然,如果她能回家那当然是好,如果不能回,顶多有遗憾,但是不会有太多影响。

    展小怜心情和展爸展妈等待心情比,那是真没什么可比性,展爸展妈是盼着小怜一年能回来几趟,不求别,住两天就行,美优那边他们不敢打扰,就只能指望小怜,所以,展爸展妈近对青城那位死不死,非常上心。

    燕回已死传闻似乎变成了真实,因为青城周边发生暴乱,青城警方大规模出动,听说一晚上抓了上百口人,号子里都站不下人了,当然,因为燕回之死引起暴乱也让警方损兵折将,为此,青城官方领导高层暴跳如雷。

    警方强力镇压下,地盘争乱暴动慢慢变成了各方势力金钱较量,从野蛮演变成了文明,谁都想从青城燕爷死后肥肉中割下一块肉,燕回为中意夜宫和青城好王朝酒店已经挂牌拍卖。燕回其他产业分别传出有人开始洽谈。

    远北方蒋老头频频出现电视上,他第一次镜头里一晃而过,那表情像一个孩子似大张着嘴哭特别伤心,闻没有明说什么人,就说青城某财团首脑之内,但是这说话配上蒋老头出现,而且是以一个嚎啕大哭样子出现,立刻验证了所有人猜想。

    展爸展妈还唏嘘了一阵,“那孩子看来是真没用,他要是好好多好,非要出去跟人家打打杀杀,这不自找吗?”

    展爸展妈这边得到消息以后,湘江那边也得到了消息,龙谷那真是千方百计想知道这个消息真实性,不过所有消息都指出了这个事情真实性,特别是夜宫拍卖。燕回那是什么性格?自己东西怎么可能让别人染指?夜宫那可是燕回得意之作,结果现出了这事,燕回要是真活着,还不把觊觎他东西人活劈了?

    龙谷原本怀疑心思有了动摇,即便如此他还是十分谨慎让人继续关注,燕回要是真死了,肯定会有人见到尸体,燕回尸体哪?

    龙谷分析完现状第二天,他派出去人就传来消息,有人见到了燕回尸体,头和身体没分家,不过身上到处都是枪眼,看样子是被人乱枪打死,甚至还弄到了一张警方验尸报告,龙谷从传真机上拿过来一看,姓名什么还真是燕回,连曾用名蒋子归都列了出来,身上身体特征什么都有标注,身高年龄真是一样不少,就连验尸报告上拍那张没有露脸尸体照片上,显示手部特征也是有明显长期戴戒指痕迹。

    燕回之死产生负面事件就是青城牺牲了几个警察,一个月以后,展爸展妈才知道,那牺牲几个警察里面,有一个叫安里木。

    展爸展妈一听,这心顿时就是难受了,木头啊,那孩子可是他们看着长大,年前还听说木头刚升了官,怎么今年就出了这事?

    展妈听到消息时候都哭了,哭完了就给安里木父母打电话,安家父母一直都南塘镇,夫妻俩一夜之间白了头,儿子没了,昨天还电话跟他们说要出任务,今天见到就是一具冰冷尸体。

    展妈打电话过去时候这都过了一个月,人是因公殉职,被公安部授予烈士称号,安里木人死了,好歹还给他父母留了点有用好声明。

    安里木这一生说起来究竟是算幸还是不幸,估计只有他自己知道。

    懵懵懂懂初恋,和初恋小女友那种纯情喜欢,一生都难忘。初恋那般美好,只是未能走到后。那个时候安里木,也不过是刚出校门没多久大孩子,和展小怜一样不懂什么是感情。他爱那时候展小怜吗?一个只有十几岁小女孩?

    其实他不懂什么才是爱,他只知道自己非常喜欢展小怜,喜欢不得了,再后来那成了一份责任,让他充满正义感心里知道自己亏欠了小怜,他她还没有成年时候就和她做了亲密事,那时候他对小怜喜欢中加入责任,那种他必须要对她未来负责想法,安里木对展小怜喜欢只会让他怀念,让他回味,但是不会刻骨铭心。

    安里木这一生真正爱过,只有瞳儿。

    小葵是谁?小葵是他妻子,同时也是他耻辱,是他被人强迫塞过去耻辱,安里木知道他对不起小葵,可是他没有办法爱小葵。他小葵家里时候感受到底只是压抑,心高气傲岳母,官腔十足岳父,留学归国妻子,这看起来很美现实,只让安里木感受到了他们无可奈何之下排斥,如果不是他们受人胁迫,这辈子都不会让小葵嫁给他。

    小葵是安里木心里一块毒瘤,同时也是他责任,特别是面对小葵一心想把家庭经营好情况下,安里木对小葵就会加无所适从,他不能从心里接受她,但是他又不能推开她,小葵单纯,容易相信人,被父母过度保护,总觉得她只要努力一切都会好起来,可是她忘了,她无法掌控人心。

    小葵对安里木温柔体贴柔情万种,可问题是,安里木不爱她,甚至连喜欢都算不上,她对安里木而已,就是责任。所以瞳儿轻而易举就攻克了安里木心。

    瞳儿和展小怜,安里木面对这两人时候,他是好不容易有选择展小怜,因为对那个时候安里木来说,他没有其他心思放别女人身上,他必须要为他小怜努力,他以后打算跟小怜结婚,和她生孩子,而瞳儿只不过是个陌生人而已。

    可是当安里木注定和展小怜没有未来,并娶了小葵之后,他已不敢展小怜身上抱有任何幻想,瞳儿重出现安里木视线里,她美丽,妖娆,性感,她出现哪里,男人目光会选择性忽略纯情小葵,全部落她身上,她就像罂粟一样,散发出致命诱惑力。

    安里木挣扎良知和**之间,他从坚定不移拒绝到欲语还休抗拒,再到一日不见如隔三秋冲动,足足花了两年时间。

    小葵是天底下傻女人,她频频把一个觊觎自己丈夫人带回家中,安里木给了她那么多暗示,结果换来是争吵。

    小葵觉得安里木瞧不上自己朋友,因为他不止一次跟他说不要和瞳儿太接触,每次安里木说起,都会因为这个争吵,严重一次是小葵哭着跑回娘家,跟父母告状说安里木不尊重他朋友。

    安里木有苦说不出,瞳儿说起来是他恩人,当初他治疗腿伤钱就是瞳儿给,他不能忘恩负义,要对瞳儿客气,而瞳儿诱惑时时刻刻,他又不能直接和小葵说瞳儿勾引他,勾引这个东西可有可无,又没有真凭实据,瞳儿反驳他就是自作多情,他加不能和小葵说他对瞳儿有感觉,除非他疯了才会这样说。

    就因为安里木抗拒,所以才逼瞳儿出手,她不能让小葵死,因为这会引起不必要麻烦,她要她疯,她要她像一个疯婆子一样,把自己丈夫主动推离她怀抱。而擅长此类事件瞳儿轻而易举做到了。

    瞳儿和安里木第一次幽会是意外,起码对安里木来说是意外,安里木开车顺便送同事去车站,回来时候好看到一个交警值勤,往一辆发动机没熄火车上贴了一张罚单,因为车占了行人道,结果车是瞳儿,瞳儿觉得自己就停一会,马上就走,交警是个老头,不吃美人计那一套,计时说停了十分钟了,而且上班高峰期,影响行人走路,然后吵了起来。

    结果瞳儿扭头看到警车,伸手就把警车给拉了下来,说这交警欺负人,安里木只好和同事停车过去一问,这明摆着是瞳儿不对,就劝瞳儿认罚,瞳儿有钱,也不乎,只是觉得太气人,安里木说话了,就给了,再然后瞳儿就哭梨花带雨,说是被气。

    一个漂亮女人哭跟什么似乎,安里木又不能放着不管,而且,只要安里木要离开,瞳儿就找一堆借口,弄安里木根本走不了。一个目标明确女人,一个心虚不已男人,只要女人稍稍主动一点,没有外力干扰情况下,一拍即合,何况那时候安里木家中,还有一个时不时发疯小葵,怀疑安里木和周围所有女人关系,却从来没怀疑过她所谓闺蜜凌瞳,整天像瞳儿哭诉,却不知道自己把自己底细摊了情敌面前,让她知道他们半年没有亲热,让她知道安里木对她变不耐烦……

    可恨是瞳儿,可悲却是小葵,亲手把自己丈夫推向了别女人怀里。甚至安里木被人小葵家人怀疑下药时候,他也选择了沉默以对,他爱是瞳儿,所以,他选择保护瞳儿,宁愿他自己被人怀疑。

    下毒事件后不了了之,因为警方找不到正确,甚至没有发现一点蛛丝马迹,另一个是小葵哀求她父母,她清醒时候得知安里木被抓,跪地上求她父母放了安里木,她说她相信她丈夫是清白。

    安里木这一生喜欢人是展小怜,对不起人是小葵,但是他知道自己爱人还是瞳儿,所以,他中枪那一瞬,脑子想只有瞳儿,然后才说父母。

    救护车声音由远及近,安里木睁着眼,瞳孔开始扩散,渐渐失去了焦距,心脏某一个点有点空,但他感觉不到疼痛。

    时间回到了儿时黑白画面中,古老南塘镇,白墙黑瓦建筑,那些奔跑身影,光着小脚丫踩水洼里,溅起灰色泥点,孩子嬉笑声响起,一个头上扎小辫小奶娃屁股上裹着尿布,手里抓着一个手缝布娃娃,蹒跚着走了几步,站他家门口扯着脖子喊:“木头多多!”

    安里木被人抬担架上,白色医护人员疾步奔走医院走廊里,他剧烈呼了一口气,他知道他即将死去,却从未有过安静,只是没想到,他后时刻想起不是瞳儿,而是曾经纯真无暇南塘镇街景。

    这么多年,他变了,随着这个社会而改变,再也不是站南塘镇带着一帮孩子玩安里木,再也不是满身正气充满正义感那里面,再也不是羞射腼腆不和女同学交流安里木……他世俗,他贪婪,曾经他深恶痛绝钱权色也成了他如今往上爬工具。

    安里木不是曾经那个安里木,他会大部分人一样,早已被社会这个大染缸染上了乌烟瘴气色彩。

    生命走到头,他感受不到一丝温度,心口血即便被纱布压迫也汩汩流血,他睁着眼睛彻底失去生机,却后从眼角滑落一滴泪水。

    展爸展妈当天下午就赶回南塘镇,见到了安家父母,展妈和安里木妈妈抱头痛哭,谁都没想到木头就这么走了,人早已火花,给父母留下只是痛哭回忆。

    如果说还有点什么是对安家父母安慰,那就是安里木和小葵生过一个孩子,是女孩。

    其实小葵和安里木半年前离过一次婚,那是小葵病愈之后,安里木虽然没有被抓到出轨,但是外面有人看到过他和瞳儿同进同出,还是距离他们家很远城市另一边,这似乎很容易就让人联想到安里木一个正常男人,为什么可以和妻子没有性生活甚至没有提过要求,小葵单纯,只是单纯人经历过那么多事以后也会明白,所以主动要求离婚。

    安里木求过,希望能挽回婚姻,但是小葵坚持。只是离婚没多久,小葵发现自己怀孕,小葵父母坚决要求把孩子打电话,小葵自己想生,她恨安里木不假,但是她爱安里木,安里木后来得知小葵怀孕,小葵家门口跪了一天一夜,开口求道:“小葵,我们复婚吧,我知道我对不起你,但是我保证,以后我一定会当个好丈夫,一心一意对你和孩子……”

    两人复婚,小葵半年后生下一个女孩,取名安琥珀。而安里木也确实做到了他曾经跪小葵家门口承诺,当个好丈夫,一心一意对小葵和孩子,不过这段幸福对于他们整个婚姻来说太短暂,因为安里木终结局是死亡。

    如今安里木去世,安家父母知道争不过小葵家,孩子肯定要不回来,而且小葵真好,安里木牺牲后她哭了很长时间,即便如此还是坚强带着女儿安排了丈夫后世,甚至忍着悲痛安慰公婆,人死不能复生,她还年轻,孩子还小,公婆年纪也大了,她现成了家里顶梁柱。

    展爸展妈从安家离开,展妈眼睛通红,展爸叹气:“木头这孩子……还真是多灾多难,那么好一个孩子,就这样没了。”

    展妈擦眼泪:“现家庭都是独生子,这么大一个家就这样散了,老安夫妻俩以后可怎么办啊?哎……”

    展爸展妈是真难受,安里木和展小怜真是青梅竹马,两家关系也好,要不是当初两孩子谈起了恋爱闹有点僵,两家关系会好,结果现人没了,真是让人唏嘘不已。所谓人生无常,就是这样。

    老夫妻俩回家,趁电梯上楼,刚出电梯就看到他们家门口蜷缩着一团白乎乎东西,展爸展妈被吓了一跳,展爸往前走了两步,发现是个人,他皱了皱眉头,试探着喊了一声:“小幽?小幽是不是啊?”

    那团白乎乎东西突然动了动,然后慢吞吞把一个颗黑脑袋从她睡裙里掏了出来,一脸委屈看向展爸展妈。

    夫妻俩一看还真是小幽,多少有点惊喜,毕竟是真心实意养了好几年,有感情了啊,展爸赶紧掏钥匙开门,展妈把幽给拉进屋里,小幽头发还是她走时候那个长度,好像一直都有人打理,脸色苍白,一看就是常年没见太阳,手里还抱着一本书,展爸拿过来一看,发现是词典,就是几年前小幽走时候展爸拿给她词典,就是旧呼呼,页数一点都不少。

    小幽睁着空洞,黑漆漆眼睛,目不转睛盯着展爸,展爸把词典翻了翻,发现从第一页开始到后一页后一个字上面,每个字上都被画了一个圈,展爸知道之前幽写字时候,写一个她知道做一个记号,画个圈做分割线,现所有字都画了圈,这是不是等于小幽把这些字都写了一百遍啊?

    展爸指着书问:“小幽啊,这些字你都写完了是不是啊?”

    小幽空洞看着展爸,听到展爸声音以后,脸上总算露出点像人类表情,连连点头。展爸高兴夸了一句:“哎哟,看不出来我们小幽这么厉害,这么多字都写完了。”展爸对她竖大拇指,“小幽厉害。”

    展妈旁边担心说了句:“她爸,这孩子怎么又回来了?是不是出什么事了?她是自己跑出来还是被人送回来?”

    展爸也奇怪,只是还顾得上问,跟小幽说话要耐性,不然什么都没问出来,展爸指指厨房,“你去给她弄点吃,我来慢慢问,看看是怎么回事。”

    展爸客厅和小幽说话,展妈厨房做饭,时不时探头看一眼,就听到展爸慢吞吞问话,问完了就让小幽纸上写,反正她现会写字,还能知道什么意思,就让她写。

    展妈给小幽煮了面条,煮完了还不敢直接端出去给她吃,这孩子啥都不懂,烫死人东西她都能吃下去,展妈害怕,还找了盆子放了凉水,把面条碗放到盆子里凉了一会才端出去。

    小幽一看到面条,那黑漆漆空洞眼神立马就亮了,抱过大碗,伸手就往面条里抓,展爸一巴掌拍过去,小幽顿时委屈看着展爸,展爸把她拉起来去厨房洗手:“你这孩子怎么又忘了?吃饭要用筷子,你筷子要是忘了怎么用就用勺子,反正不能用手抓,用手抓就不让吃了,知道不?”

    小幽委屈被展爸抓着手擦,完了坐回去,刚想动手,顿了下,抬头看了眼展爸,默默低头抓起桌子上勺子开始往嘴里扒面条。

    展妈推推展爸:“她爸,这孩子怎么说来着?”

    展爸皱着眉头不确定说:“这孩子好像是说燕回死了,她没地方去,就被人丢我们家门口了,应该是这个意思。”

    展妈睁大眼睛,“真死了?连这孩子都被人丢了呀……”

    展爸看着使劲扒面条小幽,叹气:“这孩子谁要她啊,不说话不做事,吃东西都要教,”顿了顿,展爸说,“送回来也好,我们养不就行了?好好一个姑娘,就这样丢了,不过,看起来这孩子除了衣服没穿好,其他还没退步,不错。”

    展妈这心肝肺给急,那小怜是不是就能回来了呀?屋里转了一个来回,展妈看看时间,觉得这个点小怜肯定起床了,按照以前时间来算,小宝也应该上幼儿园了,展妈开始给展小怜打电话。

    展小怜接到电话时候确定刚把费小宝送幼儿园,她正坐车上往家里去,展小怜拿起电话放到耳边:“妈?”

    展妈抱着电话躲卧室里说话:“小怜啊,妈跟你说,你可以回家了,你真可以回家了,那小子真死了……”

    展小怜点头:“我知道了妈,我二哥给我打过电话说了。”顿了顿,展小怜叹气似说了句:“没想到,他那样人是以那样方式死。”

    展小怜听龙谷说了,别人说话展小怜可能会分析一下,但是龙谷说话她还是信,龙谷个性谨慎,不确定话他不会乱说,如果连龙谷都这样说,展小怜是信。

    展妈一听展小怜这样说,顿时激动眼泪都流了出来:“哎哟我小怜啊,妈妈小怜啊,你总算可以回家了呀!”

    展小怜“咯咯”笑起来,“妈,我回家也正常啊,你这么激动干什么啊?”

    展妈抹眼泪,嘴里说道:“还能怎么样啊?妈盼着你回来呗。要不然,我闺女有家不能回,我这辈子都死不瞑目了。”

    临挂电话时候,展妈突然说了句:“哎,小怜,你木头哥哥你还记得不?”

    展小怜一愣,怎么好好提木头哥哥了,她当然记得,她怎么会忘了呢?展小怜应了一声,点头:“嗯,记得。木头哥哥怎么了?”

    展妈叹口气,有惋惜又痛心说:“你木头哥哥一个月以前出任务,结果被枪打中心脏,没扳过来了,没了。”

    展小怜手里电话“嘭”一声掉车上,她愣了愣,弯腰手忙脚乱捡起来,“妈,你没玩笑吧?”

    展妈说着眼圈就红了,“你这孩子,这种事能开玩笑嘛?我跟你爸下午刚从南塘镇回来,你安叔安婶一下子老了能有二十岁……”

    展小怜没怎么听清,她脑子一片茫然,连木头哥哥也死了。

    跟展小怜通完电话,展妈挂了电话出去,发现展爸正拿着梳子给小幽梳头发,小幽头上戴着一个黑色发箍,发箍上还有多黑色花,展爸就想把发箍拿下来,结果小幽护厉害,好像那东西是她宝贝似,就是不让展爸碰。

    展爸哭笑不得:“好好,我不碰总行了吧?”

    展妈见小幽喜欢,还把特地去买了个红色,结果小幽还是不换,一直戴那个黑色。

    展爸展妈可乐了,“这肯定是个重要人送给她,看她宝贝。”

    展小怜挂了电话,她重重咽了下口水,想把喉咙口那处郁结咽下去,木头哥哥竟然死了!

    安里木是展小怜这一生里美好回忆,他留给展小怜,都是些美好东西,他所有温柔,他温暖怀抱,他纯净笑容,宽大而又温暖手掌……他是展小怜纯情初恋里璀璨明珠。

    展小怜从来没有也不敢去窥探安里木另一面,每一次要接近时候,展小怜都会退缩,她知道没有人会一尘不变,包括她木头哥哥。所以,她总抓住安里木衣角时候缩回手,她不愿玷污她心目中那片净土,她宁愿自欺欺人让自己相信,她木头哥哥一直都是她心目中样子。

    展小怜伸手抚了抚心口,不让自己被那口气堵死,她深深呼出一口气,伸手拿过桌子上台历,掀开看了看日期,然后她站起身,让人找来吉拉尔,“管家大叔,我想近期带着小宝回国一趟,家里就交给你了。”

    山羊胡管家对于公爵留下唯一儿子和他深爱妻子无比尊敬,虽然他知道公爵和夫人离婚,但是他也知道那是公爵大人对夫人爱表现,不顾七十岁高龄,坚持留公爵府照顾小公爵,以致山羊胡大叔儿子只能继续当他草坪修剪工。

    山羊胡管家对于公爵夫人动向从来不会过问,那是夫人自由,他无权过问,只要夫人和小公爵一切安好,他什么都不乎,“夫人,请您放心交给吉拉尔吧,杰拉尔一定为夫人和小公爵赴汤蹈火。”

    展小怜点点头:“谢谢管家大叔。”

    费小宝被展小怜接回家,好奇追问:“妈咪家乡不是猪猪哥哥家吗?”

    展小怜“哈哈”笑:“不是,那是妈咪家,但是不算家乡,妈咪家乡,是有姥姥和姥爷地方。”

    费小宝似懂非懂“哦”了一声,老半天又开始慢吞吞问:“妈咪,妈咪家乡有好玩东西吗?”

    展小怜点头:“有啊,妈咪小时候长大地方,还有妈咪现住地方,多很好玩。”

    费小宝拧着眉头想了想,又问:“妈咪小时是什么样子?”

    展小怜想了下,突然站起来一拍手:“小宝想知道妈咪小时候什么样子?”

    费小宝慢吞吞点头:“嗯,想。”

    展小怜对着他做了个鬼鬼表情,说:“小宝等一下,妈咪去给小宝找一个东西,小宝一看就知道妈咪小时候到底是什么样了。”

    说着展小怜牵着费小宝手,走向放杂物地方,她让人打开门,然后亲自进去翻腾,后从里面地方拖出一个满是灰尘箱子,费小宝被飞扬飞尘吓退好几步,又跑回来拉展小怜手:“妈咪,细菌宝宝。”

    展小怜笑眯眯看了儿子一眼,伸手拉住拉链,颇费了翻力气才把箱子打开,尘土飞扬,费小宝再次要拉着展小怜跑远点,“妈咪跑,细菌宝宝来了。”

    展小怜笑道:“妈咪不怕。”

    箱子外面满是灰尘,但是里面非常干净,展小怜从箱子里拿出一个袋子,掏出一个东西,里面还裹了一层布,她把布打开,把里面一个大半玩偶娃娃拿出来,费小宝面前晃来晃去:“当当!这是妈咪小时候样子!”

    费小宝睁大眼睛,把小肥妞奶糖玩偶娃娃拿手里翻来覆去看了好半天,突然嚷了句:“哇,小宝好喜欢妈咪小时候样子,漂亮。”

    展小怜心花怒放,被儿子逗哈哈大笑,蹲他面前狠狠亲了一口:“好儿子,那妈咪就把妈咪小时候玩偶娃娃送给你了,你以后要是不知道妈咪小时候是什么样子,看看它就知道了。”

    费小宝使劲点头:“妈咪漂亮。”

    仆佣给展小怜和费小宝收拾行李,时间定了,机票定了,展小怜说要走,那就肯定是要走。她离家这么多年,总算有了机会,总是要回去看看父母。

    展小怜给了展爸展妈通知,说要回去,展爸展妈激动热泪盈眶,他们是真激动,这种心情是安享小镇或者是湘江感受不到,女儿这是回家,真正回家。

    展妈提前几天就家里大扫除,把展小怜房间床铺褥子全换了,地板是展妈跪地上擦了一下午,小幽光着脚是不让走路,一定要穿袜子,还是干净、不能有气味袜子,要不然乱跑就要挨打手心。

    对于小幽存,展爸展妈没敢说,展爸都决定了,等小怜回来时候,就暂时把小幽锁客房,让写单词,趁小怜不注意时候再给她塞点食物不让她饿着,反正一切以小怜和小宝为主。

    家里真是被展妈打扫一尘不染,厨房卫生间,一样都不漏,马桶里水干净都能舀起来当矿泉水喝了,小幽安静趴桌子上写单词,这是展爸教给她任务,必须要写,小幽怕展爸展妈不要她,不敢不写,使劲写。

    日期定好,展小怜带着费小宝和保镖上路,经过长途飞行,展小怜和费小宝出现摆宴郊区机场,展爸展妈一起去接,眼巴巴等出站口。

    费小宝下飞机以后,摇摇晃晃走了两步,小脸煞白煞白,眼睛都成了蚊香眼,软绵绵喊了句:“妈咪……”然后吐昏天暗地。

    展小怜使劲抱着小家伙往外面走,刚出站就看到展爸展妈等那里,展爸一看就知道小宝晕机了,这孩子晕机都跟人家不一样,下了飞机以后才会晕,第一次是被吓,还送医院了,后来就有经验了,知道吐了就没事,展爸赶紧从展小怜怀里接过来,“小怜,爸爸来抱。”

    展小怜伸手把一件披肩搭费小宝身上,怕他受凉。

    展妈旁边看着,心酸无比,就觉得他们家小怜命苦,不过小怜能回来这真是大喜事,她不想说扫兴话让小怜不高兴,这都多少年了啊?总算回家了呀!

    展小怜脚踏摆宴土地上时候,心情是激动,她回家了,经历了那么多事以后,她再一次回到了摆宴土地上。

    胖妞妞们,爷正努力朝着结局方向前进,胖妞妞有朝着月票方向前进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