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臣服 > 第391章 坚持就是胜利

第391章 坚持就是胜利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章节名:第391章坚持就是胜利

    展小怜返程随行人员比来时增加了一半还要多,其中有着一个位叫燕回大爷。

    气场候机室时候,展小怜见鬼似看着他,“燕回,你去了吗?”

    燕回当着展小怜面,伸手把自己带着护照什么打开,展小怜就扫了一眼,发现名字是燕子归,等于说他给自己弄了个身份证,他跟之前那个被禁止入境不是同一个人。

    展小怜冷笑一声:“燕回,你可真是……”

    燕回伸手一弹,吊儿郎当说了句:“爷高兴。”

    燕回带过来保镖接了一个电话以后凑到他耳边低声说了句:“爷,刚刚接到通知,李晋扬……”

    燕回挖着耳朵:“他还没死?回就回,关爷屁事……”顿了顿,又说:“让那些东西少多嘴多舌,要不然爷割了他们舌头。”

    那人赶紧点头应道:“是。”

    展小怜真是懒搭理,带着费小宝走远点,幼稚,赶紧离远点,生怕费小宝到时候脱口成脏。

    燕回就跟着展小怜,赖后面,管家他还顺利过了安检,人家证件齐全手续合法,什么问题都没有。展小怜一点办法都没有。

    上飞机以后,作为就展小怜旁边,展小怜把费小宝安顿好,闭上眼睛打算睡觉。

    费小宝一上飞机就发焉,小脸白煞煞,不吵不闹,特别安静,看脸色表情有点昏昏欲睡。

    展小怜知道小宝正酝酿晕机,过程漫长,有时候下了飞机以后,有时候是路上,还有时候是到家里,反正可怜小家伙肯定是要吐一遭,这个也不是病,展小怜也不敢给这么小孩子吃晕机药什么,就只能这样,医生说了,以后经常坐飞机就好了。

    刚闭上没两分钟就觉得身上多了什么东西,她睁开眼睛一看,发现她塞下面毯子盖他身上了,燕回正托腮盯着她看。

    展小怜开始冒火,“你看什么看?”

    燕回慢条斯理坐好,翘着二郎腿说:“喂,妞……”喊完了,觉得自己要改口,清了清嗓子:“小怜……”

    展小怜再次睁开眼睛:“你别喊我小怜,这名从你嘴里出来,我听着膈应。”

    燕回把展小怜身上毯子拿过来,突然撑起来,往展小怜头上一罩,自己跟着钻进去了,自欺欺人说:“现没人看到你跟爷了,继续跟爷说话。”

    展小怜手忙脚乱就想把毯子扯下来:“你干什么呢?赶紧拿开……”

    燕回一把按住她手,“你这女人怎么回事?动什么动啊?”

    毯子很薄,也透光,两人都看得清对方脸,展小怜简直是气急败坏,不知道还以为他们俩干什么见不得人事呢:“你到底想干什么?”

    燕回装模作样“嘘”了一声,“咱们小宝睡觉。”

    展小怜瞬间抓狂了,“你有什么小宝,别乱扯关系!”

    燕回理所当然:“迟早事……”

    展小怜伸手对着他脸上抓过去,被气,一定要抓花他脸才解恨。

    燕回大怒:“你这女人怎么回事?爷哪不好了?爷一个女人都没带是不是?以后都不带女人,不玩女人,你非得扯着以前事不放,爷都知道错哪了,你凭一直什么?”

    展小怜深呼吸:“我不管你以前还是现,我跟你没关系,你别自己往我身上扯!”

    燕回一个猛扑,把展小怜按座位上:“什么叫没关系,你他妈跟爷睡了那么长时间,叫没关系?你不高兴,不就是因为爷外面玩女人,书上说了,要给人改错机会,爷保证发誓都没用,那你跟爷说,要怎么样才有用?……停,不准说怎么样都没用!爷会生气!”

    展小怜顺着胸口,不让自己背他气死,“我要睡觉了,你爱怎么着就怎么着就……”

    话没说完,燕回已经探起身对着她嘴堵了过去,这可是她说,她睡觉时候他爱怎么着就怎么着,他就是想亲她一口,这个要求绝对不过分。

    展小怜肺都被气炸了,这是要短寿节奏,她可不能死,小宝还等着她照顾呢。拳头握紧紧,身体被燕回给摁住,身边还有个小宝,她还不能弄出太大动静,展小怜挣了几下没挣动,然后安静下来。

    燕回按着她啃了半天,啃气喘吁吁,然后从她面前抬头,看着展小怜说了句:“你说……爷爱怎么着就怎么着……”

    展小怜伸手抹了下嘴唇,都抹出血迹了,顿时被气头皮都发麻,“你有毛病啊?你是狗还是什么东西?”

    燕回立刻举手保证:“爷以后一定注意!”

    展小怜猛吼了一声,“谁跟你有以后?”

    头等舱位置少,展小怜把毯子拿掉才发现,他们坐上了之后,位置都空着,没人往上坐,展小怜瞬间又有种抓狂感觉,立刻问他:“你是不是有钱没处花了?这个你包了干什么?你有病啊?”

    燕回把毯子拿下来:“爷这是制造单独相处机会。”

    展小怜深呼吸,把身体朝着费小宝那边转了转,半侧着身体,手试了试费小宝额头,没觉得发热,安心闭上眼睛。

    燕回阴着脸,看了眼展小怜脸色,粗手粗脚再次把毯子往她身上搭,展小怜闭着眼睛直接掀了,燕回不管,再次搭上去,不盖也要盖,要不然她今天就别睡了。

    后展小怜放弃了,安安分分睡着,燕回旁边跷着二郎腿,漂亮空姐妖娆从身边走过,燕回看看展小怜脸,又看看空姐,然后又看了看展小怜,又看了看正站着舱口准备教乘客做有氧呼吸空姐,突然对那空姐勾了勾手指:“你过来。”

    空姐迈着标准礼仪步伐走过来,对着燕回微微弯腰,礼貌询问:“先生,请问您有什么需要?”

    燕回朝着后面指了一下,说:“长太丑了,碍爷眼,往后面站。”

    空姐漂亮脸蛋上标志性微笑瞬间裂开,但是职业素养还是有:“先生您真会开玩笑,好,我这就站到后面。”

    展小怜听到声音睁开眼,真是听不下去了,人家站那碍他什么事了?不要脸。

    少了一个碍眼面前晃荡,燕回满意了,也闭着眼睛。

    头等舱位置少了空姐给顾客做指引,重过来一个空少,年轻英俊,一身制服极具诱惑,展小怜睁眼就看到了,年轻好看小伙子,总归会多看两眼,燕回立刻不爽了,对那小伙子勾勾手指:“你过来。”

    空少礼貌询问:“您好先生,有什么需要为您服务?”

    燕回极其不耐烦说了句:“滚后面去,别往爷女人面前凑。”

    空少脸都扭曲了,“先生……”

    展小怜这下是没法不管了,燕回旁边女人就她一个,不知道人是不是以为她是女色魔啊?“小哥,你别搭理他,他发神经呢。”

    空少都不知道说什么了,对展小怜点点头:“好女士。”

    燕回举起手看了看,想着打他混蛋一顿,自己剁下一只手值不值得,后觉得不划算,那等下飞机以后再划花这小子脸,让他勾引自己女人。

    展小怜看了他一眼,翻个白眼,不搭理,神经病,爱怎么就怎么着,别打扰她睡觉。

    展小怜回安享小镇,费小宝当天晚上就吐昏天暗地,不过第二天就生龙活虎去幼儿园了,一声都没哭闹过。

    薇薇安已经提前和展小怜拉开距离,公爵府后面一幢老房子里养胎,龙谷这世间罕见多情二少突然就成了龟孙子,薇薇安这就跟油米不进似,晚上睡觉是分开,龙谷要是靠强行入侵房间,薇薇安就敢抱着肚子一直嚷疼,龙谷也不知道真假,远离。

    展小怜送费小宝去幼儿园,燕回就跟后面晃,这人就算奔四年纪,行为举止也跟四十岁成熟稳重男人不搭界,正没正行,坐没坐样,就连走路都是吊儿郎当模样。

    展小怜前面走他后面走,那回头率不知道有多高,毕竟长着一张东方人面孔又漂亮成那样男人实不是经常看到。

    “喂,”燕回跟展小怜后面晃,“你儿子都上学去了,你跟爷说句话行不行?爷都跟了你好一会了。”

    展小怜站住脚,回头看向燕回,问:“燕回,你是不是非得我对你说难听话你才消停?”

    燕回摊手,吊儿郎当说:“难听话?大不了再说爷是野种,你说对了,爷就是野种,那又怎样?爷又不是愿意,那就这样了……”

    展小怜抿了抿唇,然后什么话没说,转身继续朝前走去。

    燕回腿长,走两步追上了:“妞,你说难听你就说,爷听着呢,别不说话……”

    展小怜继续朝前走,只是嘴里突然说了句:“对不起。”

    燕回愣了一下,没开口,只是再次抬脚跟了过去。

    燕回就像一株藤蔓一样缠上了展小怜这棵大树,展小怜扯下这边,那边又会悄悄缠上来,就像扯不下狗皮膏药黏上展小怜,她去哪都跟着。

    山羊胡管家非常不喜欢燕回,别看老人家年纪大了,不过当初这小子跟公爵大人抢夫人事他还记着,只是山羊胡管家不喜欢归不喜欢,但是绝对不会跟夫人说,顶多是夫人不时候给点脸色给燕回看。

    展小怜是禁止燕回出入公爵府,外面安保爷做到位,燕回开始爷是公爵府外面晃荡,结果有次他比展小怜提前一步到了幼儿园,老师之前也一直看到他跟展小怜身后,虽然老师警惕心很高,但是架不住一个那样帅哥站门口对着她笑,因为语言不通,所以老师特地弯腰问费小宝:“公爵大人认识他吗?他能接公爵大人回家吗?”

    费小宝慢吞吞点点头:“认得,爱哭鬼叔叔。”

    这称呼看起来极为熟悉,刚好老师又看到展小怜车幼儿园门口停了下来,展小怜一条腿下车时候费小宝跑了出来,半路直接被燕回拦腰抱了起来,把费小宝夹咯吱窝,费小宝特别乖,一声都没吭,安安静静被燕回夹胳膊下,燕回转身看着展小怜说:“回家了。”

    展小怜身上神经都竖了起来,对着他惊叫:“你把小宝放下!”

    燕回不理,刚好一个刚接到儿子父亲从燕回身边走过,父子俩不知说了什么,父亲突然蹲下来让儿子骑自己头上,小男孩顿时高兴大声尖叫。

    燕回看着那对走远人,又低头看了看被他夹咯吱窝费小宝,突然一把把费小宝举了起来,送到自己面前,看着他问:“要不要跟爷那样玩?”

    费小宝是懂非懂,然后他看到燕回视线往他同学和爸爸身上瞟,有点明白什么意思,慢吞吞点点头。

    燕回盯着他裤裆看了一会,警告:“不准尿裤子,敢撒尿爷头上,爷割了你小**。”

    费小宝不是很明白他说什么,只是听出那是警告意思,点头。

    燕回把费小宝放下,蹲下来,“过来。”

    费小宝很兴奋,骑燕回头上时候小脸都兴奋红了,早之前时候,他湘江被龙湛这样对过,但是费小宝就很激动,毕竟是男孩,毕竟是有着男孩天性,对于这种看似刺激游戏比女孩子热衷,只是费小宝是个安静小孩,他不会让妈妈这样让他玩,如今有个人免费要和他这样玩,费小宝当然愿意。

    展小怜本来是制止,可是她一看到小宝那兴奋眼神和因为激动而通红小脸,突然什么话都说不出来了,小宝是男孩,一个真正男孩,不能缺了父亲爱,只是,她要到哪给小宝找一个父亲?

    燕回不是她人选,因为他不会是父亲人选,展小怜多怕小宝被燕回带变态了,万一长大了以后跟他一样打打杀杀动不动就砍人怎么办?

    展小怜跟燕回后面,费小宝手找不到地方抓,因为之前龙湛是抓住他手,可现燕回不会照顾他这些,燕回就一只手拉着了费小宝腿,其他什么都没管,费小宝手先是抓自己裤腿,后来摇摇晃晃害怕,就直接抓住了燕回头发,燕回大怒:“你死小子想死是不是?”

    费小宝听不懂,展小怜黑着脸:“你要么放他下来,要么对他客气点。你没看到他手没地方抓?你举一下会死?你对小孩子耍什么威风?”

    燕回怒气冲冲回头瞪着展小怜一眼,转过身时候伸出手,一把抓住了费小宝小手。

    费小宝脸上一路上都带着一种极其兴奋表情,小脸红彤彤,很激动,很兴奋,看到一个妈妈接同班小盆友后,他甚至主动跟人家打了招呼:“嗨吉尔!”

    骑燕回头上,对着同学摆着小手,同学羡慕眼神走离开。

    展小怜愈发沉默,她一直跟着后面,什么话都没说。

    燕回顶着头顶上附身符,大摇大摆走进了公爵府,燕爷那群分散四处跟着保镖目瞪口呆,这样也行?

    因为小公爵,保镖众多守卫森严公爵府对燕回第一次打开了大门,虽然只有一顿饭功夫,但是燕爷好歹走了进去。

    展小怜一晚上就没说几句话,倒是费小宝一脸兴奋看着燕回,眼中眼神是说不出崇拜。当初龙湛带着费小宝是从机场里面走到外面车跟前就下来了,因为要坐车回家,而燕回是把他从幼儿园一直驼到了家里,对费小宝来说,这是一段非常远路程,他小小,傻傻小孩子眼里,他觉得燕回比大舅舅离婚,因为背着他走了这么远路。

    燕回体质好,他不觉得累,就是嫌弃费小宝裤裆,小屁孩撒尿拉屎位置贴燕爷高贵脖子上,要多恶心有多恶心,要不是因为那女人跟着后面,费小宝一挨上去时候他就要把那小子给扔了。

    燕回公爵府骗了顿饭,走了。

    当然,燕回不是笨蛋,展小怜反常他看到了,也速意识到把那小呆瓜哄好了,比直接讨好那疯女人来有效果。燕回就像驻扎安享小镇一样,每天费小宝上学时候准时出现公爵府门口,费小宝放学时候也准时出现幼儿园门口,外人看来那就是个超级奶爸,一直把儿子顶头上。

    费小宝愈发开朗,燕回找到诀窍似开始想着法子让费小宝笑,对于一个身强力壮精力充沛男人来说,对付男孩子方法很多,他只是用男人方式就能让费小宝高兴,每每都让小家伙兴奋小脸通红。

    而展小怜越来越沉默,时常陷入思考,不知道该用什么样心情去看小宝心情。

    费小宝有一天吃饭时候突然对展小怜说了一句:“妈咪,小宝喜欢爱哭鬼叔叔。”

    展小怜对费小宝笑了笑:“嗯,小宝真棒。”

    费小宝吃了两口饭,从小碗里抬头看着展小怜,又问:“妈咪,小宝能不能一直跟爱哭鬼叔叔骑马马?”

    展小怜沉默了一下,然后跟他笑了笑,说:“小宝,叔叔有自己事要做,不能一直陪着你。”

    费小宝对着展小怜看了好一会,半响他默默低下头,嘴里“哦”了一声,安静吃饭。

    费小宝这个小家伙一直都是这样,从来不会像有些小朋友似,因为心愿达不成而哭闹,他比同龄小朋友加安静,妈妈说不行,他就安静接受这个事实,从他脸上看不出来其他表情,但是展小怜知道,小宝有点失望。

    母子俩安静进食,展小怜突然放下手里餐具,看着费小宝问:“小宝,如果为你找一个父亲,你高兴嘛?”

    费小宝抬头,慢吞吞点点头:“高兴。”

    展小怜对他笑了笑,那餐巾布给他擦了下嘴角:“好。”

    费小宝还是看着她,“妈咪,你要和爱哭鬼叔叔结婚吗?”

    展小怜摇摇头:“不要。妈咪要为小宝找一个好爸爸,和爱哭鬼叔叔一样可以和小宝骑马马爸爸。”

    费小宝使劲想了想:“和爸爸一样吗?”

    “嗯,和爸爸一样。”展小怜笑着说:“会像爸爸一样爱小宝,疼小宝。”

    展小怜真开始物色人选,确切说,她希望自己能找到一位替代父亲角色男性,从人品背景等各个方面考察,确切说,她要雇佣一个专职爸爸。

    燕回每天还是晃荡展小怜身边,每天被小屁孩骑脖子上很不爽,所以燕回开始想法子转移费小宝注意力,哄小屁孩又不是非要骑脖子,当他是驴还是马?

    费小宝兴趣很从骑马变成了赛车,燕回也不知道从哪里搬来一脸黄色小汽车,费小宝一出幼儿园就看到那辆车了,本来费小宝对汽车兴趣不大,结果幼儿园小伙伴们呼啦一下围过来,摸着他小汽车,爱不释手,费小宝小脸瞬间就红了,激动,神气活现爬进了车里,就是那种专门可以开着跑儿童小汽车,带遥控器,燕回按着遥控器倒车,把费小宝小汽车开上了大路。

    一大帮子保镖跟着小汽车后面跑,生怕把小公爵给弄丢了,燕回遥控器显然玩不好,动不动就把小汽车撞上路边花坛,左边车灯都被撞了个裂纹,展小怜真是看不下去了,走过去,一把夺过来,把遥控器上按钮试着按了一遍,然后顺利把汽车平稳开上了回家路,还不需要保镖跟着跑,因为展小怜觉得距离有点远了,她会直接把车倒车回来。

    燕回:“……”这女人抢他风头。

    燕回厚着脸皮凑到展小怜面前:“妞,爷也会,就是不熟练……”

    展小怜看了他一眼,鄙视说了句:“你就玩女人熟练。”

    燕回大怒:“你这女人能不能别老揪着以前破事不放?爷现都不玩了。”

    展小怜翻白眼,一副懒搭理他表情:“让让,别挡着我视线。”说着抬脚朝前走去。

    燕回死皮赖脸跟后面:“喂,爷跟你说,这车是爷从很远地方运来,爷是为了你儿子,你是不是应该对爷有所表示?”

    展小怜扭头看着他:“我又没请你帮忙。让开!”

    展小怜也不知道为什么,一看到他那死德性就冒火,不想跟搭理他跟说话,但是他一直死赖着不走,这还不算,还去招小宝高兴,小宝两天不见,就会问一句爱哭鬼叔叔去哪了,弄是从来不关心燕回行踪展小怜也不得不打听一下,免得啥时小宝又问了。

    展小怜疼费小宝,那是真疼,就算费小宝要吃她肉,她都狠得下心割下来给他吃,她力所能及地方,她绝对不会推诿,哪怕她看到燕回再眼疼,她都能忍。

    燕回这样赖这里能坚持多久展小怜不知道,她看着情况下燕回可以和费小宝玩,一旦发现燕回有什么对小宝不好行为,她会立刻制止,这爷是为什么展小怜愿意费小宝现和燕回玩原因,她看得到,但是如果说长久一起,那绝对不行,展小怜对燕回太了解,他身上现遮掩了很多东西,一旦被释放,他就是个恶魔,小宝被带坏是迟早事。

    随着费小宝年龄增长,这些负面东西影响肯定会加深,展小怜绝对不会让燕回害了自己儿子。

    展小怜到处物色男人事很被燕回知道,他当时反应就是直接站起来冲进展小怜房间,把她摁倒床上,掐着她脖子恶狠狠问:“你这么缺男人,爷他妈这么大活人你看不到是不是?爷陪你儿子玩这么长时间你不上就算了,你还敢找男人?!爷掐死你再杀了你儿子,你信不信?”

    燕回对着展小怜吼时候眼睛都红了,下手那是真狠,让展小怜想起很久很久之前,那时候燕回想杀她那次,她剧烈咳嗽,伸手拉住燕回手,使劲挤出一个字:“没……咳咳……”

    燕回盯着她眼睛,展小怜摇头,“没有……”

    过了好一会以后,燕回松手,展小怜这才大口大口喘气,好不容易才缓过来,结果缓过来第一件事,就是抓起落地装饰大瓷瓶里插着枯枝对着燕回劈头盖脸就抽过去,“混蛋,畜生,神经病……你有种就直接掐死我!掐不死你就去死!……”

    燕回被她跳脚:“你想死?你还敢动手了你?……你还打?!”

    燕回那是什么身手,展小怜压根不是对手,抽了几下以后,展小怜手里枯枝被燕回一把抓住,把她按墙上,逼问:“刚刚爷看到那三个男人是谁?”

    展小怜打人打气喘吁吁,没好气说了句:“我不想小宝跟你接触太多,想替他找个临时爸爸。”

    燕回大拇指指着自己脸,一副他哪里不好表情:“爷还懒搭理那臭小子了呢,爷他妈是为……”燕回说了一半,猛住口,直接岔话题:“爷要当他老子,是他上辈子积德了,他到哪里去找爷这样……”

    展小怜伸手推他,没推动,嘴里说道:“那是你以为,我不能让小宝变成另一个流氓公爵,他要接受是上流社会教育,爱德华家族未来要看他。我不想我丈夫和他先人呵护心虚毁我手里。”

    燕回嗤笑:“你是嫌弃爷?你凭什么嫌弃爷?爷还没嫌弃……”说了一半,又不说了,就跟知道有些话要是说出来,这女人会炸毛一样,“爷表现不说挺好?你问问你儿子他高不高兴?”

    展小怜扭过头:“他没有父亲,他需要一个男人来陪他,就算今天不是你,他爷会喜欢。”

    “展小怜!”燕回有点气急败坏:“爷还可以努力……”

    门外有轻轻脚步声,门口多了一个小身影,费小宝站门口,他抬头看着展小怜和费小宝:“妈咪,你和爱哭鬼叔叔打架吗?”

    如果展小怜说是,费小宝回毫不犹豫冲过来对着燕回拳打脚踢,爸爸说了,谁都不能欺负妈咪,小宝要保护妈咪。

    展小怜狠狠拉下燕回手,朝着费小宝微笑着走过去:“怎么会?妈咪有小宝这么勇敢小卫士,怎么会有人敢欺负妈咪呢?小宝你说是不是?”

    费小宝疑惑看了看燕回手里抓着枯枝,燕回对着费小宝摊手,然后装模作样把枯枝塞到花瓶里,假装他一直整理干花。

    费小宝点点头,伸手拉着展小怜手下楼:“妈咪,你要跟小宝一起,小宝才好保护你。”

    展小怜回头对着燕回吼了声:“出来!”然后牵着费小宝手走了出去,燕回闷不吭声跟着后面。

    到了楼下,费小宝趴地毯上画画,展小怜坐沙发上当模特,费小宝画东西都不能看了,反正燕回一样也看不懂,燕回以前都是很自觉来了,然后回酒店,结果今天晚上死活赖这里,不走了。

    展小怜脸都歪了,他什么意思啊?不走了是什么意思?

    龙谷得到风声过来,之前他是很少过来,一是被薇薇安扯住了,还有就是他知道燕回跟了过来。

    龙谷观察了一阵他们相处,觉得小怜一看到燕回就冒火,不能说是好事,但是绝对不是坏事。

    龙谷现就是等,等着看小怜态度,很明显,燕回极端占有欲是绝对不允许小怜去找下一个男人,所以他用一种和他性格脾气截然不同忍耐盯着展小怜,他不能把小怜彻底激怒,因为燕回怕了她臭脾气,所以他努力让不耐烦和占有欲往下压,量忍,忍心肝肺都疼也得忍。

    现两个人,不能说谁强谁弱,龙谷能设想到要么再次两败俱伤,要么维持现状。当然,这一次,龙谷是绝对不会让两败俱伤情况出现,如果真是这里,龙谷倒愿意直接把燕回弄死,这样小怜下半生就清净了。

    燕回当天晚上就赖公爵府客厅沙发上,躺着,打死都不走,展小怜被气心肝肺都疼,又赶不走人,展小怜把费小宝送到房间睡觉,还关照保姆一定要把门关严了,生怕燕回对她儿子做什么坏事。

    临上楼睡觉钱看了燕回一样,燕回趴沙发背上看着她进门,然后慢吞吞躺了下去,展小怜进屋以后,还特地把门暗锁给锁了,结果,睡到半夜时候床上就多了一个人,展小怜都吐血了,“燕回!”

    燕回揉着眼从床上爬起来,据理力争:“爷明明什么坏事都没干,你凭什么对着爷生气?”

    展小怜顺着胸脯,跑去检查门,发现门锁被弄坏了,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弄,反正她没听到动静,被人压喘不过气,一睁眼就看到这死人一只胳膊搭她身上,睡跟猪似。

    展小怜拉开门,指着外面:“你给我出去!这我跟我丈夫房间!你给我滚出去!”

    燕回打了个呵欠,直接倒下去,嘴里嘟囔:“爷躺一会,又没睡你。你哪有丈夫,离婚女人有屁丈夫?以后别爷面前念叨你死鬼丈夫……”

    展小怜被气冲过去就要掐他脖子,结果燕回一翻身,直接把她压身体,按着她肩膀问:“吵死了!深半夜你睡不睡觉?”

    展小怜气胸脯一起一伏,“你滚出去我才能睡!”

    燕回四肢一张,直接把她压身体,眼睛一闭就睡着了。

    展小怜睁着眼睛到天亮,哪里还敢睡?

    天没亮就赶紧爬起来,连滚带爬把燕回给赶了出去:“燕回,你要是再敢这样,你以后进不来公爵府!你我家里,你干什么呀?”

    燕回抓着头发,说:“冷。”

    展小怜真是把燕回推出公爵府,并且关照看门人,以后绝对不能让他进来,结果当天晚上,费小宝放学,燕回提前去了,费小宝直接带着燕回进了公爵府,小公爵才是公爵府真正主人,夫人是和公爵离婚前夫人。

    展小怜:“……”

    不过晚上坚决被赶走了。

    燕回就像一块粘性极强狗皮膏药,根本甩不掉,展小怜去哪都跟着,她去找薇薇安,燕回就跟着后头。

    薇薇安正画画,抬眼就看到展小怜走了进来,再然后就看到了一个长特别好看男人,薇薇安“咦”了一声,“他是谁啊?哇!他智商高不高?他聪不聪明?……”

    龙谷本来外面草坪上打高尔夫,老远就看到展小怜进屋了,燕回也跟了进去,他抬脚往回走,走到门口时候就听到薇薇安追着燕回问这些话,龙谷脸都黑了,进屋警告似喊了一声:“薇薇安!”

    薇薇安指着燕回说:“他很好看啊,比女人还漂亮,怎么能长这么好看?怎么办?我觉得我都爱上他了……”

    龙谷脸色铁青:“薇薇安,注意胎教,你肚子里可是有孩子人!”

    两人是用英语说,燕回听不懂,阴着脸看着薇薇安手指头,想把那胖女人手指头给剁了,敢指着他,直接剁了。

    展小怜看他一眼就知道他心里想什么,坐椅子上时候抬脚踹了他膝盖一脚,提醒:“别想些不该想东西!”

    燕回揉着膝盖,理直气壮:“爷什么都没想!”

    展小怜懒得搭理他,说了跟白说似,她还不了解他想什么嘛?就是个神经病。

    薇薇安待见展小怜,因为那是她堂哥老婆,堂哥再世时还特别疼老婆,甚至连离婚,都是因为堂哥太喜欢她了,为了她声誉才偷偷摸摸办离婚。但是龙谷她就不喜欢了,当初她都那样求他了,结果都不愿意跟她生孩子,现她都怀孕了,龙谷利用价值也没有了,她当然就不待见他了。

    薇薇安理所当然指使龙谷干这干那,湘江首屈一指多情二少瞬间被指使成了妻奴,每天都围着他小娇妻打转,虽然老婆还是骗来,不过龙二少看她肚子里孩子份上,不介意,甚至连养胎都是顺着她意安享小镇,主要爷是龙谷觉得安享小镇确实比较适合养身体养生养胎之类,当初小怜身体不就是这里养好?这说明安享小镇是好地方。

    展小怜跟薇薇安凑一块说话,其实就是说说八卦什么,结果龙谷和燕回凑一块说话,其实龙谷特别不待见燕回,打心眼里觉得燕回这东西配不上小怜,但是小怜态度让龙谷捏不准,所以他是带着一种静观其变态度再看。

    和薇薇安分开,展小怜会正厅用餐,燕回立刻跟着过去,对展小怜嘀咕:“喂,要不你学学那女人?就算是为了你儿子,好歹嫁给爷让他有老子,爷肯定不会嫌弃你。”

    展小怜回头斜了他一眼:“这个你就别想了,我是不会同意。”

    燕回跟着后面:“那你儿子怎么办?让他当一辈子没爹?”然后警惕瞪着她:“你敢给去找男人,爷就杀了你!”

    经过上次那一遭,展小怜哪里还敢提一茬,她别不怕,就怕她死了,小宝怎么办?

    龙家和展爸展妈确实会照顾小宝,但是小宝多可怜啊?比她小时候还惨,没有父母,没有兄弟姐妹,甚至没有朋友,她不要她小宝失去了父亲以后再失去母亲,燕回一直都是个疯子,他被逼急了不定哪天就能失手掐死她,展小怜不怕死,但是有了一个小宝,展小怜就不能让自己轻易死。

    燕回频繁出现展小怜和费小宝之前,特别是他那样一个显眼人,很就引起安享小镇很多人注意,起码,小宝老师就问过几次,就像开玩笑似问那位是不是小宝爸爸,展小怜不乎别人说她自己,但是她乎小宝感受,她不愿意小宝因为她事儿沾上丑闻。

    展小怜是以费小宝监护人身份住公爵府,燕回招摇安享小镇,时常死皮赖脸出入公爵府,甚至有清洁工清晨看到公爵夫人偷偷摸摸鬼鬼祟祟把那个英俊男人赶了出来,似乎不想让人知道那个男人其实昨晚是留宿公爵府。

    如今,关于爱德华公爵前夫人各种难听传闻已经传到了展小怜耳朵里,她确实是前夫人,法律上是这样,所以,她身上有这样一段传闻情况住公爵府只会破坏公爵声誉,不管是对已经逝去爱德华公爵,还是对如今小公爵都是一件不公平事。

    展小怜整整想了三天,第四天时候她接到费小宝,带着费小宝回家路上慢慢和儿子说了她想法,然后她看着费小宝反应。

    费小宝慢吞吞迈动小腿走路,走过两个花池长度后,他突然停了下来,抬头看着展小怜问:“妈咪,你是要离开小宝嘛?”

    展小怜对他笑笑,然后郑重摇了摇头:“不是,妈咪是要想离开公爵府,妈咪是你监护人,妈咪不会离开你,但是,妈咪不愿意因为妈咪关系影响爸爸和小宝名誉,所以妈咪要搬离公爵府。”

    费小宝又抬脚往前走,似乎慢慢消化展小怜话,突然又问:“那妈咪,你离开了公爵府,小宝怎么办?”

    展小怜笑笑,说:“我们换一个地方居住,小宝长大以后,小宝就是公爵府真正主人了。”

    费小宝抬头看着展小怜,说:“只要不离开妈咪,小宝就高兴。但是妈咪,如果小宝跟妈咪都不了,我们家怎么办?”

    展小怜指了指后院,说:“我们不是还有薇薇安吗?她帮我们看着公爵,不就好了?”

    费小宝认真想了想,“妈咪,那我们去哪里住?”

    “小宝想去哪?我们去市区中心怎么样?不过那里有点吵,小宝喜欢热闹地方吗?”展小怜看着他小脸问。

    费小宝摇头:“小宝喜欢安静地方。”顿了顿,又说:“爱哭鬼叔叔也去吗?”

    展小怜摇头:“爱哭鬼叔叔总有回家一天……”

    话未说完,费小宝突然被人一把抱起,燕回直接把费小宝放左边肩膀上,嘴里提醒:“坐稳了,摔了你可别哭!”

    展小怜顿时什么都顾不上了,急忙对着费小宝提醒:“小宝,坐稳了。”

    费小宝激动小脸通红,“妈咪,妈咪!”

    燕回扛着费小宝大步走路,展小怜跟着后面追:“燕回,燕回你走慢点,别摔了小宝……”

    结果,她越这样说,燕回走越,到后展小怜赶紧拉住他胳膊:“燕回,你把小宝放下来了。”

    燕回听话把孩子放下,费小宝撇撇嘴,表示有点委屈,本来玩好好,妈咪突然生气了。

    展小怜看着费小宝表情,蹲他面前,摸摸他脸,说:“小宝,你想要爸爸吗?”

    费小宝不明所以,看着展小怜不说话,展小怜笑笑,又问:“小宝想要有一个人,一直陪着小宝这样玩吗?”

    费小宝想了想,然后点点头。

    展小怜“嗯”了一声,“那妈咪答应小宝,帮小宝找一个可以一直陪着小宝玩人。”

    燕回完全听不懂他们说什么,直接觉得这事应该是自己关心,弯腰凑到人家面前,问:“说什么,爷也要听。”

    展小怜看了他一眼,牵着费小宝手直接朝前走,燕回被展小怜不被待见一眼看摸摸鼻子,抬脚跟了过去,晃着身体走路:“喂,前面那个女人,就是那个牵着一个小兔崽子女人,爷跟你说话呢,你刚刚跟小兔崽子说什么了?”

    展小怜压根不理他,倒是费小宝走路时候连连回头看燕回,然后扭过头看着展小怜说了句:“妈咪,爱哭鬼叔叔长很帅,我们老师说。”

    展小怜对他笑了笑:“对,很帅。”

    展小怜继续问:“妈咪,你会嫁给他吗?”

    展小怜轻轻摇了摇头:“不会。妈咪已经嫁给爸爸了。”

    “可是,”费小宝委屈说:“可是爸爸去帮天使了,我见不到他。”

    “对,”展小怜慢慢说:“帮天使可是很重要一件事,比任何事都重要,所以小宝和妈咪都要原谅爸爸辛苦。”

    费小宝撇了撇嘴,然后点点头:“嗯。小宝保护妈咪。”

    展小怜对他笑着点头:“好。”

    燕回继续当纠缠展小怜身边,那辆黄色儿童遥控驾驶小汽车成了他拿去哄费小宝绝佳武器,而且费小宝时间一长也知道那汽车上各个开关之类东西,经常展小怜这边遥控,那边小汽车不走了,第一次时候展小怜还以为遥控器坏了,后来才知道汽车上遥控开关被小宝给关了,费小宝为此笑跟小花朵似。

    每天放学是费小宝高兴事,被小伙伴包围,有小小朋友家里也有,只是能够从幼儿园门口开到家里没有几个,而费小宝是有条件每天都这样,这让费小宝就跟比别人多了荣耀似高兴。

    展小怜遥控着汽车跟着后面,费小宝开着汽车前面,展小怜对这些东西灵敏度不是一般高,怎么遥控怎么减速她能速记住,而且不会出错,所以她遥控时候是费小宝开车顺畅时候,一直都是走旁边行人道上。

    车上有油门刹车,但是因为遥控器妈妈手里,费小宝每次都是乱踩一通,就算展小怜教过他爷不容易记得住,所以费小宝开车,其实就是展小怜玩遥控器。

    费小宝前面开车,一边开一边高兴乱摸车上喇叭车灯什么,一顺手就把遥控器开关给关了,展小怜操作了一半,突然光按车不动了,展小怜就知道肯定是小宝把车按了,叹口气,抬脚朝着前面走去:“小宝,怎么又把开关给关了呀?”

    展小怜话刚说完,费小宝小脚丫子又像往常一样乱猜,结果一脚踩油门上,那小汽车突然以一个极速度冲下行人道,斜着方向之间冲向中间正常行车道。

    这条路当初是公爵和展小怜散步回家路段之一,因为附近有幼儿园,所以每当上下学时候,车辆都很多,有时候还会发生拥堵。

    展小怜一看那小车朝着路中心冲过去,甚至有辆私家车慌乱中绕过了费小宝,展小怜顿时发出一声凄厉尖叫,“小宝!”

    展小怜撒腿就追,疯狂朝着公路中央冲过去,结果她刚迈开两步,突然被一股巨大外力抓住后衣领,朝着路中央相反方向花坛一把推了过去,展小怜膝盖直接撞花坛上,顿时跌倒花坛周围种植冬青树上。

    燕回就像一只矫健豹子窜想掳中央,巨大爆发力从他身上炸开,他动作敏捷穿过一辆来不及刹车私家车,小汽车运行过程中伸手捞过费小宝,却另一边车道上遭遇反方向开过来私家车,展小怜痛苦尖叫声中,燕回护着怀里孩子,直接从车顶翻向了车道另一边,车辆速行驶而巨大冲击力让燕回身体从车顶翻下来以后,直接撞上道路两边防护栏,防护栏顿时向后栽去,燕回和费小宝身影瞬间消失。

    而那里黄色小汽车失去了行动能力后,跟着被后面一辆开过来车撞马路中央打了几个圈,后撞路边路灯柱子上不动了。

    所有汽车都停下,司机纷纷下车。

    “小宝!”展小怜疯了一样朝着马路对面冲过去,她声音带着哭腔,腿上裤子有了磨损伤,她全然不管,冲过去以后就看到几个靠近司机已经七手八脚伸手,直接从下面把一个孩子拽了上来,展小怜冲过来一看,一把把费小宝搂怀里,“小宝!”

    费小宝傻愣愣,他没说话,而是重回头往破损护栏下面看,展小怜急忙探头一看,发现燕回身体悬空,一只手抓着一个断掉护栏,摇摇欲坠。

    周围人都想伸手把他拉上来,却发现够不到他手,刚刚能把费小宝拉上来,完全是因为燕回单手把费小宝举了起来,上面人拉住了费小宝脚踩拉了下来。

    燕回低头看了下下面高度,估计就算不死也只剩半条命了。

    展小怜一直知道这一片早先是个带岩石土丘,地势也比其他地方搞,却没想到填平了以后这个高度这么吓人,她试着伸手,想抓燕回手,却发现那些男人都够不着高度,她加不能够到。

    展小怜声音带着哭腔喊了一声:“燕回!”

    燕回头上都是汗,手上也不知道哪里受了伤,反正一条血痕顺着他抓着护栏胳膊往下流血,他抬头,突然对着展小怜邪笑:“妞,爷现要是掉下去,这可是自然死亡,你不用受到一点惩罚,爷死了,你可是一了百了,你要不要试试爷忍耐力?看着爷掉下去,这么多人证明,爷掉下去跟你没关系,你不是一直盼着爷死?这可是个机会,妞,你要不要考虑一下?”

    展小怜哭着看着他,她跪地上,头部悬空看着挂下面人,眼泪从高处直接落下,滴燕回额头上,他用另一只手摸了一下,放舌头里舔了一下,说:“还是咸。”展小怜哭着对他伸手,说:“燕回,你别闹了,求你了,你上来吧,我知道你自己能上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