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臣服 > 第392章 未来的希望

第392章 未来的希望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展小怜开始真是没考虑,就算为了小宝教育她也不可能回国,国内教育思想和国外不一样,没理由放弃国外优越条件往国内跑,何况小宝还是位小公爵?

    展爸展妈是想小怜带着孩子回去,不过展小怜跟他们说了小宝教育问题以后,他们也冷静下来,展爸带着展妈开始利用闲暇时间往李晋扬办那所幼儿园那边跑,到处打听那幼儿园里设施和老师来源。放学时候展爸展妈就旁边看着,看里里外外老师都是些什么人,结果他们发现带孩子出来老师每一个都是金发碧眼,一看就是外国人,就算长跟他们一样,说出话是麻溜英语,从里面出来孩子们每一个跟老师打招呼都是奶声奶气说着英文。

    展爸扭头跟展妈说了一句:“这幼儿园看着挺不错,有点靠谱。”

    展妈点头,“我觉得也不错,有点像安享小镇时候去接小宝幼儿园感觉。”

    展爸点头,确实。

    夫妻俩正窃窃私语讨论这学校事呢,突然有个女声疑疑惑惑旁边响起:“展叔叔?”

    展爸条件反射回头一看,愣了一下,展爸年纪大了,记性没以前那么好,不过对于有些人看过他还是记得,面前年轻女人非常漂亮,漂亮让人炫目,柔顺笔直短发,皮肤白皙衣着时尚,一双微微上挑美目热夺人心魄,不管是长相还是气质,看着都不是一般家庭人。

    她手里还牵着两个小男孩,其中一个长粉嫩白皙,就像妈妈一样漂亮,大眼睛忽闪忽闪,而她另一只手里牵着小男孩似乎没有遗传到妈妈优点,跟妈妈奶白色皮肤比,小男孩显得黑了一点。但是毫无疑问,两个孩子被养特别好,穿着一样可爱衣服,留着帅气发型,一边一个牵着妈妈手,都安安静静站着,睁着黑漆漆大眼睛好奇看着展爸展妈。

    展爸看着那漂亮女人,好半天才反应过来:“你是……穆曦同学是不是?”

    穆曦一看自己没有认错人,顿时兴高采烈起来:“是啊是啊,展叔叔你还记得我呀?我还以为我认错人了,展叔叔跟以前比一点都没变,我越看越像来着。小包子,小馒头,叫爷爷奶奶。”

    小包子比小馒头大一点,奶声奶气开口:“爷爷奶奶好。”

    小馒头也奶声奶气开口:“爷爷奶奶好。”

    穆曦夸奖:“小宝贝们真乖。”又抬头看着展爸展妈,大有不想让他们走意思,“展叔叔,展阿姨,你们这里干什么呀?”

    展爸跟展妈对看一眼,尴尬说了句:“我们……就来看看。”

    穆曦看了眼幼儿园里面,突然睁大眼睛问:“是不是你们有亲戚这里上学,来接啊?”

    展爸摇摇头:“不是,我们真是来看看,听说这里幼儿园不错,所以我们就想过来看看到底怎么样。”

    穆曦赶紧点头:“叔叔阿姨,这里很好,我们家饭团和小包子还有小馒头,都是这里上幼儿园,”然后她不好意思说了句:“这是我老公办,早先我们女儿是国外上幼儿园,后来回国怕她不适应国内教育,而且,叔叔阿姨也知道,国内教育一直以写字为主,我不想孩子太累,所以他就想起来办个学校,这里面老师都是从国外带过来,初中以后孩子都可以参加国外升学考试,这个当初办时候跟国外几所大学都是建立友好关系,所以孩子要是学好,就跟国外一样……”

    穆曦忍着心里想追问展小怜消息,详细给展爸展妈讲解,然后小心问:“叔叔阿姨,你们是不是有谁孩子想这个幼儿园上学啊?”

    穆曦这样就是告诉展爸展妈,她可以帮忙,这个幼儿园真不不好进,进来孩子非富即贵,学费也贵要死,但是她可以开后门,不是看展爸展妈面子上,而是看着胶带面子上,那是她这辈子好朋友。

    展爸看着穆曦,点点头:“穆曦同学啊,谢谢你啊,我跟你阿姨就是想打听打听。”

    穆曦微笑着点点头,然后忍不住问了句:“叔叔阿姨,我能不能问问胶带现哪里啊?我一直联系不上她,我到处托人打听,一直都打听不上,她没事吧?”

    按照穆曦理解,胶带如果没出什么事话,肯定不会不跟她联系,可是为什么一直都没有跟她联系?

    展爸急忙摇头:“她很好,没事,我们这次来打听,其实就是想看看帮她打听,她有个孩子,现国外上中班,想看看能不能让她回来,听说这里不错,我们就过来先打听一下,怕孩子不适应什么。”

    穆曦顿时眼睛一亮,“叔叔!你把胶带联系方式给我吧!我跟她说呀,这里很好,真很好,我来跟她说,她一定愿意回来,我可想她了,一直担心她是不是出了什么事,她要回来多好啊,可以照顾你,而且,我还可以一直见到她,叔叔,你把她电话号码给我吧。”

    展爸本来是不想给,特别是听她说小怜一直没跟她联系以后,他就想着小怜既然不联系,肯定是有她理由,如今一听这孩子说要劝小怜回来,特别是听她介绍完了这幼儿园情况,展爸展妈当时就动心了,对看一眼,展妈对他点点头,然后展爸拿出手机把展小怜手机号码报给穆曦。

    穆曦赶紧说了句:“叔叔叔叔慢一点……叔叔,你再留下我号码吧,你什么时候跟胶带打电话了,你告诉她好不好呀?”

    记下号码后,穆曦握爪,凶狠说了一句:“我要打电话骂胶带一顿。”

    展爸看了看周围,急忙压低声音说了一句:“穆曦同学,我知道你跟我们家小怜关系好,不过,我们小怜现有点不大好,你可别真骂她哈。”

    展爸也没说到底怎么个不好法,穆曦听耳朵里就会不由自主乱想,胶带到底怎么不好了?是不是因为缺钱,还是因为身体不好?穆曦知道展小怜打过待,当时养也不好,她是不是生孩子时候身体生坏了?又或者是她丈夫对她不好?穆曦心里很急,急就像现站展小怜面前问她到底怎么了。

    但是现穆曦不是以前穆曦,她用得体微笑耐性和展爸展妈寒暄,特别是展爸,穆曦以前没少占展小怜便宜,有时候展爸从家里带过去东西都是分成现成两份,其中一份就是给穆曦留着,穆曦当然知道,她又不傻,所以她对展爸非常尊敬,也知道胶带爸爸是这个世上好爸爸,

    “叔叔阿姨,你们有时间去我家里做客吧,我要想法子把胶带拉回来,我那个公司很好,我还说等她回来了,我跟她商量一下准备上市呢,我也不知道她缺不缺,她每一个工资和年底分红我都有让人打过去……”

    正说了一半,一个男人从后面走来,弯腰抱起小馒头,一只手搭穆曦肩膀上,低沉声音从后面响起:“曦曦?”

    穆曦回头,顿时扬起笑脸对着李晋扬说:“老公,我见到胶带爸爸妈妈了,他们知道胶带哪里,给我联系方式了,我能联系上胶带了!”

    李晋扬看向展爸展妈,脸上带着淡漠而又疏离微笑,对他们轻轻点头:“两位好。”

    展爸展妈就觉得眼前这对夫妻身上有一种常人没有压迫感,穆曦还好,只能说她气质好,但是李晋扬身上压迫感那是与生俱来,不管他愿不愿意,第一次见到人总归会觉得这人不易相处,因为距离感太大了,大有李晋扬是站金字塔顶端,而他们是站金字塔低端感觉。

    穆曦跟李晋扬说展小怜孩子想回国念书,李晋扬毫不犹豫点头:“可以,没问题。两位不必担心这里师资力量,当初建起就是为了我自己孩子,我不会亏待自己孩子。学校没有营利目,我每年投这个上面钱比得到还要多,所以两位如果对师资力量怀疑,这是完全没有必要。”

    穆曦笑眯眯看着展爸展妈:“叔叔阿姨,你们就放心吧,这里真很好。”又扭头吩咐李晋扬:“老公,你去接饭团,别让她等急了。”

    饭团上小学了,不跟小包子和小馒头一个学校。

    展爸点头:“我知道了,谢谢你啊穆曦同学,我一定跟我们家小怜转告。”

    展爸展妈辞过李晋扬夫妻,心情顿好往回走,这绝对是收获,人办幼儿园夫妻都这样说了,他们肯定也会放心。

    穆曦接了小包子和小馒头回去路上,一路上都抱着手机看,李晋扬无奈:“曦曦,你一直抱着手机干什么?”

    穆曦头也不抬说了句:“我要防止我手机号丢了,这样我又联系不上胶带了……”她抬头看了李晋扬一眼,不满说:“老公,你是不是老了?为什么我让我找了这么时间胶带,你都找不到?人家明明一直都国外!”

    李晋扬擦汗:“曦曦,这跟老了有什么关系?只是一直没联系上,我不是故意。”

    穆曦继续盯着电话,嘴里嘀咕:“胶带你死定了,我绝对要骂死你!”

    正睡梦中展小怜跟着打了两个喷嚏。

    次日一早,展小怜把费小宝送到幼儿园以后就接到展爸展妈电话,展爸展妈电话里就很激动跟展小怜说他们看到穆曦和她老公了,还说穆曦急巴巴问起了她。

    展小怜愣了好一会,穆曦啊,她一直都没联系,不知道她会气成什么样了,半响,她笑着说:“爸,我知道了,你们别那么激动嘛,我知道了,我会跟她联系,我还怕她骂我呢。”

    展爸展妈对着展小怜说了好一会话,然后才挂电话。

    展小怜掂着电话走了两圈,呼口气,然后按下来了刚刚展爸报穆曦手机号码。

    手机通了,里面彩铃一直唱歌,展小怜呼气,傻妞,别怪我,我真不是有意。

    穆曦正跟小包子和小馒头做游戏,手机放电视柜上,李晋扬听到了提醒她:“曦曦,电话响了。接电话!”

    穆曦头也不回应了一声:“知道了!饭团,帮妈妈拿电话过来!”

    饭团正撅着屁股趴地上画画,肥嘟嘟小身体扭动了两下,挣扎着爬起来,跑去把展小怜电话拿给她。

    穆曦一看到手机显示,顿时激动起来,直接按下接通键:“胶带!”

    穆曦惊奇尖叫差点把展小怜耳朵震聋,她急忙把电话拿远一点:“傻妞你小声点,我耳朵!”

    “胶带!”穆曦立刻跑到阳台上,还把阳台门给关上了,不让三个小家伙吵她,小包子和小馒头立刻转移目标,去找爸爸做游戏。

    穆曦不管,站阳台上蹦跶,三个孩子妈了,还跟小孩子似蹦跶:“胶带胶带胶带……”

    展小怜翻白眼:“傻妞,你那么激动干什么?”

    穆曦顿时气鼓鼓反问:“你说呢?”

    展小怜叹气:“好了好了,我错了,别骂我,我现心灵脆弱,你骂了我可能一蹶不振了。”

    穆曦鼓起嘴,不敢说了,“我还没有骂,你干嘛脆弱啊?”

    展小怜摊手:“这要看你表现了不是?赶紧说两句代表相思话,我还会考虑考虑原谅你。”

    穆曦被她一忽悠,真开始说了:“红豆生南国……”

    展小怜大笑:“你去死吧!”

    穆曦委屈:“这个是具相思意思了!”

    展小怜往床上一趴,眼睛横胳膊上,突然说:“傻妞,我真……特别想你……”

    穆曦眼前瞬间就红了,眼泪噼里啪啦往下掉:“你还好意思说!我到处找你,我到处找你以前同学问,我一直让李晋扬找你……可是……可是……”

    展小怜半哭半笑,“真是傻丫头……”哪有李晋扬找不到人?只是李晋扬和她二哥之间有过协议,李晋扬当年承诺过,不对任何人泄露她行踪,任何人,包括他妻子穆曦,和声名赫赫青城燕回。

    穆曦往阳台藤椅上一坐,哇哇大哭:“我真不是有意不找你,我一直找你……可是每个人都说你出国了,可是没有一个人联系上你……胶带,我不是有意找不到你……我不是……”

    李晋扬立刻从孩子堆里站起来,朝着阳台走过去,开始推阳台门:“曦曦!怎么了?你开门!”

    穆曦坐藤椅上不动,继续抱着电话哭着说:“胶带,你回来吧,你回来我就不伤心了……我们家学校真很好,我都不收你学费,胶带……”

    穆曦从自己胳膊上抬头,伸手摸去眼睛上眼泪,“哪有上学不要学费?就你有钱……”

    穆曦抽噎:“可是叔叔说你不大好来着……”

    门外李晋扬还拧门把手:“曦曦!”

    穆曦红着眼睛看了他一眼,一抹眼泪,对着他嫌弃挥挥手,对于李晋扬低效率表示很嫌弃,都是他没用,要不然她能这么伤心吗?

    李晋扬没办法,只能阳台玻璃墙里面待着。

    展小怜听着电话里动静,叹口气:“傻妞,你别为我瞎担心,学费钱我还是付得起。”

    穆曦抽噎:“那我高兴不要你学费……”

    展小怜擦汗:“好,那我谢谢你,收些书本费还是可以。”

    穆曦抽噎,“好……那你什么时候回来啊?胶带,我看到叔叔阿姨到处帮你打听呢,他们说要看看幼儿园好不好,你看他们多喜欢你回来啊?你不回来怎么对得起他们啊?”

    展小怜沉默了一下,才说:“傻妞,我知道我爸我妈想我回去。”

    穆曦抽噎:“你知道你还犹豫什么?你赶紧回来不就行了?你要是担心我哥,我就去跟他说……”

    展小怜无语,半响才说:“你那变态哥,就我这里,前两天还发神经拿剪刀要剪掉他手指头了。”

    穆曦震惊:“啊?他还缠着你?他比我还要先知道你哪里?”

    展小怜应了一声:“我之前回去过一趟,不过,你那时候不摆宴。他跟着就过来了。”

    穆曦顿时垂头丧气:“那个……我那时候也国外呢,我那两天身体不大好,所以养身体来着……”穆曦没敢说自己受伤,只说养身体,“对了胶带,你跟我哥……他是不是还欺负你啊?”

    展小怜笑着说:“没事,好歹是我地盘上,他不敢。”

    穆曦“哦”了一声,心里有点疑疑惑惑,毕竟穆曦心里头,燕回是真有点变态,她可是亲眼看到过他砍人家手脚还要把人家活埋恐惧事情。

    展小怜要挂电话,穆曦赶紧拦着:“胶带胶带!那你什么时候回来啊?”

    展小怜想了下,才说:“我再想想……”

    穆曦炸毛:“胶带,你还要想什么呀?我说真呀,很清楚了,这里什么都有,一点都不比国外差,我能骗你吗?我们家饭团和就是这里上幼儿园,现都上小学了,表现可好了,什么都懂,外语说比谁都好,字正腔圆,我保证不骗你……”

    好不容易挂了穆曦电话,展小怜直接倒床上没抬头,趴了一会又给展爸打电话,结果展爸电话显示正通话中,展小怜也不知道展爸这会跟谁通电话呢,打不通只好先挂了。

    其实展爸这会正跟穆曦通电话,穆曦挂了电话就给展爸打过去,嘴巴可甜了:“展叔叔晚上好,我是穆曦,我是胶带同学来着,你还记得我吗?”

    展爸哪能忘了呀,“记得,当然记得呀,穆曦同学你好呀。”

    穆曦吸了吸鼻涕,笑着说:“展叔叔,我刚刚跟胶带联系过了,我还跟她说了我们家幼儿园情况,展叔叔你有时间再跟阿姨劝劝胶带好不好啊?她跟我说还要考虑考虑,我都说免费上幼儿园了,还考虑什么呀,可是她就是这样说,展叔叔你一定得好好劝劝胶带,我肯定不会害她来着,而且,摆宴上学,离你们又近,孩子又不耽误,多好啊?”

    展小怜现状怎么样穆曦压根没敢问,就怕自己问了不该问,想着就先把胶带给弄回家来,这样以后啥事都知道了。

    穆曦知道展小怜消息以后使劲蹦跶,李晋扬拉都不能拉,想劝两句,穆曦就能把她找不到展小怜矛头对准李晋扬,说他没认真让人帮她找,胶带明明国外生活好好,胶带结婚生孩子她都不知道,怎么能这样呢?再然后李晋扬就不敢管了,这能管吗?那么大帽子就压下来了,他那里敢管?

    展爸展妈一听穆曦那边大力支持,而且那幼儿园口碑确实很好,很多人挤破脑袋想往里面钻都进不去,听说蒋市长家那三胞胎都打算给弄进去了,展爸展妈一听,市长家儿子都想进去,他们小宝当然都能进去啊,他们家小宝可是公爵。

    燕回这一阵很消停,也不往展小怜面前凑,也不碍她眼,不知道跑哪玩,反正展小怜没关系,这一阵她一直想小宝上学事,她当然知道换个地方不是好事情,人生地不熟,人家光看她孤儿寡母不定什么时候就会欺负,怎么着都不方便,何况小宝没有父亲,她怕被别孩子知道以后会嘲笑小宝。

    展小怜自己不是个敏感多心人,她内心无比强大,她可以承受常人不能承受压力和痛苦,但是她不得不从小孩子角度和心里出发,小宝不是她,她也没有办法完全窥探到小宝内心事情,费小宝本来就是个内向孩子,展小怜怕将来突然有一天发现小宝心里有问题。

    晚上费小宝放学,展小怜把他接回酒店,费小宝仰着小脸看展小怜,慢吞吞问:“妈咪,勇敢叔叔为什么不来接小宝?”

    展小怜笑了笑,说:“因为勇敢叔叔有自己事情要做,我们不能耽误勇敢叔叔个人事情,知道吗?”

    费小宝委屈撇撇嘴,慢吞吞点点头:“知道。”

    回到酒店,展小怜盘腿坐床上,费小宝跪地上趴床沿上玩着自己手里玩具,展小怜托腮看着他,突然开口:“小宝。”

    费小宝玩了一会,才慢吞吞抬头看着展小怜:“妈咪,你叫我。”

    展小怜点点头:“对,妈咪叫你。”

    费小宝放下手里玩具,小狗熊似往床上爬:“妈咪。”

    展小怜扯着他小裤腿把他拉到床上,嘴里说了句:“小宝要跟妈咪聊天吗?”

    费小宝点头,好不容易爬到床上,也学着展小怜样子坐下来:“聊天。”

    展小怜微笑:“对,聊天。那我们开始聊天好不好?”

    费小宝点头:“好。”

    “小宝,”展小怜叫着他名字,说:“小宝喜欢妈咪家乡吗?”

    费小宝抓过小肥妞玩偶举到展小怜面前:“妈咪是说妈咪小时候住地方吗?”

    展小怜把玩偶接过去,展开,放自己面前,笑着说:“对,就是妈咪小时候住地方,我们小宝喜欢吗?”

    费小宝眯着眼,慢吞吞点头:“喜欢。”

    展小怜又想了想,问:“那么,如果小宝要跟妈咪一起去妈咪小时候住地方生活和学习,小宝愿意吗?”

    费小宝眨巴了两下眼睛,再次慢吞吞点头:“愿意。”说完又添了句:“勇敢叔叔说,小宝要是去妈咪小时候地方,做大娃娃。”

    展小怜愣了下,“勇敢叔叔?”

    费小宝点头,把展小怜手里小玩偶拿过来晃了晃,说:“妈咪牌大娃娃,勇敢叔叔说,要做小宝妈咪娃娃。”

    展小怜:“……”忍着继续温柔问费小宝:“勇敢叔叔什么时候说?”

    费小宝抬头想了想,说:“勇敢叔叔不让小宝说。”

    展小怜:“……”她下床出去拉开门,探头跟外面保镖说声,“去查查燕回去哪了。”

    人燕大爷现正逍遥自,来了以后一直围着那女人打转,好不容易逮着近逃难机会出去玩了一圈,说逃难,其实就是逃离那疯女人灾难。

    用脚丫子想都知道,这一阵展爸展妈肯定往死里劝展小怜回去,整天拿这事说,展爸展妈不烦,但是展小怜多少会有点烦,展小怜算是个孝女,所以她肯定不会跟展爸展妈嫌烦,但是燕回要是敢往她面前凑,展小怜绝对是把他当初撒气桶,她不敢对着展爸展妈撒气,还不敢对燕回撒气吗?

    燕大爷很有自知之明跑了,他这边挑挑,那边挑挑,完了以后自己跑了,他疯了才送给那女人又打又骂,多有损燕大爷威武霸气英明神武形象?所以燕大爷聪明选择出去玩了一圈,临走之前还把费小宝小脑袋瓜子给洗了一遍。

    费小宝一点都不觉得自己被他心目中超人叔叔给利用了,这会正趴床上玩高兴。

    展小怜被气呼呼,顺着胸口就等着燕回被找到过来,结果一会功夫以后保镖回来了,也查到了燕大爷消息,说他老人家现正市中心某家酒店里呢,展小怜被气心肝肺都疼了,本来想忍到看到人了一起发飙,这会看看没必要,直接拿起电话,直接按下一串数字,打了过去。

    燕回接起电话时候可得意了,看看,看看,这女人还是想他,燕大爷就知道他人见人爱花见花开,肥妞看了就要爱,结果电话接起来,展小怜劈头盖脸把他骂了一顿。

    燕大爷:“……”被骂呆了半天才回过劲来:“你这疯女人怎么回事?爷什么事都没做……”

    展小怜火冒三丈,躲卫生间捂着话筒骂:“你还敢你说你什么事都没做?你自己做了什么你不知道?你跟我小宝乱说什么了?”

    燕回大怒:“爷都说什么都没说了,那小兔崽子自己说喜欢去摆宴,关爷屁事?爷什么都没说,有本事你去问他去!疯女人!”燕大爷打死不承认威胁那小兔崽子敢说不喜欢就弄死他话。

    展小怜被气没辙,嗷嗷吼了一句:“你以后离我小宝远一点!”

    燕回冷哼:“谁稀罕?有本事让小子别搭理爷。”

    雷震觉得燕回识时务地方不是别,而是他老人家看透了展小姐对她儿子重于一切心思,只要是为了她儿子好,她会不惜一切代价,而燕回有一个他自己设下原则,他可以鄙视甚至辱骂展小怜全身上下每一个汗毛孔,但是他肯定不会触展小怜逆鳞,说她儿子一个不字。

    “你去死吧,烂人!”嘴里吼一句,展小怜“咔嚓”挂了电话,气呼呼走出去卫生间,费小宝还是玩很高兴。

    看着被挂断电话,燕大爷表示很不爽,“那死女人就知道骂爷!爷面子哪搁去?”

    雷震无语,他老人家不说,谁知道展小姐电话里骂他了?面子什么他老人家还有吗?早八辈子喂狗了,现就剩下白条条里子了。雷震就觉得这人是显摆,要不然干嘛嚷全世界都知道他被人展小姐骂了?毛病!

    燕大爷都躺床上了,突然一骨碌爬起来,说要回那个臭女人待破小镇,目是为了防止那女人突然跑了。

    燕回对展小怜一跑多年事耿耿于怀,当初他就是一个大意,就让她跑了,然后找了很多年都没找到,这会好不容易捉到了,燕大爷说什么也不让猎物再次溜走。

    展小怜哄着费小宝睡觉,小孩子睡觉,一会功夫就睡着了。

    展小怜睁着眼睛看着费小宝安静睡容,神思有点恍惚,慢慢合上眼睛,不知过了多久,展小怜隐约听到轻轻敲门声,她睁开眼睛看了看,确定有人敲门,她轻手轻脚爬起来,透过猫眼往外看:“谁?”

    燕回外面猫叫似小声说:“开门!”

    展小怜翻白眼,直接回到床上:“睡觉!”

    燕回继续敲门:“开门,你让爷摸摸你不了爷就走。”

    展小怜从被窝里探头,忍不住骂道:“你有病吧?”

    燕回赖着不走,继续敲:“开门,爷摸完了就走。”意思是非得要证明下屋里跟燕大爷说话就是展小怜本人才行。

    展小怜被他烦要死,一骨碌爬起来,轻手轻脚拉开门,伸出一只手出去:“点!”

    燕回:“要看到人。”

    展小怜拉开门,气急败坏:“你还没完了是不是?”

    燕回伸手,捏住展小怜脸,一左一右往外一拉,展小怜疼差点叫出来,捂着嘴不让自己吵醒小宝,抬脚对着燕回就踹:“你要死了是不是?疼死我了!”

    燕回捏完了,觉得还真是那疯女人,心满意足走了。

    展小怜揉着脸站原地:“……”脸蛋好疼!

    关于要不要回国事,展小怜一直犹豫不决,主要还是担心费小宝,穆曦和展爸展妈都劝着她回去,展小怜自己也想过,可是真回去了,小宝能适应吗?

    展小怜去找薇薇安和龙谷,薇薇安极力反对展小怜回去,“莲,小宝是爱德华家族唯一爵位继承人,你把他往国内带,万一教不好怎么办?再说了小宝身体你想过吗?蕾拉要跟着小宝,你把他带走了,她还怎么研究?而且,你们就这样打算丢下公爵府不管吗?”

    展小怜沉默不语,半响说道:“我正考虑,小宝这里也不是回事,我喜欢小宝能接触多人,多事,多环境,不管好坏,让他都接触到,这样他才会成长为完整人。安享小镇就如它名字一样,安逸,舒适,让人心情放松,但是不是一个适合勇敢孩子成长地方,既然小宝身上担负着爱德华家族压力,那么我喜欢我小宝是个真正勇敢孩子,而不是只能待安享小镇温房里公爵,就算不是摆宴,我也会带着他去多地方。薇薇安,我知道你是为了爱德华家族好,但是薇薇安,我很抱歉我不能按照你想法去做,因为小宝只有比他爸爸坚强,他才能做比他父亲好,否则,爱德华家族败落是迟早事。”

    薇薇安低头,然后她抬头看着展小怜,说:“但是莲……”

    “薇薇安,”展小怜看着她说:“请你守护好公爵府,好吗?我保证我会保护好小宝,我知道那是爱德华家族血脉中重要一支,我会说服蕾拉跟我们随行,我会遵守我现承受,带着小宝去多地方,让他见识到多风土人情,让他不像现这样腼腆,这样害羞,这样让人勇敢让人心疼……薇薇安,请你原谅我,我不能把小宝困这样一个小地方,我要教会他什么是真正勇敢,什么是真正睿智……”

    薇薇安哄着眼圈,抽泣了一下,然后一抹眼泪,说:“莲,我知道了,你带着他去吧,我相信你!我堂哥一定希望你以你方式教育小宝,我支持……”

    展小怜走过去,伸手搂了搂薇薇安肩膀,说:“谢谢你薇薇安,一定要平平安安健健康康生一个乐可爱小宝宝。”

    薇薇安半哭半笑说:“要高智商。”

    展小怜点头:“对,要高智商。”

    龙谷一直旁边没说话,对于龙谷来说,或者说对于龙家三兄弟来说,小怜当然是去湘江才是好,只是小怜刚刚话都说了,她说要每个地方都去,所以龙谷才没有开口,这样话,就意味着小怜可能会小宝不同时期带着他去不同国家生活学习,那么他自然就不能多做干涉。

    展爸展妈再次给展小怜打电话游说时候,展小怜突然冒出了一句:“爸,妈,我会带着小宝回去,不过,我可能不会一直待摆宴,小宝大一点时候,我会带着他离开那里。”

    展爸展妈这会哪能想到那么多?只要小怜能回去,他们就高兴。

    穆曦得到消息时候原地蹦了好几下,抱着饭团狠狠亲了好几口,饭团胖脸蛋上亲了好几下,“饭团,妈妈高兴死了!”

    小饭团气呼呼把自己头上大蝴蝶结给挪正了,“妈妈,你不要把饭团发型弄乱了。”

    穆曦太高兴,压根不管,亲完了饭团亲笑包子,把三个孩子挨个亲了一遍,

    半个月后,费小宝安享小镇幼儿园课停止,展小怜带着他直接离开安享小镇,带着两人必备行李,直飞摆宴,第一站她定摆宴,因为那是她生长地方,是她留下无数回忆地方,是她这一生值得纪念地方。

    燕回跟着随行人员里,一脸得意洋洋,当然,燕大爷是不会知道展小怜打算,他这会就知道,那疯女人总算被她逮回去了。

    展小怜回去以后没有直接住回家,而是绝地幼儿园学区内买了一幢上下两层大户型房子,直接带着费小宝住了进去,按照公爵府规矩,楼下一侧留有四五个仆佣房间和保镖房间,展小怜和费小宝住二楼,费小宝开始和展小怜一起睡,后来费小宝主动要求分开,觉得自己是男孩子,妈妈是女孩子,男孩子不能和妈妈住一起。

    穆曦因为展小怜到来欣喜若狂,等三个孩子上学以后急吼吼跑去找展小怜,展小怜家刚成型,还有些细节布置,买家具正添置,穆曦来时候工人刚送来一批家具,一大群人正招呼着抬东西。

    穆曦鼓着嘴,一群陌生人中小心走来走去,也不知道展小怜哪个地方,她这边看看那边看看,嘴里小心喊:“胶带!胶带你哪里啊?”

    转身看到展爸正招呼工人搬东西,展爸指了指楼上,告诉穆曦楼上找展小怜,穆曦赶紧上楼去了,下面太乱了。

    展小怜正楼上,手里拿着打相框,里面是一张费小宝百天周岁照,光屁股,她正想着要怎么样才能把相框挂起来,突然听到外面传来敲门声,穆曦声音小小声响起:“胶带?!”

    展小怜速跳下凳子,冲过去一把拉开门:“傻妞!”

    四目相对,穆曦鼓着嘴松开,眼泪汪汪看着展小怜,突然大喊一声:“胶带!”然后冲过来把展小怜搂进怀里,“胶带!”

    展小怜伸手搂住她腰,穆曦身上弥漫着一股淡淡香味,似乎是儿童霜味道,很甜很可爱味道,展小怜闭着眼睛说了句:“傻妞,你真是越来越好看了……”

    穆曦吸了吸鼻子,抹眼泪说:“胶带也好看。”

    展小怜松开手,认真看了看穆曦,展小怜心里穆曦真一直都是这样,除了加美艳妖娆以外,没什么变化,一个将近三十岁女人,却有着二十岁少女容颜和美貌,不会要羡慕死多少妙龄少女。

    穆曦睁大眼睛看着展小怜,努力打量了她一遍,半响说道:“胶带,你真变好看了。”

    展小怜忍不住笑了下:“你拉倒吧,我这是正儿八经老了,哪能跟你比?”

    穆曦不高兴嘟嘴,她就说胶带好看,她每次都不信。

    其实不是展小怜不信,而是展小怜有自知之明,什么样人叫漂亮?像穆曦漂亮是有目共睹,而展小怜长相是要挑人看。

    有人可能会觉得还不错,但是有人会觉得一般人,没什么特别指出,打扮打扮话也能被人说美女,要是不打扮话估计扔人堆里没多少回头率。

    当然,曾经展小怜就是她对自己评价,而如今展小怜身上有一股别人没有气质,这种气质是和穆曦这种典型美人完全不同气质,那种睿智大气带着贵族气质,不是每一个人后天都能培养出,她身上这种感觉,就如年轻时李晋扬,即便他言行再如何低调,也无法阻挡别人目光,即便没有那般出众容貌,可给人感觉依旧是像明星一样耀眼人物。这也是为什么穆曦一直坚持说展小怜越来越漂亮原因。两个久别重逢好朋友聚一起说话,展小怜和穆曦躺床上,展小怜伸手指着墙上挂着费小宝照片对穆曦显摆:“傻妞你看,那是我家小宝,可爱吧?”

    穆曦歪着脑袋看着费小宝,说:“小家伙好像不胖啊,你怎么不喂胖一点啊。”

    展小怜无奈:“我很努力了,可是吃不多。现也不胖,哎,傻妞,你看他是不是没你们家小包子小时候好看啊?”

    这岂止是没小包子小时候好看,这是差远了,小包子这一出生人家就能看出来是个帅哥,如今是万人迷一样小帅哥,费小宝那扔人堆里估计就没几个人记住,这是展小怜带好,要不然不知道会是什么样。

    费小宝个性使然,腼腆害羞,又或者是比较呆,不闹不叫让人很省心,周围环境使然,费小宝全身上下很有公爵范,彬彬有礼温文尔雅,当然确切说是因为小家伙胆子不够大动作慢缘故,所以不管干什么都不急不躁,给人感觉是这小孩子有着喝他年龄不相称稳重。

    穆曦看着费小宝照片,笑眯眯说:“没有啊,我觉得和小包子一样好看,就是皮肤没有我们家小包子白。叫小宝?小宝啊,好可爱名字啊,小宝贝,哈哈哈。”

    展小怜点头:“对啊,小宝贝,我小宝贝来着。”

    两人一起一整天,晚上放学时间到了,还是结伴去接孩子,穆曦从头到尾就没问过展小怜一句话多余话,她就是乖乖,展小怜过来她就很高兴,虽然心里很想问问小宝爸爸哪里去了,可是她还是没有问。

    穆曦看过费小宝小时候照片,看费小宝时候就觉得小家伙是那张小时候看起来不咋地,但是长大了以后肯定会越长越好看小孩,和小包子不是一个类型,小包子是从小就很好看,长大了也不会长歪。

    穆曦蹲地上看着费小宝,笑眯眯盯着他看,嘴里问道:“原来你就是小宝啊?阿姨见过你小时候照片,你比小时候还要帅,阿姨喜欢小宝。”

    展小怜弯腰:“傻妞,他大体听得懂,不过不大会说。”

    费小宝被这么漂亮一个阿姨夸奖,顿时羞涩低下头,小包子旁边歪着头看妈妈和来小弟弟说话,眨了眨眼睛,问:“妈妈,小弟弟是朋友吗?”

    穆曦点点头:“对,是朋友,是小包子要保护对象哟,幼儿园不能让别人欺负小弟弟。知道吗?”

    小馒头是个壮实小家伙,一听妈妈说什么保护,立刻握起小拳头嚷嚷:“妈妈,小馒头揍扁欺负弟弟人。”

    费小宝和小馒头是同班同学,不过小馒头大了月份,因为妈妈话,小馒头瞬间和费小宝成了好朋友,两人还是手牵手一起往前走,小包子旁边保护他们。

    穆曦兴高采烈说:“胶带,我以前就一直这样想了,现终于实现了,我真是太高兴了。”

    展小怜点点头:“对,我也期待。”

    现展小怜和穆曦一样,不愁吃喝不愁工作,她有钱,除了她公爵留下遗产,她还有这么多年穆曦传媒分红和龙家股份,她这一辈子都不用担心生存为题,所以她所有重心都是围绕着费小宝转,哪怕穆曦告诉她入学孩子都是绝地保护范围她也不能完全放心,费小宝保镖二十四小时围着他周围,展小怜不准许出一丁点意外。

    蕾拉是陪同展小怜一起来摆宴,展小怜甚至家里专门开辟了一个实验室供蕾拉研究,当蕾拉得知那位医学界颇具盛名和煦教授就是这个城市时,顿时表现无比激动:“夫人,我想我们可以联系这位和煦教授,您知道吗?他是我们医学界传奇,是位不可思议医学天才,有很多疑难手术都是经过他手,如果他能对公爵家族病有兴趣,我想我们会有进展!”

    这是这么长时间以来展小怜听到让她激动消息,这也是展小怜后来改变她之前计划,没有带着费小宝转住其他国家或城市重要原因。

    因为摆宴有一位其他国家和地区没有医学天才,有一位能让她小宝有可能摆脱爱德华家族病人物存。

    ------题外话------

    打滚,胖妞妞们表要忘了给渣爷投票,渣爷继续握爪努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