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臣服 > 第394章 孩子的世界

第394章 孩子的世界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章节名:第394章孩子世界

    费小宝来到摆宴上学,他比展小怜预期加喜欢摆宴,因为穆曦家小馒头和费小宝是一个班,再加上穆曦一直调和,小馒头和费小宝很成了班里好好朋友,要是有那个小朋友敢欺负费小宝,小馒头会真用拳头打人,打不过了就去喊小包子,小包子大多是来壮声势,就是人家一看一个大孩子,就害怕,其实动手还是小馒头,只不过这会小馒头气势足,打其他小朋友哇哇大哭。

    费小宝是班里乖乖宝宝,校长和老师都知道这会还不会说中文小朋友是国外过来贵族,心里还是很好奇,再加上小家伙一直很乖,费小宝还是很讨老师喜欢。

    展小怜唯一要求就是小宝不能被人家欺负,谁欺负都不行,小孩子也不行,再加上小朋友们都敏感,开始不知道,后来大家都知道幼儿园门口站着四个高个子外国人叔叔是费小宝保镖,还真没人敢欺负了,所以费小宝幼儿园生活很好,每天展小怜牵着他手高高兴兴送去幼儿园,放学又高高兴兴跟妈妈回家。

    周六周末时候展小怜会带费小宝回展爸展妈那边,有时候是去穆曦家里找那几个小家伙活。

    费小宝喜欢跟小馒头和小包子玩,周五晚尚他就惦记着要去了,展小怜跟他商量半天才答应第二天早上过去。

    一大早小家伙就起床了,兴高采烈自己给自己打扮,穿着歪歪扭扭衣服往站小怜面前一站:“妈咪,我好了,我们什么时候出发啊?”

    展小怜头上还顶着鸡窝呢,她抓抓头,跟费小宝顶了顶脑袋:“小宝等妈妈收拾一下好不好?要不然妈妈这样出去,吓坏一大群人了是不是?谢谢宝贝。”

    费小宝被妈妈夸了,很耐心坐沙发上踢腾着小腿等妈妈收拾,展小怜速洗漱,然后换了衣服,牵着费小宝手下楼:“小宝,我们要吃完早餐才能去人家家里做客。”

    费小宝乖巧点头:“嗯。”

    陪着妈妈吃完早餐,费小宝又开始期待去好朋友家里了,“妈咪,小宝现能去李司空家里玩了吗?”

    展小怜待了下,“小宝,谁是李司空啊?”

    费小宝慢吞吞开口:“就是小馒头啊,幼儿园里,老师和小朋友喊他李司空,小宝也喊他李司空。”

    展小怜蹲下来看着费小宝,笑着说:“原来小馒头有一个这么好听名字啊。”

    费小宝嘟嘴:“妈咪,小宝名字不好听。”

    展小怜微笑:“怎么会?我们小宝有一个世界上好听名字,凯尔特·爱德华,这是爸爸起名字,非常了不起哟。”

    费小宝顿时小脸通红,激动:“真吗?妈咪小宝名字很了不起吗?”

    展小怜点头,爱德华家族姓氏注定是了不起。

    母子两人乘车前往穆曦家里,一大清早,穆曦家三只正闹腾,客厅里都乱了套了,展小怜敲开他们家房门,费小宝两个哥哥带领下迅速加入混战,几个小屁孩高兴大声尖叫。

    李晋扬一大早就出去了,今天又不上班,他就是给家里老婆孩子以及展小怜母子倒地方,要不然他待家里怕客人不自。

    展小怜旁边担心看着,穆曦拉她过去沙发上坐:“胶带,你别担心,家里都做过防撞措施,摔不疼,再说了小包子很有哥哥责任心,肯定会保护小宝,别担心。”

    展小怜看了一会,点点头,跟着穆曦坐到沙发上,两人脱了鞋蜷着说话,展小怜抱着膝盖歪着脑袋看着费小宝方向,嘴里说道:“傻妞,我知道你是想问,你忍到现很不容易了,没关系啊,没什么大不了事,小宝爸爸去世了。放心吧,小宝是我和他合法孩子,他是有爵位,算是位贵族吧……”

    展小怜话刚说完,穆曦顿时兴奋尖叫:“胶带!真?小宝是公爵啊?”

    穆曦第一次看这么小一个公爵,还是具有上等贵族血统小公爵,她顿时激动半死,冲过去直接把费小宝拉过来,盯着他把他从上往下看了一眼,激动说:“哇哇,好可爱小公爵,我好高兴啊,这就是小公爵哎。胶带,小公爵到我们家来做客了呢!”

    展小怜翻白眼:“我们家小宝不是小怪物,你看完了赶紧过来,一直盯着他看,他会以为你是个怪阿姨。”

    穆曦依依不舍松手,费小宝立刻又跑去和两个哥哥玩。

    两个妈妈继续坐一块说话:“胶带,小宝这个家族病,能不能治好啊?听你这样说,我觉得很恐怖啊。”

    展小怜笑笑说:“发病原理一直找不到,根本不容易找,但是我丈夫临去世之前留下了很多重要资料,没有人敢说什么时候会解开那样魔咒,不过,我总不能放弃希望。”

    穆曦挪到展小怜一边,把脑袋靠她肩膀上,问:“胶带,我能帮上什么忙吗?我认识一个很厉害医生,人很好……”

    展小怜惆怅似叹了口气:“傻妞,不瞒你说,我找过这世界上好国家医生,国家特殊疾病中心他都专门去过,但是……前两天爱德华家族病跟踪医生跟我说,有位和医生家住摆宴,她希望能和这个人联系上,听取一下建议,但是她试过好多次想拜访,都没有消息……傻妞,我现就盼着小宝身上没有遗传到这种疾病,没有缘由失去身体各部分机能,慢慢耗生命……这种即便有没有遗传根本检测不出,只有等他们身体出现问题了,才能知道,可那个时候,也晚了……我丈夫一直坚信自己没有遗传到那种可怕家族病,他甚至坚信就算他有,也可以治好,可终结果……”

    穆曦伸手握住展小怜手,一脸忧伤,“胶带,对不起,我一直都没你身边……”

    展小怜忍不住笑了笑:“傻妞,我又没怪你,你对不起什么?而且,是我没跟你联系,跟你没关系。”

    穆曦吸了吸鼻涕,弱弱说:“傻妞,我就认识一个和医生,叫和煦,不知道能不能帮上你忙,他很闲……”

    展小怜扭头看着她:“和煦?”

    穆曦小心点头:“嗯。”

    展小怜使劲一拍穆曦肩膀:“傻妞,你总算认识了一个有用人!”

    穆曦不服气:“我还认识很多其他有用人好不好?”

    展小怜继续拍,得意:“对我有用只有这一个好不好?傻妞,靠你了!”

    穆曦立马站起来跑去打电话,“你等着,我现就帮你打电话联系一下,让他找你哈……哎,胶带,我不打电话了,我们现就带着小宝过去找他吧?这样他就跑不掉了。”

    展小怜指指一屋子孩子:“他们怎么办?”

    穆曦嘿嘿一笑,说:“没关系,我让李晋扬回来看着他们,我们带小宝去找和煦。”说着,她还真打电话把李晋扬喊回来了。

    李晋扬接到电话时候刚到公司,办公室门打开没两分钟,结果老婆电话来了,非要他回去看孩子,说她要出门,李晋扬直叹气,这是临时起意吧?

    急忙赶回去,穆曦嫌他回去动作慢了,很是不满,“老公,你怎么这么慢啊?我都等好一会了。”

    李晋扬:“……”

    展小怜抬头看天,对于自己面前秀恩爱夫妻她一律鄙视,嘲笑她孤家寡人是不是?

    小馒头听说小宝要走,跳着蹦着睡地打滚要跟妈妈一起去,李晋扬拉着他小胳膊,他就跟一只小蚂蚱似乱动,嘴里哭喊着:“小馒头要跟妈妈一起去,要和弟弟一起去!要去要去!”

    穆曦鼻子都气歪了,“你要去哪啊?妈妈和阿姨还有小弟弟都是去有事,你去干什么啊?”

    小馒头踢腾着小腿:“小馒头很乖,小馒头不做坏事,要去要去!”

    小包子就等小馒头结果了,小馒头要是放赖成功,他也效仿。

    穆曦牵着费小宝手,和展小怜直接走了:“全部待家里!哪里都不许去!”

    门被关上,小馒头看着妈妈真走了,没指望了,立刻停止挣扎,脸上还挂着大泪珠,转身跑去找哥哥玩了:“哥哥我们一起玩。”

    小包子一看无望,速点头:“好,小馒头我们来玩赛车游戏吧。”

    小馒头大眼珠子黑漆漆水汪汪看着小包子,答应:“好。这是小馒头车车!”

    李晋扬:“……”刚刚那不要命要出去小皮猴子是谁啊?

    费小宝仰头看看这个,又看看那个:“妈咪,我们要和美人姨姨去哪里啊?”

    展小怜想了想,说:“我们去看望一个叔叔,看叔叔不家。”

    费小宝眨了眨眼睛,说:“哦。小宝认识叔叔吗?”

    展小怜笑着说:“以后会认识叔叔。”

    穆曦说带展小怜去,展小怜根本没有推迟,如果和煦真能找到病因或者发病原理,别说是穆曦介绍,就算是让展小怜拿着刀枪逼着和煦,她都愿意。

    因为穆曦没有带家里那几个捣蛋鬼,费小宝瞬间成了两个母亲手心里小东西,被这个亲亲那个摸摸,小脸红扑扑,穆曦歪着脑袋盯着费小宝看,笑眯眯说:“胶带,你们家小宝是不是长像爸爸?我还没看到他脸上哪个地方长像你呢。”

    展小怜捏捏费小宝脸蛋,说:“嗯,像他爸爸,跟我一点都不像。谁看了都说不像我来着。”然后她鬼鬼一笑:“嘿嘿,这样比较容易吊金龟婿,人家不以为是我儿子。”

    费小宝委屈看着妈妈,“妈咪,小宝是妈咪小孩。”

    展小怜立刻自己嘴上打了个叉,她错了,不能小孩面前瞎说:“当然是,小宝是妈咪珍贵宝贝。”

    费小宝顿时高兴了,坐妈妈腿上,踢着小腿说:“妈咪,美人姨姨,我们现要去找不认识叔叔,为什么还不到?”

    穆曦指着前面一个高档小区大门,说:“小宝,看,前面那里就到啦!我们马上就下车。”

    穆曦楼下打电话,一会功夫以后有人下来接,“穆小姐,您们这边请。”

    展小怜对费小宝弯腰说道:“小宝,和保姆阿姨楼下玩,妈咪去去就来好不好?”

    费小宝点点头,乐签保姆阿姨手。

    和煦老婆余雨馨带着孩子回娘家了,相对于和煦伪君子个性,他老婆绝对是个**人家大小姐脾气,不满意了就直接动手,饱受家暴之苦和大医生无数次自己那几个好基友面前嚷着离婚,结果嚷道现小孩都上小学了还没离成,每次老婆回娘家没两天,和大医生就屁颠屁颠跑过去好说歹说给接回来,一会功夫后就好蜜里调油了。

    对于现高身价高收入高技术和医生来说,对帮一个小孩找什么发病原因根本没兴趣,换句话说,他不做没意思事,从医做到他如今这个份上,绝对是有挑选病人权利,如果不是穆曦带过去人,和煦肯定是不愿意见。

    展小怜听完和煦推诿话,大概意思也明白了,人家其实就是嫌没意思,不愿意研究一个小孩莫名其妙病,或者说,没兴趣也没本事。

    展小怜放下所有身段,用一种近乎卑微语气询问:“那么和医生之前有从事过特殊疾病研究吗?或者说,和医生有过这方面经验吗?很抱歉,我只是想知道而已。”

    和煦随口说了句:“有些没所谓病原,我没兴趣去研究。”

    展小怜慢慢直起腰身:“和医生,不用说那么多,我这次来本来就没指望马到成功,我只是想知道你有没有这个能力找到原因,如果没有,就当我们白来一趟,你也不用说这样那样推诿话,面子谁都要,我拉下脸求上门,早就没打算要面子,只是和医生要是没本事就不要说大话,我不想浪费时间。”

    穆曦鼓嘴,她什么都没听到,和煦不答应他就是大坏蛋,没本事,她回家就跟李晋扬告状,让李晋扬要他好看,胶带说什么都是对。

    和煦冷笑:“激将法对我没用。”

    展小怜同样报以冷笑:“和医生不知是自信过头还是不知天高地厚,我用是激将还是轻视,和医生真分不出来?”

    和煦就奇怪了,他记得这丫头,只是那时候她还真是个小丫头,和穆小姐一样年轻,后来和煦记得展小怜完全是因为燕回,私底下很多人都说青城燕爷被女人甩了,甩燕大爷人就是那个叫展小怜黄毛丫头,如今看看她嚣张,直接赶人:“还真是牙尖嘴利,吵架我还真是吵不过小丫头。既然我没这个本事,那就请回吧。”

    展小怜站起来,抬脚就往外走,嘴里说了句:“和医生,以后没本事事直接实话实说就行,不用找诸多借口,只会给人轻浮感觉。”

    穆曦急忙站起来喊:“胶带,你真要走啊?好不容易来了……”

    展小怜回头看着她,一边往外走一边无奈说:“傻妞,走吧。不能强求,皇家特殊疾病中心都束手无策病因,不是一般人能查到,我也找过很多人,世界好疑难病症专家,各种有着辉煌成就名医,不惜挥霍豪宅重金,可依旧是无果。”

    穆曦站客厅不走,和医生也很厉害,有过很多称号,她逼着他也行啊。

    展小怜走回去,伸手拉过穆曦,“傻妞,走吧。”

    和煦有没有本事有没有自信,展小怜有她自己判断,一个人站太高位置上太久,就有一种俯瞰众生感觉,他像上帝一样看着这个世上人生老病死。和煦就是这样,死亡和疾病对他来说都是常事,他经历过太多,他不会对一个陌生小男孩生死有太多想法,他觉得没兴趣所以毫不犹豫拒绝。

    展小怜来路上看过这个人简历,这个人确实医学界不同科目都有优秀成功,但是他擅长地方是手术,他手里就没有做不了手术,但是对于一个无病而起生死,并不是他主攻对象,对展小怜来说,如果要从零开始培养一个人研究爱德华家族病史,她宁愿花多投资着祖辈三代研究爱德华家族病史医生世家唯一继承人蕾拉身上,她等不起一个人人从零开始专研。

    保姆带着费小宝后面走,展小怜和穆曦前面走。

    穆曦气鼓鼓说:“胶带,你就这样放弃了?”

    展小怜笑笑:“傻妞,你这就不知道了,这个人确实是个优秀医生,但是他不是个优秀疾病研究者。小宝身体好不好没人知道,因为他现很健康,所以也不需要直接治疗,因为完全没有治疗方向。我现需要找是一个研究者,就像蕾拉那样,她是爱德华家族家庭医生外,同时她也是个特别疾病研究者,而且,只针对爱德华家族疾病研究。医生对我来说帮不上忙,我可以找到世界上各个科目顶级医学高手,但是我暂时不需要他们帮忙,我只是需要一个研究者。这个研究者可能名不见经传,可是却能给人出人意料结果,比如蕾拉家族,他祖父曾经成功找到了爱德华老公爵头部发病原理,所以爱德华老公爵能够多活两年,但是他其他地方发病原理始终没有找出来……”

    穆曦听着展小怜说了想了想,似懂非懂点点头:“那现怎么办?”

    展小怜笑笑:“我现已经不知道什么是担心什么是着急,对我来说,只要天没塌下来,我什么都能撑得住,小宝很好,很健康,我很高兴。”

    穆曦耷拉着脑袋,往前一步,然后抬头看着她说:“胶带,我以后一定帮你找研究者。”

    展小怜喊费小宝过来,她蹲费小宝面前认真看了看,她小宝唇红齿白漂亮可爱,身体怎么看都是健康,肯定没问题。

    展小怜找到蕾拉,再次征询蕾拉意见,蕾拉听了展小怜分析后,一脸遗憾说:“夫人,我觉得您分析很有道理,我之所以觉得和医生非常优秀,是因为他早期从事科目很单一,他是一点一点渗透到其他科目中去,也就是说,和医生现所得到所有奖项,是他不同阶段研习以后达到了巅峰,我想,如果和医生愿意花时间去研究,是不是意味着研究爱德华家族疾病史会达到巅峰?夫人,我了解您想法,但是夫人,有些人有些事是需要天赋,比如我,我总是觉得自己欠缺了什么,很多时候我觉得自己就成功了,但是我总算闯不过那道坎……”

    展小怜晚上时候再次让人把和煦详细资料拿过她看,她认认真真看了一晚上,回头看了眼睡正熟费小宝,不由自主走过去,他脸上轻轻亲了一下,“小宝,妈咪小宝贝,如果那个人真是你希望,妈咪愿意把他拉到妈咪阵营,不惜一切代价!”

    晚上接费小宝时候,展小怜直接给穆曦打电话,让她帮忙接下来费小宝,自己独自一人重出现和煦家里。

    和煦这个缺大德一看展小怜又来了,顿时趾高气扬不止一点两点,一大把年纪了,还装年轻人耍脾气,指着门对展小怜轻描淡写说了一个:“滚!”

    余雨馨刚回娘家没两天,门是她开,这会正站门口,一看和煦态度就来气,人家什么话都没说呢,他发什么神经?

    展小怜什么话没说,走过去,直接和煦面前跪了下来,真诚说:“和医生,我前两天不知道天高地厚,冒犯了您,这次我是专程来跟您道歉,希望您能原谅我无知。”

    和煦翘着二郎腿坐沙发上,再次没诚意赶人:“那行,我就原谅你了,你可以走了。你一个女人我们家不大好,万一我老婆误会了我十张嘴都说不清。”

    余雨馨眯着眼看客厅,然后走过去伸手去拉展小怜:“哎,请问您是哪位?有什么事好好说,好好跪下来干什么?”然后一瞪眼,“和煦!”

    和煦立马一本正经坐好,“行了,我这么大年纪人跟你计较?我没那么小气,你先起来吧,你是真诚道歉,我也是真诚原谅,没事了。”

    “谢谢和医生。”展小怜揉着膝盖站起来,嘴里说:“和医生,我知道医者为医也看缘,但是有没有缘也要接触了才知道。所以,”展小怜从自己身边掏出一本书,看着那本书说:“这本爱德华家族病史绝版参考资料,这个世界上不会有第三本,还有一本是皇家博物馆里,这一本是现世唯一现存,如果和医生看了这本书以后依然不愿意,我不会再打扰和医生,只希望和医生到时候能把这本书还给我。”

    听说是现世唯一现存民间绝版,和煦眼睛不由自主往书上瞟了瞟,继续一本正经,点头:“说有道理,有没有缘得看看,书留下,人可以走了。”

    展小怜直接从包里掏出一张名片双手递过去:“和医生,这是我联系方式,不管您是否有意,请务必联系我。”

    和煦盯着书看,嘴里说了句:“放心,不会讹你一本书……”

    余雨馨肺都气炸了,从那本书拿出来开始,他眼珠子就没错开,一看就是想人家书据为己有,还好意思说不会讹人家书,这书拿过来,估计他就没打算换回去。

    展小怜离开和家以后,直接和煦家小花园里坐了半天,直到费小宝电话打过来问她哪,她才站起来往穆曦家里赶。

    展小怜觉得和煦拿了书,少得等十天半天才能接到消息,结果第三天时候和煦就打电话过来了,说话声音有气无力:“展小怜?你好,我和煦,反正近比较闲,我先看看,书晚两天再还给你。”

    展小怜立刻开口:“好和医生,完全没问题,为了帮助您好了解爱德华家族病史,我会让爱德华家族医生和您联系……”

    蕾拉看到和煦时候吓了一跳,就跟看到鬼似,心里还想着这人就是享誉医坛天才医生?怎么鼻青脸肿走路还是瘸?

    和煦那脸都不能看,真鼻青脸肿,就好像被人打过似,关键是走路,那膝盖就跟拉不直,看着要多可怜又多可怜,老婆又带着孩子回娘家了,还没人照顾,非但如此,还要离婚。

    和医生摸了一把伤心泪,操他大爷王八蛋燕回,深半夜闯到他家打人,还不知道从哪里拖出个女人,非要当着他老婆面说他跟那女人有一腿,要他对那女人负责,跟他老婆离婚娶那女人,清白和医生面对着一个呼天抢地年轻美少女有罪说不出,余雨馨被气当时就带着孩子回娘家了,不但没保护丈夫,临走还踹了和煦一家,离婚!

    后来和煦才知道为啥,因为他不识相得罪了燕大爷,让燕大爷女神给跪地上了,燕大爷替他女神报仇去了,偏偏他老板那位小夫人回家也告状了,把他骂狗血淋头,顺带着把他老板也骂了,然后老板迁怒,直接默认了燕大爷李晋扬地盘上嚣张了一晚上事实,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和煦到现还记得李晋扬义正言辞跟他说:“怎么会?燕回太不像话了,你受委屈了,我这就让人问问燕回怎么回事。”

    然后事情不了了之。

    燕回没把和煦打残这是和煦对人体结果和要害位置了解,挨打时候知道保护哪里才能不重伤不致命,要不然他有现样子?不死也剩半条命差不多。

    和煦宽面条,他做错了什么啊?老婆要跟他离婚,他还挨了一顿打,关键是他感兴趣那本书还被燕回给抢走了,凭什么受伤是他?

    燕回讨好女神,把那本书抢过来时候撕坏书页亲自用纸糊好,还放一个精致盒子里,往展小怜面前凑。只是燕爷德性这辈子都改不了了,就算是讨好女神也是趾高气扬:“妞,你过来,爷给你拿个东西过来,不用太感谢爷,爷就是举手之劳而已。”然后点头,这词用不错,贴切又有文化人赶脚。

    展小怜看到那书没认识,她书不是长这样,她书虽然有点旧,但是字不会被白纸条糊起来,这么珍贵书,要是真不小心有破损,肯定也是找专业人员修复,而不是拿白纸条糊起来,直到展小怜好奇燕回怎么会有这书,翻开一看看到里面各种标记时候,才发现这书就是她借给和煦书,顿时尖叫一声:“燕回,这书怎么你这?”

    燕回理所当然说:“爷不是说了,举手之劳而已,从和煦那王八蛋哪里拿回来,你不是很宝贝?”

    展小怜哆嗦着手指着那书里面被白纸条糊起来地方,“那这里是怎么回事?”

    燕回把责任往和煦身上推,好事留给自己:“和煦给撕坏了,爷抢救下来,这是爷修起来,看到没?爷粘起来……”

    展小怜顿时抓狂:“燕回——”

    精致盒子飞过去,直接砸燕大爷脑门上,当时就起个大包。

    燕回大怒,揉着脑门吼道:“你这个疯女人又发什么疯?!”

    展小怜被气直哆嗦,她好不容易才让和煦对这书兴趣,好不容易才让和煦愿意开始研究爱德华家族病史,结果他专门搞破坏,竟然把书抢了回来,这就算了,他还把书给破坏了!展小怜原地跳脚,尖叫一声:“你怎么不去死啊?!”

    燕回一看她还真发飙了,茫然:“你这女人能不能别动不动就发神经?爷哪做错了?爷做好事了!爷还不是为了你这个疯女人?”

    展小怜懒搭理他,赶紧捧着书开始联系,后找到一个专门修复古画古书专家把书给重修复了一下,自然,燕大爷亲自动手糊白纸条也被洗掉了。

    展小怜把修复好书燕回面前晃了一圈,问:“请问你现还有什么话要说?”

    燕大爷大怒:“爷怎么知道这么麻烦?爷是好心!”

    展小怜冷哼:“好心做坏事,多着呢,你就不能用用脑子?知道把书往盒子里装,怎么就想不到书是不是应该应该打扮漂亮一点?好马配好鞍道理都不懂?”

    燕回冷脸,对于那疯女人对着燕大爷指手画脚骂表示十分愤慨:“一本破书,有什么宝贝?”

    展小怜冷笑:“对,一本破书,你去给我找第三本出来,我就承认这是本破书!”

    燕回装死。

    谁说燕大爷没找过?燕大爷看到书被撕坏以后,就想着再找一本哄那女人高兴,结果竟然没有,唯一找到一本还是博物馆,燕大爷都说让人去偷了,结果被告知博物馆里那本破,还不如这本,没办法,燕爷赶紧从垃圾桶里把书又捡了起来,花了一晚上时间才把书糊起来,结果又挨打又挨骂,这日子没法过了。

    燕回也就近才冒出来,直接展小怜刚回国时候他除了陪着一起回来,之后就完全销声匿迹了,等展小怜这边稳定了顺心了才冒出来。

    费小宝白天要去幼儿园,燕大爷开始光明正大招摇展小怜周围,就连她家那座大房子,他都来去自如,为了能离这女人近一点,燕爷毫不犹豫用写阴招把展小怜隔壁邻居给逼走了,直接把那房子给买了下来,重装修以后正式入住,不知道人还以为燕爷有打算转移势力准备呢。

    燕大爷为了证明他正像文化人发展,开始展小怜家客厅里写字,展小怜第一次看到时候眼珠子都瞪出来,好奇过去一看,发现燕大爷抄成语,拿起来看了看,鄙视扔下去,狗爬字。

    燕大爷为了证明他小学早该毕业了,开始做数学题,中间有次去厕所了,展小怜刚好从楼上下来,打算去接小宝放学,路过了拿起来一看,差点喷出一口老血,她要是没看错,这是小学题目吧?小学题目还错成这样?展小怜不可思议瞪着眼睛,翻着白眼,拿笔作业本上错题上面打了几个大大叉,丢人,接小宝去。

    燕大爷嘘嘘完回来一看,也差点吐血,这几个题目他都背了好几天答案了,凭什么不对?

    燕回开始是招摇展小怜周围,然后慢慢进到她家里,展小怜到哪,他都慢吞吞跟后面,展小怜要是回头瞪他,他就抬头看天,就跟自己不存似,让展小怜想找茬骂人都找不到。

    因为费小宝白天要上幼儿园,展小怜白天大多时间都是跟穆曦一起,两个曾经好朋友就像要把之前分开时光补起来一样,有时间就聚一起喝茶聊天。只是,妇女话题中,总会有那么一两句不和谐声音,号称是为了跟自己干妹妹多亲近亲近燕大爷总是会出现两人之间,明明两女人都不待见他,他还非要往人家面前凑。

    展小怜为此都不知道翻了多少个白眼了。

    当然,憋屈人还是燕大爷,从看到展小怜开始,他老人家就想把这女人先睡一次,结果到现,就偶尔拉了下小手,亲了两次小嘴,别什么都没挨着,燕大爷表示很苦逼。

    当然毫无疑问,因为燕大爷存,展小怜身边是别想有男人挨边,谁沾上了谁倒霉,就像可怜和煦,人家对展小怜什么想法都没有,结果就被燕大爷盯上了,老婆倒是找回来了,不过到现脸上还有个疤。

    展小怜和穆曦坐咖啡厅,一边喝咖啡听钢琴曲一边聊天,不远处就坐着吊儿郎当燕大爷,燕大爷空闲时间像妇女之友里男主持人,整天混迹女人堆里听墙角。

    展小怜和穆曦同时斜眼看着燕回,两人偷偷摸摸嘀咕:“胶带,你说我哥这是啥意思啊?整天跟着我们,我怎么感觉没好事呢?胶带,你说我哥会不会打什么坏主意?”

    展小怜也斜了燕回一眼,压低声音说:“他就是吃饱了撑,估计是年纪大了年期到了,想参与到妇女话题中来……”

    穆曦天真:“胶带,男人也有年期吗?我以为只有女人有呢。”

    展小怜对她笑笑:“傻妞你这就不知道了吧?你们家李晋扬可能没有,不过他肯定是有。”

    穆曦怀疑偷看了燕回一眼,点点头:“哦,知道了。说起来,我哥年纪好像也到了年期年纪了,李晋扬老说他这辈子就这德性了……我有时候想想,我哥也挺可怜,要是真一辈子一个人,老了可怎么办?特别是,他仇家还特别多,都没人保护了……”

    展小怜端起咖啡喝了一口,理所当然说:“年轻时候坏事做多了,所以老了才会倒霉,那也是他自找,怪谁?”

    穆曦嘟嘴:“我哥怎么就不找个女人生孩子呢?”

    展小怜低头扯了扯嘴角,说:“他呀?他没有孩子命。”

    那边燕回猛拍了下桌子,直接站起来走过来,一把拉住展小怜手腕:“你给爷过来!”

    展小怜被他拉“哎哎”两声,“你松手,你干嘛呀?”

    燕回指着她大怒:“你不是说爷没有孩子命?你这疯女人不给爷生一个你别想好过了你!”

    穆曦原地蹦跶:“哥,哥你干嘛呢?你赶紧松开胶带,有话好好说……”呆了呆穆曦突然说:“胶带,我们说话声音那么小,我哥怎么听见呀?”

    展小怜冷笑一声,猛挣脱开燕回手,弯腰桌子下面摸来摸去,结果什么都没摸到,她又绕到穆曦后面,直接她右肩膀一领下找出一枚小小窃听器:“他能听不到吗?神经病!”

    穆曦顿时嗷嗷嚷道:“难怪我觉得我这边耳坠怎么有点重了……哥,你怎么能我身上装这个呢?我生气了!我要生气了!”

    展小怜把窃听器往燕回头上砸,不疼不痒,燕大爷表示没所谓,不就听了两句女人家常话吗,多大事,继续伸手搂着穆曦:“生什么气啊?爷都没生气,你生什么气?”

    穆曦赶紧跳开,两只手自己身上衣领上摸:“哥,你别趁机又往我身上装那个东西……”

    燕回抬头看天,又装死了。

    展小怜觉得自己心肝肺都疼,“你别往我面前凑,我看你烦。”

    燕回就是专门往她面前凑,怎么可能会听,再说了,挨骂挨打又死不了人,不就是个女人嘛,谁跟女人一般见识?

    穆曦抿嘴,偷眼看着挨骂燕回,心里还奇怪她这个变态哥哥怎么不发飙呢,本来她还盘算着要怎么保护胶带,惦记着要不要给李晋扬打电话求救,结果穆曦发现她这变态干哥哥就跟没事人似,满脸都写着“爷不跟女人见识表情。”

    展小怜真是看到燕回就眼疼,就没做过一件让她顺心事,要不是因为小宝老惦记,展小怜绝对不会让他往自己家里跑。想起家里客厅桌子上作业本,展小怜就想吐槽,都四十岁人了,连小学题目都不好,丢不丢人啊?

    展小怜跟穆曦各自接了孩子回家,费小宝兴高采烈拉着燕回衣角,燕大爷近开始拽了,不乐意拉着那小破孩手了,费小宝不生气,高高兴兴拉着燕回衣角往家走,一边走一边说话,“勇敢叔叔,小宝今天乖。”

    费小宝现中文进步很,幼儿园小朋友两种语言混说,跟老师说话是用英文,小盆友之间就习惯性用中文,费小宝小馒头带领下,很就学会了简单交流。

    燕回听到小破孩声音,斜了他一眼,从鼻孔里发出一个声音:“嗯。”

    费小宝受到鼓励,继续说:“勇敢叔叔,小宝交朋友,李司空是小宝朋友。”

    燕回想了想,这名耳熟,要是没猜错话,应该是慕容开那死鬼留下种,再次发出一个声音:“嗯。”

    展小怜回头瞪他:“你舌头掉了还是牙掉了,不会说话?跟小孩子你摆什么谱?”

    燕回清了清嗓子:“还有呢?”

    费小宝努力想了想,突然站住脚,从自己小兜兜里掏出一朵皱巴巴小红花,说:“小宝有花花,老师奖励,李司空调皮,没有,小宝有。”

    燕回一脸嫌弃捏着小红花,随手扔地上,“什么破玩意?破学校,大红花不行?爷明天拆了!”

    费小宝看着被扔地上小红花,那大泪珠眼看着就要掉下来了,燕回无意中一低头,看到那小东西表情,顿时警惕抬头看了眼前面展小怜,立刻伸手把费小宝夹到咯吱窝,嘴里说了句:“听话应该得大红花,小红花算什么玩意?”

    费小宝一听勇敢叔叔不是嫌弃他小红花,而是说他表现好应该得大红花,顿时把眼泪给收了回去,被燕回夹咯吱窝也高兴了:“勇敢叔叔,勇敢叔叔……花花,花花……”

    燕回转身,看着地上躺着破花,又走回去,弯腰把那玩意捡了起来,粗鲁往展小怜手里一放:“喏。”

    费小宝使劲踢腾着小腿要下来,燕回把他放地上,费小宝撒腿对着展小怜跑过去,把小花送到展小怜面前:“妈咪,妈咪,花花!老师奖励小红花,李司空调皮,没有,”

    展小怜立刻弯下腰,高兴对费小宝说了句:“我们家小宝真棒,竟然得了一朵小红花!妈咪好高兴呀。”

    费小宝小脸顿时红通通,把花送到展小怜手里,“小宝送给妈咪。”

    展小怜立刻捧着小花,脸上笑容一看就是发自内心,孩子一个小小举动让妈妈说不出感动,她正捧着花感动呢,燕回晃过来,鄙视看了眼那朵小花,说:“哟,你们家小兔崽子刚刚可是送给爷,爷不稀罕……”

    展小怜扭头瞪了他一眼,抬脚往前走去,懒搭理这神经病。

    费小宝对于自己家里为什么勇敢叔叔一直这个现象已经习以为常,潜意识里就觉得勇敢叔叔就应该家里,要是哪天看不到了,费小宝还会问展小怜:“妈咪,勇敢叔叔不家,勇敢叔叔去哪了?”

    展小怜指指门外:“勇敢叔叔回自己家了,勇敢叔叔自己有家啊。”

    费小宝不解:“可是,我们家不就是勇敢叔叔家吗?”

    展小怜笑笑:“我们家不是勇敢叔叔家,不一样。”

    费小宝情绪低落垂下头,“哦。”

    展小怜把费小宝拉到一边,让他坐自己腿上:“小宝喜欢勇敢叔叔,勇敢叔叔也喜欢小宝,这就很好啊。”

    费小宝慢吞吞说了句:“可是,小宝想让勇敢叔叔像爸爸一样。”

    展小怜:“……”半响,她艰难说:“小宝,勇敢叔叔永远都没办法像爸爸一样,因为爸爸是独一无二。”

    费小宝抬起茫然小脸,说:“可是,小宝不知道爸爸长什么样子,他一直帮助天使一直帮助天使,都不理小宝,小宝喜欢勇敢叔叔……”

    展小怜眼泪一滴一滴往下落,怎么办呢?黑大叔目达到了,可是为什么她这样伤心?为什么觉得这样悲哀?他们小宝已经忘了爸爸长相了。她小宝那时候还是个小小小朋友,他什么都不知道,他理所当然觉得爸爸一直不理小宝,所以他也不想理爸爸了。

    公爵是希望他们忘了他,可是当这一天真到来时,展小怜突然无比痛心,当小宝有一天长大了,想知道公爵模样了,她到底要拿什么让小宝知道他曾经有一位那样优秀父亲存过?

    费小宝睁大眼睛看着展小怜脸上突然流下来眼泪,他不安伸手去擦展小怜脸上眼泪:“妈咪,你是不是生小宝气了?小宝是不是犯错了?妈咪不哭,小宝不喜欢勇敢叔叔了,你不要哭……”

    展小怜伸手把费小宝搂到怀里,轻轻说道:“妈咪怎么会生小宝气?小宝可以一直喜欢勇敢叔叔啊,妈咪哭,是因为妈咪眼睛进了沙子,突然觉得很疼,所以才流眼泪了。不是因为生小宝气。”

    费小宝吸了吸鼻子,嘴里说了句:“妈咪,小宝听话,妈咪不哭。”

    燕回仰着脖子站门口,嘴里发出一连串“啧啧”声,“哟,这是干什么呢?上演苦情戏呢?你也不觉得累慌?”

    费小宝扭头:“勇敢叔叔。”

    燕回对费小宝招招手,“过来。”

    费小宝慢吞吞挪着小腿走过去,抬头看着他:“勇敢叔叔。”

    燕回伸手掐着费小宝咯吱窝,把他直接托到自己一个肩膀上,让他坐稳了,嘴里说了句:“走,爷带你出去兜兜风,别整天跟那疯女人一块跟她一样暴力……”

    一边说着一边已经带着费小宝出去了,展小怜赶紧追出去:“燕回!你带小宝去哪?!”

    燕回直接扛着费小宝跳到车里,一踢司机驾驶座,嘴里说了句:“别理那疯女人,开车。”

    费小宝坐燕回旁边,慢吞吞透过车窗看着追出来妈妈,嘴里慢吞吞说了句:“妈咪,小宝这里……”

    车开飞,一眨眼飞了出去,燕回一巴掌拍费小宝小肩膀上,“你喊破天也没用,那疯女人听不到。”然后看了看小家伙淡定小脸,难得夸一句:“哟,好歹还不怕飙车。”

    费小宝安静晃着小腿,白着一张小脸不吭声,等车停了,小家伙小蜗牛一样慢吞吞走到一边,弯下腰,吐昏天暗地。

    燕回嫌弃:“这么个小东西还晕车!”

    展小怜给燕回打电话,燕回慢条斯理拿起来:“喂?妞,这么就想爷了……”

    “燕回!”展小怜简直是狮子吼:“小宝哪?她要是有什么问题,我跟你拼命……喂,小宝呀,是妈咪呀!”

    展小怜就跟演变脸游戏似,前一秒还是狮子王,后一秒听到费小宝声音,立马就变成了小绵羊。

    费小宝对着电话喊:“妈咪,勇敢叔叔带小宝玩,小宝高兴。”

    展小怜:“……”默了默,才说:“小宝要是有什么事,记得给妈咪打电话好不好?要是有人欺负你,要告诉妈咪,知道吗?”

    费小宝点头:“好。”

    燕回拿过电话,得瑟:“听到了?疯女人!”

    展小怜什么话没说,默默挂了电话。

    胖妞妞们懒了,渣爷万了木用了。渣爷万动力哪里?渣回回春天哪里?惆怅,胖妞妞们票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