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臣服 > 第395章 解相思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毫无疑问,展小怜软肋就是费小宝,她自己怎么样她怎样都没所谓,但是落她儿子身上,屁大点事她都会无限放大,想讨好展小怜其实很容易,真很容易,只要把费小宝哄好了就行。

    燕回为啥能大摇大摆自由自出入展小怜居?归根结底是因为费小宝喜欢燕回,他把燕回当成男神一样崇拜。燕回自然爷知道自己优势,那女人不待见没关系,这小兔崽子不是喜欢吗?虽然燕回讨厌费小宝讨厌要死,但是当着展小怜面,跟费小宝玩还是挺高兴,只是燕回每次把费小宝给带出去时候是什么样,展小怜根本不知道。

    费小宝站楼顶边缘,两只小手抓住楼顶边缘护栏,眼睛直往下看,回头奶声奶气问:“勇敢叔叔,从这里跳下去,真就能见到爸爸吗?”

    燕回理所当然点头:“肯定。跳吧!”

    费小宝两只小手还是抓着栏杆不撒手:“勇敢叔叔,小宝跳下去见到爸爸了,还能看到妈咪吗?”

    燕回摸下巴:“这个嘛……应该可以。”

    费小宝慢吞吞扭头看向燕回:“可是,勇敢叔叔,小宝跳下去就能见到爸爸,为什么爸爸一直不回来看小宝和妈咪?”然后,费小宝蹲下来,小蜗牛一样从上面爬下来,嘴里说道:“小宝答应爸爸,要保护妈咪,要是小宝找爸爸,没办法保护妈咪怎么办?”

    费小宝安全走下来,抬头看着燕回,天真无邪说:“勇敢叔叔,你能不能去跟爸爸说一声,小宝和妈咪很想他,让他有时间回来看小宝一样?”

    燕回:“……”

    费小宝继续说:“勇敢叔叔,妈咪说了,傻子才从楼上跳下去,会摔死。”

    展小怜还真说过这话,就是当初为了买飞机票时候气急败坏说,抱着小宝要跳楼,结果小家伙记住了。

    燕回:“……”

    雷震翻白眼,让爷不要脸欺负一个小孩子,让爷无耻想骗小孩子跳下去摔死,被人家小公爵坑了吧?活该。

    费小宝说着,迈着小腿朝天台口走,小脸煞白煞白,嘴里还说道:“勇敢叔叔,我有点想吐,妈咪说我有恐高症,我害怕,我要先下去了……”

    燕大爷瞪大眼,恐高症?刚刚是谁从那上面爬下来?那会怎么看不出来他有恐高症?其实人小宝只是恐高症反应上也慢了好几拍,人费小宝小盆友确实是有恐高症。

    燕大爷冷着脸把小东西送回去,他是肯定不会亲手把这小子弄死,万一那疯女人找他麻烦他解释不清,所以,燕大爷这无耻就想着法子想骗费小宝自己把自己给坑了。

    诱惑小兔崽子跳楼计划失败以后,燕大爷又开始带费小宝去游泳,结果小家伙是个旱鸭子,打死都不下水,两只小胳膊抱着门不撒手,嘴里一个劲嚷嚷:“小宝不游泳,小宝不会游泳!”

    小家伙小时候洗澡时候喝过几口水,对水有点恐惧心理,展小怜还想着要不要请几个心理医生给小宝辅导下,让他克服对水恐惧呢。费小宝现幼儿园也有游泳课,可是每次费小宝都是缩角落了,要是非要下水,他肯定是肚皮上套着游泳圈,寸步不离老师,老师每次教他浮起来蹬腿甩胳膊什么,他都害怕。

    费小宝不愿意进到水里,燕回怎么看怎么不顺眼,一把抓着他后衣领,直接把费小宝提起来,走到游泳池边上,把费小宝往水里一丢,站游泳池边居高临下看着他说:“一个大男人还怕水,你算什么男人?就你这德性还说保护你妈?一场洪水就把你冲没影了……”

    费小宝水里扑腾,小宝宝完全不会游泳,从小到大就没沾过水,扑腾扑腾,就跟旱鸭子落水似,燕回旁边喝着红酒叼着烟,嘴里还说呢:“游泳游泳,手脚一起动,这都不知道?让自己浮起来,别说爷没提醒你,要想爬上了就自己游过来……”

    费小宝水里扑腾了继续,越扑腾越往下沉,耳朵鼻子里眼睛嘴巴全进水了,就听燕回那边嘴巴里说着要怎么样怎么样让自己身体浮起来游到岸边。这些话,老师都说过,但是费小宝从来没听进耳朵里,他害怕水,谁说都不行,妈咪都不让他碰水。

    费小宝喝了两口水,觉得游泳池水有点咸咸,爸爸不就是从咸咸水里去帮天使忙吗?费小宝模糊了眼睛,就好像真看到公爵从突然从游泳池底部冒了出来,轻轻托住他小脚心,往上一举,费小宝两条小腿顺势一蹬,整个人直接就冒出了水面。

    燕回张着嘴,不由自主骂了一句:“太阳!谁说这小子笨了?”

    这一下无师自通本能姿势瞬间让费小宝瞬间找到了浮起来方法,水灌进水里滋味太难受了,费小宝单纯不喜欢这种感觉,我游,我游,结果正往下沉身体竟然真浮了起来,游,游,蹬腿蹬腿,划手划手,然后费小宝小手摸到了岸边钢管。

    他精疲力竭从游泳池爬了上去,往地上一坐,委屈说:“勇敢叔叔,小宝刚才差一点就不勇敢了,可是妈咪要小宝保护,小宝要勇敢,像勇敢叔叔一样勇敢。”

    燕回干笑,这小子还真命大。

    当然,因为燕回这不要脸一折腾,费小宝突然之间变很喜欢游泳,幼儿园室内游泳课上,费小宝从初需要老师看护程度,瞬间成了班里游泳游好小朋友,腼腆害羞小公爵,被老师表扬以后小脸都红了。

    展小怜听老师说费小宝游泳游好以后,下巴咔嚓一下掉了,跟老师确认了好几次:“老师,您没说错吧?我们家小宝游泳课表现好?”展小怜觉得应该是反过来,差,这老师是不是说反话?

    费小宝怕水,展小怜一直都知道,当初就是她没经验带着小宝洗澡时候让小宝喝了几口水,然后小宝就害怕了,如今听老师这样说,展小怜觉得怎么这么怪呢?

    回家路上,展小怜就问费小宝:“小宝你喜欢游泳吗?”

    费小宝慢吞吞点头:“喜欢。”

    展小怜奇怪:“小宝以前不是不喜欢游泳吗?”

    费小宝抬头看着展小怜,说:“勇敢叔叔教小宝游泳,勇敢叔叔厉害。”

    展小怜愣了下,确认似问道:“勇敢叔叔教小宝游泳了?”

    费小宝还是慢吞吞点头:“嗯。小宝喜欢勇敢叔叔。”

    展小怜沉默,摸摸费小宝小脑袋,带着他往家里走。

    燕回一个人盘腿坐沙发上,捧着展小怜为费小宝订阅培养小朋友学习和好习惯数据,嘴里正念着呢:“锄禾日当午,汗滴禾下土……”

    费小宝松开展小怜手,迈着小腿跑过去:“勇敢叔叔!”

    燕回用眼皮子搭了费小宝一眼,从鼻孔里应了一声“嗯”,然后想到那女人可能会发飙,又说了句:“过来,爷教你念诗。”

    费小宝一本正经往沙发上坐,一脸崇拜星星眼:“好!”

    展小怜:“……”不是她瞧不起他,实是……就是瞧不起他。

    那边费小宝奶声奶气跟着燕回念古诗,完了还问一句:“勇敢叔叔,以后吃饭不能剩饭,粒粒皆辛苦。”

    燕回鄙视费小宝:“这跟吃饭有什么关系?这跟劳动有关系。”

    费小宝奇怪:“不是说粒粒皆辛苦吗?”

    燕回继续鄙视:“流汗才是关键。”

    展小怜听不下去了,“小宝,你说是对。”

    燕回大怒,“爷手里有书,你这女人知道什么?”

    展小怜翻白眼:“我不知道,我就关心你别误人子弟,你误别人了我不管,但是你别坑我家小宝,不会别充懂。”

    燕回不服气:“爷怎么不懂?爷都念出来了!”

    展小怜懒跟他吵,过去把费小宝身上外套给脱了,“小宝,待会去洗个澡,知道吗?”

    四岁费小宝可以独自洗澡吃饭,虽然衣服会穿歪歪扭扭,但是他确实是会穿,自理能力绝对比燕回强。

    费小宝坐沙发上晃着小腿,歪着小脑袋看着燕回手里捧着书,一边看一边问:“勇敢叔叔,你吃饭挑食吗?”

    燕回大刺刺一挥大手:“爷看着像挑食人?爷是男人,男人怎么能挑食?”

    结果吃饭时候,燕大爷把胡萝卜挑了出来,把生姜挑了挑了出来,把青椒挑了出来……费小宝睁大他黑漆漆眼睛,盯着燕回动作看,展小怜探头,摸摸费小宝头,说:“小宝,勇敢叔叔挑食,所以才长这么难看,小宝不挑食,长高高大大,好不好?”

    费小宝睁大眼睛看看燕回,又低头看看自己还够到地面脚,顿时抱着小碗使劲扒饭,费小宝觉得勇敢叔叔长很好看,但是妈咪还说勇敢叔叔难看,那小宝以后一定要长比勇敢叔叔好看才行。

    燕回瞪着展小怜,展小怜压根不看他,燕大爷顿时觉得很无趣,埋头吃东西,只不过碰到不喜欢,会自动自觉挑出来往费小宝碗里放:“吃多点长高,要不然就跟你妈似……”

    展小怜抬脚对着燕回膝盖踹了过去,燕回眼都直了,满脸都写着“你这疯女人”表情。

    费小宝玩了一天,累了,自己跑去洗澡,洗完了光着小屁股往自己房间跑,展小怜赶紧过去给他穿衣服:“小宝,光屁屁时候不能乱跑,很没礼貌对不对?”

    费小宝把脑袋埋裤裆,“小宝没听到。”

    费小宝很少展现他作为小孩子调皮一面,所以展小怜偶尔看到费小宝调皮一下都会很欣慰,那才是小孩子该有行为。费小宝听话乖巧展小怜确实很喜欢,但是对于同龄小盆友一起,费小宝表现太过懂事和乖巧,会让展小怜有种小宝是个敏感小孩错觉,偏偏这是展小怜害怕地方,她要她小宝和其他小孩一样,懂事有礼貌,同时也爱哭爱闹爱调皮,别人有,他都应该有。

    展小怜歪着脑袋找他小脸蛋:“我们家小宝不见了,哪里去了呢?”

    费小宝咯咯笑着,把脑袋拿出来,奶声奶气跟展小怜说:“妈咪讲故事,小宝听故事睡觉。”

    展小怜帮他穿好衣服,点头:“好呀,小宝想听什么样故事呢?”

    费小宝被展小怜塞到被窝里,想了想,说:“小宝听勇敢叔叔故事。”

    展小怜笑道:“他没故事,我们换一个。”

    费小宝摇头:“有,勇敢叔叔说,他故事可精彩了。”

    展小怜无语:“勇敢叔叔故事,妈咪不知道怎么办?”

    费小宝嘟嘴,委屈喊:“妈咪。勇敢叔叔说讲故事了……”

    展小怜站起来,拉开门往楼下一看,燕回果然大腿跷二郎腿坐客厅继续翻费小宝书,她走到楼梯口,对着楼下喊:“燕回!”

    燕回扭头看过来,“干嘛?”

    展小怜没好气看了他一眼:“你有什么故事?你上来给小宝讲故事。”

    燕回手里书一丢,直接跳过沙发背,几个大步就冲到了楼上,路过展小怜身边时候直接她脸上亲了一口,真进屋给费小宝讲故事,展小怜瞪圆了眼回头,燕回已经进屋了。

    展小怜不放心,不敢走,等门口想听听燕回会讲什么故事,然后他就听到燕回说了:“爷以前可比你厉害,一个打十个,绝对不会输……”

    费小宝好奇问:“勇敢叔叔怎么打?妈咪说打架是不对。”

    燕回挥手:“法制社会,打人当然不对。别人打你了你你怎么办?”

    费小宝啃着手指头:“告诉警察叔叔。”

    燕回嗤笑:“别人打完你了,你找警察,警察能帮你打回去?白挨打了不是?傻!你自己先打回去,然后再找警察,这样就不亏了……”

    展小怜:“……”站门外抓头,难道她要进去纠正小宝,说燕回说错了?可燕回说貌似也有点道理,别人打了你,不还手白让人打?展小怜想想那场景就想发疯,她宁肯小宝打别人也不想让小宝挨打。

    费小宝个性真是那种老实憨厚不挑事,虽然个子挺高,但是年纪小,要是真跟人打架,绝对是被欺负那个,因为他反应慢,别人打完了他还傻傻站着,不知道反手打回去。

    展小怜抱着脑袋抓了两把头发,然后伸手捂着耳朵往楼下走,她没听到,她什么都没听到,死人烂人,别教小宝这些不好东西,可是到底什么才是对小宝好,展小怜自己都分不清,她教给小宝那些,会不会让小宝以后受伤害,她不知道,作为母亲,她愿意看着孩子强大,但是那些不好东西吧……展小怜很纠结,所以她捂着耳朵下楼,就等燕回下来跟他谈谈,千万别让她担心情况出现。

    不知道过了多久,费小宝房门一开,燕回抓住头发走出来,嘴里还骂:“小兔崽子,麻烦死了……”

    展小怜立刻抬头看着他,燕回从踩着楼梯下来,展小怜出声:“燕回。”

    燕回立刻一脸吊儿郎当走过去:“啧啧啧,这是等着爷呢?来来来,跟爷说说什么事,爷考虑考虑要不要实现你愿望。”

    展小怜纠结了一会,才说:“你能不能别跟小宝讲你那些打打杀杀事?”

    燕回嗤笑:“他要听,关爷什么事?再说了,那要讲什么?”

    展小怜抿了抿嘴:“童话之类……”

    燕回跷二郎腿,“你也知道那些是童话?”

    展小怜都想炸毛了,“他年纪不适合听那些乱七八糟东西!”

    燕回继续跷二郎腿,“爷以前什么都没听过,也这么大了。”

    展小怜看了他一眼,没接话,站起来抬脚朝着楼上走,算了,跟他说也是白说,这人要是听得懂人话就好了。

    燕回本来还说好不容易逮着那混小子睡着了,他有机会跟这女人单独一下了,结果这死女人就说了两句话,就要跑。急忙站起来把她拉回来:“你干什么去?”

    展小怜斜眼看他:“睡觉。”

    燕大爷觉得这注意不错,松手,展小怜翻个白眼上楼,结果等她要关门时候才发现燕回晃身后,展小怜问他:“你干什么?是不是走错地方了?”

    燕回大刺刺摇头:“睡觉,你说。”

    展小怜看怪物似看着他:“你家青城。”

    燕回死活抵着门不撒手,嘴里还说呢:“不行,爷要是再不睡女人就不举了,你也陪爷睡一觉……”

    展小怜伸手脱下脚上鞋,对着他直接砸了过去:“睡母猪去吧你!变态!”

    后,燕大爷怒气冲天顶着脑门上包回家了,疯女人,他就知道那女人是个疯女人,不让睡就算了,打什么人呢?

    展小怜闲来无事,往穆曦传媒跑了一趟,穆曦传媒还是当初那个地址,就是楼上一层也成了穆曦传媒地盘,等于是公司扩大了一倍,展小怜还说难怪自己卡里钱越来越多了呢,原来是因为公司爷扩大了。

    穆曦显摆似带着展小怜参观,公司里还有展小怜时老员工,看到展小怜还特别亲切,人家也不知道展小怜去哪了,就知道当初是出国,看现样子再怎么着也不会差,老熟人见面了还亲热打招呼,展小怜带着她这个部门走走那个部门走走,嘴里还介绍呢:“张总经理出去,待会回来了你就能看到,我们公司现就是他负责,我就是个打酱油,嘿嘿。”

    展小怜点点头:“你招人?”

    穆曦嘿嘿一笑:“才不是,是我让李晋扬帮我找人,李晋扬就把张总经理介绍过来了。”

    听说李晋扬介绍,展小怜觉得可以放点心,李晋扬总不会害穆曦,他找人肯定是可靠。

    看着现规模,展小怜感慨了一句:“傻妞,我觉得我当初那几千块钱投真是赚大发了,真。”

    穆曦得瑟:“那是因为我眼光好,聪明呗。”

    展小怜翻白眼:“你拉倒吧。”

    从穆曦传媒传来,展小怜先回家,半路碰到燕回开着车等路上,燕大爷耍帅,结果展小怜视而不见走过去,燕回赶紧跑过去把展小怜强行给拉车里了,“你跑什么呀?爷这不是专门来接你?不知道感谢你还跑,爷能张嘴吃了你?”

    展小怜坐副驾驶座上,懒看他脸,“我有车,我自己就是想走回去散散步,碍着你什么事了?你赶紧把我放下来。”

    结果,燕回直接把车开到了青城和摆宴交界处那个地方,车到半路展小怜就知道那是哪里了,她记忆力不是一般人记忆力,虽然那地方变化挺大,周边也成了一个时尚广场,人气还挺旺,不过展小怜还是根据车开路线认出来了,她不耐烦问了句:“你到这地方来干什么?”

    燕回自拍着方向盘:“你忘了,这里有房子,你又不来,爷打算把房子卖了,卖房子要你才行,要不然怎么买?”

    展小怜讥讽他:“我才行?开玩笑吧?结婚证离婚证不要双方场你都办得到,卖个房还要我?”

    燕回自动屏蔽她小嘴里吐出话,继续得瑟:“发财了,升值了,爷这算是赚到了。”

    展小怜斜了他一眼,趴车玻璃上往外,然后问了句:“你投资?”

    燕回抬着下巴问:“不错吧?”

    展小怜翻白眼:“就知道……”

    车到目地停下,一个看似高档小区门口,展小怜这就完全不认得路了,她站门口没动,燕回从后面上来,伸手搭她肩膀上,把半个身体压她身上,强行带着她往前走,“爷带你去,爷知道什么地方。”

    展小怜走路走踉踉跄跄,她不耐烦拉燕回手:“你能不能别压着我?你骨头被人抽了?”

    燕回不理,继续压着她走路,走到近一幢楼前,走进去,燕回伸手按电梯,展小怜怀疑看他:“卖房就我们俩也行?燕回,你当我是傻子还是怎么着?你赶紧说你到底想干什么?”

    燕回邪笑:“干什么?爷能干什么?”

    “燕回!”展小怜差点就要炸毛了:“你耍什么鬼主意?”

    燕回无辜:“爷真要卖房,等人家来看,要是不来爷诅咒他们出门被车撞。”

    “你能不能积点口德?”展小怜想拉开燕回手往外走,结果燕回压根就不松手,“你松手行不行?”

    燕回摇头:“不行,都说说好了,不准走。”

    好拖歹拖,燕回总算把展小怜给拖电梯里了,结果这一到电梯,那死东西就原形毕露,直接把展小怜按到电梯角落,堵住她出路,对着她嘴就啃下去。

    总算逮着一天那死小子不这女人又被他拉出来时候,燕大爷睡个女人还得想法子,凭什么啊?他都想要死,这女人一点都不乎,凭什么啊?

    燕回一边啃着展小怜嘴,一边按着她腰往自己身上贴,另一只手直接抓着她两只手别她伸手不让她动,电梯“叮”一声到了目地,燕回一把扛起展小怜,直接走出电梯,展小怜被他扛肩膀上,趴他肩膀上,踢腾着腿,顿时觉得头晕眼花血往上涌,嘴里一个劲嚷嚷:“燕回……燕回……我头晕……”

    燕回不搭理,直接走到一个房门门前,按下指纹锁,拉开门走进去,“咣”一下撞上门,直接把展小怜扔到了客厅摆放一张沙发床上,不等展小怜挣扎着爬起来,燕回已经速脱了外套,压她身上。

    展小怜肺都气炸了,“死变态!我就知道你没安好心!”

    燕回不管对着她脖子就啃,抓着她一只手就往自己身下摸,含含糊糊说:“疯女人……你摸摸,爷要是生不出儿子都是你害……”

    展小怜缩不回手,气急败坏:“不要脸!”

    燕回嘀咕,“早没脸了,还不是你害?”

    嘀咕完,燕回趴她身上啃了好一会才觉得有点满足,然后伸手脱了上身衣服,又开始腾出手对付展小怜身上那条不知道是什么牌子裤子,反正脱了半天都没把腰带给拉下来,燕大爷顿时气急败坏:“这破玩意怎么脱?”

    本来展小怜是被他气死了,结果他突然冒出这么一句,展小怜忍不住“噗”一下笑出声,“你赶紧起来!”

    燕大爷继续和腰带奋斗,恶狠狠说:“今天不睡一次,爷死不瞑目……”

    展小怜冷眼看着他越来越急,然后燕大爷突然站起来,弯腰从鞋帮子里掏出一把刀,展小怜一看怒了:“你干什么?”

    燕回不管,举着到朝着展小怜爬去:“爷就不信了……”

    展小怜被燕回抓住一只脚,尖叫:“燕回,你有病啊?你松手!”

    燕回把刀放一边,两只手拖着展小怜脚往下拽,然后整个人压过去,拿起刀,直接对着她腰带刀口朝外划下去,展小怜被他手里刀给吓不给动,怕自己一动刀不小心扎肚子里,那死定了。

    腰带被扯开,燕回伸手把刀扔了,开始和展小怜继续奋斗,努力扒她裤子,“你配合一下行不行,别弄跟爷要强你似。”

    展小怜抓狂:“你现跟强有什么区别?你根本就是强?”

    燕大爷才不承认,“这是两厢情愿,你赶紧了,要不然一会赶不上接咱们小宝,你可别怪爷没提醒你。”

    燕回把沙发床上所有碍事东西全给踹床下去了,不管不顾对着展小怜身体就咬下去,展小怜真是气都气死了,“你是狗是不是?”

    燕回闷声闷气回了句:“爷是狼,饿死狼……”半响他气喘吁吁从展小怜胸前抬头,喘着气看着她说了句:“爷就不信了,你还打算当一辈子圣女了!”说着对着她嘴就啃下去,堵她半天没说出一句话,然后才抬头,盯着她眼睛不移开。

    展小怜大口喘气,差点被憋死,她烦躁抓了抓头,眼一闭,说:“你要做抓紧,别磨磨蹭蹭跟真不举似……”

    “展小怜,你想死是不是?”燕回火冒三丈,“爷这是不想弄跟强上似,你能不能别一脸受刑表情?”

    展小怜打击:“又不是我要专门跑这旮旯里来跟你办这事,你不是强上你是什么?你不是说你憋死了?我还真不信了,燕回,你真敢发誓你这么长时间没女人?来,你发个誓,你看看你乎是什么,你就用这个发誓,你发誓了我就信。”

    燕回还真发誓了,“爷他妈要是睡女人了,生女儿没**。”

    展小怜冷笑:“你骗谁呢?”

    燕回不耐烦吼了一声:“你还没完了?爷不就是想睡一觉吗?睡完了再说!”说着“腾腾腾”,把他床上后一件脱下来内衣给扔了出去。

    展小怜就想伸手抓他脸:“燕回你……”

    燕回再次堵她嘴,把她要骂话直接堵了回去。

    燕大爷亲身证明,对付一个精力旺盛疯女人,好办法就是床上把她制服,这样她就没力气骂也没力气闹了。

    燕回那就是这个世上不要脸疯狗,为了让那女人没力气他身上咬血糊糊,什么招都能想得出来,只要让她老实点就行,偏偏展小怜就是个不服输主,对付一个不要脸人,就是要比他不要脸,要不然就只能被他制死死。

    两只正值壮年成熟期野兽就如棋逢敌手格外兴奋,彼此都费劲力气对方身上留下自己胜利痕迹。

    燕回倒旁边,四肢禁锢着展小怜不让她动,埋头她胸前一个劲又咬又舔:“爷就说嘛,女人也是大小尺码……”

    展小怜忍无可忍一把推开,“你能不能闭嘴?”翻个身,背朝燕回,睁着眼看着前方,躺着一动不动,只是一会功夫以后,眼泪却顺着眼角一滴一滴往下落,她无声抽泣了一下,努力不让自己抽泣声音发出来。

    燕回耳朵动了下,立刻支起身绕过她身后往她脸上看,“喂?你哭什么?”燕回伸手把她身体掰正了,让展小怜脸朝上平躺,然后嘴里骂了一句:“擦!爷哪让你不满意了?”

    展小怜猛睁开眼,再次吼了句:“你闭嘴行不行啊?”

    燕回一看到她眼泪就开始往外冒酸水,这死女人做时候挺积极,都做完了哭屁啊?还这么凶,燕大爷顿时又气又急,“行,爷闭嘴!”

    闭嘴可以,直接再做一次不就行了?燕大爷冷着脸,直接翻身再次压了过去。

    一室**气息,扮演窗帘外阳光正好,展小怜睁开眼看着窗外,她抬起身,到处想找手机看看时间,没发现周围有,抬脚把燕回给踹沙发床下了,“手机!”

    睡正香燕大爷被突然踹下床,大怒:“爷怎么知道你手机哪?”

    展小怜想找东西砸他,结果发现所有东西都被他给扔地上了,没好气吼了声:“去找!”

    燕回冷着脸,后看这女人乖乖让他睡了份上,气鼓鼓找手机,后门口包里找到了,“拿去!”

    展小怜一看时间,立马跳了起来:“完了,小宝要放学了!”然后她急急忙忙下来拿起衣服就往身上套,穿好一半了抬头一看燕回一脸呆样坐沙发上打呵欠,骂他:“你死人啊?穿衣服啊!”

    燕大爷不理她,身体往后一倒:“谁管你?爷累了,要睡觉。”

    展小怜讽刺:“好,你睡吧,我得原谅你年纪大了,体力不支,”然后她站起来,衣冠楚楚风情万种居高临下看着躺床上燕回,说:“我说怎么好好就一个国足射门时间就完事了呢,知道我为什么哭?我就是哀叹这个,就你这持久度,我去包个小白脸也比你强,还真是老了……”

    说完,展小怜转身朝着门走去,燕大爷心肝肺都被气炸了,跳起来把展小怜按门上,勃然大怒:“你这个臭女人!爷哪有……”

    展小怜打断,目光鄙视往他下面瞟了一眼,问:“别往我面前凑,我怕见了这么小长针眼,我就问你走不走?”

    燕大爷想掐死这女人,忍了忍,算了,看他都睡过份上就饶了她这次,不是说好男人不跟疯女人见识吗?不跟她见识!动作麻利穿衣服,回去,心里把费小宝骂个骂死,死兔崽子,没他多好?

    展小怜腰带被燕回给剪坏了,她还得小心别滑下去,想起自己裤子就生气,死变态好不容易找到拉链,结果还把拉链拉坏了,再然后就剪坏了。

    燕大爷盘算了这么多天事成了,总算把那女人给睡了,燕大爷表示心满意足,如果不是那女人说气人话,燕大爷表示心情愉悦。

    展小怜今天来接小宝是真有点晚了,晚了半小时,费小宝看到展小怜时候撇着小嘴,一副要哭但是又为了证明自己很坚强,不害怕忍着不哭,半响他才慢吞吞问:“妈咪,你为什么来这么晚接小宝?小宝以为妈咪不要小宝了……”

    展小怜把费小宝搂到怀里,拍着他后背轻声说:“对不起小宝,妈咪今天有事耽搁了,所以来晚了,小宝是妈咪小勇士,没有我们小勇士保护,妈咪该怎么办?妈咪怎么会不要小宝呢?”

    费小宝伸手摸了把眼泪,点头:“小宝不怕。”

    幼儿园老师看着展小怜微笑着说了句:“展小姐,穆曦小姐本来说要接小宝,不过小宝同学没有同意,坚持要等您来呢。”

    展小怜对她笑笑:“谢谢您佟老师。小宝,跟佟老师再见。”

    费小宝摆手:“佟老师拜拜。”

    展小怜蹲地上,想抱着费小宝站起来,结果一下没抱起来,裤子松了,要是真抱着小宝估计就没法站起来了。

    燕回冷眼旁边看着,怎么看怎么觉得不顺眼,上前,一把提起费小宝夹咯吱窝,“走了!”

    费小宝耷拉着小胳膊小腿,乖乖被燕回夹咯吱窝,一副老老实实样子。

    展小怜站起来跟后面,心里是慢慢愧疚,她是真忘了时间,一闭眼就睡着了,深究起来,还是燕回这个死人错!不要脸!

    燕回把费小宝扔到车里,带着展小怜一起回去,他老人家一辆跑车可骚包了,不过燕大爷后面那些保镖可苦逼了,得拼命开车跟上他老人家速度,要不然跟丢了怎么办?

    对于燕爷强行带着展小姐跑到那套房子里一呆一下午行径,燕大爷那群保镖都打赌,赌燕爷到底睡了展小姐没有,输人一人一百块钱堵住,看到那两人出来时候,赌睡了人都说睡了,赌没睡成人都说没睡,实是没法从两人表情上判断出来,燕爷一直就是那个表情,展小姐脸上也不出害羞心虚不好意思什么,真看不出来,谁都不敢去跟燕爷确认,以致到现赌局都没结论,不知道到底睡了没有。

    燕爷到底睡成功没有除了当事人还真没别人知道,谁敢燕爷地盘上装窃听器?估计活不耐烦了。

    晚上时候,当着展小怜面,燕回对费小宝特别好,耐着性子陪着他玩,讲故事看动画片,反正费小宝一晚上都特别高兴,兴奋小脸红扑扑,趴地上推着自己小汽车,想比勇敢叔叔汽车跑远。

    展小怜去洗澡了,下午着急,压根没洗澡,只能接了费小宝回来以后再洗,换了身衣服下楼,费小宝跟燕回玩正高兴,展小怜一边擦着头发一边下来,坐下来时候问了费小宝一句:“小宝,晚餐想吃什么?和妈咪说,妈咪让人给你做。”

    费小宝头也不抬说了句:“什么都喜欢。”

    费小宝不挑食是真,什么都不挑,给什么吃什么,不管喜欢不喜欢,费小宝可比燕回好伺候多了。

    展小怜按照营养师列表安排了晚饭,燕回那边伸着脖子吼:“不准胡萝卜!不准辣椒!不准姜片!”

    展小怜当没听到,吩咐完了坐客厅看报纸,燕大爷表示很愤怒,凭什么他不喜欢吃东西,那女人就非要让人做?燕回真没自知之明,这是人家家里,展小怜爱吃就可以让人做什么,关他老人家什么事啊?可人燕爷就是觉得他是很重要,那女人就该什么都惦记着他,要不然多不公平,燕大爷可是什么都惦记着那女人。

    吃饭时候就听燕回叽歪,费小宝还说呢:“妈咪说不能挑食。”

    燕回直着脖子把一片圆圆胡萝卜片放到了费小宝碗里,趁机说:“你不挑食就行,吃!不让就跟你妈似,长不高矮冬瓜。”

    展小怜眯着眼瞪着燕回,真想把筷子扎他头顶上。

    燕回速度低头扒饭。

    晚上展小怜给费小宝讲完故事,又安排保姆陪着他睡觉,然后自己慢吞吞朝卧室走去,她房间就费小宝隔壁,推门进去,伸手开灯,散开头发,又去洗了把脸,从衣柜里拿了睡衣,卫生间换了衣服,顺手把衣服扔到了脏衣篮里,抬脚走了出去。

    展小怜走到床边时候看到她房间被窝里鼓了一坨,地上还躺着两只臭鞋,她愣了一下,然后弯腰把那双男式皮鞋拿起来扔到了门口鞋架上,洗了下手重走到床边,脱了鞋,伸手拉起被子,躺了进去。

    她从决定带着小宝到摆宴上学那一天就想到今天,她回到了有燕回摆宴,不管她愿不愿意,就等同接受了他这个人,否则,谁能让燕回改变他奇葩想法,死活赖一个早已青春不女人身上?

    展小怜伸手关灯,缓缓闭上眼睛。身侧人感觉到床上多了人,他翻了个身,伸手把展小怜搂到怀里,然后两分钟后,被窝里传来窸窸窣窣动静,展小怜睡衣被燕回从被窝里一个角落里塞了出来,再然后又一件被塞了出来……

    燕大爷耿耿于怀下午这女人打击他话,为了证明燕爷青春永驻宝刀未老而身体力行,势必要让这女人哭爹叫娘知道燕大爷厉害。

    展小怜被他折腾有多疼,皱着眉头推了他一下:“燕回,你轻点行不行?”

    不行,要就是这个效果,燕大爷呼次呼次不搭理,继续努力,想到费小宝那小兔崽子存,燕大爷就心肝肺一起疼,凭什么这死女人跟野男人一下子就生了给儿子,轮到他了就没有?

    这个问题困扰燕大爷良久,为了证明燕大爷能力,无论如何要让这女人也生个儿子出来,必须是儿子!

    次日,费小宝对于勇敢叔叔从妈咪房间出来这件事只是眨巴了几下眼睛,然后就默默低头吃早餐了,就是吃完时候问了一句:“妈咪,勇敢叔叔回当小宝爸爸吗?”

    展小怜想了想,问:“小宝喜欢什么样爸爸?”

    费小宝眨了眨眼睛,说:“勇敢叔叔一样爸爸。”

    展小怜对他点点头:“那小宝就把勇敢叔叔当爸爸。但是,妈咪要小宝答应妈咪一件事。”

    费小宝看着她,慢吞吞问:“妈咪,什么事?”

    展小怜看着他说:“妈咪要小宝答应,如果勇敢叔叔说了什么不好话,做了什么不对事,小宝要纠正勇敢叔叔,如果勇敢叔叔不听话,小宝要和妈咪说,知道吗?”

    费小宝努力点头:“知道了。但是妈咪,勇敢叔叔没有做不对事。”

    可怜小家伙,对于缺大德燕大爷打算骗他跳楼和让他淹死事实没有一点自觉,还帮燕大爷说好话。

    燕大爷抖着腿,一脸得瑟:“爷完美无缺没有缺点……”

    展小怜牵着费小宝手,临走趁着费小宝没注意,对着他腿就踢了一脚,让你颠跟哆嗦病似,踢死你。

    燕回揉着膝盖,大怒:“你这……”

    展小怜温柔对费小宝说:“小宝,跟勇敢叔叔说再见。”

    费小宝对燕回摆手:“勇敢叔叔再见。”

    燕回不耐烦挥挥手:“88。”

    燕回就这样顺理成章顺其自然又理直气壮住到了展小怜家里,和她睡同一张床上,做着这世上所有夫妻热衷亲密事。

    自然,对于展小怜这样带着一个孩子单身女人而言,住豪宅开好车,家里仆佣成群保镖结队,本就足够引人注目,再加上燕回这样一个招摇小白脸似男人直接住进了她家里,小区周围风言风语自然少不了,每次展小怜单独走过时候,那些聚一起老头老太太都会窃窃私语戳戳指指。一个年轻女人怎么会带着个没爸孩子?不是不要脸小三就是人家包二奶,如今寂寞难耐还直接外面包了个小白脸。

    展小怜一直都有一颗无比强大心脏,只要不触及到她底线,别人说什么她都不会意。

    费小宝邀请小馒头和小包子周六周末去他们家玩,小馒头和小包子欣然答应了,饭团趁机乱入,打扮小公主似跟两个弟弟身后一起去费小宝家做客,穆曦一出现那小区里老太太就笃定了,看看这个小妖精,一看就是给人家有钱老男人当金丝雀主,人以群分物以类聚,这两人就是一路货色。

    展小怜偷偷指指那群老太太对穆曦说了句:“你死定了,被人家划分到小三行列了。”

    穆曦翻白眼,摸着自己脸蛋说:“我多良家妇女一张脸啊?我哪里像小三了?我明明是正宫娘娘气质!”

    展小怜撇嘴:“你拉倒吧,说你是二奶小三金丝雀大多人都会信,往我身上扯就不对了,我可是正儿八经良家妇女。”

    客厅里四个孩子,乱套了,得亏这饭团大一点了,懂事了不少,会阻止小馒头耍赖皮,要不然不知道要闹成什么样了。

    展小怜就看着饭团,多漂亮一小姑娘啊,就是胖呀,这小丫头是不是瘦不下去了?怎么还是这么胖呢?完完全全一个胖丫头,饭团摸着自己脸蛋,眨着漂亮眼睛看着展小怜:“姨姨,我是不是很好看呀?”

    展小怜忍不住笑:“可不是?饭团这漂亮不像话了,像妈妈一样漂亮。”

    穆曦伸手捏饭团胖脸蛋:“看她胖,嫁不出去了。”

    展小怜受不了拍下她手:“你行了啊,不带这样说孩子啊,饭团这才多大,女大十八变呢,饭团就算胖也是个漂亮小胖妞,反正比你小时候漂亮。”

    穆曦嘟嘴,不满:“什么嘛……”

    饭团立刻往展小怜身边挪,揭穆曦短:“姨姨,饭团还是喜欢姨姨,妈妈家里一直欺负饭团和小包子还有小馒头,爸爸还向着她,妈妈还喜欢耍赖皮哭鼻子,她一哭鼻子爸爸就怕……”

    提到妈妈恶行,小饭团一抹伤心泪:“妈妈真是比大魔王还要坏,饭团和小包子小馒头都是受害者。”

    穆曦:“……”握拳:“饭团,你给我等着!”

    小饭团立刻又往展小怜身边挪了挪:“姨姨,救命!”

    展小怜伸手把饭团脑袋上歪着小辫子挪正了,嘴里说了句:“饭团乖,妈妈没长大呢,你别跟没长大妈妈一般见识,我们饭团都上小学了,是几个弟弟里面大宝贝了,谁跟妈妈一般见识啊?”

    饭团想了想,觉得有道理,点头:“姨姨,你说对。”

    那边小包子带着小馒头和费小宝装火车,小包子是火车头,两个小是火车车厢,饭团立刻跑过去,嘴里还嚷了句:“货物来啰!”

    直接往小馒头身上一骑,小馒头“哇叽”一声被胖饭团圆滚滚身体坐趴地上,顿时捶地哇哇大哭:“妈妈,饭团欺负小馒头……”

    穆曦和展小怜回头一看,展小怜急忙跑过去把饭团抱过来,“哎哟我神啊,怎么一转眼就哭了?饭团起来,别压着弟弟。”

    穆曦气鼻子都歪了:“饭团!”

    饭团摊手:“爸爸一直说弟弟结实,我就是想试试嘛,连我都驼不动,哪里结实了?饭团回家嘲笑爸爸去。”

    小馒头伤心了,往地上一趴,撅着屁股趴地上扭着小脖子跟饭团吵架:“你趴,你趴,小馒头驼动!”

    饭团挽袖子就打算真坐上去:“趴就趴!”

    展小怜赶紧把饭团搂到怀里,“饭团别动啦。”

    穆曦直接捏着小馒头耳朵他把拉起来:“你给我消停,赶紧起来,一天不上演个两三回你们是不甘心是不是?就你这小身板,还让姐姐趴?看不压趴你?”

    小馒头蹦跶:“小馒头厉害!”

    穆曦捏着他耳朵摇:“你哪厉害了?我就听到你哭厉害了!丢人,去跟哥哥玩,不许吵架!”

    小馒头圆滚滚小脑袋随着穆曦动作一起摇,也不喊疼不哭,等穆曦松手了,脸上挂着大泪珠,高高兴兴继续找小包子玩了。

    这边闹翻天了,费小宝那边还当个职火车厢,一直撑着小手趴地上,小包子跪地上扭头看着小馒头跟饭团吵架,费小宝就撅着屁股趴着。展小怜看可心疼了,哎哟她小宝贝哟,怎么傻乎乎都不知道歇歇呢?

    家里四个小孩两个女人,真是吵翻天了,两个女人都习惯了,两人四个孩子吵闹声中聊天,完全不受影响,正聊高兴呢,突然听到一声不耐烦吼声从楼上响起:“哪里来小兔崽子一直叫?吵死了!信不信爷割了你们舌头?”

    燕回怒气冲冲站楼上,一边抓着头发一边往下走,看着客厅里那几个抬头看过来小屁孩,愣了下,“爷怎么瞅着想李晋扬家那几个小王八蛋?”

    穆曦从呆愣中回过神来:“喂喂!哥,你怎么说话呢?”

    结果,饭团站起来,张着小手朝着燕回跑过去:“美人舅舅!”

    燕回很明显比喜欢小包子和小馒头喜欢饭团,饭团朝着他跑,他一点犹豫都没有就直接弯腰把饭团抱了起来,怀里掂了掂,说:“肉球,爷怎么觉得你又胖了一圈?你吃猪食料长?”

    饭团不高兴蹙鼻子,抗议:“美人舅舅,不能这样说淑女。”

    费小宝慢吞吞从地上爬起来,仰着小脸看着燕回,脸上表情很纠结,好像觉得是自己勇敢叔叔被人抢走似,很委屈,很伤心,但是又没办法。他慢吞吞走过去,伸手扯了扯燕回裤腿,也不说话。

    燕回低头一看,直接把费小宝夹另一边咯吱窝,一手一个,朝着沙发晃过去,一边一个往沙发上一放,自己大刺刺坐了下来。

    穆曦眼睛一直睁大大,就想闹明白为什么她哥是从楼上下来,她要是没记错,刚才胶带还说上面两个房间是她和小宝,她哥出来那个房间就是貌似是胶带房间哎,到底怎么回事啊?

    费小宝颠着小腿,笑眯眯看看这个,看看那个,那边小馒头喊费小宝:“宝!火车要开啰!”

    费小宝一听,赶紧滑下沙发,朝着两个哥哥跑去:“火车来啰!火车来啰!等等车厢……”

    燕回先是扯开饭团头上大蝴蝶结,嘴里还说了句:“肉球,这样不好看,”然后把饭团小辫子弄乱七八糟,扎了两个歪歪扭扭小辫子,“还是这样好看……”

    展小怜看着饭团好好头发被他弄乱七八糟都不能看,无语。

    饭团泪汪汪,美人舅舅就是喜欢破坏她发型,她小辫子!

    燕回又开始蹂躏饭团胖脸蛋,“妹子,赶紧了,让你们家这只肉球减肥,这都肥成什么样了?”

    展小怜瞪他:“怎么说话呢?饭团才几岁?以后还会瘦!”

    燕回怀疑,继续捏饭团胖脸蛋:“看不出来。”

    饭团小脸被捏通红,嘴里一个劲喊:“美人舅舅,美人舅舅……”

    穆曦压根没注意到可怜小饭团现状,眼睛就顾着往展小怜和燕回身上瞟了,谁能告诉她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啊?

    展小怜实受不了了,站起来上前一步一巴掌把燕回手打下来:“饭团是小女孩,你干嘛呢?”

    燕回大怒:“爷这是喜欢肉球!”

    饭团捧着被解救了脸蛋,赶紧跳下沙发跑去找几个弟弟玩,不跟美人舅舅做朋友了,一直捏她脸蛋,都不漂亮了。

    穆曦抿着嘴,眼睛一直斜啊斜,展小怜看燕回就来气,“你没事能不能出去?你青城不是挺忙?我们这都是女人孩子,你好意思留下来?”

    燕回理所当然:“爷留下来怎么了?不能歧视爷!”

    展小怜耐性没了:“你赶紧出去!”

    燕回嗤一声,站起来往楼上走,“爷去找个东西……”说着燕回真重回了楼上,也不知道干什么了,反正一会功夫以后冷着脸下楼,走了。

    穆曦一看他走了,就一脸八卦往展小怜身边挨:“胶带胶带,你跟我哥……”

    展小怜看了她一眼,随口接了句:“就这样呗。还能怎么样啊?”

    穆曦一脸暧昧点头:“哦哦……”

    展小怜看着她表情忍不住笑了下:“别多想,我还没别想法,暂时就这样。”

    穆曦嘟嘴:“就这样啊?胶带,是不是我哥不乐意啊?我就知道,他可不要脸了。”

    展小怜叹气:“行了,咱们不提他,好不容易来了,陪着孩子玩呗。”

    燕回刚刚说找什么展小怜是真没意,谁管他找什么呢,结果中间展小怜上搂去她房间以后,才发现屋里就跟遭过贼似,被燕回翻乱七八糟,抽屉里东西都被翻了出来,扔满床都是,展小怜肺都气炸了,死人,到底找什么东西把屋里弄成这样了?

    ------题外话------

    打滚,渣爷朝着完结努力,胖妞妞们票呢?滚来滚去,胖妞妞们票跟进,表让渣爷犯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