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臣服 > 第396章 玩枪公爵

第396章 玩枪公爵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费小宝邀请小馒头来他家做客,然后自己就乖乖当个好主人陪着客人玩,几个小盆友还是玩挺高兴。

    展小怜绷着脸看了眼屋里,赶紧让人上来收拾,乱不像话,都看不下去了。

    几个小伙伴开始玩还挺高兴,两个人大人聊天聊挺高兴,因为费小宝太乖了,所以费小宝和小馒头还有小包子之间没有矛盾。后来就不行了,主要是小馒头这破娃会抢人家东西,把小包子手里东西抢过来送给费小宝玩,说那是弟弟,然后小包子和小馒头开始打架,鸡飞狗跳。

    每次那边打哭声震天,穆曦这边都特别淡定,屁股都不离沙发面,就会回头吼一声,小馒头立马就收声,继续跟哥哥当好朋友。

    展小怜擦汗,这孩子多了也麻烦,看看穆曦家这三只,都乱套了。

    展爸展妈也不知道穆曦要来展小怜这地方做客,还带着小幽过来呢,结果进门就看到一窝小奶娃坐坐,躺躺客厅里玩。

    穆曦赶紧站起来:“叔叔阿姨好。”

    展小怜对几个孩子招手:“宝贝们,过来和爷爷奶奶大哥招呼,点!”

    饭团速爬起来,还回身把反应慢好几拍费小宝也拉了起来,“宝,爷爷奶奶来了!”

    几个小奶娃奶声奶气跟展爸展妈打招呼:“爷爷奶奶好!”

    展爸展妈一看这三四个,高兴不行:“哎哟,这几个孩子长可真好。”

    饭团指着自己一点都不谦虚说:“爷爷奶奶夸是我!”

    小馒头蹦跶:“是小馒头!是小馒头!”

    穆曦一声狮子吼:“玩你们去!再嚷嚷打屁股!”

    小家伙们被一吓,赶紧跑去玩了,妈妈真会打屁股。小馒头就被打过,现屁屁还疼呢。

    小幽被打扮跟小花朵似,头上戴着一个玫红色头箍,上面是两个毛茸茸小球,非常可爱,展爸牵着她手,把她放客厅里那圈小家伙旁边:“小幽,给小盆友们好好玩,不许打小盆友,知不知道?”

    小幽点头,几个小家伙顿时好奇围着她转,饭团小幽面前坐下来,盯着她看了一会,然后心满意足爬起来,“是个傻傻姐姐。”

    小包子歪着脑袋看了一会,继续低头看汽车。

    小馒头站起来对着小幽冲过去,把小幽撞倒地上,也心满意足爬起来:“小馒头厉害!”跑去找哥哥玩了。

    费小宝蹲小幽面前,鼓着小嘴慢吞吞说了句:“姐姐,小宝见过你,小宝喜欢你。”

    然后坐小幽旁边陪她一起玩。

    展爸展妈见没闹矛盾,松口气:“这孩子多可真热闹,看着一群小家伙玩,就跟到了游乐场似。”

    展小怜笑嘻嘻说了句:“主要是傻妞家多,整天都热闹死了。”

    穆曦努嘴,蹙着漂亮小鼻子说:“我是被烦死了,一会这个哭,一会哪个哭,我现都不管他们了。”

    展爸展妈看看屋子前后,坐了一会就打算站起来收拾一下,有些硬东西不能一直放着,万一磕到孩子怎么办?

    如今状态是展爸展妈希望,小怜带着小宝摆宴生活,就他们身边,龙家兄弟各自有自己家庭,他们去看美优时间也多,对展爸展妈来说,这才有安享晚年感觉,老人要是什么?是孩子身边,所有人身体都平平安安,就行了。

    展爸展妈经常周六周末过来,嫌人家仆佣打扫不兴,展妈就过来打扫打扫卫生,有时间就进厨房给展小怜做顿五花肉,展爸之前都是过来带小宝出去玩,今天来了他到没事了,自己拿了报纸做顿阳台上看,不影响人两个年轻妈妈交流感情。

    对于燕回事展爸展妈还不知道,就知道那死小子好一阵没来了,这两天又开始出来气人了,展小怜从来不会展爸展妈面前主动提燕回,自然不会说这些事。

    中午吃饭时候用长桌子,展爸展妈对于照顾小孩还是很周到,吃饭时候一人照顾两个,展小怜和穆曦瞬间就轻松了,小幽给她食物她自己知道吃,吃还挺干净很淑女,压根不用操心。

    一大帮人吃到一半时候就看到燕回晃了回来,燕大爷脸和早上出去时候一样,是阴着,过来以后,大刺刺往展小怜旁边挤,硬是小小夹缝里挤了一个位置出来。

    展小怜被气真想他脑袋上摔东西,那么多空位置,非得往她旁边挤是不是啊?可这么多人看着呢,关键孩子都,她主动搬了椅子往旁边让了让,燕大爷瞬间得瑟了,颠着腿说了句:“饭!爷要饭!”

    展爸展妈从刚刚就一直盯着他看了,就想看他老人家干什么,结果冒出这么一句。

    展小怜不搭理,手里正剥着虾,剥完了放到了小馒头碗里,她是挨个帮着几个小家伙剥虾,展爸展妈剥不过来,几个小家伙你看我我看你,都要。展小怜头也没抬说了句:“乖,别吵,马上就好了,要剥掉虾壳才能吃虾虾啊。”

    燕大爷不高兴,很不高兴,重复:“女人,饭!”

    展小怜还是没抬头:“要吃自己动手,没看这里这么多孩子?不顾孩子还要伺候你一个有手有脚大人?”

    燕回大怒:“爷今天心情不好!”

    “心情不好不影响你手脚运行,我心情也不好,别惹我。”展小怜说着,把剥好虾放到了费小宝小碗里:“宝贝,吃虾。”

    展妈真是服了,这说话空档十碗饭都盛好了,站起来给燕回盛了一碗,“阿姨给你盛好了,吃吧。”

    燕大爷冷着脸,盯着那碗,然后抢过展小怜筷子往嘴里扒饭,燕大爷一看心情就不好,还生气。

    展小怜真是懒理他,这人动不动就生气谁搭理他?展小怜还一看到他就生气呢。

    穆曦从头到尾都没抬头,只顾着自己吃饭,孩子她都不管,主要以前家里也不是她管,李晋扬一个人可以把三个小孩都哄好好,压根轮不到她动手。

    饭团吃多,吃满脸都是米粒子,吃完了把小碗反过来给燕回看:“美人舅舅,饭团吃完了。”

    燕回冷脸:“胖死你个肉球……”

    展小怜抬脚踩他脚背上,“对孩子怎么说话呢?”

    燕回继续冷脸,持续表达着他老人家不佳心情。

    吃完午饭,穆曦家三个和费小宝一起打瞌睡,小馒头干脆撅着屁股趴地毯上就睡着了,让人看了不佩服都不行,燕回这个缺大德还走过去把脚放小馒头屁股上蹂躏,小馒头小身体往旁边一歪,继续睡,完全没反应。

    “哎哟,小祖宗哎!”展爸展妈赶紧把两个小先报上去睡,然后上来带着饭团和小包子去睡觉。

    穆曦一点都没觉得不好意思,还抱怨呢,“胶带,小孩子真奇怪,到哪都能睡得着,都不是自己家里,怎么不知道忍忍呢?”

    展小怜鄙视看了她一眼:“我不是也没看到你有做客自觉?”

    穆曦鼓嘴,腻腻歪歪往展小怜身上靠:“胶带,我们俩是好朋友嘛,你爸妈就跟是我爸妈似,咱俩谁跟谁啊?”

    燕大爷冷着脸就要往楼上走,睡午觉。

    展爸展妈刚好出来看到了,有点傻眼,这个是怎么回事?

    展小怜伸手抓头,有点不知道怎么说了,半响她站起来,把展妈展妈推到沙发上,说:“爸,妈,我想过了,小宝很喜欢燕回,特别是燕回救了他之后,他把燕回当英雄一样崇拜,如果,我非要找一个男人给小宝当父亲,我想选一个小宝喜欢……”

    展爸呆了一会,然后指着楼上,有点气急败坏说:“小怜,不是爸爸反对,实是……他,他那样,能教小宝什么?而且,他那是什么人?别看他现这样,哪天惹急了,生气了,谁知道会是什么样?”展爸一想起以前闺女遭那些罪就心疼,反应比展妈还要激烈:“小怜,爸爸希望你好,也喜欢你能重找个男人,但是小怜,爸爸没办法同意你跟燕回一块!”

    展小怜低头沉默,穆曦眼珠子这边转转那边转转,鼓着嘴,轻手轻脚赶紧上楼,家庭大战要爆发了,赶紧溜。

    展妈看看楼上紧闭房门,又看看展小怜,拉着展小怜手压低声音说:“小怜啊,你想清楚啊,那小子到底是什么人你比爸妈知道,当初因为他,爸妈心都碎了,你说你现不就跟往火坑里跳吗?”

    展爸这么大年纪人了,性子也平,平常连脾气都没有,很少会有现这样激动状况,结果因为展小怜跟燕回,这气都跟着上不来了,坐沙发上大口大口呼吸,嘴里还不住说:“小怜,绝对不行……绝对不行……”

    本来展小怜也没注意展爸状况,突然听到展妈惊叫一声,这才发现展爸状况不对,急忙冲过去:“爸!爸!”

    门外保镖被展小怜喊进来,急忙把展爸往医院送,医生给展爸做了全面检查,然后找展小怜单独谈了下:“展小姐,病人年纪大了,平常心态又好,这是突然激动引起,以后得注意,这个年纪老人,过份激动和兴奋可能会引发心肌梗塞,要是抢救不及时,可能会有生命危险……”

    展小怜脑子一片空白,她木然走了回来,展爸病房外长椅子上坐下,整个人木木,她都忘了,她都三十岁了,他爸爸也六十岁了。

    时间是把刀,刀刀催人老。展小怜突然想起为什么展爸展妈那么希望她回来,因为他们老了,他们希望有个孩子他们身边,平平安安乐乐一起。他们老了,早先挺直脊背弯了下来,头上也多了数不过来白头发,报纸上小字已经看不清了,戴着老花镜还要凑近了才能看清……

    展小怜伸手摸了把眼泪,她总以为自己爸爸妈妈还是她小时候模样,他们什么都为她操心,什么都为着想,她似乎活展爸展妈无微不至照顾中,当她有了自己孩子,当她像个家庭顶梁柱一样撑起展爸展妈那片天空时,她才发现她站那么高,而曾经那位强壮那样无所不能爸爸妈妈,不知道什么时候变如此渺小。

    展小怜无声抽泣,抱着膝盖坐椅子上,眼泪打湿了裤子,她吸了吸鼻涕,听到开门声,立刻抹干脸上眼泪站起来,“妈。”

    展妈伸手拍拍她胳膊:“哭什么啊?这又不怪你,你爸啊,也是一时激动,你别多想,医生都说没事了,还怕什么呀?”

    展妈跟展小怜坐门口,嘴里说着:“你爸这人呢,就是因为平时脾气太好,所以一激动才出这事。小怜,妈妈跟你说实话,你爸心好,对谁都好,但是也是有前提,他对谁好,都不会比对自己女儿好。他就是担心你再受一次伤害,当初那些事,你爸不让提,我有一次忍不住提了以前,他眼泪都出来了……小怜,你也别怨你爸,他真是对你,你爸对你真是很喜欢,什么都为你着想……”

    展小怜俯身趴展妈腿上,流着眼泪说了句:“妈,你别说了……我什么都知道……”

    展爸醒了,展小怜一骨碌冲进去,“爸!”

    展爸抬头看了看周围,还嘀咕了一句:“我怎么这?这么大药味……”

    展妈提醒:“你自己干什么了你不知道?不送医院还有你吗?这么大年纪人了,你都不注意?”

    展小怜往展爸面前一趴,笑嘻嘻说:“爸,你平时脾气不是挺好吗?突然吓我一跳,我不就说了下设想吗?还打算问问你吗,你说不行我就知道了,干嘛这么激动啊?”

    展爸慢慢想起来了,顿时又激动起来:“小怜,爸爸跟你,你找谁都行,就他不行,你还嫌把你害不够惨?爸爸不去想时候还好,一旦想起来,爸爸想动手杀了他心都有,小怜,你为他流过两个孩子,还几次都差点没命,小怜啊,你有几条命啊?爸爸想起来就揪心……美优身体不知道能撑多久,爸爸妈妈私底下想起来就害怕,你要是再有个什么事……小怜,别不想,你就想想小宝……”

    展小怜笑嘻嘻看着展爸:“爸,看来你真是变成老头子了,我都说知道了,你还跟我说这么多。放心吧,我知道你跟我妈意思啦,受不了爸了,我就说了一句话,他就进医院了。”

    展爸情绪慢慢稳定下来,拉着展小怜手语重心长说:“小怜,听爸爸话,一定要慎重,你才多大啊,你以后还有很长路要走,千万不能冲动,这是一辈子大事……”

    展小怜翻白眼,“妈,救命啊!我爸唠叨病又犯了!”

    展妈赶紧说了句:“哎哟你行了。小怜都说知道了,你还当大事?没完了是不是啊?”

    展爸这才住嘴,展小怜陪着展爸一直到晚上,要留医院观察情况,暂时也不敢接回去,就只能住下。

    展妈回去看看费小宝顺便弄点吃送过来,穆曦早已识相带着三个小家伙回去了,晚上时候自己一个人来医院看望了展爸,还陪着展小怜跟展爸说了好一会笑话,展爸身体还算不错,纯粹就是情绪波动引起。

    费小宝被展妈带到医院,看到展爸躺床上费小宝很奇怪:“爷爷生病了?”

    展小怜蹙鼻子:“对,爷爷生病了,小宝要乖。”

    费小宝点头:“小宝很乖,不惹爷爷生气。”

    晚上时候展妈让展小怜带着费小宝回去,她医院照看展爸,展小怜留下两个仆佣和展妈轮流,自己带着费小宝回去,哄了费小宝睡着以后,展小怜一个人客厅坐发呆,然后看了下时间,拿起手机给燕回打电话:“喂?是我,你哪?”

    燕回陷一个宽大沙发里,跷着二郎腿,一副逍遥自样子,他对面坐着正给小馒头脱外套李晋扬,小馒头急吼吼要下去找哥哥玩,李晋扬喝他:“小馒头别急,等爸爸给你换件薄一点外套……小馒头!”

    小馒头撒着小腿跑去找小包子,李晋扬起身追了过去:“乖,穿上这个,感冒了妈妈不高兴了。”

    小馒头都不抬头,一边跟小包子玩一边把衣服给穿上了。

    燕回一脸鄙视看着他:“哟,电视上说超级奶爸其实就是说你吧?眼疼。”

    李晋扬坦然走回来,顺手接过饭团拿给他看画,嘴里夸道:“爸爸小饭团真是太棒了,如果这里要是有一棵绿色小树会漂亮。”

    饭团兴高采烈去画小树了。

    燕回加鄙视:“德性!那肉球以后嫁不出了吧?胖成什么样了?”

    李晋扬抬头看了他一眼,微微一笑,道:“我怎么听燕爷话里,有种酸溜溜味道?只有当了父亲人才会理解当父亲人心,燕爷要是想知道是什么心思,找女人生个孩子就知道了。”扭头提醒正搭丝瓜架两个臭小子,“小包子,小馒头,不许打架!”

    两个小家伙不听,继续丝瓜架,龇牙咧嘴小脸都扭曲了,李晋扬沉下脸:“李一狄,李司空!”

    两个小家伙一听爸爸不高兴了,赶紧松开手,各自趴地方装着什么都没发生过,自己玩自己。

    燕回脸都扭曲了,正是扭曲严重时候,展小怜电话打了过来,燕回粗声粗气问:“喂,干嘛?”

    展小怜揉了下太阳穴,“我有事跟你说,你哪?方便过来一趟吗?”

    燕回身体立刻就站了起来,嘴里还不耐烦说呢:“有爷忙着呢,有事直接说……”然后又用一副没办法口气,说:“算了算了,过去就过去,女人就是麻烦!”

    李晋扬鄙视看了他一眼,听听那显摆口气,还好意思说女人就是麻烦,生怕他不知道是女人打过来电话?其实李晋扬心里还是挺爽,这家伙也有今天?活该。

    燕回直接回去了,展小怜还是坐客厅里,还是那个姿势,眼睛看着前方,一动不动,燕回进来,往她身边一坐,伸手搂着她肩膀,偏头头就要往她脸上凑。

    展小怜头往后一偏,躲过燕回凑过来唇舌,她拉下燕回手,嘴里说道:“燕回,我个你说商量个事。”

    燕回跷起二郎腿,搂着她肩膀,点头:“说。”

    展小怜扭头看着他,认真说:“我爸我妈每个周六周末回过来,你能不能周六周末时候别过来?”

    燕回拉下来:“爷高兴来就来,凭什么不让爷来?”

    展小怜追问:“你答不答应?”

    燕回理所当然说:“不答应,凭什么答应?爷就是要来,再说了,你家那小兔崽子不是要爷陪着他玩?”

    展小怜歪着脑袋看着他:“燕回,你答应吧,或者,只要你知道我爸我妈来了,你就别过来。”

    燕回微微眯起眼,听出了展小怜话里不对劲地方:“爷能不能问问理由是什么?这好好……”

    展小怜抿了抿唇:“中午,你睡觉时候,我爸进医院了,因为他看到你进了我房间。燕回,要我说直白吗?”

    燕回抬脚对着空气狠狠踢了下,“爷又没做坏事!凭什么?”

    展小怜还是看着他,说:“燕回,有些人留给别人阴影,不是非要做了才会重有。就好像,青城燕回对于大多数混黑人来说,那就是权势象征,可是你声名不是因为你每天都做一些惊天动地事才有,而是你前期积累,为你后期打下了坚实基础。所以燕回,凡事两面性就这里,我父母,也因为你曾经所作所为有种浓重阴影,你没有理由也没有立场来责问他们问什么?对我来说,他们没有错,他们只是用他们力所能及事来爱我。”

    燕回闭目,伸手扯他脖子下面衣领,“所以你要让爷躲着他们?”

    展小怜微微诧异了下,她是准备这人突然对她发飙,竟然没有,还能忍着问了一句,她点点头:“对,我不能让老人退步,所以我只能让你躲起来。”

    燕回继续扯衣领,又问:“爷要躲多久?”

    展小怜沉默了一下,才说:“以后只要看到我爸我妈,你都别跟我同时出现……”

    燕回突然就炸毛了:“你还让爷躲一辈子?爷他妈是地下情夫还是什么见不得光身份怎么着?你是让爷盼着他们趁早死是不是?”

    展小怜看了他一眼:“说话小心点,你别惹我生气。”

    “你还惹爷生气了!”燕回就差跳起来摔东西了:“爷他妈都说改了,凭什么一棍子就把爷打死?法制社会还不让人犯错误了是不是?改正了都不行是不是?”

    展小怜抱着膝盖说了句:“有些人一辈子都犯错,有些人一辈子都不犯错,有些人一辈子犯了一个错就被判了死刑,有些人一辈子都犯错但是一直有机会。这说明什么?”她看着燕回说:“这说明有些错有些人不能犯,犯了就是死刑,没有改正机会。”

    燕回指自己:“你是说爷就被判了死刑?”

    展小怜点头:“对我爸我妈来说,你是被判了死刑。他们给你缓刑机会,也愿意给你机会,但是只要你接近了他们底线,他们就会迅速取消缓刑,砍你脑袋。”

    燕回伸手摸着脖子,扭曲着脸说了句:“爷就那么不招人待见?”

    展小怜伸出手,他手上摸了两下,说:“我爸我妈年纪大了,我都不知道他们还能活几年,我不想他们有生之年让他们不高兴。燕回,求你了,你就当是为了我委屈一下,行不行?”

    燕大爷被展小怜摸那两下,顿时觉得无比舒心,好吧,看这女人这么可怜份上,燕大爷就暂时答应了,难得这女人温顺一回,都牺牲色相了,不答应说不过去。

    虽然燕大爷耿耿于怀自己成了地下情夫,不过对于展小怜私底下会对他说两句软话情况还是很满意。

    展小怜真是这样打算,展爸展妈只要来了,燕回就不能来,绝对不让展爸展妈发现燕回这里一丁点蛛丝马迹。

    而燕回也慢慢恢复他时不时要工作状态。

    燕回本来就很忙,他之所有大把时间耗展小怜身上,那是因为燕大爷从书上泡妞秘籍里知道,时间是男人猎艳必要牺牲,要不然一旦有其他条件好男人出现,这女人不定立马就把他老人家给忘了,为了防止那缺男人就会死死女人真找小白脸,燕大爷才会那么不要脸跟展小怜身后,除了加深他老人家那疯女人面前印象,还有个作用就是宣誓主权,让那些觊觎这女人小白脸赶紧退散。

    如今这女人会软着嗓子跟燕大爷说话了,都站他这边骗她爹妈了,燕大爷觉得自己圆满了。

    当然,以上只是燕大爷单方面想法,展小怜到底怎么想燕大爷完全不理会,他老人家想,就必须是正确。

    近燕爷春风得意,他老人家心情好,身边人跟着就享福,赏人时候大方了,整人时候简洁了,就连看到雷过客家那个胖儿子,都能捏着小家伙脸损一句:“越长越丑了。”

    燕爷变化有目共睹,这就是一个陷入热恋老男人状态,那帮兄弟私底下说时候要多猥琐有多猥琐,聚一起窃窃私语,时不时笑淫荡,卿犬双手插裤兜里,冷着脸站那帮人身后,冷不丁说了句:“这么闲?既然这么闲话,刚好非洲缺劳工,一起过去吧,你们家里老少妻儿,我帮着照顾就行……”

    那帮家伙一窝蜂散了,赶紧逃跑,要不然真送非洲当劳工了。

    等人都走了,卿犬才抬脚慢吞吞离开,脸上没有表情,看着前方眼睛微微眯起,走出大门,拉开车门坐了进去,往着图书馆方向开去,这是卿犬一直以来消遣方式。

    小馒头过生日,正儿八经邀请费小宝去参加他生日宴,还邀请了班上好多小盆友一起参加,李晋扬一看人数,家里估计让这帮小家伙一去,就不能看了,直接把地点定了“绝地”,小馒头生日那天,展小怜直接带着费小宝去了。

    “绝地”外部和内部都进行过大整修,里面装修和展小怜记忆力不一样。费小宝第一次来,很好奇:“妈咪,小馒头爸爸很厉害是不是?像勇敢叔叔一样厉害吗?小馒头爸爸和勇敢叔叔,谁比较厉害?”

    展小怜笑笑说:“小馒头爸爸和勇敢叔叔是好朋友,他们一样厉害。”

    小馒头今天得瑟跟个小公鸡似,头上戴着个过生日小宝宝头上戴小皇冠,生气活现,对于自己接收到礼物很满意,小家伙对礼物没有太深概念,其他小朋友有送他一根棒棒糖,有送他一片饼干,还有送他一张自己画画,反正稀奇古怪,大人想不到礼物都有,而且没一样值钱,但是小馒头就是高兴。

    费小宝来时候小馒头很高兴迎过来:“宝!”

    费小宝把自己家里跟着展小怜一起折纸鹤掏出来送给小馒头:“小宝礼物。”

    小馒头兴高采烈拿过来,还去跟爸爸妈妈显摆:“宝送小馒头纸鹤,这是纸鹤。”

    李晋扬拍拍他肩膀:“很漂亮,小馒头邀请都是好朋友。”

    穆曦对展小怜招手:“胶带,胶带!”

    费小宝跑去找小伙伴玩了,展小怜穆曦旁边坐下,“今天还真热闹,你们小馒头人缘还挺好嘛,看看,看看,还有几个漂亮小女生围着他转呢。”

    穆曦翻白眼:“好什么呀?那几个家长都找过李晋扬,老是被他欺负哭。”

    展小怜笑道:“小孩子还真不记仇,一转脸就忘了。”

    两人这边说着话,那边燕回就晃了进来,李晋扬一看他过来了,只能丢下其他人家长迎过去:“没想到燕爷也过来了。”

    燕回吊儿郎当晃进来,“不欢迎?不欢迎也不成,爷来都来了。”然后往展小怜面前挪,举爪打招呼:“哟,妞!”

    展小怜懒搭理他,继续跟穆曦说话。

    那边一大群孩子玩高兴,展小怜看看小宝也里面,拉着穆曦一起去卫生间,因为屋里人多,有几个家长带着孩子等,穆曦就直接带着展小怜去楼下,“不跟小孩子争厕所,我们下去,刚好可以安静下,这帮小子吵死了。”

    展小怜先出厕所,刚好手晾干了,外面等穆曦时候抬眼看到有人走过来,一手插裤兜里,一手拿着手机打电话,一边听电话一边朝着卫生间走来,展小怜下意识往后让路,那人走过展小怜身边时候抬眸看了她一眼,然后继续垂下眼眸打电话。

    展小怜刚要打招呼,结果对方移开眼了,他又是去厕所,要是她喊住了似乎又不大好,展小怜摸摸鼻子,只好当没看到。

    结果那人走了两步以后,突然站住脚,回头,再次看了展小怜一眼,跟着往回走了两步,疑惑开口:“小怜?”

    展小怜立刻扬起笑脸对着他举手打招呼:“哟,边痕,好久不见啊!”

    边痕微微眯了眼:“真是小怜?”

    展小怜伸手摸脸,拧着眉头说:“难道我老这么厉害?”

    边痕忍不住露出笑意:“小怜,你还真是容易让我笑出来。不是因为老了我不敢认,而是因为小怜变漂亮了,让我以为我看到是另外一个人。”

    展小怜两只手捂脸上,笑着说:“边痕大律师气质也是越来越好了,我刚刚也没敢认来着。”

    “我?”边痕笑道:“我是真老了!”

    穆曦从卫生间里面出来,随口对边痕打了个招呼:“边律师你好呀。”

    边痕对穆曦微微点头,穆曦抬头看向展小怜:“胶带,我们走吧。”

    展小怜看了眼边痕,对他微微一笑,说:“我先走啦!”

    边痕侧身看着她,点点头,终什么都没有问,只回了一个字:“好。”

    两人爬楼梯上楼,穆曦八卦追问:“哎哎胶带,我听说你们谈过恋爱哎,你现见到是什么感觉?”

    展小怜想了想,说:“什么感觉都没有,就是想打个招呼问候一声,知道他一直很好,我就很高兴。”

    穆曦撇嘴:“没意思,我还以为你们要旧情复燃呢。”

    展小怜失笑:“我跟边痕?”摇头,“没可能。我们话,充其量只能算是有过亲密关系、认识、两个人关系,朋友都算不上,因为知道我们当朋友对彼此存毫无意义,只会增加彼此尴尬,还不如不是朋友来好,所以就像现这样,好。”

    穆曦嘟嘴:“没意思。”

    展小怜撇嘴:“你还打算要什么惊天动地八卦?还敢没说意思。赶紧走!”

    两人回去以后,小馒头和另外两个小孩正哭惊天动地,原来和班上其他两个男生打架了,李晋扬正和对方家长沟通,除了小家伙们哭声,气氛还算祥和。

    穆曦托腮坐沙发上,嘀咕:“小馒头这死小子,回去非要打他屁股。”

    结果小馒头找妈妈安慰来了:“妈妈……”

    费小宝乖乖跟过来,手里还拿了一张不知道哪里拿来餐巾纸,逮着机会就往小馒头脸上擦,嘴里还安慰呢:“不哭不哭。”

    燕回一个人窝家里不知道干什么,还时不时回头看一眼和小馒头打架两个小萝卜头,展小怜对他真太了解了,一看他眼神就知道他没敢什么好事,展小怜斜着眼睛走过去,发现他正偷偷摸摸装什么东西,展小怜伸手一拍燕回肩膀:“你干什么?”

    燕回扭头一看是展小怜,伸手抓住展小怜头发往下一拽,她嘴上亲了一下:“爷为了显示爷这个舅舅不是白当,打算送小黑蛋一个礼物,以后谁敢欺负他,”燕回伸手拿出一把金色小手枪,展小怜面前晃了一下,说:“就让他用枪把那帮死小子打死……”

    话没说完,展小怜一巴掌就忽悠了过去:“你能不能正经点?”

    燕回大怒:“你这女人手不想要是不是?爷很正经!”

    展小怜真是气死了:“你送一个四岁小孩手枪,你还很正经?”

    燕回理直气壮:“手枪怎么了?现哪家小孩家里没有几把枪?”

    展小怜抓狂:“人家那是玩具枪!跟你这一样吗?”

    燕回继续争辩:“当玩具玩不就行了?爷又不是没送过……”

    展小怜警惕,“你还送给谁了?”

    燕回一指饭团,说:“肉球,爷送肉球了,那只白面团也有。”燕回嘴里白面团指是小包子,

    展小怜摸胸口:“有你这样送礼吗?谁家大人敢给孩子玩这种玩具?拿来!”

    燕回瞪大眼睛:“你要这个干什么?”

    “拿来!”展小怜不耐烦伸手:“没收!”

    燕回大怒:“爷东西,你凭什么没收?”

    展小怜看了他一眼,不要了,转身就走,结果燕大爷一见,急了:“你干嘛去?站住!爷让你站住听到没有?”然后速跳过沙发背,把东西往展小怜手里塞:“给你就给你!拿去拿去!”

    展小怜气鼓鼓顺手塞到包里,被他气都气死了。

    小馒头生日宴小盆友们鸡飞狗跳尖叫哭闹中结束,后分手时候大家又和好了,展小怜带着费小宝回家,燕回车跟后面,展小怜原本是趴妈妈怀里,后来估计太兴奋了,睡不着,自己又坐了起来,展小怜包放旁边,费小宝撅着小嘴翻妈妈包,结果第一个拿出来东西就是展小怜没收那只金黄色小手枪。

    费小宝好奇看着那个东西,然后他拿起来,问:“妈咪,这是什么?”

    展小怜顿时被吓魂飞魄散,赶紧拿下来,“小宝,这个不是玩具,小朋友不可以玩。”

    费小宝玩具里只有一把枪,还是小孩子玩那种只能装一点水水枪,费小宝眼巴巴看着展小怜,说:“妈咪,你让小宝看看好不好?小宝不乱碰。”

    展小怜说什么也不让费小宝碰这个,心里还现要赶紧还给燕回,要不然她带个这东西身上,这心里怎么就这么慌呢?

    回家以后,费小宝还惦记着那个东西,还往展小怜要呢,展小怜打死都不给,好不容易把费小宝哄到去睡觉了,下楼赶紧把枪往哪个燕回手里塞:“今天让小宝发现了,你赶紧拿走,不能让小宝发现。”

    结果,燕大爷不要了,说什么也不要了,“被你没收了,爷不要了。”

    展小怜:“……”看着那把小手枪无语。

    再然后,燕回这个缺大德把费小宝带出去时候,面前放了一排枪,从一点大小手枪到那种重型机关枪,样样都有,大刺刺说:“挑一个,爷满足你心愿。”

    费小宝眼睛晶晶亮,这个摸摸那个摸摸,似乎对每一个都很喜欢,不过一点都不贪心,他拿了好拿一把小手枪,放手里翻来覆去看,然后抬头:“勇敢叔叔,小宝要这个。”

    燕回顺手拿起另一把稍大点,往费小宝怀里一扔:“多拿几个,死不了人……”

    雷震抬头看天,他年纪大了,受不了骗小孩子事,这些枪里都有子弹,绝对能死人,雷震估计燕大爷这会就盼着好是手枪走火了。

    燕回眼里,费小宝真是个傻孩子,又笨,又呆,长丑,反应又奇慢,连普通小孩都不如,要不是费小宝是展小怜宝贝蛋,不知道会被燕回埋汰成什么样。

    燕回带着费小宝摆宴高楼顶上,摆弄着那些枪,费小宝抱着自己枪蹲旁边看燕回动作,其实燕回就是教他什么打枪,费小宝慢吞吞点点头,燕回也不知道他听懂没有,就觉得这小子傻,说了也白说,燕大爷绝对没有好心教费小宝这些东西,他就是发现这小笨蛋似乎很想要那把金黄色小手枪,才带出来哄哄。

    展爸展妈那么不待见他,燕大爷要争取下这个小东西好感,这样他才有援军。

    费小宝把燕回送给他枪偷偷摸摸塞到小书包里,回家以后压根没对展小怜说,燕回也不说,展小怜是真不知道。

    展小怜就觉得这两天小宝乖了,也不闹着要去找小馒头了,一个人时候就躲屋里玩。

    主要是费小宝性格安静,展小怜真没多想,就是保姆收拾东西时候无意中看到了一堆破破烂烂铁片,和一个形状奇怪东西,保姆特别奇怪,印象中家里没有那些东西啊,就拿出来给展小怜看,展小怜一看到那东西就炸毛了,这玩意还有谁会给小宝?肯定是燕回啊!

    小宝上幼儿园去了,展小怜一个电话把燕回从青城办公室拖到了摆宴,她火冒三丈指着那堆东西问:“你能不能告诉我,这是什么东西?”

    燕回眼珠子往那对废铁上瞟了瞟,鄙视,大刺刺说:“一堆废铁,跟爷没关系。”

    展小怜抓狂:“燕回!小宝是爱德华家族公爵,他是位贵族,他是绅士,他不是个玩枪公爵!你能不能不要把你以为那些东西往小宝头上加?你之前是怎么跟我说?”

    燕回举手保证:“爷有错就改!没收!”说着,燕回把那对废铁收拾到一块,抱到隔壁房子里了。

    展小怜胸口被气生疼,她伸手揉着心口,义正言辞说:“燕回,这一条你要记住,枪,绝对不能让小宝碰,这是暴力代表,你敢再给他,我跟你没完!”

    燕回保证发誓,斩钉截铁说:“改!”

    那两把漂亮小手枪也不知被费小宝怎么弄,弄乱七八糟,枪形状也稀奇古怪,燕回拿回去当小玩意玩,看看发现竟然还能塞进子弹,他斜着眼,对着墙上贴着一张美女贴画,对着人家头顶上花瞄准,直接扣动扳机,结果“轰”一声响,贴画墙面轰然被打了个一个洞,足可以伸下一个拳头,燕回举着枪愣原地,半响,他低头看了把形状怪异但是威力十足枪,嘴里说了句:“有意思。”

    费小宝当天晚上又被燕回带了出去,只是这一次没带到远地方,而是带到了他隔壁房子里,费小宝傻乎乎看着面前一堆手枪,这边看看那边看看,然后抬头看着燕回,说:“妈咪不让玩。”

    燕回一巴掌拍费小宝头上:“笨,偷偷摸摸谁知道?爷让你玩,不过不让带回家,来来来,弄个,爷喜欢你上次改装那把,威力强,这次换个,爷要射程远。”

    费小宝茫然:“什么是射程?”

    燕回解释:“就是打远。”

    费小宝伸出小手,随便拿了一把小手枪,手里摸了一遍,又仔细看了看,然后拿起旁边专业工具,研究一下,动作慢吞吞慢吞吞,但是却有条不紊且十分准确把一柄小手枪拆四分五裂,然后又用同样动作拆了另一把,小小各自趴桌子上,又开始慢吞吞慢吞吞组装,当燕回从外面转一圈回来以后,就看到那小子手里多了一个完整手枪,小家伙正努力往里面塞子弹。

    燕回伸手拿过来,一拍他肩膀:“过来!”

    燕回把费小宝带到地下室,往他耳朵上戴了个膈应耳捂,让人把前面一个专门用练习射击草标退到远地方,然后抬手直接打了一枪。

    费小宝被吓了一跳,扭头看着燕回:“勇敢叔叔,小宝表现好不好?”

    燕回邪笑,伸手把费小宝提起来夹咯吱窝,说:“好,怎么不好?爷喜欢。”

    关于这样测试,燕回后来连续做过几次,结果有了前面经验总结,费小宝真越做越好,特别是这个四岁小男孩,不认识多少字情况下,他完全是凭着自己感觉摆弄他手里东西,动作就像他玩小汽车一样,慢吞吞,像只安静小蜗牛。

    燕回心里隐隐知道,这个看起来就是个笨蛋,或者说是弱智儿小东西,似乎跟他妈一样,某个方面有着超于常人天赋。

    展小怜是于她超强、几乎过目不忘记忆力,而这个小东西,真正让人看到他不同于他人一面,是他对枪支无师自通超强领悟。

    这个时候燕回不知道,他面前这个正趴地上玩汽车安静小东西,若干年后会是全球黑势力真相争夺捧为上宾人物,是低调内敛害羞腼腆贵族公子,是现世仅存拥有封地和军队外姓公爵,他以无人撼动地位成为他世界里独一无二领袖人物,成为复兴爱德华家带领爱德华家族走向另一个辉煌传奇。

    ------题外话------

    碎觉,宽面条,胖妞妞们票表要忘了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