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臣服 > 第400章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展小怜沉默了一下,随即乖乖坐车里,伸手托腮看着窗外,燕回跟着坐了进来,对司机吩咐一声:“去医院!”

    展小怜一声不吭,燕回坐车里,脸色绷紧紧,半响,突然扭头看着展小怜问了一句:“那个……爷要是没记错,你以前……那个怀孕时候是不是会吐?”

    “别做梦了!”展小怜直接回了一句,她什么身体啊?她能怀孕?展小怜真是没指望过,自从生了费小宝,她是什么都不求,没指望再生孩子,就算想,她也生不出来。

    燕回伸手抓住她肩膀往自己面前按,“爷凭什么不能做梦?爷就是做了,你给爷老实点,别想欺负爷儿子!”

    展小怜真想伸手抓他一脸花,白了他一眼,继续扭头看向车窗外,神思有点恍惚,她自己心里也知道,这个反应,真很像怀孕,只是,她敢想吗?她这样身体,这样年纪,还能怀孕吗?就算怀孕了,她能生下来吗?

    燕回脸一直绷紧紧,直到医院还没有松开,他抓着展小怜手,直接拖了进去。

    展小怜一直沉默跟他后面,什么话都不说,什么事都不管,一副心不焉样子。燕回就跟没头苍蝇似,踹开一个门就让人家看看他老婆是不是怀孕了,根本不管那是什么科室。

    展小怜就一直跟着,后往地上一蹲,抱着膝盖说了句:“我累了,我不想走了。”

    燕回大怒:“你别把爷儿子挤坏了!站起来!”

    展小怜蹲地上不动:“我不想走了,你爱干嘛干嘛去。”

    燕回气急败坏,强行把她拖起来,找了个椅子让她坐下,“等着爷!不许乱跑。”

    展小怜老老实实坐椅子上,燕回不知道跑哪去了,一会功夫以后来了两三个医生,燕回晃后头,那几个医生找了个轮椅,让展小怜坐着,直接推妇产科检查。

    展小怜躺床上,抬头正检查医生:“医生,我是怀孕吗?”

    那个中年女医生一边看一边随口答:“可不是,你抬头就能看到了,这不就是?还小着呢……看胚囊大小和位置,暂时看一切正常……”

    展小怜真抬头看了一眼,就发现屏幕上出现是一个黑色小点,就像一个颗小小胚芽。

    从B超室出来,燕回一步上前,伸手把她整个人都抱了起来,展小怜伸手锤他肩膀:“你干什么呀?神经病!你放下!你放我下来!”

    燕回速把展小怜放下,伸手圈住她身体,强行抬起她下巴,说:“儿子!爷要儿子!”

    展小怜沉默抬头看了他一眼,伸手拨开燕回手,“你想要儿子,随便找个女人都能生。”

    燕回脸色一变,再次强行捏住她下巴:“展小怜,你要是敢有第二种想法,爷就亲手弄死你!”

    展小怜扭头看向一边,嘴里淡淡说了句:“我没什么想法,我想回家,有问题?”

    燕回盯着她眼睛,强硬说了句:“爷要孩子!你敢把孩子弄没了,爷就亲手杀了那个小兔崽子!不信你试试!”

    展小怜烦躁说了句:“你有病啊?他要是自己没了,跟我有什么关系?”她朝前走了两步,又站住脚,“燕回,我什么身体我清楚,现是没问题,但是我要跟你实话实说,我可能生不出健康孩子,”眼泪眼眶里打转,展小怜头也没回说:“燕回,如果孩子不健康……”

    燕回伸手抓头,上前一步,伸手搂住展小怜肩膀,嘴里说了句:“行了,缺胳膊少腿爷见多了,就算是个傻子白痴,爷养,不要你伸手,行了吧?爷都没计较,你叽歪个什么劲?走,回家想办法,要怎么着才能让这小兔崽子赶紧出来……”

    展小怜身体随着燕回带动往前迈动,她低着头,使劲吸了下鼻涕,燕回一脸嫌弃睨了她一眼,“这么大人了,恶心不恶心?”

    说着燕回往后看了一眼,后面保镖适时递过来一条温热白毛巾,燕回拿过来,胡乱展小怜脸上抹了一把:“哭什么哭?爷又没死……”

    展小怜忍不住冲他吼了一句:“你能不能说句人话?”

    燕大爷抬头看天:“说怎么诶说人话了?爷说都是人话。走走走,孕妇不能生气,赶紧回家,爷才不跟你这疯女人一般见识。”

    展小怜坐到车里,用毛巾擦脸,然后托腮看着窗外。

    这世上没有母亲不希望自己孩子是个健康可爱完整孩子,展小怜也不例外,当初怀费小宝时候,展小怜做好坏结果就是孩子可能不健全,所以当费小宝完整出现她面前时,那真是一种巨大喜悦,她有过无数次设想,孩子少了什么,孩子智力可能有问题,孩子可能体弱多病……她给自己设了坏设置,唯一要求,就是孩子能活着,费小宝存对展小怜来说,是一个完全超出预期存,所以,她把所有心思所有精力都放了费小宝身上。可是现,展小怜不知道自己有多少这样运气,她不知道她这样一个曾被医生判处了死刑身体,还能不能孕育出一个健康孩子。

    展小怜茫茫然被燕回牵进家门,然后乖乖坐了下来,低着头,一脸心思重重样子,燕回她面前蹲下来,伸手捏她脸:“妞,爷跟你说,别给爷装这个死样子,医生说了,这个死样子女人,容易有笑不出来毛病,就跟爷那干妹子似,整天愁眉苦脸,生出小孩也是这造型,爷警告你,你别把爷儿子弄成烧饼脸,爷对你不客气……”

    燕回话还没说完呢,展小怜忍无可忍抓起抱枕对着他脑袋就砸过去:“你有病啊?你能说句好话吗?你对我不客气,你怎么对我不客气?你有种弄死我得了!弄不死我你就是孬种……你去死吧!去死吧!”

    燕回被她砸直接坐地上,火冒三丈,用胳膊挡着抱枕,嘴里骂道:“你这疯女人,爷这还不是关心你?!爷这是提醒……小心!小心爷儿子……”

    展小怜扔下抱枕,气呼呼上楼,真是气死了,这个神经病,她本来就够担心了,还说些欠揍话。

    燕回从地上爬起来,赶紧伸手把燕大爷发型弄整齐了,原地转了一圈,表示心情很好,“腾腾腾”往楼上跑,推开展小怜房门,进门就冲过去把展小怜抱起来往床上放,整个人压过去,不敢真压,就悬着身体,嘴上使劲亲了一下,嘴里说:“爷今天高兴,爷儿子要来了,你别惹爷生气,爷要去提醒有些人准备红包,爷儿子要来了……”

    展小怜伸手推他:“你别犯神经了,你怎么知道就是儿子?现谁都不知道是不是儿子……”

    “儿子!”燕回坚持说:“必须是爷儿子,爷就喜欢儿子!”

    展小怜受不了继续推:“你能不能让我起来?我难受……”

    燕回一听,赶紧伸手把她抱了起来:“你别难受,你难受了爷儿子就不舒服。”偏头对着她就亲,展小怜受不了想躲,燕回大怒:“你躲什么躲?爷是亲爷儿子他妈,你躲个什么劲?”

    展小怜气急败坏:“你再发神经我就生气了,你就指望你有个面瘫脸儿子吧你!”

    其实说白了燕回就是高兴,有种抑制不住高兴想跟这女人说,结果燕大爷就知道对着孕妇乱亲一通,连句像样话都说不出来,还把展小怜给惹毛了,然后燕大爷被赶出了卧室。

    燕回站门口,踹门:“臭女人,你让爷看看儿子怎么了?爷儿子凭什么不让爷看?”

    展小怜伸手把枕头砸门上:“你去死!”

    燕大爷被赶了出去,客厅生闷气,然后一骨碌站起来,自己亲自开车,车开飞,以致后面保镖差点追不上,先是跑到“绝地”,把“绝地”放各个展示台上一些珍贵酒和展品一股脑抱走了,“绝地”正实习总经理卫上那就是连滚带爬让人去挡,结果差点没被燕大爷打死,方清闲听到风声,第一件事不是阻挡,而是向李晋扬汇报。

    李晋扬听了以后没说话,而是直接把电话打到了保全部:“查查燕爷近是不是有什么喜事。”那疯子怎么会无缘无故跑到“绝地”抢东西,绝对是他有了一个十足理由值得他出血。

    结果五分钟以后,保全部龙宴亲自回电:“老板,燕回确实有喜,他女神怀孕了,没有意外应该是他孩子。”完了龙宴又说:“对了老板,我要请一阵假,我妹妹怀孕了,我要专门抽时间去照看一下,您知道我一直是个不称职哥哥,我妹妹身体没那么好,所以,我希望这一次我能到做哥哥责任,多陪陪我妹妹。”

    李晋扬:“……”

    再说燕回搬了“绝地”那么多东西到卡车上,然后直接开车走了,车没开回去,而是直接开到展爸展妈家楼下,自己楼下走了好几个来回,酝酿了一下情绪,打开后备箱,不顾燕爷绝世无双形象,把里面东西给抱了出来,保镖想搭把手都不让,自己抱着一个玻璃坛酒,里面还盛放着一条花蟒蛇和一根大人参,从外面看着瘆人又觉得那玩意值钱,燕回抱到展家门口,放下来,伸手拿钥匙开门,然后又给抱了进去。

    展爸展妈还有小幽正吃饭,听到门响时候他们还以为是展小怜带着小宝回家了,不过想想应该不是,因为不是周六周末,正奇怪呢,然后就看到燕回抱着一个什么玩意进来了。

    展爸展妈对望一眼,愣住。

    小幽立刻放下勺子,往沙发后面一蹲,躲起来不让燕回看到。

    燕回左右看看,把酒放饮水机旁边,然后径直下楼去了。

    展爸展妈站起来,赶紧过去看看是什么玩意,结果就看到里面蛇和人参,这玩意得多贵啊?不过,那小子又打算干什么?夫妻俩正面面相觑呢,一会功夫以后,燕大爷又上来,这会手里抱着两个色泽陈旧花瓶,里面还有几根干瘪花,又放了下来,然后又下去,一会功夫以后,又抱着一个旧呼呼东西上来。

    等燕回再次准备下去搬东西时候,展爸展妈赶紧把他给拦住了:“哎哎,小伙子,你这是干什么呢?”

    燕回理所当然说了句:“爷送礼。”

    展爸展妈再次对望,展爸指着地上那堆东西问:“这些你是送给我们家?”

    燕回再次理所当然:“要不然爷送给谁?”

    展爸赶紧摆手:“小伙子,你送错人了,这个您可千万别送给我们,我们这普通人家,要不起这些玩意,你还是送给你别人吧……”

    燕回看看手,觉得不干净,身后保镖立刻给他递毛巾,燕回一边慢条斯理擦手,一边说:“怎么送错了?爷就是送到这里来,没有错,一点都没错。”然后慢吞吞朝沙发走,坐下来,跷着二郎腿,颠着脚,一脸沉思表情。

    展爸展妈不知怎么,觉得这家伙这次来,态度很软和,说话也不那么利索,确切说,这家伙似乎有种想找人帮忙感觉。展爸叹口气,走过去,燕回面前坐下,问:“小伙子,你要是有什么事,你就直接说吧,我们爷不知道能帮上什么忙……”

    燕回继续颠腿,眼睛速瞟了展妈一眼,然后又瞟了眼,嘴里说道:“那个,爷付钱。”

    没头没尾说了一句后,展爸展妈不明白,一会功夫以后,燕回继续说:“那个,爷有老婆了。”顿了顿,展爸展妈一脸不解注视下继续说:“爷老婆要生爷儿子了,所以,你们得负责看着她。”

    展爸展妈一听,哟,这小子总算有老婆了,好事啊,他们家小怜可以解脱了,不过两人转脸一想,就不明白了,他老婆要生孩子不找他岳父岳母,找他们干什么?

    展爸展妈又一次对望,心里突然有种不好预感,难道……想想不可能啊,说真,展爸展妈对他们家小怜还是很了解,小怜绝对不会舍得让他们伤心,特别是展爸不同意情况下,小怜就加不会过呢这个人结婚。

    燕大爷继续颠着腿,伸手从怀里扯出一个小红本,“喏,这是爷老婆,准许你们看一眼……”

    展爸疑惑拿过来,打开一看,顿时傻眼了,里面照片还真是小怜,姓名也对得上,是用龙莲名字,展妈急忙拿过来看,跟着也傻眼了:“这个……怎么可能?”

    燕回一看展爸要去打电话,猛跳起来一个箭步窜过去把电话线给拔了,嘴里嚷:“停!停停停!那女人不知道!她现要是知道了,当场一尸两命!”

    展爸展妈僵住,展妈一声尖叫:“什么?!你骗婚!”

    展妈就跟抓狂似,突然咆哮一声,左右看看,抓起一把扫把对着燕回就挥过去:“你这个害人精!你这个混蛋!你是不是又欺负我们家小怜!我苦命小怜啊……”

    燕回一看那扫把脏死了,对着他脑袋就砸过来,顿时跳起来朝着单手一撑跳过沙发,直接砸小幽身上,小幽顿时“哇哇”大哭,抱着脑袋瑟瑟发抖,燕回顺势踹了她一脚:“贱人碍爷事!”

    展家客厅瞬间鸡飞狗跳,展妈哪里跑过燕回,小幽那边哭死了,本来就怕燕回,如今被他踹了一脚,再加上近几年就是被展爸展妈宠出来,顿时伤心了,哭嗷嗷,展爸又忙着哄小幽,又要去拦展妈,事情还没搞清,就乱成这样,怎么回事啊?再说了,他刚刚要说没听错,小怜怀孕了?

    展妈累气喘吁吁,拄着扫把掐腰对着燕回骂:“小兔崽子……我们家小怜……看我不打死你帮我们家小怜报仇……”

    展爸赶紧冲过去拦着:“她妈!她妈歇会,歇会,小怜……小怜怀孕了是不是?是不是啊?”

    展妈瞪大眼扭头看着展爸:“什么?”

    展爸一看展妈表情,就知道这人没听进去话,就惦记着小怜被结婚了,小怜怀孕这个重点她没听到,赶紧重复:“小怜怀孕了,怀了……”

    展妈一听顿时又是“嗷”一声:“这个混蛋小子……”

    燕回嘴里不由自主骂了一句:“擦!”跳起来直接钻进展小怜房间,关门不出来。

    展妈外面踹门:“你给我出来!你这个死小子!”

    小幽没人哄了,还坐地上哭,展爸累往沙发上一坐,不行了,年纪大了,这体力明显跟不上了,对小幽招手:“小幽,别哭了,到爸爸这来,没事没事,爸爸揉揉就不疼了。”

    小幽地上爬,一直爬到展爸身边,指着自己胳膊一个劲哭,展爸叹气,赶紧给她揉了揉:“不哭不哭,我们家孩子就没有爱哭,小怜姐姐家里重来不哭。”只有小怜让人家哭份。

    小幽抽噎,展爸好不容易哄好了这个,又赶紧去拉展妈,展妈还举着扫把等着小怜房间门口呢,骂战:“你给我出来!我跟你拼了!你凭什么欺负我们家小怜?!是不是看我们家小怜好欺负?你像话吗你?”

    燕回坐展小怜床上,抖腿,嘴里嘀咕:“都是些疯女人,要不是看爷儿子份上,爷全给收拾了……”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展爸过去敲门:“小伙子,你出来吧,我们谈谈。”

    燕回不出去:“不出去。”

    展爸继续敲门:“你出来,你阿姨不打你了。”

    燕回不相信:“别以为爷不知道,你们这是骗爷出去。”

    展爸叹气:“你出来,我这么大年纪人了,骗你干什么?出来吧,没事了。”

    展妈哄着小幽坐沙发上,燕回晃出来以后,戒备看看左右,真没人,放心了,然后又晃到客厅,抬着下巴看着展妈,跟展妈对峙,展妈满心愤恨,想到自己苦命闺女眼圈都红了。

    燕回抬头看天,一屁股坐沙发上,展爸坐到展妈身边,嘴里说了句:“小伙子,不瞒你说,我是个当父亲,我一点都不希望我们家小怜跟你有什么瓜葛。你来我们家当客人,我很欢迎,但是当女婿……”展爸苦笑了一下:“说真,我们家真消受不起。你过呢小怜,也扯了这么多年,其实你也不容易,但是小伙子,我不能因为同情你,就把我女儿往火坑里推,我知道,我们家小门小户,说白了也配不上你,你跟我们家小怜,不是一个道上人,不管是性格还是什么,都不适合。我是看着小怜受了那么多苦过来,我真是没法放下心把小怜交给你啊。不单是我,小怜身边人都是这么想,小伙子,你能了解我们当父亲心?”

    燕大爷表示一点都不了解,他就知道他要那个女人,要不是因为那女人,他老人家是绝对不会坐这里被展爸教训,再说了,凭什么?他这样送礼这么大方女婿哪里找去?这些东西可是他抢过来,李晋扬不定得怎么肉疼呢,凭什么那死女人爹妈不喜欢他?

    展爸叹气:“小伙子,小怜不是我们亲生,但是,她比我们亲生还让我们心疼。这孩子从小就聪明,有主见,她心里到底怎么想,其实我们这当爸妈,也不知道,她决定事,不管我们怎么反对,她都会决定了,只是,她从来不会明白违拗我们,知道我们是为她好,知道我们心里想法,其实,她有主意很,只是不想让我们担心罢了。我担心她被人花言巧语骗了,担心她一时迷了心窍……所以,我一直反对她跟你一起……”

    燕大爷一脸不高兴,他知道,他当然知道,那死女人不是一直都是这样?还不让他出来,弄他就跟地下情夫似,凭什么啊?

    展爸闭了闭眼,然后才说:“小宝……小宝是小怜宝贝疙瘩,她要考虑东西太多了……我只是单纯考虑了她,却没有想那么多。说起来,还要谢谢你,因为小宝比我们当初安享小镇时候开朗也活泼多了,像个孩子了。所以,小伙子啊,你跟小怜,我这边不反对,但是,也不支持,只要小怜愿意,只要小怜觉得是好,就行。”

    燕回抖着腿停了下,他抬头看了展爸一眼,得寸进尺用手指了指结婚证:“那,这个……怎么办?”

    展爸站起来,说了句:“只要小怜没同意,我就不会承认你们结过婚,永远都不会承认!”说着,展爸抬脚,朝着房间走去,然后进去关门。

    展妈冷着脸看着燕回,小幽缩着脑袋不敢抬头,燕回手指结婚证上敲来敲去,然后默默把东西拿回来塞到怀里。

    燕回让人把剩下东西搬上去,自己往车里一跳,坐里面不动,司机胆战心惊上车,小心问了一句:“爷,要回去吗?”

    燕回冷着脸,从鼻孔眼里应了一声:“嗯。”

    展小怜去接费小宝放学,刚到门口就看到燕回从车上下来,扭头看到她,燕回大步走过来,伸手把她往车里塞:“进去,这边这么多小兔崽子,别给撞了爷儿子,到车里去。”

    费小宝跟其他小朋友一样正等妈妈来接,抬眼看到了燕回,顿时撒腿跑了过去:“勇敢叔叔!”

    燕回伸手把费小宝抓了起来,拉开车门往车里一塞,自己坐进去:“回家!”

    到了家以后,展小怜才发现展爸展妈已经带着小幽还有大包小包过来了,展小怜茫然看着他们:“爸,妈,你们怎么来了?”

    展爸展妈都没说别话,展妈嘴里说了句:“这么多天没看到你,就过来看看了。”

    费小宝奶声奶气有礼貌:“姥姥姥爷好!”

    展爸立刻蹲下身体看着他说:“哎哟,我们家小宝长高了,真棒呀。”

    燕回抬头看天,假装自己什么都不知道,然后一扯费小宝几根小短毛,“走!”

    费小宝立刻跟着燕回走了,“妈咪,小宝跟勇敢叔叔玩飞机!”

    展小怜点点头:“好宝贝,早点回来吃饭呀。”

    费小宝应了一声:“知道了妈咪。姥姥姥爷再见。”

    那两人走了,展爸展妈都没说话,展小怜看了眼展爸展妈带过来东西,沉默坐了下来:“爸,妈,你们别生气,我跟燕回没有那么纠葛。”

    展爸走过来,展小怜身边坐了下来,拍拍她手,说:“小怜,爸爸能理解你,但是不管你是怎么想,爸爸都希望你知道自己干什么,爸爸以前一直反对,只是单纯为了你,没有考虑到小宝,所以小怜,你要原谅爸爸。你和龙谷是对,爸爸不应该为了你不顾小宝,你有你顾虑,是爸爸没想到那么多。”

    展小怜抿了抿唇,然后抬起眼眸看着展爸,开口:“爸,其实我想很简单,我希望小宝长大以后是个真正男人,我希望我能孝顺你跟我妈,我希望我这辈子活到死,没有那么多遗憾。爸,你别怪我,我有时候也会有着身不由己感觉……”

    展爸伸手把她搂到怀里,轻轻拍着她后背:“爸爸怎么会怪小怜?爸爸就是希望小怜活好一点,不要那么累,结果,爸爸反倒让小怜活累了,该道歉是爸爸才对,而不是小怜。爸爸以后啊,不管小怜了,只要我们家小怜能高高兴兴,能活好好,爸爸什么都不管,爸爸还指望享下小怜福呢。”

    展小怜红着眼圈,吸了吸鼻子,拼命点头:“谢谢爸……从小到大,不管我犯什么错,你一直都是这样,从来不怪我……”

    小幽要往那边凑,被展妈一巴掌拍回去:“你凑什么热闹?自己去玩小宝汽车,不许弄坏!”

    小幽乖乖蹲下去玩汽车。

    展爸展妈真是过来照顾展小怜,展小怜身体他们都知道,其实就跟展小怜一样,谁都没指望她还能怀孕,小宝如今都五岁了,谁能想到展小怜当初那样身体,隔了四五年以后还能再次怀孕,展小怜注意饮食完全是因为为了养身体,没指望过,甚至都没有做过避孕措施,主要是觉得没必要。

    展小怜饮食再次被多人监督严格控制,每天必须吃什么,必须吃多少分量,这都是有规定,肚子小家伙显然不是个省心主,跟怀费小宝时候比,这小东西有种作死人势头,展小怜每天都吐昏天暗地,闻到一点味道能把上顿饭给渣都一起吐出来。

    每次吐时候展小怜都把燕回骂个半死,一肚子气没处撒,不骂他骂谁?要不是他,她能遭这样罪?

    穆曦过来看展小怜,看眼都直了,忍不住说了句:“胶带,我觉得你们家这个,比我当初怀饭团时候还要闹腾,我那时候也吐厉害,不过好像没你这么……”

    穆曦话还没说完,展小怜一句往卫生间冲了,“呕——”

    燕回全身鸡皮疙瘩都起来了,主要是展小怜吐太狼狈了,每次吐完都是眼泪鼻涕一起往下掉,燕回一,展小怜是绝对不让展爸展妈伸手,她就指使燕回,肚子里那个小胚胎折腾她,她就折腾燕回,这就是食物链。

    以前燕回是来回跑,有时候还不过来了,这以后不行了,燕回要是哪天敢不回去,展小怜就敢打电话给燕回说她要去医院,燕大爷一听他儿子有成为垃圾可能,两个小时车程他一个半小时就能赶过去,两次以后,燕大爷怕了,每天都回来。

    远北方蒋老头很就得到了消息,将近八十岁蒋老头得到消息第一时间,就微微颤颤坐了专机赶过来。

    如今蒋老头是完全控制不住燕回,他已经半个身体都埋进了棺材,可燕回依然健壮。蒋老头其实想了不少法子,为了子孙后代,蒋老头不惜让人花了大量时间找了各种各样美人往燕回身边送,可惜每一个成功,燕回是什么人?再怎么玩女人,他都不会给那些女人怀孕机会,要不然他也不至于到现还一个孩子没有。

    蒋老头也看明白了,燕回就像曾经燕镜子一样,锲而不舍执着一个女人身上,他使出一切能使出办法,愚弄了所有人,把所有人都玩弄于鼓掌之中,就是为了把那女人骗回来,当然,燕回成功了,蒋老头也因此身心疲惫,瞬间苍老。有几个老人能承受得住丧子之痛?特别是,这还是他唯一希望。

    如果说十年前蒋老头可以毫不乎意打掉展小怜肚子里孩子,那么早已看清情势蒋老头十年后绝对不敢有一丝一毫这样想法,他不敢去想那个孩子是男是女,是健康还是不健康,他只盼着那个孩子能生出来,能活着生出来,那么他会不惜一切待见把孩子养好,让他成为这个世上幸福孩子。

    蒋老头知道,如今自己早已没有了选择权利。燕回会听他吗?当然不会,燕回十年前选择让这个女人生孩子,十年后还是选择了这个女人,还有谁让他改变他执着?

    蒋笙接蒋老头,蒋笙家里三胞胎很可爱,也很漂亮,蒋笙妻子是正儿八经名门闺秀,把孩子也带很好,只是,再好孩子不是蒋老头血脉,蒋老头期待依然是燕回孩子,他看着那三个可爱懂事孩子,就会忍不住想燕回那个还未出生孩子,那孩子是不是长像子归一样好看?可别像子归那样不听话,不管是男还是女,要当个听话好孩子……

    展小怜第一眼看到蒋老头时候脸上表情是阴着,她永远记得那张脸,他用冷漠而又残酷语气命令,让人打掉了她肚子里孩子,那个孩子如果出生,现已经上小学了。就是这个看似温和老人,就是这个看似面善老头,就是这个冷血人,强行让她失去了她孩子。

    展小怜勾起唇角,慢慢抬脚朝门走去,“老人家别来无恙?不想多年后,还能有机会再次见到您这样大人物,我这样女人,可真是三生有幸。”

    展小怜脸上带着冷冷微笑,开口:“不知老人家这次又带了几个医生来作为见面礼?友情提醒,这里可不是医院,是不是要带着我去医院做掉?”她伸手搁腹部,微笑着,残酷开口:“说起来,这还真是个野种,跟我身份尊贵长子相比,这个孩子出生可没这么光彩,充其量,只能是个私生子。既然来了,那就走吧,还省了我几百块钱打胎费!”

    蒋老头脸色瞬间苍白,别人可能听不懂,可展小怜知道这个老人懂,燕回可不就是一个见不得光见不得人禁忌恋之下产物?

    野种,这个带着侮辱性字眼说法下面,隐藏着一个残酷事实。

    蒋笙皱了皱眉头:“展小姐,就算有纠葛,何必对一位迟暮老人口出恶言?”

    原本正地上玩汽车费小宝敏感抬头,然后他慢吞吞站起来,又慢吞吞朝着展小怜方向走去,伸手牵住展小怜手:“妈咪!”

    展小怜微笑着牵住费小宝手,然后抬头看向蒋笙,依旧微笑着说:“蒋市长,听说蒋市长当了父亲,真是可喜可贺。小宝,这位是摆宴市市长大人。”

    费小宝开口:“您好,我是凯尔特·爱德华公爵,我父亲是费拉德·爱德华,这位是我妈咪,我很高兴能这里见到你市长大人。”然后他伸出他软乎乎小手,伸向蒋笙:“按照国际礼仪邦交,我应该和您握握手,是吗?”

    蒋笙愣了下,然后他速伸出手,捂住费小宝小手,轻轻握了两下:“您好爱德华公爵,我很荣幸这里见到尊贵公爵大人。”

    费小宝松开手,慢吞吞说:“没有关系,我是这里上学,当然,我也认识一对三胞胎兄弟,他们是很有礼貌人,我很喜欢他们。”

    展小怜高高扬起下巴,微笑着看着蒋笙,开口:“蒋市长可是认错了人了,展小姐?我姓龙,湘江龙氏是我家,蒋市长可千万别搞错了。”

    蒋笙再次愣了下,然后暗暗呼出一口气,什么叫十年河东十年河西?什么叫风水轮流转?看看曾经那个俏皮搞怪伶牙俐齿小丫头,如今竟然反将了他一军。冠冕堂皇话,让他不知从何反驳。

    展爸展妈站后面没出来,对,小怜就是因为姓展,所以才被这帮人一而再再而三欺负,他们不就是欺负小怜父母是个普通人,可以肆意妄为吗?小怜姓龙,小怜一直都是姓龙!

    展爸展妈知道眼前那老头是谁,小怜当初孩子就是他逼着打掉,谁不恨?那是他们女儿,别人不心疼可他们心疼!

    费小宝小腿往前迈了一步,扭头对展小怜说:“妈咪,妹妹要睡觉,妈咪要带妹妹睡觉,我们家里外交可以交给我,我会保护妈咪,打跑所有坏人。”

    展小怜抬眸扫了眼面前人,随即勾了勾唇角:“小宝,这是蒋市长,可不是坏人,后面那位是长辈,也不是坏人。”

    费小宝眨巴了两下眼睛:“可是妈咪,不是坏人,为什么他们会凶巴巴瞪着你?”

    所谓童言无忌,说就是费小宝这样,可能他们确实没有恶意,可是态度反应上,孩子是敏感。

    蒋笙顿时愣了下,然后他蹲下身体,看着费小宝说道:“公爵大人,我很抱歉吓到了你和你母亲。希望我们下次再见面,不会是今天这样状态。”

    打开大门口,一个站了很久人影伸手敲了敲门,邪笑:“爷是不是看到了什么东西欺负爷女人?”

    说着,燕回慢吞吞晃进去,伸手蹂躏了下费小宝脑袋,嘴里说道:“哟,小兔崽子,看不出来你还真有点种,知道保护爷女人……”

    费小宝眨巴了两下眼睛,慢吞吞说:“小宝保护是妈咪。”

    展小怜看了他一眼,转身径直上楼,嘴里喊了句:“小宝,去跟小幽一起做游戏去。”

    费小宝转身走了,嘴里嚷道:“哟——,我们一起做游戏吧。”

    燕回眯着眼看着蒋老头,邪笑:“还想玩老招数?怎么?你自己断子绝孙就算了,还真想要爷陪着你绝种?”

    蒋老头往后退一步,“子归……”

    蒋笙皱眉:“燕回!蒋老只是想过来看看,没别意思,你别误会……”

    燕回抬脚对着大门踹了一脚:“爷管你来干什么,别往爷女人面前凑,爷误会给屁,爷他妈怕那女人误会,你还嫌她不够烦是不是?别让爷看到你,滚远一点!”

    蒋笙一脸头疼表情:“燕回,你冷静点……”

    “冷静个屁!”燕回再次踹了下门,他邪笑着看着蒋笙:“行,今天晚上爷就去跟你老婆孩子玩玩,看蒋大市长还怎么冷静!”

    蒋笙眼一眯,上前一步一把抓住燕回衣领:“你敢碰他们一个头发就试试!”

    燕回邪笑,手一拨直接打掉蒋笙手,“啧啧啧,蒋市长也没表现那么任人宰割嘛,你他妈怎么知道心疼你女人孩子?!带着你主子滚出爷房子!”

    展小怜淡定坐楼上,房间里放着轻音乐,手里翻着一本小说,一边看一边嘀咕:“那死人还吵,烦死了……”把书往桌子上一放,起身走出去,对着燕回骂了句:“燕回,你还有完没完了?尊老爱幼不知道?小宝还这里呢,不知道对小孩子影响不好!别我家里吵吵,烦死了!”

    燕回扭头:“……”默了默,吼了一句:“你这疯女人!爷是为了谁啊?”

    展小怜白了他一眼,转身进去了,懒搭理。

    一会功夫以后,外面动静没了,燕回气势汹汹上楼,推开门进去,展小怜正翻书,燕回伸手把书给抽了出来,坐桌子上看着他,冷脸看着展小怜,展小怜没搭理他,燕大爷表示很不高兴,拍桌子:“你刚才说,是真话还是假话?”

    展小怜抬眸看他:“我说了什么话?”

    燕回大怒:“爷儿子话!”

    “哦,”展小怜说:“那个呀……我是气那老头,有问题吗?”

    燕回伸手揉了下鼻子,那笔直高挺鼻子被他揉都扭曲了,然后燕大爷站起来朝外走,“爷就问问,不行啊?”

    展小怜斜眼看他背影,翻个白眼,继续看书听音乐陶冶一下她不算高尚情操,生怕以后生出来小孩像那个神经病,那她家小宝以后就没法活了。

    ------题外话------

    娃来了,胖妞妞们,你们票来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