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臣服 > 第402章 什么样的选择最幸福

第402章 什么样的选择最幸福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六个月时候,展小怜肚子也很大了,她肚子里小家伙好像为了她证明很健康似,每次医生检查时候就很配合,怎么查怎么没问题,这让展小怜一直以来提着心也跟着放了下来,好歹小家伙四肢是健全。

    展小怜一直没搭理是男是女,燕回坚信那是儿子,谁说了都不信,逼急了他老人家能把人打个半死,谁还敢说反驳燕爷话?倒是蒋老头比这两人都上学,很早就知道了孩子性别,这回能有蒋老头就高兴了,根本顾不上男好还是女好了。

    展小怜不待见蒋老头,因为她又是孕妇,燕回绝对不会让她看着眼疼人往她面前凑,所以展小怜这个孕妇当十分顺心。蒋老头心里着急也没办法,就不让挨边了,他能怎么办?难道要带军队去破门?

    展小怜被展妈扶着胳膊,沿着小区里水泥路走路呢,医生说了,多走走适当运动好生,展小怜这是为了能顺顺当当生下来,其实她愿意睡死床上。

    燕回开始给他儿子起名了,起好了一个,就拿去跟展小怜显摆,说他儿子叫什么什么名,每次都被展小怜给打了出去,什么破名,难听死了。

    展小怜跟展妈走了两圈,觉得脚肿厉害,扶着腰坐下来歇会,结果就看到燕回晃过来了,把他手里纸往展小怜面前一塞,得瑟:“爷终于想到了一个绝世好名!”

    展小怜闲来无事,伸手拿过来一看,只见纸上歪歪扭扭写了“燕大宝”三个字,展小怜指着那三个字问:“这名,你是打算给男孩用还是女孩用?是给小名还是大名?”

    燕回抖腿,得瑟:“这爷儿子名,这样就能把那小兔崽子压下去了。”

    展小怜没明白,“把哪个小兔崽子压下去?”

    燕回继续得瑟:“费小宝,难听!爷儿子叫燕大宝,压死他!”

    展小怜直接把手里纸揉成团砸燕回脑门上了:“你压谁呢?我还想压死你呢!”

    燕回大怒,赶紧把他儿子绝世好名捡起来,“你这女人怎么回事?一点欣赏眼光都没有!”

    展小怜瞪着他:“叫什么都行,就是不能叫大宝!哪有小名比哥哥名还要大?”

    燕回拍桌子:“什么小名?爷只有一个儿子!那小兔崽子又不是爷儿子!”

    展小怜伸手拍了下肚子:“没错,你是有一个,但是我有两个。一个哥哥,一个不管是弟弟还是妹妹,都不能欺负逆反哥哥。要不然,我就不要这个大逆不道小兔崽子!”说完,展小怜站起来,转身走了。

    燕回原地抓狂,然后抬脚追了过去:“你凭什么拍爷儿子?爷儿子被你拍疼了怎么办?你给爷站住!”

    展小怜继续朝前走:“我拍了怎么了?我拍我自己肚子,你管得着吗?你别拉我!”

    燕回大怒:“爷这哪是拉你?爷这是扶你!”

    展小怜冷哼:“亏你假好心!你别碰我!”

    燕回偏碰,越不让碰他越碰:“你是爷老婆爷怎么不能碰了?偏碰!”

    展妈汗毛都竖起了,这死小子,敢说小怜是他老婆?展爸展妈可是知道,燕回手里结婚证是真,但是那结婚证是这死小子偷偷摸摸办下来,小怜压根不知道。

    展小怜因为那么大肚子,脾气这一阵比之前还坏,展爸展妈两人都试探过,结果展小怜明明白白说了,她是肯定不会跟燕回结婚,他要是愿意,两人就这么着吧,她肯定不会让费小宝这样贵族公爵喊一个老流氓后爹。展妈展妈一听,什么都不敢说了,生怕说了以后小怜被气出什么问题来。

    结果燕回现这样说,展妈生怕小怜多想,心里就特别紧张。

    结果展小怜就是翻了个白眼,不屑一顾说了句:“那你碰错人了,你老婆民政局等你领证呢,赶紧死开……我让你别拉着我你听不到?耳朵聋了是不是?”

    燕回直接挡住展小怜路,一把抱住她腿,把她整个人抱了起来,故意往前跑了两步,不让碰是吧?偏碰!

    展小怜脚下许悬空,顿时吓尖叫一声,死死抓住燕回肩膀,等燕回把她放下了,展小怜顿时发飙,左右看看就要抓东西打人,燕回等她站稳了,撒腿就跑,气展小怜后面使劲跺脚。

    展妈看着这对冤家,都不知道说什么了,赶紧过去拉住展小怜:“小怜小怜!别生气,万一以后孩子脾气也不好……”

    展小怜抓狂,恶狠狠说了一句:“脾气不好好,作死他!气死我了!”

    展妈叹气,这两人多大年纪了?怎么整天就跟个孩子似吵啊打,也不怕丢人啊?展妈可惆怅了,真是愁死人了,这小怜现是大着肚子不方便动手,以后孩子要是生出来,身体好了,那两人还不得打头破血流啊?

    展小怜回到家里,扶着腰,嘴里喊哎哟,吓展爸赶紧过来问:“小怜,怎么了?要不要联系车去医院?”

    展小怜一个劲喊哎哟,坐沙发上就不起来了,燕回本来坐老远地方啃苹果呢,结果听到展小怜哎哟声和展爸问话声以后,悠闲动作也不悠闲了,一骨碌放下腿,手里苹果啃两口以后直接放桌子上,然后朝着展小怜大步走过去:“妞?肚子疼?是不是要生了?”

    展小怜捧着肚子,拿起抱枕砸过去:“你生孩子六个月就能生了?”

    燕大爷完全不懂,关心一句被挑刺了,赶紧拿着抱枕送还给展小怜,凑过去:“走,爷带你去医院……”话还没说完呢,燕大爷帅气发型瞬间成了鸡窝头,展小怜把他骗过来以后就对着他一通打。

    展爸展妈一看闺女精神头这么足,别说肚子疼,打人比好人都能打,立刻各自忙自己事去了,赶紧了,该干嘛干嘛去,这两人就跟不定时表演似,大家都习惯了。

    展小怜打完了,也消气了,脾气也好了,她摸着肚子一脸忧桑说:“燕回,你说我是不是有产前忧郁症啊?我觉得我这一阵心情特别不好,这算不算产前忧郁症?”

    燕大爷忙着整理自己发型和衣服,斜眼看了那疯女人一眼,产前忧郁症?他觉得这女人不会有产前忧郁症,但是肯定有产前暴力症,要不是看燕大爷儿子份上,他绝对要砍了这疯女人爪子,让她整天拿东西打人!

    展小怜瞪眼:“燕回,我跟你说话呢?”

    燕回继续斜眼:“产前忧郁症?产前忧郁症不是你这样,爷看到那些得产前忧郁症,都是特别温柔特别听话动不动就掉两滴眼泪,怎么看怎么可人,绝对不是你这母老虎样。”

    展小怜直接把垫腰枕头砸了过去,“你还种猪呢!”

    燕大爷整理完发型,很满意,重把垫腰枕头拿过去,塞到展小怜腰后面,“垫着垫着,别怪爷没提醒你了,以后腰疼腿疼活该……”然后重抓起展小怜手指甲看了看,嘀咕:“你这女人手指甲怎么长这么?剪了!”

    展小怜主动伸手到他面前,“剪吧,你敢剪到我肉我咬你。”

    燕大爷不屑:“爷可是有真本事。”

    展小怜翻白眼:“你赶紧了。”

    燕大爷主动承担起展小怜剪指甲任务,实是因为每次他被展小怜掐疼了,有时候能掐破皮,为了把自己解救出来,他就想着法子把展小怜长指甲磨成短指甲,开始展小怜说什么爷不让他剪,觉得这人剪惯了别人手指,可别一不小心把她手指头给剪了,结果被燕回强行抓着手,剪了。剪完了,燕大爷发现她抓人疼了,这才只是原来女人指甲剪完了,还要磨磨修修啥,于是,燕爷开始展小怜骂声中磨指甲工作。

    展小怜靠沙发上,看着燕回笨手笨脚捏着她手指,拿一个专用打磨玩意她指甲上蹭,嘴里说了句:“哎,你磨均匀点啊,要不然多难看啊。”

    燕回头也没抬说了句:“少啰嗦!”

    展小怜翻白眼,继续说话:“你要不给我涂点指甲油吧,我喜欢红色黄色和粉色……”

    燕回嫌弃:“难闻死了,你敢涂了爷就把你手指给剁了。”

    展小怜撇嘴:“小气。”

    燕大爷继续大男人:“少啰嗦。别动!”

    展小怜不动,嘴里继续说道:“哎,对了,傻妞和李晋扬邀请我和小宝去他们家做客,待会我三哥过来接我,你去把小宝提前接回来。”

    燕回警惕抬头:“你现这样去什么去?哪都不许去!等生了,你天边跑了爷也懒理你。”

    展小怜不为所动:“约好了,不能言而无信吧。又没让你去,人家是邀请我和小宝。”

    燕回停下手里动作,指着展小怜吼:“你肚子里可是爷儿子,你别想带着爷儿子到处乱跑。哪里都不许去!”

    展小怜想了想,笑嘻嘻说了句:“我没乱跑啊,我是去你干妹妹家呢,要不然,你也一起去?这样你看着我,不就知道我没带着你儿子乱跑了?”

    燕回冷着脸,认真想了想,觉得好像有点道理,点点头:“看你一再请求份上,爷就勉为其难答应你。”

    展小怜撇嘴,她怎么不记得她有一再恳求过?厚脸皮人真是无敌了。

    等展小怜指甲磨完了,燕回屁颠屁颠去接费小宝了,一会功夫以后龙宴开车过来接,听说燕回也要去,龙宴真是一脸嫌弃:“他去干什么?人家李先生是请我们兄妹俩吃饭,他去不是找难看?”

    展小怜笑嘻嘻说了句:“三哥,你别怪我嘛,你是不知道他有多啰嗦,不让我去,我就让他一起,他立马就同意了,这人就是一阵一阵,估计脑袋被门挤过。”

    龙宴忍不住笑了出来:“小怜,要有孕妇样,我怎么没我们家小怜身上看到母性光辉呢?要注意胎教,别整天又打又骂,万一孩子生出来暴脾气怎么办?”

    展小怜吹着刚修完指甲,嘴里说道:“我巴不得生个脾气不好,反正是他要,就闹腾死他。”

    龙宴:“……”

    展小怜看着龙宴表情大笑:“三哥,你脸都成一个囧字了,笑死我了。”展小怜左右看了看,忍不住伸出胳膊推推龙宴胳膊:“对了三哥,你有没有回湘江看看啊?”

    龙宴看了展小怜一眼,点点头:“逢年过节时候会过去,怎么了?”

    展小怜嘿嘿一笑,“嘿嘿,没什么,我就问问来着。嗯,对了三哥,美优还好吧?”

    龙宴眉头微微皱了一笑,然后他点点头:“还好,情绪比较稳定,还不错。”

    展小怜晃着身体,往龙宴面前凑了凑,小声说了句:“三哥,你真不打算结婚啊?你都奔四人了,难道你就这样了?”

    龙宴低头,半响没吭声,然后他慢慢抬起头,轻轻点了点:“是啊。”

    展小怜歪着脑袋看着他:“三哥,说真,我很佩服你。明明有个喜欢人,明明那个人触手可及,可是你却不能碰,甚至还要想着法子伤害,关键是,你愿意为了她一辈子都不婚不娶。”

    龙宴无声笑了笑,“可是我什么都给不了她。”

    展小怜摊摊手:“其实,三哥,我一直觉得,为什么你和她,宁肯彼此远远相望也不愿意走到一起握握手拥抱一下呢?说白了,你们不能一起不就是因为美优身体吗?三哥,我意思呢,其实就是你们这样痛苦彼此思念对方,还不如两个人面对面看着思念,你们可以结婚,可以领证,可以每天上班下班都能看到,当然,你们要付出代价可能就是彼此虽然看到了对方,摸到了对方,但是要和单身状态一样,不能进一步。”

    展小怜抬头看着茶几上花瓶你花,嘴里说道:“我一直想,为什么你们没有任何阻碍情况下选择痛苦方式?如果是我,我肯定是选择跟这个男人一起,因为我和他分开还是一起状态是一样,如果我看到他能欣慰一点,我宁愿选择一起,虽然我依然过着苦行僧生活,但是起码我幸福了一点,因为我能每天睁开眼睛看到他,我可以感受到他体温……等我老了,我死了,我会觉得我这辈子虽然有遗憾,但是我遗憾没有那么多。要不然,等我死那一天,我可能会觉得我这辈子一无所有,没有孩子就算了,连一个爱人都没有。”

    龙宴扭头看着展小怜,沉默着。

    展小怜捧着肚子说:“说起来呀,三哥,你定力是不是不错啊?要是你没什么定力话,我这想法不可行,因为你看到她就想跟她滚床单,这会要了她命,如果你定力好,我还是建议你们一起。三哥,你可能不知道吧,美优这样跟我说,她说三哥一天不结婚,她就等一天,她都等这么多年了,也不乎多一个三年还是五年。我觉得哈,你们想法还真是惊人一致。”展小怜叹气:“三哥,你都浪费了这么多年了,你还打算这样浪费吗?”

    龙宴低头,垂头看着自己脚下一言不发。

    展小怜说完,自行自己小嘴上打了个叉,不让自己再说了,身旁龙宴一直沉默。

    门外费小宝慢吞吞,镜头慢动作回放似一蹦一跳进来:“妈咪!舅舅!”

    龙宴闻讯抬头,费小宝慢吞吞跑过来时候直接截了下去抱到怀里,“小宝,今天放学早呀。”

    费小宝点头:“小宝去小馒头家里做客。”

    刚说完,就听到小馒头声音从外面传来,小家伙气喘吁吁跑进来:“宝!”

    费小宝挣扎着滑下龙宴腿,嘴里喊着:“小馒头!”

    小馒头喊:“宝!”

    费小宝:“小馒头!”

    小馒头:“宝!”

    各自喊了四五遍之后,两小破孩对望一眼,嘎嘎笑起来,也不知道有什么好笑。

    展小怜翻白眼,受不了。

    燕回从外面晃进来,刚刚燕大爷就是因为欺负小馒头所以才进来晚,燕大爷坚决惦记小馒头说要娶燕爷家小公主当媳妇话,一路都琢磨要把扔到那垃圾桶里爬不出来才行,结果小馒头真是比一般小孩皮实,抱着燕回手脚就不撒手,任凭燕爷就跟甩牛皮糖似使劲甩,也没把小馒头给从他胳膊上给甩下来,把燕回气个半死。

    两个小破孩到一块就玩嘎嘎,展小怜赶紧让展爸给费小宝换了套衣服,带着费小宝和小馒头上车,龙宴开车,燕回个死不要脸死活挤到副驾驶座上,完全不顾龙宴冷脸,一起往李晋扬家开去。

    这次展小怜过来和之前过来可是完全不一样,之前李晋扬是一看到展小怜过来就会自己离开,这次却是以男主人身份欢迎展小怜兄妹。

    当然,李晋扬没料到燕回这个不要脸也会死活赖了过去,还处处以展小怜男人身份往前蹦跶,看龙宴想一飞刀飞死他。

    大大小小一行人敲开李晋扬家别墅大院门,小馒头撅着屁股把沉重大铁门给推开,嘴里使劲喊:“爸爸!妈妈!宝来了!”

    穆曦赶紧从屋里走出来,漂亮像只花蝴蝶,冲过去“哇”了一声,“胶带,我怎么感觉肚子又大了!”

    展小怜摸摸肚皮:“是吗?我自己是没感觉来着。”

    燕回麻溜把龙宴挤一边,自己装模作样扶着展小怜往里走,嘴里还说呢:“爷跟你说,小心点,爷儿子还你肚子里呢……”

    生怕人家不知道展小怜肚子里孩子是他,嚷嚷声音别提有多大了。

    饭团现是个上小学大姑娘,看着展小怜肚皮不由自主说道:“哇,胶带阿姨肚皮好大,比饭团肚皮还大!”

    穆曦满脸黑线:“胶带阿姨肚皮里有个小孩子,你肚皮里都是脂肪,能比吗?”

    饭团小盆友素来以胖为美,拍拍自己小肚皮,说:“妈妈,饭团肚子里这个脂肪,是美丽象征!”

    穆曦:“……”

    展小怜扶着腰,笑前俯后仰,然后对着饭团竖起大拇指:“饭团,阿姨喜欢饭团这样小美女,太有见地了!”然后展小怜沾沾自喜:“我小时候就是饭团这样,我一直都觉得我很漂亮来着。说我胖说我是肥妞那些东西,都是些不识货不懂审美有眼不识金镶玉东西!”

    燕回抬头,认真想了想刚刚这疯女人嘴里骂人包不包括他老人家,结果想半天以后自行觉得没有,大刺刺附和:“有眼不识什么什么玉东西,爷都要挖了他狗眼!”

    展小怜回头,温柔说了句:“那请你现出去自行把你狗眼挖出来吧,谢谢。”转身走了。

    燕回:“……”

    李晋扬和小包子从卫生间出来,小包子手上还滴水,李晋扬跟他后面拿了一条毛巾给他擦手:“李一狄,擦完手再去和弟弟玩。”然后抬头看到小馒头地上打滚玩,嘴里喊了一声:“李司空,带弟弟过来洗手!”

    小馒头一听爸爸语气有点严肃,立刻懂眼色从地上爬起来,过去拉着费小宝去洗手。

    等三个孩子洗完手了,李晋扬才带着他们出来,展小怜坐沙发上扭头看着,然后跟穆曦说了句:“傻妞,你老公还真是个好男人,又会赚钱又会管孩子,一严肃了小馒头都怕了。”

    穆曦不服气:“我生气了他们也怕啊。”

    展小怜鄙视:“你那是生气?你那是咆哮好不好?再说了,他们不是怕你生气,他们是怕你眼泪好不好?”

    穆曦鼓嘴。

    燕回往展小怜面前凑,伸手给她捏肩膀,展小怜不耐烦把他手拨下去,“别碰!”

    李晋扬从后面走过来,对展小怜微微点头:“欢迎,家里有点乱,见谅。”

    展小怜笑笑:“有孩子家里,就没有不乱,你跟傻妞去我们家也一样。”

    穆曦赶紧插话:“胶带,你家比我家好多了,我们家三个!”

    展小怜笑嘻嘻说了句:“所以你幸福啊!”

    李晋扬微笑着扭头看向穆曦,穆曦喜滋滋李晋扬旁边坐下,对于自己朋友和老公能一起坐下来当好朋友,穆曦觉得很高兴,很有成就感,她一直都希望能把胶带介绍给李晋扬一起当好朋友,但是李晋扬这个人太冷淡了,所以穆曦觉得很挫折。

    李晋扬其实是个挑剔人,能和他打交道接触,普通人他自然看不上,这也确实是李晋扬第一次坐下来和展小怜像成人一样交流、李晋扬心里,展小怜其实和穆曦差不多,都是个小姑娘。只是他爱穆曦,所以他愿意毫无顾忌接受穆曦,但不代表他也可以接受穆曦朋友。

    如今,曾经那个小姑娘突然之间成长了,长成了一个大方睿智不容人忽视女人,坐拥亿万遗产,有湘江龙家作为坚实后盾,还有一位拥有那个国家高爵位公爵儿子,甚至,她身后站了一位叫燕回男人。

    燕回手重爬上展小怜胳膊,继续捏,展小怜再次把他胳膊拨下来,燕回默不作声,又抬起胳膊继续捏,展小怜本来是极力保持镇定,结果实被他烦不行,冷不丁吼了一声:“你有完没完啊?”

    燕回大怒,觉得燕大爷好心被当成了驴肝肺:“疯女人你眼珠子掉了?”

    展小怜觉得他这话说驴唇不对马嘴,好好是说什么眼珠子掉了,懒搭理他,结果燕大爷又抬起手要捏她胳膊。展小怜炸毛:“你消停点行不行?”

    燕大爷火冒三丈:“你眼睛瞎了是不是?没看到爷是为你好?给你捏捏捏捏……你胳膊,不舒服?”

    展小怜抬了抬胳膊,点点头,主动把胳膊伸给他:“哎,这样说挺舒服,那你继续捏。”

    燕回冷着脸,不情不愿抬手,继续捏。

    穆曦瞪圆了妖精一样漂亮眼睛,眨巴了好几下,鼓嘴不说话。

    李晋扬伸手撑脑门上,有点无语扭过头,不忍心看燕爷那忠犬似眼睛和表情。这岂止是燕爷滑铁卢?这简直就是千古一败!

    如果说曾经展小怜没有资格和身为皇家皇子李晋扬打交道,那么现展小怜自然拥有,所以她理所当然接受了李晋扬以和穆曦夫妻名义向展小怜发出邀请。

    当然,如果展小怜和燕回是夫妻那邀请加好发出,只是那两人对外不明不白,李晋扬不会讨这个嫌,恰好龙宴这一阵请假,李晋扬多了个为妥当理由,让龙家兄妹一同前来做客,有个哥哥作陪,避免了单亲妈妈带着儿子尴尬。

    燕大爷还勤捏捏捏,展小怜伸手拍拍另一个肩膀,理所当然说了句:“这边也捏捏。”

    燕忠犬麻溜站起来,站到沙发后面,展小怜另一个肩膀上捏捏捏:“这边?”

    展小怜点头:“有点酸。”

    龙宴不忍目睹,全身鸡皮疙瘩直往下掉,为了不让自己翻白眼,龙宴直接找三个小家伙陪他们一起玩了。

    李晋扬是真不想看到这人嘴脸,明明是他,怎么顶着燕爷脸干这事?

    人李晋扬那是宠老婆,燕大爷这算什么啊?这分明就是当奴才,完全没有可比性。

    可惜,另外两个大老爷们表情没有让爷觉得自己有哪里丢人了,一边捏还一边说呢:“妞,爷这样好男人哪找去?别不知足了,再跟爷叽歪,看爷不割了你舌头……”

    展小怜懒搭理他,继续跟穆曦说话:“对了傻妞,过年你们家打算什么地方过啊?不出去吗?”

    穆曦眨巴了两下眼睛:“我没想好哎,胶带,你是怎么过年啊?”

    展小怜抓头,“我本来是打算回安享小镇,不过今年我爸我妈希望摆宴,我还没决定呢。”

    燕回立刻擦嘴:“去青城!”

    展小怜和穆曦自动漠视,继续说自己话题:“胶带,要不今年就摆宴吧,我们还可以串门呢。你看你看,小馒头和小宝感情多好啊。”

    展小怜受不了说了句:“他们好有什么用啊?都是小男孩,要是小女孩,我还可以说青梅竹马,都是小男孩,他们这是竹马竹马吗?”

    穆曦:“……”

    李晋扬擦汗:“这是好朋友吧?”

    展小怜扭头看了两小破孩一眼,摊手:“我先声明,我是开门母亲,如果我儿子以后要娶一个同性公爵夫人,我是没意见。”

    穆曦震惊:“啊?”急忙看向李晋扬:“老公!小馒头……”

    李晋扬也有点傻眼了,同时看向两个手拉手玩不亦乐乎小男孩,直觉就想冲过去把两孩子分开,别千万别弄出点基情出来。

    龙宴都紧张了,这社会已经开放到这程度了?搞基都要从小开始培养了?

    不过俩小竹马完全不知道爸爸妈妈们担心什么,两人对望一眼,笑嘎嘎。

    接下来时间,穆曦就千方百计想把小馒头和费小宝分开,吃饭时候位置都是分开坐,小馒头还闹着要跟费小宝坐一块呢,费小宝很乖,让他坐哪都行,完全不用担心,展小怜可自了,穆曦担心饭都没吃好。

    饭团夹起一块肉,往小馒头嘴里一塞,说了句:“弟弟不要哭,姐姐喂你。”

    小馒头一边嚼肉肉一边继续闹腾,直到李晋扬接手穆曦活,两勺子饭一喂,小馒头乖了,脸上挂着大泪滴,拼命嚼着嘴里是食物,然后对着费小宝傻笑。

    费小宝还是那样,慢吞吞,就连高兴也是比小馒头慢一拍,小馒头都笑完了,他还傻笑。不过费小宝吃饭很自觉不要人喂,小馒头只要家里,吃饭就一定要让人喂,要不然他能一天都不吃饭,但是一出去,吃饭那就是抢着吃,典型小霸王孩子。

    展小怜看看费小宝,又看看小馒头,对小馒头笑笑,打击他:“呀呀呀,小馒头呀,你不是和我们家小宝是好朋友啊?我们小宝自己吃饭饭,你为什么要让爸爸喂饭饭呢?”

    费小宝满脸米粒子抬头,然后低头,继续自己拿勺子扒饭。

    小馒头看看费小宝,又看看爸爸拿着勺子,撇了撇小嘴,要哭不哭样子,然后自己伸手要勺子,李晋扬举了举勺子,发现他真是要勺子,把勺子递给他,结果,小馒头拿过勺子,就跟和费小宝比赛,呼哧呼哧拼命往嘴里扒。小家伙不是不会吃饭,他就是撒娇不想自己吃,再一个贪玩,觉得玩玩具比吃饭重要,所以宁肯不吃饭也要玩玩具。

    穆曦和李晋扬对视一眼,眨巴了几下眼睛,无语,扭头跟展小怜说了句:“胶带,小馒头可是饿死都不要自己吃饭主,为了让他自己吃饭,有一次就是没人喂,结果他愣是一天都没吃饭,我都吓死了,生怕把他饿坏了,后还是我喂。”

    没办法,拗不过小馒头,他就赢了。

    展小怜摊手:“这就是竹马竹马好基友魅力。”

    穆曦一听顿时哇哇大叫:“不要不要!我们家小馒头是正常小孩,小宝也是!”

    展小怜哈哈大笑,“我就知道你要紧张。”

    燕回坐旁边装深沉,结果一脸“看吧看吧,我老婆聪明漂亮又可爱还会生儿子”欠揍表情,看龙宴想把手里碗卡他脸上,怎么看怎么不顺眼,他什么东西啊,整天往小怜面前凑就算了,还整天一副他是男主人架势。

    那边展小怜和穆曦谈妇女话题,两人时不时压低声音说些八卦什么,这边李晋扬和龙宴也自然而然谈起了工作上事,燕大爷不参与两个男人话题,而是竖起耳朵去听妇女话题。

    展小怜压低声音跟穆曦说了句:“……不是啊,不是说姓林和另一个女明星有一腿吗?怎么又跟姓童同居了?”

    穆曦一脸贼笑:“这你就不知道了吧?那是林大帅烟雾弹,故意放出去呢,我一个朋友和姓童住对门,经常发现林大帅深半夜去找姓童……”

    燕回插嘴:“那姓童是不是叫童画?”

    展小怜手一推把燕回脑袋推后面了,继续八卦:“你这朋友也够缺德,竟然深半夜观察这个。”

    穆曦抖肩膀笑:“无意中看到过一次,后来就留心了呗,反正,这事千真万确,等着吧,以后绝对会有大闻爆出来。”

    展小怜摸下巴,“这个算头条吧,你说我要不要联系家报社透露点,不定还能赚点外不是?”

    燕回再次插嘴:“妞,这主意好,爷支持你,你想要联系那家报社?爷让他们晚上过来找你,你想开价多少钱?他们要谁敢不要爷就收了他们报社……”

    展小怜再次把他脑袋推到了后面,“傻妞,穆曦传媒是不是应该出报纸了?这种八卦消息现可多人喜欢了,我觉得特别有市场,真。”

    穆曦认真想了想:“这样吗?难道我们要做下报纸?”

    展小怜点头:“你想啊,网络现是年轻人玩,可有很多中年人还是线下活动吗,看看报纸什么多正常,忧国忧民事小市民谁关心啊?大妈大婶都喜欢八卦一些绯闻,多好玩呀,再说了,你旗下可是也有很多艺人,不能老指望人家写好话,自己好话也要写,就像青城半面妆一样,自自家人给自家人捧场,不求人,多好啊,要是做大了,还能成风向标呢。”

    穆曦握爪:“胶带,我觉得你说太好了,要不还是咱们俩做吧,我怕我做了一半不想做了,有个人催着我我可有信心。”

    展小怜翻白眼:“可以啊,咱俩合资就行,我们负责出钱,找个能做事,让他去跑就行。”

    燕回再次伸头:“爷有人,你要几个?”

    展小怜笑眯眯说了句:“那你给我们找几个帅哥吧。”

    燕回和李晋扬同时敏感抬头,好好两个女人要帅哥干什么?现帅哥又年轻又时髦又会哄女人高兴,这些老男人自然要提高警惕心。燕回大怒:“别做梦了,还帅哥,你敢多看一眼,爷就抠了你眼珠子!”

    展小怜歪着头继续和穆曦说话:“傻妞,你要不跟你老公要几个人?他下面都是能人来着……”

    因为被燕回脑袋挡着了,穆曦也歪着脑袋点头:“就是呢,哥,你没人推荐你别添乱啊,我们俩正谈正事呢。”

    展小怜摊手鄙视:“他自己就是个小学没毕业老流氓,他有什么人好推荐?”

    燕回据理力争:“爷可是毕了业!”

    展小怜和穆曦同时扭头,两人异口同声:“你毕业了?”

    展小怜又问:“毕业证书拿来看看。”

    这下就连李晋扬和龙宴都抬头看向燕爷了,他们还真不知道燕爷小学没毕业,以前听说了,但是不知道是真是假,这是真?

    燕回大怒:“臭女人,你等着,爷到时候给你看爷高中毕业证书!”

    龙宴:“……”以前就听二哥说燕回补课,说是为了考毕业证,说实话,没几个人信,谁能相信青城燕爷趴桌子上补课场景?估计比滑稽剧还要搞笑,结果现听听这些对话,似乎有那么一点沾边了。

    穆曦扶着展小怜站起来往一边走,不想她们聊天时候老有个神经病打岔,燕大爷被抛弃了,百无聊赖仰躺沙发上,那边李晋扬和龙宴正谈起劲呢,燕回过来插话:“扬哥,听说扬哥近跟阳城谈合作?进展怎么样了?”

    李晋扬笑了笑,轻描淡写说了句:“就那样,和官家打交道,不能急只能等。对了,燕爷是不是投资娱乐业?这两年应该不大好做,燕爷慎重。”

    燕大爷是绝对不会承认自己投资玩意不好,大刺刺说了句:“还行,不赚钱事爷做什么?”

    国家是提倡节俭,但是该玩人还是会玩,谁管那么多呢?花自己钱,谁都管不着不是?

    而且,燕爷是安安分分做娱乐业人?怎么着也会别出心裁,男人喜欢那些绝对不能少,美人自然是越多越好,就没有燕爷赚不了钱。

    再说了,人燕爷可是青城好公民,是得了多项政府大奖杰出青年,人燕大爷是有好人证,肯定不会做违法事情,燕大爷到哪都光彩照人,是被洗白白好人,大好人。

    龙宴是懒跟这人说话,看到他就黑脸,一句话都不乐意说,懒沟通。

    穆曦和展小怜跑去说悄悄话,凑一块玩小包子和小馒头,还有乖乖费小宝集体趴地上睡着了,饭团困了,自己爬床上直接睡着了,其他几个就趴地上就睡着了,三人一回头就看到三个小家伙各自**睡姿。

    李晋扬叹气,赶紧让人把孩子抱去睡觉,龙宴抱着费小宝跟着一起送过去睡了,而楼上两个女人说了一会,也困了,两人整整齐齐躺床上睡着了,穆曦怕碰着展小怜,离她远远,反正就这样挨着睡着了。

    下午展小怜带着费小宝回家,小馒头弄就跟生离死别似,哭上气不接下气,一个劲喊:“宝!宝!宝!”

    费小宝没什么多余表情,跟小馒头挥挥手,跟妈妈上车了。

    龙宴把展小怜送回去,临走时候跟展小怜说了一句:“小怜,我可能这几天要湘江一趟,暂时就不来看你了。”

    展小怜愣了一下,然后她对龙宴露出笑脸,摆摆手:“拜拜三哥,早点回来哈!”

    燕回旁边耍坏:“去吧,再也别回来了!”

    ------题外话------

    渣爷怨灵出没:票……票……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