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臣服 > 第403章 燕大宝小盆友

第403章 燕大宝小盆友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燕大爷这几天精神气爽,少了个整天往他们家跑碍眼龙宴,他当然心情好。有事没事把小馒头从幼儿园一起接回来陪费小宝玩,费小宝不缠着他妈了,他老人家就努力往女神面前跑,增加自己存感。

    展小怜肚子越大,就越注意,现有事没事就照着书剪纸,如今剪出纸可漂亮了,看着就跟人家外头卖剪纸似。

    对展小怜来说,这种慢吞吞事算是磨她耐性,虽然有时候说气话,说什么生个坏脾气小魔头来折腾燕回,不过心里还是希望能生个健康可爱又乖巧好孩子,毕竟是自己要生孩子,怎么着都不会盼着孩子不好。

    展小怜一边挽起裤腿晒太阳,一边慢悠悠剪着手里红纸,燕回屁颠屁颠从外面进来,展小怜面前晃了一圈:“妞,剪这是什么玩意?鸭子?好看。”

    展小怜冷飕飕看了他一眼:“你们家鸭子长这样?这明明是鸳鸯!”

    真不是展小怜剪太差,她剪纸水平还是挺高,主要是燕大爷孤陋寡闻,没多大见识。

    燕大爷马屁拍马蹄子上,无趣摸摸鼻子,把脑袋缩了回去,半响又没话找话说:“妞,再过一阵就生了,是不是要提前去医院?你那小兔崽子爷又不会弄死他,你有什么好担心?再说了,你爹妈不是都吗?”

    展小怜头也没抬说了句:“多谢,小宝事不劳你操心,你管好你自己就行了。”放下手里剪刀,看了燕回一眼:“对了,你这一阵是不是摆宴待时间有点长了?我记得你好长一段时间没回去了,你就不怕有人谋权夺位,把你办了当土皇帝?”

    燕回嗤笑:“爷可没找到有这胆量人,有种谁就试试,看爷不活剥了他……”

    展小怜小心剪纸,把小碎片吹跑,撇嘴:“说大话你从来都是第一,这世上就没有绝对事,我跟你说,换我是你下面人,我绝对是抓紧一切机会把你办了,把你办了,我就是青城一霸,我凭什么不拼一次?不是我说你,你这个人就是太自负了,你现是没碰到上,就冲着你这骄傲孔雀骚包劲,总有让你栽跟头时候。”

    燕回斜眼,不满嘀咕:“栽跟头?爷早就栽了,还不是你这个死女人害?”

    展小怜伸手用剪刀敲敲桌子:“怎么说话呢?别惹我生气,我现可是孕妇。”

    燕回手托腮,抬头看天:“你耳背,爷什么都没说。”

    展小怜翻了个白眼,一脸懒跟你说话表情,自顾剪着手里红纸,燕回就旁边托腮看着她,突然说了句:“哎,爷刚发现,你这女人怎么突然胖成这样了?”

    “你去死吧!”展小怜直接把桌子上纸砸到了他头上,扶着桌子站起来,气呼呼走了。

    燕回把脑袋上纸扒拉下来,嘴里嚷了句:“爷就说一句,又没嫌弃你,打什么人呢?”

    展小怜气呼呼走到客厅,刚要跟展爸告状说燕回刚刚说她胖什么,就听到大门口有动静,然后就看到有几个人影走了进来,展小怜愣了一下,一看到走进门人赶紧招呼展爸:“爸,点,我二哥来了!”

    真是龙谷来了,龙谷还不是一个人,一家三口,一个都不少,龙谷手里抱着还不会说话不会走路小龙帝,后面就是薇薇安,行李被一大帮随从提着,展小怜赶紧站起来:“二哥!二嫂!”

    薇薇安比展小怜小一岁,结果展小怜只能喊二嫂,只是这一喊,薇薇安本来就绷着脸苦了,赶紧说:“别!还是叫我薇薇安,我听着你喊好怪。你你你你……你赶紧坐下!坐下!那么大肚子,你就别动了!”

    展小怜又小心坐了下来,对着龙谷嘿嘿一笑,道:“二哥,那我不起来了哈!”

    龙谷把孩子交给保姆,走过去扶着展小怜坐下,看了看她肚子,“身体还行吗?孩子怎么样?”

    展小怜点点头:“我自己感觉还好,这个孩子反应比当初怀小宝时候要明显多,之前我怀小宝时候那是整天都提心吊胆,这一个话,一直很配合,医生说小家伙很爱动,所以每次检查结果我都很放心。”

    龙谷点点头:“这就好。早就想过来了,不过apple刚到湘江就发烧,一直没敢来,等完全稳定了适应了才过来。”

    展小怜笑:“还跟我解释这个?你电话里跟我说了,我知道啦,再说了,我这就是怀孕,又不是什么大事,着什么急啊?”

    龙谷看看展小怜脸:“不错,我们家小怜总算长了点肉,二哥就高兴看到小怜胖一点,太瘦了看着风一吹就倒了。”

    薇薇安一直坐旁边,脸都是绷着,展小怜看着就想着肯定是又跟龙谷吵架了。

    其实薇薇安是个狠单纯人,好哄也好骗,再加上龙谷老谋深算,十个薇薇安也不是一个龙谷对手,所以直到现她整天嚷嚷离婚计划都没成功,近正跟龙谷商量呢,再生一个孩子就离婚,孩子又不是天上掉下来,每天晚上某项运动必不可少,平白便宜了龙谷这个不要脸花花公子。

    薇薇安自己也觉得不对劲,可是她答应了,而且,她还没找到为什么不对劲原因,龙谷提议她赞同了,觉得比较公平,两个孩子就好分了嘛。所以每次都会不高兴,但是还是会配合,完了就开始盘算什么时候会怀孕。

    龙谷现就跟逗小猫哄着骗着薇薇安,薇薇安还没办法,就时不时跟龙谷闹腾一下,这不来摆宴路上两人就闹腾了,进展小怜家门时候薇薇安漂亮精致小脸还是冷着呢。

    龙谷扭头看到费小宝,走过去跟费小宝说话:“小宝!”

    费小宝正跟小馒头玩开心,慢吞吞抬头,又慢吞吞爬起来朝着龙谷跑过去:“舅舅!”

    小馒头也抬头,学着费小宝样子朝着龙谷跑过来,嘴里也喊:“舅舅!”

    龙谷先抱到了费小宝,小馒头毫不客气冲过去,龙谷只好伸出手一起抱着,他好奇看着小馒头,问费小宝:“小宝,这是你好朋友?”

    费小宝慢吞吞摇头,“不是,是李司空,是小宝同学。”

    龙谷惊奇:“哟,我们家小宝还有同学了?!厉害厉害!”

    展小怜看着龙谷陪着两孩子玩,缩回头,往薇薇安身边挪了挪,偷偷问:“是不是我二哥欺负你了?干嘛绷着脸啊?”

    薇薇安鼓嘴,不高兴说:“我觉得他骗我,但是他不承认,还说是为我好。”

    展小怜擦汗,“嘿嘿,我二哥这个人总体来说还不错,你得想着他优点。”

    薇薇安握拳,“我就是想到这个所以才一直忍着。”

    展小怜干笑:“那你还是惦记着我二哥优点啦?”

    薇薇安点头:“当然啊,要不然我干嘛找他生孩子啊?”

    展小怜无语,明白了,薇薇安心里头,她二哥唯一优点就是高智商。

    楼下吵翻天了,燕回趴楼梯上往下看,心里琢磨着要不要再见龙谷。燕回自己心里有鬼,当初龙谷说了什么?他是发了誓不让展小怜跟燕回一块,燕回当然记得。

    当初安享小镇龙谷为什么那么冷静,因为他一眼就看出来小怜态度,燕回那会估计连展小怜脚趾头都没摸到,所以龙谷很淡定,现呢?结果现他把人家妹妹肚子搞大了,龙谷想不想砍了他燕回还真不敢说。

    燕回一直趴楼梯上,龙谷正跟两个小家伙玩高兴,小馒头不认生,有奶就是娘,谁跟他玩谁就是好朋友,费小宝一直都是游戏里倒霉蛋,干嘛都是当道具那个,小馒头嗷嗷叫,一会这样一会那样,吵死人了。

    燕回抓了抓头,然后站直身体,抬脚往下走,顺便清了清喉咙,对着费小宝喊了句:“小子!过来!”

    费小宝慢吞吞爬起来,从游戏里出来,迈着小腿朝着燕回跑过去:“勇敢叔叔!”

    龙谷回头,回头一瞬间真就跟喷出了毒液时代,就好像潜伏毒蛇突然发动攻击,对着猎物突袭架势,展小怜看不到地方,凶狠又危险瞪了燕回一眼。

    燕回伸手把费小宝抓了起来,破天荒首次把费小宝端端正正抱到了怀里,高高抬着下巴,居高临下俯视楼下人,然后抬脚慢慢走下楼梯。

    展小怜张着嘴,震惊,哟,这人什么时候像人一样抱孩子了?她印象里,燕回要么是把费小宝放肩膀上坐着,要么就是夹咯吱窝,展小怜都习惯了,结果他今天突然转性抱小宝了。

    费小宝搂着燕回脖子,老老实实当个乖小孩。

    燕回抱着费小宝下楼,往地上一坐,费小宝被他放到了旁边,然后燕回抬抬下巴,对费小宝说了句:“小子,有没有跟舅舅说舅舅好?”

    费小宝眨巴了两下眼睛,然后慢吞吞摇摇头:“没有。”还真没有,他就是喊了一声舅舅。

    燕回伸手,费小宝屁股上拍了一下:“没礼貌!爷是怎么教你?喊舅舅好!”

    费小宝眨巴了两下,对于勇敢叔叔说乖乖抬头看着龙谷:“舅舅好!”

    龙谷反应是伸手,微笑着摸了摸费小宝脑袋:“小宝好。”

    展小怜:“……”

    龙谷从来都是聪明人,他当然知道燕回意思,他也知道,燕回比谁都清楚,他们俩之间那种说不清道不明、因为同一个女人而产生敌对关系。

    龙谷当然心疼展小怜,那是自己妹妹,他亲手从燕回手里接过了奄奄一息展小怜,他当时心情就是恨不得把燕回千刀万剐都不解恨。他接到展小怜怀孕第一个反应就是雇杀手把燕回真作了,这样就一了百了,谁都解脱了。可小怜怎么办?

    如今小怜不是十年前小怜,她有权有钱有势,如果她不愿意,如果她拼死抗拒,她只需要把小宝推出去当成挡箭牌,相信不管是青城还是摆宴官方都会高度重视,小宝爵位不是一个空头爵位,他是赫赫有名爱德华家族唯一继承人,是那个国家爵位中高等级公爵,如果展小怜愿意,他们会受保护情况下回到他们国家,再一次禁止燕回出入境。可小怜没有这么做,而是选择了默认燕回出现,默认了他们之间再一次亲密无间。

    小怜怀孕了,并且她毫不犹豫决定生下来。

    龙谷对燕回恨缘自展小怜受过苦,同样,他会因为小怜意愿而选择沉默,说白了,龙谷只关注展小怜心情,如果她高兴了,他会陪着她高兴,如果她不高兴了,他会毫不犹豫站到展小怜身边,然后让她从不高兴变成高兴,不惜一切代价,所以现,龙谷无比讨厌燕回,但是因为小怜,他选择沉默,试着让自己不要表现那么讨厌。

    燕回刚刚表现,无疑是一种示好,同时也是主权宣誓。

    燕回这种示好看似杂乱没有章法,但是目性很强,他以主人姿态告诉龙谷,他是这个家男主人,费小宝是他教出来听话小孩,而且,费小宝听他话,他也有把费小宝往好方向带,起码礼貌方面有要求费小宝叫人了。

    燕回对于龙谷千方百计阻止他和展小怜见面事同样无比愤恨,只是,眼前这个人可是女神哥哥,燕大爷如今可是耳听四方眼观八方,他老人家认清了,要是他还想和女神重修同好,女神身边人一个都别得罪,起码,当着女神面不能得罪。

    龙谷费小宝面前那就是个完美舅舅,情感上,费小宝肯定是不由自主亲近对自己比较好龙谷,但是男孩子都有种崇拜心理,费小宝对燕回那就是完全崇拜,总觉得勇敢叔叔说都说对,也正是基于这种崇拜心里,费小宝对于燕回整天都霸占妈咪行为没有深入往心里去,根本没有想过勇敢叔叔是跟他抢妈咪。

    龙谷让费小宝坐自己腿上,用手摸了摸他手,随口问了句:“小宝,平时玩什么了?怎么小手这里有个泡?”

    费小宝举着自己手上已经形成茧泡,说:“小宝勇敢,小宝不哭,不疼。”

    龙谷摸摸他小脑袋,“嗯,小宝真是个勇敢小孩。”

    费小宝把自己画大圈摞小圈妈妈画像那个龙谷看,那是他第一次画妈咪被夸奖,小家伙就一直留着,拿给燕回看了,燕回揉揉给扔垃圾桶了,费小宝自己又捡出来藏起来了,这会终于可以拿给别人看了。

    看着那画笑着问:“小宝,这是小宝小时候会妈咪画画像?画真是太好了,非常棒。”

    费小宝小脸又红通通了,又高兴又害羞,等龙谷看完,又赶紧拿了去藏起来,生怕被勇敢叔叔丢掉。

    龙谷肯定不会当着孩子面干什么,但是他不搭理燕回,以前他跟着小怜时候龙谷倒还跟他说两句话,但是现他不搭理了,小怜肚子难不成是气球吹大?哪个哥哥受得了看着一个混蛋霸占自己妹妹,龙谷真是因为展小怜态度,要不然他现绝对不是安安稳稳坐这里不动。

    燕回把小馒头抓过来放手里摆弄,小馒头拼着小命挣扎,眼看着就要爬走了,燕回一伸手就把他给抓了回去,继续蹂躏,小馒头就跟橡皮泥捏小人似,燕回怎么蹂躏他都能速恢复原样,不哭不闹锲而不舍往外爬,又闷不吭声被抓回来。燕回颠着腿,手里玩着小馒头,清了清喉咙,主动跟龙谷说话:“喂。你老婆是不是没成年?”

    龙谷抬头对他笑了下:“那我权当燕先生夸奖,带内人谢过燕先生。”

    燕回一副自来熟模样:“鞋什么?一家人嘛。”

    结果龙谷没吭声,展小怜冷不丁冒了一句:“谁跟你是一家人?二哥,你别理他……哎,你捏小馒头脸干什么?捏肿了你怎么跟李晋扬交待?”

    燕回低头一看,这才想起来小馒头还被他蹂躏着,小家伙小脸蛋被他扭都红了,燕回缩回手,小馒头屁股拍了两下,“你这小子是不是傻?怎么一声不吭?”

    小馒头扭着身体,好不容易挣脱了燕回魔爪,跑过去拉费小宝到旁边继续玩。

    两小家伙又自己玩了,龙谷也站起来走到沙发上坐下,燕回立刻跟了过去,自动自觉男主人似往展小怜身边挤,展小怜被他挤一头火:“那边那么多位置,你老往我这边挤什么挤啊?”

    燕回理直气壮说:“爷这还不是为了你?往那边挪挪,爷看看你这猪蹄是不是又肿了。”

    展小怜一听,什么话没说,这真往后躺了躺,把鞋脱了露只脚给他看,燕回一脸嫌弃看着她腿:“这猪蹄多少钱一斤?”

    展小怜伸手用抱枕砸了他一下,“别惹我生气!”

    薇薇安看看燕回,又看看展小怜,扭头看向龙谷,不高兴问:“为什么我生apple时候你没有给我看看我腿有没有肿?”

    薇薇安说是英语,燕回听不懂,小心给展小怜揉着脚脖子呢,龙谷倒是额头挂了一滴汗:“因为你当时没那么肿。”赶紧岔话题:“小怜预产期是哪天?”

    展小怜随口说了句:“应该还有两个多月吧?我不知道啊,待会我问问医生。”

    燕回随口接了句:“不是说九月十九号?果然生了孩子女人变笨了,不是说是神童吗?这个都记不住?”

    展小怜没好气说了句:“我是不知道,你不是说你儿子,你什么都负责吗?我干嘛要知道这个?你把我脚给放下来,我不要你管!”

    燕回得瑟:“爷儿子当然爷管,你要不然问问除了爷还有谁管你?”

    展小怜一指龙谷和后面:“我爸我妈我大哥二哥三哥,怎么没人管了?管我人多着呢。”

    燕回不得瑟了,“你这女人怎么这么啰嗦?爷就随口说说……算了,不跟你一个女人计较,掉价!”

    展小怜闷不吭声又是一抱枕砸过去,燕回大怒:“你剁了你爪子!……”

    话没说完,又一抱枕砸了过来,展小怜指着门外:“你赶紧给我出去,我看你眼疼!”

    燕大爷觉得丢了面子,气呼呼站起来朝着门口走,走到门口时候突然回头,对着费小宝打了个眼色:“小子,爷回家了!”

    费小宝一听,一骨碌从地上爬起来,反应相较于平时不知道了多少倍,撒腿朝着燕回就跑过去:“勇敢叔叔,小宝也要去。”

    小馒头一看费小宝跑了,也跟着站起来,光着小脚丫就追过去:“宝!宝!小馒头也去!”

    费小宝回头对小馒头招手:“宝,我们和勇敢叔叔玩打枪枪游戏!”

    燕回站门口没动,而是居高临下用眼皮子看着小馒头,小馒头光着小脚丫地上蹦跶:“要去要去!小馒头要去!不给去小馒头会哭!”

    费小宝抬头看着燕回:“勇敢叔叔,小馒头是小宝好朋友,小宝想和小馒头一起玩。”

    燕回晃着身体,盯着小馒头看了一会,半响,转身,抬脚朝着外面走去:“走!”

    费小宝立刻跑过去把小馒头鞋拿过来往他脚上套:“穿鞋,穿鞋!”

    然后两个小家伙争先恐后往门外跑,跟着燕回跑了。

    龙谷沉默看着三个人消失门口身影,然后回头看向展小怜,展小怜摊摊手:“一直这样,经常带出去玩,我问小宝出去玩什么了,小宝说玩打枪游戏和开飞机游戏,好像很喜欢。我知道小宝,他不会撒谎。”

    龙谷点点头,“他高兴就行,只要燕回保证他安全,就没关系。”

    展小怜自己揉着脚脖子,“燕回要是敢让小宝受伤,我就跟他拼命。我们家小宝一直很乖,要是受伤了,就是他捣鬼。”

    费小宝直到吃饭时候才被送回来,一起被送回来还有小馒头,小馒头一脸兴奋,一个劲跟费小宝强调:“宝,小馒头下次还要跟宝一起玩打枪枪和开飞机游戏,小馒头也喜欢。”

    费小宝慢吞吞点头:“好。”

    小馒头手里握着一把玩具水枪,往前跑两步,嘴里就“比呀”一声假装打一枪样子,一看就知玩很高兴。

    吃完饭以后穆曦和李晋扬一起过来接小馒头,小馒头又开始地上放赖不愿意回家,就想跟费小宝一块玩,穆曦鼻子都气歪了:“小馒头妈妈跟你说,必须回家!都让你这玩一下午了,你还不知足,必须回家!”

    小馒头打滚:“小馒头要和宝一起觉觉!小馒头要和宝一起觉觉!”

    费小宝还是安安静静,不哭不闹眨巴眼睛,对于外界反应表现一如既往迟钝。

    李晋扬叹气,伸手把小馒头从地上拖了起来:“李司空!不要让妈妈生气,起来爸爸妈妈回家,我们下次可以邀请小宝去我们家玩……”

    小馒头继续放赖:“现就要!现就要!”

    李晋扬冷下脸:“李司空!”

    小馒头放了一半赖动作停下,满脸鼻涕眼泪不敢哭了,半响可怜巴巴抽噎着,自己撅着屁股爬起来,光着小脚丫一步一回头看着费小宝:“宝!小馒头回家了……”

    穆曦:“……”天天都看到,干嘛弄跟苦情戏似?

    费小宝淡定对小馒头摆摆手:“小馒头拜拜。下次一起来玩哟!”

    虽然李晋扬说让小馒头邀请费小宝去他们家玩,不过自打这次以后,小馒头就拒绝费小宝去他们家,而是一直往费小宝家跑,开始就小馒头一个人,后来突然有一次小包子也跟来了,三个小家伙跟着燕回出去一趟以后就不得了了,李晋扬来接时候,小包子和小馒头集体放赖不想回家,后一人被穆曦打了一顿屁股才带回家。

    对于两个小家伙反常,李晋扬开始没注意,毕竟小馒头这死小子一直都是用这招,虽然成功次数很少,但是他乐此不疲,所以一般引不起人注意,但是当小包子都开始加入这个行列时候,李晋扬突然就觉得不对劲了,好好,怎么两小家伙都不愿意回家了?特别是小包子,一直觉得自己是大孩子,不愿意跟小屁孩小馒头混一块,如今两人突然好蜜里调油,小馒头用了什么魔法让哥哥突然愿意跟他玩了?

    一个月以后,李晋扬就知道原因了,什么话也没说,就是突然主动向青城燕回提出了一个让燕回占了大便宜合作项目,并且短时间启动项目,平白让燕回获利无数。

    送上门玩意,燕大爷从来不会拒绝,接受理所当然,自然,李晋扬家那两个小崽子再跟着费小宝一起去找燕回时候,不要脸燕回就不会收拾他们俩个了。

    展小怜肚子越大,就越小心,肚子里小家伙还动不动制造点事情让人担心,展小怜后期是真没有多少精力顾及费小宝,她每天只要能看到费小宝出去又回来就放心了。所以费小宝那边都是龙谷陪着,特别是每次从燕回那里回来,龙谷肯定是要带着费小宝出去转一圈,有时候去“绝地”,有时候带着他去市中心步行街,肯定不会让他一个人待着。

    预产期临近时候,燕回看着她肚皮,眼睁睁看着一个小脚印出现展小怜肚皮上,他小心用手去摸,那小脚丫子“咻”一下又缩了回去,燕回比任何表现都紧张,他能像个神经病一样蹲展小怜肚子面前,盯着她肚子一直看,看展小怜每次都毛骨悚然,觉得这人眼神比精神病人好不了多少。

    展小怜预产期时间,记得清楚就是展妈和燕回,展小怜意思是预产期那天再去医院,结果一个星期前燕回就开始蹦跶,非要先去,嘴里嚷嚷着他儿子要紧。

    其实龙谷本来意思是想让展小怜到湘江去生,觉得那边医疗条件好,结果燕回打死都不让走,说他很早之前就找了几个顶级妇产科专家等着了,还指着展小怜肚子说太大了,不能走,其实说白了是他老人家怕这女人跑了不回来。

    展小怜被燕回强行送到了医院,结果送到医院当天晚上,差预产期还有两天呢,展小怜就突然嚷着肚子疼,那会人都还没睡,她一嚷肚子疼,燕回突然蹦起来,瞬间把所有人都弄醒了,不许睡,一定要陪着燕大爷见证奇迹时刻,见证他儿子出生。

    展小怜被人推进了产房,肚子一阵一阵疼,疼到不行了,但是医生检查以后说了句:“暂时还不行。”

    展小怜生个费小宝,不得不说,费小宝妈妈肚子里时候乖,出生时候也乖,展小怜没遭多少罪就生了出来,结果肚子里这个就是死活不出来,疼展小怜死去活来,就是生不出来。

    产科医生本来还说这是二胎,肯定是没什么问题,外面那位准父亲绝对是紧张过度了,结果展小怜就是生不出来,医生就只能陪着。

    燕回开始是被关外面,医生不让他进去,结果燕大爷手里拿着枪,一脚踹开院长办公室大门,抬着下巴说了句:“出来!爷老婆生孩子,你们还有闲情雅致这边喝茶?人命关天,赶紧给爷滚出来!”

    于是,整个医院医生都被搅合了起来,必须过来随时待命。

    说实话,还没有几个人敢违抗燕大爷命令,无视燕大爷身后那群端着刀枪对准他们保镖离开,除了妇产科医生产房里接生,外面站了一溜医生,虽然不知道他们能帮上什么忙,但是毫无疑问,燕大爷说待命就必须待命。

    等他转一圈了,发现那女人还一个劲喊疼,顺带着还问候了他老人家列祖列宗,燕回外面走廊走了两个来回,抬起一脚,直接把产妇门给踹开,抬脚走了进去。

    展爸展妈一看,想过去拉都来不及了,那人就这样直接走了进去,龙谷对展爸展妈招招手:“让他进去,顺便看看小怜到底遭了什么罪。”

    对于这一点,薇薇安很满意,当初龙谷确实也是陪着她一起生,医生说薇薇安个子小,盆骨宰,怕生不出来,建议好手术生,结果薇薇安愣是把孩子给生了出来,胖小子那么大一个,再想想薇薇安小身板,真是遭了不少罪。

    展小怜里面疼死去活来,自己都奇怪了,怎么就生不出来呢,生不出来,肚子又疼,她又开始骂燕回,把燕回祖宗十八代骂了三遍,正打算从头开始骂第四遍时候,就看到燕回脸了。

    展小怜举起手,对着燕回脸一把就抓了过去,直接燕回脸上爪了三道血痕,“都是你这臭男人王八蛋……”

    燕回伸手一摸脸,有血,火冒三丈:“你这疯女人专心生孩子!爷把全医院医生都喊过来外面等着了……”

    展小怜一听,顿时尖叫一声:“你请专家接生,你还把人家医院医生喊过来干什么?万一有急症病人怎么办?你赶紧给我把人都撵走,哎哟……气死我了,赶紧出去啊!我看你眼疼……”

    展小怜嘴里撵走他出去,可手上却是无意识抓着他胳膊不撒手,燕回想出去都出不了。

    展小怜一边骂燕回让他赶紧出去,一边又不撒手,燕回抬头看天装死。

    两名专门负责给展小怜接生妇产科专家一看,小心询问:“燕先生,要我们转达展小姐意思吗?”

    燕回斜眼看了两人一眼,然后继续把眼睛看向天花板,嘴里说了句:“随便。”然后又扭头看向展小怜,哄着她说了句:“妞,赶紧生下来,生下来爷以后就听你,什么都听你……你别跟爷作就行……赶紧生下来……”

    展小怜这就跟要死要活似,她要是能生下来她还犹豫什么呀,这肚子里小东西绝对是跟她犯克,从怀孕开始到现就一直折磨她,把她折磨死了。

    其中一人赶紧出去让外面医生解散了,医院,随时随地都有可能有急症病人,医生集体脱岗这确实是很危险行为。

    展小怜这孩子生了一个晚上加一夜,喊嗓子都哑了,喊眼泪和鼻涕一起往下掉。

    燕回一直蹲旁边,一直盯着她脸,时不时回头问医生:“怎么办?怎么办?怎么一直生不下来?”

    两医生真没辙了,展小怜一直都有做胎检,一切正常,不管是胎位还是孩子健康状况,一切正常,要不然她们也不会建议自然生,这生孩子真不是别人能管事,有人生孩子,两个小时就生出来了,有人生孩子,三天三夜都生不下来,这个还真难说。

    因为燕回气急败坏,妇产科医生询问展小怜意思:“展小姐,如果您觉得太辛苦,也可以选择破腹产……”

    结果,展小怜一口回绝,指着燕回说:“破什么破?等我生完了我找你算账……哎哟……”

    燕回手被展小怜咬鲜血淋漓,外面展爸展妈还有龙谷急跟什么似,全部一夜没合眼。

    所有人都想着赶紧破腹产吧,别拖了,万一小怜撑不住怎么办?

    可展小怜不愿意,谁都没办法,燕回蹲了大半夜,腿都不是自己了,医生看不过去,赶紧给他老人家端了个凳子,展小怜也骂没力气再骂了。

    门里面人痛苦不堪,门外人焦急不安,展小怜声音从初精神十足到无精打采,期间断断续续,天微明时候,展小怜因为疼痛声音再次恢复中气。

    龙谷耳边放着电话,对着电话里远湘江龙湛和龙宴简答说了下这边情况,湘江那边兄弟俩能从电话里听到展小怜喊叫声,窗外有隐隐白,龙谷抬脚走向窗边,想让清晨凉风清醒下自己混沌了一夜脑子,他抬眼看向远方,看着那点带着桔红色彩从远处逐渐晕出,黎明即将破晓。

    龙谷轻声说着电话,然后他抬眼看了下远方,刚要挂断电话,突然听到产房内传出一声嘹亮婴儿啼哭声,那声音清脆明亮,充满了勃勃生机。

    与此同时,日出破晓。

    龙谷不由自主对着电话喊了一句:“大哥!小怜生了!”

    产房内,展小怜陷入昏迷,两名医生一名忙着孩子一名忙着产妇,刚刚出生小家伙,完全看不出好看不好看,展小怜生下孩子以后就看了一眼,就没熬住累睡着了。

    燕回坐原地没动,刚刚因为疼痛,展小怜紧紧捂住了他手,然后她睡着,握着他手动作逐渐放松,燕回看着她逐渐松开手,然后盯着那只手,反过来握住她手,软软,没有一点力气,握手心里全是汗渍。

    展小怜陷入沉睡,脸色苍白如纸,头发湿漉漉贴脸上,燕回抬头盯着她脸,然后伸手把她贴脸上头发拨到了一边,顺手她脸上拍了下:“疯女人……爷瞅着还是睡着时候能看一点。”

    妇产科医生抱着刚出生奶娃娃往燕回面前一放,让他看一眼:“燕先生您看,是个公主,六斤五两,目测很健康……”

    燕回看了小东西一眼,没敢伸手碰,皱着眉头,然后又看了一眼,突然忍不住问了一句:“你确定这是爷儿子?”

    医生:“……”然后小心强调一句:“燕先生,恭喜您喜得千金。”

    燕大爷再次偷偷瞟了孩子一眼,又瞟了一眼,就跟没听到医生话似,又问:“你们确定没抱错?”

    医生:“……”弱弱提醒:“燕先生,这个产房只有展小姐一个产妇……”想弄错都弄不成啊。

    燕回伸手摸着下巴,略显烦躁,然后站起来,凑过去又看了小家伙一眼,抓头,继续烦躁,冷不丁吼了句:“爷儿子怎么能长这么丑?连那个小兔崽子都不如!这样爷怎么跟李晋扬家那三个小兔崽子比?太丑了!这肯定不是爷儿子!”

    医生都哭了:“燕先生,展小姐生女孩……”

    展小怜真心是被燕回给吵醒,隐隐约约听他说孩子丑,顿时被气醒,“燕回!”

    燕回条件反射坐了下来,伸手抓住她手:“干嘛?”

    展小怜对医生挥挥手,意思让她该干嘛干嘛去,别这跟这神经病浪费时间。

    那医生急忙抱着孩子出去洗澡了,顺便让外面人看一眼孩子。

    展爸展妈喜欢不得了,第一眼看到那孩子就说孩子以后长肯定好,老人家都有经验,孩子刚出生看着都差不多,没有好不好看说法,不用一个月,就十天时间,孩子就不一样了。

    产房门开了,展小怜被推了出来,意外,她是醒着,就是脸色看着特别苍白,看到展爸展妈还有龙谷时候还能跟他们说话:“爸,妈,二哥,你们赶紧去休息,我没事了。”

    燕大爷冷着脸跟后面,俊美无双脸蛋上,交叉着三道旧不一指甲抓痕。

    展小怜医院住了一个星期,三天以后她就能下地走路,一个星期以后就不需要人搀扶自己走了。

    为了给孩子起名,展小怜燕回头上打了好几个包,燕回一定要用他绝世好名燕大宝,展小怜就死活不同意,直接给孩子起名叫破晓。燕大爷就是入赘,没多少发言权,孩子能跟他姓那就是他占了天大便宜了。

    展小怜一听燕回喊燕大宝就想吐血,她好好闺女,竟然叫燕大宝!

    燕回这几天有点神经兮兮,经常趁着展小怜睡着时候盯着刚出生没几天燕大宝一看半天,还一不吭声,展妈夜里去厕所时候就发现好几次,这人是死活不敢伸手抱孩子,但是他就蹲旁边盯着看,眼神直勾勾,就跟看着什么宝贝似。

    展小怜出院那天,燕回蹲旁边盯着燕大宝看,突然垂头丧气扭头看着展小怜,就像忏悔似说了一句:“妞,爷错了,以后再也不撒谎了!”

    展小怜一愣,立刻问道:“你骗我什么了?”

    燕回继续垂头丧气说了句:“爷生女儿竟然没有小jj……”

    展小怜毫不犹豫把枕头砸他脑门上,气急败坏吼了一句:“你们家女儿有小jj啊?!”

    燕回挡着枕头攻势,大怒:“爷都说爷女儿没有小jj了……”

    展小怜一口气没上来,差点气死过去,被气剁脚,对着展妈喊:“妈,你把他给我赶出去!我听他说话我心肝肺都疼!”

    燕回大怒:“凭什么?爷还不高兴呢!明明是个孩子,怎么变成女儿了?变成女儿,连小jj都没有?!是不是你这女人捣鬼?”

    展小怜往床上一倒,跟展妈说了句:“妈,我已经不这个世上了,记得给我多烧点纸……”

    展妈气都想打她了:“你说什么话呀?赶紧起来回家了!人家其他产妇还要病房呢……一个两个,每一个省心,”扭头看着燕回,嘴里说了句:“女儿要那东西干什么?真要有了你高兴?你生了人妖女儿你高兴个什么劲啊?真不知道怎么想……”

    燕回眨巴了两下眼睛,抓头:“对啊,爷女儿要是有那玩意,不就是人妖了?”然后,燕大爷就像占了什么天大便宜似,兴高采烈蹲燕大宝旁边,又盯着她看,“没那玩意就对了,这才是女儿……”

    展小怜抱着燕大宝回家,燕回屁颠屁颠跟后头,从孩子出生到现,燕回没抱过一下,不是人家不给他抱,而是他不抱,坚决不抱,就旁边看,一看半天。

    燕大宝小盆友现正是贪睡时候,一天到晚除了吃奶就是睡觉。相较于刚出生时皱皱巴巴小脸,一周以后燕大宝绝对有了美人轮廓,展妈端详燕大宝时候就说了:“这孩子长还是不像小怜啊。”

    展妈是真没燕大宝脸上看出有展小怜样子,当然,要说有那自然也有,燕大宝婴儿肥有点严重,胖,这点还是挺像展小怜小时候。

    费小宝发现妈咪肚子一下子变小了,而家里多了个爱哭闹小妹妹,费小宝喜欢手托腮蹲旁边看妹妹,一边看一边跟妹妹说话,可惜妹妹只会睡觉和哭。

    展小怜没有喂奶,确切说她没多少奶,燕大宝不够吃,开始还有一点,后期也不知怎么了慢慢就没有奶了,燕大宝只能吃牛奶。

    因为展妈说了,孩子喝鲜奶比较好,燕回也不知道从哪里逮了两头母奶让人养他家客厅里,专门有人给燕大宝挤牛奶,然后让她喝鲜牛奶。

    燕大宝出生以后,龙谷就带着薇薇安和龙帝回了湘江,燕回自认好日子又回来了。

    展小怜对燕大宝很少插手,一是因为展妈和保姆全给包了,二是她似乎也是有意和燕大宝拉开距离,展小怜对燕大宝一疏远,燕回就抓狂,他指着展小怜鼻子问:“你凭什么对燕大宝不喜欢?那是爷女儿!你凭什么不喜欢燕大宝?!”

    展小怜理所当然说了句:“你也说了,她是你女儿,你喜欢就行。”

    燕回气急:“你是她妈!你凭什么不管燕大宝?爷还管那个小兔崽子了呢,你凭什么不管?”

    费小宝每次都他们两人吵架时候趴婴儿床旁边,和小馒头一边一个讨论:“小馒头,把妹妹给你当媳妇。”

    小馒头捧着脸蛋,一脸嫌弃说:“不要。妹妹不好看,小馒头好漂亮妹妹当媳妇。”

    小包子站婴儿床正前方,歪着脑袋看着燕大宝,说:“我喜欢妹妹,妹妹给我当媳妇。”

    小馒头立刻点头:“好吧,让给哥哥当媳妇。”

    费小宝点头:“给哥哥当媳妇也行。”

    兄弟俩乐做了让媳妇交易,费小宝是见证人。

    展妈无语看着看着小破孩,赶紧赶人:“小宝,带着两个小朋友去玩去,别吵着妹妹睡觉。”

    三个小家伙一溜烟跑出去玩了。

    展小怜坐婴儿床旁边,捧着脸看着燕大宝,越看越觉得燕大宝长真好看,确切说是随了燕回长相,这才小半个月,眉眼脸蛋就有模有样了。

    费小宝一个人跑回来取皮球,抬头看到妈咪歪着头看着妹妹,他慢吞吞跑过来,放下球走过来看着展小怜:“妈咪。”

    展小怜对他招招手:“小宝,过来,刚刚妹妹睁开眼睛了,因为听到我们家小宝声音,所以她睁开眼睛了呢。”

    费小宝顿时睁大眼睛盯着燕大宝:“妹妹!”

    燕大宝真睁开眼睛看了费小宝一眼,然后继续闭上眼睛睡觉。就这一下让费小宝兴高采烈,“妈咪,妹妹看小宝了。”

    展小怜微笑着点头:“对。妹妹喜欢小宝。”

    费小宝问:“妹妹也喜欢妈咪吗?”

    展小怜点头:“是啊,喜欢,因为是妈咪,所以妹妹会喜欢妈咪。”

    费小宝又问:“那妈咪喜欢小宝和妹妹吗?”

    展小怜微笑点头:“当然,妈咪当然喜欢小宝和妹妹。”

    费小宝抓头:“那,妈咪喜欢小宝嘛?”

    展小怜愣了下,然后她点点头:“对啊,妈咪喜欢小宝,因为小宝是哥哥啊,小宝可以妈咪多喜欢妹妹一点,这样不管是小宝还是妹妹,都有很多人喜欢了。”

    费小宝认真想了想:“妈咪喜欢小宝,小宝喜欢妹妹,妈咪,小宝说对不对?”

    展小怜微笑道:“小宝是男子汉,是妈咪勇士,现小宝长大了,有妹妹了,那么小宝也是妹妹勇士,妹妹是小姑娘,需要勇士保护啦。”

    费小宝顿时挺直了小胸膛,说:“小宝会保护妈咪和妹妹。”

    展小怜摸摸他小脸,“谢谢妈咪小勇士,妈咪和妹妹很高兴,会永远爱我们小勇士。好了小勇士,你同伴正外面喊你,抱着你皮球出去玩吧。”

    费小宝点点头,慢吞吞走过去,抱起皮球乐跑了出去。

    孩子是自己生,就没有不喜欢,展小怜当然喜欢燕大宝,她也就是燕回面前还不大管她。

    展小怜私心很简单,她还有一个孩子,如果她和燕回把精力都放燕大宝身上,那费小宝怎么办?

    孩子是小,可有些东西会潜移默化进入到孩子心里,会他幼小心里留下阴影。展小怜知道小宝吸收外界东西比较慢,所以她加要小心翼翼,她要让他知道妈咪喜欢还是他,她要让他知道这个是妹妹,因为她喜欢小宝多一点,所以小宝要加喜欢妹妹,这样才能弥补妈咪喜欢他多一点喜欢妹妹少一点地方。

    燕回一直对展小怜不喜欢他燕大宝耿耿于怀,经常坐婴儿床旁边盯着燕大宝看,燕大宝高傲掀了下薄薄眼皮,不屑看了爸爸一眼,重闭上眼睛睡觉。燕回立刻指着燕大宝对展小怜得瑟:“妞!妞!燕大宝刚刚看了爷一眼!”

    展小怜懒搭理他,燕大宝什么都看不清,哪是看他?

    燕回偏要动手把展小怜拖过来,让她见证奇迹时刻,说燕大宝看他了,结果展小怜站那等半天,燕大宝眼睛都没睁开一下,展小怜掐腰反问:“她睁开眼了吗?年纪大了眼神不好使了吧?”

    燕回:“……”

    展小怜走了,燕回继续旁边盯着燕大宝看,扭头看了眼,发现没人看他,他犹豫了一下,伸出一只手,哆哆嗦嗦想往燕大宝小脸上摸,还摸到,又缩了回来。

    燕回原地想了想,然后站起来往卫生间走,接了热水,用肥皂把手洗了三遍,放鼻子下面闻了闻,很香。刚要离开,又觉得手上味道太大,怕熏着燕大宝,重用清水冲洗了好几遍,擦干手上水,又回去。

    蹲婴儿床旁边,燕回看了看自己手,试探着伸手,手指眼看着就要碰到燕大宝脸了,冷不丁展小怜门口提醒了一句:“燕回,手上戴着戒指别碰她,皮肤嫩着呢,小心划破了脸,女孩子爱漂亮,毁容怎么办?”

    燕回手顿时僵住,然后他若无其事把手缩回来,颠着腿,一脸不屑说道:“爷才懒碰……”

    展小怜鄙视,刚刚谁手都抖了想摸一下?再次走了。

    燕回看看这下这没人了,挨个把自己手指上戒指全给摘下来,又跑去洗了一遍,然后认认真真擦了手,跑回来,伸手,手指微微颤抖,犹犹豫豫想碰一下孩子小脸,食指指腹感觉到一个滑腻柔软物体,软软,温温,一股浓郁奶香味灌入鼻中,燕回突然觉得心脏某一处犹如被人用枪击中,因为他手指和孩子脸蛋那一点接触,而失去了所有反抗能力。

    燕回看着这个小小、安静生命,第一次真切感受到,这个他看了无数次小东西,原来有着这样致命魔力,只要他轻轻一触,能让他失去力气。

    燕回缩回手,安静趴婴儿床旁边,盯着她一动不动,眼圈不知由来溢满了液体,他盯着她看,一直盯着,目不转睛。

    展小怜站门外,看着婴儿房里动静,然后她转身下楼。

    展小怜站楼梯口,看着费小宝和小包子以及小馒头玩高兴,又抬头看了看楼上半掩婴儿房门,然后她楼梯上坐了下来,轻声提醒了一句:“小宝,不可以把枪对着哥哥,这样不礼貌。”

    费小宝抬头看着展小怜,解释:“妈咪,我们做游戏,哥哥假装是坏人,我和小馒头假装是好人。”

    展小怜微笑着点点头:“好。”

    不多时,楼上传来燕大宝哭声,展小怜一听就知道燕大宝饿了,她扭头对着婴儿房喊了一句:“燕回,把燕大宝抱出来……”刚说完,展小怜就想打自己嘴吧,她从来都不承认燕破晓还有个名字叫燕大宝,结果燕回喊次数太多了,她不由自主就喊了出来。

    燕回立刻从婴儿房探了个脑袋出来,“妞,爷就知道燕大宝是绝世好名!”

    展小怜:“……”

    因为燕回一直待婴儿房,保姆就不敢过去,这会燕大宝一直哭,燕回里面很长一段时间,展小怜就让他把孩子抱出来,结果好半天以后,燕回空着手出来,一头汗,跟展小怜求助:“妞,你去把爷燕大宝抱出来,她太软了,爷怕把她捏死……”

    展小怜气肠子都打结了,咬着牙狠狠瞪了他一眼,站起来进屋把燕大宝抱了出来,保姆已经把牛奶撞到牛奶瓶里,展小怜接过来喂燕大宝,燕回蹲旁边,盯着燕大宝看,半天突然伸手把奶瓶接过去,“爷也会!”

    然后展小怜就看到燕回拿着奶瓶,动都不敢动一下,燕大宝闭着眼,小宝抱着奶瓶,咕叽咕叽把半瓶牛奶都喝了下去。

    展小怜摇头:“这以后不会长像饭团那样吧?”

    燕回立刻否认:“爷女儿肯定比那胖妞好看!”

    展小怜鄙视:“别到时候你家燕大宝也是个球就行了。”

    燕回大怒:“爷燕大宝就算是球,也比李晋扬家那肥妞好看!”

    展小怜翻白眼:“都是球,还能分出好看?”

    燕大爷坚持:“爷家球就算好看!”

    燕爷家球燕爷眼里那真是好看,所以,燕大宝小盆友满月宴时候燕爷把能请人全请来了,一人发了一个空,大大红包,意思很简单,满月宴必须来,前提是要把红包装满了。

    真,青城周边三省七十二市大大小小人物背地里没有一个不骂燕爷,有这样强行要求人家送礼吗?苦逼要算当初那些被燕爷说要儿子敲诈过一次人,如今燕爷说了,生是闺女,所以要重送红包顺便喝喜酒。

    展小怜看着燕爷弄那排场只想翻白眼,这人得多不要脸才能强行要求人家送红包啊?

    偏偏燕大宝还特别给爸爸面子,满月宴时候小家伙已经长白白嫩嫩了,那漂亮就是一眼看过去就觉得小姑娘是美人漂亮,满月宴当天一整天都笑跟小花朵似。

    让燕大爷满意是燕大宝是个懂得洁身自好好姑娘,除了经常抱她几个人,其他谁抱了都哭,燕大爷很满意,他老人家女儿,不该抱人抱了,谁抱剁谁爪子。

    ------题外话------

    n年前今日,蔡美人打破蛋壳,破壳而出,闪亮登场,撒花!

    渣爷昨晚睡过头,今日本想努力6点,未实现,宽面条捶地,蔡美人破壳日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