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臣服 > 第405章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燕回这个神经病嘴里说冠冕堂皇,实际上已经开始了他监视计划,因为枕头被展小怜给扔出去了,燕大爷本来是铁了心要展小怜把他请回卧室,结果展小怜压根没反应,晚上睡觉时候还习惯性把门给锁起来了。

    燕大爷眼睁睁看着展小怜哄了费小宝睡觉,又去看了燕大宝,然后转身进屋,门锁咔嚓一下给锁上了。

    燕回:“……”

    阴沉着脸瞪着那扇门,恨不得去厨房拿刀把门锁给砍了,不过燕回知道,他要是真拿刀了,不定那女人又生气了。

    展小怜睡到半夜就发现门锁又动静,家里安保展小怜还是挺放心,除了燕回就不会有别人,展小怜抓抓头,从床上坐起来,然后批了件衣服往外面,就看到门边缩成一团黑乎乎东西,正努力伸手把门锁上防盗链给打开。

    展小怜叹气:“小气,你生半夜不睡觉这干什么?”

    小幽僵住,然后她垂头丧气蹲地上,跟企鹅似往展小怜床底下跑,展小怜被气个半死:“小幽!回你自己房间睡觉去!点出去!”都失踪好几天了,展小怜还说她又跑哪躲着了呢,结果躲她床底下了。

    展小怜伸手拉开门,然后就知道为什么小幽刚刚那么努力开门锁了,因为门外站着燕回。

    小幽被展小怜撵她自己房间,燕回摸摸鼻子,说:“深半夜不睡觉,你这女人乱吼什么呢?”说完,若无其事理直气壮大摇大摆进屋,爬到了被窝。

    展小怜站门口,翻个白眼,出去把沙发上枕头给拿了回来,关上门走回去,枕头往燕回头上一扔:“用你自己!”

    燕大爷乐把枕头放到自己脑袋下面,等展小怜进被窝了,直接伸手把她往自己怀里搂,还叹气似说了句:“还是这里舒服……”

    展小怜懒搭理他,安安静静伏燕回怀里,闭上眼睛睡觉。

    展小怜减肥计划继续,不过因为天气越来越冷她自己开始犯懒,费小宝都知道妈妈减肥,每次展小怜跑步机上跑步时候费小宝就下面跑,后来他好基友小馒头都知道宝妈妈减肥,再后来小包子也知道,后连李晋扬都知道展小怜减肥。

    因为过年事展小怜又跟燕回吵架了,燕大爷死活要求展小怜带着燕大宝和拖油瓶费小宝去青城过年,展小怜就想着今年实现下展爸展妈愿望,陪着他们一起摆宴过年,然后就吵起来。

    展小怜绷着脸,手里牵着费小宝,把她送到幼儿园门口,费小宝担心回头看着她:“妈咪,你还生气吗?”

    展小怜赶紧摸摸费小宝脸,对他笑了笑,说:“不会,妈咪没生气,勇敢叔叔也没生气,妈咪待会回家就跟勇敢叔叔和好。”

    费小宝点点头,慢吞吞说:“妈咪,小宝是乖小孩,小宝不惹妈咪生气。”

    展小怜微笑着点头:“谢谢宝贝,妈咪很高兴小宝这样说。”

    展小怜回到家,展爸展妈都呢,展爸怀里抱着燕大宝,手里拿着奶瓶给她喂奶,一边喂一边还跟燕大宝说话呢:“大宝啊,我们家大宝真是个漂亮姑娘,长大以后是大美人,多喝点,喝多一点长胖胖,姥爷喜欢胖乎乎大宝了……”

    燕大宝喝奶从来不让人担心,两只猪蹄子似小手抱着奶瓶就不撒手,看着喝完了还一个劲咂吧嘴,意思是还想要喝,这给展爸吓,“哎哟大宝哟,咱们歇歇再喝好不好?这小肚皮就这么大点,你打算喝多少呀?不能再喝了,等等再喝好不好?”

    燕大宝目没达到,小嘴一撇,嗷嗷哭起来,四个小爪子动来动去,明摆着就是不高兴。

    展小怜进屋时候燕大宝正哭欢,展爸都愁死了,这小丫头别看人不大,这脾气可不小呢,燕大宝哭啊哭啊,展小怜走过去,伸手抱过来,跟展爸说了句:“爸你歇着去,我抱着她就行。”

    往展小怜手里一放,燕大宝哭声音就小一点了,因为她感受到了妈妈气息,脸上挂着大泪珠,抽抽搭搭一副小可怜表情。

    展小怜把她抱怀里,对着她小嘴就亲了一下,嘴里还说:“哭呀,怎么不哭了?你这是想成为饭团姐姐第二呢是不是?小无赖,妈妈面前哭,妈妈可不搭理你,你就知道挑姥姥姥爷欺负是不是?”

    展小怜这话说茬了,人燕大宝没挑姥姥姥爷欺负,人燕大宝是专门挑爸爸欺负。

    燕回那是把燕大宝当明珠捧着,刚刚要是换了燕回,燕大宝现觉得是抱着一瓶奶继续喝,当然,结果燕大宝小肚子像鼓,晚上还会拉肚子,经历过一次以后,展爸展妈还有保姆说什么也不要燕回带了,万一把孩子个撑坏了怎么办?

    燕回从前天晚上就开始跟展小怜吵架,今天还没和好。

    展爸展妈开始还担心,后来看到他们俩吵架老夫妻俩慢慢也习惯了,现年轻人生活方式他们真不懂,那两人今天吵就跟要掐死对方似,不定明天什么时候就和好了。

    燕大爷冷着脸,跷着二郎腿躺床上,这脸色摆了好一会了,就等展小怜回来给她看了,结果,燕大爷失算,展小怜回来以后压根没上楼,下面哄燕大宝呢。

    燕回等都睡着了,展小怜还没上去,燕大宝每次睡醒以后精神就特别好,小胳膊小腿特别灵活,乱动,咧着小嘴看到谁都笑,展小怜真心觉得燕大宝长漂亮,那是真漂亮,你就她脸上挑不出什么不好看地方来,绝对是标准小美人,小宝宝皮肤还好,白嫩嫩,一掐就要冒水似,笑起来样子特别可爱,展小怜每次看到心都会跟着软。

    展小怜抱着燕大宝逗她笑,“燕大宝!哎哟,爸爸起名字真是没有淑女范啊,爸爸怎么能给我们起这名啊?我们家小美妞是叫破晓来着……”

    燕大宝奶声奶气笑声脆嘎嘎,所有小宝宝都愿意亲近妈妈,燕大宝也不例外,知道妈妈哄自己,笑小嘴就没合拢过。

    燕回没等到展小怜,生闷气,爬起来出去一看,发现展小怜正举着燕大宝逗她玩,燕大爷顿时满意了,他就知道他家燕大宝人见人爱花见花开来着,这女人怎么能不喜欢他家燕大宝呢?

    展小怜对着燕大宝亲亲,燕大宝挥舞着四肢跟妈妈做游戏。玩累了,展小怜把燕大宝放到腿上,轻轻捧着她小脑袋问:“妈咪小宝贝是不是打算觉觉了?小宝贝觉觉好不好?我们都玩了好一会了。”

    燕回从楼上下来,一脸“老子很光荣很有面子”表情,抬着下巴往沙发上一坐,一条腿搁另一条腿膝盖上,抖着腿,故意让展小怜看到,志得意满样子。

    展小怜看他就眼疼,当没看到,继续跟燕大宝玩。

    燕大爷得瑟半天都没人搭理,表示很不高兴,然后用穿了袜子脚翘到展小怜腿上,轻轻踹了踹,以便引起她注意:“喂,爷家燕大宝是不是美人?爷燕大宝。”

    展小怜瞟了他一眼,继续捧着燕大宝小脑袋对着她亲亲:“妈妈小心肝,妈妈来啰。”

    燕大宝被逗咯咯笑,燕大爷觉得自己背漠视了,加不高兴,挪过去,伸手把燕大宝抱到了自己怀里,“还回来!”

    自打卿犬把燕大宝往燕回怀里那么随手一放以后,燕回就敢抱燕大宝了,虽然还是显得笨手笨脚,但是他真是敢抱了,一只手就把燕大宝捧手里,挨着身体不动,燕大宝怎么都不会掉下来。

    展小怜斜了燕回一眼,继续不搭理,站起来就走,燕回一见,立刻抱着燕大宝追过去:“你这女人怎么回事?爷跟你说呢,你凭什么不搭理爷?爷要不高兴了,爷不高兴后果很严重……”

    展小怜回头瞪着他:“我们吵架呢,我不搭理你有错?你说燕大宝是你,你抱走呗,又没人拦着你。”

    燕回看看怀里可爱燕大宝,又看看展小怜,大怒:“燕大宝也是你!你凭什么不管?”

    展小怜挑眉:“既然燕大宝也是我,那你凭什么把她从我怀里抢走?她也是我,我们俩是一样,你凭什么抢燕大宝?”

    燕回伸手指着展小怜,然后又缩回手,半响把燕大宝往展小怜怀里送:“拿去!爷还给你还不行?”

    展小怜撇嘴,伸手接了过来,接过来以后又开始发难:“你不是说燕大宝是你?那你凭什么不管,还把燕大宝丢给我?她是垃圾吗?你想要就抱过去,不想要就丢给我?凭什么?”

    燕回:“……”

    展小怜用燕回话反问他:“燕大宝也是你!你凭什么不管?”

    燕回:“……”

    吵架胜利,展小怜抱着燕大宝扭头走了。

    为了过年事,两人继续冷战。

    展爸展妈肯定是希望展小怜能摆宴过年,他们等了这么长时间,不就是等这一时刻吗?所以展爸展妈很明摆着站展小怜这一边,燕大爷孤立无援,后抱着燕大宝离家出走了。

    燕回要是走了,展小怜肯定是没反应,他本来就是来去自如谁都管不了,但是燕大宝不行啊,人燕大宝还是个只有几个月大小婴儿,燕回抱着燕大宝走了,展小怜顿时就急了。

    展小怜客厅来回来走,给燕回打电话,结果燕回这个缺大德不接,展小怜肠子都急断了,她没看到是谁抱孩子,燕回去哪了也没说一声,要是说了展小怜也不着急,燕回这就是不声不响抱着燕大宝走了。

    展小怜连打了十几个电话都没打通,气直接把电话给摔了,展爸展妈也急,但是他们还得安慰展小怜,展爸去把电话捡起来,拉着她坐下:“小怜,别着急,肯定是燕回抱走,保姆说她亲眼看到燕回把孩子抱出门了,你别急。”

    展小怜呼出一口气,烂人,等他回来了,她非要把他脑袋打一百个包出来不可!

    展小怜家里发狠发誓时候,燕回正抱着他家燕大宝摆宴市市长办公室呢,燕回把燕大宝摆弄出一个招财猫姿势,对着蒋笙招手:“来来来,免费观看爷家燕大宝优美身姿,机会难得先到先得,不看会后悔,眼珠子没了别怪爷没提醒哈。”

    蒋笙伸手撑着脑门,“好好怎么把孩子抱这来了?不知道还以为你要当家庭妇男呢。”

    燕回颠着腿,越看他家燕大宝越觉得好看,自说自话:“你说燕大宝怎么长这么好看?一看就是爷种,哎哟,燕大宝,来,给爷笑一个!”

    蒋笙叹气:“那是你女儿,听听你说……”

    蒋笙对于燕回挺无奈,蒋老那是千方百计想看一眼孩子,结果他就是故意挡着不让看,燕回就是故意把孩子给全世界人看,就是不给蒋老看,蒋老这心都给熬焦了,着急啊,急跟什么似,明知道那房子里有一个小婴儿是自己孙女,明明能听到她哭声和笑声,就是看不到,这换谁谁不着急啊?

    燕回一只手捧着燕大宝,燕大宝对着燕回吐泡泡,燕回皱眉:“怎么这些小兔崽子就喜欢对爷吐泡泡?爷燕大宝竟然也对爷吐泡泡……爷还以为只有那只肉球会吐泡泡呢。”

    蒋笙随口说了句:“孩子吐口水吐泡泡很正常,你给擦干净就行。”然后他抬头看了燕回一眼:“说吧,怎么跑我这来了?别不是跟展小姐吵架了吧?你行了哈,每次要死要活都是你,你还跟人家吵架,别到时候又吵翻脸了。”

    燕回冲大头:“她敢!爷有燕大宝!”

    说就跟燕大宝是护身符似,蒋笙无语低头看文件,“女人这种生物还是很搞人,她们心软起来时候,可以为了孩子什么都不要,但是把她们逼急了,可是比什么人都心狠,能狠到孩子都不要,火箭都拉不回……”蒋笙说着,抬头看了燕回一眼,说:“我觉得那位展小姐就是这种女人,逼急了,就没有她做不出事。你要是离家出走话,还是赶紧回去,省到时候麻烦大了。”

    燕回一听,突然觉得那疯女人确实是这样,想了想,然后抱着燕大宝走了。

    展小怜正家里发脾气,展爸展妈也跟着着急,看看费小宝要到放学时间了,展爸赶紧去带人去接费小宝,展爸刚走不久,燕回就抱着燕大宝晃了进来,展小怜抬头看到以后,顿时松了口气,但是那脾气就往外冒了,一捶沙发,站起来走过去:“燕回,你把燕大宝带哪去了?……”

    刚问了一句话,就看燕回回头瞪了展小怜一眼:“没看燕大宝睡着了?你都不怕把燕大宝吵醒?”

    展小怜:“……”眼睁睁看着燕回拒绝保姆接手,自己把燕大宝抱去楼上婴儿房睡觉。

    等燕回下来了,展小怜那火也没办法连上了,抓了两把头发,没发现有继续吵架必要。

    然后燕回往展小怜旁边一坐,伸手搂住她肩膀,嘴里说道:“和好了。”

    展小怜扭头看了他一眼,“说真话还是假话?”

    燕回大怒:“爷是男人,一言九鼎,能说假话吗?”

    展小怜乖乖点头:“那你是想通了?不跟我争过年要去哪了?”

    燕回冷着脸:“青城!”

    展小怜猛吼了句:“那还不一样?”

    燕回不管:“爷燕大宝过年不回家,为什么要这破地方待着?”

    展小怜瞪他:“我过年不回家,我凭什么要去青城那个破地方?”

    燕回大怒:“爷青城!你是爷老婆,你凭什么不去?”

    展小怜决定不跟他吵,吵不出结果,“我可不是你老婆,你搞清楚了,要去你自己去,反正我是不会过去,我爸我妈这摆宴呢。”

    燕大爷对这个固执女人表示十分愤恨,“你怎么不是爷老婆?!你以为不承认你就不是爷老婆了?”

    展小怜伸手捶沙发:“燕回,你搞清楚,这是我家,我过年我家里,我觉得天经地义,你非要搀和进来,凭什么呀?要不这样,你过年自己带着燕大宝去青城,行了吧?你不就是说燕大宝是你女儿吗?那你带燕大宝回青城过年,总可以吧?”

    燕大爷冷着脸,“你这是打算让燕大宝没妈是不是?”

    展小怜摊手:“那我们没法达成共识了,不好意思。”展小怜起身走了。

    燕回一个人坐沙发上摸下巴思索,要不要把这疯女人爹妈绑去青城,然后逼着她乖乖跟着去?燕回速推翻这个计划,不成,这样话这疯女人会炸毛,那就麻烦了。

    重想,燕回突然想到了费小宝,哎,对了,让那小兔崽子想去青城,那这疯女人是不是就会乖乖跟着去了?燕回越想越觉得这个绝世好主意,把那小子骗去青城,其他不就会乖乖跟着去了?

    因为燕大宝出生而冷落了费小宝两个月以后,燕回重和费小宝成了好朋友。

    费小宝抓住燕回衣角,一边走一边问:“勇敢叔叔,你真要带去青城玩吗?那妹妹要去吗?”

    燕回把费小宝扔到车里,“明天周六周末你又不上幼儿园,一个大老爷们不能整天窝家里不出去,爷带你去出去见见世面,看看爷青城到底有什么好玩,让你见识见识……”

    费小宝坐车上,想了想,“可是小馒头说要来找我玩,我明天不了。”

    燕回若无其事说了句:“不了让他滚回去不就行了?这个有什么难。”

    费小宝慢吞吞晃着小脚,“哦”了一声。

    为了把费小宝带青城,燕回还费了一点功夫,燕回可以跟展小怜说带着燕大宝去青城,但是听说燕回要带费小宝去青城,展小怜第一反应就是拒绝。展小怜可以相信燕回把燕大宝这个小婴儿照顾特别好,但是她不敢相信燕回能照顾好费小宝,很简单,燕大宝是燕回亲生女儿,而费小宝呢?某种程度上,燕回其实是一直想弄死费小宝。

    展小怜自己当然明白,她太了解燕回了,燕回想法和言行,她只要愿意静下来认真分析,绝对能猜个**不离十。燕回说要带费小宝去青城,展小怜第一反应就是不行,结果燕回一脸鄙视看着她,说:“爷给你带走个活小兔崽子,再给带个活回来还不行?爷燕大宝还你手里当人质呢,再说了,爷可是有良民证,爷从来不做违法事。”

    哄好了大,又去哄小,费小宝还真是很好说话,听说妈咪同意他出去玩,费小宝顿时兴高采烈跟着燕回走了。

    晚上展小怜带着燕大宝给燕回打电话,电话通了跟燕回没说两句就让他把电话拿给费小宝,费小宝电话里特别兴奋,“妈咪,小宝青城,青城好看。”

    展小怜微笑:“好,妈咪很高兴我们小宝很喜欢青城呢。”

    跟费小宝说半天,燕回表示很不爽这个小兔崽子跟他女人说那么长时间,对着电话说了句:“吃饭了。”然后直接挂了。

    挂了电话,展小怜看着燕大宝,对着她撅嘴:“妈咪小宝贝,哥哥和爸爸去青城了,我们家里等他们回来好不好呀?”

    燕大宝听不懂,小手小脚乱舞,笑口水直流。

    天气越来越冷,临近年关时候下了一场不大不小雪,地面上盖了一薄薄一层,费小宝穿着跟肉球似门口来回来走,故意用小靴子踩雪。

    除了费小宝这个肉丸子,燕大宝这个小肉丸子裹远,坐热气腾腾婴儿摇篮里,小脸红扑扑,正被头顶上吊着铃铛吸引,小手乱舞想抓住铃铛呢。

    燕回心里有鬼,这两天老往费小宝旁边靠,费小宝很喜欢,燕回旁边用脚堆着雪,嘴里问道:“小子,要不要爷给你堆个雪人?”

    费小宝眨巴了一下眼睛,然后点点头:“好。”半响,突然又说了句:“爸爸会堆雪人。”

    要说费小宝对自己亲生父亲印象,他已经完全不记得公爵面容,却一直记得公爵他三岁时候堆过一排雪人了。

    这是燕回第一次从费小宝嘴里听到爸爸两个字,他踩着雪脚停了一下,然后慢吞吞扭头看向费小宝,费小宝说完那句话以后又自己玩自己了,雪地里蹦来蹦去,然后蹲下来用手把雪往一块堆,一边推着雪一边嚷:“勇敢叔叔,我们要堆个大雪人,还是堆个小雪人?”

    燕回看了看地面雪:“笨!看看也没那么多雪,当然是小……”然后凑到费小宝耳边,趁机说了句:“记得跟你妈说要去青城过年,要不然雪人……”燕回伸手费小宝脖子上做了个划过去手势,“没头。”

    费小宝点点头:“小宝知道,勇敢叔叔想带妈咪和妹妹,还有小宝去青城过年,小宝也喜欢青城。”

    燕回伸手费小宝脑袋上蹂躏,“算你聪明。”

    费小宝抬头看着燕回,“勇敢叔叔为什么喜欢过年?小宝喜欢过圣诞节。”

    燕回鄙视:“那是会生蛋人过节日,你又不会下蛋,过什么生蛋节?过年才有意思。”

    费小宝不解:“为什么过年才有意思?”

    燕回得瑟,“你去青城了不就知道了?”

    费小宝再次点头:“好。”

    过年到底过是什么,其实燕回并不知道,他曾经几十年恨就是那个万家团圆万家笑夜晚,那样夜晚,只会让燕回体会到孤家寡人四个字。身边喧嚣一切都压不住燕回被寂寞包围感觉,明明那么多人围他身边,明明每个人都笑,但是他感觉到依然是孤独。

    那一场烟花祭让他第一次知道,原来燕回也可以像所有人一样,这样一个世人都以为特别夜晚没有寂寞感觉。他怀念那个夜晚一切,那个女人绚丽烟花后笑容,她透过漫天烟火看向他目光,她因为绚烂时刻放声大笑……原来,他也有了让他怀念东西。

    燕大宝躺摇篮床上,背部被垫高,半躺半坐姿势,展小怜正把一点点温过果汁拿小勺子往她嘴里喂,橙汁加热以后会有点酸,燕大宝顿时被酸小脸都皱了起来,展小怜看着她表情忍不住大笑:“哎哟宝贝,妈咪对不起你,不喝了,太酸了。咱们还是来喝奶奶!”

    燕回外面给费小宝堆雪人,费小宝慢吞吞进屋,又慢吞吞走过来,走到摇篮旁边,弯腰看着燕大宝,跟燕大宝说话:“妹妹,我是小宝,我是哥哥,哥哥会保护妹妹,妹妹一点长大,哥哥给妹妹玩车车。”

    展小怜笑着说了句:“小宝,妹妹是女孩子,女孩子话……喜欢洋娃娃或者是玩偶之类。”

    费小宝一听,顿时眼睛一亮,突然转身跑开了,一会从他自己房间跑出来,手里拿着小肥妞玩偶跑回来:“妈咪!小宝有娃娃,小宝送给妹妹娃娃!”

    展小怜伸手把费小宝抱到自己腿上,抱着他问:“小宝,你不是喜欢这个娃娃嘛?还说这事妈咪小时候,你喜欢,你怎么哟啊送给妹妹呀?”

    费小宝一脸不舍得说:“小宝也喜欢,但是妹妹小,小宝要让着妹妹,让妹妹玩。”

    展小怜忍不住抱着费小宝亲了一下:“谢谢宝贝。妈咪就知道妈咪小宝是好哥哥,棒小勇士。”

    费小宝小脸顿时红通通,眨着眼睛害羞低头。

    展小怜他脸上亲了好几下,“宝贝,妈咪真高兴我们家小宝这么棒。”

    费小宝又激动又高兴又害羞,靠展小怜怀里享受妈咪宠爱,燕回外面往屋里看,看到那小兔崽子靠自己女人怀里,只想把那小子弄死,让他占自己老婆便宜。

    燕回走到门口,对费小宝喊了:“小子,过来!”

    费小宝从妈咪腿上滑下来朝着燕回走过去:“勇敢叔叔!”

    燕回指着外面一个矮趴趴雪人对费小宝说了句:“好了,去看看。”

    费小宝立刻跑过去,蹲雪人面前看了看,表情淡淡,然后站起来,慢吞吞说了句:“勇敢叔叔,这个雪人好小,没有爸爸堆雪人大。”

    燕回一听大怒:“这么点雪,当然只能堆小雪人!谁让摆宴不下雪?青城雪下老大,那才能堆大雪人!”

    费小宝被燕回这么一提醒,突然想起燕回交给自己任务,重跑到展小怜面前,说:“妈咪,我们能去青城过年吗?青城下了好大雪,能堆大雪人,摆宴只有小小雪,只能堆小雪人。”费小宝指着外面雪人:“妈咪你看,勇敢叔叔只能堆一只小狗雪人!”

    燕回大怒:“爷堆那个就是雪人!”

    费小宝抓头,慢吞吞说了句:“哦,我以为是小狗。”又看着展小怜问:“妈咪,我们能去青城过年吗?”

    展小怜:“……”抬头看向燕回,燕回立刻摇头:“爷什么都没说!”

    展小怜对费小宝招招手:“宝贝,你再去看看勇敢叔叔堆那是雪人还是小狗好不好?妈咪很好奇呢。”

    费小宝点点头,慢吞吞走出去,蹲雪人面前认真看。

    展小怜转投视线燕回身上:“你跟小宝说什么了?”

    燕回立刻摇头:“爷什么都没说!”

    展小怜咬牙:“你什么都说,小宝能好好跟我说去青城过年?你当我是傻子是不是啊?”

    燕回这个不要脸往展小怜面前一蹲:“现不说这个,你就说你儿子要去青城过年,你现怎么办?”

    展小怜磨牙,“我儿子跟你没关系!”

    燕回缩脖子,往旁边一坐不吭声,逗弄燕大宝,假装自己现很忙,不跟她一般见识。

    因为费小宝跟展小怜提过好几次问能不能去青城过年,说青城雪大,可以堆很多大雪人。

    展小怜这下就头疼了,抓着头发倒沙发上,嘴里嚷道:“燕回这个死人……我真是气死了!”

    展爸展妈也犯愁了,这可怎么办啊?小宝要去青城,这要不去了,小宝是不是很失望很伤心啊?展爸展妈可以跟燕回争,但是他们怎么着也没办法跟孩子争啊?

    后展爸展妈商量了下,展爸去跟展小怜说了:“小怜,我跟你妈商量了下,要不你就带着孩子去青城待两天吧,燕回呢,说起来也不容易,他这一年多时间,整天两头跑,别不说,他想跟你和好心情,爸爸还是看得到。不就是过个年吗?爸爸妈妈以前连看都看不到你,如今还能每天都跟小怜生活一块,爸爸妈妈很知足了,真。你就看小宝和大宝份上,跟他回去过个年吧,别吵架,高高兴兴过个年,多好。”

    展小怜小脸冷飕飕,有点抓狂说了句:“我都不知道他什么时候把小宝给哄了……气死我了!”

    展爸笑道:“傻丫头,气什么呀?他能哄小宝,你该高兴,而不是生气,燕回那人眼高于顶,谁都看不上,他能弯下腰哄小宝,好事啊!难不成你希望看到他整天对小宝没好脸色?或者是偷偷摸摸虐待小宝?怎么想?”

    展小怜想想也是,算了都这样了,就这样吧,“爸,我就过去住两天,然后赶紧回来,我看他就眼疼,也没法住长久。”

    展爸点点头:“你怎么安排怎么好,爸爸这个就不管你了,反正我跟你妈什么意见都没有,孩子才上重要,你呀,别老跟燕回吵架,你就多想想两个孩子,好好啊。”

    展小怜嘟嘴,点点头:“知道了爸。”

    燕回如愿以偿,总算把展小怜和燕大宝顺带着那个小拖油瓶一起带青城了,其实燕回想把小拖油瓶给扔出去,这样他们一家三口就幸福了,可惜燕回知道这个不现实,因为那个疯女人绝对会发疯。

    车队直接把车开进了展小怜曾经住过别墅,展小怜站别墅门口没进去,半响她不由自主说了句:“你还真是……竟然还往这地方来,我真是服了你了。”

    燕回伸手搂着展小怜肩膀:“爷把房子从头到尾都重装修了下,绝对不会让你留下任何阴影……”

    话没说完展小怜抬脚就踹了他一脚:“你好意思说这话吗?说你是神经病都是夸你!”

    燕回左右看看,生怕他举世无双形象被这疯女人给毁了,问门口站着保镖:“你刚刚看到什么了?”

    那保镖识相摇了摇头:“爷,我什么都没看到!”

    燕大爷满意:“算你识相。”

    展小怜冷笑,他还有形象可言吗?

    费小宝初次来到这个陌生地方,兴高采烈,“妈咪,这个房子很大。小宝喜欢。”

    燕回得瑟:“看吧!看吧!”

    展小怜懒搭理他,抬脚走了进去:“我看看你装修成什么样了。”

    后面保姆抱着燕大宝赶紧进屋,拍被外面冷风给吹到了脑袋。

    展小怜进去以后发现房子确实换了风格,整个客厅色调清明,墙面上贴着很多可爱小动物贴纸,地面上铺了厚厚羊毛地毯,上面还有精致花纹。

    客厅本来就大,中间是空出了一大片空地,周围摆放着各种各样儿童软质玩具,从客厅到楼梯都铺着一整个地毯,再往后就是滑滑梯秋千之类儿童乐园设施,所有铁制东西上都裹了厚厚软垫子,这里软软厚厚地毯就像防护垫,不管孩子摔什么地方都不会受伤。为了防止门外有人进入时冷风会吹进来,玄关地方还特地放了两个屏风挡风,门上挂着阻止热气外漏塑料挂帘。

    保姆抱着孩子站门口都不敢进去了,这地方怎么比高档儿童乐园还要奢侈?趴楼梯口两边老虎皮垫子是真还是假啊?

    燕回伸手把燕大宝抱过来,往客厅中间地毯上一放,燕大宝老老实实躺地上,踢腾着裹圆圆小身体,笑脆嘎嘎。

    因为室内温度高,进来以后人就有点热,展小怜过去把燕大宝身上厚棉衣给脱了下来,少了衣服束缚燕大宝顿时活动厉害了,她躺地毯上发出小婴儿特有高兴笑声,听着特别惹人怜爱。

    费小宝冲进来,门口把鞋子脱了,客厅里使劲跳了两下,高兴说:“妈咪,这里好看,像幼儿园,小宝喜欢。”然后自己因为热把外套给脱了,跑过去开始玩滑滑梯。

    展小怜沉默打量着周五,燕大宝因为自己不会动,下面依依呀呀干着急,展小怜弯腰把她抱怀里,带着把这里东西都看了一遍:“宝贝看到没有?哥哥玩滑滑梯,等我们家宝贝长到哥哥那么大了,也可以像哥哥那样玩了对不对?宝贝要加油长哟。”

    整个客厅没有一丝一毫因为这些装饰有怪味,这也就是说,这里一切应该不是装修好,很可能是很早之前就装修好了一直散味,等就是这一天而已。

    展小怜抱着燕大宝顺着铺着地毯楼梯往上走,二楼明显是客房,房间样式和装修都一样,有级别高仆佣来回进出,三楼才是主人卧室,展小怜伸手推开一扇门,房间很大,内部装修极奢华,不用想就知道这肯定是燕回房间,只有那人才有这样享受闲情逸致。

    挨着这个房间是一个白色欧式贴着花纹门,展小怜伸手推开,发现这是一间装修很卡通化大房间,里面东西可谓应有有,一张宽大挂着公主纱帐大床,床上被褥有着可爱漂亮向日葵,带着蕾丝边窗帘,半面墙绘画墙,女孩子喜欢一切洋娃娃和可爱东西,白色名贵钢琴,粉红可爱电脑,精致奢华梳妆台,美丽时尚台灯,漂亮雅致写字台……这显然是一个女孩房间。

    即便房间主人还是个只有三个多月小婴儿,可眼前一切无不昭示着一个父亲迫切心情,他用男人思维设想了他女儿未来,她可能会喜欢钢琴,她可能会喜欢画画,也可能会喜欢上网,还可能爱漂亮……

    燕回不知道燕大宝会喜欢什么,所以他把自己能想到全部都给了燕大宝,这么多东西里面,总会有一样是燕大宝喜欢。

    展小怜沉默看着这个房间,然后她抱着燕大宝退了出来,转身看到燕回正从楼梯那边过来,燕回见展小怜站那个房间门口,赶紧跑过去拉住不让她走,死活拉开门把展小怜推进去:“妞!妞,这是爷燕大宝房间,漂亮吧?”

    展小怜看了他一眼:“她才三个月,你弄这么个房间,什么时候她才能住进去啊?不是应该先弄个婴儿房吗?”

    燕回一听,指着另一边房门,说:“婴儿房?有啊!”然后把展小怜拉到另一边,伸手一个形状可爱门上拧了一把,把门打开,指着里面说:“爷燕大宝有婴儿房。”

    展小怜进去一看还真是,完全可爱卡通房,里面所有东西都是软绵绵,就跟一楼布置似,就算燕大宝从床上摔下去了,也绝对不会摔伤。

    展小怜:“……”

    燕回得瑟:“爷就知道你想不到,爷可是很早就准备好了……”

    展小怜回头问了句:“哎,小宝房间哪?”

    燕回:“……”然后直着脖子说:“他又不是爷儿子,爷凭什么给他准备房间?”

    展小怜抬头:“可他是我儿子!”展小怜伸手把燕大宝送到燕回手里:“你抱着,她是你女儿,你对她好就行了。”说着,展小怜绕开燕回,直接走了出去。

    燕回低头看看燕大宝,又看看展小怜走出去背影,抬脚跟了过去:“喂!”

    展小怜脸上没有表情,直接就往楼下走,燕回一把拉住,嘴里嚷道:“有!真有!”

    展小怜眼眶有点红,眼泪眼眶里直打转,燕回强行拉着展小怜胳膊,把她拉上楼,“这里!这里就是!”

    疑惑看了他一眼,展小怜吸了鼻涕,燕回伸手把房间门给推开,不情不愿说了句:“喏,这个。”

    展小怜大致扫了眼里面,典型男孩房间,只是跟那个奢华至极公主房比,这个房间充其量只能算是简装修,一看就是应付应付了事。

    ------题外话------

    n年前某日,6用爪子蛋壳上敲了个洞,特地选了个犯2日子,破壳日而出!

    26破壳日乐!

    胖妞妞们表要忘记月底月票投给渣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