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臣服 > 第406章 带着大宝回娘家

第406章 带着大宝回娘家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展小怜拧着眉头没说话,她伸手擦了下眼泪,淡淡说了句:“随便你,就这样吧。”说着,转身下楼,看也没看燕回一眼。

    费小宝正一个人楼下玩,这里东西除了滑滑梯之类,其他并不适合费小宝,都是小婴儿玩具,不过小家伙一个人也玩特别高兴。展小怜下楼,眉眼弯弯看着费小宝问:“宝贝,喜欢这里吗?”

    费小宝使劲点头:“喜欢。妈咪,这里像幼儿园一样。”

    展小怜微笑:“对啊,勇敢叔叔把家变成了幼儿园呢。”

    费小宝坐台阶上,手里拿着一个皮球想拍起来,皮球打厚厚地毯上行,根本弹不起来,费小宝慢吞吞抱着球研究,为什么这个球不跳起来呢?

    展小怜捧着脸旁边看着费小宝玩,他有什么不懂,展小怜立刻就告诉他,费小宝兴致很高兴,一个人地毯上打滚,学小螃蟹走路,摇摇晃晃真是跟小螃蟹似。

    展小怜一直蹲旁边看着,身体一晃一晃,漆黑眼珠子里倒映着费小宝小小身影,费小宝扭头看着展小怜问:“咦?妈咪?妹妹不见了。”

    展小怜指指楼上,“勇敢叔叔跟妹妹做游戏,妈咪和小宝做游戏。”

    费小宝点点头,继续玩自己。

    燕回抱着燕大宝楼上往下看,气鼻子都歪了,死女人,气鼓鼓抱着燕大宝下楼,把燕大宝往展小怜怀里塞,展小怜伸手接过来,然后把燕大宝轻轻放地毯上,继续坐台阶上看着费小宝,三个月小婴儿不会爬不会滚,只能挥舞着小爪子躺地上,躺了一会燕大宝觉得无聊了,顿时咧开小嘴哇哇大哭起来。

    展小怜无动于衷看着前方,费小宝赶紧跑过来趴燕大宝旁边,“妈咪,妹妹哭了。”

    展小怜微笑着说:“因为小宝一直自己玩,不跟妹妹玩,所以妹妹伤心啦。”

    费小宝赶紧跟燕大宝说:“妹妹不哭,哥哥陪你玩。”

    费小宝自己就是个小孩子,又不懂怎么哄小婴儿,妹妹躺着肯定没办法陪妹妹玩,伸出小手就去拉燕大宝,展小怜赶紧下来伸手帮忙,用手托着燕大宝小身体护着她小脖子,让她坐地毯上,费小宝经常看到妈咪拿东西哄妹妹,就跑去拿了一个红色手鼓学着妈咪样子哄燕大宝:“妹妹,这里有鼓声!咚咚咚……”

    燕大宝兴奋挥舞着小手,笑口水都流了下来。

    费小宝高兴看向展小怜:“妈咪,妹妹笑了!”

    展小怜点头:“对啊,因为哥哥陪妹妹,妹妹高兴啦。”

    大孩子哄小孩子,玩了一会以后两个孩子都累了,展小怜直接把保姆喊过来,让保姆抱着燕大宝去睡觉,然后自己起身走过去,一边轻声哄着费小宝一边说道:“小宝,跟妈咪去觉觉好不好?这里不能睡觉,跟妈咪去觉觉啦!”

    费小宝迷迷糊糊任由展小怜抱到怀里,乖乖搂着妈咪脖子,继续睡。

    费小宝个子本来就不矮,吃饭又乖,其实挺有分量,展小怜抱他时候能抱,只是有点吃力,她把费小宝抱起来以后直接上了二楼,让人把她带到客房,然后把费小宝放其中一个房间床上,起身过去关门,脱了外套陪着费小宝一起躺床上。

    燕回外面抓狂,然后推门进去,指着门跟展小怜说:“妞,你房间三楼!”

    展小怜从被窝里探出头,对他做了个“嘘”手势,“小宝睡着了,别吵醒他,以后再说吧。”

    燕回赖门口不走,“你给爷出来!”

    展小怜摇头,低声说:“我不能让孩子一个人。”

    燕回指着楼上大怒:“燕大宝也没妈妈看!”

    展小怜看了他一眼:“有保姆看着了。”

    燕回指着费小宝:“他也有保姆看!”

    展小怜叹气:“燕回,有什么话晚点再说,我要陪小宝睡觉,行吗?”

    燕回冷着脸站门口,盯着展小怜看了一会,一扭身走了,找燕大宝去。

    展小怜陪着费小宝睡了一觉,自己睡醒了,费小宝还跟小猪似没睡醒,她悄声无息起床,给他盖好被子,开了床头灯,然后轻手轻脚走了出去,看到保姆招招手:“看着孩子,醒了叫我一声。”

    然后自己下楼,把费小宝刚刚玩乱玩具都收拾了一下,展小怜找来两个人,指着那些大型玩具吩咐:“所有东西都消毒一遍。”

    给费小宝安排晚餐食谱时候燕回直接下楼找她,拉着她手腕就往楼上走:“去陪爷燕大宝睡觉!点!”

    展小怜拨下燕回手腕,嘴里说道:“我已经睡好了,我不想继续睡了。你不能强迫我必须睡觉。”

    燕回气急败坏:“凭什么?你陪着你儿子睡了,凭什么不陪爷燕大宝睡?”

    展小怜点点头:“对,你也说了,我陪我是儿子,我凭什么陪你女儿,你女儿是你事,我儿子是我事,这很公平,凭什么你要强迫我?”

    燕回愣了一下,顿时暴跳如雷:“你就是报复爷给你儿子准备房间是不是?爷都是弄了还不行?你这女人到底怎么回事?”

    展小怜扭过头看向一边,呼出一口气,然后才说:“燕回,我是带着小宝回来了,你也知道小宝存,我是默认你接受了他存,如果你接受不了你就不该给我希望。我可以明白告诉你,小宝和你跟燕大宝之间,我永远都是选择小宝,如果非要我放弃一方,我会没有犹豫放弃你们。因为,”展小怜看向某一点眼睛溢满了泪水,她抿了抿唇,说:“燕大宝没有了我,但是还有你,但是小宝失去了我,他就什么都没有了……”

    燕回猛抓着她胳膊,咬着牙,死死盯着展小怜眼睛。

    展小怜舔了下滑进嘴里眼泪,说:“你什么都不用说,这就是我答案。我不可能让爱德华家族尊贵公爵大人,像一个小可怜一样生活角落里,我要他比其他孩子有地位,我要他活阳光里。如果,我身边有人企图让他像老鼠一样过着低人一等生活,让他活自卑和痛苦中,我会毫不犹豫把这个人踢出我生命之外,我绝对不允许我儿子受到任何人欺负和凌辱。”

    展小怜慢慢转头,看向燕回,开口:“燕回,我陪着小宝睡觉时候就想,我是不是又做错了一次决定,我是不是该考虑重小宝未来,我是不是要重规划我以后生活……”

    “你敢?!”燕回狠狠拉住她肩膀,然后把她强行按进自己怀里,咬着牙开口:“你敢?你敢!燕大宝也是你,她也是你!你敢把她抛弃了?!……”

    展小怜红着眼睛,木然透过燕回肩膀看着前方,喃喃说了一句:“我有什么不敢呀……”

    燕回强行把她禁锢怀里,那双满是戾气双眼死死盯着前方,半响,他闭上眼睛,把下巴搁展小怜肩膀上,逐渐放松身体,而后,闷声闷气开口:“爷改!全部改,一模一样行不行?什么都一样,爷给爷燕大宝什么,就给他什么,行不行?你把你刚刚说话收回去,爷当什么都没听到,爷他妈知道错了,你这女人别动不动就说那么吓人,爷改还不行?你就想想,燕大宝没有妈了怎么办?她以后问,她妈哪去了,爷就说你跟男人跑了……”

    展小怜本来都冷静下来了,结果一听他后一句话,被气一把推开燕回,对着他膝盖就使劲踢了一脚:“你能说点好话吗?”

    “擦!”这一下结结实实,燕回被踢当时就蹲地上了,火冒三丈:“这个疯女人……疼!本来就是,那死小子不是男人还是娘娘腔?你不是跟男人跑了难道是跟女人跑了……”

    展小怜对着他又是一脚,直接把燕回踹地上了,然后她冷着脸,转身上楼去了。

    燕回坐地上喊:“喂!爷刚刚跟你说听到没?把你说都收回去,爷当没听到!”

    几个正努力给玩具们消毒人低头使劲干活,什么都没看到,什么都没听到,他们都是干活机器人。

    展小怜回到客房,费小宝还没睡醒,展小怜跟保姆做了个手势让她出去,自己留下来继续看着费小宝,希望小家伙睁开眼睛以后看到人是她。床上躺了下来,重闭着眼睛眯了一会,迷迷糊糊中觉得有双小手摸她脸,展小怜睁着一看,费小宝已经醒了,正侧躺她旁边用小手摸她呢。

    展小怜伸手抓住费小宝小手,放自己嘴上亲了一下:“看看妈咪捉到了什么呀?哎呀,原来是我们家小宝小手手!”

    费小宝小脸睡红扑扑,看着特别可爱,揉揉眼睛对着展小怜憨笑,小家伙貌似除了睡相不太好,其他都挺好,就连大部分孩子有起床气他都没有,睡觉之前脾气好,睡醒以后脾气也好,真是个特别乖小东西。

    展小怜就觉得小宝真是个好小孩,不像燕大宝,睡觉之前闹人,睡醒以后还要闹,哪怕睡再好,都要嚎一嗓子,生怕人家不知道她醒了似。

    这事过后两三天时间里,展小怜一步往三楼去意思都没,晚上就是直接陪着费小宝客房睡,燕回说什么她都笑眯眯什么表示都没有,弄燕大爷那颗脆弱玻璃心七上八下,生怕这女人揪着前两天事不放,再发个神经带着那小兔崽子离家出走什么。

    别墅周围安保瞬间密集了,展小怜毫无觉察,每天陪着费小宝时间明显多起来,也就是自打那天以后,她就很少主动抱燕大宝,除非燕回强行把燕大宝塞到她怀里,她才会接着,即便如此,她还是会和费小宝一起逗燕大宝,比如让费小宝学着喂燕大宝喝牛奶什么,绝对不会像以前那样一个人抱着燕大宝还逗她高兴。

    燕回一度很紧张,总觉得这女人有阴暗心事,很有可能是捉她下一个小辫子了,然后为带着这小兔崽子离家出走做铺垫,不就是怕她跟燕大宝感情好了舍不得走吗?所以现故意不跟燕大宝接触,故意不和燕大宝联络感情吗?

    除了不上三楼和不主动抱燕大宝,展小怜其他方面还是挺正常,跟燕回相处也没什么大变化,但是就这两点就让燕回一直紧张,一个琢磨着是不是要把结婚证那个那女人看一眼,让她知道其实她已经是他老婆了,想想没敢拿出来,万一没打算走,结果看到结婚证直接被气走了就得不偿失了。

    燕回找不到挑刺地方,主要是怕他说了,这窗户纸捅破了那女人没顾忌了,但是燕大爷对展小怜不抱他绝世无双燕大宝表示有很大意见。

    展小怜坐地毯上跟费小宝玩拍手游戏,费小宝慢了好几个节拍,展小怜捏着她鼻子说道:“妈咪赢了,小宝鼻子让妈咪捏一下!”

    费小宝主动伸着小脑袋送给展小怜捏鼻子,完了以后两人继续玩。

    燕回冷脸子一只手捧着燕大宝,气鼓鼓走过来,伸手把燕大宝强行放到展小怜怀里,自己转身走了。

    费小宝眨巴了两下眼睛,突然开口:“妈咪,为什么勇敢叔叔不愿意抱妹妹?”

    燕回以前也会把燕大宝往展小怜怀里送,差不多都是展小怜陪着费小宝玩时候,反正就是想要求展小怜对燕大宝好一点,这几天比之前频繁,而且每次都是气呼呼阴着脸时候,费小宝又整天待家里,每次都看到。

    展小怜抱着燕大宝,把她摆弄正面对着费小宝,抿抿嘴,说:“所以,小宝要多疼疼妹妹啊。”

    费小宝顿时觉得妹妹好可怜,勇敢叔叔还会教他打枪枪教他开飞机,妹妹这么小,他都不愿意抱妹妹,费小宝觉得妹妹真很可怜呢。拧着小眉头蹲燕大宝面前,伸手摸摸她小脸,软乎乎,很喜欢。勇敢叔叔不愿意抱妹妹,就是不喜欢妹妹,可是费小宝觉得妹妹长很可爱,不明白勇敢叔叔为什么不喜欢。

    费小宝认真说:“妈咪,小宝喜欢妹妹,小宝疼妹妹,小宝保护妹妹。”

    展小怜点头微笑:“对啊,妹妹很小呢,都不会说话,小宝都是大哥哥了,大哥哥当然要保护小妹妹呀。”

    费小宝点头,觉得妈咪说很对,妈咪喜欢小宝,然后才喜欢妹妹,但是勇敢叔叔还不喜欢妹妹,就只能小宝喜欢妹妹,保护妹妹了。

    燕大宝躺地毯上,费小宝像模像样燕大宝身上盖了个毯子,然后自己旁边玩。展小怜也陪身边,眼看着燕大宝哼哼唧唧哭了要喝奶,才把她抱起来,对费小宝招手:“小宝,过来喂妹妹喝奶奶吧。妹妹喜欢哥哥喂奶奶。”

    费小宝跑过来喂妹妹喝牛奶,一边拿着奶瓶一边问展小怜:“妈咪,小宝小时候也喝牛奶吗?”

    展小怜笑了笑说道:“小宝小时候喝妈咪奶。”

    费小宝眨巴了两下眼睛,问:“那妹妹为什么不喝妈咪奶?”

    展小怜摸摸他小脑袋,“因为妈咪奶让小宝喝光啦?”然后她把手指放唇边,轻轻“嘘”了一声,“我们小声一点,妹妹听到是不是会很伤心呀?”

    费小宝“哦”了一手,然后慢吞吞伸手捂住自己小嘴巴,对展小怜使劲摆手:“不要说!妈咪我们都不要说,不告诉妹妹,不然妹妹会不高兴,说小宝没有分享。”

    展小怜笑道:“妈咪小宝贝呀,因为那时候还没有妹妹啊,所以小宝没有办法跟妹妹分享来着。”

    费小宝眨巴眼:“那以后妹妹问小宝,小宝可以这样回答妹妹吗?”

    展小怜点头:“可以啊,当然可以。”

    费小宝顿时兴高采烈,“妹妹,加油喝奶奶,哥哥以后有好吃跟妹妹分享。”

    燕回晚些时候回来,拖了一车烟花回来,让人把烟花给卸下来,家里都是孩子,肯定不能搬屋里,就放后面一个单独小杂物间里,留着过年时候放烟花。

    费小宝好奇围着拖烟花车转圈圈,问:“勇敢叔叔,这些是什么东西啊?”

    燕回得瑟解释:“过年时候用,以后你可以用这玩意泡女人……”

    一只满是软毛毛拖鞋从屋里飞出来,就跟长了眼似,不偏不倚砸燕回头上了,燕回大怒:“你这女人疯了?没看爷正忙着?”

    展小怜本来没打算真砸中他,她就那么随手一扔,结果还就砸他脑门上了,砸都砸了,展小怜肯定是不会道歉:“你跟小宝乱说什么呢?他才五岁!”

    燕回怒气冲冲进屋,揉着脑门,凶狠走过去,把他宝贝燕大宝抱回来,气势汹汹上楼去了。

    展小怜伸手摸了下鼻子,她又不是故意砸到他脑门,再说了,哪有那样跟小孩子乱说话?活该!

    燕大爷抱着燕大宝楼上,越想越生气,整天都家暴,哪有这样?为了那个疯女人一个教训,燕大爷决定带着燕大宝离家出走。

    只是这眼看着后天就过年了,去什么地方比较能吓唬这女人一下还是个问题,想来想去,燕大爷突然想到了三个字:回娘家!

    于是,燕大爷立刻付诸于行动,让人拿了燕大宝尿不湿和换身衣服,直接走了。

    反正这人整天就是想一出是一出,展小怜都习惯了,看到燕回抱着燕大宝出门了也没搭理,爱去哪去哪,她还懒管呢。

    燕大爷带着他闺女回娘家了,只是燕大爷很明显没弄明白人家场说“娘家”到底指是哪里,他老人家带着燕大宝直接回了摆宴,去展爸展妈家了。

    展爸展妈过年也回家了,正忙着年货呢,还说小怜年后不懂大年初几就带孩子过去了,给他们吃什么都配好了。展妈正高高兴兴揉面准备弄几个馒头包子什么过年,结果就听到外面有钥匙拧门声音,两人都愣住了。

    燕回和小怜都有钥匙,只不过展爸展妈怎么都往他们俩身上想,燕回好不容易把小怜弄青城过年了,怎么可能会这个时候回来?难不成是有万能钥匙小偷?正现,展爸就听到外面一个奶娃娃声音传来,展爸赶紧冲过去开门,门一开就看到燕回抱着燕大宝站门外,钥匙还插门上呢。就他们俩,后面没别人,当然,下一个楼层地方挤了几十个保镖,只是没出镜露面而已。

    展爸展妈:“……”

    燕大宝适时发出一个小奶娃特有声音,吐着口水:“嘟嘟嘟……”

    展爸展妈各自行动起来,展爸伸手去把燕大宝给接了过来:“进来进来!哎哟,我们家小公主大宝哟,这才一周没见,姥爷就想你了,做梦都梦到大宝了呢……”

    展妈去洗手,把燕回咯吱窝夹着一大袋尿不湿接下来,奇怪问:“怎么就你跟大宝呀,小怜和小宝呢?”

    燕回冷着脸,往沙发上一坐,气鼓鼓说:“爷这是回娘家!”

    展爸:“噗——”

    展妈:“……”

    只有燕大宝展爸怀里伸出小手抓姥爷头发和眼镜,高兴手舞足蹈。

    展爸擦汗,抱着燕大宝沙发上坐下,也懒跟他解释他回是哪门子娘家,看着燕回又问:“那你回来,小怜知不知道啊?”

    燕回跷着二郎腿颠啊颠,“不知道,爷又没跟她说。”

    展爸小心问了句:“跟小怜吵架了?”

    燕回立刻逮住了话头似开始指控展小怜暴行:“爷就是给那小兔崽子买了一车烟花,那疯女人就用拖鞋砸爷脑袋!这是家暴!看看爷燕大宝瘦,都是那疯女人不疼燕大宝才让她瘦!”

    展爸低头看看白白胖胖燕大宝,没觉得孩子瘦,反而觉得燕大宝胖了,“这个,大宝这不是挺好吗?”

    “好什么?”燕回继续指控:“要不是她整天不管燕大宝,爷燕大宝比现胖,可爱,就是她虐待,整天就盯着那小兔崽子看,有一点不高兴就不搭理爷燕大宝,凭什么?她就是妒忌燕大宝长胖,想折磨她瘦一下来……”

    展爸:“……”他怎么听着这小子说话没一句能信呢?小怜那是什么孩子啊?小怜就不是不靠谱孩子,再说了,就算小怜不靠谱,小怜对孩子肯定不含糊,说小怜跟他打架展爸信,燕回挨打了展爸也信,就是说小怜虐待燕大宝什么,展爸打死都不信。

    不但展爸不信,展妈也不信啊,他们家小怜绝对不是这样人,看看她对小宝那么好就知道了,绝对不会虐待燕大宝。再说了燕大宝就展爸怀里呢,就跟一白面团似,压根看不出瘦哪里也看不出受过什么虐待啊?

    展爸展妈肯定是不信,不过不信他们也不会说,燕回就那边说展小怜坏话,这人说话时候也是会说,自己不好地方绝对不会说,就说展小怜不好,不知道人听了,还以为展小怜这得多不讲理呢。

    展爸展妈对自己闺女品行还是很放心,没办法信来着。

    知道燕回压根没跟展小怜打招呼就跑摆宴来了,展爸赶紧趁着燕大宝睡着时候给展小怜打电话,“小怜?是爸爸呀。”

    展小怜还奇怪展爸怎么突然给她打电话呢,昨晚上不是刚打过吗,中午打电话,什么事啊?“爸,是我,怎么了?”

    “那个燕回和大宝我们家了,是摆宴,你妈跟我住这地方……”展爸叹气,说:“大宝睡着了,燕回和大宝,带着一包尿不湿刚来没半小时。”

    展小怜:“……”半响开口:“他去哪干嘛呀?还带着孩子,这人毛病吧?”

    展爸赶紧说话:“你别这么说,他一个大男人,难为他抱着大宝过来了,你不知道,他抱着大宝就一个姿势,进屋以后我把大宝接过来了,他那胳膊还弯着不能动。你们是不是又吵架了?我说你这孩子,能不能别整天跟他吵架呀,他跟我跟你妈说你用拖鞋砸他脑袋了?”

    展小怜翻白眼:“我是不小心砸到了,谁让他反应那么慢,躲都不知道躲啊?”

    “你还真砸了?”展爸无语:“你这孩子怎么这么虎啊?”

    展小怜抓狂:“爸,小宝才五岁,他教小宝以后用烟花泡女人呢,我不砸他砸谁啊?再说了,我又不是故意,本来就是想吓唬一下,结果真砸中了。”默了默,展小怜又说:“这就是命啊,没办法来着。”

    展爸瞪眼:“你还敢说?”

    展小怜吐舌头:“我知道他过去了就行了,随便他,反正后天就是大年夜,他爱去哪去哪。”

    挂了电话,展爸叹气,这两人,怎么没一个省心啊?非得闹翻天覆地才行,展爸肯定不能把展小怜话就这样跟燕回讲啊,他挂了电话,组织了一下语言,进屋问燕回:“大宝睡了是吧?哎,孩子小,就是容易睡着。”

    燕回还颠腿,那腿也不觉得累,展爸真是服了他了,然后问了句:“多了,过年是不是打算就这里过了?不回去了?”

    燕回腿不颠了,含含糊糊说了句:“谁说……”

    “我刚刚给小怜打电话了,总要跟她说一声你跟大宝哪,免得她担心不是?”展爸拍了拍腿,说道:“我以前啊,也经常跟小怜她妈吵架,不过呢,男人吗,谁跟女人一般见识不是?男人就应该大度,女人想骂两句就让她骂,骂完了她肚子里没气了,就好了,你要是跟她吵,她会跟你吵厉害,人家为什么说女人小心眼?这都是有道理,前人总结下来经验不是?再说打人这事,我这辈子就跟没跟小怜她妈动过手,她倒是打过我,不过,女人没力气,怎么打也不疼,挨两下子又怎样?死不了人呀。你跟小怜呢,这个我也不好多说什么,反正小怜觉得好就好,不过既然你们俩现一块了,我还是希望你们俩能好好,这孩子都有了,还要怎么样啊?”

    燕回手指敲腿上,得瑟:“爷又没跟她一般见识。”

    展爸点头夸奖:“对嘛,也不该跟她见识,她说什么就什么呗,只要不违反原则问题,怎么着都行吧。本来一个家庭,就是应该是大事男做主小事女做主,平常小事她说了,你就别管,这就对了。”

    燕回嘀咕:“她还家暴呢……”

    展爸看到过好多回,展爸当没听到,反正家暴对象又不是他们家小怜,燕回挨小怜一百下都伤不了地方,可是小怜要是挨了燕回一下估计就起不来了,那才是真家暴。

    再说了,展爸怎么看怎么觉得这小子貌似还挺享受被小怜打骂时候,要不然怎么有时候非得故意气人,专门撩拨小怜生气呢?说难听到这是他自找,说好听点那就是他愿意,展爸表示不愿意这个话题上多做分析,这要真分析深了,燕大爷面子估计也就没了。

    展爸跟燕回说了一下午,后又言归正传:“那个要不过年你就这里过?来都来了,就别来回折腾了,带着大宝这边过年吧,小怜就跟小宝两个人过,要不我去把小怜接回来也行,刚好一家人一块过年……”

    展爸话还没说完呢,燕回直接跳了起来:“不成,爷偏不让那女人如愿,燕大宝!回家了!”

    燕大宝是睡梦中被燕回抱回家,他老人家抱着燕大宝怎么来就怎么回去了。

    展爸展妈面面相觑,有点无语,这就走了?饭都没吃上一口呢。

    展小怜和费小宝青城别墅可高兴了,两人那堆玩具里滚来滚去做游戏,展小怜躺地毯上,费小宝趴旁边,两条小腿踢来踢去悬半空,嘴里还哼着小曲,一边玩着手里积木一边唱着英文歌:“一闪一闪亮晶晶,满天都是小星星……”

    展小怜躺旁边跟着歌节奏晃着脑袋。

    其实小家伙唱不算好,不过好歹是调子上,有时候都唱不出声来,但是听展小怜耳朵里,是怎么听怎么好听。

    燕回带着燕大宝回来时候,看到就是这个和谐画面,燕大爷妒忌心肝肺都疼了,他带着燕大宝回娘家,这个女人竟然无动于衷待家里跟这个小兔崽子玩这么高兴,没天理了!

    燕回抱着燕大宝,然后怒气冲冲走过去,伸手把燕大宝放了展小怜脸蛋上。

    展小怜正高兴呢,结果一个黑影压下来,鼻子里顿时灌入一股尿不湿特有味道,燕大宝小屁屁直接坐了展小怜脸蛋上。

    展小怜手忙脚乱把燕大宝挪到旁边,自己爬起来,大口喘气:“燕回!”

    燕大爷气鼓鼓,直接上楼去了。

    费小宝爬坐起来,眨巴了两下眼睛,往燕大宝旁边挪了挪,伸出小手去拉燕大宝,想把她拉起来,展小怜瞪了燕回背影一眼,赶紧帮费小宝忙,燕大宝坐起来以为撇撇小嘴,就开始大哭起来,刚睡醒,还睡不好,一路车上颠来,燕大宝小公主开始放声大哭。

    费小宝吓坏了:“妈咪!妹妹是不是饿了?”

    展小怜赶紧把燕大宝抱起来,对费小宝挤了挤眼睛:“小宝帮妈咪喊保姆阿姨,妈咪给妹妹喂奶奶好不好?”

    费小宝一骨碌爬起来,“好,妹妹等哥哥来!”

    因为燕大宝被燕回带出去了,展小怜担心她受凉感冒,赶紧试了试温度,觉得一切正常才放心,燕大宝一个劲哭啊哭,哭脑门上都是汗,好不容易费小宝抱着奶瓶跑回来了,赶紧给她喝牛奶,这才止住哭声,一边抽噎一边小手抱着奶瓶一个劲喝。

    费小宝歪着脑袋旁边看:“妈咪,哥哥说妹妹漂亮,要妹妹当他媳妇。”

    展小怜笑道:“不是说给小馒头当媳妇吗?”

    费小宝撇嘴:“小馒头说妹妹不好看,他不要。小包子哥哥说他喜欢妹妹,小宝就给小包子哥哥了。”

    展小怜大笑:“哎哟妈咪小宝贝哟,你就这样把妹妹卖了呀?谁喜欢你就给谁啊?万一妹妹以后不喜欢怎么办?”

    费小宝眨巴了两下眼睛,说:“小包子哥哥很厉害,妹妹为什么不喜欢?”

    展小怜忍不住笑道:“所以啊,你要等妹妹长大了,问问妹妹到底喜不喜欢小包子哥哥,如果妹妹说喜欢就很好,如果妹妹说不喜欢,你再问她为什么不喜欢,好不好?”

    费小宝觉得妈咪说对待,点点头:“好!”

    小婴儿睡觉太频繁,燕大宝喝着奶睡着了,奶瓶一拿就醒,开始哭,展小怜只能塞回去,等她完全睡着了才把奶瓶拿开,然后让人把她抱到房间去睡觉。

    燕大爷这次回来还指望那女人过来哄哄,好歹他回了趟娘家,怎么着都有点震慑作用吧?结果,那女人吃完晚饭,洗完澡,直接带着学费小宝睡觉去了,一觉到天亮,一夜好眠。

    燕大爷恨心肝肺都疼,那个女人怎么回事?

    大年三十晚上,别墅厨师做了一大桌吃,展小怜带着费小宝,燕回跟燕大宝一起吃饭,勉强算是一家四口,虽然从某些方面来说,这还不算一家人,但是实际上又是一家人。费小宝小勺子舀了东西就想给燕大宝吃,展小怜赶紧拦住,“小宝,妹妹还没有牙牙,不能吃豆子,她嚼不动呀。”

    费小宝眨巴下眼睛:“那妹妹能吃什么?”

    展小怜忍不住笑道:“妹妹呀,她现只能看着我们吃,我们吃很多好东西,她都吃不到哟。”

    费小宝嘟嘴,扭头看着燕大宝,说:“妹妹好可怜。”

    展小怜点头:“是啊,所以小宝等妹妹长大了,有牙牙时候,要给妹妹留多多好吃,因为我们小宝吃好东西时候,妹妹都不好吃,妹妹比小宝少吃了好多好东西呢。”

    费小宝使劲点头:“小宝都留给妹妹。”

    展小怜摸摸他小脑袋:“和妹妹一起分享就好。”

    燕回看了展小怜一眼,又看了一眼,然后把视线落燕大宝身上,燕大宝婴儿床就是放燕回旁边,非要放那,谁都不让碰,然后敲敲碗边,提醒费小宝:“小子,吃你饭!”

    费小宝听话坐下来,喜滋滋扭头看着燕大宝,然后乖乖扒饭。

    吃完饭,远处已经有烟花天空炸开声音,费小宝跑过去落地窗旁边看,展小怜走过去拖了张椅子看着远处,笑着问:“小宝,看到烟花了吗?”

    费小宝点头,指着天空一朵一朵炸开烟花,说:“妈咪,好看!”

    燕回嗤笑,把燕大宝连同婴儿车直接端到展小怜旁边,“看着!”

    不等展小怜动手,费小宝已经跑过来撅着屁股推婴儿车,嘴里说道:“小宝推妹妹,小宝推妹妹!”

    展小怜帮他把燕大宝婴儿床推到落地窗旁边,展小怜伸手用毯子把她裹住,然后抱到了怀里,旁边放着小凳子,费小宝坐上面看着别人家烟花,小家伙高兴小脸上全是笑脸。

    一会功夫以后,燕回从楼上下来,手里不知道拿了什么东西,反正下来以后往燕大宝脑袋上一戴,刚好遮住她小耳朵,又往展小怜脑袋上卡了一个,展小怜伸手摸了下,发现是毛茸茸,戴上以后外面声音瞬间变特别小,明白了,这就是隔音玩意。

    “你们俩等着。”指是展小怜和燕大宝,然后燕回伸手一拍费小宝脑袋:“出来!”

    费小宝摸着毛茸茸隔音耳捂,慢吞吞跟着燕回走了出去,然后他看到有好几个人忙着把大片大片烟花摆放落地窗前空地上,顿时兴奋原地蹦了一下:“勇敢叔叔,我们是不是要放烟花?!”

    燕回手里上下抛着一个打火机,斜眼看了费小宝一眼:“要不然喊你出来干什么?”

    费小宝神情一看就是兴奋多于害怕,扭头看向落地窗里面展小怜和燕大宝,对她们露出白白牙齿,又赶紧跟着燕回走过去。

    展小怜抱着燕大宝站起来,贴着玻璃指着外面说:“宝贝,看到哥哥没有?哥哥给宝贝放烟花呢,待会会很漂亮哟,哥哥是不是很勇敢?哥哥是勇敢小卫生哟。”

    燕大宝好奇睁着跟燕回一模一样大眼睛看着外面世界。

    燕回点了跟烟,然后拿着烟去点了一个大烟花,烟花芯被点燃,速朝着主体蔓延,费小宝站燕回腿边不知道哪个东西会是什么样,然后看着一个红星从烟花主体中突然窜出,发出一声呼啸,天空炸开,发出巨大响声,同时也绽放美丽时刻。

    毕竟离比较近,就算带着膈应耳捂费小宝还是被那响声吓一哆嗦,条件反射伸手抱住燕回腿。

    展小怜看不清两人表情,但是从肢体语言可以看出燕回弯腰抓住了费小宝后衣领,似乎想把他提开,然后燕回抓着费小宝衣领手往上提了下,没提起来。展小怜立刻打算抱着费小宝出去,就她转身时候,她发现燕回已经松开了手,原本抓着费小宝衣领手突然举起来,安抚似费小宝背上拍了两下。

    费小宝抱着燕回手不撒手,就是被吓,燕回吸了口烟,然后把烟递到费小宝手里,把他往前一推:“把那个那个大点燃,点。”

    费小宝回头看着燕回,眼泪汪汪说:“可是,可是会响,小宝害怕。”

    燕回往后退了一步,抬抬下巴:“看到没?那边你妈跟爷燕大宝等着看你放烟花呢,点过去,点燃了就赶紧跑回来,爷又没走,好什么好怕?”

    费小宝举着烟,小心走过去,慢吞吞捏住烟花上长长芯,又慢吞吞把手里燃着烟放芯上,等芯被点燃了,费小宝还蹲那捏着被点燃长芯不撒手。

    展小怜心都提到了嗓子眼,看都急死了,点燃了点跑呀傻小子!

    费小宝看点燃了,慢吞吞放下来,又慢吞吞往回走,走了两步之后,撒腿就跑,一头撞到了燕回腿上,紧紧抱住,与此同时,身后巨大响声天空想起,一朵绚烂烟花照亮了半个天空。

    展小怜顿时松了口气,照亮天空瞬间,她看向费小宝,小家伙小脸上满是兴奋和激动,咧着小嘴看着天空,又看向燕回,笑大眼变了了弯月亮。

    燕回嗤笑一声,伸手揉了下他脑袋:“出息!”

    费小宝抬头看着天空,看着那一朵朵美丽烟火绽放开来,那是他刚刚点燃,是为妈咪和妹妹点燃烟火,非常好看,他咧着小嘴,开心看向落地窗后面妈咪和妹妹。

    展小怜抱着燕大宝,对他举起了大拇指,“我们家小宝真棒!”

    ------题外话------

    周末渣爷很勤奋,握爪,胖妞妞们也要勤奋投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