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臣服 > 第407章 恨意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大年三十晚上,费小宝跟燕回后头放了一晚上烟花,把拿出来烟花差不多都放完了才结束。

    燕大宝早已睡跟猪似了,展小怜让人把她抱到房间里睡觉,然后看费小宝放烟花。小家伙做事干活就跟他性格一样,慢吞吞,每次看他点烟花,展小怜都担心他会被炸伤,慢吞吞,还老是捏着烟花看一会才撒手,所幸一晚上都没有意外,旁边还跟着手脚反应都于常人燕回,害展小怜白担心了一晚上。

    费小宝慢吞吞跟着燕回后面回屋,展小怜抓过来闻了闻,顿时捏着鼻子摇头:“哎哟,我们家小宝身上全是火药味,这可怎办哟。”

    费小宝抬起小胳膊使劲闻了闻,“妈咪,没有啊!”

    展小怜揉着他小脑袋笑着说:“因为你闻多了,所以闻不出来啦!来宝贝,妈咪给你洗澡澡。”

    燕回刚要吼一句他老婆不外借,就听到费小宝慢吞吞一蹦一跳说:“妈咪,小宝,是男孩子,男孩子不要妈咪洗澡澡,小宝会洗澡。”

    展小怜微笑点头:“是,妈咪站门外给小宝拿衣服,保证不进去。”

    “好吧,”费小宝往客房跑:“小宝要洗澡澡啰!”

    费小宝自己里面洗澡,展小怜半掩门口站着:“宝贝,你洗好了吗?天气好冷,不可以着凉哟。”

    费小宝自己拿着浴巾往身上裹,奶声奶气应道:“妈咪不可以进来,小宝还有没有好!”

    展小怜笑道:“妈咪不进去,小宝慢慢来。”

    燕回客房外面转了好几个圈,对于展小怜自打来了就跟费小宝住一块表示十分不满,生怕费小宝这个小兔崽子住习惯了,以后一直赖着他老婆。展小怜可是很明确告诉燕回了,费小宝比他跟燕大宝都重要,燕回不服气,十分不服气,但是他没办法,这女人就跟神经病似,就说那小兔崽子比他们重要,燕大爷一点一点办法都没有。

    费小宝自己洗完澡,还自己穿上了小内裤和里面秋衣秋裤,小衣服穿歪歪扭扭,然后缩着脖子裹着大浴巾跑出来:“妈咪,小宝洗好了。”

    展小怜一把抓住,抱起来往床上一丢:“宝贝过来,到被窝里躺好。”

    费小宝床上慢吞吞打滚,嘴里嚷嚷:“小馒头就喜欢打滚,小宝跟小馒头学。”

    展小怜哭笑不得:“小宝,跟小馒头学些好呀,要是地上打滚了,弄脏衣服怎么办?保姆阿姨好辛苦,还要帮小宝洗衣服。”

    费小宝滚了一半停下来,乖乖说:“不学小馒头。”

    展小怜给他盖好被子,“小宝先躺下乖乖睡觉,妈咪待会就回来,好不好?”

    费小宝被窝里露个小脑袋出来,点点头:“好。小宝爱妈咪。”

    “妈咪也爱小宝。”展小怜亲了他一下,“明天就是一年,记得早上起来要跟妹妹说年好,知道吗?”

    费小宝点头:“好。”

    展小怜去客服卫生间把费小宝换下来一份扔进篮子里,然后提着篮子放到门外,抬头看着燕回站门口,她奇怪看了他一眼:“不去洗澡睡觉,你待干什么?”

    燕回抓头,又放下,然后拉着展小怜胳膊就往楼梯口走:“你打算带这多长时间?跟爷到楼上去,这都过年了!爷老婆凭什么不跟爷睡非要跟那小兔崽子睡?”

    展小怜跟着他走了几步,然后拉下他手,嘴里说了句:“我儿子我不跟他睡,那要跟谁睡?燕回,你还真以为我是你老婆呢。行了,大过年,明天就是年,别吵架了,好不好?我们平时差没什么,这大过年吵架不吉利,不定就吵一年了。”

    燕回抓狂:“你也知道不吉利?爷就是怕这年第一天没睡到自己老婆,以后一年都睡不到……”

    展小怜:“……”指指楼梯:“你赶紧上去睡觉,想多了不定想什么来什么。”

    燕回松手,抬脚朝着客房走去,直接把门踢开,进去,连被子带费小宝一骨碌抱了起来,直接朝着三楼走去,展小怜一看儿子都被他扛走了,赶紧跟后面追:“你干什么呀?小宝!”

    被裹被子里费小宝被燕回扛肩膀上,笑咯咯:“妈咪,我觉得好奇怪呀。床动!”

    展小怜叹气:“小宝,那是勇敢叔叔扛着小宝走路呢,哪里是床动啊!”

    燕回扛着费小宝直接上三楼,左右看了看,直接把他替燕大宝准备那间公主房门拧开,把费小宝给送了进去,然后往床上一丢:“过年这几天你就给爷乖乖这睡。”

    费小宝看看周围,撇着小嘴说:“可是勇敢叔叔,这里,这里是女孩子房间,小宝房间不应该是这个样子。”

    燕回大怒:“爷是说过年这几天这住!以后你房间装修好了,就不用住这了。”

    费小宝眨巴了两下眼睛,“这是女孩子房间……”

    燕回用手戳戳费小宝小肚皮,“再敢说一个字,爷就揍你!男人就应该自己睡觉,小兔崽子,赶紧睡觉!”

    费小宝鼓着小嘴,乖乖往被窝里钻了钻,躺漂亮公主床上,闭上眼睛睡觉。

    展小怜冷眼站门口,燕回安排了保姆陪着,自己转身走了出来,往展小怜面前一站,指了指门:“满意了是不是?爷给弄他个好,行不行?”

    展小怜白了他一眼,抬脚想进去,还没走呢,燕回一把搂住她肩膀:“你又干嘛去?!”

    展小怜指指公主房,“我去跟小宝说声晚安。”

    燕回不耐烦:“天天都说,有什么好说?”

    展小怜伸手戳了下他脑门:“你天天都吃饭,有什么好吃?从明天开始,你别吃饭了你!”说完走进房间,拍拍小手,对着费小宝温柔笑道:“宝贝,勇敢叔叔说我们小宝房间要精心布置,给小宝惊喜,所以装修特别慢,只能让小宝先住妹妹房间了,因为小宝住了妹妹房间,所以妹妹只能搬到隔壁去住啦。”

    费小宝顿时一脸愧疚:“妈咪,那妹妹是不是很伤心?”

    展小怜笑着摇头:“当然不会啊,因为妹妹也喜欢哥哥,所以妹妹让给哥哥住,妹妹很高兴啊。”

    费小宝嘟着小嘴点头:“小宝以后有房子,也让妹妹先住。小宝喜欢妹妹。”

    展小怜坐床边,摸摸他头发:“非常好,妈咪真高兴我们家宝贝这么懂事,那今天晚上要妈咪陪吗?”

    费小宝拧着小眉头想了想,然后摇摇头:“不要。勇敢叔叔说,男人要自己睡。小宝是男人,小宝勇敢,不要妈咪陪。”

    展小怜觉得自己小心肝都要碎了,“妈咪真高兴我们家小宝这么勇敢。”展小怜把手里拿着一个小纸袋放床头,“这是妈咪给我们家小宝压岁钱和糕点,记得明天早上起床第一件事事咬一口糕点,然后再说好哟。”

    费小宝知道这个,妈咪以前就跟她说过,往被窝又钻了钻,点点头:“知道了妈咪,妈咪晚安。”

    展小怜点点头:“宝贝晚安!”然后低头亲了他一下,伸手把灯关了。

    宽敞玄关位置鞋柜被拆了,而是放了一张保姆床,展小怜跟保姆交待了一下,然后走了出去。

    燕回等门口,看她出来还说:“满意了?女人就是麻烦!”

    展小怜懒搭理他,又直接往另一边婴儿房走去,燕回大怒:“你这女人又要干什么?睡觉!”

    展小怜当没听到,轻手轻脚推开婴儿房门,走进去,燕大宝睡跟猪猪似,保姆看到她进来,做了个噤声动作,展小怜点点头,走过去歪着脑袋看了看那张可爱小脸。燕大宝是真漂亮,就冲着现才三个多月大小脸,就知道小丫头以后绝对是个大美人。

    展小怜忍不住笑了笑,低头她额头上亲了一下,小声说了句:“晚安宝贝!”

    走出房间,燕回已经自己跑去洗澡了,展小怜推门进去,伸手关门,听到淋浴室洗澡声,她径直走进去,把床铺整理了下,单独打开床头灯,翻了本杂志出来,躺床上借光看书。

    燕回带着一头洗发水味道出来,手里毛巾胡乱擦着头发,然后往床上一趴,把手里毛巾扔给展小怜,死狗样趴床上说了句:“妞,给爷擦头发。”

    展小没好气看了他一眼,掀开被子,拿过毛巾,坐床上给他擦头,一边擦一边嘀咕:“你三岁吗?擦半天了,头上还滴着水,你好歹擦干净了再出来,看被子都被你头发上水滴湿了……”

    燕回不管,继续趴床上享受美人恩,展小怜拿着毛巾他头上揉了几遍,滴着水不滴了,但是还是湿,展小怜受不了把毛巾扔地上,站起来去卫生间拿了电吹风出来,往床头电源板上一擦,开始给燕回吹头发。

    燕回被展小怜指使,从趴着变成了躺着,他睁着眼,直勾勾盯着正忙碌展小怜看,展小怜受不了他眼神,手里电吹风往他脸上一扫,燕回乖乖闭上了眼睛。

    展小怜没好气说了句:“看什么看?我脸上长花了还是怎么了?”

    因为头发短,好歹吹一下就干了,展小怜用手燕回头上摸了摸,发现差不多干了,伸手把电吹风关了,收了线又送回去,从洗手间出来就发现燕回把身上是睡袍扔地上,人已经钻进了被窝里,她受不了说了句:“你别告诉我你就是光着躺被窝里,你恶心死了,赶紧给我穿衣服去。”

    燕大爷不搭理,直接躺被窝装死,不吭声,坚决不穿,反正就算穿了待会也要脱,何必费那力气呢。

    展小怜被他气无语,自己拿了睡衣去洗澡,也没什么好洗,好歹冲了一把,也没洗头,出来就打算睡觉,结果刚躺到被窝里,燕回这个不要脸就靠过来了,“你可以睡觉,不用管爷……”

    意思就是展小怜睡展小怜,他负责运动就行。

    “我能不管吗?你说我能睡得着吗?”展小怜伸手把他胳膊给推下去:“你忙活一晚上不累吗?睡觉行不行?”

    燕大爷都琢磨好几天了,肯定不行,要是听她,那不是代表他以后一年都没得睡了?展小怜推一下,燕回就绕过去重开始,然后继续想把她身上睡衣给扒下来,几个回合之后,展小怜吐气,“你非得要这样是不是?”

    燕回点头:“要不然爷要怎样?你胳膊抬起来……”然后伸手把展小怜身上睡衣扔到了地上,开始他惦记已久征服之路。

    也不知道折腾了多久,展小怜迷迷糊糊伸手摸手机,勉强睁开眼看了下时间,发现都凌晨一点多了,她被燕回搂怀里,肌肤相贴发丝纠缠,展小怜伸手他背书软绵绵捶了一下,“都一点了……”

    燕回闭着眼睛她脖子下啃噬,从脖子一直啃到胸脯,“你睡就行了,爷做什么又不碍着你。”

    展小怜:“……”她真太累了,困死了,可是有个人一直身上这边咬咬,那边啃啃,不是有点疼就是有点痒,怎么都睡不安稳,展小怜睁开眼睛,有点无奈说了句:“燕回,又不是世界末日,留点以后行不行啊?”

    燕回抬头:“谁让你一直不让爷睡?爷还不高兴呢。”

    展小怜忍无可忍睁开眼:“你要是再不安分睡,我就要去别房间睡了。”

    燕回一听,立刻从她胸前离开,一本正经往边上一躺,嘴里说了句:“睡觉!”

    然后两个相拥入眠人,经历了一场力量和激情较量后,一夜到天明。

    展小怜首先睁开眼,她手枕头下摸了摸,摸出昨晚上她进来以后塞进来小纸袋,打开,剥下一片糕点往嘴里塞了一片,展小怜小时候展妈就一直这样,跟她说这是开口糕,年第一天开口就要说高,这以后才能越走越高。

    展小怜正吃了两口,身旁燕回被他动静惊醒,迷迷糊糊睁开眼睛,刚要说话,展小怜直接把手里两片糕点塞到了他嘴里:“吃了再说话。”

    燕回闭着眼睛嚼啊嚼,等吃完了才问:“什么东西,甜不拉几……”

    展小怜开口:“不会说话你今天就别开口,省说了什么不吉利话难听。”

    燕回继续闭着眼睛,一翻身,直接压展小怜身上:“不打拳了……不想去……”

    展小怜幸灾乐祸:“懒惰一年从年第一天开始!”

    燕回睁开眼睛,迷蒙着眼眨巴了两下,“你这女人一点都不可爱……爷也要过年……”

    展小怜从被窝里抬起头,趴被窝里,低头燕回嘴上亲了一下,“年乐。”

    燕回忽一下睁开眼睛,扭头看向展小怜,然后冷不丁伸手拉住展小怜脖子往下一压,压他嘴上,狠狠亲了一口。

    展小怜牙都被撞痛了,刚想骂他一句,突然听到燕回用冷静又镇定声音说道:“老婆年乐。”

    展小怜斜了他一眼,想想大年不吵架,对着燕回笑了下就起床,左右看看,发现睡衣被燕回扔地上,她叹口气,伸手推推燕回,“你给我拿衣服,有点冷,我不想去,点。”

    展小怜经常指使燕回干这干那,燕回每次都去,但是每次都磨叽一会,非得展小怜把他踹床下面了才会嘀咕着干活,结果这会展小怜刚说完,燕回就直接把被子掀开,抓起他扔另一边睡衣,好歹裹了一下,然后跑去衣柜前打开,站旁边让展小怜看:“要哪个?”

    这房间是展小怜第一次来,里面衣服她都没见过,不过燕回打开柜子里面,清一色全是女装,而且服装样式都是配好。展小怜抓头:“那套蓝色吧,不对,是那套浅蓝色,不是深蓝色……对!就那套。”

    燕回直接拿了套配好粉红色扔过来,嘴里说道:“过年了,要喜庆点。”

    展小怜呼吸,只好坐起来动手穿衣服,穿好以后洗漱一番,完了才出去,青城年没有费小宝期待大雪,不过费小宝是个不会无理取闹孩子,保姆给他穿了一半衣服时候展小怜进来了:“年好呀,妈咪小宝贝!”

    费小宝立刻眉眼弯弯看着展小怜,乖乖轻轻开口:“妈咪年好!”

    展小怜接手保姆,帮费小宝穿衣服,微笑着问:“小宝有没有跟保姆阿姨说年好呀?”

    费小宝立刻点头:“有,保姆阿姨也有跟小宝说年好。”

    展小怜看看他还真咬了一口糕,忍不住他脸上上亲了一下,“好了,下来吧。妈咪给宝贝穿袜子。”

    费小宝穿好衣服以后就往楼下跑,又去玩他滑滑梯了。

    大年初一早上,展小怜还接到了穆曦拜年电话:“胶带,年乐呀!”

    展小怜当即回了一句:“傻妞年乐万事如意,带我向李晋扬和你们家三个宝贝疙瘩问年好。”

    穆曦穿着睡衣抱着无线电话客厅里转圈子,“好哟,我肯定会说,他们还都睡觉呢,就我勤劳,我早起来了。”

    展小怜鄙视:“哎哎,别以为我不知道,你绝对是穿着睡衣转悠,你勤劳能干什么呀?也就这样转圈圈了。”

    穆曦:“……”半响嚷嚷:“胶带你打击到我了!”

    展小怜大笑:“被我猜中了吧?我就知道。”

    “对了胶带,你现是不是不摆宴啊?我年前带着小馒头去找你们家小宝玩,结果没找到人,小馒头跟我闹了两天呢。”穆曦叹气,小馒头这个小东西就会闹腾人。

    展小怜嘿嘿一笑:“是啊,那你怎么没给我打电话啊?”

    穆曦气呼呼说:“小馒头太闹人,我就顾着打他屁股了。”

    展小怜受不了叹口气:“你就会这个了。”

    穆曦委屈:“你是不知道小馒头有多恨人,地上打滚,我不理他,他自己也能滚一天,我总不能真看他滚一天吧?气死我了。”

    展小怜擦汗:“我们家小宝是乖孩子,从来不让我操心。”

    穆曦凶狠说了句:“胶带我恨你!”咔嚓挂了电话,气呼呼掐腰客厅里转来转去,乖孩子了不起啊?她也打小馒头成乖孩子去。

    展小怜看着被挂断电话,摊摊手:“傻妞你就是羡慕妒忌恨我家小宝是乖宝宝。”

    弄好费小宝,展小怜又去看燕大宝,燕大宝已经醒了,也闹过脾气了,保姆刚给她洗完小屁屁换了尿不湿,燕大宝正是心情好时候,睁着乌溜溜大眼睛看看这个又看看那个,眼睛晶晶亮。

    展小怜小心把燕大宝抱起来,“哎哟喂,妈咪宝贝年好呀,我们家大宝这是长了一岁了,现是两岁了是不是啊?哎哟,其实我们只有三个月多一点呢,我们还是个小婴儿呢。”

    燕大宝挥舞着小手,粉色小嘴往下滴了滴口水,奶声奶气发出小婴儿才有语言:“呐……嘟……”

    展小怜她小脸使劲亲了一下,“走,我们跟哥哥说年好去,哥哥是个勤劳小勇士,早早就爬起来啦,大宝来啰!”

    展小怜抱着燕大宝下楼,看到费小宝开口喊他:“小宝,妹妹来跟哥哥说年好啦。”

    费小宝立刻爬起来跑过去:“妹妹年好!”

    展小怜蹲着身体抱着燕大宝,抓着她小手晃了晃,说:“哥哥年好!”

    费小宝也蹲下来,看着燕大宝说:“妈咪,妹妹还不会说话,她什么时候才会说话啊?小宝教她喊哥哥。”

    展小怜微笑着说:“等小宝上小学时候,长成大哥哥时候,妹妹就会长大,也会说话啦。”

    费小宝惊奇睁大眼睛:“妈咪,是不是只有小宝长大了,妹妹才能长大?”

    展小怜顿时哈哈大笑:“对啊,小宝长了,妹妹自然也就长大了。”

    费小宝握着小手,努力说:“那小宝要长大,这样妹妹才能长大。”

    燕大宝坐妈妈怀里吐泡泡,“嘟嘟嘟……”

    费小宝喜欢时间除了燕回单独带他出去外,还有个就是每天早上打拳时间,开始时候他经常睡忘了时间,后来他生物钟养成,每天早上到点就起床,就是为了去看勇敢叔叔打拳。

    因为燕回把费小宝对下几次,所以费小宝自己非常上心,生怕勇敢叔叔因为忙把他丢下了,为此还特地让展小怜给他买了个小闹钟,时间一到,他自己就会到处找燕回,然后跟着燕回去他拳房打拳。

    展小怜抱着燕大宝正跟费小宝玩高兴呢,费小宝闹钟突然就响了,他扭头慢吞吞走过去,伸手把闹钟给按了,然后又走回头跟展小怜说:“妈咪,妹妹,小宝要去找勇敢叔叔学打拳,勇敢叔叔说学打拳了,就会变得厉害。”

    展小怜忍不住摸摸费小宝头:“去吧。”

    费小宝一听,沿着楼梯上三楼,对着门敲了敲:“勇敢叔叔……”

    刚喊了一声,门就开了,燕回还是起床打拳,嘴里说不想去,但是这么多年养成习惯肯定没法改,每次还是打完了才觉得精神气爽,他伸手费小宝脑袋上按了一下:“叫鬼呢?安静点!”

    费小宝抬头,正乌溜溜眼睛看着燕回,说:“小宝喊勇敢叔叔。”

    燕回:“……”用手指费小宝脑袋:“你就是专门来气爷是不是?”

    费小宝摇头:“小宝喜欢勇敢叔叔。”

    燕回决定跟不跟他说话,受气。

    费小宝抬着小腿跟着燕回走:“勇敢叔叔今天打拳吗?”

    “打,”燕回朝着拳房走去:“要不然爷起这么早干什么?”

    费小宝立刻乐跟了上去:“勇敢叔叔年好!”

    燕回手按费小宝头顶,一边朝着拳房晃一边随口说了句:“好。”

    费小宝被燕回按着脑袋,小脸上是满满高兴,然后一起拐进了拳房。

    展小怜下面跟燕大宝玩,两条腿圈着燕大宝小身体,展小怜拍着手:“你拍一,我拍一,一个小孩架飞机;你拍二,我拍二,二哥小孩吃白菜……”

    说一下,展小怜就把手放燕大宝脸蛋上揉一下,燕大宝坐妈妈两条腿圈成保护圈里,笑像小鞭炮一样,上下挥舞着小手,一看心情就特别好。

    展小怜伸手托着她后脑勺,小心抱起来:“大宝,要不要先吃点奶奶啊?吃完了我们就觉觉好不好呀?今天是年第一天哟,年第一天大宝就当懒猪猪吗?哎哟喂,妈咪小心肝呀,你怎么这么可爱啊?”

    保姆拿来奶瓶,展小怜一只手抱着燕大宝,一只手喂她喝牛奶,燕大宝立刻两只小手紧紧抱着奶瓶不撒手,咕叽咕叽喝起来,一瓶牛奶喝完了,那小额头上全是汗。展小怜看着她小贪心样子笑个半死:“大宝,妈咪又不跟你抢,你喝那么急干什么呀?”

    燕大宝好处就是很少吐奶,有时候展小怜看她喝了那么多,老担心会不会吐出来,除了有一次燕回抱姿势不对全给吐了以外,其他还真没有吐奶情况。

    展小怜把她搁自己肩膀上拍着后背哄她睡觉,结果燕大宝一大早精神好,不睡,吃饱了以后那小手就乱抓,扯着展小怜头发不松手,展小怜被扯嗷嗷叫:“燕大宝,妈咪要打你屁屁啰,哪有扯着妈咪头发不撒手呀?燕大宝……”

    好不容易让她松手了,展小怜头发也成了鸡窝,展小怜一大早就跟燕大宝战斗,一直战斗到开饭了,燕回和费小宝也打拳结束了,燕大宝高兴笑声传老远,展小怜气呼呼:“大宝,你是不是真想挨妈咪打屁屁啊?”

    燕回赶紧把他宝贝抱过去:“燕大宝,别理那疯女人,到爷这边来。”

    展小怜看了燕回一眼,燕回回瞪:“看什么看?这是爷燕大宝!”

    展小怜摊手:“我没说不是啊?”

    燕回继续瞪:“还看?!”

    展小怜还是摊了摊手,说:“我就是奇怪呢。”

    燕回护着燕大宝,生怕她真被展小怜打屁股,“有什么好奇怪?别看爷燕大宝!”

    展小怜微笑着费小宝碗里夹了一片蔬菜:“小宝,蔬菜也要吃。”

    费小宝专心致志埋头吃饭,展小怜继续说:“我奇怪你呀。”

    燕回大怒:“你这女人怎么回事?能不能说清楚?”

    展小怜斜了他一眼,伸手把燕大宝抱到自己腿上,让燕大宝面朝燕回坐着,然后展小怜抓起燕大宝戴着小手套小手轻轻摇来摇去,嘴里说了句:“我奇怪你是燕大宝什么人呀。”

    燕回一脸看神经病似看着展小怜:“你这女人是不是傻了?说什么鬼话?你说爷是燕大宝什么人?”

    展小怜没搭话,而是继续晃着燕大宝小手,对燕回招了招,用燕大宝立场学着孩子声音奶声奶气喊:“爸爸!爸爸!爸爸年好呀!”

    燕回身体顿时僵原地,他一手紧紧按桌子上,一手垂落两边一动不动。

    展小怜当没看到燕回反应,她笑眯眯抱起燕大宝,往燕回手里一塞:“大宝,去爸爸那边,妈咪要先吃饭啰。”

    展小怜很早就发现,燕回明确告诉别人燕大宝是他女儿,但是他和大部分初为人父年轻爸爸比,他从来没有对着燕大宝自称过“爸爸”,他用燕回式逃避方式逃避“爸爸”这两个字,他无比期待有一个属于自己孩子,但是却深切恐惧那轻描淡写两个字。

    燕回捧着怀里燕大宝,一直盯着她小脸看,燕大宝吧嗒着小嘴,完全不知道眼前这个人到底想些是什么。

    半响,燕回动了,他抱起燕大宝直接上楼,走到楼梯上又回头吩咐仆佣一句:“把东西送到楼上来,爷要楼上吃饭。”

    费小宝眨巴了下眼睛:“妈咪,勇敢叔叔不吃饭?”

    展小怜微微一笑:“怎么会?勇敢叔叔带着妹妹到楼上吃。”

    费小宝“哦”了一手,继续低头乖乖吃饭。

    燕回把自己和燕大宝关拳房整整一个上午,也不知道里面干什么,费小宝跑过去看了,一会功夫以后费小宝跑回来,惊奇跟展小怜说:“妈咪,勇敢叔叔好奇怪,他一个劲喊妹妹是爸爸……”

    展小怜顿时笑个半死,伸手把费小宝拉到自己怀里,大笑着说了句:“哎哟喂小宝哟,妈咪小宝贝哟,勇敢叔叔怎么会喊妹妹是爸爸呢?勇敢叔叔那是教妹妹喊爸爸。”

    费小宝眨了眨眼睛,点头表示明白了,然后他叹口气,说:“看是小宝爸爸很忙,一直都不回来看小宝。”

    展小怜笑容凝固脸上,然后她抱着费小宝坐到自己腿上,摸摸他头,微笑着说:“对,小宝爸爸非常忙,所以小宝才是妈咪勇士,所以我们家顶梁柱是小宝,小宝应该感谢爸爸,因为让小宝成为勇士人就是爸爸。”

    费小宝再次点头:“如果爸爸不去帮天使忙,妈咪勇士是爸爸,不是小宝,所以是爸爸让小宝成为了勇士。”

    展小怜点头,哽咽着,拼命点头:“对……”

    费小宝靠展小怜怀里,突然说了句:“妈咪,小宝想去玩了。”

    展小怜速调整自己说话声音和表情:“去吧,妈咪就这里。”

    费小宝自己跑去一个人玩,展小怜坐沙发上,托着腮回头看着他。客厅里正安静,外面突然传来汽车停下来声音,展小怜本能回头看向大门口,对于大年初一有人拜访这里表示很惊奇,她速回头对楼梯口边坐着专门看着费小宝保姆说了句:“去把燕回叫下来,就说有他客人。”

    大门外传来车门被关上声音,展小怜从客厅里站起来,朝着大门口走去,她站别墅客厅防护门后,看到隔了一段路大门口站着一个拄着拐杖头发花白老人,老人就身后不远处还站着一个人,那人手里推着一个空轮椅,一看就是则老头坐,老头微颤颤抬起手,大门上拍了两下,“子归,子归啊……”

    展小怜站门口没动,燕回双手插裤兜里从楼梯上速下来,没客厅看到展小怜,正奇怪,突然听到大门口动静,燕回顿时一脸不耐烦大步走过去:“这老不死又来干什么?……”

    看到展小怜站门口,燕回走过去伸手搂着她肩膀,邪笑着说:“要不要爷打他一顿让你解气?”

    展小怜白了他一眼:“一个站不住老人你下得了手?”

    燕回偏头她嘴上使劲亲了一口,继续邪笑:“打死都行。”

    展小怜懒搭理他,指指外面,说了句:“让人开门,让他进来吧。”

    燕回大怒:“凭什么?你不是看到他就眼疼,你还让他进来?”

    展小怜呼出一口气,她恨蒋老头,不但恨,还恨要死,看到他,展小怜就会想起她那个还没来及出生孩子,如果那个孩子出生了现该想饭团一样大了。

    门外那个老人,曾经不可一世位高权重,可当他年迈老去,展小怜才发现那个曾经意气风发眼神犀利老人,也终究不过是个老人而已。蒋老头八十岁了,孤苦一人,唯一他视为希望孩子却始终没有把他当成父亲看待过,风烛残年蒋老头别不敢奢求,他只希望有生之年看一眼那个生命。

    蒋老头站门外,一个人,一个苍老身影,微微颤颤拄着拐杖,干瘦手上青筋暴露,重重拍门上,一声声喊着:“子归,子归啊……你就让我看看大宝吧……”

    燕回拉着展小怜把她往屋里带:“别理那老不死……”

    展小怜两只手抱着燕回胳膊,看着他说道:“燕回,这么多年过去了,这么长时间,我都没什么感觉了,你就当可怜可怜他呗,让他进来吧,我去把大宝抱出来,就让他看一眼。”

    燕回斜了眼外面,摇头:“爷燕大宝,凭什么给他看?不给!”

    展小怜撇嘴:“世上死不瞑目人那么多,能少一个是一个吧,你就当做了件慈善事。我去抱燕大宝,我抱下来以后门要是开。”

    说着,展小怜抬脚上楼抱燕大宝。

    对展小怜来说,这世上,爱和恨都是一种感情,有爱才会有恨。

    就如燕回对他父母双亲那种无比复杂感情。

    不管是对蒋老头,还是对燕镜子,燕回都怀有强烈恨和憎恶。

    蒋子归和燕回,多好证明!

    燕回对蒋老头恨,那样直接和显白,他用冷漠方式像这个他曾经无比尊敬男人宣泄着他愤怒,还有什么比改家族姓氏和名字让人深切感受到他怒意?归和回区别究竟哪里?

    子归子归,回!

    蒋家孩子终究归来,燕子总有回时。

    百家姓氏何其多,可他偏偏选了一个让他既痛恨又恶心姓氏,燕!

    相比较对蒋老头,燕回选择用激烈方式对待了燕镜子,这个给过他无数次温暖怀抱女人,却像恶魔一样毁灭了他所有希望和期待,美好童话泡沫瞬间化为乌有。

    燕回比任何人都清楚,他是禁忌恋下产物。

    他敏感,他自卑,他偏执,他用一切方法来武装自己,不让任何人触犯他禁地,他像他偏执生母一样,执着坚持他认为应该做事情,不给自己和别人有任何挽回余地,他疯狂和执着让人相信,他是又一个燕镜子。

    可燕回不会是燕镜子。

    展小怜一步一步踏上台阶,她不是任何人救世主,她不过是想满足一个老人后愿望,仅此而已。

    至于燕回,燕回还有她!

    燕大宝仰面躺婴儿床里,身上盖着漂亮小棉被,闭着大眼睛睡正香,展小怜伸手,小心把她抱了出来,嘴里轻声哄着:“大宝,妈咪小宝贝,到妈咪怀里觉觉啰……”

    展小怜抱着燕大宝走下楼梯,燕大宝哼哼唧唧不高兴,妈咪怀里扭了扭小身体,握着小拳头继续睡。

    时间这把杀猪刀,让美人白发将军迟暮。蒋老头坐沙发上,腰杆不再想曾经那样挺笔直,眼神变浑浊不堪,脸上长满了老人斑,他拄着拐杖手止不住颤抖,干瘦手上暴出数条青筋……眼前一切都证明,这个人老了。

    展小怜抱着燕大宝走过来。

    蒋老头眼睛立刻充满了希望,他努力挺直腰杆,努力让自己看起来精神奕奕,努力控制自己手不要继续颤抖,他想用好状态看到孩子。

    展小怜看了燕回一眼,燕回一副吊儿郎当模样,跷着二郎腿颠啊颠,看着展小怜抱着燕大宝,还要伸手把燕大宝抱过去,展小怜瞪了他一眼,燕回只好缩回手,抬头看天,装死。

    展小怜抱着燕大宝坐下,展小怜试探着用手碰碰她脸蛋:“大宝?大宝?……”

    胖美人睡昏天暗地。

    “大宝?”展小怜喊了好几声,燕大宝继续睡。

    展小怜想喊,燕回抗议:“你还打算把爷燕大宝喊醒?不许喊!”

    蒋老头激动手足无措,微微颤颤站起来,想近距离看清楚燕大宝长相,急忙对展小怜摆手:“别喊!别吵醒她……这个就是大宝啊,大宝,大宝长真好,真漂亮……这个孩子长好……养也好……”

    燕大宝那真是养好,从一出生喝就是正儿八经牛奶,这会白胖白胖,那胖程度赶得上穆曦家饭团小时候了,燕回似乎有心把燕大宝朝着那程度养,展小怜就想控制,要不然她就得跟穆曦似,犯愁燕大宝长大了是不是一直胖。

    蒋老头想伸手摸摸燕大宝,伸出去了也没敢摸,生怕他粗糙手把燕大宝皮肤弄伤,燕回旁边盯着,还阴测测提醒:“倒计时十秒钟,十、九、八、七……”

    “你安静点行不行?”展小怜伸手拿抱枕他脑袋上砸了一下,燕回又老实了,继续抖腿。

    蒋老头看着两人动作,张了张嘴,然后低下头继续盯着燕大宝看,嘴里喃喃自语:“看到了,看到了,终于看到了……终于看到我们大宝了……”

    展小怜抱着孩子,嘴里说道:“她饭量挺大,一瓶牛奶一口气能喝完,有时候也会闹人,有起床气,睡醒了精神好也会笑,有带去定期检查,医生检查过两次,确认她没什么问题,听力视力都正常。她现主要还是睡觉,手脚很有力气……”然后展小怜扭头瞪了燕回一样,突然对着燕回吼道:“你以后敢教她打拳什么,我绝对饶不了你!”

    展小怜怕把燕大宝炼成肌肉萝莉,就是长着一张萝莉脸蛋,但是身体像肌肉男那样。

    燕回继续抬头看天,一副不跟这女人一般见识表情,假装什么都没听到。

    蒋老头拼命点头:“好!好!这样,我就放心了……”

    展小怜抬头看向蒋老头:“家里还有些她刚出生没多久摄像和照片,您要是要话,我让人复印一份,晚些时候寄给您。”

    蒋老头再次点头:“好,麻烦你,辛苦你了……”

    展小怜笑了笑,“应该,谁让我是她妈妈呢。”又扭头看向燕大宝,摸摸她小脸:“是不是啊宝贝?”

    燕大宝还睡觉:“呼呼呼呼呼……”

    燕回那边不耐烦:“好了没?爷燕大宝被吵醒怎么办?”

    蒋老头终究不敢碰到燕大宝,缩回微微颤颤手,嘴里说道:“心满意足了,我心满意足了,终于看到孩子了……”说着,蒋老头微微颤颤站了起来,“那个,我就不打扰你们了,我该回去了。”

    展小怜抱着燕大宝站起来,“今天是大年初一,来都来了,大宝一会不定就醒了,你要是不嫌弃,就留下来吃顿饭吧,大年初一饭,一年就这一次。”

    其实是,这么多年了,他们都没有过一次这样团聚。蒋老头做梦都没敢梦到过,他小心看了眼燕回:“这个……可以吗?”

    燕回大怒:“这是爷地盘!”

    展小怜冷脸扭头:“这房子还是我呢!”

    当初龙谷帮展小怜改名时候,意外发现她名下还有两个青城房子,一个就是这个,还有一个就是位于青城和摆宴交接那个地方一个套房,龙谷直接一起给变了,这两房子就等于是湘江龙莲房,就算燕回想把房子给弄回去也没那么容易,主人都不是本地人了。

    燕回大怒,伸手指着展小怜:“你这个疯女人……”

    展小怜抬脚就要踹他,燕回立刻闭嘴,继续抬头看天。

    展小怜抱着燕大宝离开:“我去让人准备,来都来了,难得机会,关键大宝不定什么时候就醒了。”

    展小怜把燕大宝抱走,蒋老头这就等于是厚着脸皮留了下来,他能不知道这里两个人都不待见他吗?蒋老头当然知道,他真是厚着脸皮留下,这辈子,不定就这一次了,就算死了,也没遗憾呀。

    燕回脸一直都是冷着,压根不看蒋老头,展小怜一走,他直接晃着身体就站了起来打算离开,蒋老头急忙开口喊了一句:“子归……”

    燕回抬脚就走,蒋老头急忙站起来,跟着就想追过去,结果一步还没迈开,已经直接倒地上了,他趴地上对着燕回喊:“子归!你扶我一把吧!”

    燕回离开脚步停了下来,然后微微眯着眼,邪笑着慢慢往回走,然后慢吞吞沙发上坐了下来,垂眸看着挣扎地上蒋老头,冷漠开口:“那个贱人都死了,你为什么还不死?”

    ------题外话------

    亲耐胖妞妞们,月底了,已经月底了,月票要清零了,胖妞妞们留着PP也木啥用了,赶紧对着渣爷丢过来,丢过来了哄渣爷高兴。

    万二,渣爷V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