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纨绔世子妃 > 第7章 终于出现一个看得顺眼的

第7章 终于出现一个看得顺眼的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皇后的话含着恨铁不成钢的愤怒,铿锵有力,掷地有声,顿了顿,继续道:“如今数百条人命大案,着实让本宫心寒。本宫若是不惩处她,实难贵为国母,也枉为其姑,更是愧对皇上圣爱和百姓厚待,更别说云王府以她蒙羞了。如此种种,自然有百种理由让本宫将她关进刑部大牢。以听候皇上发落!”

    “母后……”太子看着皇后,面色沉痛,似乎还想求情。

    四皇子看着太子冷笑,倒是片字也没言语。

    “皇儿不必再说了!”皇后摆手,不容置疑地打断太子的话,“你身为储君,寄予皇上和我天圣皇朝希望,不能太过心软仁慈,更不应该有妇人之仁和儿女私情。否则如何能将来接替皇上执掌天下?月儿太过顽劣,犯下如此大错你还替她求情,你这是害她,不是对她好。她受此教训之后若能成人改过,总会明白你和本宫今日一片心意的!”

    靠!听闻皇后所言,李芸彻底无语了!

    本来以为太子就够炉火纯青了,如今这皇后也不遑多让啊!果然是皇宫里生活的人,都不是人!皇后能稳坐皇后之位至今没被人扒拉下去,自然有本事。而想要拉太子下台的人怕也是数不胜数。这二人能在明刀暗箭中活得好好的,果然都是个人物啊!

    尤其是这话语就是不见血的刀刃,一个口口声声说该惩治,却还为她求情,一个则是句句一国之母风范,打杀了她,还说为她好……

    这二人不得不说在此刻上让李芸佩服不已。什么叫无耻?这就是!她真该好好学学!

    “还不将人拉下去!”皇后话音一转,看向架着李芸那两名侍卫,声音颇为严厉,“关进刑部大牢,着人好好看守,等候皇上发落!”

    “是,皇后娘娘!”那二人立即应声,拉着李芸重新向外走去。

    “我会救你出去的,别怕!”四皇子声音细若蚊蝇地传进李芸耳朵。

    李芸眸光微动,不言语一字。承诺谁都会说,要真做了才算数!她没有到谁都信的地步。想着若是在此时反抗的话,这里是皇宫,不服从皇后管制处置怕是对她如今来说更是罪加一等,那么宫廷的御林军就会齐齐出动,她如今刚刚初来乍到,对皇宫丝毫不熟悉,怕是逃不出去……

    所以,看来今日这牢狱之灾怕是难免了!正好她也可以趁机看看这古代的刑部大牢是不是比安全局的监控还要牢固。也可以静观其变。若有人能救她出去就罢了。若是没人救她的话,再想办法吧!

    李芸心里憋屈,但想着也只能如此了!遂不反抗,安静地让侍卫架着向外走去。

    观景台静静,数十人都看着这一幕。不少女子都露出欢喜兴奋的神色。去了一个争夺太子殿下的强敌,如何能不开心?即便云浅月能活着出了刑部,怕太子妃之位也大势已去,更何况她们如何能让她活着出来?

    太子和皇后则是心生讶异,云浅月今日如此安静,没有大吵大闹可是不同以往的!互相对视一眼,都齐齐想着她自小被众人宠着,没经过大变,想来真是吓怕了吧!

    四皇子总感觉云浅月今日不对,但也说不出个所以然来。看了皇后和太子一眼,垂下头,心里不知道想些什么。

    “哈哈,我赢了!”忽然一个轻扬的男声打破沉静,声音开心好闻。紧接着便听到有人一推棋盘,棋子刷刷落地,再接着就是两枚棋子向着李芸飞来,转眼间李芸身边一左一右传来两声惨呼,架着她的侍卫齐齐栽倒在地,然后她身后不远处传来衣衫摩擦桌面的沙沙声,似乎有人站起身向她走来,一边轻快地踱步,一边笑道:“月儿妹妹当真有我当年的风范!望春楼那种龌龊肮脏的地方就该烧了算,真是烧得好!依我看月儿妹妹不但无过,还是大大的有功之臣呢!当年我火烧红袖楼的时候,皇伯伯可是褒奖了我一番呢!”

    李芸没想到居然有人救她,身边的钳制被摆脱,她第一时间转身看向为她说话的人。

    这才注意在一群花红柳绿的人群后不远处摆放着一张白玉桌,桌旁对面而坐了两人,桌上棋盘被翻起,棋子散乱,看来那二人刚刚正在对弈,因为人群众多且将二人身影挡住的关系,她才一直未曾发现场中居然还有这样独特的存在。

    那二人都极为年轻,也就十**岁的样子。皆是面容俊美,身姿秀逸。其中一人正站起身向她走来,一身淡青色的锦缎长衫,腰束玉带,腰间挂着一枚碧色玉佩,玉佩随着他轻快的脚步左右摆动。他眉眼飞扬,声音轻扬,随着他缓缓走出,挡在前面的人都齐齐为他让出一条路来。

    不少女子一改早先看太子的目光,全部都将目光移向了他,人人脸色微红,眸光躲闪,面露春色,似乎不敢看又不忍不看。一时间似乎连观景园内的空气都轻快了几分。

    李芸猜想这个人刚刚说到皇伯伯,想来是皇族子弟了。她看着男子,想着从来到这个世界到如今总算看到一个顺眼的人了。不容易啊!很快就能知道他的身份了。

    移开视线看向白玉桌旁端坐着的另一名男子,那名男子并没有起身,而是低着头盯着桌子上散乱的棋盘似乎在沉思。以她的视线只看到他一个侧面,但仅是一个侧面也可以窥探他俊美不凡的冰山一角。收回视线,目光重新落在向她走来的男子身上,暗暗想着果然古代盛产美男子,“掷果盈车”的典故真是存在的。这二人走在街上,怕真是能使道路不通。

    “轻染!本来以为你出外历练七年,怎么也该沉稳了些,看来还是老样子。”太子看着出来的男子,面色似乎含了一些无奈和嗔怪,责道:“你幼年不懂事火烧红袖楼之事怎么能和昨日月妹妹火烧望春楼之事相提并论?那时你一人未伤,加之年幼,父皇宠你,自然不忍责怪,这回可是数百人命。”

    “如何不能相提并论?我看并没有什么不同,不过都是行龌龊肮脏之事的地方而已。当年那些人要不是有你保着,我早就给烧个片瓦不留了。何止数百人,数千人也照烧不误。”那男子说话间就走到了场中,瞥了太子一眼,眉梢挑起,语气更为张扬。

    李芸一怔,想着原来这个人就是轻染,也就是她贴身婢女口中所说的染小王爷了?

    太子一窒,面色瞬间一沉,“那是人命,怎么能如同儿戏?”

    “我的好太子皇兄,七年不见,你怎么越发的天真了?人命虽然可贵,但无耻下作,龌龊肮脏之辈的人命不要也罢!更何况这些年在你手中死去的人命何止百人?如今怎么悲天悯人起来了?真是稀奇!难道你只是对在月妹妹手上出的人命才会如此悲悯?”男子在距离李芸面前三步的距离停住脚步,认真地看着太子,口中啧啧称奇。

    太子面色一僵,眸光刹那汇聚上一丝恼怒。

    男子视而不见,轻扬的声音一改,忽然叹息一声,感叹道:“我听说了,你不喜欢月妹妹,不想娶她嘛,那也不要将人往死里逼不是?云王府虽然就这么一位嫡女,但是庶出之女可是众多,当初的始祖皇帝也没要求一定要嫡女才能为后,那就是说庶女也可以啊!月妹妹何必要辛苦学那恭谦礼仪,恪守性情?何必非要入宫?依我看月妹妹就挺好。这天圣上下没有一人能及得上她的真性情呢!”

    李芸嘴角微微勾起一抹弧度,稍纵即逝。这人可比四皇子讨喜多了。

    “夜轻染!”太子僵硬的面色也含了怒意,看着男子声音加重,直直道出其名字,怒道:“始祖皇帝虽然没明言是嫡出还是庶出,但自古哪里有身份卑贱的庶出女子入宫为后的?你简直就是无稽之谈。”

    “是不是无稽之谈太子皇兄心里清楚。在坐的这些人哪年手底下不死个几人甚至几十人几百人的,据我所知这些年朝中很多贵族子弟都喜欢玩一种游戏,就是将最卑贱的下等人放到了马场上去,让那些人跑起来,而他们则是同时放箭射那些人,谁射中的箭最多,谁就是赢家。可以想象,那场面血流成河怕是不为过。我虽然七年不在京中都有听闻,就不信太子皇兄日日在朝能不知道此事?你若是不知道的话,那也太过孤陋寡闻了。”夜轻染叹息之后,声音又张扬了起来。

    太子顿时一噎,似乎失了反驳的言语。

    李芸为得到的信息眸光发沉,她直到此时才确确实实地感受到这里是真真切切的古代。皇权至上,视人命如草芥。本来她以为这个身体的主人火烧了几百人真是罪无可恕,如今与那贵族公子间的游戏相比较起来,这简直就是微不足道了。她稍微一想象那种场面就心里发寒。

    “比起这些人视人命如草芥,月妹妹火烧望春楼之举简直就是大善。我就不信皇伯伯和皇后娘娘也不知道有此等事情存在。既然这些年皇伯伯和皇后以及太子皇兄都未曾制止这种残忍的游戏存在,那么如何今日就要置了月妹妹的罪去?这简直就是说不过嘛!”张扬的声音继续,夜轻染眉眼神情染上一丝嘲弄,很是轻微,不易被人看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