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纨绔世子妃 > 第9章 混世魔王(2)

第9章 混世魔王(2)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本小王好东西从来就多的是,你要不要见识一下?”夜轻染闻言看向四皇子挑眉。

    四皇子含笑的面色顿时一僵,摇摇头,“好东西还是给用得着的人用比较有意义。”

    夜轻染轻叱了一声,不屑地道:“瞧你的胆子,还是和以前一样小。真是没种。”

    四皇子顿时一怒,瞪了夜轻染一眼,“你有种?你也就会这些上不得台面的东西而已。要是你能上得了台面的话,怎么能被德王叔给赶出京城去的?”

    “那是本小王觉得这京城玩得没意思了,想出去溜溜弯。”夜轻染道。

    “那京城既然没意思,你如今怎么又回来了?”四皇子紧追不舍。

    “自然是因为外面没意思了,如今京城又有意思了,所以我才回来了啊!”夜轻染理所当然地道。

    四皇子顿时一气,一甩袖,恼道:“怎么说都是你有理。”话落,他似乎不甘就这么被堵回来,小声且置气地道:“你有本事今日从他手中将云浅月救出来才是本事。”

    “我还不知道你这么想将她救出来?是因为有情,还是因为她有用?”夜轻染唇瓣微动,声音避开众人传到四皇子耳中。

    “无论如何也不用你管,你想救他难道没目的?”四皇子眨了眨眼睛,同样用只有两个人听到的声音道。

    “我嘛……”夜轻染看向李芸,见她紧盯着他衣袖,嘴角微抽了一下,对上四皇子探究的视线,他呵呵一笑,随即板起脸来,毫不留情地道:“要你管!”

    “你……”四皇子气急,被噎得一句话也说不出来了。暗暗骂了一句。别说出外历练七年,就是十年二十年,这个小魔王也改不了性子,还是一样德行。

    二人你来我往,似乎全然忘了上面震怒的太子和四周哀叫的侍卫。

    “夜轻染,你在皇宫内公然伤人,违抗皇后和本太子命令,到底意欲何为?没听到本太子的话吗?出外七年本来以为你有所长进,如今越发无法无天了!”夜天倾只看到那二人嘴动,听不到声音,见他话落无人理会,脸色更沉。多少年无人敢顶撞忤逆他了。这个夜轻染一回来就和他作对。真是可恨。

    “听到了,太子皇兄声音这么大,四周的花草都颤一颤。真是让我害怕啊!不过太子皇兄也太不怜香惜玉了。怎么说月妹妹也是国色天香的美人。你不喜欢也就罢了,怎么能这么狠心关她进大牢?你忍心,我可不忍心。本小王从来都是最惜花的。可舍不得一朵倾城之花就此枯萎。那多可惜?”夜轻染明显的不当太子的话看在眼里,几句轻言轻语就将太子暴杀的气氛一扫而空。

    四皇子心中暗骂,他夜轻染说这句话也不知道脸红,他会怜香惜玉?鬼才信!

    太子震怒,额头有青筋暴起,紧紧盯着夜轻染,夜轻染依旧是一副玩世不恭的样子,他慢慢收敛了震怒,不再理会夜轻染,慢慢道:“今日之事本太子念你刚刚回来,暂且不追究。”话落,顿了顿,看向李芸,声音极沉,“自古都言红颜祸水,今日因为你险些让我等兄弟反目,就算本太子再想对你轻罚,看来也不行了。”

    李芸对这个人已经彻底没了表情,冷漠地看着他。

    “来人,请本太子隐卫,将云王府云浅月押入天牢。若敢反抗,无论死伤。若有人相助,视为同犯,不计后果,一并拿下。”夜天倾这次声音不高,却是极具威力。眸光戾气明显。此时才彻底展示一国储君优势和威仪。

    他话音刚落,四周上百人身着紧身黑衣劲装,齐齐出现,绕过夜轻染和四皇子,将李芸瞬间围了起来。

    李芸一动不动,知道她若是动一下,怕是不死也伤。夜轻染看着出现的太子隐卫,薄唇紧紧抿起,眸光幽暗。他没想到夜天倾对云王府云浅月真到了片刻也不容的地步了,他都如此力保,居然还不能让他让步。袖中的手攥紧,想着是动手还是不动手。他动手虽然轻而易举能救了云浅月,但怕是后果不容乐观。夜天倾一定会借此事让云浅月带上红颜祸水,让他兄弟反目的罪责,那比火烧一个小小的望春楼可是大多了。皇上定不会容忍。如今再不比幼时,他不可以太过胡闹。若是公然和太子在皇宫作对,甚至血染皇宫的话,皇上那关怕是过不去。

    想到此,夜轻染恼恨地垂下头开始想对策。

    四皇子看着隐卫,嘴角微翘。今日即便救不出云浅月,能引出夜天倾的隐卫来也算是成功了一半。至于云浅月……他倒要看看这小魔王还能救出人不?

    隐卫浓浓的暗沉肃杀之气弥漫整个观景园,观景园陷入死一般沉寂。

    那些千金小姐一个个吓白了脸,她们平时在家中和庶女姐妹姨娘斗个你死我活,但那无疑都是小打小闹,如何见过这种肃杀场面?一个个对太子崇敬钦慕的同时又多了一分畏惧和心颤。都不由自主地向后退去。

    皇后自夜轻染出现插手此事后就一言不发,如今更是坐壁旁观起来。

    “呵呵,没想到七年不见太子皇兄越发有魄力了,这隐卫可都是一等一的死士呢!我好久没打架都手痒了,真想试试太子皇兄隐卫的实力。”片刻,夜轻染抬起头,轻笑道。

    夜天倾面色沉暗,警告道:“这可不是玩笑,你可要想好了。不是什么都能玩的。”

    “哎,真没意思,本来看着月妹妹这么一个如花似玉的小美人受难,我也想着学习英雄救美救上一救,她对太子皇兄死了心,也好一颗真心倾慕在我身上,也让我感受感受被人爱得死去活来的感觉。没想到太子皇兄不给弟弟我这个机会,着实让人伤心。”夜轻染玩世不恭的面色难得露出伤心神色,幽怨地看了夜天倾一眼。

    夜天倾面色稍缓,也不理会。对着隐卫一挥手,隐卫押了李芸向外退去。

    “暮寒,自己的亲妹妹就被押入大牢了,你这个当哥哥的倒是无动于衷,坐得可真老实。不知道的还以为我是他亲哥哥呢!”夜轻染将目光看向那张玉桌上依然稳稳端坐盯着棋盘和散落的棋子沉思的年轻男子,笑道。

    李芸一愣,顺着夜轻染目光看向那名男子。那个人是她的亲哥哥?

    太子闻言也顺着夜轻染的目光瞥了一眼那名男子,神色微动。

    “是啊,我们两个在这里拼死保月妹妹不得,你这个亲哥哥坐得可真老实。”四皇子也看向那名年轻男子。

    那名男子闻言缓缓抬起头,向着这边看了一眼,只是一眼又收回视线,声音听不出情绪,“有圣上这个姑父在,皇后娘娘这个姑姑在,家中爷爷虽然卧病在床也还是不糊涂的,月儿所犯不过是些许小事儿而已。哪里由得着如此大动干戈,甚至出动太子殿下隐卫来押她?实在小题大做了。本世子不是不管,而是觉得实在没有必要。她不过是一名小小的弱女子而已。在坐谁人杀的人都不比她少,岂不是都有罪?”

    李芸闻言暗赞了一声,哈,原来真正厉害的人在这里。

    夜轻染一愣,继而哈哈大笑了起来,声音再次恢复张扬,似是极为开心,“说得有理,实在是有理。暮寒兄,本小王以往还真是小看你了,哈哈哈……”

    整个观景园都飘荡着他的笑声,一边笑一边看着云暮寒乐不可支,“不错,在坐谁人杀的人都不比她少,她这件事情不过是一件小事而已。劳动太子隐卫实在小题大做。更何况有皇伯伯这个姑父在,皇后娘娘这个姑姑在,云老王爷依然健在,谁能真欺负了月妹妹去?哈哈……”

    太子看着一本正经的云暮寒和夜轻染脸色越来越发黑。

    夜轻染越说似乎越是开心,无视太子漆黑的脸色,对着李芸摆摆手,“月妹妹,你就去住大牢吧!且放心地住着,刑部大牢可是个好地方,不是什么人都能去的。太子皇兄也是为你好,先拿了你,堵住天下的悠悠之口,稍后你玩一圈再出来,照样还是你。只要皇伯伯不倒,皇后娘娘不倒,云王府不倒,谁能真打杀了你去?”

    话落,他忽然眼睛一亮,“你要是觉得一个人住大牢没意思我可以陪你一起,正好我们做伴。啊,就这样,你会玩支色子打马吊吗?会玩斗蛐蛐垒长城吗?会玩……”

    “夜轻染!”太子阴沉的声音打断夜轻染的话。

    “走,我们这就一起住刑部大牢去。越想越觉得有意思。你放心,有我在,绝对让你玩得开心,一点儿都不想家的。”夜轻染不理会夜天倾,转过身,三步并作两步就走到李芸身边,伸手挥开太子隐卫,拉上李芸就走,还不忘对太子摆手,“太子皇兄不用派人送了,刑部大牢我熟悉的很,自然知道怎么走。啊……有七年没去过了,不知道那牢头换了没?还认识我不?可以喝一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