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纨绔世子妃 > 第11章 棋错一着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古人最重誓言,李芸要的就是堵死这条可能复苏的路。

    夜天倾面色骤然一变,似乎不敢置信地看着李芸,对上她坚毅漠视没有一丝感情的目光,再不复以往羞怯痴迷,他身子一颤,忽然感觉某种一直不被他珍视但很重要的东西悄然飞走了。

    “月儿!”皇后惊呼一声。想要出声制止为时已晚。

    李芸再不看皇后和太子一眼,对着一旁看着她愣神的夜轻染道:“今日这个人情我记住了。”

    “就这一句?”夜轻染不满地看着云浅月,“我救你要的可不是你欠我人情?”

    李芸皱了皱眉,真是虎落平阳啊!她以前一个人情别人求都求不来,如今上赶着送上居然还有人不想要。她想着自己能有什么东西给他,低头摸索了一下周身,除了珠玉粉黛没有什么好东西,只有手腕的碧玉镯子看起来价值连城,她扬了扬手,将镯子对向夜轻染,意思不言而喻。

    夜轻染脸一黑,“本小王什么好东西没见过,不缺这个。”

    李芸耸耸肩,“我就一句空口白话,你要是不要的话,我也没什么好东西了。”

    夜轻染再次一怔,忽然大笑了起来,一边笑一边道:“月妹妹果然不同于七年前了,如今真是有意思多了。”

    李芸抬眼看天,耽搁这么久,太阳已经偏西。她想着如今灵魂都换了一个,她可不是不同于七年前吗?不过这件事只有天知地知她自己知道,怕是永远也不敢对人说了。

    “本来可没打算要你什么,不过如今我改变主意了。”夜轻染止了笑,眸光闪动,璀璨如星辰。认真地道:“好,就依你所说,我就要你一个人情。”

    李芸点点头。她的人情重不重以后他就知道了。遂不在说话,转头看向她一旁恭敬而立的陆公公,问道:“公公可有见到我的贴身婢女?”

    “浅月小姐的贴身婢女彩莲如今就等在外面,您出去就能见到了。”凭借侍候皇上三十多年的经验,识人无数,陆公公敏感地察觉到今日的浅月小姐似乎与以往不同了。难道真是昨日经此望春楼一变,让她改了性子?

    李芸点点头,原来她的婢女叫彩莲。再不逗留,抬步走上玉桥,向外走去。

    “浅月小姐可不要忘了景世子的嘱托,您一定要在宫门口等候他的。”陆公公不放心地又嘱咐了一句。

    “晓得了。”李芸不回身应道。

    四皇子和夜轻染费了九年二虎之力都没能从太子手中救出她来,那个景世子轻飘飘一句话就保下了她,这个人能有这份本事她自然是要见见的。就凭借这一份人情,不管那人是黑是白,是什么目的救了她,她出于礼貌,总要等上一等的。

    李芸刚走两步,夜轻染忽然快走了一步,伸手拉住她的手,“等他做什么?他又不是不认识路,我正好也要去云王府去看看云老王爷,这就跟你出宫。”

    李芸偏头看夜轻染。

    夜轻染对她眨了眨眼睛,贴近她耳边小声道:“我费了这么大劲险些手染鲜血都没救了人,那弱美人轻飘飘的一句话就将功劳全抱走了,着实令人恼恨。”顿了顿又道:“月妹妹,你可要记住我的功劳哦,不能被那弱美人给骗了去,那家伙就是一头披着羊皮的大尾巴狼,吃人不吐骨头的主。你以后一定要离他远些。”

    李芸看着夜轻染恼恨不甘的神色,低声轻笑,并不言语。

    夜轻染心中此时正恨恨的,乍一看到李芸笑容顿时一呆。他以前觉得女子都笑得艳而媚,甚是反感。今日这样的笑容清丽无暇,极是纯粹,他却是第一次看到。不由一时间忘了恼恨,怔怔地看着她,错不开眼。

    李芸没察觉到夜轻染的异样,甩开他的手,继续向前走去。

    夜轻染怔怔片刻,白玉的面上不由得染上了一抹红晕,感觉手被甩开,他猛地惊醒,又快步追上李芸,走在她身边,这回不敢看她的脸,似乎为自己刚刚的呆愣有些不适,问道:“喂,你……你听到我刚刚说的话了吗?”

    “听到了。”李芸点头。

    “你听到就好,以后离那个弱美人远一点。”夜轻染再次嘱咐。

    “嗯!”李芸不置可否。她最善于听纳别人意见。善意的劝告总不是无地放矢的。那个容景能轻飘飘一句话救了她,可见这个人真是厉害,不能过多接触。

    夜轻染见李芸真听了他的话,心中欢喜,眉眼再次轻扬起来,脚步也轻快了几分,且口中哼起了山间小曲。调子极是欢快。

    李芸瞥了他一眼,嘴角再次不由自主地露出笑意。从来到这里到现在就一直处于紧张的气氛下,难得有人能够让她放松几分。

    二人很快就走出了观景园。

    陆公公完成任务,自然笑眯眯地也跟着二人身后告退了。

    夜天倾望着那二人步履相同的背影,袖中的拳头早已经不知何时紧紧攥起,更甚至是手心攥出了血痕,他也未觉。依然处在刚刚李芸对夜轻染的那一笑里,说不出的心底发沉。本来以为一直视如尘埃不上心的人如今突然以着决然的面孔对向他时,他方才察觉原来早先的认定一切都是错的。心中昏暗,眼前刹那一切景物都变得令人烦躁莫名。

    四皇子也看着那二人共同离去的身影,听着夜轻染轻快的小曲,眼前尽是李芸清丽纯粹的笑颜,虽然不是对他而笑,但那样的笑还是让他晃了心神,许久收回视线,看到夜天倾脸上明显显露的情绪,他一愣,随即笑了,“太子皇兄,您今日可是棋错一着了,没想到月儿妹妹是个如此决然的性子吧?”

    太子收回视线,看向四皇子。

    四皇子脸上虽然叹息,但话语可是极尽讽刺,“哎,弟弟都替你可惜,月儿妹妹就是脾气差了些,对你可是一等一的,如今是你亲手将她推向了悬崖,虽然没掉下去,可以后怕是再也不是那个她了呢!”

    太子压下心中翻滚的情绪,霎时阴沉地看着四皇子,“四弟,我看你近来是太清闲了。要我奏秉父皇让你去戍边吗?如今西南可是不太安静,你武功兵法皆是上乘,去了定然会事半功倍。”

    四皇子脸色微变,但依然浅笑道:“戍边哪里用得着弟弟?太子皇兄侧妃的娘舅文将军可是已经前去了。文将军久经战场,西南蜀地六州自然不再话下。再说父皇怜爱母妃陈贵妃早逝,外祖父陈老将军就我这么一个外孙,父皇自然是不舍的我去的。还勿劳太子皇兄记挂弟弟了。”

    话落,四皇子不等太子再开口,对着上座的皇后深施一礼,“母后,儿臣告退!”

    “去吧!”皇后摆摆手。

    四皇子再不看太子一眼,转身施施然走了。

    夜天倾脸色阴沉,似乎心中积攒的情绪无处发泄。回身对皇后也是一礼,“母后,儿臣想起还有一件事情未向父皇禀告,也容儿臣告退。”

    “嗯,去吧!”皇后点头。

    夜天倾也转身下了玉桥。

    几人前后一走,观景园的气流一改沉闷,刹那轻松了几分。女子们都互相看了一眼,都齐齐看向皇后。清婉公主则是看向一直盯着棋盘看的云暮寒。

    “本宫今日乏了。赏诗会改日再进行吧!你们都散了吧!”皇后看了一众女子一眼,不少女子眼中露出失望的情绪,她收回目光,对身后的孙嬷嬷抬起手,孙嬷嬷立即上前搀了皇后,一行人仪仗队走出了观景园。

    “送皇后娘娘!”一众女子恭敬地让开路。

    直到皇后走没了影,众人都看向清婉公主。

    清婉公主看了云暮寒半响都没得他一个眼神扫来,收回视线,烦闷地对着众人摆摆手,“既然皇后和太子皇兄都走了,我们也都散了吧!”

    众人也觉得再逗留也没意思,都点点头,三俩相携着相继散去。

    那粉衣女子和绿衣女子并没有走。她们至今疑惑云浅月怎么就得了景世子和染小王爷的厚爱了。嚣张跋扈,恶名昭彰。这天圣上下闺中女儿谁得那两个人的青睐也临不上她。心中不甘,齐齐看着清婉公主。

    “你们看着我做什么?我哪里知道那个云浅月今日走了什么运?”清婉公主瞪了二人一眼,对着粉衣女子道:“铃兰,景世子可是你的哥哥,你难道不知道他为何要救云浅月?”

    容铃兰摇摇头,“公主你也知道,哥哥自从大病后整个人就变了。性子虽然温和却淡漠。对荣王府所有人都不理不问。爷爷想要见他一面都要提前和他贴身随侍打招呼才能见得。更别提我了。他的院子我一年也去不了一次,去一次也不一定见得到他,他怕是都不记得我这个人了。我哪里还知道他今日出府就保云浅月?”

    清婉公主闻言蹙眉,“那你可知道他与云浅月可有来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