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纨绔世子妃 > 第17章 话说景世子

第17章 话说景世子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嗯,爷爷对我的好,我自然记着的。”李芸总算心里注入了些底气。若是彩莲说的话是真的,那么看来云老王爷是真的宠她这个身体,才让她变成了如今这个样子。

    彩莲见李芸低头思索,不再开口。

    李芸大致了解了这个身体在云王府的情况,看来只要把住了云老王爷这关,其余的都好说了。她拿定注意,心情也轻松了起来。

    心情一轻松,这才发现街道两旁的人都停下了吆喝或者走路,齐齐看着她的方向。不时有议论声传进她的耳里。议论声虽然嘈杂,但她依然能听出个大概。

    无非是“看,这就是景世子的马车!”“不错,是景世子的马车。”“景世子有十年没出府了,如今总算出来了,我们也有盼头了。”“听说景世子今日和皇上下了半日棋,皇上依然没赢过景世子呢!”“可惜看不到景世子面貌。”

    李芸看着前面安稳而行的马车,包裹的极为严实,依然阻止不了百姓们的议论声。而且声音大都崇拜,人人目光钦羡崇敬。她不由感叹,果然是名人效应。

    正当她感叹的空挡,突然她的名字也传入耳中。

    “浅月小姐今日似乎美了。看起来比丞相府的玉凝小姐还要美呢!”“其实浅月小姐以前也很美的,只是你们没发现而已。”“谁说没发现?我早就发现了。”“昨日浅月小姐火烧望春楼真是让人痛快!”“是啊!真是痛快!”“听说景世子今日救了浅月小姐。”“如今看景世子和浅月小姐一起,怎么看着像是新娘子回门……”

    李芸本来认真听着,可是不想听到最后一句话转了道,身子一歪,险些栽落马下。

    “小姐!”彩莲惊呼一声,立即紧紧抱住李芸。

    李芸只觉额头冒冷汗,新娘子回门有大晚上的吗?她瞥了那说话的人一眼,那人似乎不觉,又和身边的人说着什么,她收回视线看向前面的马车毫无动静,舒了一口气,希望这话里面的人没听到。

    在一片议论声中,终于来到了云王府。

    李芸也受够了沿途的煎熬,刚到云王府,前面的车还没停稳,她就迫不及待地翻身下马往府内冲。想着以后再也不要和这个人一起走在街上了。不死也扒层皮。不妨面前撞上一堵墙,她被撞得身子后退了一步,只听云孟哎呦一声惊呼,她一愣,抬头看去,只见那老头已经四仰巴拉地躺倒了地上。神色痛苦。

    “您……您没事儿吧?我走得太急了!”李芸连忙快步上前,伸手去扶他。

    彩莲也连忙跑来扶人。

    “哎呦,我的好小姐,您说景世子还没下车,您走得这么急干嘛?老奴这把老骨头可不禁你这一撞。”云孟在李芸和彩莲的相扶下困难地站起身,对着李芸抱怨,“你孟叔我还想多活几年呢!”

    “那个,孟叔,对不起啊……”李芸无限愧疚。

    “哎呦,算了,你怕是今日折腾一日一直没吃饭饿急了吧?才会不顾景世子是客,如此往里跑。”云孟见车帘挑开,容景从车内出来,立即转了话。

    “是啊,我是饿急了……”李芸垂下头,似乎听到容景轻笑了一声,她脸一红。

    “知道景世子要来,府中已经准备了筵席了。这就可以吃饭。”云孟推开李芸和彩莲,连忙老脸堆上笑意向容景走去,腰也不疼了,似乎刚刚撞得不是他而是别人。容景好比那灵丹妙药。他一边走一边笑道:“老奴给景世子见礼。老奴可是盼了世子十年了,今日总算是将世子盼出府了。世子今日来云王府,云王府蓬荜生辉啊!”

    “孟叔过奖了!能让孟叔惦念,容景之幸。”容景浅浅一笑。

    云孟见容景彬彬有礼。更是笑得老眼眯成了一条缝,整个人也鲜亮了几分,“老王爷已经等候世子多时了,世子快快进府吧!”

    “劳烦孟叔引路!”容景含笑点头。

    云孟立即头前引路,虎步生风。

    李芸看的是目瞪口呆,刚刚还向她哎呦抱怨的老人踪影皆无。她转头看向彩莲。

    彩莲捂着嘴笑,见她看来,立即轻声道:“小姐,您还不知道吗?孟管家就是个棋篓子,他当年可是棋坛上的常胜将军。谁也下不过他。后来仅被七岁稚龄的景世子大败了三局。从此后,孟管家就认准景世子了。可惜不久后景世子就大病一场,没想到这一病就是十年不出府,孟管家如今终于盼来了景世子,能不高兴吗?”

    “也是!”李芸没想到容景这样牛叉。七岁?还是不是人!

    她看向跟着云孟身后向里面走的容景,这回他并没有打伞,步履却依然轻缓优雅,背影清瘦如竹,一身月牙色锦袍裁剪得恰到好处,随着他缓步而行,如诗似画,当真是风采无二。很难想象这样的人一病就是十年不出府。

    果然上天给你开一扇门,就会为你关闭一扇窗。

    “小姐,您还磨蹭什么?老王爷要你也去他那里。”云孟大步走了几步见李芸没跟上,立即招呼。

    “哦!”李芸连忙收起心思,抬步跟上,还示意彩莲跟上。

    彩莲领会,立即跟在李芸身后也向里走去。

    那名赶车的黑衣男子并没有进府,而是安静地等在马车旁。

    荣王府虽然没有皇宫的景色辉煌奢华,但也别有一番古景繁华。假山石雕,亭台水榭,廊桥画布,花草树木。入眼景色看起来乱而不杂,显然都有人专门精心打点。

    云孟大管家一边引路一边和容景说话,容景不时含笑点头。

    李芸默默谨记府中地形道路,想着要是在云王府迷路可就笑话了。

    不时有小厮丫鬟路过,小厮人人都带着崇敬之色上前见礼,而小丫鬟都一个个脸犯桃花地看着容景。当见到李芸跟着容景之后,脸上都显出羡慕的神色。

    “真是犯桃花啊!”李芸嘀咕了一句。

    “新娘子回门自然是犯桃花的!”容景忽然回头,对着李芸笑道。

    李芸脸一抽,果然在路上的话被这个人听到了,她顿时拿眼睛瞪着他,不过刚刚背后说人家被人家当面抓到有些心虚,想要呛回去,又立即改口,“我没说你。”

    “嗯,我也没说你。”容景转回头。

    李芸顿时一噎。

    只听容景低低笑了一声,笑声极是温雅悦耳。她的气憋得不上不下好一阵子,想到果然人不可貌相,海水不可斗量啊!看着好好一个温润如玉的公子,如诗似画一般。果然如夜轻染所言是一条披着羊皮的狼。

    不过他如今可是云王府盼上门的大佛,又救了她免除牢狱之灾。她初来乍到,还没人家脚跟稳,还是不要得罪为好。只能将气堵在心口,板着脸走在他身后。

    前面的云孟似乎没发现身后这一桩对抗,依然兴奋地拉着容景说东说西。容景也很配合,不时说上一句半句却都在点子上,这更让棋篓子的云孟欢喜不已。

    李芸想着这云孟大管家叫什么棋篓子,直接叫话篓子更合适。

    跨过了前面的大院,来到后面一处四进四出的主院。云孟终于止住了话题,对着身后的容景道:“景世子,老王爷说您来了和浅月小姐直接进去就成,就不用通报了。老奴这就带您进去?”

    “嗯!”容景点头。

    云孟做了个请的手势,容景回头看了李芸一眼,李芸用鼻孔哼了一声,他不以为意一笑,缓步走进了院子。

    “是景世子和臭丫头回来了吗?”刚进院子,正中主屋内传出一声苍老的询问声。声音虽然苍老,但是底气充沛。

    李芸想着听着这声音云老王爷也不像是个气病的人。

    “回云爷爷,正是容景。”容景笑着答道。

    “嗯,听到那臭丫头用猪鼻子哼哼了,就知道她将你接回来了。”云老王爷声音再次传来,毫不客气地贬低李芸。

    李芸脸一黑。臭丫头是在说她?她用猪鼻子哼哼了?这老头虽老,耳朵真是灵。

    容景转头看了李芸一眼,笑而不语。

    只听云老王爷又道:“听你这脚步细而无声,比臭丫头轻盈又归于本然。看来你这大病是好了?”

    “回云爷爷,好了一半。”容景此时已经来到屋门口。

    玉镯早已经等侯在门口,此时见容景来到连忙一礼打开帘子,容景缓步走了进去。

    李荣深吸了一口气,跟着容景身后也走了进去。

    只见房间宽敞,迎面是一副福寿图,屋内摆设皆是古玩精品。八仙桌上摆放着刚刚砌好的茶水,茶水正泛着淡淡清香。里侧一张红木大床。床上帘帐挑起,一个瘦老头正依靠在床前,胡须花白,此时老眼眯着,正打量进来的容景。

    李芸尽管做了许多思想工作,但心里还是紧张。毕竟她灵魂上来说不是真的云浅月,好在那老头看也不看她,只盯着容景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