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纨绔世子妃 > 第18章 见爷爷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容景任他看来,面色没有半丝不豫。走到床前,也不客气,一撩衣摆,坐在了一旁的椅子上,行止说不出的优雅。

    李芸五指并拢又伸开,手心的汗驱散了些,不知道自己是不是该走过去喊声爷爷。

    “嗯,好了一半也就是算活过来了。不错。”云老王爷看着容景不住地点头,瞥了他身后磨磨蹭蹭站在门口的李芸一眼,顿时话音一转,怒道:“你个臭丫头,被人欺负了就欺负回去!躲在那鸳鸯池伤哪门子心?没出息!”

    李芸看着云老王爷,撇撇嘴,露出委屈的神色。

    “你还委屈?你的武功白学了?我给你的隐卫你怎么就不用?荣王府二丫头和孝亲王府那小丫头欺负你就打回去。都说了多少遍你打了人有我给你顶着。你怎么就不长记性!”云老王爷跟开了火药炮似的,对李芸一阵轰炸。

    李芸想着她有武功她知道,可是她有隐卫吗?她哪里知道……

    “一边反省去!省得我看着碍眼。”云老王爷气得胡子一翘一翘的。

    李芸垂下头,慢腾腾走到八仙桌上规矩地坐好。

    “每次受了气你都是这个垂头丧气的样子,真是没长进,再离我远点儿。”云老爷子挥手向赶苍蝇一般赶人。

    李芸都无语了,难以想象云浅月是日日这么挨骂的?只能站起身,抬步向外走去。门外远吧?她走不就成了。正好不想在这呢!还是回这个身体自己的院子和自己的房间关上门研究明白啥情况再伺机而动比较保险。

    “回来!我让你走了吗?”云老王爷见李芸要出门,更气了。

    李芸心里翻白眼,不情不愿地回转头,也顾不得容景是否看笑话,只要过了这一关就好了。她委屈地看着云老王爷小声道:“门外最远,您不让我去,那我去哪里?”

    容景低笑。

    “你……”云老王爷听到容景笑声似乎才想起这边还坐着一个人,当着别人的面这么毫不容情地骂自己的孙女似乎太不给她面子了。干咳了一声,不自然地道:“那你还坐回去吧!”

    “是!”李芸又坐了回去。这回胆子大了,端起桌子上的茶水不管热不热就咕咚咚一气猛灌。今日她不但滴米未进,也滴水未沾。

    “真是粗鲁!”云老王爷瞪眼,又似乎怕她烫到,连声喊:“慢点儿!慢点儿!哎,你这个臭丫头!”

    李芸放下茶杯,对着云老王爷吐吐舌头,又转头继续拿茶壶添水,又一气猛灌。

    她也想明白了,这个身体是云浅月的吧?那就行了。只要她不说,谁人能猜出这么匪夷所思的事情?要查她是假的也没根据。估计只能当她是转性了。这样一想,心顿时宽了,纠结紧张实在不是她的作风。见招拆招吧!

    云老王爷冷哼一声,不再理会李芸。

    “云爷爷神清气爽,骂起人也精气十足,看来是大病好了。”容景看着李芸一改刚才低迷对着云老王爷吐舌头不觉莞尔,移开视线对云老王爷笑问。

    “我根本就没病。还不是为了保这个臭丫头。”云老王爷推开被子。

    李芸愕然,原来没病?装得?

    容景似乎丝毫不意外,依然含笑,没有多余惊愕表情。

    “你看什么看?要不是为了保你,我哪里犯得着装病?皇上不顾及你也要顾及我这把老骨头的。我就你这么一个孙女。你要被打杀了,我还不得撞墙去?哪里对得起你死去的母亲。”云老王爷看李芸惊愕,瞪着她胡子又翘了起来。

    “是,是,您是对的,您装病简直太英明神武了。”李芸立即点头如捣蒜,遂又不解地道:“我不是有好多庶姐庶妹吗?死了我一个,还有好多啊!”

    “哼,那些个我不承认就不是。”云老王爷又冷哼一声。

    李芸用手揉揉鼻子,她不明白怎么回事儿,自然不知道该说什么,低头再不言语。

    云老王爷似乎发泄够了,不再理会李芸,对着外面道:“云孟,将晚膳端来我房间。景世子和臭丫头今日都在我房间一起用膳。”

    “是!老王爷!”云孟大总管一直在门外,应了一声下去了。

    容景不反驳,也不推辞,似乎听从了云老王爷的安排。

    李芸想着这人也太不知道客气为何物了。不过救了她,也该请一顿的。

    云老王爷吩咐完,转头开始和容景说话。

    不多时晚膳摆上来,三人对坐。李芸饿了一日,迫不及待地拿筷子就吃,被云老王爷狠狠敲了她一下,她立即尴尬地笑了一下,放慢了动作。

    容景则举止优雅,细嚼慢咽,说不出的大家公子风范。李芸学不来,只能心里感叹。她从小就觉得吃饭要讲究速度,就跟工作一样。

    而云老王爷像是打开了话匣子,和容景话语渐渐多了起来。从他爷爷到他,再到这些年怎么赢了每年的文武状元,再到今日和皇上下棋怎么赢了皇上……容景是有问必答,偶尔侧头倾听云老王爷说话,面上神情不骄不躁,不紧不慢。这让云老王爷相当满意,甚至眉飞色舞起来。当他听到皇上一步棋不得门而抓耳挠腮时更是哈哈大笑。

    一时间房中气氛活跃,二人话语显然投机。倒是将李芸凉在了一旁。

    李芸开始听得津津有味,后来吃饱喝足渐渐困乏起来。她想起她来到这里前可是为了拆除定时炸弹装置一天一宿没睡觉,如今来到这里又险险死里逃生担惊受怕几番折腾,如今一切事情都过去,身心放松下来,自然挨不住了,趴在桌子上渐渐睡着了。

    睡前还不由感叹,原来这个人是天圣第一奇才!果然有牛叉的本钱。

    容景余光扫见李芸头歪在了桌子上,均匀的呼吸传出,他嘴角微勾,并未点破。

    云老王爷说得正是带劲,自然没发现李芸睡着了。说了半响方觉口渴,伸手去桌子上拿茶水,无论拿起茶壶还是茶杯都是空的。他这些发现李芸居然趴在桌子上呼呼睡着了。顿时大怒,“臭丫头!给我滚起来!有客人在你就呼呼睡觉,真是没规矩!”

    李芸一个激灵,猛地直起身子,睡虫被吓醒了一半。

    “本来以为你受了教训长进了,没想到越来越不像话了。瞧瞧这京城有哪个大家闺秀跟你一样?你娘当年可是温婉端庄,怎么就生了你这么一个臭丫头?我老头子不知道哪辈子没积德行善,这辈子有你这么一个日日给我闯祸的孙女。”云老王爷又对李芸瞪眼,再次训诫起来。

    李芸也有些愧疚,有长辈在,有客人在,她再困也的确不该睡,太没有礼貌了。遂不言语,悉心听教。

    云老王爷见她一副悉心听教的样子脸色缓和不少,转头对容景叹道:“让景世子见笑了。我老头子这一辈子什么都比你家那个容老头子好,就是出了这么一个纨绔不化的孙女,要是有你这么一个孙子的话,我死也瞑目了。”

    李芸汗颜。

    “云爷爷客气了。大家闺秀虽好,但不如真性情。”容景温声道。

    云老王爷点点头,薄怒的脸色尽退,得意之色尽显,“这个臭丫头一无长处,还就这一点好。也不愧是我老头子的孙女。”

    李芸猛翻白眼。

    云老王爷还要说什么,院外传来一阵环佩叮当和女子说说笑笑之声。他顿时皱眉,板起脸,对外面问道:“玉镯,什么人在外面吵吵?”

    “回老王爷,是诸位小姐来给您请安了。”玉镯连忙回话。

    “都让她们滚回去!别以为我不知道她们都是什么心思,你告诉她们都给我安分些,否则都赶出云王府去。省得看了碍眼。”云老王爷刚缓和的脸色再次板了起来。

    “是!”玉镯应声下去了。

    李芸看了一眼外面渐黑的天色,又看了容景一眼,这个时候来请安,显然醉翁之意不在酒。她不由心里嘀咕“说他犯桃花还不服,本来就是。”但吃过亏,这话她怎么也不能再说出来,见容景似笑非笑地看着她,似乎知道她心中徘腹,不由垂下头,嘴角抽了抽。

    “各位小姐,老王爷正在招待贵客。说不用请安了,你们先回去吧!”玉镯声音从外面传来,不卑不吭。

    “爷爷,我们也是您的孙女,您怎么如此厚此薄彼。我们知道月妹妹明明就在的,我们怎么就不能给您请安,难道她是嫡出,我们是庶出就该不配做您的孙女吗?”玉镯话落,外面传来一声不忿的年轻女声。

    “就是!爷爷,您这样偏心可说不过去。”另一个女声也不忿地附和。

    “有贵客在我们又不是见不得人?我们也是一片孝心……”又一个女声道。

    紧接着外面叽里呱啦一堆声音响起。

    李芸想着这云王府到底除了她外还有多少女儿?这云老王爷还有多少孙女?她实在为古代强大的生育功能佩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