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纨绔世子妃 > 第20章 关门,睡觉

第20章 关门,睡觉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不知道!”李芸很是干脆地给出一个答案,挥手赶人,“我要睡觉了。你们赶快回去吧!”大晚上在这里跟她叽歪,也不嫌累。

    “你……云浅月!你别不识抬举!”当先那女子大怒。

    “我就是不识抬举了又怎么样?”李芸的火气被引了上来。她想睡觉就这么难吗?

    “姐妹们,这个死丫头还越发胆子大了。我们今日就教训教训她,让她知道知道别以为有老王爷宠就不知好歹了。也不看看这云王府的后院主母是谁?”当先那女子走来,挥手一巴掌就打向李芸。

    云王府后院主母?这个身体的娘似乎早死了,显然不是她妈了。李芸看着挥过来的手,心中恼恨。女人何苦为难女人就是一句屁话。有些女人就是下贱,她不教训她们的话,她们永远不知道自己犯贱找打。

    想到此,李芸眸光微沉,冷冽之气溢出。刚要出手,彩莲忽然从后面冲出来挡在李芸面前,只听“啪”的一声脆响,那女子一巴掌煽到了彩莲脸上,彩莲被打得一个趔趄,但依然还是稳稳护在李芸面前。

    “彩莲!”李芸一惊,伸手扶住彩莲。

    “大小姐!老王爷还没睡呢!若是知道你们欺负小姐,老王爷定不会饶了你们的。”彩莲捂着脸对面前的女子警告。

    “你个下贱蹄子滚一边去!”那女子根本不听,没打到云浅月打得她手却很疼。顿时更怒,撩起裙摆照着彩莲就一脚踢去。

    李芸想着泼妇也不过如此。刚刚她没想到彩莲挡在她前面让她得了手,如今怎么还能让?伸手拽开彩莲,怒道:“你够了没有?别以为我忍你让你就怕了你!”

    “死丫头!你以为有爷爷给你撑腰你就不怕了?爷爷如今病着呢!哪里有空管你这个死丫头。我今日就非要教训你不可。”那女人一脚没踢到,手脚并用向李芸招呼来。

    李芸带着彩莲躲开她的脚,瞬间出手攥住了女子挥来的手腕。微微一用力,女子疼得尖叫起来。声音惨烈,比之杀猪不遑多让。

    李芸冷哼一声,犹如未见她疼得惨白的脸,手上再次用力。她从来不轻易出手,只要出手必然会让那人受到一生的教训。今日非要将她手腕掰碎不可。让她永远看着手腕就能想起她来。再也不敢来惹她。反正她有些看明白了,虽然有老王爷宠着,她似乎要在云王府立足也不容易。云王府的后院必是还藏着一尊给这些女人撑腰的大佛!她今日就先严惩了这些个小虾米,看看那尊大佛到底是哪个!

    李芸拿定心思想杀鸡儆猴,所以下手丝毫不留情。

    “云浅月,你个贱人!你放开我。”那大小姐疼得大叫。

    “你快放开大姐!你个死丫头居然敢和大姐动手,父王和凤侧妃若是知道你伤了大姐,定会饶不了你。”一旁的女子吓得后退了一步,再不敢上前,对着云浅月大叫。

    她们的父王也就是她父王了?和凤侧妃?李芸皱眉。这就是这些女人倚仗的大佛?

    “云浅月,父王最是宠我,若是知道你伤了我,有你好看。我娘也是不会放过你的,你以为爷爷那个老不死的能活几年?”大小姐脸色发白,手上传来钻心的疼痛一直传到心里,但还是仗着有倚仗对云浅月怒目而视,目光好似吃人,“你还不放开我!”

    “你说爷爷是老不死?这话我可记住了!今日就是杀了你,你也得受着。”李芸闻言冷冷一笑。在这个时代辱骂长辈可是大不敬吧?那这女人惨了。

    那大小姐大惊失色,显然也意识到了自己刚刚的口不择言,不过想收回已经晚了。

    李芸眸光清寒,手下猛地用力,只听咔一声脆响,当真将大小姐手骨折断。

    “小姐,不能啊!王爷和凤侧妃会治您的罪的。大小姐可是凤侧妃亲女儿……”彩莲此时反应过味来,连忙抱住云浅月,可惜已经为时已晚。

    那大小姐惨烈尖叫一声,顿时受不住昏了过去。

    李芸松开手,大小姐身子栽倒了地上。她自己下的手自己知道,小小的骨折,自然能接上,只不过以后不能用力干重活而已。不过这个大小姐出生在云王府,虽然是庶出,但以后嫁的人也是非富即贵,能用她干什么重活?这次给她一个小教训,希望她能识相再不来招惹她。

    “小姐,您不该伤了大小姐,王爷最是宠大小姐,凤侧妃也不会放过小姐的。您虽然有老王爷宠着罩着,但以后还是得听王爷和凤侧妃的啊!”彩莲看着似乎要哭出来了,抱着李芸身子不住地颤抖。

    李芸皱眉。想着这个身体主人看来在云王府混得也不怎么好。除了老王爷之外看来不被爹重视,亲娘又死了,看这些女人这个嚣张劲就知道凤侧妃是个什么东西。她推开彩莲,脸色不好地看着她斥道:“怕什么?是她先侮辱爷爷,我替爷爷教训她而已。就算父王和凤侧妃来我也有的说。”

    “小姐,可是您……”彩莲想再说什么,一想反正大小姐手骨已经折了。遂不再言语。她虽然才来小姐身边半年,但也知道小姐看着风光,其实过得也是辛苦。老王爷毕竟不能所有事情都照拂,背后凤侧妃那些手段可是厉害的很。小姐虽然会武功,但因为顾忌,也不敢真动手,每次都是被欺负的独自躲在屋内伤心。这回小姐真是发狠了呢!虽然痛快,但她还是不由自主地担心。

    “云浅月!你好大的胆子!你居然伤了大姐!”一众女子都被这一幕吓怕了。她们是亲眼看着李芸出手的。而且快狠准,丝毫没有心软犹豫,这和她往日大不相同。她虽然会武功,但每次都不敢动手。如今怎么就敢了?

    “是,我伤了她!你们若是再多说一句,就是她如今的下场。趁着我如今懒得再动手,有多远滚多远。”李芸冷冷地看着那些女子,淡漠地道。

    上一世她是孤儿,没有得到亲情。这一世初见云王府的世子哥哥虽然仅仅一句话,看着是漠不关心,但实则是出面帮了她,她觉得温暖。而后来又见到云老王爷,觉得老王爷虽然句句骂她臭丫头但更是可亲,以为云王府真是一个温暖的地方。不成想居然后院却是姐不姐妹不妹,在这些女人的眼里毫无亲情可言。那她还留什么情面?她可不是软柿子任人拿捏。

    “你……”早先那说话的女人还想再说什么,闻言立即害怕地住了口。

    其余人也想趁机大肆诋毁李芸,触到她冰冷的视线顿时都将话吞了回去。

    众人对看一眼,眼中互相传递着相同的神色,有和大小姐相好的几个小姐立即招呼身边的下人过来拖了大小姐退出了院子。有个女子还不忘扔下一句话,“云浅月,你等着!你如今伤了大姐有你好果子吃的。”

    李芸冷哼一声,不再理会,转头对着彩莲摆摆手,“关门,睡觉!”

    “小姐,要不要奴婢去知会老王爷一声。王爷对大小姐很好,从王妃去世后,这王府中后院里掌权的人可是凤侧妃。凤侧妃是凤老将军的女儿,如今太子侧妃的姑姑。她可不是个好相与的主,很受王爷宠爱,您……”彩莲战战兢兢地看着李芸询问。

    李芸想着怪不得这些女人如此嚣张,怪不得这个身体主人想来以前如此隐忍这些女人呢!原来又和那个太子挂边。她脸色阴沉地摆摆手,“不用了,天都这么晚了,爷爷早该睡了。我们也洗洗睡吧!”

    “小姐,可是大小姐被抬了回去,一会儿王爷和凤侧妃怕是会来找您,若是没有老王爷撑腰,小姐怕是会受罚……”彩莲急得不行,小身子不停发颤。

    “来找就来找!怕什么?老王爷如今不是还健在吗?在这王府中谁能大得过爷爷?就算他们来了也不理。”李芸见彩莲还是惊吓得不行,她叹了口气,拍拍她肩膀,安抚道:“别怕,他们今夜忙着给大小姐医治手,没空来找茬,明日我早早就去爷爷那里请安,我们今晚好好睡觉。”

    “小姐说得也是,可是奴婢还是担心,万一凤侧妃要是真来呢,怎么办?”彩莲可怜兮兮地看着李芸。

    真是胆子小!还是这个身体以前根本就一味忍受没出过手?如今她这么一出手就怕得不行?李芸再不说话,伸手拉了彩莲就往内走,“走,回去先给你脸抹了药,之后我们睡觉。就算来了也不怕。有我呢!不会让人再欺负你的。乖哦!”

    “小姐……”彩莲哭笑不得,小姐拿她当小猫哄呢!不过害怕的心还真减少了些。

    李芸走了两步看了一眼眼前的几处房门,想起云老王爷是正中间那屋,既然这里是她的院子,想来她的房间估计也是中屋。拉着彩莲向中间那屋走去。

    “小姐回来了!奴婢们给小姐请安!”中屋和东西几间屋内接连走出十多人,有婆子,有婢女,人人脸色发白,战战兢兢上前请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