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纨绔世子妃 > 第24章 原来大家都有隐卫

第24章 原来大家都有隐卫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那些人闻言顿时大惊失色,齐齐看向那名云浅月的隐卫,那人眼睛都不眨一下。几十人顿时回转头齐刷刷跪在了地上,齐声道:“浅月小姐恕罪,吾等也是受王爷命令,一切全部听凤侧妃行事!”

    云浅月跟着这些人目光也看向她的隐卫,明显感觉到这些人怎么有以他为首的样子?她也懒得细究,慢慢总会知道的。收回视线,淡漠地看着这些人道:“饶不饶你们还是爷爷说了算!这事儿我可不做主。”

    那些人闻言垂头跪在地上,不再言语。

    “你可有名字?”云浅月看向她的隐卫问道。

    “莫离!”男子怪异的神色褪去,眸光一片死寂。

    “嗯,莫离,好,我记住了。”云浅月点点头,对愣愣的彩莲一招手,“走,爷爷估计这时候也醒了,去给他老人家请安!”话落,抬步向外走去。

    她这就去老王爷的院子里请安,顺便将昨日的事情和今日早上的事情都告诉他,也顺便谢谢他给了她这么好的一个隐卫。要不今日真和凤侧妃杠起来的话,没准她还真吃亏的。

    “小姐……那他们……”彩莲指着地上跪着的王府隐卫问。

    “不用管他们,没准一会儿他们就不是这王府的隐卫了。”云浅月头也不回地道。

    彩莲点点头,觉得今日小姐真威风。不过看了一眼那些抱着腿脚躺在地上的丫鬟婆子,还有吓傻的凤侧妃院中的人,不由心下担心,贴近云浅月小声道:“小姐,王爷不知为何没出现,想必不在府中,若是被王爷知道您将凤侧妃扔进了湖里,奴婢怕是王爷会对小姐发脾气?”

    “你见过王爷发最大的脾气时候能有多大?”云浅月偏头问彩莲。

    “奴婢也不知道,奴婢跟在小姐身边就才只半年,总共也没见过王爷几面,只知道王爷不喜欢小姐,每次见到小姐脸色都不好。可是奴婢见过他面对大小姐时候脸上总带着笑意,还不停地夸奖大小姐呢!其余小姐也都是讨王爷喜欢的,唯独小姐……”彩莲说到这,猛地住了口,似乎怕云浅月伤心,连忙去看她脸色,见她面无表情,不由心疼,“小姐,王爷可能不知道您的好,等王爷知道了您的好就会喜欢您的……”

    “嗯,我觉得也是,他就是不知道我的好。”云浅月点头,心里却不以为然。不喜欢就不喜欢呗!她又不是人民币,要人人都爱。就是人民币,也不见得人人都爱的。想到昨日那些叽里呱啦的女人就可以知道她的王爷爹爹估计是个风流种,生了一大堆女儿,想必女人也多的是。

    主仆二人很快就出了浅月阁,顺着昨日来路的方向向着老王爷的院子走去。

    “若是还想凤侧妃有命在,你们此时就赶快去救她!”莫离看向那些凤侧妃院子里的人,冷冷道。

    那些人似乎此时才惊醒过来,跑的跑,爬的爬,不能跑也不能爬的就使劲滚,转眼间一群人就出了浅月阁。凤侧妃是他们的主子,若是丢了命,不管上面会不会治浅月小姐的罪,不过他们心中清楚,他们侍候不利,小命是别想要了。凤侧妃可是太子侧妃的姑姑。太子侧妃和凤侧妃很是交好,定不会饶了他们的。

    “隐主,我们……”剩余那些隐卫看向莫离,他们虽然听从凤侧妃命令,但这些年并没有真的向浅月小姐动过手,这些隐主可是知道的。不过其余对浅月小姐不利的事情他们倒是做了很多,毕竟凤侧妃命令就是王爷的命令,他们不敢违背。

    “既然小姐去禀告了老王爷,你们就等候老王爷裁决吧!”莫离不看那些隐卫,扔下一句话,转眼消失了身影。

    那些隐卫颓然地垂下头。以老王爷对浅月小姐的宠爱,他们的好日子怕要到头了。

    出了浅月阁不远,云浅月心里痛快,这回就让这云王府内的大鬼小鬼都知道她不是好欺负的,以后想对她对手,都要掂量掂量。

    正得意,彩莲忽然拉住云浅月惊骇地道:“小姐,您快吩咐人救湖里凤侧妃吧!她是凤老将军的女儿,太子侧妃的亲姑姑。而且风头正盛的文将军府是太子侧妃娘舅,朝中大臣不少都和这两府有姻亲,不少武将大都是凤老将军和文将军交好或其手下。若是万一凤侧妃死了的话,这件事情可就闹大了。”

    云浅月停住脚步,没想到这女人来头这么大。不过又一想若是一般人还进不来这云王府当侧妃呢!寻思了一下,皱眉问:“那湖水深不?”

    “小姐,您这些年真是一心系在了太子殿下身上,那湖水是咱们云王府唯一一处大湖,不比池塘,水能不深吗?”彩莲急道。

    “那女人着实可恨!我不想救。”云浅月摇摇头。想起凤侧妃的嘴脸她就恶心。

    “小姐……不行啊!您还是快去救人吧!虽然凤侧妃可恨,但是昨日您火烧望春楼的事情刚刚过去,今日若是凤侧妃再死了的话,两件事情加一起,就是景世子能救了您第一次,怕是也保不了您第二次啊!”彩莲死死拽着云浅月,小脸惨白,眼圈发红,急得快哭了。

    云浅月想想也是。烦闷地摆摆手,“那就去叫人赶快救上来吧!”

    彩莲一喜,立即跑回去喊人。她不是真想救凤侧妃,只是不想小姐因此受牵连。

    云浅月撇撇嘴,抬步继续向云老王爷的院子处走去。虽然她讨厌凤侧妃,但怎么说也是一条人命,她还没那么狠。更何况这个女人看来还真不能死。希望她救上来后能长教训。否则就别怪她心狠手辣了。

    不多时,彩莲又气喘吁吁地跑了回来。

    “怎么回来了?”云浅月回头问。

    彩莲立即道:“小姐,凤侧妃的那些随身侍候的人已经去了湖边。想必很快就能救上人来,奴婢真是瞎操心了。”

    “嗯!操心点儿好。你以后就多多操心,让我省心些。”云浅月点点头,笑着看了她一眼道。上一世她恪守严谨,日日劳累,一日不得歇着,这一次既然上天给了她这个重活的机会,她怎么也不能再对得起别人而自己吃亏了。怎么也要活得安逸些。

    “是,小姐以后不烦奴婢嘴碎就行。”彩莲点头,看到云浅月笑,她却怎么也笑不起来。将大小姐手废了还没解决,又将凤侧妃扔进了湖里。她如何能不为小姐担心?

    “不烦你。只要你乖乖跟着我,有我一口吃的,以后就有你一口吃的。”云浅月盯着彩莲,纯粹的笑意改成了似笑非笑。她信任人的同时也不信任任何人。

    彩莲并不傻,立即明白了小姐的意思。连忙点头,郑重地道:“小姐放心,奴婢以前谈不上对小姐忠心,也和小姐不亲近。但以后奴婢的命就是小姐的。我除了家中有个祖母外就小姐您这一个亲人了。从昨日在皇宫四皇子要杀了奴婢,而小姐却饶了奴婢后,奴婢就下定决心了。只要小姐不嫌弃奴婢,奴婢就一直跟着小姐。一辈子不离开。”

    “傻丫头,别说一辈子,一辈子太长了。即便夫妻都不一定一辈子的。”云浅月温暖一笑。用手敲了彩莲头一下。她上一世也以为会那样忙碌的过一辈子的,还不是转眼她的世界就天翻地覆?

    彩莲摇摇头,认真地道:“不,奴婢相信一辈子。奴婢别的都不懂,也不识多少字,但奴婢相信是有一辈子那么长的,人和人是有缘分的。奴婢能到小姐身边侍候就是缘分。说不离开小姐,就一辈子不会离开小姐。”

    云浅月有些动容,但面色依然笑颜艳艳,“那你还要嫁人呢?总不能嫁我啊!我是男子还能娶你,可我是女子啊!”

    “奴婢不嫁!一辈子不嫁就跟着小姐身边侍候。”彩莲摇头,很肯定地道:“小姐就别取笑奴婢了。您就算是男子,奴婢也配不上您。哪里能嫁了您?”

    云浅月见彩莲提到嫁人神色异常,似乎厌恶反感,那一双水眸也是隐忍的浓浓伤色。她想着人人都是有故事的。彩莲的话不是说假和玩笑。看来她心里真想的是如此,想必是有心结。她拍拍她的肩膀,也不想探究别人的**,温声道:“好,不嫁就不嫁,我养着你,就一辈子。”

    彩莲这才笑了,真诚地道:“小姐真好!”

    “你也好!”云浅月嘴角扯开,绽出一抹灿烂的笑。

    二人说说笑笑,似乎忘了昨日和今日和今日的烦事,不多时就走到了云老王爷的院子外。只见玉镯已经等候在门口。

    彩莲住了嘴,规矩地走回云浅月身后。云浅月对玉镯友好一笑,能在老王爷身边侍候的近身人,这个玉镯定是有本事的。她自然不宜得罪。

    “奴婢给浅月小姐见礼!”玉镯微笑着走上近前,对云浅月规规矩矩一礼,直起身后笑道:“奴婢昨日听到浅月阁的动静想过去,被老王爷拦住了,老王爷说小姐不比以往了,不会吃亏的。奴婢还不太相信,直到后来大小姐伤了手,被抬了回去,奴婢才信了。今日早上还怕小姐应付不过去凤侧妃,也正准备过去呢,没想到小姐就来了。这回别说老王爷,连奴婢也放心小姐不会再挨欺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