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纨绔世子妃 > 第25章 大材小用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云浅月见玉镯小嘴噼里啪啦就是一阵,想着这老爷子真是老成精了!

    “小姐快进屋吧!老王爷已经起了,知道您今日早早就会来请安,正等着你呢!”玉镯见云浅月站着不动,笑道。

    云浅月笑笑,抬步向里走去。彩莲见玉镯没跟着进去,也就规矩地等在了门外。

    “你个臭丫头,昨日晚上到今日这才多大会子时间,你就给我惹了多少事儿来?你还敢过来!”刚要挑开帘子,云老王爷的责骂声就从里面传来。

    云浅月翻了个白眼,她能什么时候见这老爷子的时候不挨骂?挑帘子的手不停,先露出三分讨好的笑脸抬步走了进去,笑嘻嘻地道:“您不是说有人欺负孙女的话,孙女就给打杀回去吗?我可是按照您的指示行事的。昨日晚上和今日早上都有人欺负我,让我都给打杀了。特意来早早给爷爷汇报情况。”

    “嗯?说说!怎么打杀的?”老王爷正在更衣,闻言挑眉看着她。

    “昨日大姐姐和一众姐妹堵在我的院子里欺负我,打了我的婢女,还要打我,还说爷爷是老不死的,打了我的婢女就算了,欺负我我也可以忍受,可她居然敢骂爷爷,我自然不容。所以……”云浅月立即打起精神,很是气愤地将昨日情况说了一遍。

    “所以你就将她一只手废了?”云老王爷听完点点头问。

    “嗯!废了。”云浅月观察老王爷脸色,再不喜欢那女人也是他孙女啊!

    “还以为你真长进了呢,瞧你那点儿出息!这样不知爱护妹妹,侮辱尊长的东西就该乱棍打死,你废了她一只手便宜她了。”云老王爷不赞同地叱了云浅月一声。

    云浅月“呃”了一声,立即嘟囔道:“我哪里敢啊?我又不是您?随意能杀了人。才只小小地废了大姐一只手而已,今早凤侧妃就气势冲冲找去了,差点儿给我就地正法了。要是没有莫离,您哪里还能等得到我给您请安啊!”

    云老王爷闻言哼了一声,“既然是她找你了去,你如今又怎么出来的?”

    云浅月撇撇嘴,想到凤侧妃毕竟是庶母,又是王府侧妃,没准还是有品级的命妇,她做的事情有些棘手。嘿嘿笑了笑,上前帮助老王爷系剩下的两个衣扣,一边小声道:“我刚刚让莫离将她扔进湖里去了……啊……”还没说完,头上就狠狠挨了一爆栗,她疼得笑脸立即变成了泪眼,这老头要不要这么大劲?她的脑袋还不想开花。抱着脑袋委屈地看着老王爷,“爷爷,是你说谁欺负我就要打回去的,你打我干嘛?”

    “瞧你那点儿出息!我给你的隐卫是让你那么糟践的?你居然第一次用他就让他去扔一个女人进湖?简直就是大材小用!”老王爷老脸含怒,瞪着云浅月,恨铁不成钢地道:“打你也不亏你!”

    “我……”云浅月想起莫离当时的怪异眼神,顿时没了声。的确是大材小用了。

    “你什么你?扔一个女人进湖而已?用得着隐主动手?蠢丫头!给你个灵芝你拿他当根草使,我怀疑你是我孙女吗?蠢死了。”老王爷胡子一翘翘地训道。

    云浅月头也不疼了,顿时不解地看着老王爷,“隐主?”

    “他是王府隐卫之主,我将他拨出来给你了。你个蠢丫头,没脑子,不仅蠢,还笨死了。他能踩死一头大象,你让他踩蚂蚁,不是蠢是什么?”老王爷见云浅月呆呆地,伸手去戮她脑门。

    云浅月郁闷,她哪里知道啊?她又不是真的云浅月。以前人人夸她聪明绝顶,最年纪最有才华也最机智,从来不会出错,每次有任务都完美无缺地完成,哪里知道从重生到这个身体里才短短时间就被人家指着鼻子骂了不知道多少次愚蠢。她都无语了。垂下头,认错态度良好,“我不是不知道吗?以后一定不会了。早知道那女人我自己扔了也不会让莫离扔啊……啊……”

    话未说完,云浅月头上又挨了一下,她顿时气得抱着头躲远,爷爷也不叫了,恼道:“我都认错了,您干吗还打我?打上瘾了吗?”

    云老王爷哼了一声,“我打你是让你知道知道,你比他还要金贵。你的身份和身手自己动手去扔更会污了你的手。你是云王府嫡女,这整个天圣皇朝的女人都没有你金贵。更何况我传给你的凤凰真经是让你动手去扔一个女人的?混账!”

    凤凰真经?是她的武功吗?云浅月一愣,很厉害?

    看老王爷神色和话语凤凰真经很厉害的样子。可是她轻而易举就被四皇子抓住了手挣不开,而那些女人说她是三脚猫的功夫,她自己除了感觉轻盈些,什么感觉也没有,有那么厉害吗?云浅月明显不相信。

    “蠢丫头!你那是什么眼神?”老王爷老眼圆瞪。

    云浅月立即收了神色,若是很厉害那她岂不是赚了?以后琢磨明白了还怕谁?别说被人欺负,她可以随便欺负别人了。想到此,也不恼了,嘻嘻一笑,“爷爷说的都是对的,我自己不该动手,更不该让莫离动手,应该逼迫凤侧妃手下那些人将她扔进湖里去。我们出手是抬举她了。”

    云老王爷哼了一声,以示赞同。

    云浅月揉揉鼻子,将鼻子上的一层灰抹掉,想着这算过关了吧!她那王爷爹或者谁要来找她算账的话,最起码要先过了老王爷这一关。

    “你个蠢丫头,又打什么主意?以为有我给你撑腰就没事儿?哼!想也别想。这次的事情自己解决。我老头子才没空理你。”老王爷又去敲云浅月。

    云浅月有了准备这次躲得快,让老王爷敲了个空。她不满地嘟起嘴,“别啊,爷爷,您要不管我还有谁管我?不行,我会被人欺负死的。尤其是……”

    “禀老王爷,王爷和凤侧妃来了!”外面玉镯的声音响起。

    云浅月立即住了嘴,向外看去,只见一个中年人迈着虎步走进了院子,虽然已经中年,但是样貌堂堂,可见年轻时候是个十足十的美男子。不过她的样貌不像他,应该像她这个身体的娘。他的身后跟着浑身**的凤侧妃。不用想也知道找上门来了。她看向老王爷,老王爷给了她一个你自己解决的眼神,就坐到了主位上,似是等着好戏。

    云浅月无奈,看来这老头是拿定主意不管她了。她怎么就那么倒霉?以前云浅月犯事都有这老爷子罩着,怎么她刚刚一来就没人罩了?她咬了咬唇瓣,见王爷和凤侧妃已经到屋门口,立即搬了椅子坐在了老王爷身边。

    老王爷瞥了她一眼,虽然面无表情,但眼底深处还是带了分笑意。

    “儿子给父王请安!”王爷走了进来,脸色不好地看了云浅月一眼,对老王爷一礼。

    “嗯!”老王爷老神在在地哼了一声,听不出情绪。

    “儿媳给父王请安!”凤侧妃也看了一眼云浅月,眼中深处满是怨毒之色,不过一眼就移开视线,垂下头,跪在地上,瞬间地上被染上了一大片水渍,她低声哭道:“儿媳求父王做主,云浅月目无尊长,居然将儿媳扔下湖里,儿媳怎么也是她的母亲,求父王惩治了她,否则她以后更会无法无天了。”

    “浅月,你太不像话了!昨日伤了你大姐姐,今日居然将你母妃扔下湖里,你明日是不是将本王和你爷爷也打出这云王府去?”凤侧妃话落,王爷对着云浅月怒目,见她坐在那里一动不动,喝道:“还不给我跪下!”

    “父王是来兴师问罪的?那怎么就不问问缘由?我如何能无缘无故打人扔人?为何我不伤府中任何人的手偏偏伤了大姐的手?为何我不扔府中其他庶母姨娘偏偏扔了凤侧妃进湖?”云浅月坐着不动,无视王爷怒喝,淡淡挑眉,“想必父王问也没问就来找我问罪了吧?您这偏心偏的也太大了些?”

    王爷一愣,讶异地看着云浅月,似乎从来不曾听闻她如此清晰调理地说话。

    “再说我母妃早死了,凤侧妃不过是父王的侧妃而已。就是庶母,哪里算是我母亲?就我所知朝廷的命妇等级可是森严的。”云浅月又淡淡道:“我是嫡女,我的母妃是王妃,凤侧妃想做我母妃,怕是还没资格!”

    “你……”凤侧妃本来哭花的脸这次眼泪流的更凶,见老王爷面色不动,任由云浅月说来,她转向愣神的王爷,哭道:“王爷,你看看她,我虽然不是她母妃,但是我这些年来在姐姐去后尽心尽力打点王府,她……她……我不活了……”

    不活正好去死!云浅月懒得看凤侧妃一眼。装也有点儿水平好不?

    “浅月,你太不像话了!你怎么能如此说……说你庶母呢?”王爷皱眉,但语气却是没刚才凌厉了。

    “父王?难道我刚刚说错了吗?”云浅月挑眉反问。

    凤侧妃顿时哭得更厉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