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纨绔世子妃 > 第30章 毒嘴毒舌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夜天倾面色稍怒,但也知道这不全在她侧妃的错,虽未点头,但还是缓和了语气,“姑姑莫要再为她操心了。静思己过,她以后才能更加知事。”

    凤侧妃点点头,也不敢再说什么。

    夜轻染解了恨,赶走了一个讨他厌的女人,顿时心情舒畅很多,转头对云浅月眨眨眼睛。云浅月对他也眨眨眼睛,二人心照不宣。

    就在这时,外面玉镯轻声禀报,“老王爷,大小姐过来了!”

    “让她进来!正巧将今日事情解决了。你们不嫌累,我老头子还嫌累呢!闹了昨日一夜不说,今日又闹了整整一早上,个个都不省心!”老王爷看了凤侧妃一眼,哼道。

    凤侧妃心中虽怒,但也不敢言语。想着太子侧妃虽然走了,但还有外面那些人在。看着老头子如何还能当着太子殿下的面包庇云浅月。就算有夜轻染这个小魔王在,也不能不占理。总要给她和她女儿一个公道。

    夜天倾看了凤侧妃一眼,又看了云浅月一眼,早已经将事情明白了个七七八八。不言语,也看向门外。

    不多时,珠帘挑起,云香荷由一名婢女扶着走了进来。与昨日一身鲜华咄咄逼人极为猖狂判若两人,今日只见她素衣装扮,脸上未施脂粉,在婢女的搀扶下轻移莲步,显得盈盈弱弱。一双杏眸哭得红肿不堪,一只受伤的手裹着白绸放在身前,尤其醒目。刚一进来,红肿的眸子扫了一眼屋内几人,目光在太子夜天倾身上多停留了几秒,垂下头,上前跪拜,还未言语,便低低哭泣起来。

    凤侧妃眼中满意的神情一闪而过。想着她这个女儿不白被她教养一回。柔弱是最好的武器,弱者有时候最容易博得人同情。

    老王爷冷哼一声,显然不吃这套。

    果然王爷有些不忍,看了云浅月淡淡的神色一眼,还是对云香荷温声开口道:“有话起来说!”

    云香荷摇摇头,眼泪簌簌如断了线的珍珠,依旧不语。

    王爷皱眉,轻声道:“香荷,起来说话,有太子殿下和染小王爷在此。莫要失了礼数,总是哭泣不言像什么话!”

    云浅月瞥了王爷一眼,想着果然他很宠这云香荷。连大声说一句话都不会。

    “是,父王!”云香荷起身,慢慢抬起头,一双红肿的眸子含着盈盈泪水地看了老王爷一眼,对王爷道:“求爷爷和父王做主,妹妹废了我手骨,请爷爷和父王还给香荷一个公道。”

    “你废了她的手?怎么废的?”夜轻染转头看向云浅月,眼睛亮晶晶。

    “我也不知道,昨日她带着一帮子姐妹堵在我院子里,非要我说出是怎么勾引了景世子。我说没勾引,她不信,三句话没说完就要上前打我,我婢女彩莲替我挨了打。她还依依不饶,说别以为有爷爷那个老不死的向着我我就不将她放在眼里了,说也不看看这后院的当家主母是谁,非要教训我,我岂能再任她打?只能握住她的手,后来她不知为何就大叫了一声昏死了过去,哎……”云浅月慢悠悠,一字一句说得尤其无奈而清晰。虽然她脸色未作出丝毫委屈哭泣等情绪,但这样平静叙述的话语更容易让人相信。尤其这的确是事实。

    “原来是这样!我就说嘛!以你柔弱的性子怎么可能无缘无故伤人!”夜轻染点点头。转眸对云香荷冷哼一声,“居然敢欺负月妹妹,骂云爷爷老不死,伤了一只手是轻的。若是我在,定乱棍打死了,还允许来这里哭哭啼啼求公道。笑话!”

    凤侧妃脸色顿时难看。

    云香荷立即摇头,“才不是这样,她说得不对,她撒谎。我昨日带着一众姐妹来给爷爷请安,爷爷不但不见还将我等赶了回去,我等担心爷爷病体,放心不下,所以去了浅月阁询问妹妹,岂知她二话不说就伤了我的手,有一众妹妹见证……”

    云浅月翻了个白眼。担心爷爷病体?是想着看容景那株桃花吧!

    王爷本来相信了云浅月几分,此时看云香荷不像说假,不由又露出疑惑。

    “是啊,昨日香荷回去后就昏死了过去,妾身问过了那些同去的女儿们,她们也是同妾身这样说的。妾身今日想去浅月阁问问怎么回事儿,谁知这个丫头没有一句正经的。妾身想要将她拿下过来父王这里给个处置,谁承想她居然将妾身也扔进湖里。”凤侧妃接过云香荷的话,对王爷哭着道:“王爷,您回来时候可是亲眼见妾身才从湖里被救上来的,若是那些奴才们再慢一步,妾身就再也见不到王爷了……”

    王爷看向云浅月。

    云浅月脸色淡淡,“到底起因如何,外面那么多人,既然都来了爷爷院子里,怎么也不能白来一趟不是?我们都在这屋子里坐着,由父王自己出去问问不就一清二楚了!我相信公道自在人心,云王府养的人可不都是趋炎附势的小人。总有人会说真话的。”

    “也好!你们三个都是当事人,就都等在这里,由本王出去问问。”王爷站起身。

    “等等,太子皇兄和我左右也无事,今日赶得巧了,不如也陪王叔一起出去做个见证。熟黑熟白到时候给那真正受委屈的人一个交待才是。本小王可是最看不得有人受委屈。”夜轻染忽然站起身。虽然他不在京中七年,但京中大小事可瞒不过他。如今显然凤侧妃这些年来积威甚深,他不明白云浅月为何如此肯定能有人为她说话,自然要去亲眼看看。怎么也不能让她吃亏的。

    王爷听闻夜轻染所言看向夜天倾。

    夜天倾看向云浅月,见她依然没看他,心中不由憋闷烦躁,点点头,“也好!”

    “那太子请,小王爷请!”王爷对二人一礼,以主人的身份先出了房门。

    夜天倾和夜轻染跟随王爷之后也走了出去。

    屋中只剩下了老王爷、云浅月、凤侧妃,还有凤侧妃的女儿大小姐香荷。那二人得意地看着云浅月,心想一会儿等王爷怒气冲冲进来,看她还如何悠然地坐在那里。

    云浅月闭上眼睛,将头靠在老王爷身上,打了个哈欠道:“爷爷,我困死了,先睡一会儿,等有了结果你喊我。”

    “臭丫头,就知道睡。”老王爷虽然口上骂着,但还是没推开她。

    云香荷嫉妒地看着依靠着老王爷闭着眼睛真要睡去的云浅月,心中恼恨自己为何不是嫡出,若是嫡出的话,如今靠在老王爷身上的没准就是她。

    凤侧妃则是心中冷笑,想着就先让这个死丫头得意片刻。一会儿有她好果子吃!

    屋中一时静静,无人说话。

    “昨日大小姐在浅月阁受伤和今日早上凤侧妃被扔进湖里的起因到底是如何?本王今日要听实话,若有胡言乱语不说事实者,待本王查清楚后乱棍打出府去。”此时外面传来王爷严厉的声音。话落,不等众人开口,他对彩莲道:“彩莲,你先说!”

    凤侧妃听到心中恼恨,她这么些年精心侍候王爷,如今他还是向着那个死丫头,不过先说又如何?等到时候所有人都反驳她,吐沫就能淹死她。

    “是,王爷!”彩莲本来身子发颤,如今见王爷点名,想着小姐安抚她侍时候的镇定神色,顿时也不怕了,直起身子,一字一句清晰地道:“回王爷,昨日小姐送走了景世子回浅月阁,大小姐带领一众小姐堵在了浅月阁门口……”

    彩莲将昨日情形一字不露地说来,尤其郑重说大小姐如何要打小姐,她如何被打,又给王爷看了看她的脸伤,五个清晰的手印依然在,她昨日没听小姐嘱咐,特意没上药,就是为了今日。又说今日凤侧妃叫出了数十隐卫要当时打杀了小姐,幸好小姐的隐卫出现等等。开始面对王爷、小王爷、太子殿下时候陈述有些紧张,后来越说越气愤,将当时情形渲染的让众人如身临其境。

    云浅月并没有真的睡着,想着彩莲这小丫头子绝对有说书天赋。

    王爷闻得脸色越来越青。他虽然有时糊涂,但也并不是真的糊涂。他如何也是活了大半辈子,识人无数。多少人盯着云王府呢!这个王爷若真是当得窝囊的话早就被人拉下马了。只是府中的事情他一直觉得不是男子插手的地方,虽然知道这些年凤侧妃有些手段,也只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而已。没想到她们居然如此放肆行径。

    尤其他一直认为云香荷虽然身为庶出,却是有大家做派。在云浅月让他失望下,香荷是他的骄傲。没想到香荷居然做出如此行径,凤侧妃居然仗着他给的一半隐卫要当时杀了她的嫡出女儿。那个女儿再怎么不争气也是他的女儿,他和他最爱的女人的女儿,且唯一的女儿。这也是他这么多年来从来未曾再娶或者抬任何人为正妃的理由。如今险些失去这个女儿,他一时间气得手都哆嗦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