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纨绔世子妃 > 第31章 真话假话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彩莲话落,垂下头安静地站着,再不多言一句。

    “啧啧,真是可怕啊!没想到我七年没回京,这云王府内部的热闹是如此让人大开眼界。”夜轻染啧啧称奇,似乎不见王爷铁青的脸色,对他劝道:“王叔,您这府里没有个正经的王妃的确不像话,哎,这若是晴姨活着,您府中怎么也不至于如此乌烟瘴气。而且月妹妹是晴姨唯一的女儿,这若是被那些您亲手给了别的女人的隐卫打杀了,九泉之下的晴姨知道了……哎哎……”

    夜轻染期期艾艾两声,后面的话没说,意思不言而喻。

    王爷的怒气彻底被引燃,他刚要怒喝,只听太子夜天倾缓缓开口,“这不过是这个小丫头的一面之词。她毕竟是月妹妹的贴身婢女。王叔不妨再听听别人如何说。若是别人也如此说,那真证明事实如此,王叔也好秉公办理。若不是的话,这件事情还有待查明。”

    闻言,王爷压下火气,点点头,“你说的也对!来,你们都一个个上前说说!”

    屋内的凤侧妃得意,她的侄女没白嫁给太子殿下,关键时候太子殿下还是帮她的。香荷一双美眸也透过窗户焦在院中夜天倾的身影上,怎么也错不开。

    老王爷冷哼了一声。云浅月似乎睡熟了,呼吸均匀。

    王爷话落,好半响院中无一人开口,静寂无声。

    “怎么了?都哑巴了?都给我说说!”王爷拿出威严的架势。今日才意识到他不过问后院之事已经好久,看来都无人当他是个王爷了。

    “回王爷,彩莲姐姐说的全部都是真的。”被云浅月提拔上来的一个小丫头上前一步道。她还是有些紧张,声音都打颤,但还是完整将话说完了。

    “回王爷,事实的确如此,奴婢可以作证。”又一个被云浅月提拔身边的小丫头也立即道。有了第一个打头,她虽然害怕,说话到不那么紧张了。

    “回王爷,老奴也作证。”云浅月留下的那三个人中有一个赵妈妈,也上前道。

    “嗯,你们都是浅月阁的人,不足为证。还有哪个过来说说。”王爷没想到他这个女儿还是有几个知心奴才的,缓和了脸色,对其他人问道。

    “回王爷,他们说的都是真实的。奴婢可以作证。浅月小姐是被逼不得已才动手的。”王爷话落,呼啦啦跪地下一大片人。

    王爷一怔,颇显讶异,“你们都是哪个院子侍候?”

    “奴婢是二小姐院子侍候的,昨日也跟着二小姐去了浅月阁。”一个人道。

    “奴婢是跟在四小姐院子侍候的。昨日是跟着四小姐去了浅月阁。”又一人道。

    “奴婢是跟在五小姐院子侍候的,昨日是跟五小姐去了浅月阁。”又一人也道。

    紧接着众人都接连开口,有丫鬟,有婆子,有小厮,各房各院都有。皆是指证彩莲所言句句属实。有些人更是将彩莲没说到的还添油加醋补充了一番。说大小姐如何如何咄咄逼人要教训浅月小姐,不得已之下,浅月小姐才出手要拦住大小姐。

    夜轻染嘴角露出笑意。没想到啊!看这情形根本就不用他帮什么忙嘛!

    夜天倾脸上看不出任何情绪,凤眸越发幽深难测。

    “不可能!怎么可能?这怎么可能?这些狼心狗肺的……”凤侧妃听到外面一声声指证的人,眼睛睁得老大,怎么也不肯相信自己亲耳听到的。哪里还能在房间待得住?快步就跑了出去。

    香荷也是不敢置信,这些年她娘把持云王府后院当家主母的大权,何人不是巴结讨好,生怕出一点儿错讨她娘不喜,如今怎么会全部翻脸了?她也随着凤侧妃跑了出去。

    老王爷看到二人冲出去,拍了云浅月头一下,哼一声,“臭丫头,你得意了?”

    “别吵,困着呢!”云浅月挥掉老王爷的手,继续会周公。

    “死丫头,滚一边睡去。”老王爷又要敲云浅月。

    云浅月似乎后脑勺长眼睛似的出手快速拦住他的手,警告道:“我得意又如何?这件事情也没有你什么功劳,别想我领情。你再吵我,我揪你胡子。”

    老王爷胡子一翘,“反了你了!”随即她看云浅月还睡,瞪眼道:“那你说说,我既然没功劳,这些人为何都给你作证?你说明白了,我就给让你睡觉。”

    “凤侧妃在这府中积威多年,府中姨娘又不是她一人,王爷的女儿又不是她云香荷一个。虽然明地里都怕她,以她马首是瞻,可是背地里怕是恨不得亲手弄死她。如今我给她们创造了一个扳倒她的机会。那些人又不是傻子,如何会不抓住这机会?所以,自然是都给我作证了。”云浅月迷迷糊糊地说了一番话,声音越来越小,最后一个声音几不可闻,渐渐的均匀的呼吸声再次传来,又睡了过去。

    老王爷老眼闪过一丝讶异,低头认真地看着云浅月。似乎看了许久,才收回视线,似是得意,又似是伤感地感叹道,“果然这才是我老头子的孙女!”

    云浅月早已经去会周公,小脸埋在了臂弯里,均匀的呼吸声轻轻浅浅。

    外面各房各院的仆人都作证完了之后,人人跪在地上再不言语。王爷脸色铁青,也再不言语。院中静得连一根针落地都能听见。

    “王爷,您不要听他们胡说。这些人定是被老王爷和云浅月不知道用了什么法子收买了,来冤枉香荷和妾身,否则怎么可能都言语一样?”凤侧妃此时从屋内冲出来,对着王爷急急说道。

    王爷缓缓转过头,看着凤侧妃慌乱急迫的脸,眼中余光扫过那些作证的仆人闪烁着阴狠,他冷冷一笑,“你说他们都冤枉你?被父王和浅月收买了?”

    凤侧妃身子一颤,但还是咬牙道:“是,老王爷一直维护云浅月……”

    “凤金珠!”王爷忽然大喝一声,打断她的话,怒道:“你如今还不认账吗?还不承认是香荷先欺负浅月要挑起事端?还不承认是你找上门去想借机用隐卫打杀了浅月?如今还想狡辩?”

    凤侧妃身子猛地倒退了一步,脸色刷地一下白了,但还是很快镇定,眼泪像是不要钱似的往外倒,“王爷,这些年妾身品行如何您也是知道的,否则如何能跟随您身边这么多年?这些奴才分明就是被人指使了的,不是老王爷和云浅月还能是谁……啊……”

    “你再胡说一句!”王爷忽然出手,只听“啪”的一声,凤侧妃的脸上被煽了一下,她惊呼一声倒在了地上。王爷死死地瞪着她,“你说父王算计你?他还怕脏了自己的手呢?你是什么身份?能值得他老人家动手?你说浅月算计你?她若是真有那本事这些年也不至于被你欺负了!别以为我都不知道你做得那些事情。”

    “王爷,妾身真是被冤枉的……”凤侧妃再不敢提老王爷和云浅月一句。

    “王叔,这些人全部都众口一词也的确有些怪异。也许凤侧妃是真被冤枉的。”太子夜天倾瞥了一眼凤侧妃,眼中的厌恶一闪而逝,但还是开口道。

    “我冤枉她?哼,她这些年有什么心思我只不过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而已。别以为我真不知道,她无非就想当本王的王妃。”王爷额头隐隐青筋冒出,见凤侧妃不停说冤枉,他深吸了一口气,“好,你说这些人都冤枉你!那你拿出别人冤枉你的证据!本王今日就给你洗冤,若是这些人说的全部都是事实的话……”

    “王爷,妾身一定能找出证据。”凤侧妃立即打断王爷的话,眼中迸出喜色,她猛地转头看向另一边她院子中的人,连忙道:“你们快说,我是不是被冤枉的?”

    那边无一人言语,在她目光看来都齐齐垂下头。

    凤侧妃脸色一变,怒道:“你们倒是说啊!”

    那些人身子一颤,但是依然无人言语。

    凤侧妃脸色一灰,几乎咬碎了一口银牙,她转头又看向另一旁站立的十几名衣着光鲜,花红柳绿的姨娘小妾通房道:“各位妹妹,你们可要给我作证啊!我平日待你们可不薄。”

    “姐姐,不是我们不帮你,实在是我们昨日和今日早上都在自己的院子里。不知道发生什么事情呢!”其中一个和凤侧妃年纪相当的女子道。

    “是啊,我们都没亲眼见,这事情不好作证。”另一名女子也道。

    “对啊,我们都不知道,如何给姐姐作证?”其她女子也不约而同点头。

    凤侧妃心里一沉,连忙看向在这些女子身边小一轮的女子,大约十多人,都是府中的庶出小姐,平时一个个在她面前讨巧的很,一口一个母亲的,如今连忙道:“你们昨日是同香荷一起去的……”

    “是,我们昨日是和大姐姐一起去的,所以,大姐姐欺负三妹妹我们也是亲眼所见。彩莲并没有说谎。”其中一个和香荷相差不几分的女子立即道。是府中二小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