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纨绔世子妃 > 第32章 如何处置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不错,昨日大姐姐欺负三姐姐,我们也是亲眼所见的。”一个较小女子点头道。

    “是啊,大姐姐错了就是错了。侧母妃,您快向父王认个错。父王平日最宠爱您,胜过其她人,他一定会原谅您和大姐姐的。”又一个女子柔声劝慰道。

    凤侧妃顿时眼珠子都要瞪出来了,浑身颤抖,伸手指着她们,“你们……”

    “你还有什么话说?难道她们也是被父王和浅月收买了?这府中几百人,连你自己身边的丫鬟仆人也被人收买了?凤金珠!我真是看错你了!”王爷怒喝一声,露出的手紧紧攥着,青筋尽显。

    凤侧妃颓然地闭上了眼睛,她忽然明白了。哈哈,枉她这些年费尽心机,认为整个王府尽在掌控,殊不知一个小小的事情却将她打入万劫不复之地。什么日日姐姐叫得亲热地恭维她,什么日日喊她娘亲比喊亲娘还亲。只不过是因为她手中的权利而已。如今这些女人终于找到了机会了,这是合起来要置她于死地呢!怪不得云浅月听到老王爷将人全部叫来依然稳坐不动。连云浅月那个愚蠢的死丫头都知道的事情,她居然到如今万箭所指才醒悟过来。她忽然大笑起来,不知是在笑自己还是在笑别人。

    “你还有什么话说?”王爷失望地看着凤侧妃。

    “妾身无话可说,王爷处置吧!”凤侧妃止了笑,默然地看了众人一眼。

    这些年她汲汲赢取,无非是让自己能被王爷抬上正妃之位,想让香荷成为府中嫡女,有朝一日入主中宫而已。可是这些年她也看明白了,无论她如何努力,依然是个侧妃,她无数次提点,都被王爷应付而过,根本就没有抬她为正妃的意思,她知道他依然心心念着那个死人,活人还能争一争,但谁能争得过死人?所以她也不争了,她将心思动在云浅月身上,幸好云浅月被老王爷宠得无法无天,又痴迷夜天倾,所以疯狂之事做了不知多少,弄得声名狼藉,她就一直在旁边笑着,看着,想着有朝一日云浅月遭了大难,那么她的女儿就有了机会。她这个女儿自小被她悉心教导,请了京中琴棋书画的名师传授艺技,绝对比什么都不会的云浅月强了百倍不止。唯一缺少的就是嫡女身份。

    前日云浅月火烧望春楼死伤几百人,她知道机会来了,关在屋子里乐了一日,想着这回怕是无人能救她了。可是不成想偏偏出现了个景世子和染小王爷保下了她,她正在想对策,不想她女儿找去了浅月阁,而且被云浅月伤了手。她虽然怒,但想一只手若是能换云浅月一命和嫡女身份也值了。所以,才早早去了浅月阁,下狠心要将云浅月打杀了。不成想老王爷居然给了她隐卫……

    所有事情都只差一步,仅仅差一步而已……

    “来人!将这个……”王爷不再看凤侧妃,恨恨开口。

    “王叔,凤侧妃虽然是您的侧妃,但是也是云王府的一员。如今外公健在屋中,而且受伤害之人是月妹妹。以天倾看来您还是进屋征求一下外公和月妹妹想法再处置凤侧妃也不迟。”夜天倾再次开口。

    王爷顿时住了口。

    夜轻染心里冷哼一声,想着他无非是要看云浅月想要将凤侧妃如何吧?瞥了夜天倾一眼,转身走回了屋,他正好也想看看。

    夜天倾盯着夜轻染回屋的背影一眼,眯了眯,跟着他身后也进了屋。

    王爷算是默认了,也跟在二人身后进了屋。

    屋内老王爷闭目养神,云浅月趴在老王爷身上像一只小猫,似乎睡着了。

    夜轻染一怔,夜天倾也微微愣神。

    王爷压下怒意,对老王爷道:“父王,已经证实是香荷欺负浅月在先,浅月自保才伤了她的手,凤侧妃被扔下湖也不怪浅月,实在是她要打杀了她,您看如何处置她?”

    “她是你的女人!你自己看着办!”老王爷头也不抬地道。

    王爷沉默了一瞬,目光定在云浅月身上,“浅月,你说该如何处置?”

    云浅月呼吸均匀,睡得正熟,根本就听不见。

    “浅月!醒醒!”王爷声音加大。如今太子殿下和小王爷还在,她趴在老王爷身上睡觉像什么话!实在太过无礼。本来想教训她,但想到他这些年冷落这个女儿,下不去口,只能温和下声音,“先别睡了,你先醒来,说说如何处置此事!”

    云浅月被吵醒,心下烦闷,一个觉也睡不好。动了动身子,缓缓抬起头,睁开迷蒙地眼睛看了王爷一眼,懒洋洋地道:“她是你的女人,自然是你处置。我管不着。”话落,又垂下头,准备继续睡去。

    “臭丫头,要睡回你自己的院子睡去!我胳膊都被你压麻了。”老王爷推开她。

    “好!反正你一把老骨头,硌死我了。”云浅月就势真起身,抬步就向外走去。

    “你个死丫头!”云老王爷将拐杖挥了出去。

    云浅月不回头,轻轻握住拐杖,困倦地打了个哈欠道:“爷爷,您多大岁数了?脾气真是坏透了。修身养性知道不?哎,估计你也改不了了,真愁人。”扔了拐杖,一边打着哈欠一边走了。

    老王爷吹胡子瞪眼,手中的拐杖扔出去真打着她又舍不得,只能看着她走。

    夜轻染忍不住轻笑,待云浅月路过他身边一把拉住她胳膊,问道:“喂,你就这么困?”

    “嗯,我好几日没好好睡觉了。困!”云浅月停住脚步。

    夜轻染仔细地看着她,见她一脸迷迷糊糊,眼睛都睁不开的样子,似乎真的很困,连忙松开手,“算了,既然如此困,那你就赶快去睡吧!我改日再来找你赛马。”

    “嗯!”云浅月点点头,出了房门。

    她刚出房门,彩莲和浅月阁的人立即跟上,一行人很快就出了老王爷的院子。理都没理会院中或站或跪的那些人一眼。

    夜天倾袖中的手紧紧攥紧,只有他自己知道此时恨不得上去拽住她问问她当真就准备和他绝情到底了?以至于今日连看他一眼也不曾。亦或者是她这一切都是以退为进?如果若是这样引起他主意和在意的话,那么云浅月,你真的做到了。勉强压制住心中翻滚的感觉,才没追上去。

    “既然月妹妹去睡觉了,本小王觉得也很困,我也回府去睡了。太子皇兄和云爷爷看起来也很困的样子,既然如此,大家一起睡好啦。”夜轻染扔下一句话,施施然也出了老王爷的院子。

    老王爷嘴角抽了抽。这个小魔王!

    “父皇和母后一直担心外公身体,天倾也是不放心今日再过来看看。既然外公如今看起来大好,想必不出数日就能上朝了。天倾也甚为欣喜,父皇和母后定可大为宽心了。天倾这就告退了,回宫去向父皇和母后禀告这一则好消息。”夜天倾也告退。

    “嗯,我这把老骨头估计还能活两天,让皇上和皇后放心吧!”老王爷摆摆手。

    “王叔也莫要生气伤心,哪家府邸都有这种事情。”夜天倾对王爷道。

    “太子殿下慢走,老臣就不送了。”王爷点头。

    夜天倾转身出了老王爷的屋子。

    “太子殿下……”从凤侧妃和她被所有人指证开始,一直傻了一般云香荷此时见夜天倾要离开才惊醒过来,立即出声轻唤。

    夜天倾停住脚步回头,看向云香荷。女子泪眼盈盈地看着他,他凤眸淡淡一扫,继续转身,一言不发地向外走去。他的侍卫长随立即跟在他身后,一行人不出片刻离开了老王爷的院子。

    云香荷忽然伤心地哭了起来。

    凤侧妃心疼地看了一眼云香荷,眸光阴狠地扫过那些女人和庶出小姐。无遗漏在她们眼中看到了冷笑和幸灾乐祸。她垂下头,袖中的手紧紧攥起。

    “还不滚出去处置你女人,处置完了让外面那些人赶紧滚。”老王爷挥手赶王爷。

    “是,孩儿告退!”王爷点点头,退出了屋子。

    房门关上,老王爷打了个哈欠,这么早就起来折腾了一早上,他自然也是没睡够的,那臭丫头和小魔王说得对,的确应该继续睡觉。

    院中,王爷目光凌厉地看向凤侧妃,片刻,他轻喝:“将凤侧妃贬为侍妾,收回王府隐卫和掌家之权,从今日起搬到后院祠堂思过,没有本王命令,任何人不准探视,也不准放其出来。”

    “王爷!”凤侧妃没想到处罚这么重,让她关祠堂就算了,收回王府隐卫和掌家之权她也能接受,搬到后院祠堂思过她也想过了,唯一没想过的就是他居然将她贬为侍妾。一时间不敢置信地看着王爷。

    “来人,将她带进祠堂去!”王爷不看凤侧妃。

    “不,父王,您饶了娘亲吧!娘亲她……”云香荷惊醒,立即跪下求王爷。

    “香荷,你太让我失望了。念你手伤了也算受到了惩罚,今日就不再罚你了。从今以后你要好自为之。”王爷低头看了云香荷一眼,甩开她,似乎一下子苍老了许多,对着众人摆摆手,疲惫地道:“都散了吧!”